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譯文]  自古以來賢能的圣人都感到寂寞,只有寄情詩酒才能留下美名。

   [出典]   李白   《將進酒》

     注:

     1、 《將進酒》   李白
  將(qiāng)進酒   {樂府詩集}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huán)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cén)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注:某些高中教材也用作:“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注:人教版高中教材也可作“傾耳聽”)

  鐘鼓饌(zhuàn)玉何足貴(注:此處也可作“不足貴”),但愿長醉不愿醒。(注:也有版本為但愿長醉不用醒或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lè),斗酒十千恣(zì)歡謔(xuè)。

  主人何為言少錢(注:此處也可作“言錢少”),徑(jìng)須沽(gū)取對君酌(zhuó)。(徑須:直截了當。)

  五花馬,千金裘(qiú),呼兒將(jiāng)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2、【詞語解釋】

  青絲:喻指黑發。

  雪:指白發。

  會須:正應當。

  岑夫子:指岑勛,李白之友。 夫子是尊稱。

  丹丘生:元丹丘,李白好友。也是當時的隱士。 生,是對平輩朋友的稱呼。

  杯莫停:又作“君莫停”。

  鐘鼓饌玉:泛指豪門貴族的奢華生活。鐘鼓,鳴鐘擊鼓作樂。饌(zhuàn)玉:精美的飯食。

  高堂:有時可指父母,在此指高高的廳堂。

  沽:通“酤”買。

  銷:同“消”。

  恣:縱情任意。

     3、【詩文解釋】
  [泛指]你(或我)沒有看到洶涌的黃河之水是從天上傾覆而下,滾滾東去,奔騰至海,永不復還。

  [泛指]你(或我)沒有看到正直和邪惡得到公正的對待而慷慨悲憤白了頭發,晨曦還恰似青絲,入暮便已如皓然霜雪。

  人生得意之時既需縱情歡樂,莫讓金樽空淌一波月色。

  蒼天造就我雄才偉略就必有用武之地,千金散盡亦有失而復得之日。

  烹羊宰牛聊以享樂,只一豪飲便應當是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繼續喝啊,切莫停下。

  我要為你們唱一曲,請你為我傾耳細細聽:

  鐘鳴鼎食有何富足,只但愿長久沉醉下去再也不復清醒。

  自古以來圣人賢子皆被世人冷落,唯有寄情于酒的飲者才能留下美名。

  陳王曹植曾在平樂觀大擺酒宴,暢飲名貴好酒,盡情歡樂。

  主人啊,為什么說錢已經不多了呢,那就應當買了酒來讓我們恣意暢飲啊!

  牽來名貴的五花馬,取出豪奢的千金裘,叫孩子們拿去統統換了美酒,

  我要與你們一起借這千杯美酒,消融那無窮無盡的萬古長愁!

    4、詩篇發端就是兩組排比長句,如挾天風海雨向讀者迎面撲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潁陽去黃河不遠,登高縱目,故借以起興。黃河源遠流長,落差極大,如從天而降,一瀉千里,東走大海。如此壯浪景象,定非肉眼可以窮極,作者是想落天外,“自道所得”,語帶夸張。上句寫大河之來,勢不可擋;下句寫大河之去,勢不可回。一漲一消,形成舒卷往復的詠嘆味,是短促的單句(如“黃河落天走東海”)所沒有的。

       緊接著,“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恰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說前二句為空間范疇的夸張,這二句則是時間范疇的夸張。悲嘆人生短促,而不直言自傷老大,卻說“高堂明鏡悲白發”,一種搔首顧影、徒呼奈何的情態宛如畫出。將人生由青春至衰老的全過程說成“朝”“暮”間事,把本來短暫的說得更短暫,與前兩句把本來壯浪的說得更壯浪,是“反向”的夸張。于是,開篇的這組排比長句既有比意──以河水一去不返喻人生易逝,又有反襯作用──以黃河的偉大永恒形出生命的渺小脆弱。這個開端可謂悲感已極,卻不墮纖弱,可說是巨人式的感傷,具有驚心動魄的藝術力量,同時也是由長句排比開篇的氣勢感造成的。這種開篇的手法作者常用,他如“棄我去者,咋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宣城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沈德潛說:“此種格調,太白從心化出”,可見其頗具創造性。此詩兩作“君不見”的呼告(一般樂府詩只于篇首或篇末偶一用之),又使詩句感情色彩大大增強。詩有所謂大開大闔者,此可謂大開。

