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譯文]  只是落寞地倚在欄桿上,心下縱萬語千言,卻又向誰人說起?惟有無語凝噎,暗自銷魂罷了。天空灰蒙蒙的,黯然地銜著綿綿不盡的芳草,一如我的思念。

  [出典]  北宋  寇準  《踏莎行》

  注:

  1、《踏莎行》 寇準

    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畫堂人靜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裊。

   密約沉沉,離情杳杳,菱花塵滿慵將照。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2、注釋:

    闌:消失。

  紅英:紅花。

  屏山:屏風。

  杳杳:深遠無邊際。

  菱花:鏡子。

  銷魂:形容極度傷心。

 

 

  3、譯文1:

    春色將盡,鶯聲燕語漸漸不聞,滿地落花堆積,稀疏的青梅斜掛枝頭,眼見著春殘夏初了。蒙蒙細雨中,一個消瘦的女子靜靜獨立在畫閣外,眼前的屏風半掩著廳堂,惟見縷縷沉香從屏后裊裊散來,更添了幾分幽幽的心事。

    遙想當年,我們依依惜別時的深情約定啊。如今一別經年,遠方的他依然杳無音訊,可曉得我這份斷腸的思念么。妝奩久未開,菱飾塵灰滿,眼下竟然連照鏡的心都懶了。只是落寞地倚在欄桿上,心下縱萬語千言,卻又向誰人說起?惟有無語凝噎,暗自銷魂罷了。天空灰蒙蒙的,黯然地銜著綿綿不盡的芳草,一如我的思念。

   譯文2:

   百花盛開的春天即將過去,黃鶯的啼叫聲也漸漸澀老。爭奇斗艷的紅花已經落盡,梅樹上結出的青梅果還小。華麗的堂舍內沉寂、寧靜,舍外細雨蒙蒙,畫著山水的屏風半開半掩,香爐里的余香如輕煙裊裊。

   昔日里密約山誓海盟,離別后卻未赴約音信杳杳。菱花鏡上落滿了灰塵,是因為自己懶于梳妝。獨自地倚著妝樓默默無語,極度地悲傷愁苦神魂欲銷。萬里長空黯淡無光,不盡的情思連著綿綿芳草。

 

 

   4、寇準(961—1023)北宋政治家。字平仲,下邽(今陜西渭南北)人。太平興國進士,授大理評事,知巴東縣。累遷樞密院直學士,判吏部東銓。公元994年(淳化五年)為參知政事。為官敢直言。宋真宗時,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反對王欽若等南遷主張,力主抵抗遼軍進攻,促使真宗往澶州(今河南濮陽)前線親自抗敵,與遼訂立澶淵之盟。后為王欽若所譖,罷知陜州。公元1019年(天禧三年)再相。真宗病,劉皇后預朝政,準密奏請太子監國,事泄,為丁謂排擠,罷相,封萊國公。后貶道州司馬,再貶雷州司戶參軍。公元1023年(天圣元年)卒于貶所,謚忠愍。著有《寇萊公集》七卷。《全宋詞》錄其詞四首,《全宋詞補輯》另從《詩淵》輯得一首。

   錢惟演任洛陽留守時,有一次宴會時問諸賓客:“你們知道寇準罷相被貶的原因嗎?應該是他晚年生活奢侈、說話不謹慎、追求生活上過度享樂導致的結果。”歐陽修回答說:“娛樂人之常情,最多也只是個人的道德缺陷,還不至于引起大災禍。寇準倒霉的原因,主要在于他老不知退,一把年紀了還占著位子。”(《澠水燕談錄》)  

  歐陽修看到了娛樂是人的本性,是有眼光的,但對寇準的內心,他還缺乏同情的理解。

 

 

    5、這闋踏莎行題為“春暮”,寫的是閨中女子在“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的時節盼望離人的情景。相傳是寇準罷知青州時的依托之作。以美人比自己,以所望密約的人比朝廷,不妨聊備一說。

  寇萊公的詞,文字并不如溫小山那么豐瞻華美,用辭也并不如辛棄疾那般句句掉書包,但是全篇讀來,就會有一種清雅脫俗的感覺,此篇也是一樣,上片寫景,下片寫情,詞句簡單明白。

  開篇“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已是名句,漸次繪出一幅暮春風物,鶯兒聲老,紅英落盡后,梅樹上也結出了小小的青色果子。由所聞到所見,在在寫出一片清幽。

