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譯文]  只見她滿臉的淚痕還是濕的,卻不知道她內心恨的人是誰?

  [出典]  李白  《怨情》

   注:

   1、《怨情》 李白 

     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2、注釋:

    “深坐”句:寫失望時的表情。深坐,久久呆坐。

  顰蛾眉:皺眉。

   3、譯文:

     美人兒卷起珠簾一直等待,  一直坐著把雙眉緊緊鎖閉。

  只看見她淚痕濕滿了兩腮,    不知道她是恨人還是恨己。

 

 

   4、李白字太白,號青蓮居士, 又號“謫仙人”。祖籍隴西成紀(現甘肅省秦安縣隴城),701年正月十六生于四川省江油市青蓮鄉。另一種說法是其父從中原被貶中亞西域的碎葉城(今吉爾吉斯斯坦的托克馬克市)所生,4歲再遷回四川綿州昌隆縣(今四川省江油市)。中國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被后人尊稱為“詩仙”,其詩大多為描寫山水和抒發內心的情感為主。他與杜甫并稱為“李杜”。

  李白出生于盛唐時期,但他的一生,絕大部分卻在漫游中度過,游歷遍跡了大半個中國。二十歲時只身出川,開始了廣泛漫游,南到洞庭湘江,東至吳、越,寓居在安陸(今湖北省安陸市)、應山(今湖北省廣水市)。他到處游歷,希望結交朋友,拜謁社會名流,從而得到引薦,一舉登上高位,去實現政治理想和抱負。可是,十年漫游,卻一事無成。他又繼續北上太原、長安(今陜西省西安市),東到齊、魯各地,并寓居山東任城(今山東省濟寧市)。 這時他已結交了不少名流,創作了大量優秀詩篇。李白不愿應試做官,希望依靠自身才華,通過他人舉薦走向仕途,但一直未得人賞識。直到天寶元年(742年),因道士吳筠的推薦,李白被召至長安,供奉翰林,文章風采,名震天下 。李白初因才氣為玄宗所賞識,后因不能見容于權貴,在京僅三年,就棄官而去,仍然繼續他那飄蕩四方的流浪生活。安史之亂發生的第二年(756年),他感憤時艱,曾參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幸,永王與肅宗發生了爭奪帝位的斗爭,兵敗之后,李白受牽累 ,流放夜郎(今貴州境內),途中遇赦。晚年漂泊東南一帶,依當涂縣令李陽冰,不久即病卒。

 

 

   5、語言平淺簡易,情態纏綿凄涼,含蓄蘊藉,“言短意長”。傳統的翻譯通常如下:美人卷起珍珠窗簾,久坐凝望緊皺蛾眉。只見滿臉斑斑淚痕,卻不知究竟恨誰。這樣的翻譯固然失去了詩情畫意,恐怕也沒有得詩人之真情。

“含蓄有古意”“直接國風之遺”,在翻譯李白詩歌的時候是應該注意這些的。古代的“美人”就不是一個普通的詞,與現在口頭時髦的“美女”很不一樣。《離騷》里的“香草美人”指賢臣明君;《詩經》中的美人指容德俱美的年輕女子,“有美一人,清揚婉兮”,美人也。“美人卷珠簾”當是指品性容貌都美好的閨中女子,李白詩歌的“含蓄蘊藉”當是指詩歌中主人公情韻的婉轉,而非指寄托興寓,所以說它“直接國風之遺”。
 
在傳統的翻譯中把“深坐”說為“久坐”,我認為很不妥。“深”的意思是多重多層的。后來有詞云:“庭院深深深幾許,幕簾無重數。”女子所住的閨房在“幕簾無重數”的深院里,多么幽深,多么寂寞啊!此是第一層。“深”還有深情的意思,想想看,“美人卷珠簾”,何哉?古人思念親人,總要登高望遠,那是男子的做法,女子“養在深閨人未識”,不能拋頭露面,于是只好“卷珠簾”望著遠人去的方向以托思念之情,期待著等遠人回來呢,此第二層。“深”的第三層意思邊便是久,坐的時間很長了。顰是皺的意思,吳宮里的西施“顰”起來的樣子比平日更加美麗,更加楚楚可憐,才有了東施的效顰。“顰蛾眉”更顯出了“美人”之美。
 
“但見淚痕濕”,因為思念太深了,情太深了,所以不知不覺就流下相思淚,“濕”字說明暗暗的流淚,情不自禁的流淚。聯系到第二句的“顰蛾眉”,真比“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情更甚。
 
