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譯文]   我能讓誰來召喚歌兒歌女,為我擦干壯志難酬的淚水!

      [出典]    南宋 辛棄疾   《水龍吟》

     注:

     1、《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①     辛棄疾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②,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里③,江南游子。把吳鉤看了④,欄桿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⑤,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⑥。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⑦。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⑧?

     2、注釋

  ①建康賞心亭:為秦淮河邊一名勝。

  ②遙岑三句:遠望遙山,像美人頭上的碧玉簪、青螺發髻一樣,似都在發愁,像有無限怨恨。玉簪螺髻:比喻山。

  ③斷鴻:失群孤雁。

  ④吳鉤:吳地特產的彎形寶刀,此指劍。吳鉤:佩劍。

  ⑤“休說”句:晉人張翰(字季鷹)在洛陽作官,見秋風起,因思家鄉吳中美味的鱸魚,便棄官回鄉。表示自己不愿放棄大業,只圖個人安逸。

  ⑥求田聯問舍:買地置屋。求田句:表示自己羞于置田買屋安居樂業。劉郎:即劉備。此泛指有大志之人。

  ⑦流年:歲月流逝。風雨:喻國事的艱難。樹猶如此:典出《世說新·言語》。桓溫北征,見昔日所種樹皆已十圍,嘆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可惜流年三句:自惜年華在無所作為中逝去,為國運感到憂愁,人比樹老得還快。

  ⑧倩:請。紅巾翠袖:指美人。揾(wèn):擦試。

     3、[譯文] 1:

       楚地的天空,千里彌漫著清爽的秋氣,江河水流向天邊,秋色天際。遠望遙遠的山嶺,有如插著玉簪的螺髻,向人們呈獻愁恨。流落江南的游子。在落日的時候,在失群孤雁的哀鳴聲中,站在樓上了望。把寶刀吳鉤看完,把欄干拍遍,但沒有人領會,我登臨樓臺的用意。

       不要說鱸魚正好可以切碎煮熟品嘗,秋風吹遍大地,張季鷹怎么還沒有回鄉?如果只想像許汜一樣,買田置屋,怕會羞于看見才氣橫溢的劉備。可惜年華如水流去,憂愁風雨,樹木猶如此。請誰喚來身穿鮮麗衣服的美女拿著紅巾,揩拭英雄流下的眼淚? 

       譯文2:

      南方的天空彌漫著清冷的秋氣,江水流向天邊,無邊無際。遙望遠山,就如插著玉簪的螺髻,在訴說著愁苦和怨恨。落日時分,流落江南的游子在失群孤雁的哀鳴聲中,站在樓上瞭望。撫著寶刀,把欄干拍遍,但沒有人領會,我登臨的用意。

       不要說鱸魚的美味,秋風已吹遍大地,張季鷹怎么還沒有回鄉?想學許汜,買田置屋,但就怕因此而羞于看見才氣橫溢的劉備。可惜年華如水般逝去,樹木尚憂風愁雨,更何況人?請誰喚來身穿鮮麗衣服的美女拿著紅巾,幫我拭去英雄流下的眼淚?

       譯文3     楚地的天空,處處彌散著秋日的清爽,浩浩蕩蕩的長江水流向天邊,秋色無邊無際。遠望遙遠的山嶺,那一層層、一疊疊,有的象美人頭上插戴的玉簪,有的象美人頭上螺旋形的發髻,可是在滿腹憂愁的人們眼中看來只是徒增愁恨罷了。流落江南的游子,在夕陽的余暉里,在失群孤雁的哀鳴聲中,站在樓上向遠處眺望,把寶刀看了又看,只有借拍打欄干來發泄胸中說不出來的抑郁苦悶之氣,卻始終沒有人能夠領會,我的用意和抱負。
   
不要象張季鷹一樣只是因為秋天鱸魚鮮美正好品嘗,便匆匆回鄉?也不要像許汜一樣,不思進取而只顧著買田置屋,象你們這樣的瑣屑小人,有什么面目去見象劉備那樣的英雄人物呢?可惜年華似水,樹都已長得這么高大了,人又怎么能不老大呢!是誰喚來身穿鮮麗衣服手持紅巾的歌妓,來揩拭英雄流下的眼淚?