    5、“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悲感雖然不免,但悲觀卻非李白性分之所近。在他看來,只要“人生得意”便無所遺憾,當縱情歡樂。五六兩句便是一個逆轉,由“悲”而翻作“歡”“樂”。從此直到“杯莫停”,詩情漸趨狂放。“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梁園吟》),行樂不可無酒,這就入題。

        但句中未直寫杯中之物,而用“金樽”“對月”的形象語言出之,不特生動,更將飲酒詩意化了;未直寫應該痛飲狂歡,而以“莫使”“空”的雙重否定句式代替直陳,語氣更為強調。“人生得意須盡歡”,這似乎是宣揚及時行樂的思想,然而只不過是現象而已。詩人“得意”過沒有?“鳳凰初下紫泥詔,謁帝稱觴登御筵”(《玉壺吟》)──似乎得意過;然而那不過是一場幻影,“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又似乎并沒有得意,有的是失望與憤慨。但就此消沉么?否。詩人于是用樂觀好強的口吻肯定人生,肯定自我:“天生我材必有用”,這是一個令人擊節贊嘆的句子。“有用”而“必”,一何自信!簡直象是人的價值宣言,而這個人──“我”──是須大寫的。

       于此,從貌似消極的現象中露出了深藏其內的一種懷才不遇而又渴望用世的積極的本質內容來。正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為什么不為這樣的未來痛飲高歌呢!破費又算得了什么──“千金散盡還復來!”這又是一個高度自信的驚人之句,能驅使金錢而不為金錢所使,真足令一切凡夫俗子們咋舌。詩如其人,想詩人“曩者游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萬”(《上安州裴長史書》),是何等豪舉。故此句深蘊在骨子里的豪情,絕非裝腔作勢者可得其萬一。與此氣派相當,作者描繪了一場盛筵,那決不是“菜要一碟乎,兩碟乎?酒要一壺乎,兩壺乎?”而是整頭整頭地“烹羊宰牛”,不喝上“三百杯”決不甘休。多痛快的筵宴,又是多么豪壯的詩句!

        至此,狂放之情趨于高潮,詩的旋律加快。詩人那眼花耳熱的醉態躍然紙上,恍然使人如聞其高聲勸酒:“岑夫了,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幾個短句忽然加入,不但使詩歌節奏富于變化,而且寫來逼肖席上聲口。既是生逢知己,又是酒逢對手,不但“忘形到爾汝”,詩人甚而忘卻是在寫詩,筆下之詩似乎還原為生活,他還要“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以下八句就是詩中之歌了。這著想奇之又奇,純系神來之筆。

       6、“鐘鼓饌玉”意即富貴生活(富貴人家吃飯時鳴鐘列鼎,食物精美如玉),可詩人以為“不足貴”,并放言“但愿長醉不復醒”。詩情至此,便分明由狂放轉而為憤激。這里不僅是酒后吐狂言,而且是酒后吐真言了。以“我”天生有用之才,本當位至卿相,飛黃騰達,然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行路難》)。說富貴“不足貴”,乃出于憤慨。以下“古來圣賢皆寂寞”二句亦屬憤語。詩人曾喟嘆“自言管葛竟誰許”,所以說古人“寂寞”,也表現出自己“寂寞”。因此才愿長醉不醒了。

       這里,詩人已是用古人酒杯,澆自己塊壘了。說到“唯有飲者留其名”,便舉出“陳王”曹植作代表。并化用其《名都篇》“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之句。古來酒徒歷歷,何以偏舉“陳王”?這與李白一向自命不凡分不開,他心目中樹為榜樣的是謝安之類高級人物,而這類人物中,“陳王”與酒聯系較多。這樣寫便有氣派,與前文極度自信的口吻一貫。再者,“陳王”曹植于丕、叡兩朝備受猜忌,有志難展,亦激起詩人的同情。一提“古來圣賢”,二提“陳王”曹植,滿紙不平之氣。此詩開始似只涉人生感慨,而不染政治色彩,其實全篇飽含一種深廣的憂憤和對自我的信念。詩情所以悲而不傷,悲而能壯,即根源于此。

