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譯文]  嬌艷的名花與傾國的美人配在一起,是多么美好,多么的討人喜歡;因此,時常能博得君王的贊賞。

  [出典]  李白  《清平調》 其三

  注:

  1、 《清平調》  李白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檻桿。

  2、注釋:

    傾國:喻美色驚人。典出漢李延年《佳人歌》:"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解釋:消散。沉香:亭名,沉香木所筑。

 

 

  3、譯文1:

    絕代佳人與紅艷牡丹相得益彰,美人與名花長使君王帶笑觀看。動人姿色似春風能消無限怨恨,在沉香亭北君王貴妃雙倚靠著欄桿。

    譯文2:   

   名花艷,美人艷,人映花,花襯人,是多么地美麗和諧,常常贏得風流的君王,含笑顧盼,舉步流連。

   沉香亭北,倚著欄桿,欣賞,消遣,人影花影兩相輝,縱有無限的春恨,也會自然地煙消云散。

   譯文3:

   高貴的牡丹,傾國的美人,兩相映照,使得各自愈加流光溢彩,更贏得了君王的歡心,他面帶笑容時時瞻看。而今這春風無限惆悵,它深深感到它已到了可告消解的時候了。你看,君王正倚靠在沉香亭北邊的欄桿上出神地望著名花和美人呢!

   

 

    4、這首詩是這組詩的最后一首,自然要下一番布局安排乃至點題的功夫,于是從仙境回到了眼前的現實,“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李白在這里不再借用比喻、傳說、神話等手法,而是直接放筆直書,牡丹乃國色天香花,玉環是傾城傾國貌,詩歌直到這里才下筆點題,引出楊玉環,但仍用“兩相歡”將其與盛開的牡丹相提并論,因為沒有牡丹的盛開,也就沒有今日的歡聚。而“帶笑看”三字又將唐玄宗融入其中,使得名花美女與君王三者合一,渾然無間,缺一不可。誰都明白,如果沒有君王的關愛與恩澤,花草也罷,花容也罷,哪來如此的風光和體面?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春風一詞歷來可以用作君王的代名詞,所以這里又是一個雙關語。沉香亭在興慶宮的龍池東面。這一句是說君王哪怕心中再有多大的煩惱,只要和貴妃一起來到這沉香亭畔的牡丹園中,也會被化解得無影無蹤了。人倚闌干,花在闌外,春風拂來,絲竹入耳,何其風流蘊藉,令人艷羨呀。

     古人對李白的這三首《清平調》好評如潮,稱其為“語語濃艷,字字葩流”(周《唐詩選脈會通》),清人沈德潛也說:(《清平調》)“三章合花與人言之,風流旖旎,絕世豐神。”(《唐詩別裁》)都不是溢美之詞,三首詩,時而寫花,時而寫人,言在此而意在彼,語似淺而寓意深,無怪乎深受唐玄宗和楊貴妃的喜愛。 (田南池)

 

 

    5、第三首從仙境古人返回到現實。起首二句“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傾國”美人,當然指楊妃,詩到此處才正面點出,并用“兩相歡”把牡丹和“傾國”合為一提,“帶笑看”三字再來一統,使牡丹、楊妃、玄宗三位一體,融合在一起了。由于第二句的“笑”,逗起了第三句的“解釋春風無限恨”,春風兩字即君王之代詞,這一句,把牡丹美人動人的姿色寫得情趣盎然,君王既帶笑,當然無恨,恨都為之消釋了。末句點明玄宗楊妃賞花地點——“沉香亭北”。花在闌外,人倚闌干,多么優雅風流。

  這三首詩,語語濃艷,字字流葩,而最突出的是將花與人渾融在一起寫,如“云想衣裳花想容”,又似在寫花光,又似在寫人面。“一枝紅艷露凝香”,也都是人、物交溶,言在此而意在彼。讀這三首詩,如覺春風滿紙,花光滿眼,人面迷離,不待什么刻畫,而自然使人覺得這是牡丹,這是美人玉色,而不是別的。無怪這三首詩當時就深為唐玄宗所贊賞。(沈熙乾)