“不知心恨誰”,明明是思念,是愛一個人,卻偏偏用“恨”。恨誰呢?恩,心底是有點抱怨,你外去太久了,害我一個在這深院里孤單寂寞,你怎么還不回來呢,難道你不想念我嗎?但這種恨何嘗不是愛呢?愛一個人總是恨他(她)不在你身邊。
 
前三句用賦,最末用問句歸結“怨情”。這里的賦是個動態的過程,首先是“卷珠簾”,然后“深坐”,再“顰蛾眉”,最后“淚痕濕”,行動可見,情態逼人。真是哀婉凄涼,纏綿悱惻。
 
 
 
6、這首詩語言平淺簡易,情態纏綿凄涼,含蓄蘊藉,言短意長。“含蓄有古意”、“直接國風之遺”,在理解李白詩歌的時候應該注意這些。古代的“美人”就不是一個普通的詞,與現代口頭時髦的“美女”很不一樣。《離騷》里的“香草美人”指賢臣明君;《詩經》中的美人指容德俱美的年輕女子,“有美一人,清揚婉兮”。“美人卷珠簾”是指品性容貌都美好的閨中女子,李白詩歌的“含蓄蘊藉”是指詩歌中主人公情韻的婉轉,而非指寄托興寓,所以說它“直接國風之遺”。
“深坐顰蛾眉”,“深”的意思是有多層的。“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幕簾無重數。”(歐陽修《蝶戀花》)女子所住的閨房在“幕簾無重數”的深院里,十分幽深,十分寂寞,這是第一層;“深”還有深情的意思,所謂“美人卷珠簾”,古人思念親人,總要登高望遠,那是男子的做法,女子“養在深閨人未識”,不能拋頭露面,于是只好“卷珠簾”望著離人去的方向以寄托思念之情,期待離人回來,這是第二層;“深”的第三層意思便是“久”,指坐的時間很長了。顰是皺的意思,吳宮里的西施“顰”起來的樣子比平日更加美麗,更加楚楚可憐,才有了東施的效顰。“顰蛾眉”更顯出了“美人”之美。
“但見淚痕濕”,因為思念太深了,情太深了,所以不知不覺就流下相思淚。“濕”字說明是暗暗地流淚,情不自禁地流淚。聯系到第二句的“顰蛾眉”,比“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怨情更重。
“不知心恨誰”,明明是思念,是愛一個人,卻偏偏用“恨”。女主人公的心底是有點抱怨,離人去外地太久了,害她一個人在這深院里忍受著孤單寂寞,離人卻還不回來。但這種恨,其實就是一種愛。愛一個人,總是恨對方不能陪伴在身邊。
詩的前三句用賦,末尾用問句歸結“怨情”。這里的賦是個動態的過程,首先是“卷珠簾”,然后“深坐”,再“顰蛾眉”,最后“淚痕濕”,行動可見,情態逼人。李白的這首詩寫的就是一個意境,一個孤獨的女子的思念之情。這樣一個很平凡的情景,作者捕捉到了幾個點,由這幾個點勾出一幅簡單的畫面,同時又留下無限的遐想。隨意的一個小細節,就可以泄露整個主題,可見詩人的洞察力。全詩哀婉凄涼,纏綿悱惻。
 
 
 
7、 我至今都不相信“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這句話,是出于“為君談笑靜胡沙”的李白之手。被頌為“詩仙”的李白也不懂得女人的心思?還是女人的心思太復雜了?

  俗話說,女人的心,天上的云。云是好看,可云一變化起來,誰知道它會變成什么樣子呢?人們經常把女人比作水也是一樣的道理,沒有水就沒有生命,但水又是多么難測啊!

  社會這頂天,是由男人與女人共同頂起來的。女人經常無比自豪地稱自己是“半邊天”。這還不夠,有時女人還口口聲聲說:“男人離不開女人,男人沒有女人就不行。”其實,這句話女人是說對了,見解深刻,一語中的。是啊,這世界只有男人與女人,當然是男人離不開女人,女人離不開男人。換句話說,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男人為女人而活,女人為男人而活?男人與女人構成陽陰兩極,組成家庭繁衍后代。所以女人在與男人打交道的歲月漫長,她不愛男人愛誰?她不恨男人還恨誰?

  這樣,李白說“不知心恨誰”,當然心恨男人了,奧妙只不過在于恨哪個男人或者他的哪個方面而已。

  有位高人一語道破其中玄機:“女人活著就是為了愛。女人為愛而生,為愛而死”。不知能不能再反過來轉換一下?那就是“女人活著就是為了恨。女人為恨而生,為恨而死”。為什么要這么說呢?

