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譯文]  低下頭撥弄著水中的蓮子,蓮子就像湖水一樣青。

   [出典]  晉或南朝  樂府古辭  《西洲曲》

   注:

   1、    《西洲曲》

    憶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

  西洲在何處?兩槳橋頭渡。

  日暮伯勞飛,風吹烏桕樹。

  樹下即門前,門中露翠鈿。

  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

  憶郎郎不至,仰首望飛鴻。

  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

  樓高望不見,盡日欄桿頭。

  欄桿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

  海水夢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2、注釋:

    西洲:地名,未詳所在。它是本篇中男女共同紀念的地方。

  下:落。落梅時節是本詩中男女共同紀念的時節。

  鴉雛色:形容頭發烏黑發亮。鴉雛,小鴉。

  伯勞:鳴禽,仲夏始鳴。

  翠鈿:用翠玉做成或鑲嵌的首飾。

  蓮子:諧音“憐子”,就是“愛你”的意思。

  蓮心:和“憐心”雙關,就是相愛之心。

  徹底紅:就是紅得通透底里。

  望飛鴻:有望書信的意思,古人有鴻雁傳書的傳說。

  悠悠:渺遠。天海遼廓無邊,所以說它“悠悠”,天海的“悠悠”正如夢的“悠悠”。

 

   3、譯文1:

     思念梅花很想去西洲,去折下梅花寄去長江北岸。(她那)單薄的衣衫像杏子那樣紅,頭發如小烏鴉那樣黑。 西洲到底在哪里?搖著小船的兩支槳就可到西洲橋頭的渡口。天色晚了伯勞鳥飛走了,晚風吹拂著烏桕樹。樹下就是她的家,門里露出她翠綠的釵鈿。她打開家門沒有看到心上人,便出門去采紅蓮。秋天的南塘里她摘著蓮子,蓮花長得高過了人頭。低下頭撥弄著水中的蓮子,蓮子就像湖水一樣青。把蓮子藏在袖子里,那蓮心紅得通透底里。思念郎君郎君卻還沒來,她抬頭望向天上的鴻雁。西洲的天上飛滿了雁兒,她走上高高的樓臺遙望郎君。  樓臺雖高卻看望不到郎君,她整天倚在欄桿上。欄桿曲曲折折彎向遠處,她垂下的雙手明潤如玉。卷起的簾子外天是那樣高,如海水般蕩漾著一片空空泛泛的深綠。如海水像夢一般悠悠然然,伊人你憂愁我也憂愁啊。 南風若知道我的情意,請把我的夢吹到西洲(與她相聚)。

    譯文2:

    我日夜思念心上人梅姑,而前往她所居之地西洲,接她一同寄居江北。她杏紅單衫,烏黑秀發。西洲在哪里呢?(清晨)在橋頭渡口,坐上一葉扁舟,到太陽快下山的時候,可以看到有伯勞鳥和烏桕樹的地方。烏桕樹下面便是梅姑的家門,突然門開,出來一個頭戴翠鈿的姑娘便是梅姑了。她四顧不見情郎(我)的到來,悵悵然登上小舟——去南塘采蓮子去了。此時的南塘秋色怡人,蓮花高過人頭。只見她低頭撥弄蓮子,蓮子跟水一樣青翠欲滴惹人喜愛。摘下一個蓮子,放入懷中, 直覺蓮子與她的心一樣火紅熾熱。想念情郎來接她啊,情郎遲遲不能來,那也該來封信啊,不由得仰起頭看那飛滿西洲的鴻雁。(搖船回家路過一座高樓),于是爬上高樓看江上是否有情郎的來船。樓雖然高,能望得遠,卻看不到情郎的蹤跡,癡癡的守望,不覺太陽已經落山,欄桿頭上的光暉已經退去。只見倒映在江面中的欄桿隨著水流的波動而不住的彎曲晃動,還有她那扶在欄桿上潔白如玉的手,一副多么凄美的圖畫。我(已經醒來)卷起窗前的珠簾,抬頭望天,夜色茫茫而不知其高,低頭看江,只見墨綠般的江水兀自起伏波動。江水如夢一樣悠悠逝去,想起夢境中你那愁態,看現實,割據紛爭,料來相見無期,我何嘗不是愁緒滿懷呢。 唯有這徐徐的南風體諒我的心意,吹我入夢到西洲去見你啊。