  與一般寫暮春景色的作品不同,此篇并沒有在一開始就極力渲染悲傷的氛圍,這幾句猶如畫卷將展,雖然只是開頭,已見佳妙。

  “畫堂人靜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裊”,細雨迷蒙中,畫堂里的景色已看的不很清楚了,屏風的掩映下,只能看到未燃盡的檀香,余煙裊裊。前三句說的是景色的靜,現下說的,便是室內的靜了。

  此時,這幅“暮春圖”也展開一半。上片句句寫景,既不顯得滿懷凄愴也沒有顯得賞心悅目,仔細玩味,只能看的出一個“靜”字。也許寇準是想在上片營造出一個無比靜謐的環境,而更能顯出下片起伏不定的情感吧,因而在上片結句處以裊裊的余香,引出閨中美人的思緒。

  “密約沉沉,離情杳杳。菱花塵滿慵將照”,曾經互訴衷腸,暗約佳期,到此時,一切都如石沉大海;別后的相思之情,又向誰訴說呢?菱花鏡很久沒有打開照過,已經積滿了灰塵。既然離人未歸,又為誰梳妝?為誰打扮?

  這三句連貫直下,把她為情所苦,卻決不負情的心情,描繪的入木三分。這種句句加深,層層加重的復疊手法,將閨中女子的情感說的更為深摯。這三句中,最出色的便是“菱花塵滿慵將照”。女為悅己者容,易安不是也也說過“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么?

  “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在這種無邊的離愁別緒里,獨倚危樓,魂為之銷。放眼望去,除了長空暗淡,芳草連綿,什么也看不到。那個她等著盼著的人,卻連蹤跡也不見啊。

  自古美人如名將,人間不許見白頭。就在這無邊的等待里,老去了年華,更將一片深情漸漸消磨。結句在這美人遲暮的感慨里,也許正是寇凖的本來心意。

  通覽全詞,清新流暢。上片寫景,幾可入畫;下片抒情,雖然寫的是兒女情長,卻不流于旖旎,話語暢曉明白,更值得贊賞。

 

 

   6、草長鶯飛的暮春三月,正是游春的大好時光。你在澤畔水湄徜徉,或在山間陌上漫步,入眼的是柳芽的青眼桃花的笑靨,入耳的是溪水的新歌春鳥的試唱,你如果是詩人,也許會言之不足而詠歌之,你即使不會吟詩作賦,也一定會憶起或即興吟誦古人的有關篇章吧?

   蘇東坡在《次韻楊褒早春》詩中說:“不辭瘦馬騎沖雪,來聽佳人唱《踏莎》。”“踏莎”,即《踏莎行》,原意指的是春天于郊野踏青。作為詞牌,相傳北宋寇準的創制。據說,寇準在一個暮春之日和友人們去郊外踏青,他忽然想起唐詩人韓   “踏莎行草過春溪”之句,于是作為一首新詞,定名為《踏莎行》,此說最早見于北宋釋文瑩的《湘山野錄》。“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遠,斜日杏花飛。江南春盡離腸斷,萍滿汀洲人未歸”,有人以為這是寇準當時寫的《江南春》,見于寇準的《忠愍公詩集》,如果是詞調,則除了他之外似乎不見別人填寫過。寇準流傳至今的詞作只有四首,其中一首是《踏莎行》:
   
    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畫堂人靜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裊。    密約沉沉,離情杳杳,菱花塵滿慵將照。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寇準這位北宋政壇舉足輕重的大政治家,抒寫閨情春怨時也一派柔情蜜意,可見宋初詞壇吹拂的盡是婉約的風,哪怕是寇準這樣的男人中之強者,也無法發出陽剛的吶喊。前人說他創作的《踏莎行》這一詞牌,是受到唐詩人韓--名下的詩作中尋尋覓覓,疲倦了我的眼睛,卻怎么也無法找到這句詩而將其歸案。是后來失傳?還是文瑩誤記?這個疑團,不知哪位高手能夠破解或是破譯?

    在以《踏莎行》為詞牌的詞作中,歐陽修有“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的雋語,晏殊有“垂楊只解惹春風,何曾系得行人住”的名句。英風勝概才兼文武的賀鑄,也有纏綿悱惻之詞:“楊柳回塘,鴛鴦別浦,綠萍漲斷蓮舟路,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   近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不過,和我這個湘人關系更為密切,更能引我遐思遠想的,應該是秦觀寫于湖南郴州題名“郴州旅舍”的那首《踏莎行》: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里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7、  這首詞應該更象電影中的一個場景,畫面描繪非常到位,既有全方位的場景描寫,又有細致入微的景物刻畫,不但畫面清晰,聲音描摹形象,而且移情入景,情景交融,好一幅仕女倚樓相思圖!