 

 

   6、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嬌艷的名花與傾國的美人配在一起,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討人喜歡;因此,時常能博得君王充滿歡笑的贊嘆。

    人映花,花襯人,哪一個更美?詩人側重于贊美楊貴妃的美麗,深得唐玄宗的寵愛。現人們常引用這兩句詩,去贊美女子的艷冶與討人喜愛。

 

 

   7、天寶元年(742),經人推薦,你吟著“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詩句二入長安。

    你本以為從此可以大顯身手,大展宏圖了。誰知,僅得一“供奉翰林”的虛枉頭銜。皇帝只把你當作御用文人,作詩吟賦,用來點綴升平盛世。大失所望的你,終日借酒澆愁,爛醉如泥。

     一日,唐玄宗游沉香亭賞牡丹,不愿聽舊詞,便命人宣你作《清平調》三章。時值你大醉不醒,喚了半天,還是不醒,只得以涼水潑面,方才醒來。

    醉意懵懂的你,聽說奉詣寫詩,便在別人的扶持下旁若無人地來到沉香亭,把高力士折騰一番之后,方不假思索,一揮而就,成詩三章。玄宗即刻令人演唱,一章唱罷,皇帝早已是龍顏大悅。為讓貴妃高興,玄宗親自持玉笛伴奏,君樂妃亦樂,好不快活。

     你急就的這三章歌詞,就是我們今天讀到的《清平調》三首。

    你李白斗酒詩百篇,區區三章,何以難人?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對你的詩才已略知一二,又見你的不得志處境,玄宗沉溺酒色的荒淫。我們在為玄宗的愛情唱贊歌的時候,我們絕對無法寬恕他對民生的漠視。

   “清平調”本為詞調名,因其體式類詩,故入選多種詩集。

   三首詩,首章以名花、天仙喻貴妃;次章以神女、趙飛燕映襯貴妃;三章則將名花、美人、君王融為一體,點明名花美人的存在,不過是為博君一笑,為解君王“無限恨”而已。而詩人的存在,并無實職,只是每日陪侍皇帝宴飲游獵,奉命寫一些點綴升平的玩樂詞章罷了。

    三首詩既諷刺了楊貴妃以色媚主,也諷刺了唐明皇因色誤國。明皇非明,實乃荒淫誤國之昏君。美女是沒有罪過的,關鍵在于作為國君的男人,在美女與江山面前,是否能理智地把握自己。“美女禍國”之論,實在謬矣,讓千古以來的無數美女蒙冤遭屈!

    詩歌將眼前之景與神話傳說、歷史掌故相結合,寫得花團錦簇,濃艷香澤,飄灑流利,極富浪漫情味。比喻的運用尤為突出:以花喻人,以云喻衣。一個“想”字,即賦予嶄新意境:貴妃之美讓人刻骨銘心,故而,云想為衣,花想為容。

   殘酷的現實似乎總愛跟意氣風發、卓然不群的書生作對。盡管你手中的椽筆能驚天地、泣鬼神,盡管你也曾自命不凡地說過:“我輩豈是蓬蒿人?”“安能摧眉折腰視權貴?”經過千百次的努力之后,你最終也不得不做個御用文人,不得不替皇帝的寵愛描眉畫唇,不得不替皇帝老兒消解無限春恨。

    你“直掛云帆濟滄海”的壯志哪里去了?你“欲上青天覽明月”的豪情哪里去了?好在,你并沒有忘記這些,于是有了明朝“掛帆席”,散發“弄扁舟”的負恨離棄,有了彈劍而歌的郁憤,有了踏雪獨吟的孤寂,有了“我獨不得出”的悲鳴! 