 

     4、辛棄疾(1140—1207),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濟南)人。他一生以抗金報國自任,理想不能實現,遂將滿腔忠憤全寄予詞。其詞悲壯雄放,詞風慷慨悲壯,有不可一世之概,抒發愛國精神,而又題材廣泛,風格多樣,技巧繁復,體備剛柔,千匯萬狀,代表了南宋詞的最高成就,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有《稼軒長短句》。

    辛棄疾生平事跡見  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這首詞作于乾道四至六年(1168-1170)間建康通判任上。這時作者南歸已八、九年了,卻投閑置散,作一個建康通判,不得一遂報國之愿。偶有登臨周覽之際,一抒郁結心頭的悲憤之情。人最大的傷痛,莫過于壯志不能酬,理想不能實現。辛一生不想當文人,他根本不想靠詩詞來留下名氣,無奈的是,朝廷不重視他,黨羽排擠他,唉,無奈,無奈呀。
可以想像,在夕陽下,建康亭里,辛棄疾感慨不已,想著為國效力,可是,卻只能在這里怒拍欄桿。天下雖大,無人理解!痛,痛,痛。這是對山河破碎的悲哀,對壯志成空的悲哀;歲月無情地流去,因這種悲哀更顯得怵目驚心。然而即使詞人在寫他的孤獨和悲哀,寫他的痛苦和眼淚,我們仍然看到他以英雄自許、絕不甘沉沒的心靈。

     5、這首詞起句突兀,立意遼遠。雖然說氣勢上稍遜東坡名句:“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但境界的闊大、胸襟的磊落卻是一樣的。它仿佛令你拔地凌空、極目游騁。仰則天高,俯則水遠。天高水遠,無邊無垠。象這樣的壯觀景象,一般的凡夫俗子難得有心領略,而鷦鷯偃鼠之輩則消受不起。范開曾在《稼軒詞序》中論道:“器大者聲必閎,志高者意必遠。”他的見解是比較本質地點出了辛詞的藝術特色。

       南宋時代,民族的矛盾沖突貫穿始終,是激烈而緊張的。盡管辛棄疾出生在金朝統治之下的北方,但他自小受到祖父影響,心系南宋,懷有愛國之情,立志推翻異族壓迫,實現祖國統一。為此,他很早就投身到抗金斗爭中去。年二十一歲時,便聚義民二千余眾參加耿京隊伍,矛頭指向金政權。后來事變,他又能獨帶五十余騎,于五萬敵軍之中,孤膽擒縛叛徒張安國。辛棄疾平生自詡有濟世報國之才,而他的過人膽識,雄偉的志向又使他不甘平庸一生。因此反映到藝術創作中,他的詞寫來便豪邁奔放。不過,同是做為豪放派的詞人,蘇東坡似乎參透了人生、生死成敗無計于心,所以他的詞達觀瀟灑、不乏恢諧。而辛棄疾則以氣節自負,以功業自許,執著于人生理想的追求,所以他的詞中時時流露出壯志未酬的沉郁、悲憤和愁苦。于是我們看到,當辛棄疾的筆從第一句的水天一色的遼遠之處稍微近縮了一下的時候,那如簪似髻的山影便牽動了他久蓄的閑愁。

       閑愁萬種,萬種閑愁都映襯在落日余暉的夕照里,應合著離群孤雁的哀鳴,使得飄無定所的辛棄疾,此刻感到了從未有的凄清和冷寂,自從他南歸宋朝,就一腔熱血,伺機報效國家,建立功業。然而在政治上,他并沒有得到施展才華的機遇。非但沒有人來與他共論北伐大計,相反卻橫遭朝中權貴們的猜忌,始終難酬壯志。顧此,他摘下佩刀,默視良久,拍欄長嘆。意謂此刀不正如我,本來它是用來殺敵建功的,而今置閑,何時是了?孤獨的他,找不到理解的知音。

       在上片,辛棄疾登高望遠,觸景生情,情隨景遷,由遠及近,層層推進,將自己的遠大抱負和壯志難酬的苦恨委曲地抒發出來。到了下片,作者進一步闡明自己的人生信念是堅定不可動搖的,盡管一時不算得志,但是決不消沉退縮。

       他說,不要提什么鱸魚切得細才味美,你看,秋風已盡,張翰還鄉了嗎?據《晉書》講,張翰在任齊王冏大司馬東曹掾時,因懼怕成為上層權力斗爭的犧牲品,同時又生性自適,便借著秋風起,聲言自己思念家鄉的菰菜、莼羹、鱸魚膾而辭歸故里。這里,辛棄疾是借張翰來自比的,不過卻是反用其意。他表明自己很難忘懷時事、棄官還鄉。

