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夕陽西下幾時回?
夕陽西下幾時回?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夕陽西下幾時回?

    [譯文]    傍晚的太陽從西邊落下山去了,它什么時候才能再回來呢?

    [出典]     晏殊   《浣溪沙》

     注:

     1、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2、注釋:

       ①選自《珠玉詞》,浣溪沙,此調原為唐教坊曲名,因西施浣紗于若耶溪,故又名《浣溪紗》或《浣紗溪》。有平韻、仄韻兩體,均為雙調四十二字,后用為詞牌名。

  ②“去年”句:語本唐人鄧谷《和知已秋日傷懷》詩“流水歌聲共不回,去年天氣舊池臺”。

  ③無可奈何:不得已,沒有辦法。

  ④香徑:花園里的小路。

     3、譯文1:

        聽一曲以新詞譜成的歌,飲一杯酒。去年這時節的天氣、舊亭臺依然存在。但眼前的夕陽西下了,不知何時會再回來。

  無可奈何之中,春花正在凋落。而去年似曾見過的燕子,如今又飛回到舊巢來了。(自己不禁)在小花園中落花遍地的小徑上惆悵地徘徊起來。

        譯文2:

        在去年的舊亭臺上寫了一曲新詞,倒了一杯酒,我坐在那看著夕陽西下,突然想到夕陽西下有多少時間已過去,已回不來?看著那花在風中搖擺而落在地上,感覺時間一去不復返,時間過去了永遠也回不來了,讓我們更加珍惜時間,因為我們知道留不住最美的時光。燕子飛回來了,可到底是不是去年的燕子呢?誰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好像。這讓我更加懂得珍惜時光。我站在花園里飄著落花香味的小路上,一個人還不時地走來走去。我知道花落還有花開的時候,可我們的生命卻不會從生。

       譯文3:

        聽一曲新詞,飲一杯美酒,這時的天氣,與去年相同,看到的依然是往日的亭臺樓閣。夕陽西下,失去的時光還能回來嗎?

    花兒謝了,令人無可奈何,春燕歸來,卻似去年的相識。我只能小園香徑獨自徘徊。

 

    4、晏殊的生平見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5、此詞敘述孤獨之情但是不自苦。孤獨本來是人生不可避免的常事,亦不一定是壞事。常人怕孤獨是因為不能深刻領會孤獨的深刻含義的緣故。

       晏殊寫孤獨,其是深刻的知道人生之中孤獨是隨時相隨的,應泰然處之,沒有必要哀嘆傷感。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沒有必要傷神悲戚。人有人性,物有物性,各歸其主,兩者是相通的,不相同也沒有什么不可以的。相通是人賦予感情的結果,不相通才是其本質的規律。

        到今天,詞是新詞,酒是新酒,但是“天氣”“亭臺”仍然還是去年的那般模樣,仍然沒有改變。其實,天氣、亭臺原不僅僅屬于舊時,亦沒有必要唯獨屬于今日。有新詞新酒,那么天氣、亭臺當然亦有新意。對于像舊時一樣的天氣、亭臺中飲新酒、唱新詞,也不一定沒有舊時的意緒,也未嘗不能喚起舊日的往事。然而,新和舊畢竟是不能完全交融在一起的,兩者是不能完全替代的,新就是新,舊就是舊,時間的向前流動性——一維性,使得新舊事物在永遠的不斷更替中,也事物是發展變化的,不會永遠一層不變的,我們豈能因新舊事物的不同和變化而傷神呢?今天,有的人翻譯此詞的時候,說晏殊的這一首詞中必定蘊含著對舊人的懷戀之情緒,有一種“人去亭空”之感慨,這樣細說是沒有必要的,翻譯得太細的話,不但不能理解晏殊詞中所要表達的東西,反而使晏殊詞的意境過于狹窄和走進死胡同。

       “夕陽西下幾時回?”一句,有的人認為這句要表達一種對斜陽的惋惜之情,仔細的品讀,此句也并不一定就是這個意思。夕陽今天已經西下了,也意味著今天即將結束,不復回來了。而“幾時回”,反問之中已有答案。作者認為,既然夕陽西下已經不能返回,是挽留不住的,那么,就不必刻意的去挽留和哀挽,也沒有必要非要今天的夕陽重新升起來。既然一切都是無法挽回的、也無可挽回的,就沒有必要徒嘆奈何,這是晏殊詞中經常透露出來的一種極富人生哲理的人生態度。

