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古來萬事東流水。
古來萬事東流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古來萬事東流水。

  [譯文]  自古以來,萬般世事,全都像那東流的喝水一樣,一去就不回頭。

  [出典]  李白  《夢游天姥吟留別》

   注:

    1、《夢游天姥吟留別》 李白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越人語天姥,云霓明滅或可睹。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岳掩赤城。天臺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謝公宿處今尚在,綠水蕩漾清猿啼,腳著謝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龍吟殷巖泉,深林兮驚層巔。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列缺霹靂,丘巒崩摧。洞天石扇,訇然中開。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臺。霓為衣兮風為馬,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煙霞。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2、注釋、譯文見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3、全詩寫得淋漓酣暢,引人遐想的是述夢部分。

  一入夢,詩人便不食人間煙火味――詩人竟然在鏡湖上空飛行,又值月夜,月光把他的身影投在清澈的湖水中;飛過鏡湖,月兒依舊伴著他,直送他到登山的起點――“謝公宿處”。接著寫登山。本來是險峻的路,但是詩人卻毫不費力,他“腳著謝公屐,身登青云梯”,如同飛升一樣到了山巔。這時已是黎明,眼前出現了一幅雄奇的畫面:東方的海中涌出一輪紅日,四周是莽蒼的群山。他又聽到了桃都山頂天雞的啼叫。這當然不能說明是仙境,但已經是接近仙境了,或者說意味著仙境即將出現。

  果然,在詩人“迷花倚石”之際,暮色驟然降臨,熊在咆哮,龍在吟嘯,巨大的聲音震得巖石、泉水、深林、峰巒抖動不已。至此,仙境已是呼之欲出了,但詩人卻忽然將視線轉向天上的云、山間的流水及水上的煙霧,出現了瞬間的寧靜。這是為下文蓄勢。接著便是雷電大作,地裂山崩,聽轟隆一聲,神仙洞府的右門大開,青色的天空一望無際,日、月、金臺、銀臺交互輝映,是真正的仙境。這一段寫夢境的進一步展開,時徐時疾,波瀾橫生,使讀者目不暇接,恍若身入仙鄉。

  夢境的高潮是仙人盛會,因為仙人們是從空而降的,所以先寫他們的衣裳和坐騎。“云之君”即楚辭中的云中君,由于來者甚多,只拿他來作代表。他們都聚集到那金銀臺上來做什么呢?詩人只寫了“虎鼓瑟”這樣的一個細節,其余一切讓讀者自己去想――讀者一定會想到,這是一次幸福、歡樂的盛會,所有的與會者都在那里親切地交談,興高采烈地舉杯痛飲,像人世間的朋友們歡聚在一起。

  這樣的“夢游”真是一種美的享受!

  詩人由夢醒時的低徊失望,引出了最后一段。這一段由夢轉入寫實,揭示了全詩的中心意思,是全詩的主旨所在。在短短的幾行詩里,表現了詩人的內心矛盾,迸發出詩人強烈的感情。他認為,如同這場夢游一樣,世間行樂,總是樂極生悲,古來萬事,總是如流水那樣轉瞬即逝,還是騎著白鹿到名山去尋仙仿道的好。這種對人生的傷感情緒和逃避現實的態度,表現了李白思想中消極的一面,但是我們評價這首詩里所表現的李白的思想,決不能只看到這一面,還要看到另一面,更為強烈的一面。在李白的思想中,和“人生無常”相伴而來的,不是對人生的屈服,不是跟權臣貴族同流合污,而是對上層統治者的蔑視和反抗。

  他求仙仿道,不是為了滿足無窮的貪欲,而是想用遠離現實的辦法表示對權貴的鄙棄和不妥協,正像詩的結句所說:“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哪能夠低頭彎腰伺候哪些有權有勢的人,使得我整天不愉快呢!從這里可以看出,詩人的思想是曲折復雜的,但是它的主要方面是積極的,富有反抗精神的。(劉溪斌)

 