 

 

    8、白居易在《長恨歌》中給了他們另外一個結局:李隆基派出的道士,見到了“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的玉環。玉環讓他捎上半支金釵和半邊錦盒給三郎。同時請他轉告三郎:“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作連理枝。”
  白居易之所以安排這結局,我認為有兩個原因:首先,民間傳說玉環并沒有死而是輾轉去了日本,李隆基還和她通過信。白居易寫詩有個特色就是雅俗共賞,那么他這么安排也是有意兼顧百姓的愿望。其次,白居易可能為他們之間的愛情而惋惜、感動,抑或被李隆基后期的眷戀和后悔所感動,所以安排了一個不算悲劇的結局。
   說實話,我不喜歡這樣的結局,我寧愿相信,玉環在白綾縊頸之時就死了。她的生命被她最愛的人終結在她三十歲的那年,而她也曳住他的大唐盛世、他的春天一起隕落!之后的一切傳說,只能是傳說,與她有關卻不會是她。
   情天恨長,唯愛永絕!這樣的不可挽回,才是她們愛情悲劇最動人心魄的地方。
   至于李隆基對她的愛,如果沒有那三尺白綾的殘忍和掩面救不得的凄涼的話,我倒愿意相信,他真的愛過她,如一個平常男子對情人的愛。只因浩瀚江山和自家性命在天平的這一端便勝過了那脆弱、蒼白的愛情。于是從前的恩愛和山盟海誓就在馬嵬坡下破碎成委地的殘酷。
沒錯,他是在垂垂老矣的時候,在寂寞的上陽宮中記起天寶年間長安的金殿上“云鬢花顏金步搖”,記起那華清池畔“溫泉水滑洗凝脂”。然而,縱然記得又能如何?縱然譜了《雨霖鈴曲》又能如何?縱然“上窮碧落下黃泉”又能如何?那“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的佳人早已化做一堆黃土。
   活著的人,最被自己“逼死”的人的愛情,我該如何相信?我只相信,有些愛要用一生來救贖,而恨一樣會模糊時間。
嘆!
   若,人生只如初見。多好!他仍是他的曠世明主,她依舊做她的絕代佳人。江山美人兩不相侵。他們在《霓裳羽衣曲》中溫存,在“比翼連枝”的誓言中纏綿。(文/昨夜星沉)

 

 

     9、人美花艷,相映生輝,魅力無限,弄得君王癡癡地含笑,脈脈地觀看。最是她沉香亭北斜倚欄桿賞花時的慵懶繾綣之態,嬌媚之神,消解了君王的無邊春恨。

  “美人禍國”論在此似得一鐵的例證。后來發生的事實仿佛也充分地印證了這一點。

     愛情,人類繁衍的前奏,社會生活的主題。我們可親可敬的代代先輩,用漫漫渺渺的無數歲月,在他們百折不撓踐踏出的坎坷里程里,他們以人性中最至純至美的情感與期冀,熬煉出了這種被稱著愛情的精神食品。在此過程中,先輩們唱出了一曲曲蕩氣回腸令人神往的理性之歌,上演了一出出美妙曲折悱惻纏綿的喜劇悲劇。愛情,成為人性中光彩奪目馨香延綿的情感之花,成為人類情感大花園中最絢爛芬芳的一枝。

    “世界上只要有人群的地方,愛情的歌就會反復地吟唱!”上至君王貴胄,下及庶民百姓,都心存同樣的愿望同樣的夢。他們都同樣渴望暢飲她甜蜜甘美的瓊漿,都同樣渴望成為故事中最亮麗最矚目的那一個主角。為了達到這一點,無數人為她而憔悴,為她而殉情,將愛情演繹得轟轟烈烈繁繁復復凄凄迷迷,演繹得驚天地泣鬼神山水落魄花月失魂!

    玄宗與楊妃之愛就是這萬千故事中的精彩一幕。她的出彩之處就在于一個是君臨天下而極重情意的帝王,一個是千嬌百媚風情萬種傾國傾城的妃子,他們的故事本該有很多精彩的章節,本該有一個人們一直期待的那種古典而圓滿的結局。可是,漁陽的那一聲驚天的鼙鼓,驚破了霓裳羽衣曲,為這個美好的愛情故事劃上了句號!馬嵬坡的那一場悲風苦雨那一聲裂肺撕心便是這個故事的凄婉而斷魂的謝幕,讓人們知道:再美的花最終都要凋謝為塵土,再美的人最終都要枯化為白骨!

