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譯文]     國都已經殘破,山河依舊在目,人事卻已全非。長安城里的春天,人煙稀少,草木叢生,一片荒涼。

       [出典]     杜甫  《春望》

        注:

      1、                            《春望》    杜甫 

                              國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 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 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 渾欲不勝簪。

      2、【注釋】 

 ①國破山河在:言山河依舊,而人事已非,國家殘破。春到京城,而宮苑和民宅卻荒蕪不堪,雜草叢生。國:國都,即京城長安。破:(被)沖開;攻下。

  這兩句有兩種解說:一說是詩人因感傷時事,牽掛親人,所以見花開而落淚(或曰淚濺于花),聞鳥鳴也感到心驚。另說是以花鳥擬人,因感時傷亂,花也流淚,鳥也驚心。二說皆可通。感時:為國家的時局而感傷。

  ②恨別:悲恨離別。

  ③烽火:這里指戰爭。連三月:是說戰爭從去年直到現在,已經兩個春天過去了。抵萬金:家書可值萬兩黃金,極言家信之難得。抵:值。

  ④搔:用手指輕抓。渾:簡直。欲:將要;就要。

  ⑤渾欲不勝簪:簡直連簪子也插不上了。渾:簡直。勝:能承受。簪:一種束發的首飾。

  ⑥白頭:白發。

  ⑦城:指長安城。

  ⑧渾:簡直。

      3、【參考譯文1】

         國家已經破碎不堪,只有山河還在。長安城里又是春天了,但是經過叛軍的燒殺搶掠,早已滿目荒涼,到處長著又深又密的草木。雖然春花盛開,但看了不是使人愉快,而是讓人流淚,覺得花好像也在流淚;雖然到處是春鳥和鳴,但心里由于和家人離別而憂傷,聽了鳥鳴,不僅不高興,還讓人驚心。戰亂持續了很長時間了,家里已久無音訊,一封家信可以抵得上一萬兩黃金那么寶貴。由于憂傷煩惱,頭上的白發越來越稀少,簡直連簪子也戴不了了。

         【參考譯文2】

        故國淪亡,空留下山河依舊,春天來臨,長安城中荒草深深。感嘆時局,看到花開也不由得流下眼淚,怨恨別離,聽到鳥鳴也禁不住心中驚悸。戰火連綿,如今已是暮春三月,家書珍貴,足抵得上萬兩黃金。痛苦中我的白發越搔越短,簡直要插不上頭簪。

       【韻譯】:

                   長安淪陷國家破碎,只有山河依舊,
                   春天來了城空人稀,草木茂密深沉。

                  感傷國事面對繁花,難禁涕淚四濺,
                  親人離散鳥鳴驚心,反覺增加離恨。

                  立春以來戰火頻連,已經蔓延三月,
                  家在鄜州音訊難得,一信抵值萬金。

                 愁緒纏繞搔頭思考,白發越搔越短,
                 頭發脫落既短又少,簡直不能插簪。

 

      4、安史之亂爆發后,唐玄宗不顧國家遭踐踏、不顧人民受蹂躪,帶著“傾國”佳人楊貴妃偷偷向四川逃去。公元756年7月3日,李亨在靈武受不滿三十人的文武官員朝賀,即位稱帝,這就是唐肅宗。具有濃厚忠君思想的杜甫,在聽到這個消息后,便把李唐王朝中興的希望寄托在李亨身上,正如他在《喜達行在所》(其三)詩中說的,“今朝漢社稷,新受中興年!”于是只身投奔肅宗。在途中又被叛軍捉住,送往淪陷的長安,因為官職較小,未被囚禁。757年3月,春天又來到長安城。對祖國有著無限深情的杜甫,多么希望自己的國家也出現一個春天的局面!然而,國家的春天一去不復返了。現實讓他睹物神傷。詩人把他在長安城中的所見所感,高度凝煉地熔鑄在四十個字里,這就是有名的《春望》詩。

 

