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

  [譯文]  天空中云騰霧罩,點點星光象海面上無數船帆在跳舞。

  [出典]  李清照  《漁家傲》

  注:

  1、《漁家傲》 李清照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仿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2、注釋:

    ⑴星河:銀河。

  ⑵轉:《歷代詩余》作“曙”。

  ⑶帝所:天帝居住的地方。

  ⑷天語:天帝的話語。

  ⑸我報路長嗟日暮:路長,隱括屈原《離騷》:“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將上下而求索”之意。日暮,隱括屈原《離騷》:“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之意。嗟,慨嘆。

  ⑹謾:徒,空。

  ⑺鵬: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大鳥。

  ⑻蓬舟:像蓬蒿被風吹轉的船。古人以蓬根被風吹飛,喻飛動。

  ⑼吹取:吹得。

  ⑽三山:傳說中海上的三座仙山。

 

   3、譯文1:

    天空中云騰霧罩,點點星光象海面上無數船帆在跳舞。好象夢見自己飛到了玉帝的住所,玉帝關切地問我要到哪里去。

    我說前方有那漫漫的長路,可已黃昏日暮,我空有一肚子才學,可是沒有用武之地。九萬里長途,大鵬正迎風沖舉,風呀,你不要停住,把我這小船吹到三山那兒吧。

    譯文2:

    水天相接,晨霧蒙蒙籠云濤。銀河欲轉,千帆如梭逐浪飄。夢魂仿佛回天庭,天帝傳話善相邀。殷勤問:歸宿何處請相告。

  我回報天帝說:路途漫長啊,又嘆日暮時不早。學做詩,枉有妙句人稱道。長空九萬里,大鵬沖天飛正高。風啊!千萬別停息,將這一葉輕舟,直送往蓬萊三島去。

    譯文3:

    夜色將曉,滿天云霧波濤中透出一線曙光,天河流轉,成千的帆船在銀河中飛舞。好像夢魂已回到天帝住的宮殿。聽到天帝說話,親切地問我要到哪里去?

    我回答說,自己雖說有才學,能寫出驚人的詩句,可是現在日暮途窮,出路難尋。但我不甘寂寞,還要像大鵬鳥一樣高飛遠舉。風兒,請你不要停止,把我那像蓬草一樣的輕舟,吹到渤海中三個仙山去吧。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 李清照是一位可以代表婉約派的女作家,她的《聲聲慢》、《醉花陰》等是大家熟悉的名作。這些詞多半寫閨情幽怨,它的風格是含蓄、委婉的。但是在她的詞作中也有一首風格特殊的《漁家傲》,這是一首豪放的詞,她用《離騷》、《遠游》的感情來寫小令,不但是五代詞中所沒有的,就是北宋詞中也很少見。一位婉約派的女詞人,而能寫出這樣有氣魄的作品,確實值得注意。

   整首詞都是描寫夢境。開頭兩句寫拂曉時候海上的景象。在李清照以前還沒有人在詞里描寫過大海。“天接云濤”兩句用“接”、“轉”、“舞”三個動詞,來寫海天動宕的境界。“星河欲轉”,點出時間已近拂曉。“千帆舞”寫大風,這不是江河中的景象。可能因為李清照是山東人,對海的見聞比較多,所以寫得出這樣的境界。上片第三句“仿佛夢魂歸帝所”,意思是說:我原來就是天帝那兒來的人,現在又回到了天帝處所。這和蘇軾《水調歌頭》中秋詞:“我欲乘風歸去”之“歸”字意義相同。“歸何處”句,著“殷勤”二字,寫出天帝的好意,引起下片換頭“我報路長嗟日暮”二句的感慨。《離騷》:“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就是李清照“路長日暮”句的出處。這句子的意思是說人世間不自由,尤其是封建時代的婦女,縱使學詩有驚人之句(“謾有”是“空有”的意思),也依然是“路長日暮”,找不到她理解的境界。末了幾句說,看大鵬已經高翔于九萬里風之上;大風呵,不住地吹吧,把我的帆船吹送到蓬萊三島去吧(“九萬里風”句用《莊子·逍遙游》,說大鵬“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扶搖,旋風,九是虛數)!

