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譯文]  喧鳴的春鳥落滿水洲,繁亂的香花開遍郊野。

   [出典]  南朝齊  謝朓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注:

  1、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謝朓

       灞涘望長安,河陽視京縣。

     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

     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

     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去矣方滯淫,懷哉罷歡宴。

    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

    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

   2、注釋:  

     三山:山名,在今南京市西南。

     還望:回頭眺望。

     京邑:指南齊都城建康,即今南京市。

   灞涘望長安:借用漢末王粲《七哀詩》“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長安”詩意。灞,水名,源出陜西藍田,流經長安城東。河陽視京縣:借用西晉詩人潘岳《河陽縣詩》“引領望京室” 詩意。河陽:故城在今河南夢縣西。京縣:指西晉都城洛陽。兩句意為:我懷著眷戀之情,傍晚登上三山,回頭眺望都城建康。

  麗:使動用法,這里有“照射使……色彩絢麗”的意思。

    飛甍:上翹如飛翼的屋脊。甍:屋脊。

    參差:高下不齊的樣子。兩句意為:在日光的照耀下,京都建筑色彩絢麗,高高低低都能望見。

  綺:有花紋的絲織品,錦緞。

    澄江:清澈的江水。

    練:潔白的綢子。兩句意為:澄清的江水平靜得如同一匹白練。

  喧鳥覆春洲:形容鳥兒眾多。覆:蓋。雜英:各色的花。甸:郊野。

  方:將。滯淫:久留。淹留。懷:想念。

  佳期:指歸來的日期。悵:惆悵。霰:雪珠。兩句意為:分別了,想到何日才能回來,不由得令人惆悵悲傷,留下雪珠般的眼淚。

  鬒:黑發。變:這里指變白。兩句意為:懷著望鄉之情的人,又有誰能不白了頭發呢?


     3、譯文:

     我就像王粲在灞陵上眺望長安,又像潘岳在河陽回顧洛陽那樣登上三山回望京城。夕陽使飛聳的屋脊色彩明麗,京城內的屋宇高低不齊,歷歷在目。殘余的晚霞鋪展開來就像彩錦,澄清的江水平靜得如同白練。喧鬧的群鳥覆蓋了春天的小洲,各種花朵開滿了芳香的郊野。我將遠離京城在他鄉久留,真懷念那些已停辦的歡樂宴會。回鄉的日期在何時,我惆悵不已淚落如雪珠。有感情的人都知道思念家鄉,誰的黑頭發能不改變?

   4、謝朓 (464—499)南朝齊詩人。字玄暉。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縣)人。出身世家大族,祖、父輩皆劉宋王朝親重,祖母是史學家范之姐,母親為宋文帝之女長城公主,與謝靈運同族,經歷有些類似,時與謝靈運對舉,亦稱小謝,與謝靈運并稱“大小謝”。初任豫章王太慰行參軍,后在隨王蕭子隆、意陵王蕭良幕下任功曹、文學等職,頗得賞識,為“竟陵八友”之一。公元495年出任宣城太守,故有謝宣城之稱。后因告發岳父王敬則謀反事受賞,舉為尚書吏部郎。后被誣陷死于獄中。現存詩二百多首,其中山水詩的成就很高,觀察細微,描寫逼真,風格清俊秀麗,一掃玄言余習。寫景抒情清新自然,意境新穎,富有情致,且佳句頗多。明人輯有《謝宣城集》,今人郝立權有《謝宣城詩注》


   5、古人筆下的長江是多么地清澈、浩渺,激蕩,美麗。李白筆下是“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王安石筆下是“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殘陽里”,白居易筆下是“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杜甫筆下是“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謝眺筆下是 “馀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可現在呢,現在的長江還是“碧水”嗎?兩岸還是“翠峰如簇”嗎?“綠如藍”、“澄如練”的江水那里去了?開滿野花的芳甸,小鳥喧鬧的春洲還在嗎?現在的長江你還能感受到“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的壯闊嗎?你還能看到“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時”的美景嗎?你還能領略“欲看銀山拍天浪。開窗放入大江來”的氣勢嗎?你還能體會到“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迅疾嗎?江水都不能直接飲用了,你還能寫出“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那樣纏綿的詩句嗎?