   4、《西洲曲》是南朝樂府民歌中的名篇,也是樂府民歌的代表之作。北宋郭茂倩編的《樂府詩集》收入“雜曲辭類”,認為是“古辭”。南朝徐陵的《玉臺新詠》作江淹詩,但宋本卻沒有記載。在明清人編寫的古詩選本里,又或作“晉辭”,或以為是梁武帝蕭衍所作。但此詩具體在何時產生,又出自何人之手,千百年來誰也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說明,撲朔迷離中一直難以形成定論。然從內容、修飾和風格看,它應當是經過文人潤色改定的一首南朝樂府民歌,十分精致流利,廣為后人傳誦。《西洲曲》藝術魅力自不容置疑。但與一般南朝樂府民歌不同的是,《西洲曲》極為難解,研究者甚至稱之為南朝文學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西洲曲》的語言一如民歌的清新質樸而少用事典,所以其難解并不在字詞的生僻、晦澀,而是整首詩的詩意難以得到一個貫通全篇的暢達的解釋。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詩歌所涉時間、地點、人物、情節等,都有幽暗不明之處,難以得到一個一致的解釋。


   5、郎君,可記得那一個梅花綻放的春日,我們曾在西洲相約幽會。而當滿庭再綻廣寒枝,我卻只能攀折一剪白梅遙寄到遼遠的江北,現在那枝潔雅的梅花是否已經送到你手中了呢?我想,你會將它插在清水瓶中,擺在你書房的案頭,終日深情凝視吧?念及此,一絲甜蜜的微笑爬上我的嘴角。只可嘆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雖共飲一江水,卻日日思君不得見君!

  初秋涼爽的金風起于天末,吹拂我杏紅色的單衫,令它上下翻飛如蝶;風兒又眷眷親吻我烏黑油亮的秀發,調皮地弄亂我的發梢。緩緩抬手,將發絲理順,怔怔憶起陽光明媚的午后,我曾溫順地伏在你膝頭,嬌癡地央你為我梳頭,你將這三千煩惱絲纏繞于修長的手指,喜愛的夸贊說:"吾愛,你的頭發就象鴉雛的毛色一樣逗人喜歡哪。"今日,青絲依依如舊垂,但愛撫者卻蹤影難覓。

  抬望眼,空凝眸,悠悠天盡頭,何處是西洲?難以遏制我對你的掛懷,恨不能搖起兩槳,乘船過江,直抵西洲橋頭的渡口。暮色層層加濃,伯勞鳥且飛且鳴寂寂回巢,晚風吹動烏桕樹葉,嘩嘩喧響。高大的烏桕樹下,是我居住的朱門小戶,門兒半掩,露出俏佳人云鬢上斜插的翠鈿。那是我啊,聞聽風吹葉落,還以為是你的足音,欣喜若狂,丟下銀針和繡花撐,提起紅羅裙就急急跑出房門,平日里徘徊千萬回的庭院,今日為何這樣寬闊悠長啊?滿含著欣喜和嬌羞,猛地一下開啟門扉,燦爛的笑容卻凝結在臉上--眼前空空如也,惟有一抹殘霞橫亙天邊,凄艷如血,訴盡我的無限失意。

  明眸黯然,微微垂首,悵然移步跨過門檻,不知不覺來到平日采蓮的南塘。解開系在塘畔的蘭舟,操起小槳,波影微蕩,泛開漣漪,小小的一葉蘭舟劃入了藕花深處。滿塘浸染秋色,蓮荷綽約如仙,婷婷凌波,青衣環佩,素靨盈盈。高大的蓮莖直聳向蒼茫的天空,需要仰視才見其首。我滿腹心事,無心采蓮,只是拿著蓮蓬把玩,蓮子碧綠精致如顆顆滾珠,清香裊裊縈繞四周,正如我的一片如水純情。水汽氤氳,濡了臉龐,濕了發梢。我不能不想起你啊,我所愛的人,我無限憐惜地將蓮蓬置于袖中,貼在我的胸懷。可憐我的芳心,如這蓮心一樣徹底紅透,灼灼如烈焰燃燒。檀口輕啟,清雅的蓮歌飛漫荷塘,如那接天蓮葉連跗接萼,搖曳無窮碧。

  無窮無盡的回憶,纏綿不斷的相思,卻候你不至。回首看向岸邊,在那柳絲掩映處,再不見那佇馬而立、衣袂翩然的儒雅少年。仰頭凝望遠天,那流云舒卷處,雁群排成"人"字,它們可會將錦書寄予我?沒有,任憑我望眼欲穿,但觀那鴻雁飛過西洲,卻沒有傳來你的音訊。