         剛露一點深衷,又回到說酒了,而且看起來酒興更高。以下詩情再入狂放,而且愈來愈狂。“主人何為言少錢”,既照應“千金散盡”句,又故作跌宕,引出最后一番豪言壯語:即便千金散盡,也當不惜將出名貴寶物──“五花馬”(毛色作五花紋的良馬)、“千金裘”來換取美酒,圖個一醉方休。這結尾之妙,不僅在于“呼兒”“與爾”,口氣甚大;而且具有一種作者一時可能覺察不到的將賓作主的任誕情態。須知詩人不過是被友招飲的客人,此刻他卻高踞一席,氣使頤指,提議典裘當馬,幾令人不知誰是“主人”。浪漫色彩極濃。快人快語,非不拘形跡的豪邁知交斷不能出此。詩情至此狂放至極,令人嗟嘆詠歌,直欲“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情猶未已,詩已告終,突然又迸出一句“與爾同銷萬古愁”,與開篇之“悲”關合,而“萬古愁”的含義更其深沉。這“白云從空,隨風變滅”的結尾,顯見詩人奔涌跌宕的感情激流。通觀全篇,真是大起大落,非如椽巨筆不辦。

        7、 杜甫盛贊李白的詩說“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李白自己也十分自負地說“興酣落筆搖五岳,詩成嘯傲凌滄洲”,他的詩極富浪漫主義色彩,想象豐富,極盡夸張之能事,一旦詩興大發之時,豪情便噴薄而出,一瀉千里,但又收放自如,達到了極高的藝術境界,《將進酒》即為明證。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首句就憑空起勢,不事鋪陳,寫得大氣磅礴,狀黃河之水于天際滾滾而來,如海雨天風,勢不可擋,既是夸張亦為寫實。詩人遠眺黃河,思接天際,才迸發出“天上來”的妙想;接著詩人又順流東顧,目送黃河,想到黃河入海不回,由此而生出孔子般“逝者如斯”的感慨,但是比之孔子的感慨更強烈,更直接,更形象;“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將人的一生濃縮在朝暮之間,從而表現人生苦短、壯志難酬的主題。詩人連續使用呼告〔“君不見”〕的修辭手法,更添說理氣勢,感情色彩十分濃郁。同時寫黃河之水用了擴大夸張,寫人生旅程用了縮小夸張,使人更覺光陰之寶貴,歲月易流逝,功業更難就,自然引出下句。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正因為人生苦短,壯志難酬,所以很多人因此陷入悲苦而不能自拔的境地,但李白的性情卻不屬于悲觀一類,這時的李白雖已被賜金放還,為朝庭所棄,但其并未因此而沉淪頹廢,與友人岑勛和元丹丘登高宴飲,酒酣賦詩,在他看來,只要“人生得意”就“須盡歡”,因為“天生我材必有用”,這種肯定自我,樂觀向上的人生態度,已跳出了一般讀書人或士大夫的顧影自憐、懷才不遇的情結,大有“君子坦蕩蕩”之風;“千金散盡還復來”,更進一步拓寬了中國古代讀書人視金錢如糞土的境界,在他眼里,千金何足貴,散盡還復來,何必斤斤計較一餐貴賤,更不是假惺惺地裝出“金錢乃身外物”的嘴臉來,讓人生厭。他在詩中表現出來的豪邁之氣令人嘆服,只“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這一句,就足令天下才子精神為之一振。
  