至到如今,我們才漸漸認識到,與天奮斗并非其樂無窮,開始努力去與自然和諧,把我們奮斗來的“勝利果實”返還給自然!


6、在蘇州的園林里,四處可聽見蘇州評彈。就連園內的小茶館,若是無人演奏,音響里放出的樂聲,也多是溫溫軟軟的評彈。

     第一次聽到蘇州評彈是在正午的留園。陽光緩緩移動,日色如金,暑氣正長時,楠木殿里開始演奏蘇州評彈。那一聲琵琶起韻,在正午的暑熱里拔了個脆脆涼涼的尖兒,剛回旋,小三弦跟了來,低低的纏繞著琵琶的涼。這唱的是兩人雙檔,女聲如《詩經》里緩緩流淌的溪水,九曲環繞而清靈,男聲也如《詩經》里緩緩流淌的溪水,九曲環繞而濃郁。琵琶聲是搖曳的樹影落入溪水,直如雜英滿芳甸,小三弦是暖洋洋的陽光環抱著溪水,輕糅著小溪,直如喧鳥覆春洲。男聲女聲時而合唱時而單唱,這清靈的溪水和濃郁的溪水就一會兒纏繞,一會兒分開,靈而迷離,回旋跌落。這樹影,這陽光,這柔媚,真叫青兒喜歡到了心里去。

     沒聽蘇州評彈時,尤為喜歡越劇里的那一句唱腔“那遠遠的青山啊”,那個“青”字唱得真是千轉百回,有無窮無盡的韻,而此時初聞蘇州評彈,那感覺,竟是回頭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的驚艷,那艷法,是柔若無骨,絲絲縷縷的柔,媚然不可方物。然而這艷卻是平人的艷,不是富貴之音,也不是天上的仙曲,因而覺得真,覺得親切,覺得沒有距離,覺得可以與之相親呢。


    7、在皖南,到處都是青山綠水,風景就在你的身旁,最美的風景,就在你不經意的途中。無論是沿著小溪山道,還是你來到古樸的小村,皖南的自然風光和完整的歷史原貌都讓你恍如隔世,戀戀不舍。我的幾個攝影界的朋友,他們長年都身背相機,出沒在皖南的山水和村落。在那些我未曾到過的深山幽谷,有著許多像秋浦河、新安江一樣美麗的河流,比如堯渡河、青弋江、大通河、率水、橫江、練江、富源,這些知名或不知名的小河流都深藏于皖南山區的重巒疊嶂之中,兩岸山巒起伏,河水碧澄 ,河道盤曲,景色迷離,用前人的詩句形容說“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偶有舟船點點,如果不是捕魚的月亮船,便是水鄉的烏蓬和輕盈的竹筏。許多村落都枕山臨水,沿著河水溪流展開。春夏之際,盛開的山花簇擁著曲折山路,點綴在這無邊無際的綠色世界之中 。秋高氣爽的季節,淡淡白云飄游藍天,青山翠竹之間紅紅的楓葉,構成別有一番風采的畫面。


    8、走過山梁,覺得山谷里汪住了一片春。

     忽然記起南朝謝眺的句子:“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這里只須改換兩個字便可:“喧鳥覆山谷,雜英滿芳甸。”這里的“喧鳥”是一種叫云雀的,這里那里,漫天鳴叫,飛低些的,可看到它們疾速微抖著翅膀,仿若懸在半空。此刻是它們叫得最歡悅的時候,放眼望去,好像一個巨大的鳥籠被誰提在半空。環顧周圍,一片蔥翠,山林長不到的地方,一例是茸茸新草,上面鋪著一片片雜色的野花,蝴蝶、蜻蜓和蜜蜂不知從哪里飛來,它們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所以對花花草草,比我親近。我有點嫉妒——但不是來了嗎?它們落進季節的深處,我和它們一起結廬在人跡之外,與羲皇上人為鄰。

    北風呼嘯的時候,我尚可結成蛹,為來年做好萬縷情絲,做你連蝴蝶也無法飛到的夢。這個春天啊,給我的太多,連同夏與秋冬的舞裙也將旋來,唯獨沒有把孤獨送我。

    走過這個山梁,我整個心都被春洗個透亮!