    躡足登上青色的高樓,樓閣巍巍,幾近百尺,飛檐流壁。廣袤的夜幕上,群星已現,簇簇圍拱一弦彎月,晶瑩璀璨,似乎伸手即可采擷。然而即使青樓是這樣的居高,卻還是望不到你所在的西洲!我扶欄眺望,忘記了時間,難以甘心,百無聊賴。欄桿彎彎曲曲,無盡蜿蜒,恰如我愁腸百結,可憐我空垂雙手,雙手纖纖,明潔如玉!

  返回家中,立于閨房小軒窗前,風吹紗簾掀起一角,只見空中萬頃青碧如湖水倒傾,水波滉漾。湖水有情,如夢悠悠。郎君,我愁思綿長,你同樣會愁緒滿懷,是嗎?你我二人對彼此的相思就像碧空、湖水,無邊無際,纏綿不絕。更深露重,風清月白,你可會來到我的夢里?期待那南風知曉我的心事,請它把我的夢吹往西洲,帶到你的身旁。


    6、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這是一首南朝樂府中的詩,描寫一個青年女子思念情人的痛苦。其中“蓮子”諧音“憐子”,意思是愛你。“低頭弄蓮子”意思是愛你之情如水般清純忠貞,綿遠攸長。乍看之下這是一首寫采蓮的情景,原來,作者是借雙關來表采蓮人相思之情啊。


   7、就像對梅蘭竹菊、琴棋書畫的熱愛,中國國人和荷花的情結同樣源遠流長。千百年來,荷花,就像一只漂浮在中國歷史長河上的蘭舟,作為文人精神的一種依托,承載著很多美麗的向往與追求。

  《周書》載有“藪澤已竭,既蓮掘藕”,我國最早的詩歌集《詩經》中就有關于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蘇,隰與荷花”、“彼澤之陂,有蒲有荷”。荷花,從誕生之日起,就注定了與中國文化扯上了不解之緣。它憑借著自身淡雅的色彩,優雅的風姿,深入到人們的精神世界。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的纏綿,“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散發乘夕涼,開軒臥閑敞。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感此懷故人,中霄勞夢想”的清閑散淡,“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的青春意趣,“菱葉縈波荷飐風,藕花深處小舟通,逢郎欲語低頭笑,碧玉搔頭落水中”的心醉情迷,“試妾與君淚,兩處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為誰死”的相思愁苦,“故鄉遙,何日去?家住吳門,久作長安旅。五月漁郎相憶否?小楫輕舟,夢入芙蓉浦”的濃烈鄉愁,“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風高亮節,“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此花此葉長相映,翠減紅衰愁殺人”的感時傷懷。荷為人而生,文因荷而感,人荷相映,演繹了一首首洋溢著生命情愫的華彩詩章。

    我喜愛荷花,雖然未能有其高潔,對于品花卻依然相當癡迷,只因獨坐荷塘的極致美妙的境界。賞花和喝酒品茶一樣,都需要很高的境界,最高處便是——人在品花,花在品人;花品如人品,品花如品人。而品荷,品的就是那淡雅和飄逸,而那種淡雅和飄逸,千百年來只有荷能夠担當的。荷花有種讓人一見鐘情的魅力,短暫的邂逅,就有中相逢恨晚的感覺,與之定下終身的緣分。品荷的境界就如此,一如近代國畫大師張大千用幾十年的癡情將荷花的品味推到了極致。走馬觀花,或是拿荷花來做一時的嘩眾取寵,不是俗人便是一些自命高雅的家伙。

    幾千年過去了,荷花目睹過吳王夫差與西施“玩花池”的愛情,創生過眾多優美的采蓮曲謠,目睹過高潔之士的情操,獲得過佛徒的信仰,也博得過詩人的吟詠和畫師的墨寶,千百年的洗禮,只是為她加入了更多的內涵,而她絲毫不見蒼老。

  何時,荷時?