  酒宴至此,漸入高潮,詩人已有八九分醉意,竟變客為主,殷勤致意,頻頻勸飲,“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并手持酒杯,高歌助興,“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詩中有歌,真是神來之筆,怪不得大詩人杜甫連連驚嘆“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了!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鐘鼓饌玉”指的是富貴人家的生活,古時大貴之家宴飲時,鳴鐘列鼎,美食如玉,歌舞助興,以示富貴,而在詩人眼里卻“不足貴”,他所渴望的是“但愿長醉不復醒”,這簡直就是醉話,是無奈之語,是激憤之語,決非真言。李白年青之時就有“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愿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之志,所以在天寶元年〔公元742年〕,也就是在他四十二歲時,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詔書,李白竟欣喜若狂,寫下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豪言壯語。而此時的李白,因受到朝中權貴的排擠,不得不放棄官宦生涯,在他的詩作《行路難》中寫道“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長久積郁在胸的不平之氣,一下子噴發出來,這才是李白的真性情。如果把這一句和“但愿長醉不復醒”兩相對照,不難看出李白此時的心情是何等的沮喪,而在沮喪之余,又無可奈何地為之找來一些依據和借口,聊以自慰:“古來圣賢皆寂寞”,只有善飲的陳王〔曹植〕才留下了千載美名。言外之意,自己善飲,也必將傳名于后世。就是在這種極度的痛苦之時,他的那種自信,那種狂傲,依然故我,真是千古一人。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宴飲至此,又出現了一個高潮。此時的李白恐怕已有十分酒意了,竟然一邊埋怨主人錢少,飲酒不能盡興,一邊又提出了建議,讓主人把“五花馬、千金裘”典當買酒,大家一醉解萬古之愁,真是醉人快語,語驚四座,憑這一句就足可名傳后世,令古往今來的酒徒們瞠目。李白一向有一擲千金的飲酒習慣,在他的《上安州裴長史書》中就曾豪邁地寫到:“曩者游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萬。”如此豪情,確實少見,更何況是以客人的身份勸主人典當千金以買一醉,真是匪夷所思,聞所未聞,恐怕千百年來也只有李白能偶一為之。
  
  全詩氣勢雄偉,有如大河奔流,一瀉千里;詩情豪邁,言語狂放,卻又沉著抑郁,決不悖謬。詩句長短變化,節奏徐疾有度,用典清楚明白,首尾呼應自然,堪稱名篇。

       8、詩由眼前的黃河起興,由于感情發展也像黃河之水那樣奔騰激蕩,不易把握,而通篇都講飲酒,如果只拘泥于字面,似乎也可以說,詩人是在宣揚縱酒行樂,而且詩中用欣賞肯定的態度,用豪邁的氣勢來寫飲酒,把它寫得很壯美,也確實有某種消極作用,這如同他在另一些詩中宣揚求仙一樣,都不免是以一種夸張的庸俗氣來代替平凡的庸俗氣,要借助酒力來銷“萬古愁”,不過反映了詩人當時找不到對抗黑暗勢力的有效武器。酒是他個人反抗的興奮劑,有了酒,像是有了千軍萬馬的力量,但酒,也是他的精神麻醉劑,使他在沉湎中不能做正面的反抗,這些都表現了時代和階級的局限。

         今天即使是對于像李白這樣的大詩人,也沒有必要曲意加以維護。不過在此同時,我們更應該看到,這些畢竟不是詩的主要方面,詩人在強調要飲酒的言辭下,有著內在的、很深刻的思想感情,或是悲年華易逝、歲月蹉跎;或是慨嘆圣賢寂寞而夸耀酒徒,都暗示著才能不為世用,而豪邁地呼喊“天生我材必有用”,并且要“烹羊宰牛且為樂”,又表現了詩人的樂觀、自信和放縱不羈的精神。無邊的愁并沒有淹沒詩人的自信,他不能忍受壓抑,不甘于才能的毀滅。他的這首詩歌,就是一曲努力排遣愁悶,渴望伸展才智,在悲感中交織著自信的樂章。
  
  讀這首詩,我們會感到封建社會中普遍存在的懷才不遇的矛盾,在詩中激起了像黃河之水那樣洶涌澎湃的情感波濤。詩讓人聽到一位天才因被壓抑而發出的強烈的抗議、憤怒的吼聲,它擊動著人們的心弦,使人感到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沖向封建黑暗勢力,沖向黑暗勢力加在人才頭上的像磐石一樣的重壓。這不禁又使我們想到蘇軾,他和李白同樣具有浪漫的氣質。蘇軾對著大江東去,雖然向往著古人轟轟烈烈的業績,但在回念自己的時候,只有黯然神傷,無何奈何地認為要被古人嘲笑。而李白在黃河邊,盡管高聲喊著銷愁,卻仍然使人感到他有一種“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氣概而沒有絲毫示弱。蘇李之間的這種差別,自然也只有到他們各自所處的時代里去尋找根源。
  
  這首詩和《蜀道難》可以代表李白樂府歌行的主要藝術風格,就是豪邁、奔放,但也各有特色。《蜀道難》主要刻畫了蜀道山川崢嶸不凡的形象,格在豪邁奔放中偏于奇險。而《將進酒》則著重塑造詩人的自我形象,風格在豪邁奔放中顯得自然。讀這首詩,仿佛嗜酒昶氣、熱血沸騰的李白,仿佛這位傲岸倔強,要用酒去沖銷“萬古愁”的詩人就在眼前。產生這種藝術效果,與詩人抓住酒酣時的精神狀態加以表現很有關系。因為此時,便于深入揭示內心的激蕩和矛盾,展開精神世界的各個側面。
  
