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譯文]  只能在夢境中緬懷追想,一支瀟灑的梅花,照臨著清水,日色已經昏黃。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花犯·粉墻低》

  注:

  1、  《花犯》 周邦彥

    粉墻低,梅花照眼,依然舊風味。露痕輕綴。疑凈洗鉛華,無限佳麗。去年勝賞曾孤倚,冰盤共燕喜。更可惜、雪中高土,香篝熏素被。

    今年對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飛墜。相將見、脆圓薦酒,人正在、空江煙浪里。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2、注釋:

    花犯:詞牌名,為周邦彥首創。雙調102字。

    鉛華:搽臉的粉。曹植《洛神賦》:“芳澤無加,鉛華不御。”李善注:“鉛華,粉也。”這三句是說梅花上面留有露水痕跡,像是洗盡脂粉,顯得麗質天生。

  冰盤:果盤。燕:通“宴”。這句用韓愈“冰盤夏薦碧實脆。”詩意,指喜得梅子以進酒。

  篝:熏籠。這句比喻梅花如篝雪如被。

  悴:憂也。這兩句是指梅花似亦知恨而含愁。

  旋看飛墜:屢屢看梅花飄飛墜在青苔上面。

  相將:行將。

    翠丸:梅子。

  瀟灑:凄清之意。黃昏斜照水,用林浦“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詩句。


   3、譯文1:

     低低的粉墻上,梅花在枝頭風采照人,同往年一樣。花面上的露水痕跡還在,透明晶瑩,如同一位洗凈鉛華的美人,天生麗質美麗天然。去年梅花開放時,我也是一個人獨自觀賞。我也曾經在酒宴之上,愉快地把玉盤中的青梅品嘗。更令人嘆息的是,雪中那高高的梅花樹上,如同蓋上一層雪白的棉被,被里仿佛是一位美人,體內透出一縷怡人的馨香。

    今年賞花太匆忙,如同心中有太多的憂傷。我看梅花開得憔悴,我也是這樣,依依惜別,滿腹愁腸。我對著梅花悵望嘆息,眼看著一片片花瓣,四處飄落。不久就到了青梅再來下酒的時候,那時我又出發了,在浩如煙海的江面上與風浪為伍。我只愿意自己化作一枝梅花,每日當夕陽西下時,靜靜的安然立在水邊。

    譯文2:

    一道低矮的白色粉墻,一樹梅花耀人眼目,那神情風韻依舊同往年一樣。花面上的露水晶瑩發光,仿佛是洗凈脂粉的美人,天生的麗質靚妝。去年梅花開放的勝景,我也是一個人獨自欣賞。也曾經在酒宴之上,喜滋滋地把玉盤上的青梅品嘗。更令人嘆息而又難忘,雪中那高高的梅花樹上,宛如覆蓋著潔白輕盈的素被,被里仿佛是遍體芬芳的美人,透出一縷幽淡的馨香。

    今年賞花最為匆忙,相逢宛如有無限的惱恨和憂傷。見面時,梅花已面容憔悴,我也無限棲惶,依依惜別,滿腹愁腸。我對著梅花久久地悵望嘆息,眼看著一片片花瓣飄墜在青苔上。很快就會看到彈丸似的青梅再來下酒,而我正在空闊的江面上迎風斗浪。只能在夢境中緬懷追想,一支瀟灑的梅花,照臨著清水,日色已經昏黃。

   譯文3:

   低矮的白粉墻頭,一枝梅花照眼鮮明,依然是舊時的風韻,花朵上沾濡著露痕。就像美人洗去脂粉,無比美麗,自然清新。去年也曾獨自賞梅,是在那“冰盤宴喜”時分,更惹人憐愛的是,梅枝上堆積著一層白雪,仿佛在熏籠上覆蓋了潔白棉被。