  讓我在荷葉田田蓮開的季節,再做一個采蓮的女子,搖一葉輕舟,沐浴著那沁人的清香,與蓮為伴。


    8、古文化是人類文化長河的源頭,但它在現代文明的節拍中,將何去何從?若江河斷流,則不能行船;若文化之河斷流,則將喪失其優秀民族的文化底蘊,我們將變得淺薄。設若都不要古文化了,它會無聲無息地流失荒廢,似若流淌在大漠上的河流,舉步艱難,還能淌多遠?吃了第八個炊餅才飽,卻報怨前七個炊餅是多余的浪費之人,世人皆視他為搞笑經典。然而,打著“我要的是現在”的旗號,對古文化大肆揮霍后生們,難道就沒有類似的“經典搞笑”嗎?能想像四野都是沙漠的悲涼,也就能想像我們失去其文化底蘊的悲哀,接踵而至的將是忘本、空虛、稻草人式的人群。

  我們的文化長河里,是不能斷章取義的。不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大智;“是以泰山不讓土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的胸襟,后人怎能見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境,“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的情調,后人何以解讀;“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的宮廷,“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的思緒,后人如何去暇想?倘若文物古跡已蕩然無存,那后生們如何來解讀經典?我們還能為后人留下些什么?

  在一小截時間里的生活,不過是文化長河中的一滴水,一朵浪花,而不是江河。它永遠也成不了江河,永遠也構不成長江黃河般的浩渺大氣,永遠也找不到“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感覺。江河是水滴的匯聚與凝積。


    9、“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西洲曲》里的這幾句詞,曾經令自己那么的欣狂。那婷婷的荷,青青的蓮,靈秀的芳姿,清逸的神韻,還有棹扁舟羞怯怯頷首輕弄蓮的女子那蓮荷般的空靈與灑脫,曾惹動幾多情思幾多愁腸!有你相伴的采擷,不正和了這字里行間所暗蓄的韻致?細咂慢品,個中情味,教人如何不喜歡?

    你說,人生最幸采蓮人。棹一葉扁舟,載一船清香,擷一湖風柔,舉目低眉之間,望不盡碧水漾漾白云醉,賞不完綠傘盈盈紅蓮羞。

    你說,我是你不小心失落千年的蓮子,等千年后,六道輪轉,菡萏復開,再來采蓮。

    相問輕輕,千年前的采蓮人,如今,你,又在哪里,將蓮子輕輕遺落,重演你的不小心?又在何處,輕惹荷香盈袖,再輕許你的一千年?

    不知,熏熏荷風可會送達蓮心的清韻,悄悄說與你,那顆你失落的蓮子,在千年的輪回里,每一年為你花開一次,每一年為你心碎一次!


    而今,再次走過“美目流盼,巧笑如倩”的嬌羞,走過藕花深處“翠蓋紅幢耀日鮮”的舒放,走過"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殘荷聽雨聲"的落寞,將蓮的心事,寫滿千千闕唐詩宋詞,只不知,可有一韻會讀進你的心里?

    相問輕輕,你,采蓮人,菡萏開時,可會“朱顏碧墨放池畔,舞袖揮毫對玉蓮”?蓮花落處,可會相藉惺惺折蓬惜,莫教殘荷聽秋聲?

    蓮韻江南,荷風正馨。

    心中的蓮,開了,你,可嗅到了菡萏香?

    夏暖時節,我在青青荷塘,默默地,秀一朵婉約,舒一片豪放,蘊一脈幽香,靜靜地,等你。

    等你,來采蓮。


   10、“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我小時候背過《西洲曲》,兒子現在也會背。可會背歸會背,他見過“蓮花過人頭”嗎?他知不知道“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是怎樣的情景?在荷花的芬芳、氤氳中,在七月的天空下,那種情境中,多少樂府詩歌,多少唐詩宋詞撲面而來,多少記憶如詩如畫。而現在,荷花遠去,歌聲遠去,唐詩宋詞遠去,我們的記憶里只留下蓮子的清香……

    那是屬於江南的歲月,荷葉碧綠,荷花雪白、粉紅,早熟的蓮蓬已經傲立在枝頭。那是江南的七月,采蓮的七月。在這個日子里,到處都流動著一種令人心旌蕩漾,而又有些不安的情緒。因為你看,采蓮的江南少女,唱著歌曲,劃著小船兒來了,在荷葉、蓮花中穿梭,采摘下清清的蓮子。

    此刻,江南的天空是雪白的么?是碧綠的么?不,江南的天空此刻是粉紅的。“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采蓮少女與荷花的美麗交相輝映,此刻的江南天空不是粉紅的,又能是什麼顏色呢?那些美麗的采蓮少女呀,嬉戲著,喧鬧著,呈現出生命最美的季節。“無端隔水拋蓮子,遙被人知半日羞。”不知是那位少女,看中了自己的意中人,突然抓起一只剛采摘下的蓮蓬,就這樣扔了過去,卻羞澀得半天不知所措。