    5、詩的首聯寫望中所見,是從總的方面、大的方面寫環境。長安被叛軍攻陷后,遭到了驚人的破壞。叛軍焚燒宮室,殺戮人民和唐朝官員的家屬,甚至連嬰兒都不放過。人民朝不保夕,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另一方面,叛軍兵將卻洋洋自得,把搶掠來的珍寶材物,絡繹不絕地用駱駝運往他們的老巢范陽,真是“昨夜東風吹血腥,東來駱駝滿舊都!”(《哀王孫》)昔日繁華的都城,已經被糟蹋得滿目瘡痍,不成樣子了!“國破破山河在”,只有山河依舊,而世事全非,真是萬千感慨。然而這些山河已經換了主人!長安城的春天原是很明媚、很熱鬧的,“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麗人行》)真是車如流水馬如龍,珠光與春色相輝映,如鮮花著錦。但是失陷后的長安,“城春草木深”,只剩下叢生的草木、滿地的血污。大自然的春天像往常一樣如期而至,然而景色迥異。兩句詩寫得極其概括,卻極其沉痛。

        詩的頜聯是分寫,通過花和鳥兩種具體事物寫春天。“感時花濺淚”,寫花,寫所見,是感傷,是國事,“感時”又承上面的“春”字;“恨別鳥驚心”,寫鳥,寫所聞,是怨恨,是家事,“恨別”又承上面的“國破”二字。

        花香鳥語,本是美好的事物,應當使人高興,為什么卻引起了詩人相反的感情?我們知道,鮮花盛開,充滿生機,是一種繁榮昌盛的象征。但這卻只是自然界的春天,而國家的春天、國家繁榮昌盛的局面卻已一去不復返了。詩人對李唐王朝的盛世是很留戀的。直到后來他到了成都,還一往情深地回憶:“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司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遠行不勞吉日出。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百余年間未災變,叔孫禮樂蕭何律”(《憶昔》)。而安史之亂正是唐王朝由盛而衰的轉折點,它把唐代社會劃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時代。所以詩人睹物傷情,見到荊棘叢中自開自滅的鮮花,也禁不住流出了眼淚。春鳥和鳴,是說鳥兒還能團聚在一起,享受大自然的春光之美。而自己卻家人離分,不能在戰亂中患難與共。詩人目睹長安人民遭受的慘禍,怎能不為拋在鄜州的妻子兒女担憂呢?同年五、六月間,詩人在《述懷》詩里更明確、更充分地表露了這種担憂:“比聞同罹禍,殺戮到雞狗。山中漏茅屋,誰復依戶牖?……幾人全性命,盡室豈相偶?……”所以聽到鳥聲,受到刺激,使人心驚。

     “烽火連三月”,從正月到三月這三個月中,殺伐不斷,如史思明、蔡希德等圍攻太原,唐將李光弼進行抵御;唐將郭子儀從鄜州出擊崔乾佑;叛軍安守軍等從長安向西出兵,進犯武功等等,戰事是很緊張的。詩人的家眷正在鄜州,由于戰事緊張,音訊隔絕,這更增加了詩人的担憂,使詩人更渴望得到家人的消息。“家書抵萬金”,在那種兵荒馬亂的歲月,一封普通的家信是多么難得、多么珍貴。

        詩人在前面或借景寫情、或情景結合,感情很沉痛。寫到腹聯(五、六兩句),好象詩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于是直接抒情,明寫傷國和懷家兩種感情。這兩句也是承接前兩句來的。戰火不斷,寫國事,是“感時”的內容。家人的離別是由于國事的艱難,把恨別與感時聯系在一起,更深化了憂國的感情。

        詩的尾聯總寫憂國思家的感情,是整個詩篇的結束。作者在這里既不寫景,又不抒情,卻著意刻畫了一個滿頭白發的詩人,因焦慮、憂愁而頻頻搔首的形象。搔首,是人煩急不安時的一種不自覺的動作,這種動作,正是詩人憂國思家的一種外在的形體表現,它形象地表現了詩人“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北征》)的愛國感情。

       這首詩通過對詩人在陷落后的長安城中的所見所感的描寫,抒發了詩人感時恨別、憂國思家的感情,充滿了愛國熱情。

     這首詩寫得一環緊口一環,前后照應,結構嚴謹、完美。

      全篇圍繞“望”字著筆,一、二句借景抒情,三、四句情景結合,五、六兩句完全是抒情,七、八兩句通過描寫人的動作來寫人的感情。憂國憂民的感情逐漸具體、逐漸深入、逐漸強烈。結尾既有強烈的感情色彩,又意味深長,是別具匠心的安排。