       辛棄疾一方面反對逃避現實斗爭的歸隱生活,同時也更鄙視置國家危亡于腦后,只知貪戀爵祿的享樂行為。他十分贊賞劉備對于許氾的譏諷。《三國志》里講,當許氾向劉備述說陳登對于自己的拜見不但不置一言,還讓他睡在床下時,劉備說道:你是有國士之名的,而今天下大亂,帝王失所,陳登希望你能憂國忘家,有救世的主張。可你卻向他求田問舍、言無可采。這正是陳登最忌諱的,所以他與你也就沒有什么話好說。如果是換上了我,那就不僅僅是讓你睡床下,我睡床上,而是要讓你睡地下,我睡百尺高樓上了。劉備天下為懷,斥責許氾,辭氣激揚,辛棄疾稱之為“劉郎才氣”,亦以自比。他認為,在他的英雄氣概面前,那些求田問舍、謀取私利的朝士權臣們是無地自容的。

       然而,心志的表白并不能解脫心靈的寂寞,相反,倒增加了一份的凄苦。辛棄疾此時感到自己好象當年東晉北伐的桓溫,看到了十年前瑯邪栽種的柳樹已經十圍,不禁流淚慨嘆:“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光陰無情,年復一年,時間就在風雨憂愁,國勢飄搖中流逝,而自己的濟民救國之志尚難遂愿,好不痛惜。他太希望有人來幫助他解除心頭的郁結,然而又有誰能來給與他慰藉:這后片的最后一句與前片的最后一句正緊相呼應。在感情上,它更深一層地抒發出辛棄疾功業未就、有志難酬的苦悶與悲恨。

 

     6、這是辛棄疾愛國思想表現十分強烈的名作之一。作者在紹熙五年(1194)前曾任福建安撫使。從這首詞的內容及所流露的思想感情看,可能是受到主和派饞害誣陷而落職時的作品。作者途經南劍州,登覽歷史上有名的雙溪樓,作為一個愛國詞人,他自然要想到被金人侵占的中原廣大地區,同時也很自然地要聯想到傳說落入水中的寶劍。在祖國遭受敵人宰割的危急存亡之秋,該是多么需要有一把能掃清萬里陰云的長劍呵!然而,詞人之所見,卻只是莽莽群山,潭空水冷,月明星淡。欲待燃犀向潭水深處探著,卻又怕水面上風雷怒吼,水底里魔怪兇殘。說明,若想取得這把寶劍,組成統一的、強大的愛國抗金力量,這中間是會遇到重重阻撓與嚴重破壞的。后片即景抒情,雖然流露出壯志難酬,不如困居高臥的隱退思想,但這一消極思想之產生,是與他當時的處境,與南宋王朝整個政治形勢分不開的。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不圖恢復進取,一味妥協投降;對愛國抗敵的有識之士卻百般壓制打擊,直至迫害鎮壓,使統一中原的偉大事業,付之東流。因此,在指出辛詞中經常流露的隱退閑居這一消極思想的同時,還必須指出這種思想之所以產生的客觀原因。

       詞的特點集中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線索清晰,鉤鎖綿密。這是一首登臨之作。一般登臨之作,往往要發思古之幽情,而辛棄疾此詞卻完全擺脫了這一俗套。作者即景生情,把全副筆 墨集中用于抒寫主戰與主和這一現實生活的主要矛盾之點上。開篇遠望西北,點染出國土淪喪,戰云密布這一時代特征。、接著便直截提出了解決這一主要矛盾的主要方法:"倚天萬里須長劍!"也就是說,要用自衛反擊和收復失地的戰爭來消滅人侵之敵。下面緊扣雙溪樓引出寶劍落水的傳說。這里的寶劍既指堅持抗敵的軍民,又是作者自況。這是第一層。從"人言此地"到上片結尾是第二層。作者通過"潭空水冷"、"風雷怒,魚龍慘"來說明,愛國抗敵勢力受到重重阻撓而不能重見天光,不能發揮其殺敵報國的應有作用。下片換頭至"一時登覽",是第三層。正因為愛國抗敵勢力受到重重阻撓,甚至還冒著極大的危險,所以詞人才產生"不妨高臥"這種消極退隱思想。最后緊密照應開篇,以眼前之所見結束全篇,使全篇鉤鎖嚴密,脈胳井然。

      第二是因邇及遠,以小見大。作者胸懷大志,以抗金救國、恢復中原為己任。他雖身處福建南平的一個小小雙溪樓上,心里盛的卻是整個中國。所以,他一登上樓頭,便"舉頭西北",由翻卷的"浮云",聯想到戰爭,聯想到大片領土的淪陷與骨肉同胞的深重災難。而要掃清敵人,收復失地,救民于水火,則需要有一支強大的軍事力量.但作者卻從一把落水的寶劍起筆,加以生發。"長劍",最長也不過是"三尺龍泉"而已。而作者卻通過奇妙的想象,運用夸張手法,寫出了"倚天萬里須長劍"這一壯觀的詞句。這是詞人的心聲,同時也喊出了千百萬人心中的共同意愿。