    那些亭亭玉立的荷花,如翹首顧盼,等待遠方情郎歸來的伊人;那些穿梭於荷梗蓮叢的採蓮少女,幻化成了無數人心中一幅永恒的圖畫;那些回蕩於碧水藍天間的采蓮曲,是從每一位深藏著美麗情愫的人心靈深處長出的音符……

   有人總說:永遠的江南。江南的象征是什么?永遠的江南又是什么?我想荷葉、荷花,清清的蓮子,采蓮的女子,總能契合成永遠的江南,成為江南的象征吧。

    而現在,隨著湖泊的銳減,四處都長出鋼筋、水泥的大廈,哪會有清清的蓮子可摘?哪會有關於荷花的歌聲從人們的心中飄出?人們能吃飽了,也有一些人能吃好了。吃飽、吃好以后,我們關於荷花,關於采摘清清的蓮子的故事、歌聲能否不再消失?以至於現在許多城市里長大的孩子不知道蓮蓬為何物。


    11、下了一場陣雨,雨后初霽,迫不及待去看雨荷。暮色漸臨,花期也已到了尾聲,卻還不到謝幕的時候,累累的蓮蓬高高低低地在荷塘里低著頭,宛若在與那些低矮的荷葉對話。吟起古曲里的名句:“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你若是把那鮮蓮子放進嘴里,你就知道什么是清如水的甘甜。

   我在荷塘里,看到一株枯荷。它在一片綠色和嬌媚中格外地刺眼。她的枝干還是直立的,根莖也還在水下,花苞上依稀還能看到她曾經的水粉顏色。卻不知道為什么,在將開未開的時候干枯了。蜂蝶不曾來過,容顏就已枯槁。它卻這樣倔強地,立在蓮田里,風來不倒,雨來不折。我以為,它一定是在等一個懂得它的賞蓮人。

   此刻,她沐澤著夕陽的余暉,超過了荷塘所有的顏色。

   在最美的時候的凋零,有時候比綻放更動人心弦。


   12、我若是那玲瓏清婉、涉江采蓮的女子,你,會是那灑脫俊朗、橫笛而吹的書生嗎?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秋水盈盈眼盈盈,那一低頭的溫柔,那一低頭的嬌羞,可曾將一袖暗香盈上你的心頭? 

    我若是那月下弄影、曼舞霓裳的女子,你,會是那豪邁不羈、挑燈看劍的俠客嗎?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衣袂翩翩劍翩翩,那一舉手的飄逸,那一舉手的爛漫,可曾將一室月光映上你的心頭? 

    我若是那紅袖添香、吹花嚼蕊的女子,你,會是那才華橫溢、意氣風發的墨客嗎?良宵花解語,靜夜酒盈樽,素手纖纖情纖纖,那一凝眸的眷戀,那一凝眸的深情,可曾將一簾幽夢鈴上你的心頭? 

    我若是那漫撫冰弦,淺吟低唱的女子,你,會是那琴瑟相和、心有靈犀的知音嗎?水潤玉生煙,醉染胭脂紅,琴韻悠悠心悠悠,那一蹙眉的婉轉,那一蹙眉的纏綿,可曾將一種相思送入你的心頭? 

    我若是那翠綠輕盈、婀娜多姿的垂柳,你,會是那雕鞍顧盼、有酒盈樽的路人嗎?風凝柳陌翠,半湖閑閑春,月色溶溶心溶溶,那一拂首的期盼,那一拂首的牽掛,可曾將一種傾慕寫上你的心頭? 

    我若是那臨花照影、煙波迷蒙的春水,你,會是那倜儻不群、溫潤如玉的君子嗎?輕歌憑寄遠,曉影照庭深,水波渺渺歌渺渺,那一回首的顧盼,那一回首的牽絆,可曾將一種愛戀傳到你的心頭? 

    我若是倚水而立、裊裊婷婷的客棧,你,會是那疲憊不堪的天涯孤旅嗎?我若是那旖旎清雅、妖妖嬈嬈的風景,你,會是那駐足細看的捕風之人嗎? 

    我若是那永遠的守候,你,會是那不變的歸期嗎?我若是你的永恒,你,會是我的惟一嗎?我若是你的倒影,你會是我的依傍嗎?我若是你的朱砂痣,你會是我的明月光嗎? 