  愛與恨也是矛盾的統一體,無愛何恨?無恨何愛?正所謂愛恨交加。說到底,恨也是為了愛。

  不過,我有時看到女人流淚很困惑。小孩子一生下來就會不停地哭,我們知道,小孩子哭有各種不能用它嘴來說的理由,父母經常對小孩子的哭感到不知怎么才好。女人的流淚也同其理,男人不知道女人為什么會哭。面對女人的淚眼,男人肯定像父母不知小孩子哭因一樣,莫明其妙,不知所措。

  我想,不管女人流淚原因多么復雜,但肯定是因為一個男人。

  好在女人可以哭,而“男兒有淚不輕彈”,做男人隨著歲數的增長至成年后就漸漸失去了這一發泄的武器或手段。所以,做男人在這一點上要比女人辛苦。不僅僅如此,通常女人流淚,別人都認為她是對的,是男人欺負了她。按照這樣理解,男人一定是做錯事了,或者是欺負了女人。真的做錯事也罷,很多時間男人是不知犯了什么罪,甚至受到“莫須有”等類似的冤枉。

  但,做男人明白女人心思后應該高興。為什么呢?女人流淚即使是恨男人,那也是因愛生恨的呀。有女人愛著,做男人受些罪名或冤枉又有什么呢?見了女人流淚就埋怨或躲避女人,恐怕不會討女人歡心。如果學著哄著女人或罵自己錯了,無論多么笨拙,我想女人是最歡喜的了。

  可見,李白寫“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是深明女人的心思,也是深明男人的心思。
 
 

8、美人的臉隔著珠簾,若隱若現。沒有直白的描述卻表達了這樣的意境。我始終覺得這一句“美人卷珠簾”大大好過白居易的“猶抱琵琶半遮面”。中國人喜歡寫意的美,而李大仙在輕描淡寫間就烘托出這樣的氛圍。隔著珠簾,看到的是美人緊蹙的蛾眉。這種蹙眉無疑是美的,如同西子的蹙眉一般。可是,又帶著幽怨,緊縮的眉間,蘊含的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情感的釋放?我們很難真正明白。于是有了“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情之郁結,總有釋放的時候,兩行清淚潸然落下,隱藏在珠簾之后,這種朦朧之美,由詩文的字里行間散發出來,襯托了怨的美感。我看見你的淚,卻不明白為何而流。是真的不明白嗎?我個人認為全詩最美的地方就在末句。“解語何妨片語時”有異曲同工之處吧?李大仙留給了我們一個無限的空間,我們的思想可以在這里馳騁。其實,這也是中國文化帶給我們的感受。無限的博大、無限的延伸,同時卻也無限的包容。

  幼年背唐詩,很多都是李白的大作。唯獨缺了《怨情》。現今回顧,才發現李白寫慣了大氣磅礴,竟也寫得出如此清新的婉約纏綿。而且,婉約詩的意境更為高,“詩仙”二字實在是名副其實。

  我常常也想過,李白這樣不拘小節的人,會獨寫一美人?他的“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是多少行淚,是幾多的恨?是那些戍守邊塞的不歸人的家中的期盼與守望吧?是那些在生活的艱辛中偶爾需要卸下所有的偽裝的楚楚動人吧?

  很多時候,今天的我們也會偶爾“但見淚痕濕”,我們“恨”的又是誰呢?

 

 

9、高二那年看小說時,偶見一首“美人卷朱簾,深坐蹙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便再也忘不掉了。

喜歡它,與美人無關,更與美人不知心恨誰的心境無關。喜歡它,只為那少女曲折婉轉的心思。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自虐情結,不管他(她)本人承認與否。

從小就喜歡一個人陷入沉思中,幻想各種各樣的故事,其中的主角,或是自己,或是子虛烏有,但無一例外的,他們皆是讓我淚濕沾巾的悲劇。興之所至,任由淚水在臉頰肆虐,酣暢淋漓,無比享受。這,大概是美人要深坐的原因吧,畢竟,如此美妙獨特而又隱密的享受,怎能隨便與人分享?不被人當成瘋子已經很不錯了,即便她是美人一枚。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恨的,是這至上享受終將隨成長而日漸消磨,直至殆盡吧?

 任何女人在骨子里,其實都是渴望夢幻的吧,即便她的外表如何堅強,即便她的外表如何丑陋。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再丑的女人,在內心深處,也是那柔水一灘。可生活卻是實在的,她們的夢唯有被深深壓抑。只有在那午夜闌珊時,只有在那無人的角落,她們才有機會在夢中偷竊自己的美好想往,渴望那可望不可及的奢侈。

“美人卷未簾”,卷起那層層厚重朱簾的,又何嘗只是美人?