  李清照是婉約派的女作家,何以能寫出這樣豪放的作品呢?我們知道,在封建社會中,女子生活于種種束縛之下,即使象李清照那樣有高度修養和才華的女作家也不能擺脫這種命運,這無疑會使她感到煩悶和窒息。她作了兩首《臨江仙》詞,都用歐陽修的成語“庭院深深深幾許”作為起句,這很可能是借它表達她的煩悶的心情。她要求解脫,要求有廣闊的精神境界。這首詞中就充分表示她對自由的渴望,對光明的追求。但這種愿望在她生活的時代的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她只有把它寄托于夢中虛無縹緲的神仙境界,在這境界中尋求出路。然而在那個時代,一個女子而能不安于社會給她安排的命運,大膽地提出沖破束縛、向往自由的要求,確實是很難得的。在歷史上,在封建社會的婦女群中是很少見的。

  這首風格豪放的詞,意境闊大,想象豐富,確實是一首浪漫主義的好作品。出之于一位婉約派作家之手,那就更為突出了。其所以有此成就,無疑是決定于作者的實際生活遭遇和她那種渴求沖決這種生活的思想感情;這絕不是沒有真實生活感情而故作豪語的人所能寫得出的。(夏承燾)

 

   6、這首詞,《花庵詞選》題作“記夢”,是李清照唯一的豪放詞,是她南渡以后的作品。一般來說,李清照南渡以后寫的詞都是些消沉愁苦之作,而這一首卻是例外。

    李清照南渡后,不久丈夫趙明誠病死。國破家亡兼夫死,使她生活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擊,從此,她只身飄泊江南,孤單寂寞地度過她那艱苦歲月的晚年,處于“路長嗟日暮”的困境。但她是一個性格爽直、柔中有剛、不愿受現實生活束縛的人,所以,有時想象的翅膀飛進了另一個世界。她幻想出一條能使精神有所寄托的道路,以求擺脫人間那前路茫茫、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境況。于是夢跨云霧,渡天河,歸帝宮,乘萬里風到仙山去。這樣豪邁的氣概,不凡的壯舉,就使這首詞顯示出浪漫的情調,豪放的風格,而和她的其他詞作風格迥然不同?

   詞一開頭就寫:“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活繪出一幅仙境一般的壯麗景色。這里,“星河”,即銀河。意思是說,天空連接著那象波浪一樣翻滾的云霞,這些云霞又是和晨霧連在一起,顯得曙色朧朦。而透過云霧遠遠望去,銀河中波濤洶涌,象要使整條河翻轉過來似的。河中許許多多帆船在滾滾的大浪中顛撲,風帆擺動得象在銀河中起舞一樣。這是寫天上的云彩,可謂千姿萬態。雖然寫的是作者在夢中所幻想的自然景象,但這一幻想無疑是她在人生道路上歷盡艱難險阻、流徙奔波之苦的潛意識所促使的。所以,在它里面既有壯麗的一面,又有艱險的一面。它展現出一個晨霧迷茫、云濤翻騰、滾滾銀河、千帆競渡的開闊境界。這境界象是個仙境,作者就是在這仙境中經歷著的。所以,也漸漸地使她的夢魂好象回到天帝居住的宮殿去了。——“仿佛夢魂歸帝所”。“帝所”,指天帝居住的宮殿。其實,這是人們在經歷了千辛萬苦后所希望和追求的美好前途。而她之所以夢回“帝所”,是有其思想根源的。古代詩人往往設想自己是從天上宮闕來的,所以在幻想美好的前途時也就往往說“歸帝所”去。如蘇軾的《水調歌頭》說:“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也就是寫他想回到天帝宮殿去。那么,作者魂回帝宮去,情況怎樣呢? 

  “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她聽著天帝在對她說話,殷勤地問她要回到哪里去?李清照南渡以來,一直飄泊天涯,備受排擠與打擊,嘗盡了人間的白眼,如今天帝這么關照她,使她感到多么溫暖啊!作者這么寫,不管其主觀動機如何,客觀上已把天上和人間作了一個鮮明的對照,譏諷了黑暗的現實社會。她在若干年來的逃難生活中,多少事,憑誰訴?這次竟然得到訴說的機會了。這就引出了詞的下片,由她訴說自己的困難和心愿。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意思是說:我告訴天帝,我所走的路程很遠,現在已到了黃昏,還沒有到達。即使我學詩能寫出驚人的句子,又有什么用呢?上句,“路長嗟日暮”,出自屈原《離騷》:“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作者借此表白自己在人生道路上日暮途遠,茫然不知所措。這里著一“嗟”字,生動地表現出她那徬徨憂慮的神態。下句,“謾有”,是“空有”或“徒有”的意思。這一句含有兩層意思:一是慨嘆自己有才而不能為世用,有懷才不遇之感;二是社會動亂,文章無用,有李賀《南園十三首》中的“不見年年遼海上,文章何處哭秋風”之意。兩者象是對立,實則統一,是互為因果的。那么,作者既然有這樣苦衷,她希望怎樣解脫呢?請看:

  “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她要象大鵬那樣乘萬里風高飛遠舉,離開那齷齪的社會。叫風不要停止地吹著,把她的輕快小舟吹到仙山去,使她過著那自由自在的生活。“九萬里風”句,出自《莊子·逍遙游》:“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扶搖”,風名。“九”是虛數,是多的意思。這一句,表示了作者有大鵬高飛之志。“蓬舟”,象蓬草那樣飛旋輕快的小舟。“三山”,指傳說中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個神山。為神仙所居,在渤海中。作者為什么夢想到三山中去?是否由于消極的游仙思想在作怪?不是的。從上文的意思來看,是由于她感到“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就是說,盡管她有才華,有理想,有抱負,但在現實社會中根本得不到實現和施展,找不到出路,才促使她這樣想的。可見她的夢想仙境,正是她對黑暗現實不滿的表現。她要回到那沒有離亂,沒有悲傷,沒有孤凄和痛苦的仙境去,正是反映出人間存在著戰亂、殺戮、欺詐、孤獨、寂寞的現實。所以,她的那種思想活動,并非消極的,而是積極的,有現實意義的。

  這首詞,思路開宕,想象豐富,意境遼闊,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它把讀者帶到仙境中去,飽覽豐富多姿的云濤;大鵬展翅萬里的浩大境界,以及那輕舟乘風吹向三山的美景,使人為之神往。這種借神仙境界來表達自己胸懷的浪漫主義作品,在李詞中是極為罕見的。

  李清照本為婉約派的女作家,能寫出如此豪放的詞,除了亂世迫使她從閨閣中走出社會,面對現實這些客觀原因之外,還有她的主觀因素,就是她的思維活躍,性格開朗,敢想敢說;同時,她遍讀群書,記性特強,不常見的字句、故實,都能一一記得,這就豐富了她的形象思維,使她對各種神話傳說和典故,都能運用自如來書寫自己追求自由和美好生活的心愿,從而構成了這首具有浪漫情調而又氣魄宏偉的豪放詞。 

 

    7、 這首詞在黃升《花庵詞選》中題作 “ 記夢 ” 。從詞的內容、情調及風格上看,可能是南渡以后的作品。前期,作者的生活美滿,詞中多為愛情的歌頌,離別相思與傷春悲秋的嘆息雖時有流露,但情調仍是歡快的,風格是爽朗的。南渡以后的情況則有所不同了。作者經歷了靖康之亂,她舉家南逃,備嘗家破人亡與顛沛流離之苦。無疑,她的生活面擴大了,閱歷加深了,作品的內容也較前期豐富了。很明顯,貫穿這一時期詞創作的主線是家國淪亡與個人不幸遭遇的哀嘆。早期明快、爽朗的情調已經消失,而代之以濃厚的感傷情緒。但是,這首《漁家傲》卻與作者一貫的詞風有所不同。它借助干夢境的描述,創造出一個幻想中的神話世界,充分反映出作者的生活熱情、對自由的向往和對光明的追求。作者在夢中橫渡天河,直入天宮,并大膽地向天帝傾訴自己的不幸,強烈要求擺脫 “ 路長 ” 與 “ 日暮 ” 的困苦境地,然后象鵬鳥一樣,磅礴九天,或者駕一葉扁舟,乘風破浪,駛向理想中的仙境。這首詞具有鮮明的浪漫主義特色,詞風豪邁奔放,很近似蘇軾、辛棄疾。黃了翁在《家園詞選》中說這首詞 “ 無一毫釵粉氣,自是北宋風格。 ” 可見,李清 照的詞風是多樣的。