    唐詩都翻遍,宋詞都念倦,才下眉頭事,又上心頭來。把盞女兒紅,輕撫聲聲慢,漫問江南事,誰解江南心?


    13、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輕吟這首采蓮曲的時候,江南的一池蓮花便在眼前搖曳出滿眼的靜美,滿池的清芬。伸手撈起一顆蓮子,清涼的流水便在指間滑落。


    14、就要走入梅雨季節的川南,大地一片爭先恐后的蔥綠,山川一片水氣蒸騰的氤氳,小鳥銜露婉轉悠揚,山花流韻如少女的腮紅。那滿目的青色,是碧油油的綠,層林盡染在四處是水的丘巒中。那細細的雨露,是洗滌芳菲的流翠,在夜色的綿密中,用琴弦,扶慰著芭蕉心情的濕潤。

    五月的川南,載滿花兒飄飛的落紅,隨蛙鳴游走在山澗中。看那陌上,農人穿上特制的蓑衣,牽著耕田的青牛,細細的飲著荷塘邊的甘露。赤腳之下的青石板,青幽的鑲嵌在池塘邊,用千年的忠厚,守侯著每年一季的荷開。那塘中的綠萍,可能是吸飽了荷花的香甜,更想賴在花葉的底下,密密地簇擁、端坐、酣睡,也至于沉醉。牛兒飲水蕩起的清波,蕩漾開來,隨風舉起一池搖曳的青荷,那柔若含情的美姿,驚得綠萍非要攀上荷葉去輕吻荷開后的腮紅!那攀沿而上腮邊的綠色,更如少女點染在眉黛邊的痣,黛青流韻,仰俯低頭,嬌癡含嗔,讓清映在荷塘上的楊柳,用柳絲畫眉。“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此刻,川南五月的景致,在我心里,在我眼中,那美,絕對沒有一點與萬千詩人歌詠過的江南,有一絲絲的區別,有一點點的不同!


    15、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

    曾經,我們的靈魂緊緊地擁抱。枝枝相覆蓋的綠蓋,交錯著溫柔的甜蜜;掠過眉際的蓮花,靜謐地和著歌聲沉默。當風來的時候,你香凝艷融的蓮萼舒展成溫馨的屏障,把芬芳的心事呢喃成青青的蓮子,搖響滿枝的清香。雨來的時刻,我朗潤的枝蔓會模糊成隱約的山峰,把純潔的情愫萃聚為渾厚的綠蓋,盛滿刻骨的相思。而星朗的三五之夜,空靈的云層濾下朦朦的月光,清風吹過,如水的夜色漾起凄美的花影,有簌簌的櫻花落下。我鐵笛吹云,芳草惜盡;你羅衫盈春,舉案眉齊。你飄逸的長發拂過我的臉龐,我飛揚的豪情漫過你的眉梢,纏纏綿綿,不絕如縷……

    不想,紅塵一別,山高水長路迢迢,長亭短亭清淚拋。我系馬湘江,侯月待船,望盡白頻千帆;你羅袖盈風,一去如云,過盡曉鶯啼處。

    誰料,江南春殘,天涯夢短,鴛錦空寒,盟約易變,花開花落,風流云散。獨留我紅塵縱馬,西風吹盡,笙歌唱殘,芳草看盡,春夢望極,孑孑煢立,瘦成一棵相思,守著縷縷的不舍,淚痕滿枝。

    皓月流輝,青蓮凝淚,老天不管人憔悴,可憐它一篙春夢,都隨流水。

    窗外,細雨依舊。絲絲如碧,紛紛落下。紛紛揚揚的往事飄落在我的心上,蓋住了往昔的憂傷。然而我依然希望你的嫁裳明艷但不張揚,樸質但不寒傖,一如蓮的端莊!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于是,在我凝望的焦距和焦慮中,在淚影赴目的疊影里,我看見白霧彌眼的蘭汀,在清圓的水面上,你褪盡紅萼,輕舞飛揚……


    16、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多日的陰雨,斷斷續續憂愁的縈繞著。塘里的蓮花只有幾枝細細的葉子。應該也是低低的垂著頭,在徐徐的碧波里隨風飄蕩吧。沒有了“一一風荷舉,水面清圓”的艷麗柔美了。