   9、郊外的雪,好大。雪深的地方,沒膝。細看那雪,更是出奇的潔白,出奇的純凈。我好想撲在上面,融入她的圣潔和柔軟。抬眼望,茫茫的雪野,在午后陽光的照耀下,閃著白金般的耀光。雪野上婀娜的紅柳宛如來自遠古的癡情女子,默默地等待,癡癡地遙望著秦漢的那片藍天。忽然,寧靜的樹梢上空,響起了鴿子的哨音。震顫,冥想……雪茫茫,沙萬里,邊關月色寒。沙漠的盡頭,碑碣遍地。剎那間,狼煙起,戟如林,馬踏飛雪……

縹緲的虛像淡去,雪野靜默依舊。陽光靜靜地撫摸著昔日的向往,訴說著無法割舍的相思。萬水千山的你,此時,是否感知我的情懷?那一年的冬天,候你在飄雪的午后。你說,你喜歡雪的沉靜,喜歡雪的圣潔。于是,我們在漫天飄舞的雪幕中相擁,你的微笑花兒一樣,在寒冷的冬季里,在我的心頭悄然綻放。白雪飄飄,黑發飄飄,你的紅圍巾像一團燃燒的火焰……

花開的時光總是那樣的短暫,而雪舞的日子卻總是別樣的漫長。你離去,宛若一只受了傷的麋鹿。水聲遠去,簫聲遠去。欲說還休,欲罷不能。從此,雪的清寒便沉沉的覆滿了我鉛色的日子。

暝色入樓,雪色入樓。紅塵深處,我深情凝眸。清幽的青銅鏡中印下的,是你前世的影子么?你面若桃花,水波流轉。我的手指掠過你的唇角,依稀,你有淚悄然滑落……

雪霽的夜晚,月色千里,如水的華光像一首圣歌,滌蕩著月下抑郁的情懷;星也亮著,千年的星河,還在癡情的演繹著遙遙的祈盼。很想,將舒展的情思化作月光的柔指,輕輕地抵達你的心田。沒有紅唇烈酒,也不曾軟玉溫香。素箋遙寄,向何處呢?經年的花瓣散落于天涯,堆積所有的情感也是枉然。無奈的我,只好在這冰冷的寒夜,在菩提花開落的瞬間,將這一聲長嘆,付與這雪也滂沱的冬天。

總有一些雨未凝結成雪,總有一些葉子不會枯黃。我不知道,踏雪的日子將承受怎樣的清寒。我只知道,雪落的聲音有如花開。覆蓋也是孕育,休憩也是生長,我聆聽。

大地的唇緊鎖著,看似,沒有一絲微笑,沒有一點鮮活。然而,于冷峻的外表下,于圣潔的雪色中,我分明嗅到了陽光的味道,雨的味道,綠草的味道和鮮花的味道。“侵陵雪色還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條”,說不定一夢醒來,那窗外,暖風熏然,春雨蕭然。還沒來得及揉開睡眼,那世界已是“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了。

北風,輕輕地哼著那支古老的歌謠。 在雪色的清芬里,我看見,灰姑娘羅衣飛舞,笑靨如花……


 

10、又是一年醉春風,我佇立在春天的風景線上,陶醉大自然的懷抱,“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聆聽鶯囀鳥鳴那充滿生機的、質樸、優美、純粹的、天籟般春的旋律。又一場生命的輪回緩緩地被春風拉開了綠色的帷幕,一種別樣的情愫獨特的感懷,彷徨而又幸福地體會歲月的飄忽,人生的意義,守望心中的那個夢想。


  “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泥融飛燕子,沙暖睡鴛鴦”。春風和著花香輕拂我長發秀逸,親吻我臉頰溫膩,春風奔放的影子舞蹈我詩意的靈魂,燃我詩情,古韻清遠。


  風之柔,水之湄,緣之夢......伊人佇立,感受著萬物的生機與活力,其境何美!能不醉春風?


