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譯文]   離情難耐的時候回頭再望,高城已經模糊不清,只有黃昏的燈火閃爍明滅。

   [出典]     秦觀     《滿庭芳》

   注:

   1、  《滿庭芳》   秦觀   

     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樽。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2、注釋:  

    譙門:城門。

     引:舉。  

     尊:酒杯。 

     蓬萊舊事:男女愛情的往事。

      煙靄:指云霧。

     消魂:形容因悲傷或快樂到極點而心神恍惚不知所以的樣子。 

     謾:徒然。  

    薄幸:薄情。 

 

    3、譯文1:  

    遠山飄著淡云,天邊連著衰草,城樓上號角聲初停。讓船再稍停片刻,我們一起暢飲餞別的酒。當初多少歡愛的往事讓人留戀,如今回首四望,已是霧靄茫茫,無處尋蹤影。夕陽西下,只見無數寒鴉急飛歸巢,一彎流水環繞著孤村。   

   在那悲傷離別、令人黯然傷神的時刻,我默默地取下定情的香囊,她輕輕地解下羅帶,這互換的信物暗示著我們永不變心。可嘆我得到什么呀,只有那薄名留在了青樓。這一去何時才能再相見?我的胸襟和衣袖,沾滿了淚痕。回頭遠望她所在的地方,已看不到高聳的城樓,只有一片迷蒙的燈火照耀著這即將消逝的黃昏。 

     譯文2:  

    山上淡淡地抹了一絲白云,遙遠的青天粘上廣袤的枯草,這時畫角之聲已經停歇在寂靜的譙門。暫且擱住將要遠行的船棹,勉強一起舉起告別的酒尊。許多蓬萊閣上的往事,空空地回首,就象煙霧一樣繚繞飛紛。遙看遠處的夕陽之外,有棲歸的寒鴉數點,靜靜的溪水環繞著孤獨的鄉村。  

    離情別意使人清魂,正當這個時候,他的香囊已經暗暗脫解,愛情象羅帶將輕易地離分。不用提起怎樣進入青樓,如今薄情的名聲依然猶存。這次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也?胸襟兩袖之上,白白地染上悲傷的淚痕。能掠起傷感之處,是在那高城已經望斷,燈光閃爍的黃昏。 

     譯文3:

    遠山被片片白云包圍涂抹,遠天和枯草連在一起,遙望無限。此刻,城樓上畫角聲聲,城門將閉。遠行的航船啊,請停一停,讓我們把離別的苦酒啜飲。蓬萊閣啊,你記錄著我多少往事,如今回憶,卻云煙一般飄渺難尋。在那一輪漸漸西沉的紅日下面,幾只寒鴉馱著閃爍的金輝在空中逡巡。彎彎曲曲的流水 ,饒村而過,無休無盡。

   想不到離別竟如此令人銷魂,此時,用什么來表示我一往情深?只有偷偷解下香囊權當臨別紀念,再解下絲帶上的“同心”相送。我在青樓里長期廝混,白白被人稱作薄情的浪蕩詩人。此后,何時才能再次相見?也許只能空往衣袖上揩抹淚痕。船兒終究載我離去,舉目遙望,高城逐漸遠去,眼里只剩下萬家燈火和著惱人的黃昏。

    譯文4:

    遠山留下來一片淡淡的白云,枯黃的秋草一望無際,像與高天的邊際相連。城門譙樓上的畫角聲剛斷,天色已晚。暫時停下來遠行的船槳,姑且端起酒樽,你我共飲這苦澀的告別酒。回顧蓬萊相聚,多少歡情舊事,一幕幕皆成過去的幻影,眼前所見,只是那煙靄紛紛。斜陽昏昏,遠處寒鴉萬點,細細的流水饒過荒僻的小村。

   此時此刻,真讓人心碎斷腸,我暗自解下香囊,她輕輕拆了羅帶,相互送上一片真情。雖然在青樓中留下了薄情的名聲,也還是難以將她忘懷。不知道這次分別何時才能相見,看襟前袖上斑斑淚痕,誰能說我兩人沒有真愛?離情難耐的時候回頭再望,高城已經模糊不清,只有黃昏的燈火閃爍明滅。