    不過我還是喜歡有些淡淡憂傷的荷花。紅樓夢里林黛玉用了李商隱的一句詩“留得殘荷聽雨聲”來贊美大觀園里的殘荷。稀稀疏疏的秋雨滴落在姿態各異的殘荷上叮咚作響,伴著寥落的倩影,如同一幅意境空濛的山水畫,幻化成一首首動人心弦的曲子。空靈般的神韻,令人陶醉。


    17、因蓮花品性高潔,姿態幽雅,端裝恬淡的儀表下蘊涵著高貴而神秘的氣質。所以古往今來,才倍受人們的喜愛和推崇,留下了許多贊美蓮花的詩賦文章。

  看著這蓮,自然就想起了南朝民歌《西洲曲》里的句子:“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的句子來。那纏綿悱惻,隱約朦朧的相思之美。沒了那蓮,又怎能生就那無盡無止的愛和情?意和境?不僅僅在于它的形態之美,而且還由于它的精神之美。

     我驚嘆于它獨步輕盈地穿梭于歲月長河卻仍能守護那份不失本分的矜持。一如它的名字那樣安祥,如鑲于天地莽莽之間的一副靈動而靜怡的畫,用一種不諳世事的不染,在詩行詞律中顯現淡然與恬靜。盈盈一笑不于春色爭艷,淡淡地將薄衫輕展,守侯著千古的不變,用含情脈脈的容顏,為盈盈碧水舒展沒有漂泊的疲倦。

  身處功名利欲熏心,爾虞我詐的塵世,我更驚羨于蓮的高潔與不俗,超然和純美,一脈纖小的身軀所展現的諾大力量又何嘗不是我們人類所效仿和標榜的呢?

  人生本該是不為塵沒、不為俗屈的,但卻總有那些人為了財名利欲而背躬屈漆地情愿終身為奴。蓮于靜怡和安詳中所展現出的一種高尚;蓮于高尚和純潔中溢漾出的一種謙和與美善,那是這些俗人所望塵莫及的,是人們仰慕,喜愛蓮之所在。

  我常常喜歡就那樣默默地看著睡蓮出神,對著它片片如脂、如玉的花瓣左顧右盼,依依戀戀地徘徊,便醉想自己能化雨落下,滑落綠波間,親吻那不染一絲塵俗的水中碧翠,那將會是怎樣的一種纏綿!

  我愛的睡蓮開在我江南的夢簾,讓風的溫情在綠扇中輕縑,淡淡地將嬌艷幽幽的舒展。

  我愛睡蓮,愛它那迷人的身姿,更愛它清麗脫俗的品質。就在意念飄飛之間,心卻早已隨那片清純,高潔的蓮魂飛起,靈走于那花和葉,莖與水之間……


    18、春天是有滋有味的,一絲清香,一縷茶香讓人沉醉與其中,禰久愈香,引人回味春是溫柔的,是斑斕的也是多情的,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早春三月,春風吹走嚴寒帶來了溫軟,春雨似離愁總不亂,生命如雨后竹筍般蘇醒,陽春四月,陽光燦爛,當陽光灑在你的身上,決不同夏日那樣灼熱,別有一番情緒,令人陶醉其中暮春五月,在她用自己青春渲染整個世界時,收獲了翠綠,點燃了生機。

  我愛春天,愛她的色彩,用生命圖案呈現;愛聽她的聲音,愛她用音律來表現美愛她的味道猶如游子愛故鄉的氣息。

  所有都由春似未眠,撩得我也未眠,在等她的到來,告訴我春天來了。


    19、“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夏季伴隨著清遠的荷香漸行漸遠,秋在蓮的盈盈笑意里沉靜地走來。拂去了夏的火熱與躁動不安,沁涼的秋雨綿綿縷縷,為沉甸甸的秋抹上了一縷淡淡的愁緒。層林盡染,霜色為露;曠野靜寂,落葉知秋。生命中一些無關緊要的枝節漸漸脫離生命的軌道,一如秋風中飄零的落葉。春的旺盛夏的火熱在秋的凝練中沉淀下來,沉淀為豐收的喜悅,沉淀為分離的憂傷。枝頭的桔香掩蓋不了落葉的離索,田野成熟的金黃覆蓋不了生命走向輝煌后再走向結束的寂廖。


    20、前些天連著下了幾天雨。腳下的泥土還散發著濕潤的馨香,淡淡的,與從那荷塘深處漸漸飄來的荷花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將整個園子浸泡在一片寧謐的氣氛中。