   這首詞給人印象最深的是大膽而又豐富的想象。作者創造出虛無縹緲的夢境,把天上的銀河與人間的河流聯系起來,把閃爍的星群想象成為掛滿篷帆的航船。作者正是乘坐這艘 “ 飛船 ” 駛入天上的神仙世界,受到 “ 天帝 ” 的接待。這的確是 “ 穿天心,出地腑 ” 的神來之筆。這樣的詞筆出自李清照,確實是 “ 驚人 ” 的。

   這首詞具有闊大而又豪邁的氣度。詞中闊大的形象、闊大的志愿、出自闊大的胸懷。一個漂零無依的女詞人竟渴望借助萬里鵬風把自己映入神仙般的奇異世界。這奇異的神仙世界是詞人理想與精神寄托之所在。詞中既有李白的放浪姿肆,又具有杜甫的沉郁頓挫,這二者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終于使這首《漁家傲》成為《漱玉集》中獨具特色的詞篇。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

    詞一起筆便直賦夢境仙界,但見云影星光,奇變麗幻,令人目眩神搖。那是夜色將盡的黎明時分,云濤翻滾,晨霧迷蒙,天地之間一片蒼茫景象。忽又云開霧散,星河燦爛,宛若千帆飛舞其中。“星河”,即天河。天河轉位,季節和時間也隨之更迭和推移。

    起句蒼茫勁健,展現出一幅遼闊、壯美的圖卷。讀之仿佛身浮天穹,揚帆天際,在銀河之中尋覓理想之境。其中又準確地嵌入幾個動詞,繪景如活,動態儼然。“舞”字化靜為動,變平凡為神奇,既出色地描繪了繁星在天空好像帆船一樣閃爍流駛,也傳達了詞人意緒的昂奮飛動。

    仿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在迷離恍惚之間,詞人夢魂飛越茫茫星空,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天帝的宮殿。她聽到天帝關切地問自己:你要回到哪里去?

    “帝所”,天帝所居的宮殿。一腔心事,人間竟無可訴說者。惟有魂飛九霄之外,訴諸想象中的天帝。用一“歸”字,倍見親切,無形中縮短了仙凡之間不可逾越的距離,就好像詞人本是仙子降凡,只是由于不堪人世,才又重返天庭仙界。“歸何處”這一發問,恰似一石投水,激起詞人心底層層波瀾:是啊,自茫茫人間,輾轉天庭,一路辛苦茫然,我究竟要到哪里去呢?心路歷程之渺茫曲折,由此可見。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

    下片緊承上文,以“我報”二字領起,通過回答天帝的詢問,傾訴憤懣,抒發豪情。“路長日暮”,化用屈原《離騷》詩意:“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里,“路長”,謂人生之路漫長修遠;“日暮”,以夕陽西下喻人至暮年。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雖然努力上下求索,終少收效;而時不我待,人已臨暮年,豈不令人悲嘆!這里著一“嗟”字,生動地表現出她那彷徨憂慮的神態。

    清照詩詞并工,才華卓著,“直欲壓倒須眉”。自謂學詩“有驚人句”,對于自己的文章才華,不無自負自豪之意。但冠一“謾”字,又見否定。“謾有”,空有之意。清照后期坎坷不斷,歷經國破家亡之痛,曾經美好的理想已經成空,在現實中常感到無奈與無助,擁有出眾的才華又能如何?此句真實地表達了詞人內心深處的迷茫滄桑之情,流露出對現實的強烈不滿。

    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詞情并未就此消沉,“九萬里風鵬正舉”一句又振起全局,使人精神為之一振。《莊子·逍遙游》中有:“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鵬之徙于南溟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大鵬乘風展翅,扶搖直上,背負青天,志在萬里。“蓬舟”,謂輕如蓬草的小舟,極言所乘之舟的輕快。“三山”,指渤海中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相傳為仙人所居,可望而見,但乘船前去,臨近時即被風引開,終于無人能到。詞人翻舊典出新意,欲借鵬摶九天的風力,吹到三山,膽氣之豪,境界之高,詞中罕見。

    詞人借此抒發情懷,她要像大鵬那樣高飛遠舉,超越塵世,駕一葉扁舟,乘風破浪,直飛向海外仙山,這才是心靈的最后皈依。上片寫天帝詢問詞人歸于何處,此處即交代歸宿。那樣的地方,應該沒有離亂,沒有孤凄,沒有痛苦。此句全是縹緲幻語,但警峭勁拔,語勢迅疾飄忽,使人神游物外。

 