    這一場愛情便成了帝妃之戀的千古絕唱,成為愛情百花園里最姝麗的一朵。拋開帝妃這一特殊的身份,回歸愛情的本真,我們不得不為他們的真愛動容動心,并獻上我們的心香一炷!試想想,由古而今,朝朝代代,興廢更替,帝君何其多,這樣的故事,這般的衷情,屈指數數,又有幾人?有道是,三宮六院尚不夠消遣,還要微服“私訪”,遍摘世上奇卉,閱盡人間美珍,流下了許許多多光彩陸離百怪千奇的“花事”,成為民間野史柳巷戲說的爆料與話柄!好在,這些早已作古的帝王不會把他們送上法庭,告他們一個誹謗罪,也不會向他們索要巨額的精神損失費!

    李楊之戀一去千年,在此,我們不必去探討他們的愛情與大唐的衰敗有無直接原因。單就他們對愛情所持的這種態度,就要為他們獻上我們虔誠的敬意。因為,在現代被異化了的愛情里很難找到這種牽人心魂的成分。只是,在江山與美人之間,玄宗辜負了一個如花生命的美麗愛情。二者不可兼得,選擇竟是這般的鮮血淋淋。馬嵬坡的悲風依然長鳴,仿佛楊妃不死的冤魂,正如怨如訴地為她的這一場曠世的愛情不絕地哀吟!

    李楊之戀到此為止,你李白對李唐王朝的單戀卻遠未結束,因而,在你離棄朝廷之后,又演繹出了那么多悲悲切切撼人心魄銘刻史冊的故事,讓代代后人反復地讀你命途多舛而又輝煌光艷的人生。

    這場曠世之戀止于馬嵬坡那一片沸騰的民聲。玄宗錯就錯在他眼里只裝下了一個美人,而忘記了作為帝君的責任——要胸懷天下,博愛蒼生!

 

 

    10、女人如花,花如女人。花有淡雅清新的,也有馥郁芳香的;有冰清玉潔的,也有熱情奔放的。但無論是哪一種,都有她耐人尋味的地方,正所謂“一花一世界”,每一個女人都是這世上獨特的一道風景線,懂得花的男人也就懂得了女人。

    有的女人似牡丹花。牡丹高貴典雅、國色天香,花中之王,美麗絕倫,李白的詩:“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桿。”成為吟誦牡丹的千古絕唱。美麗的女人如牡丹花般,國色天香,氣度高雅,舉手投足間總不失風雅,在滾滾紅塵中寧可孤獨一世,也絕不媚俗。她的微笑是平易近人的,但總有一種隱隱的自矜如同她臉上時常半垂的面紗。像牡丹一樣華貴的女人民間少見,即使能一睹芳容,也是在匆匆瞬間,她的美使任何念頭都成為非份之想,她是只存在于彼岸。

    有的女人似茉莉花。茉莉花香濃郁,像征優美。別的花都是清晨開放,惟獨茉莉花晚上開放。當你一覺醒來,推開窗戶芳香撲鼻。茉莉那么嬌小柔媚,那樣淡淡的香味,令人頓覺清新舒適。優雅的女人,散發著幽香的花朵,她們往往是素妝的美人,淡雅的乳色演繹出千種風情萬般嫵媚,沐著月影更是一首好詩。茉莉花沒有月季花那樣絢麗,沒有荷花那樣高潔,沒有菊花那樣多姿,更沒有牡丹那樣高貴,但是它默默地釀制著芳香,并且無私地把這些芳香送給熱愛生活的人們。象茉莉花這樣的女人是最適合放在家里,她不張揚,也不嬌貴,使男人放心。她很安心于小小的陽臺,在此展現一道小小的美景。