 

11、你的一個眼神,一句呼應,都是這江南溫濕的土壤,滋潤著那些瑟瑟發抖的種子。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陌上雛菊盛開,燕燕飛來,我知道,你定在默默等我,從遠方迢迢而至,將花籽種滿江南濕地,在煙火人間相依相守,執手等一場如火如荼的綻放。

    一簇簇安靜溫黁的花兒,將這八個字,鐫刻在每一朵潔白的花瓣上,其實,雛菊的花語不是別離,不是情殤。這平凡淡雅的花,透支生命,詮釋著姹紫嫣紅的春光。竭力為那荼靡花事的夙愿和纖塵不染的梵行,散發絕塵的清香。

    猶如一泓細流,流過柔柔的水草;仿佛一曲清音,繚繞山巒云岫。

     我始終堅信,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處最柔軟的角落,珍藏著世間最美好純潔的情愫,那是心靈的菩提道場。

    花香云片,清茗裊裊,于錦懿塵寰相逢,你輕啜溯世清歡,我綻放如花笑靨,如此便是彼此的錦年素時。輕道一句:“念安”,天涯,亦是咫尺。

    來年雛菊花開,伊人安在,愿攜花香滿衣,靜守人間煙火……


    12、城市無春天。

    我們走在水泥柏油馬路,便從此不知春泥的松軟,我們裝上暖氣空調,便從此不感春風的溫情,我們用著熱水器,便從此不覺春江的血脈……在這個鋼筋水泥澆筑的森林里,再無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的喧囂,再無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的紛繁,再無今夜偏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的清新,再無春風春雨花競眼,江北江南水拍天的浩蕩,再無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的歡悅,再無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瀟灑,再無歸夢如春水,悠悠繞故鄉的憂傷……

    現代文明欠下我一個春色,又幾縷閑愁。 


    13、生命,是一個循序漸進、漸漸疲勞的漫長過程。永恒的四季,不偏不倚地測量著一年的行程。春天,散發著芳香,給人類帶來歡樂,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盛夏,意味著默默的耕耘,犁出一片耀眼的新綠,麥隨風里熟,梅逐雨中黃;金秋,承載著成熟,斑斕著世界,秋宵月色勝春宵,萬里霜天靜寂寥;寒冬,凝結著純白,沉靜著敏思,戰敗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漫天飛。人類,在這恒古不變的四季里,冒酷暑,抗嚴寒,沐春風,摘碩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最喜歡的,則是黎明的希望,又始終憧憬著,夕陽的輝煌。


    14、驚蟄
  促春遘時雨,始雷發東隅,
  眾蟄各潛駭,草木縱橫舒。  ——陶淵明

  一聲雷鳴,世界沸騰起來。
  草叢中、田埂上、水畦旁,大的小的飛的爬的各種蟲子都聞聲而動,骨碌碌的跑了出,在太陽下歡騰著喧囂著不顧一切的慶祝一年一次的新生。他們隨意把自己放置在陽光下、春風中,盡情呼吸著大片的清新。你看,蜷縮了一季的青蛙,早已經耐不住寂寞,愜意的哼出了歌聲;布谷鳥也不甘示弱,一首曲子接一首曲子沒完沒了;云雀“唧”的一聲,忽又鉆入云層,躲藏起來……大地之上,開始上演出一場田園交響曲。

  蝴蝶翩躚,有蜜蜂的伴奏;春花斗艷,惹東風灑雨露。
  這時候的桃花梨花也開得最是熱烈!這里幾朵,那里一簇,他們爭奇斗妍,如火如荼,開得那樣奔放大膽熱情洋溢,山河間花團錦簇一派姹紫嫣紅。“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真是美不勝收!

  “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陽光開始變得柔和溫暖,輕輕揚揚的灑滿大地。站在陽光下,暖暖的是那么舒服那么輕松,全身上下毛孔好似蘇張開來,人一下子精神了好多。讓你忘卻煩惱,忘卻憂愁,只一個人沉浸在短暫的平和與淡定中。陽光灑到湖面上,水也明亮起來,活潑起來,碧波粼粼,湖光滟滟,景色一派祥和。
  湖岸邊,桃花愈開愈烈,水中的鴨子也三五成群來回游蕩。飛絮漫天,亂花迷眼,池塘春草已深,園柳鳴禽多變。

  春,已日趨成熟!