  嚴羽說:“一往豪情,使人不能句字賞摘,蓋他人作詩用筆想,李白但用胸口一噴即是,此其所長。”這評論是很精到的。因此如果認為《將進酒》這個樂府舊題應要求處處言不離酒,對表現理想與現實沖突這一主題或許有不便的一面。那么李白正是抓住列士對酒的契機,突出表現當時的百感交集、心潮激蕩,而這對詩人塑造自我形象構成豪放而自然的藝術風格則極為有利。這里體現了一種辨證關系,和一切藝術傳統一樣,樂府古題對于后人既可能形成束縛,同時由于它們經過前人的探索和開拓,又往往積存著某些對創作的有利因素,指示著某種途徑或方向。李白這首詩,正是在運用樂府古題時善于因勢利導,借酒作為引發詩情的觸媒劑,從而使《將進酒》這一詩題得到最好的開拓,注入了深刻的思想內容,并獲得完美的藝術表現。

      9、置酒會友,乃人生快事,又恰值「懷才不遇」之際,于是乎對酒詩情,揮灑個淋漓盡致。詩人的情感與文思在這一刻如同狂風暴雨勢不可擋;又如江河入海一瀉千里。

  時光流逝,如江河入海一去無回;人生苦短,看朝暮間青絲白雪;生命的渺小似乎是個無法挽救的悲劇,能夠解憂的惟有金樽美酒。這便是李白式的悲哀:悲而能壯,哀而不傷,極憤慨而又極豪放。表是在感嘆人生易老,里則在感嘆懷才不遇。理想的破滅是黑暗的社會造成的,詩人無力改變,于是把沖天的激憤之情化做豪放的行樂之舉,發泄不滿,排遣憂愁,反抗現實。

  全篇大起大落,詩情忽翕忽張,由悲轉喜、轉狂放、轉激憤、轉癲狂,最后歸結于「萬古愁」,回應篇首,如大河奔流,縱橫捭闔,力能扛鼎。全詩五音繁會,句式長短參差,氣象不凡。此篇如鬼斧神工,足以驚天地、泣鬼神,是詩仙李白的巔峰之作。

       10、李白深知生命有限,價值無限的道理,把人生從頭到尾看了個通透。黃河之水、鏡中白發,都引起他對生命對人生的深刻思考。而其思考,并非停留在一般意義上的對時光匆匆流逝及人生短暫的哀嘆惋惜,而是在更高層面關注著自我存在的價值。“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如果說曹操把其感嘆和憂思濃縮在一滴朝露上,那么李白則是將之寄托于江海。任何個人都不過是歷史長河中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土,區別只在于你在這條道路上留下的足跡的深淺。人既然存在,他就不得不存在。既然活著,他不得不活著。既然存在,既然活著,就應當做點什么。在李白看來,這正是其自我存在的價值所在。因此,可以說李白一個具有歷史情懷的人。他的思考和憂慮,不僅僅是針對個人,還針對個體。他所高唱的“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并非如某些人所指責的消極的享樂主義的人生態度,相反,李白是在鼓吹人應當積極把握現實人生,努力創造自我價值。如果僅僅從詩句字面上作出負面的解讀,則顯得十分膚淺,也難得詩旨,違背了“詩仙”本意。       

古往今來,以酒入詩無以計數,似乎還沒有哪一篇象《將進酒》這樣讀來蕩氣回腸,酣暢淋漓。五十壽宴,以酒會友乃人生一大快事。在宴席上豪情大發,談天說地,把酒宴弄成了感慨人生的論壇。我借用李白的《將進酒》這樣一篇驚世駭俗之作,以酒入詩,以詩入圖,抒發出人生的感傷。請不必把“人生得意須盡歡”誤讀為李白的沉淪,那一聲“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的吶喊,亮出的是李白人生價值的宣言。 