    評 解

    清照歷來被視為婉約詞宗,此詞卻意境壯闊,風格豪邁,迷離恍惚,充滿神奇浪漫的色彩,抒發了對于自由仙境的熱烈渴求。起首兩句寫云天星空,千帆舞動,渲染出神話般的色彩和奇幻氛圍。接下來以記夢游仙為線索,通過奇異的仙凡對話來抒情述志,從而集中筆墨,展現題旨。不僅如此,詞人還善于化用前人的詩文,以增強詞作的廣度和深度,如“路長日暮”脫胎于《離騷》,重在正面取意,做到以少勝多,言簡意賅。“驚人句”本自杜詩,但用“謾有”將詩意深入一層。“九萬里風鵬正舉”,則主要借取《莊子》形象,以喻騰飛之志。宋詞通常以兒女風月為主,較少記夢游仙之作,此詞確為罕見特絕之作。

 

   8、李清照詞中表現了對自由的渴望,對光明的追求,流露出對人生、對社會的關注和對國家命運的憂慮。

     諺云;國家不幸詩家幸。任何一個動蕩的歷史時期,都是藝術家的思維活躍的時期。他們與每一位社會成員一樣飽受著動蕩之苦,他 們又比任何一位社會成員都多幾分憂患,多幾分責任。培康之亂,社 會的動蕩,家庭的變故,使李清照由平靜安寧走向漂泊動蕩,由生活的一極走向主后的另一極,飽嘗了人生的大喜大悲。他的心靈在反差 強烈的刺激中變得敏感而富于悟性。她這時的詞作偏重于以民族情緒 和愛國情感為主題,往前期哀愁傷感的基調上更趨悲滄沉郁,情感的憂郁也更加深刻化。她的日作,進入了一個人品、詞品極高的藝術境 界,內容也主前期的“終日凝眸”變為“欲語淚先流”。

    如她的一首 豪放詞《漁家傲》:“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仿佛魂夢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 我歸何處。我報路長偕日暮,學詩沒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體 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詞人以浪漫主義的藝術為思,夢游的方式,馳騁豐富的想象,設想與 天帶問答傾訴隱衷,表露出同人不滿人間的黑暗,懂憬天上的光明, 追求美妙的幻想,尋求精神的歸宿,充分體現了她對自主的渴望,對戈明的追求。這種愿望在她生活的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 她只有把它寄托于夢中虛無縹緲的神仙境界,在這境界中尋求出路。 對于一個封建社會受到壓抑、處于從屬地位的婦女,這種設想本身就充滿了豪氣,表現了李清照曠遠的胸襟。

    從某種意義上講,李清照的愁和淚,正是她作為社會的一個清醒者的可貴標志。深刻的思想痛苦遠比淺薄的歡樂更有人生價值,更有 思想意義。南宋統治集團在那“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 的醉生夢死之中花天酒地,而李清照則痛切國確家亡,始終為此而越思郁郁,不肯去追次取樂,她是那個一灘爛泥的社會中憂郁、思考的 靈魂。這個靈魂始終在敏銳地感受、深深的思索、暗暗地流著她的哀 國之淚。按照她的才華。教養和身份,她是完全可以一步踏入貴族小圈子,去借浮于桂堂之上,持它個人生一醉。問她沒有這樣做,而是 持著嚴肅的人生態度,在這燈紅酒綠、達官旨醉的生活氛圍里,獨自 一個躲到一邊去默默思味,去度過自己憂郁的內心生活。她心靈固然有些空虛,但這是探索者找不到人生道路時的一種迷茫,完全不同于 那種紙醉金達的靈魂空白。

 

 
   9、

    天籟之音,曲曲幽怨
    接轉處,我在歸途知路
    云卷云舒,一紙遼闊
    濤波洶涌,筆筆是情韻
    連心脈脈的流淌
    曉風吹來,親愛
    霧雨般絲弦

    星子伸長柔指纖纖
    河水清唱情蕩漾
    欲把虛掩的門打開
    轉過花影
    千萬私語捻作舟
    帆浩蕩,親愛
    舞不盡夢魂牽繞

 