   4、這首詩是李白積極浪漫主義的代表作品,它集中體現了李白浪漫主義創作手法的藝術特色:

  (1)奇特的構思。我國古代一般的“留別”、“贈別”之類的詩歌,大都寫離愁別緒,黯然銷魂,情調低沉。而李白這首留別詩,完全突破了這種陳規舊俗,它突破了我國古代留別詩的一般程式,別出心裁地用“夢游”這一奇特方式來構思全詩。全詩圍繞一場游仙的夢幻而寫,由瀛洲引出天姥,由“或可睹”引出夢游;再由天姥引出仙洞,由夢醒而生感慨。這樣從現實到夢境,又從夢境到現實;借描繪仙境的美好,以揭示現實之丑惡;借抒發對理想的追求,以顯示對權貴的憎惡;借惜別的機會賦詩,卻寫訪游名山,以明自己的斗志,來表現“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主題。

  (2)豐富的想像。詩人馳騁想像,描繪出一幅幅瑰麗變幻的奇景。其中有月光皎潔、綠水蕩漾、白鹿青崖、鏡湖映影的靜幽之感,也有“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那種海日東升、浮光躍金、天雞破曉的壯美晨光,有“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的勝景,也有電閃雷鳴、熊咆龍吟、列缺霹靂、丘巒崩摧的夜間奇象,還有瓊樓銀臺、雍容和諧、富麗堂皇的仙府。奇景異境,變幻迭出。詩人構思出一幅幅夢游中的奇景,塑造出一個個夢幻中的生動形象,把幻想中的事物寫得活靈活現,令人驚心動魄。真可謂“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

  (3)大膽的夸張。詩人熱愛山水,達到夢寐以求的境地。本詩所描寫的夢游,所表達的熾熱的情感,詩人充分發揮了他的夸張才能,把幻想中的事物寫得活靈活現,驚心動魄。天姥山橫空而聳,山勢超越了以險峻聞名的五岳,遮掩了高聳的赤城,甚至連一萬八千丈的天臺山也拜倒在天姥山的東南方。詩人以夸張、烘托的手法,極言天姥之高。尤其是“橫”、“拔”、“掩”三字,氣象博大,生動有力,突出了天姥山的高大雄奇,描繪了天姥橫空出世的高大形象和磅礴氣勢。

  (4)深刻的主旨。本詩結尾在前面大膽夸張、豐富想像的基礎上,收拢筆勢,對全詩的內容作了高度的概括:“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這高亢的呼喊,使詩人郁積在胸中的苦悶和憂憤,如火山爆發,江濤怒吼,毫不含糊地向當時的黑暗現實提出了挑戰,這是詩人對權貴的傲視,是對污濁社會的抗議,是對自己崇高人格的護衛,是自己的人生愿望未能實現的充滿憤懣的吶喊,表現了詩人傲岸的性格和蔑視權貴的反抗精神。(王壽波)

 

    5、“古來萬事東流水”,這是你放金還山后失望的感慨。“白云映水搖空城”,這是你在金陵西樓月下所見,也是歷史興衰的見證。“一水牽愁萬里長”,這是你面對白浪滔天的橫江,對個人前途暗淡的詠嘆。“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這是你對世理的感悟,對人生的猛醒。“吟詩作賦北窗里,萬言不值一杯水”,這是你世道不公、文人命運不公的憤怒質問。當年“正是桃花流”載著你美好的愿望出蜀,在一次次“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之后,你登高而望四海,慨然而吟:“榮華東流水,萬事皆波瀾”;在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時,你以“潁水有清源”曲折表達了希望同隱的愿望。但你是入世之水,其流浩浩,其情也浩浩。

 

   6、歷史 , 簡言之過去 , 是人類社會以往發展的進程。“古來萬事東流水。”歷史,千古悠悠;歷史,一去不返。人類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如“滾滾長江東逝水”時而波濤洶涌,時而風平浪靜。

 

 