      第三個特點是通篇暗喻,對比強烈。這首詞里也有直抒胸腺的詞句,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但是,更多的詞句,關鍵性的詞句卻是通過大量的暗喻表現出來的。詞中的暗喻可分為兩組:一組是暗喻敵人和主和派的,如"西北浮云","風雷怒,魚龍慘","峽束蒼江對起"等;一組是暗喻主戰派的,如"長劍","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等等。這兩種不同的形象在詞中形成鮮明的對照和強烈的對比。這種強烈對比、還表現在詞的前后結構上。如開篇直寫國家危急存亡的形勢:"舉頭西北浮云",而結尾卻另是一番麻木不仁的和平景象;"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沐浴著夕陽的航船卸落白帆,在沙灘上擱淺拋錨。這與開篇戰云密布的形象是何等的不同!

      這首詞形象地說明,當時的中國大地,一面是"西北浮云","中原膏血";而另一面卻是"西湖歌舞","百年酣醉",長此以往,南宋之滅亡,勢在必然了。 由于這首詞通體洋溢著愛國熱情,加之又具有上述幾方面的藝術特點,所以很能代表辛詞雄渾豪放、慷慨悲涼的風格,讀之有金石之音,風云之氣,令人魄動魂驚。 

     7、《水龍吟》是他早期詞中最負盛名的一篇,我不僅喜歡,也覺得和《天龍八部》匹配。詞中表現稼軒英雄壯士失意,透出一種悲壯的豪情。落日斷鴻,把看吳鉤,拍遍欄桿,在蒼涼的背景上,展現出一個孤寂的英雄形象—大俠喬峰!

   《天龍八部》中的喬大俠為人坦蕩,心胸開闊,為兄弟兩肋插刀,本可成就一番大事業,但因個人的身世遭遇而帶來的精神創傷,使英雄走向“悲壯”。喬峰,辛棄疾都是以民族存亡,復國興幫為己任,也曾縱橫江湖,快意恩仇,但都因遭人猜忌而沉郁悲涼,觀掌中之劍(吳鉤)而不能殺敵,壯志悲情,蕩氣回腸!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為英雄揾淚的紅巾-阿朱,翠袖-阿紫也同樣讓人產生唏噓之嘆。人評稼軒《水龍吟》“縱橫豪宕,有裂竹之聲…”,讀《天龍八部》之“燕云十八飛騎 奔騰如虎風煙舉”何嘗不是這樣的感覺?單論武俠人物英雄排名喬峰當在首位,就如辛棄疾在宋代詞人的地位一樣。

                塵世間有多少英雄豪杰,壯志未酬身先死;

            塵世間有多少英雄豪杰,淚撒征袍?
 
            塵世間有多少英雄豪杰,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8、 想象中,那該是多么遼闊的楚天,一江秋水浩浩蕩蕩,隨天際而去。這該是多么開闊的境界,該引發詞人多么豪放的情懷。我們的英雄,登高遠望,但是裝在他滿眼的卻是如黛青山,首把玉簪盤螺髻,一脈連綿獻愁恨。我們的英雄只是“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好一句“無人會登臨意”,他用六個簡單的方塊字,幾乎將自己一生壯志難酬的尷尬和無奈寫盡,將一腔惆悵化作漫天漫地的江水,一路奔涌喧囂而去。他寥落的背影在我們的視線里漸漸淡出歷史的塵煙,而最后,英雄的淚,卻要“喚取紅巾翠袖”來抆。

    我們很難說清楚,在一部部歷史的劇目里,有多少這樣讓人潸然的鏡頭?有多少心懷壯志的仁人志士,他們終其一生在走著怎么樣的歷程?而在這些無奈與尷尬中,又是有多少紅巾翠袖慰藉了他們孤寂寥廓的情懷?

    那么,豪放與婉約,陽剛與柔情,也許永遠是不可分割的實體,他們總是以最圓潤的姿態滾出歷史的劇目,卷軸式地展開在我們眼前,一出又一出……水沐古韻

 

   9、“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 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古來圣賢皆寂寞,李白撈月而去,杜甫草堂凄涼,時世不利,世事無常,太多豪杰含恨,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2013-09-10 21: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