 

 

10、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喔,我的可人兒,你輕踩著碎步,移動著你那嬌巧婀娜的身段,緩緩的走向窗邊,輕輕地你卷起那珠簾,推開窗子。你慢慢地坐下,坐在窗邊,一坐就是許久。你就這樣一動不動地坐著,一言不發。然而你那緊鎖的眉頭卻讓我心痛。冰冷的淚水順著你的臉頰,滑過你的腮邊,無聲地落下。看見你無聲的哭泣,我心似針扎。

喔,我美麗的人兒,你為何哭泣?你是在思念遠離家門,久久未歸的心上人嗎?或是在怨恨那薄情郎負心漢?你的深情,你的怨恨,你那無法向人述說的痛,我------

喔,美人啊,你就這樣無聲地靜坐,無聲地幽怨,牽動著千百年外的我------
原文地址:http://www.czzww.com/a/sanwen/20091030/10652.html

 

 

   11、多情只有春庭月,尤為離人照落花。

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雨淅瀝瀝下過了,停了,接下來悶熱的讓我不能喘息,靜坐深夜窗前,來守候寂夜的最后一點光斑,究竟誰該是這部戲的主角?時鐘滴滴答答作響,空氣被沉重渲染著,愛在風中飄蕩,已經找不到來時的路。喧鬧的街市繁華過后滿是悲涼。

 

 

   12、夕陽向晚時,讀到她的文字,輕靈俊秀,溫存雋永,有一份女子特有的細膩與哀愁,總讓人想起江南的淡煙疏柳,曉風殘月.淡淡的一份幽情便由此生發,讓人遐想“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的撫媚動人,“夜夜減清輝”離愁別緒,和那“剪不斷理還亂”的凄情.當晚風從歷史深處沾濕了手中的詩句,才明白它一路走來,如這晚露不知濕潤了多少慧潔的明眸,蹙彎了多少黛眉,也孕育了多少垂柳晚風前的千古媚影。

只是太完美的東西總是難于長久,何況滄海已桑田,于是大家學會抒寫一曲淡然,掩飾一臉闌干,學會在記事本上庸懶一段句子,散慢一些回憶,讓意識在斜陽的余輝里無為一些似有還無的純情.慢慢的真的不記起了一些人,一些事.某一時也顫然一笑,昂首凝視,或低眉沉吟,是凄然之美,鈍然之痛,只是那一時,那掩眉一笑,便也似有一種成熟與雅致于歲月之錦繡。

 

 

13、 一盞情愫,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真的兩處閑愁?依稀記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凄凄別時,西風裊裊秋,好去莫回頭,世事無常,滄海桑田寫下的,如今又在期許著為誰而改變?
  遲暮隔云端,一抹笑靨,風干了傷痛,續不了前緣,三生石上結緣也竟然成為了幻想的神話,到底是等閑變卻,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相思相見,知其何日,此時此夜,卻也難為情。也許,那些欲說還羞的千言萬語,在遇到夢里百輾千回的人時,怕早已把思緒吹落到煙消云散。

 

 

14、水沉靜憂郁,女人哭泣無常。誠然,水肯定是動態的,不管是滔滔江水,還是暗流涌動,都說明水很難沉靜下來。但是,人們還是喜歡說沉靜如水,這只是一種意象,可能是看到一潭死水的緣故。說女人如水,很多時候理解,就是女人很具有水的形態,那就是愛哭,開心時哭,悲傷時哭,感動時哭,激動時也哭,真哭假哭,搞得男人手足無措。李白觀察很仔細:“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可以說,女人憑著眼淚所營造的“楚楚動人”,讓男人創造出了“梨花一枝春帶雨”的千古美言。就是這種梨花帶雨的哭,承載著多少相思和悔恨,消弭了多少分歧和怨恨。

 

 

15、當愛走遠,淚水再也無法壓抑。“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傷心已至心痛,換得淚眼朦朧,常常的掩淚空相望,無語淚先流,細細碎碎,輕輕喚醒沉睡的舊夢。心事凝咽于心口,多情自古空余恨,寂寞如刀,風鈴中刀聲如割,黯然銷魂,只待殘月融化心事,曉風吹干淚眼。那時候,含淚的眼睛很美,像一個穩重的孩子似地,是一種回眸——對過往的嘆息與回眸。

 人的一生被情感包圍,也注定要飽嘗眼淚的苦澀與甜美,因為心動,所以流淚;因為疼痛,所以流淚。珍藏生命中的美的記憶,不管是傷痛還是幸福。含淚的眼睛很美,它折射出的是一個人心靈最真實的放映。正所謂:人世間最純凈的時光莫過于青春時代,而最美麗的莫過于含淚的眼睛。

*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