    10、夜,已經漸漸深了。   

    一個不經意的抬頭,卻讓稀疏的點點星光映入眼簾。多么幽邃的光點!紛紛散散、錯落有致地鑲嵌于黑幕般的夜空之中,不能不讓人心醉。

 “一川淡月疏星,浣紗人影娉婷”。八百年前,辛棄疾亦在此望星抒懷。一方疏星,一輪淡月,配之以村婦勤勞的背影,不禁讓他生出一陣歡悅閑適之情。   遭逢貶謫的辛棄疾,居然在這星光錯落的夜景里,找到了一份舒坦順意,一份愉悅暢快。——那是因為,在星光里,蘊藏著無盡的理解、悠閑之意。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疲奔于途的杜甫于這星夜間,終于吐出了自己內心的文字。遠處的星光猶如垂向于地,銀光映著長江的流水向遠處奔騰翻涌著。想造福于民眾可一生偏無成就的他,只能呆立于船頭,仰望點點星光,心中美女涼的心境亦由星光抒泄得淋漓盡致。——那是因為,閃爍的星光中,同樣包含著一份凄冷與憂思。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婉約的李清照看到了星光,竟也寫下了如此豪邁的詩句。此時正值國破家亡,而丈夫趙明誠又不幸病死,本應“戚戚慘慘”的李清照看到了這漫天星點。卻產生了無限的豪放不羈的情感。——那是因為,壯麗的星河里,更有一種勇氣,一種奮發向上的活力。

 

   11、春暖花開是什么?

  春暖花開是一種生活的意境,是“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閑適,是“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的干凈,是“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朦朧。

  春暖花開是一種樂觀的態度,是“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的情態,是“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的氣勢,是“滟滟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的充沛。

  春暖花開是一個感情的集合,是“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友情,是“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的愛情,更是“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親情。

  春暖花開在塵世。塵世中,春一季季地來,花一季季地開,而她在享受著塵世的春暖花開。 來源于 www.caowu.cn[草屋文學] 原文鏈接地址:http://www.caowu.cn/article/20090918/11656.html  

 

   12、這首詞題為《記夢》,誰都能看出是晝有所思、夜有所念的執著理想的藝術性的閃光。令李清照初悅后愧的前夫與大失所望、彼此成仇的后夫,加上跟著宋高宗的顛沛流離的遷徙逃亡,使李清照進一步看清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救助的漂泊無定與赴訴無門的孤苦無依,但她的精神是向著“自由”的,她要用文字織帆作槳,脫開這個齷齪骯臟的塵寰,讓不羈的靈魂躍進無垠的天空與天帝對語,與天體星云為友。和嚴蕊相較,李清照終歸屬于貴婦人的階層,她當然是寧肯嫦娥奔月那樣脫離這個世界,也不可能萌生赴原野山鄉化菊為蜂的念頭。梁啟超認為這首詞風格豪放,迥異于李詞慣有的清麗婉約, “絕似蘇辛派”,卻未能深究李清照靈魂深處的苦衷。

    人的一切(姿容、衣妝、思想、心靈)都應當是美的可對女性而言,天賦其美,秀萃一軀,在歷史進程中總體上留下來的卻是“花鈿委地無人收”的敗落場面。略現差異的是,憑美色(西施、王嬙、楊玉環)出場的女性演出的是凄美哀婉的悲劇,而才女們(李清照、柳如是、嚴蕊、秋瑾)演出的是堅韌壯烈的悲劇;前者似一盞盞紅燈籠那樣被一陣陣狂風吞噬、撲滅,后者像是原野上卷動的野火,要淋漓的淚水和著血水反復地去澆撲……
 
    真美永久扣人心弦,所以“美能拯救世界”。美女、才女作為個體是可以燈火一樣被強行撲滅,而她們所遺留下來的美的灰燼與美的氣質,從這個世界上卻輕易消逝不了。后人以西子湖為杭州西湖命名,給人們留下不盡的想像, “虞美人”既冠于花草,詞牌、樂曲中也時見其名;王昭君故鄉之水為香溪,塞北之墓為青冢,這水這土也別成氣色;楊玉環在華清池洗浴過, “華清水滑”,地下溫泉也顯得別含成分;李清照的詩詞獨樹高標,千年后吟誦,也是清新芳烈,香沁肺腑;李香君血染的那柄“桃花扇”倘若仍在,鬧不清會是何等珍貴的文物與瑰寶;秋瑾一襲白衣的漢白玉塑像佇立于西子湖畔,值得驕傲的是所有的中華兒女。一切正如陸游所寫的那樣: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