       在詞的下闋中,“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兩句,可謂古今天下的絕對,楊慎在其《詞品》中稱之為“二語工麗,天然奇偶”。這兩句是描述時光流逝的話,時光一去不復返,光陰一去不可留,故不必盡力去挽留,一切依舊自然最好,也即是順其自然。花既然沒有情感,是無情之物,看見花凋零而惋惜者是白白的嘆惋。燕子固然“似曾相識”,而燕子春去秋來當然是燕子作為燕子的物性使然,與尋人戀舊是沒有任何關聯的。宇宙間的萬物,人的人性,物的物性,各自都有自己的本性,它們之間是互不干擾的,這才是最正常的世界,因此不必因花的凋零而感傷,也不必因燕子的來去而憐惜。

       由此可見,晏殊擁有一顆豁達之心。這也正是他不在小園那布滿落花的小徑上無奈地徘徊的原因之所在。“小園香徑獨徘徊”一句并不是感傷之語,而是詩人面對時光流逝、無可挽回,有所悟之后做出的一種不同于常人的超然之舉。在這種獨自一人徘徊的場景中,詩人對宇宙人生有了更深一層領悟,在沒有喧鬧的孤獨中,更利于思考,對宇宙、對人生的哲思。獨徘徊的過程中,他的內心并不孤獨,他更喜歡這樣的獨徘徊,“孤獨”的徘徊中,其實“獨”應理解為孤單,而不是他的內心的孤獨,在這樣的表面孤獨得情形下他才可能有對人生和宇宙更深層的思考。

        在這“孤獨”的沉思中妙手偶得的小詞或是晏殊的其他詞中,都可以領略到晏殊詞多含對人生、宇宙的哲思——順其自然。(作者:楊靜)

 

        6、宋朝尚文,對文人尤其寬容。晏殊有幸生活在那個時代,又是一個志得意滿的達官貴人,詩酒構成了他生活的主題。葉夢得《避暑錄話》里說他“喜賓客,未嘗一日不宴飲。”由此可以確認《浣溪沙》應該是晏殊在筵罷客散之后的作品。我們可以想象一下晏殊當時的情景:酒微醒,頭微熏。客人都離開了,夕陽西下,他獨自一人徘徊在自家花園的小徑上,亭臺依舊,四時變換依然,那些似曾相識的燕子也回來了,但春盡花落,它們如期的歸來帶不回逝去的光陰。

       《浣溪沙》描寫的就是這樣的事,平和自然,凄婉含情,直抵我們最柔軟的部位,撩起敏感的神經,讓我們怦然心動。

        在蘇東坡之前,訴說性情的長短句相對于勵志的詩,是文人不登大雅之堂的譴興之作。因此,我們更不應該苛求晏殊,他的詞作固然是少了一份煙火氣。但何嘗不是抒發真性情呢?詩言志,詞言情。宋初的文人大都持這種觀點,這是詩的悲哀,卻是詞的榮幸。我們覺得宋詩面目可憎,就是因為它太講究文以載道,流于假大空,干癟,少了鮮活的血肉,感覺不夠親切。倒是詞最初不登大雅之堂,自煙柳花巷始,繼而進入文人的圈子里,到底蔚然成大,把同時代的詩給比下去了。

  “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晏殊《踏莎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熱鬧過后的寂寞會更寂寞,在那個“昨夜西風凋碧樹”的夜晚,寂寞得受不住,才會 “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晏殊《蝶戀花》)。這已經不是寂寞,這是凄涼了。它無關乎富貴,也不是無病呻吟,它是對人生的終極追問。能寫出這種詞的人,如果身世橫遭變故,一樣可以寫出《紅樓夢》這樣的鴻篇巨著。作者:蘭陵老生

 