       11、“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語出李白的〈將進酒〉,意思是說:自古以來那些圣賢無不感到孤獨寂寞,唯有寄情美酒的人才能留下美名。這首詩歌以氣勢豪邁的“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開篇,名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也出自于這一首詩歌。李白是名副其實的詩中之仙,他的文字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每當我讀到這兩句名言時,我的思維就進入了詩仙的精神世界,靈感而飄逸,大氣而磅礴,除李白以外還有誰能寫出如此出神入化的詩句呢?古來圣賢由于立身太高,陽春白雪和者蓋寡,大多孤傲寂寞,貧賤守冰玉之身,老來教幾個小小蒙童,聊以度日消愁。只有李白詩仙脫凡超俗,斗酒詩百篇,青白眼對世態俗情,游名山而若清風,一生逍遙。這一首《將進酒》精妙的道出了人生的灑脫與真諦。

      12、在中國五千年的文明歷史中,時時洋溢著詩情,處處彌漫著酒香。沒有詩的人生是寂寞的,沒有酒的詩歌是干澀的。詩達意,酒傳神,寫盡人生。醉意里有陶淵明的悠然南山,有劉伶的自在竹林,有王翰的邊關琵琶,還有曹操的滄海雄心。論及詩酒之道,當首推李白。他愛詩若癡,愛酒成狂,既具有俠客豪飲之風,也不失文人品茗之氣。他經常處于喝醉的狀態,卻睜著一雙世事洞明的眼睛;他不停的喝著美酒,心中迸發出來的激揚文字中卻流淌著指點江山的豪情。

         不會喝酒的人難以理解"牧童遙指杏花春"的美麗意境,不會喝酒的人也難以理解"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豪邁! 

        在酒的世界里,李白悠然自得,游樂歡快,豪邁奔放,不受任何束縛。“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所以“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逍遙、自在、豪邁、無怨,人生歲月被李白的詩情釀造成一壺壺醇樸厚芳、沁人心脾的甘醇,流傳千年而興盛不衰。

      13、飲酒,作為歷史悠久的文化傳統,深深的扎根在中國遼闊的土地上。大到改朝換代,小到貓貓狗狗,凡有事情總是要喝一點的。酒的魅力何在呢?假設一個人喝多了說他麻醉神經,那么明高祖皇帝朱元璋大宴群臣就不能用集體買醉解釋吧。讓我們看看飲酒的真正作用吧。

        第一,放松心情,陶冶情操。工作生活壓力很大,常飲酒是有利于身心健康。其實酒與微笑的作用是一樣的,雖然不會解決問題,但也不會增加煩惱,只要喝的多了,就發現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了。“詩仙李白《月下獨酌》中也告訴了我們喝酒的境界: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就是說先一個人喝,后來與明月對飲,最后嘛喝成三個人。

        第二,酒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結交朋友,增進友誼。水滸傳里一干梁山好漢也是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席間還要唱唱祝酒歌,大談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酒后下得山去,三敗高俅二破童貫花石綱生辰綱統統拿下,回到山上,端的是大碗篩酒,大秤分金,好不快活。大家干著自己想干的事業,不受法律約束,還享受著友情,還有不定期分紅,估計那些最受歡迎員工的企業google、apple與水泊梁山打劫股份有限公司這家鄉鎮企業相比也自愧不如吧。同樣,每次參加戶外活動,大家也要整好裝備湊在一起翻山越嶺,雖然不能去打家劫舍,但也稱得上志同道合。在外面我覺得最懷念最享受的并不是我登了這座山穿了那條河,而是當城市里已經華燈初上的時候,我和萍水相逢的朋友在月光下山水間開懷暢飲,大快朵頤。,正所謂一瓶小二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第三,緬懷古人,傳承文明。有許多傳統文化需要有人繼承下來,發揚光大,并傳播下去。酒文化其實既是中華文明的一部分。李白斗酒詩百篇,杜甫的白日放歌須縱酒,柳永雨霖鈴不知酒醒何處,關羽溫酒斬華雄,曹操解憂用杜康,還與劉備煮酒論英雄,可以看到酒精可以讓書生激揚文字,讓武將拋灑鮮血。

       端起酒杯,就像拿起毛筆,擺開瑤琴,不過既不用拿毛筆摹一遍蘭亭集序,也不用撫瑤琴奏一曲高山流水,繼承和傳播酒文化很容易,只管喝、多喝就是對傳統文化的尊重與傳承。將進酒,杯莫停呀。

     (酒后千萬不能開車!!!)








  


2013-09-10 21: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