    在暮春時節的一個煙雨濛濛的日子里,女主人百無聊賴,滿腹心事找不到人傾訴,獨自倚樓傷懷。無論在文學作品中還是在現實中,雨好像都是傷情的誘因,點點 雨滴就如人的眼淚,一顆顆從天而落,總會讓感傷的人更痛心。在這樣一個絲雨細如愁的場景中,女主人眼看著春天就要離自己遠去了,曾經嬌美的朵朵花兒已被雨 打風吹去!春的離去怎不讓人想到紅顏易老?自己曾經如花的容顏也將在這時間的流逝中一天天凋零!“春色將闌”,春將去,春將去!那清脆的鳥啼似乎也隨著春 光的消逝而透出了蒼桑,入耳再也不是良辰美景時的百媚千嬌了。女主人的目光掠過遠方,只見無邊無際的綠已逐盡了芳蹤,心中對春的留戀與傷感越發濃重。收拢 目光,細看樓前的梅樹,早已是紅英落盡,再也看不見春日的滿樹繁花,小小的青梅已從枝葉間探出頭來,似在無言地告訴女主人春已隨落花流水遠去了,任多么傷 情的心也擋不住時間的腳步!

    看樓外,春的離去讓女主人傷心欲絕,而樓內呢?卻是“畫堂人靜雨濛濛,屏山半掩余香裊”。本來就幽靜的畫堂,在滿 天煙雨的映襯下,更顯出了無限凄清,而半掩的繡屏遮住了蘭香,只見裊裊香煙縈繞在堂內,讓這安靜的畫堂平添了幾許凄迷與悲涼。想當初男主人沒有離去時,這 精美的畫堂該是何等快樂的地方!兩情繾綣,比翼齊飛,可以一起吟風詠月,一起弄墨調丹。只是此際人去樓空,睹物思人,更讓人愁腸百結。這煙雨濛濛中的畫 堂,這余香裊裊中的屏山,物是人非,情懷難遣,怎不讓女主人悲從中來?

   昔人已去,所有說過的話都如石沉海底,正是“密約沉沉”,“海誓山盟言 猶在,奈何卻有別離時”,一切都是人意無法改變的,哪怕再不情愿,哪怕還有太多的理由,時空的阻隔都讓一切變得虛幻!不能牽手,沒有音信,心愛的人現在何 方?如果女主人生活在現代,有了信息高速,兩地分離的戀人還可以憑借現代化通信手段來慰藉相思,而在遙遠的古代,不能相守的兩個人除了用想像來安慰自己, 還能有什么辦法?所以那離別的情更切,恨更深。因為“密約沉沉”,更覺得“離情杳杳”,長久沒有音信,讓曾經的感情都變得渺茫起來。雖說“密約”仍在,但 什么時候才能聚首?這看不見希望的守候怎么不讓女主人終日懨懨,慵于梳妝?都說“女為悅己者容”,愛人早已離去,自己的容顏又有誰能憐惜?對鏡只能傷情,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鏡中的自己一天天變老,還不如自欺欺人!讓它“菱花塵滿”!對愛人的刻骨思念,深深感情,只在“慵將照”三字中就表露無遺,因為心愛的人 不在,才沒心思梳妝,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讓愛人喜歡,沒有了欣賞自己的愛人,自己所做的還有什么意義?情切切,意真真,“菱花塵滿慵將照”,直讓聞 者落淚。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因為情重,才會思深。女主人倚樓而望,恨春光易逝,容顏易老,而心上人卻音信茫茫,何日是歸 期?花兒謝了可以再開,春天走了可以再來,而人的青春呢,一旦不在了,卻再也不會回來!想到自己遙遙無期的等待,可能真的要等到“鬢發染白霜”,怎么不“ 黯然銷魂”?而這深深的相思、無盡的離愁又能向誰訴說?只能是“倚樓無語欲銷魂”,心中有苦不能言,所有的痛只能默默承受!這愁這恨就如“長空黯淡連芳草 ”一樣,沒有盡頭,真的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這芳草連天的畫面,形象地揭示出女主人纏纏綿綿無窮無盡的相思。