      7、初讀這首詞,還是豆蔻花開的爛漫時節,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懵懂年紀,喜歡詞中流露出的美好感受,時光冉冉,詞作清麗優美如故,再次細細品讀,仍是覺得美,只是悟出的深意已和早年大有不同,真的是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晏殊在閑適自得的日子里,把酒言歡,聽曲暖暖,在這樣酒醺微醉的情境之下,情不自禁追憶起去年今日來,景色美麗依舊,心情卻難以回歸當年的愉悅。夕陽西下幾時回,筆鋒一轉,從略帶悠閑歡愉的心態,忽然變換為暮色夕陽下的傷感憂思,生命流逝的無限感嘆。一切景語皆情語,夕陽西下的垂暮之景,此也是晏殊心境的敏感再現。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這一聯是這首小令中最為人稱道的一句,也最為人們熟知,花開花謝,歲月更迭交替,這一切本來就是人力所無法控制更改的自然變化,時光不留人,逝者如斯夫,雖是痛惜美景不再,留戀昔日的歡樂,也是徒然。無可奈何四個字將晏殊的惋惜心情,清晰的展現出來。再度歸來的燕子,不是仍然像是去年此處的舊識嗎?似曾相識與無可奈何相對應,延續了作者的落寞情思,隱隱中卻增添了絲絲聊以慰籍的樂趣,那回歸的燕子絕然不是去年的那只,但那似曾相識的感覺卻也讓我心動啊!小園香徑獨徘徊。在香飄滿園的小路上獨自徘徊,晏殊在想些什么呢,思考些什么呢,我想更多的是裊裊的惆悵了……(fx38548

 

     8、  此詞之所以膾炙人口;廣為傳誦,其根本的原因于情中有思。詞中似乎于無意間描寫司空見慣的現象,卻有哲理的意味,啟迪人們從更高層次思索宇宙、人生的問題。詞中涉及到時間永恒而人生有限這樣深廣的意念,卻表現得十分含蓄。

  回過頭來再看一下這首詞,作者在回憶舊時的美好生活,可是,夕陽西下,光陰似箭,那昔日的情景何時能再現?落花墜地,更引發詞人年華流逝的無可奈何之感;似曾相識的燕子去年飛走今年尚且還會歸來,而過去的歲月卻一去不返了。

  想到這里,詞人不禁獨自在園中充滿花香的小路上徘徊。思想與動作構成雙重疊合,在徘徊沉思中遙應上片的回憶,造成循環往復的態勢,使讀者更加感到時間的寶貴,與詩人產生強烈的共鳴。

 

      9、 是走了,萋萋芳草挽不住那一份別情,更有那雁去聲,挽不住你離去的心. 

   風,吹來;風,拂去.幾千年的等待,幾千年苦修的份,原來只是為了今世的我們,斷腸分別的過程.

  芳華依舊,道邊的野菊花,還沉浸在夢中.而我們,從夢中醒來,走上了分別的長亭.

  不是說,要相守每一個暮靄晨昏嗎?不是說,要比一世一生嗎?不是說,要與我,踏斷天涯阡陌,走遍萬千山,尋覓一個小小的樂園嗎?

   緣何,在這樣的季節,你要啟程遠行?

  風無言,月無痕,更有那嗚咽的晚鐘聲,低訴著曲人散的悲凄.

  就這樣,踏上了分別的長亭;就這樣,憔悴了我一千年的心.

  別問我,今后還可不可以再續前緣;別看我,滿溢愁萬怨的眼.

  一定是細雨打濕了睫毛,我沒有哭泣.起風的時候總會有細雨悄悄落下.

  落花已經飛盡了,雨灑庭前的日子,還很遙遠.你可以忘記,伯牙子期的故事;你還可以埋葬,看彩霞天的日子.

  風,依舊在吹.離去的你,可否還會憶起我的淚,我悲,我的凄迷.

  曾經看過的星河,依然隔著牛郎織女.而我們,沒星河相隔,卻依然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夕陽西下了,倦鳥已歸.古寺的鐘聲又在蒼茫的原響起.四周很靜,只有凄惻的晚風,仍在執著的吹. 似水的柔情,還是化作了云煙.如夢的歸期,不在冬季.我知道,此一去,你便永遠成了我夢中的影子.銀雨辰

      10、不會再傻傻的問自己或別人"夕陽西下幾時回?"這只是癡人說夢,因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聰明人嘆息著說:"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