    今年賞花難以從容,人也匆匆,花也匆匆。梅花似有怨恨,愁容憔悴,無限深情。久久凝望吟詠,見片片飛花墜落青苔上。不久之后,花謝梅成,青青的梅子下酒時,賞梅人正乘舟在空闊的煙波中。只有夢中再見到清雅脫俗的梅枝,在夕陽水中留下橫斜的疏影。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本詞的特點是在詠梅中打入個人身世之感,但不是用如林逋在《霜天曉角》中“誰是我知音,孤山人姓林”等直抒其情的語言來表達,而是用前后盤旋、左顧右盼、姿態橫生的手法,多方位、多角度地來體現自己的情感。宋代黃升在《唐宋諸賢絕妙詞選》中云:“此只詠梅花,而紆徐反復,道盡三年間事,圓美流轉如彈丸。”

  詞作的上片先從眼前的梅花著手,敘寫其風神,再回想去年觀賞梅花之情形,展示其風姿依舊。“粉墻低,梅花照眼,依然舊風味。露痕輕綴,疑爭洗鉛華,無限佳麗”。詞人官舍的低矮粉墻頭伸出一棵梅樹,盛開的梅花格外引人注目。只見梅花上還留有露水痕跡,有如美人洗卻脂粉,更顯得天生麗質。這里“依然”二字埋下了敘寫去年梅花風采的伏筆。“鉛華”,此指婦女擦臉的粉。曹植《洛神賦》有“芳澤無加,鉛華不御”。接著詞人便轉入去年賞梅之回想:“去年勝賞曾孤倚,冰盤同宴喜”。這是去年賞梅之第一層,敘寫自己客中寂寞,獨自一人持酒賞花。梅花盛開,又恰逢“宴喜”,更映襯詞人的孤寂。“冰盤”句,化用韓愈《李花》詩:“冰盤夏薦碧實脆,斥去不御慚其花”句意。“冰盤”,即白瓷盤。第二層“更可惜,雪中高樹,香篝熏素被”,這三句是說,一眼望去,高聳橫逸的梅樹被厚雪所覆蓋,宛如香篝上熏著一床潔白的被子,煞是逗人喜愛。“香篝”,指里面放香用來熏烘衣物的熏籠。

  詞作下片,詞人的思緒又回到今年眼前的對花,并由此想象以后當青梅可佐酒時,自己又將飄泊于江湖上,而只能夢想梅花之倩影了。“今年對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詞人敘述自己,離別在即,故亦無閑情逸致對花仔細觀賞,故曰:“對花匆匆”。在此情形下對花,似亦覺花含有離恨,呈現愁悶憔悴之情。這與詞人在《六丑》中寫薔薇花“長條故惹行客,似牽衣待話,別情無極”寫法同出一機抒,花之有恨、有愁,其實都是詞人的移情作用。次三句“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飛墜”,描寫梅花凋落。詞人凝神駐足,想吟詠一首惜別之詞,忽見梅花朵朵飄墜于青苔之上。這一筆似實又似虛,既可理解為是實寫;又可理解為仍是詞人的移情作用,它象征了詞人心中在流淚,接下詞人即展開想象,“相將見、脆丸薦酒,人正在、空江煙浪里”,這幾句承上人花相逢、花落、而想象至梅子可供人就酒之時,自己卻正泛舟飄泊于空江煙浪之中。這里借寫與梅天各一方,實則暗傷羈旅飄泊之苦。歇拍句又順此思路進一步想象:“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詞人推想,此后自己天涯飄零,只能在夢中再去見那枝黃昏夕照下橫逸凄清的梅花了。這夢中之梅影與開頭現實中的照眼之梅遙相呼應。

  整首詞作不是客觀地、呆板地來描寫梅花的形與神,而是循著詞人自己思想感情變化的軌跡去寫梅花之變化;時間跨度大,以今年為軸心,貫串去年和明年,刻畫了梅花,也刻畫了自己,通篇寫得紆徐反復,委婉曲折,很耐人尋味。又,前人也多認為該詞有所寄托,《云韶集》云:“此詞非專詠梅花,以寄身世之感耳。”《蓼園詩選》云:“總是見官跡無常,情懷落寞耳,忽借梅花以寫,意超而思永。言梅猶是舊風情,而人則離合無常;去年與梅共安冷淡,今年梅正開而人欲遠別,梅似含愁悴之意而飛墜;梅子將圓,而人在空江之中,時夢想梅影而已。”應該說,這些評說都較符合詞作實際。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第51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唱和次數排名第24名,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30名。