    有的女人似玫瑰花。玫瑰熱烈奔放,又艷又剌,她像征著浪漫、情調、愛情。玫瑰是美麗的,她的刺和她的美麗一樣有名,堅決地抗拒著眾多愛慕的親近。她一心一意等著愛人的到來,那時她便不顧一切地怒放,不惜將鮮血涂上花瓣。玫瑰是固執的,愛上了沒有回頭路。有幸摘到玫瑰的人是幸福的,但也許是辛苦的。像玫瑰花的女人則適合養在院子里,供人觀賞以滿足男人小小的虛榮心。玫瑰是那么的可愛,不僅嬌艷動人而且芳香沁人,可以看、可以聞、可以插、可以戴還可以吃。花的本事,玫瑰全有了。它總是對所有的人施展媚人的法術,然而你若是想采著玩,她渾身的刺卻不肯讓你靠近半步,所以想要娶玫瑰做妻子的男人必須有絕對的自信和勇氣。

    有的女人似臘梅花。花中最有傲骨、最堅強的就是臘梅。雖然她的容顏不及玫瑰之絢麗,氣勢不及牡丹之富貴,風姿不及桃花之嬌冶。可她那被無數人詠嘆并為之折腰的冰雪傲骨的氣質,讓所有世俗的、勢利的、懦弱的靈魂為之汗顏!堅強的女人就如雪中盛開的梅花,清傲而不驕。臘梅開得那么含蓄、顏色也不夠嬌不夠艷,但依然是懂花人的最愛。陸游曾贊它:“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成塵,只有香如故。”梅之可貴在于其品性。它開放的時候,正值天寒地凍、萬物蕭瑟之時,這個時節唯有它將真情毫無保留地奉獻于人們。對男人而言,如梅的女人是千辛萬苦中的患難伴侶;是蒼茫人生路上的紅顏知已。當風雪襲來時,她的芬芳也隨風而至,令你感動,倍覺溫馨。

 

 

    成千上萬普普通通的女人或許是一枝枝的康乃馨、月季花、百合花、山茶花,粉色的,紅色的,黃色的,乳色的……守著這份淡淡的顏色、淡淡的妝,她們是懂得如何為自己沾上幾顆晨露,在陽光里微微地晶亮著;如何乘著風輕輕地起舞著,讓自己的腰肢展現幾分翩然,讓看似淡灰色的人生蘊涵著無盡的關愛和別樣的韻味。她們也許常有牡丹花、郁金香或是玫瑰的夢,夢見自己是一個浪漫的、活潑的、大膽的、風趣的、恢諧的、美麗的、精彩的、輝煌的、燦爛的、優秀的、溫馨的女人花。

    女人如花,花如女人。如花的女人愛花,愛花是天下女人的共性,是發自女人的內心。古時女子大多喜愛在花開時節,采一朵最艷麗的花戴于云鬢一端,或斜插于發髻之上,若是有心愛的人親自為之,那含羞的臉龐會比花兒更嬌艷。后來發明用絹花代替鮮花,現在的女人用制成的干花芬芳自己的世界。無論形式和時代有何不同,愛花的情緒永遠一致。

    女人如花,花如女人。如花的女人也有小鳥依人的嬌媚,可是被攀折的花枝,縱有千回百轉的心思,縱有愁腸百結的無奈,縱有再世情結的意愿。花樣般的容顏,花樣般的歲月,花樣般的愛情,在溫溫馨馨、真真切切、精精致致、情情意意地關愛中越發嬌艷欲滴,男人在女人細細碎碎的呢喃中感情開始起伏不平。無論是富貴傲人的牡丹,還是山澗間的無名野花,自有人為她嘆息哀情、為她卿發少年狂。

    女人如花,花如女人。如花的女人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雖然這花開花落、花敗花榮、花盛花衰,一季過去,下季不再,有繁花似錦,那一朵卻再也不是,“明媚鮮研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但只要你愿意用心去欣賞,就會意外地發現,女人的溫柔比鮮花還要觸動人心,女人的細心比鮮花還要清新,女人的善良比鮮花還要圣潔!只要你真正讀懂花的喻意,懂得欣賞,懂得呵護,懂得愛惜,那么女人的美麗就會永恒在心里!

2013-09-10 21: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