        這首詩是以深沉凝煉、言簡意多聞名的。遣詞用字,精當準確,含蘊豐富。司馬光說:“古人為詩貴于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故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戒也。近世詩人惟杜子美最得詩人之體。如‘國破破山河在’云云,‘山河在’,明無余物矣,‘草木深’,明無人矣;花鳥平時可娛之物,見之而泣,聞之而悲,則時可知矣。他皆類此,不可遍舉。”。    

 

 

 6、

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大量傷今吊古的詩詞里總結出了深刻的歷史教訓。在昔盛今衰的對比中給后人以借鑒。一個王朝興盛時,繁華的城市、宏偉的宮殿、熱鬧的街市,還有皇帝或為裝點太平盛世、或為自己享樂而興建的建筑,這些都會成為這個朝代繁盛的一個標志。但幾百年甚至才幾十年后,這些象征繁華的建筑變成一堆廢墟,甚至上面長滿野草,人們會產生什么樣的感情,發出什么樣的感慨呢?另一方面,戰爭所帶來的破壞是嚴重的,和平時期的苦心建設在兵火中可以毀于一旦。古代詩詞中常用野草亂生這一荒涼景象,表現昔盛今衰的傷感。 《詩經-王風-黍離》:“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黍,是一種糧食作物。離離,是禾草茂盛的樣子。行邁,就是遠行。靡靡,遲緩的樣子。中心搖搖,就是心煩不定的意思。舊說周平王東遷以后,周大夫經過西周故都,悲嘆宮室宗廟毀壞,長滿禾黍,就作了這首詩。因此,后來常用“禾黍”來表示對國家昔盛今衰的痛惜傷感之情。 杜甫《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此詩作于“安史之亂”時期。這兩句寫春望所見:國都淪陷,城池殘破,雖然山河依舊,可是亂草遍地,林木蒼蒼,滿目凄然。司馬光《溫公續詩話》:“山河在,明無余物矣;草木深,明無人矣。” 劉禹錫《臺城》:“臺城六代競豪華,結綺臨春事最奢。萬戶千門成野草,只緣一曲后庭花。”臺城為古都金陵內六朝帝王起居臨政的地方。六朝皇帝多奢侈荒淫,尤其是陳后主。他在臺城營造了結綺、臨春等樓閣以享樂。他自譜的《玉樹后庭花》曲中有“玉樹后庭花,花開不復久”的句子,被認為是亡國之音。此詩第三句寫當年“萬戶千門”的繁華景象如今變成野草叢生的荒涼景象了,在這種巨大的變化中寄寓了沉痛的歷史教訓。劉禹錫《烏衣巷》:“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烏衣巷口、朱雀橋邊曾是晉代王、謝等大家族聚居地,繁華一時。而今卻長出野草,荒涼里透出衰落。 唐許渾《凌歊臺》:“行殿有基荒薺合,寢園無主野棠開。”凌歊臺曾有南朝修建的行宮,如今已是荒草生于舊址之上,野花開于故宮之旁,盛衰巨變寓于其中。許渾另一首詩《登洛陽故城》是因新建洛陽城而舊的洛陽城廢棄發出感慨,登臨舊城,憑吊感懷所作。詩中寫道:“禾黍離離半野蒿,昔人城此豈知勞。”當年耗費無數辛勞修建的故城,如今滿目荒涼。 李商隱《隋宮》:“于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楊廣開鑿運河南游,運河兩岸栽柳,綿延千里。曾征螢火蟲,在江都放螢取樂,還修了個“放螢院”。這兩句是涉及的就是這些舊事。昔日放螢的地方如今已成為廢墟,只有腐草而已,南游盛況,早已銷聲匿跡,惟有暮鴉棲于古柳之上。在昔今對比中揭示出荒淫亡國的歷史教訓。 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這個夕陽殘照下的草樹雜生的荒涼街道,就是當年叱咤風云的劉寄奴曾經居住過的地方。這里借此來表達對英雄后繼無人的感嘆。 姜夔《揚州慢》:“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昔日“春風十里”的揚州路,而今到處是薺麥叢生了。這首詞通過揚州過去繁華與現在破敗的對比,通過金人南侵給揚州造成的慘重破壞,抒發了深深的故國之思。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