    6、梅花默默開,悄悄謝的寂寞在詩人筆下也成為嘆惋自己命運的象征。

     蘇軾是我國北宋著名豪放派詞人,可他也寫了許多詠物詩,于一石一花中寄以深情。如他在被貶黃州途中所作《梅花二首》之二:“何人把酒慰深幽,開自無聊落更愁。幸有清溪三百畝,不辭相送到黃州。”詩人以野外的一株梅花自況,含有被貶謫的深沉幽怨。開也無聊,落也無聊,無人欣賞,無人勸慰,這株野外之梅不就是詩人此時處境的最好寫照么?表面看來似是憐花,實則是卻是以憐花而自憐。

     更有李商隱的《憶梅》中“寒梅最堪恨,長作去年花。”以花自喻,恨花憐己之情更濃。我們知道詩人少年早慧,文名早著,科舉早登;然而緊接著便是一系列的不幸和打擊,到入川以后,已經是“克意事佛,方愿打鐘掃地,為清涼山行者”(《樊南乙集序》),意緒頗為頹唐了。這早秀先凋,不能與百花共享春天溫暖的“寒梅”,不正是詩人自己的寫照嗎?詩人在《十一月中旬扶風界見梅花》詩中,也曾發出同樣的感嘆:“為誰成早秀?不待作年芬。”非時而早秀“不待作年芳”的寒梅,和“長作去年花”的“寒梅”,都是詩人不幸身世的象征。正因為看到或想到它,就會觸動早慧而先衰的身世之悲,詩人自然不免要發出“寒梅最堪恨”的怨氣了。

     此外,宋代周邦彥的《花犯·梅花》亦借詠梅而感嘆自己萍蹤不定,人生聚散無常。尤以后兩句“將相見,翠丸薦酒,人正在,空江煙浪里,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表意凄楚,不禁讓人生出多少人生無常的感慨來。


   7、這個冬天是溫暖的。

    冬日的陽光透過車窗照在我的眼睛,耀眼的金光色,透過我的眼睛照在心里,幸福那么容易感知。微笑在匆匆的人流中散發,迎面而來的小風,像是炎夏中習習的涼風那么愜意,夾雜著曖昧的氣息。路邊的柳樹還有綠意,被溫暖地意亂情迷,枝頭搖曳著地的是依依不舍的樹葉,故事是情與戀在糾纏中是風生水起的動人。

    下班時,城市已是燈火輝煌,看到站臺上一對戀人相擁在晚風中笑靨如花,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圓滿。

    一遭相遇應是有輪回的緣分,始于哪里,又止于何方,注定了的宿命。

    一時間想到才子周彥邦,想到了“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那飄逸如今天的風啊,風致嫣然。

    我受傳統的影響非常,更愛癡迷于缺憾的美麗。像是詩詞中永遠吟唱的“求之不得,輾轉反側”的絕望之愛。古人寫得最好的,不是男歡女愛,不是心滿意得,也不是充滿希望的明天,而是已經消逝的、不能再現的昨天之愛,是注定錯失的、煎熬的相思之苦。所謂“清江一曲柳千條,二千年前舊板橋。”,傷心人各有懷抱,斷腸人各有因緣......

    總是被自己帶得出離軌道,難于化解,沒有比情感更無限的事情了。

    買了一鮮亮地紅色衛衣,扎上了馬尾辮,給溫暖添些色彩。在這清澈明媚地日子里,不想跟青春擦肩而過。

    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8、多雨少雪的江南,水鄉。初冬的風漸漸地緊,拂艷了面龐,拂亂了云鬢,拂厚了棉褸,拂疼了纖弱的手,拂來了星星點點雪的影子,你就佇立深巷窄門小院,看雪花兒似霰,一朵一朵地飄逸,一朵一朵地開在尚有余溫的地面,輕輕地融入,結成一點點曾經來過的濕濕的痕跡;再看她一朵一朵地綴在樹梢,就凝成了疏條斜枝上的一朵朵的梅!