  紅色的云中,太陽冉冉升起。透過池塘邊幾棵彎彎的柳樹,陽光斜斜地灑在池塘里,灑在荷葉上。

  這幾天的雨剛停,園子里就出現了一群群的蜻蜓。有的躲在樹葉后面,有的藏在草叢中間,當然,也少不了“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的畫面。

  荷的花蕾,總是悄悄地從水中抬起頭來,宛如古代的畫卷中嫻靜的少女。而灑落在荷葉中心的水珠,一顆顆閃著光澤,微風蕩過水面,荷葉輕輕搖曳,水珠便跳動著開始了它們的舞蹈。偶爾有幾滴水珠滑到葉片的邊緣,又在葉子的最低處稍稍停留一下,然后就像跳水運動員一樣沖進水中,激起一層層漣漪……

  荷塘稍遠些的水面上,墨綠色的荷葉將這里包圍里起來,密密麻麻的水面上升騰起迷霧一般朦朧氤氳的水氣,在陽光的照射下,菏塘中央漂浮起一道彩虹,隱隱約約,仿佛浮在云海天邊處的蜃景,恰似夕陽西下時堆疊在地平線上的晚霞。

  古人采蓮,唱“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試想,駕一葉扁舟,游于青波之上,憑它淥水潺潺,管它輕風陣陣,提著竹籃,站在船頭,掬捧著飽滿的蓮蓬,此情此景,不正如酒醉之后誤入藕花深處的李易安一樣,有著說不完道不盡的歡愉嗎?

  賞荷之時,若有皓月當空,荷,便是最美的景致了。在寂靜中,聽細水從水渠中流過,靈魂此刻如同浸泡在神圣的泉水中,受到蕩滌。然而此時的寂靜是維持不了幾分鐘的,因著荷塘月色,青蛙就能在四周唱起歌來,不久,鳥叫聲,昆蟲的聲音,少女洗衣的聲音……全部又響了起來,平添了幾分生機。

  荷,裊娜而不浮華,柔美而不妖媚,亭亭兮如蓋,玉立兮如傘,棲一灣淺水,吐幾絲花蕊,靜謐于榆柳蔭下,曼妙乎池塘水上,看一眼,行有盡,而韻無窮……

   

   21、美麗的江南啊,我們是否前世有過美麗的邂逅,然后許下了美麗的諾言,讓我下輩子還記得你?

  總是對宿命,輪回,對前世今生特別敏感,難道我們你或者我就是對方家門前的那棵樹,長在每天必經的路上,陽光下慎重的開著花,朵朵都是前世的期盼?

  我打江南走過,聽到鄭愁予達達的馬蹄聲,看到那個面若桃花的江南女子的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我為這個美麗的錯誤黯然神傷。

  我打江南走過,遠遠聽見了美妙的《采蓮曲》“采連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含而多情的江南女子啊,她們思念情人卻羞于開口,“蓮子”亦“憐子”,他們又是多么有才的女子啊!

  我打江南走過,小憩于江邊,聽見這樣的對話“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停舟暫且問,或恐是同鄉。”何等大膽而可愛的女子,她獨自坐在江邊,念叨著“我住長江頭,君主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惟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我打江南走過,耳邊不由響起白居易不舍江南的歌聲“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怎不憶江南?”是啊,怎不憶江南。來了江南,看了細雨中的畫舫,喝了“皓完腕凝霜雪”的女子親手釀造并端上的美酒,你便再也離不開她。惟一的選擇就是“游人只合江南老”,對!只應該在江南待到老,才能避免相思之苦。

  我打江南走過,看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與長天一色”。
  我打江南走過,聽見“輕輕楊柳風,幽幽桃花水,小船兒漂來了鄰家的小阿妹……”
  我打江南走過,感受到了物美,景美,人也美的南國風情。
  記得蘇軾有一首詩“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瞧,我們的大詩人為了吃,都甘愿長作嶺南人,何況我們呢?

  江南,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我一定作一個真正的江南女子,而不是在夢中與你相見!


   22、“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舊事蒼翠,染綠了心事。靜心體味,那過去如蓮時光的美好。

    花季青春,花樣年華,在如流的歲月長河中,兩岸花香,彌漫心間。詩意的日子,如夢的年華,醉了那不散場的青春。思往事,憶無窮。你的美麗你的好,你的淺笑你的愁,都在這季如花綻放,在這個初夏隨清風飄散漫延。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