   7、在每一個人豐富多彩而又空空如也的個人生活的時代里,有許多耿耿于懷不曾忘記和難以捉摸輕描淡寫的倏忽瞬間,它們大都隨時過境遷的際遇揚長遠走,一去不返。即便如此,我們對永生永世和無所不在的惦念也從未曾更改并從沒有泯滅——

    渴望進入銀幕光影中的當年懵懵懂懂的玩鬧嬉戲,那時心懷忐忑的學校光陰,曾經痛不欲生的殘酷情感,以及后來不堪回首的謀生歧路;渴望體驗黑暗光源里朦朧歲月似曾相識的覺醒青春,遙遠國度萬艷同悲的艱辛成長,古老年代鏡花水月的迷醉愛情,異域他鄉彌留之際的無限感慨。生命四季,一夢南柯,流連忘返,永不生還。

    生之碎片,死之剪影——

    滿眼都是平凡瑣碎事物,人海,年潮,房舍,樓宇,紙幣,電器,廣告,商標,最終是一扇關合的門;

    燈光嗯滅,電影上演——

    周遭皆為夢幻成真景色,詞語,圖畫,泥土,花草,故鄉,彼岸,神話,傳說,末了是幾盞開啟的燈。

    這是一個沸騰變幻而又善于遺忘的時代,而電影則為它做出了虛化的表述,那些古來萬事東流水的感悟者和復寫者不斷囈語聒噪,恍然大悟,道破天機,用個體的經驗,推演群體的歷史,令眾生萬物,心心相印,時空無阻,風雨同舟。

    電影散場,走出劇院,恍若隔世,重返生活,心存感激地走向那華燈初上的夜晚或陽光普照的街頭……丁曉峰

 

    8、曾經認定的一切,在年華匆匆而去的時候,只能搖頭嘆息。誰也不會是誰的宿命,誰也不能是誰的永遠。時間是世上最溫柔的刀子,會磨平所有的梭角。承諾,就像隨著風,飄零如雪的花瓣。在陽光里漸漸沉默,卻再也回不到從前。
     
    曾經以為在我生命里會永遠相伴相隨的人,現在卻在距離中漸離漸遠。能做的,只有兩手空空的,站在某一片純凈的藍天下,遺忘所有的痛楚和期待,等待塵埃落定。
     
    有些事,在歷經滄桑后。開始不著痕跡的更改。曾經,不管握得有多緊,最終都會失去。如手中的沙,慢慢的就瀉了。而我們,正在逐漸的老去。愛情,始如耳后的風,輕輕的拂過。最終,我們還是會一無所有。原來,誰也不會是誰的,永遠。
  
    有人說,人生是一場寂寞的旅行,誰也不能陪你走到最后。
    
    一些情緒在等待里沉默著,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
    
    突然發現,此刻的自己,無能為力。也許,我一直都無能為力。

     古來萬事東流水。

 

   9、李白說:“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雖然,這屬于消極的及時行樂的思想,可“古來萬事東流水”一句,卻又是深刻的歷史觀,很殘酷,但很真實。

  在人類的心目中,所追求的,是溫飽、富足,是官位、權勢,是親情、友情、愛情,是自由、健康、快樂、幸福,是尊重、信任、重用,是奮斗,是成功,是激情,是閱歷豐富,對社會有益,能夠青史留名。可是,人生苦短,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瞬間,都是過眼煙云,都是“東流水”。曹操說過“神龜雖壽,猶有盡時;騰蛇駕霧,終為土灰”,世間一切有形的、無形的萬事萬物,都會被歷史的煙塵所湮滅。

     李白是個明白人,是唯物主義者,也是個極其達觀的人,他看透了歷史,看破了紅塵,所以得出了科學的結論:“古來萬事東流水”。誠哉斯言!當然,明白了一切都是瞬間,一切都會過去的道理,并不是要去消極處世與避世,而是以更加積極的態度面對社會,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心態與精神,創造生活,創造事業,享受人生。

2013-09-10 21: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