    譯文5:

    會稽山上,淡淡的云朵像是水墨畫中輕抹上去的一筆;越州城外,枯萎的衰草連著昏黃的天際,無窮無盡。城樓上的號角聲,時斷時續。在北歸的客船上,與卿舉杯共飲,聊以話別。再回首,多少兒女情長,此刻已化作縷縷煙云消失已盡。眼前夕陽西下,萬點寒鴉越過天空沒有了蹤影,一彎流淌千年的溪水依舊靜靜地纏繞著那座孤寂的小山村。

  眼前的風景令人銷魂,悲傷之際,卻又柔情蜜意。心神恍惚下,解開腰間的系帶,取下香囊互贈。多少愁情傷結?徒然贏得青樓中薄情的聲名罷了。此一去,不知何時再重逢?離別的淚水沾濕了衣襟與袖口,空悲切。正是傷心悲情的時候,抬頭再望高城,城已不見,萬家燈火升起,天色已入黃昏,卻仍是斯人獨憔悴而已!
 

 

    4、  秦觀生平見 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

    5、這首《滿庭芳》是秦觀最杰出的詞作之一。起拍開端“山抹微云,天連衰草”,雅俗共賞,只此一個對句,便足以流芳詞史了。一個“抹”字出語新奇,別有意趣。“抹”字本意,就是用別一個顏色,掩去了原來的底色之謂。傳說,唐德宗貞元時閱考卷,遇有詞理不通的,他便“濃筆抹之至尾”。至于古代女流,則時時要“涂脂抹粉”亦即用脂紅別色以掩素面本容之義。

  如此說來,“山抹微云”,原即山掩微云。若直書“山掩微云”四個大字,那就風流頓減,而意致全無了。詞人另有“林梢一抹青如畫,知是淮流轉處山。”的名句。這兩個“抹”字,一寫林外之山痕,一寫山間之云跡,手法俱是詩中之畫,畫中之詩,可見作者是有意將繪畫筆法寫入詩詞的。少游這個“抹”字上極享盛名,婿宴席前遭了冷眼時,便“遽起,叉手而對曰:”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以至于其雖是笑談,卻也說明了當時人們對作者煉字之功的贊許。山抹微云,非寫其高,概寫其遠。它與”天連衰草“,同是極目天涯的意思:一個山被云遮,便勾勒出一片暮靄蒼茫的境界;一個衰草連天,便點明了暮冬景色慘淡的氣象。全篇情懷,皆由此八個字里而透發。

  “畫角”一句,點明具體時間。古代傍晚,城樓吹角,所以報時,正如姜白石所謂“正黃昏,清角吹寒,都空城”,正寫具體時間。“暫停”兩句,點出賦別、餞送之本事。詞筆至此,便有回首前塵、低回往事的三句,稍稍控提,微微唱嘆。妙“煙靄紛紛”四字,虛實雙關,前后相顧。“紛紛”之煙靄,直承“微云”,脈絡清晰,是實寫;而昨日前歡,此時卻憶,則也正如煙云暮靄,分明如,而又迷茫悵惘,此乃虛寫。    

    接下來只將極目天涯的情懷,放眼前景色之間,又引出了那三句使千古讀者嘆為絕唱的“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于是這三句可參看元人馬致遠的名曲《天凈沙》:“柘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天涯”,抓住典型意象,巧用畫筆點染,非大手不能為也。少游寫此,全神理,謂天色既暮,歸禽思宿,卻流水孤村,如此便將一身微官濩落,去國離群的游子之恨以“無言”之筆言說得淋漓盡致。詞人此際心情十分痛苦,他不去刻畫這一痛苦的心情,卻將它寫成了一種極美的境界,難怪令人稱奇叫絕。

  下片中“青樓薄幸”亦值得玩味。此是用“杜郎俊賞”的典故:杜牧之,官滿十年,棄而自便,一身輕凈,亦萬分感慨,不屑正筆稍涉宦郴字,只借“閑情”寫下了那篇有名的“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其詞意怨憤謔靜。而后人不解,竟以小杜為“冶游子”。少游之感慨,又過乎牧之之感慨。