    整首詞通過暮 春時節,女主人倚樓而望的畫面,表現了一種深深的思念之情。全詞以情寫景,景皆帶情,情思纏綿,雖只是一個畫面,但極具表現力,讓我們看到了一幅仕女相思 的圖畫,讓我們讀到了一顆為愛而跳動的心。雖然時間早已流逝,這畫面早已讓時間雨打風吹去,但這唯美的感情,卻永駐人間,讓每一個讀者都為之動容,為之感動。

 

 

     8、暮春時節,黃鶯的歌唱也漸漸的失去了往日的歡快和清脆,變得低沉乏力。姹紫嫣紅都已零落成泥,只有那青梅,密密麻麻的掛滿了枝頭。

   華麗的庭院外,細雨迷蒙,遮擋了望眼欲穿的視線,迷糊了愁緒滿懷的心房。庭院里寂靜無聲,只有窗外屋檐滴落的水珠,清脆的破碎。屏風半掩處,香爐里的余煙,繚繞升起,纏繞著,糾纏著,難舍難離……

    昔日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語,偷偷定下的相會佳期,如今都已石沉大海,再也找不回來……

   別后的相思,纏綿不斷,剪不斷,理還亂,如此孤寂的等待與期盼,漸漸的變成了一種無盡的煎熬,再也無心對鏡梳妝,細化娥眉,女為悅己者容,我為誰呢?

    心中的孤獨寂寞與相思之痛,我該向誰訴說這苦,這愁呢?獨自登上高樓,舉目遙望,只有陰沉的天空下,凄迷的芳草連綿不斷,天涯盡頭,卻依舊沒有你歸來的影子……

 

 

   9、“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人生在世如朝露。最難堪,英雄老去,美人遲暮。古代文人用語委婉曲折,常以美人自喻,寇準感慨美人遲暮,是不是借此感慨自己英雄末路、風光難再呢?

 

 

   10、草常被用來表現悲傷的情感,這大概是因為秋草、荒草極易觸動人的感傷情緒。比如“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寇準《踏莎行》)、“高梧月白繞非鵲,衰草寒露啼鳴螀”(陸游《秋興》)。草在渲染悲哀氣氛中的作用極強,因而在挽歌、懷古詩中,草幾乎是不可缺少的意象。前者如“荒草和茫茫,白楊亦蕭蕭”(陶淵明《挽歌詩》)、“春草何茫茫,王孫舊此游”(劉長卿《過漂母墓》),后者如“君王不少見,芳草舊宮春。猶帶羅裙色,青青向楚人”(劉長卿《青草宮懷古》),“傷心欲問前朝事,唯見長江流不回。日暮東風春草綠,鷓鴣飛上越王臺。”(竇鞏《南游感興》)至于杜甫與崔灝的名句“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蜀相》)、“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黃鶴樓》)就更為人們所熟知了。

 

 

   11、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暗淡連芳草。

——寇準

那一場繁華勝景,終于在最后一朵落花的唉嘆中消歇。一地的落寞,鋪滿了無人經過的小巷。春天,就如一個夢中的王子,在你即將抓住他飄飛的衣裳時,卻被一聲孤寂的鳥鳴驚醒。

只有那院中的梅子,青青的,瘦瘦的,掛在已然蔥郁的枝頭,想著澀澀的心事。

畫堂里,半張宣紙鋪在書案上,空無一字。美人斜倚窗臺,望著一簾蒙蒙細雨,呆呆地。她不知道,有一陣預謀已久的風,撩起了那一身軟軟的裙衫。

屏風半掩著,往事忽隱忽現。那一柱燃盡的檀香,在裊裊的思緒中四處飄浮。

那個偷偷訂下的約定,難道真的如石沉大海,聽不到半點回響?剩下的,是一個女子無窮無盡的思念,和一個接一個形影單只的日子。

依稀記得那年七夕,你送給我這面鏡子,我們在鏡中彼此深情地凝視,充滿溫馨。如今,在一層薄薄的塵土后,我們的容顏,已日漸模糊。不能依在你的身旁,我真的不想,不想照見那些曾經的幸福,而讓憂傷更深。

美人不語,惟有淚千行。倚樓望遠,長空黯淡,無邊芳草漫向了你歸家的旅程。

今夜,會不會有人敲響那扇緊鎖的院門?

 

 

   12、說我占不盡整園的風情 我只想可以留一點清香 飛在風里 飛在夢里 飛在你想念我的日子里 拾一枚花瓣 落在你的窗前 每個你獨倚的夜晚 閉上眼 你可以聞得見

    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

    靜靜地 傾聽花落 星星睡了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