   15、春風矮了夜的身軀,飛燕銜來了花香,拂堤的楊柳醉了河邊的春煙,漫天的風箏飄來了一年的春夢。尋夢?捋一袖春光里的明媚,篩一影記憶的溫馨,飲一瓢春風偷來的花香,將又一年的花事在窗前發酵。抑或催開小雨下的心事,獨對一扇小窗,將雨中的小船搖進二十四橋的斷章,在斷章的文字里開啟歲月的老酒,將雨中的風物裝進老酒的芬芳,也裝進我船蓬里的詩香。于是在這春夢里,搜出了又一年的春景在船蓬里的思緒,把那思緒送進了花開心事里,問這個季節曾沉淀了多少過濾的篇章?如今,又是一年花開時,風雨中夾雜著一種怎樣的情觴?

    尋夢,在這又是一年花開時,撩一分憧憬,寄問花語。而一個“又”字包含多少年華流失的感傷與無奈?那春梅滿枝的抱香的甜蜜是否在“花謝花飛飛滿天”中憔悴進滿院的花眸,在流水落花中空含滿目的蒼涼?那桃紅的倩影舞娉婷而過的嬌羞是否在“蕭蕭暮雨子規啼”中化作風過之后賞花人斷斷的癡想?而那“一枝梨花春帶雨”的含情的哀怨又怎么不飛揚那“楊柳岸曉風殘月”的淚水?那紅杏出墻的媚態可否成為他日春去也的傷惋?

   又是一年花開時。于是花開季節的爛漫就裝進了些須的哀怨,竟至于讓花敗的淚水在花事里飽揚。陸游與唐婉重逢與沈園,將無邊的怨恨傾訴與粉墻;唐后主獨對滿園的香徑傷作物是人非,“天上人間”的悲嘆。只因“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于是我們又瞧見了杜二十二“感時花濺淚”的龍鐘老態,看到了謝玄暉“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的懷鄉之委婉。花中的懷舊與哀惋在花開的時節竟然那樣的纏綿與滄惋,以至于余恨的詞句無法消盡塵世的滄桑。唐明皇的一首《雨零鈴》怎能招來貴妃的香魂?班婕妤的一首《《團扇歌》怎能抵得過飛燕姐妹身姿曼妙的動人?杜十娘攜著滿腔的悲怨沉沒了百寶箱又怎能譴責的盡負心郎的薄情?
    又是一年花開時。只是花開的短暫參雜了季節飄零時分一種回憶的悵然的心緒,在思緒的寥落中我們看到了紅樓夢影中的裊娜如風的女子,那肩鋤掛著的花香怎能埋葬冷月下的花魂?于是乎,楊柳岸的斷枝空留執手人樓上月前倚欄的憂傷,在又一年的花開中惆悵了“過盡千帆皆不是”的迷茫,徒作“但目送,芳塵去,錦色年華誰與度”的哀怨。

    由是,一種花開的傷惋在歷史的墨香中沾染了那紅塵中的紛擾。白素貞在橋上邂逅許仙,從此執手紅塵,竟讓雷峰塔成了兩情相隔的滄桑;山伯英臺,十八相送,為何要演繹葬身花蝶的凄美?蘭芝、仲卿本誓為“比翼鳥,連理枝”的海盟又怎么做出了雙雙命赴黃泉的悲局?那王母娘娘一簪,中斷了牛郎追尋織女的腳步,化做了一年一度鵲橋相會的等候。

    尋夢,竟至于這樣的孱然,當歷史的春光走進時光的此岸,又怎樣理解這樣的傷感?