  紅梅勝火,臘梅如玉,點亮了踏雪訪梅人的眼眸。眼眸里就有了裊裊升騰的云霧,和著宋詞的不絕余韻:粉墻低,梅花照眼,依然舊風味。凝神諦聽,是門外的行人細語輕唱,還是門里的你曼聲低吟:露痕輕綴,疑凈洗鉛華,無限佳麗。

  這是最合心意的詠梅詞句,總覺得“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過于直白;“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情苦難當;“想佩環,日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卻又酸澀,只有“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有些許深遠的意境,卻更喜周邦彥圓美流轉成一句“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就說不盡的青山綿綿,綠水悠悠,別情無限,相思無垠!

  依一枝凄清的梅,挽滿袖梅香,放縱殷殷別離的情緒,放縱綿綿相思的情緒,放縱了幻想,放縱了遐思:

  “去年勝賞時分”,梅樹下的低案,青梅煮酒溢滿芳醇,溢滿深情,輕踏如被的白雪,盈盈而至,笑語飄若飛雪。推杯移盞,哪里分得清天上人間?

  不想夢醒,卻偏有落梅沿鬢角輕輕地墜,卻偏有淚珠兒從眼角緩緩地滑落,容不得把“翠丸薦酒”的閑適細細細細細地醉成長長長長的回味,容不得把“冰盤同宴喜”的片刻歡娛漫漫漫漫地拖曳成久久久久的停留……

  “今年對花太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最苦別離時分。

  執手依依,舉手勞勞,萬千的叮嚀全在深情的凝望里訴說,“相將見,翠丸薦酒,人正在空江煙浪里。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那是你,一剪寒梅,臨波照水,待君歸。


    9、染柳煙濃,吹梅笛怨。

    梅花不怨。

    它只是清高罷了。清高得,有些寂寞了。

    更無花態度,全是雪精神。許是慣了在嚴寒中挺立,慣了在荒無人煙的曠野開放,慣了臨水相照孤芳自賞,而忘了自憐自哀。

    或許這么說梅花是不公平的。或許它果然是光風霽月無情無仇的。然而它的姿態是太昂揚,讓我總敏感地覺出幾許寒天清怨來。

    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那孤絕的韻致,是滲入骨髓的心傷。


      10、我想踏雪尋梅,尋找那微笑的眼神,初見的情節,那份驚喜,那份感懷,就象與雪之情,就像人生的初遇,就像潔白雪地的浪漫,雪花般的美麗,相依在風雪里。我想順著雪地尋找,尋找那雪中盛開的梅花,我喜愛梅花,喜愛她的風霜傲骨,雪中綻放,在雪中她更加嬌艷萬分我想起了周邦彥的賞梅

   粉墻低,梅花照眼,依然舊風味。露痕輕綴,疑凈洗鉛華,無限佳麗。去年勝賞孤倚,冰盤同晏喜。更可惜,雪中高樹,香篝熏素被。

    今年對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飛花。相將見、脆丸薦酒,人正在、空江煙浪里。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我踏著雪地向前走著,潔白的視野中,繽紛的世界似乎也隨之簡單,而心中也愈加輕松。我看見面前雪中的一片樹木,樹冠、枝條都掛滿了厚厚積雪,就像天宮的玉樹,有的已經被白雪壓的彎下了腰,有的還傲然挺立著,姿態優美,玉樹凌風,我心中感嘆!忽然我看見前面,一片明亮,我走向前去,也許那就是雪中盛開的梅花……


    11、物是人非,韶華難留,幾許幽怨,都痛苦的凝固在思索里,麻木。夢魂交織的境地,恨恨迭起,淚落滿地,泣出了流芳百世的慨嘆!