  結尾“高城望斷”。“望斷”這兩個字,總收一筆,輕輕點破題旨,此前筆墨倍添神采。而燈火黃昏,正由山林微云的傍晚到“紛紛煙靄”的漸重漸晚再到滿城燈火,一步一步,層次遞進,井然不紊,而惜別停杯,流連難舍之意也就盡其中了。

  這首詞筆法高超還韻味深長,至情至性而境界超凡,非用心體味,不能得其妙也。

 

 

    6、東坡愛極了首句疏淡高古的意境,戲稱少游為“山抹微云君”。這首詞在當時流傳太廣,連親戚家人也沾光。秦觀女婿范溫性格內向,木訥少言,參加宴會時坐在角落,無人理睬。后來有人問他:你是誰家兒郎呀?范溫說:我乃“山抹微云”的女婿也!眾人驚艷,趕著與他暢談,無復寂寞。撇開這首詞說,范溫也是出息得很,堂堂男兒竟要靠岳父的一句詞來打天下。我若是秦家女兒回去一定警告他:自己出息點,別扛著我爹的招牌出去應酬。“山抹微云”四個字不是人人扛得起。

    我愛極這首滿是落魄意味的詞。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背景越是艷麗,身影就越加荒涼。這是一種刻薄的美。不是自認“薄幸人”就會薄幸。他仍會思念她,銷魂,當此際,想起當年,鵲橋相會后,香囊暗解,羅帶輕分。溫柔相擁,是如何的雋永纏綿。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這樣的思念頗有“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味道。可是,辛棄疾的驀然回首,還有個人在燈火闌珊處,微笑守望;少游他怕是高城望斷,燈火寂滅,那人卻再也不見。

    沒人知道少游的愛情是怎樣的結局。已經不重要了,邂逅和等待都是宿命式的凄涼。不是每個人,在驀然回首時,都可以看得見燈火闌珊處的那個人。(安意如

 

 

    7、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邂逅一首好詞,如同在春之暮野,邂逅一個人,眼波流轉,微笑蔓延,黯然心動。

   一生,我們必定會遇上一個人,與他相愛,以為他是你全部的需要和存在的意義。你愛他,如生如死如火如荼纏綿如呼吸;然而,終有一天,你和他要分離,這分離很無奈又別無選擇,你們背對著背各奔東西,各自心的門向對方關閉,并且,再沒有打開的緣分。

  惟有思念,綿綿不息。我們倔強地擎著思念的蠟燭,借著它搖曳的余光,在安靜的夜晚思念,思念若水滴,一滴一滴,如淚,落下,風干,留下斑駁的痕跡。

  愛已去,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寂靜的夜,誰在問,我們會一個人走到地老天荒嗎?

 

 

    8、“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這樣的思念頗有“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味道。可是,究竟又幾人能在燈火闌珊處,微笑守望。

    多數的情況,怕是高城望斷,燈火寂滅,那人卻再也不見。

    想到這些,愛情是怎樣的結局已經不重要了,邂逅和等待都是宿命式的凄涼。不是每個人,在驀然回首時,都有一個人在焦灼的等待。

    正是因為愛著,離別著。才知是彼此之間如水連綿的思念。

 

 

   9、“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當我在鍵盤上最后敲下黃昏這兩個字時,便覺得整個人一霎時萎靡了。

    黃昏的不只是燈火,還有心情,還有容顏,還有很多,很多。

    我現在便是這樣凝神看著這些東西,一一細細揣摸,目光是少有的平靜和透切。

    年輕的時候,放目望去,燈火是明亮的,輝煌的。即便是沒有光亮的夜晚,在一團漆黑中,年輕的心總是熾熱無比,熾熱得可以燃燒成火炬,照亮自己及他人,這一切,都是因為有希望,而年輕本身就是一切希望的源泉。因為年輕所以常讓人誤解,似乎這些希望的實現是件指日可待的事兒。