    又是一年花開時。只是這一個“又”字更該包含著多少重來的機緣啊!季節的更替是無需埋怨的。花事雖然短暫卻造就了芬芳,而那四季的絢麗又豈止在春光?讓我們走進四季吧:暢看夏日十里荷香,樂享稻香蛙鳴,靜心明月聽蟬;喜戀秋季的天高云淡,丹桂飄香,金果累累;靜賞冬季的雪花飛舞,玉樹銀花,“山舞銀蛇,原馳蠟象”。 這次第,怎一句“春且住”所知?
 
    四季是這樣絢麗的,她的絢麗又詮釋人生的里程的如花的篇章,陶淵明歸隱成田園詩人,鄭板橋老來畫竹成名師,王羲之閑居聞名了《蘭亭序》,司馬遷宮刑之后著《史記》。在人生絢麗的花再一次的盛開中我們知道了周處的朝聞夕改,終為忠臣,也了解了吳下阿蒙士別三日的刮目相看,還知道了東山再起的故事。這些豈不正是花兒又開中的機緣嗎?

    又是一年花開時。花下的思緒于是夾雜了清風攬月的暢想。由此,伯虎堂起點著了秋香;張生與催鶯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柳毅傳書成就了鴛鴦;蘇小妹“雙手推開了窗前月”,秦少游“一石激破了水中天”。一段段浪漫的愛情故事成就了花好月圓。愛情的旋律在當今又是一年花開的時節奏起了自由幸福的樂章,讓春日花下催燃了多少浪漫而歡快的好時光啊。

    又是一年的花開時,那人生花開的絢麗需要怎樣的奮斗才能演繹人生的輝煌?“閑來垂釣碧溪上”僅僅是一種機緣?三顧茅廬的求賢讓劉玄德獲得怎么的局面?而朱洪武緣何又一個放牛娃當上了一代君王?

     又是一年花開時。正是一個又一個的“又“字的重復成就了人類的歷史文明啊。那古代的四大發明變成了我們今天的航天飛月,那古時的絲綢之路嬗變成了今天的經濟全球化戰略目標。宏觀人類歷史的長空,放眼當今乃至以后絢麗的世界,只會春光更好。
    尋夢。又是一年花開時,又是一個春光更好。于此,個人的歲月流失在人類的文明進程中又算得了什么?把個人的一切與我們日益向前的時代聯系起來吧,這樣我們人生的每一個季節都有花開,都會開得更加精彩,那時候一定是人生無處不飛花!

 

   16、土地是上蒼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可我說的是鄉村的土地。日益城市化商業化功利化的城市,高樓大廈覆蓋了整個大地,只有鋼筋混凝土的氣息,當沒有“馀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的期待,沒有“喧鳥覆春州,雜英滿芳甸”的期許,也許“菜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更是一種奢望。當土地失去了靈魂,失去了原始的生命力,生命也就干竭了。看不到裊裊炊煙,看不到蝶舞鶯飛,看不到魚翔淺底,我們還能看到什么?僅僅是商業的包裝,物質的表象,利益的熏心?


   17、晉江,好一副“陽春二三月,草與水同色”;“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的景致。春天來得早,溫和的風,輕浮柔軟,飄在臉上有陽光的甜蜜的味道,空氣里有些曖昧,這樣泌人心脾的清凈讓人愉快。這是個花的海洋,青石,流水。春汛,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花兒競相綻放,香氣溢滿空氣,彌漫整個城市。鮮艷的張揚著七彩的花瓣,在風中盡情舞蹈。


   18、在午后的下午,徜徉在陽光鋪灑的大地,遠處喧鳥覆春州,近處雜英滿芳甸。捧著一本書,想象自己也是書本中的主人公,想象自己跨越了時間和空間,在一個靜謐的世界里享受獨有的芬芳。無關風月,只為寧靜。

    在日益浮躁的世界里行走,我們在日益缺乏生命吶喊的邊緣地帶爬行,我們日益在斗爭的社會習慣了虛偽地徘徊,原始純真的東西也許只是夢中的天堂,我們只有想象,但還有希望。

    尋求一種最接近生命本真的狀態和生活方式,尋求一種精神的伊甸園。然后,安然地活著,好好地活著,看云卷云舒,品花開花落!當白發蒼蒼的時候對自己說:我沒有枉費這一生,足矣!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