    天寂,空洞無垠,斷腸的淚人撥開舞靄蒙蒙,眺望視不可及的盡頭,嘆清幽“一枝燈影里,涓涓清露”,感寂寞“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傷久遠“年事夢中休,花空煙水流”,如今,花紛飛,雪飄落,都在無聲的蘊量里,將思維的矜持揉碎,片甲不留,恰似“漏初長,夢魂難禁”的凄美奢望,盡在無語中的沉默哀傷,在這粲然的夢里,都黯淡到不知所蹤。

    嘆年華一瞬,流年似水,無聲無息浸過每一個傷者的靈魂,夢醒時分,惺忪的眸子或許還未曾清醒,“崢嶸歲又除”的悲哀已經席卷而來,別在狹隘的蟄眠里哀呼“嘆流年,又成虛度”,這是徒勞的掙扎,就連天邊孤雁離群失侶,江面波上寒煙,在朦朧的夢幻里,都是虛偽的傾嘆,頹靡不堪……

    佇立在斜陽老去的黃昏,抖落浮躁的灰塵,靜觀風塵仆仆的靈魂,夢里,依舊心痛,徘徊在頹廢的邊緣,扼腕嘆息,“遍綠野,嬉游醉眼,莫負青春”,虛無,是夢的專利,別迷失在虛幻的誘惑里,別癡迷在狂妄的浪漫中,物換星移一瞬間,人事滄桑已萬年,擱淺夢里的停留,拔步,涉足到下一個激越的征程,前進!


    12、黃昏是美的。它的美在于憂郁的特質、厚重的色彩、成熟的基調和帶給人們的無限的人生感悟!

    愛黃昏!這種愛來自于兒時那或許只是偶爾一瞬間留下的記憶。春寒料峭,夜幕初降,看著火紅的夕陽垂地,踏著北方黑土地上溶化又凍結的薄冰,聽著那悅耳的冰的破碎聲,心情便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和輕松。裊裊的炊煙在屋頂縈繞,空氣里彌散著的是濃重的家的味道。

    而隨著歲月的流逝,黃昏在我的眼中色彩更加豐富起來。

    春日的黃昏似乎孕育著勃勃的生機,給人以振奮和欣喜;夏日的黃昏,則仿佛萬物躁動過后歸于沉寂,給人以靜謐和安詳;秋日的黃昏,蕭殺、蒼涼,讓人頓生凄楚和感傷;而冬日的黃昏,渾厚、凝重,象一個睿智的長者,耐心地教你體會生活的哲理。

    黃昏對于善感的人,永遠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它因此也成為古往今來騷人墨客筆下永恒的主題。“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是詞人筆下春日的黃昏:“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是詞人筆下秋日的黃昏。而林逋詠梅的詩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正是在黃昏的月色中,勾勒出梅花高雅的格調與風韻,成為千古傳頌的佳句。因而也有了周邦彥的“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及至李易安,“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海燕未來人斗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秋千”,更把黃昏景致、愁思寫得淺淡有致、哀婉動人!

    也許黃昏給予我們更多的是一種凄美的感覺。而凄美最能夠打動人!一句“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使多少鬢發蒼蒼之人生出歲月如梭、青春難再的傷感!就是黑發如我輩,每念及此,也不禁憂從中來。我們因此忽略了黃昏其它意義上的美。

    而當暮靄繚繞,倦鳥歸巢,你踏著月色,在萬家燈火中,奔向那一個最熟悉的,人們稱之為“家”的地方時,黃昏給予你的,更多的該是溫馨和甜蜜的感覺吧?


    13、若是有很好的月色,我是不會皺起萬般的愁腸,走進 朱自清先生的籠著清紗的夢中。天賜良辰,愛詩的我怎會貽誤怠慢呢?縱有千般無奈,也要自豪的吟起:但夢想,一枝瀟灑,黃昏斜照水。

    走錯圍城,不如獨守淡泊。因為信緣,不去刻求。人生最大的苦痛莫過于留給回憶的憾事。為此,我愛帥氣的衣裳,更愛泰戈爾的詩,如他所言:總有一天,我會遇見我內心的生命,會遇見藏在我生命中的歡樂,盡管歲月以其閑散的塵埃模糊了我的道路。正是花好月圓,何來惆悵?!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