    可到了中年,才明白有些希望只能是一輩子不能抵達的夢想。希望的火炬在歲月的消磨中漸漸黯淡,散落成點點黃昏的燈火,有時坐在中年的陽臺上,眺望著它們,竟生出些模糊的傷感和喟嘆。

   “夢里不知身是客。”,年少的時候,老覺得人生路很漫長,總愛問:永遠是多遠?總是不能深悟曹操曾說過的話:“人生苦短,臂若朝露。”,那時走路總是義無反顧的一往無前直沖,總以為最好的最美的就在前方。待到人生走到了中年,才發現偏偏把最美最好的扔到過去的路上了。可惜人生是一張單程的車票,沒有回轉的余地。步履依然要慣性向前走,但不幸的是心卻開始老了,老愛回頭張望,懷舊象天邊一抹殘陽如血的黃昏,濃厚而憂郁。

 

 

   10、黛玉,你是葉,朝朝暮暮守著寂寞的燈火,在此岸張望著愛情的過客,用無能為力的現實,執著的守護彼岸遙不可及的愛情。

ww.Panlon.com 盤龍中文網(www.panlon.com)健康快樂閱讀每一天

    你的寶哥哥是彼岸的花,與你同樣癡情地,試圖望穿此岸黃昏下的愛情高城。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

ww.Panlon.com www.Panlon.com 盤龍中文網(www.panlon.com)健康快樂閱讀每一天

    淚花滿肩,你驀然回首,愛卻還遺留在闌珊的人世。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11、哀是醞釀,傷是釋放。 哀傷這個詞,也許非要這樣理解罷了。

    理解不了別人,得不到理解。到底誰是誰生命中的過客,誰是誰生命的轉輪,前世的塵,今世的風,無窮無盡的哀傷的精魂. 最終誰都不是誰的誰。是絕望?是哀傷?是落寞?思念穿過山外山,樓外樓,只是人未還,人不還!

      愛情本就該是你情我愿,兩不相欠的清潔,彼此付出也不計較,怨恨也應能饒恕。可偏偏烙下了心中的遺憾,該誰來饒恕?!

     燈火已黃昏,高城望斷,傷情處!!!

 

 

    12、故園,很美,是古色古香的美,江南園林的美,它都有,而且還更多了一些書卷味。十年前,那里是我的青春,我的初戀。十年之后,據說那里很寂寥。物是人非,人去樓空的故園,是否就像被掏空了的青春呢?!

    正是三月春暖,梅花山上,應是香如故。猶記得,十年之前的今日,也是今日啊,3月14日,踏遍芳徑覓幽香,當時的花紅人艷,是生不得“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的愁緒與感嘆的。而如今,“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故園,未走近,心已荒,“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更誰勸啼鶯聲住?”即使豪放如稼軒,也有此等昵狎溫柔,委婉低愁,更何況一個小女子的近鄉情怯呢?!最怕“小園香徑獨徘徊”,最怕“行盡江南,不與離人遇”,最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只短暫的停留,卻是“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故園,近而未進,也許是最好的懷念,也是最好的安慰。故園在,青春的見證在。夢里故園,遠勝于現實故園,春意無限,是故園的真,歷史里的真,夢里的真。何必去現實里找疼,扎一根思念的針,在日復一日的生命流程?!

 

 

    13、料峭風寒,匍匐闌珊。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折煞空靈的灰白,寸斷的心玉殞傷痕間,背負一世滄桑依舊。落停苼笛鳴飛,一樓煙雨暮凄凄,聒碎心鄉夢不成。

 

 

    14、如此刻,正是失落的我,百般愁腸難解心結,坐立不安寢食不香。獨對熒屏,輕柔的音樂,喚起的卻是無盡的傷。一首詞,讓我沉靜,令我深陷,甚好!

  也許,就是這種安靜的閱讀才能洗滌心靈,拂去心頭難解的愁難消的結!

    就這樣,銷魂,當此際,獨摟書香入懷,哪管世間紛煩擾?只求得,心靈安靜,不再哀嘆!傷情處,執筆涂鴉,燈火已黃昏!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