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

  [譯文] 雖遠在天涯,卻仿佛嗅到了江南春天的氣息,因為那初綻的梅花,報道了春天的臨近。

  [出典]  北宋 黃庭堅  《虞美人·宜州見梅作》

  注:

  1、 《虞美人》 黃庭堅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闌風細得香遲,不道曉來開遍向南枝。

  玉臺弄粉花應妒,飄到眉心住。平生個里愿懷深,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

  2、注釋:

     天涯:代指詞人此時被貶之地。

     江南信:指春天的訊息。

     梅破:梅花開放。  夜闌:夜深。 

     不道:不料。          

     玉臺:梳妝臺。 

     眉心住: 《太平御覽·時序》引載,南朝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正月初七)臥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額上,拂之不去,三日后洗之方落,宮女以為奇,仿效之為梅花妝。這里指打扮美麗。   

    個里:此中。這里指遇到良辰美景時。     

    去國:離開朝庭。      

     十年:作者從宋哲宗紹圣元年(公元1094年)初次遭貶,至宋徽宗崇寧三年(公元1104年),又以“幸災謗國”罪被除名,押送宜州(今廣西宜山縣)管制,正好十年。

 

 

  3、譯文1:

    雖遠在宜州,但也嗅到了江南春天的氣息。因為那含苞欲放的梅花,告訴人們春天即將到來。深夜,微風吹過,送來陣陣花香,我不知什么緣故。清晨才發現,朝南的枝頭,梅花已傲然開放。

    壽陽公主淡施脂粉惹起群芳嫉妒,梅花飄落到她的眉心才停住。若在平日里,面對美景,我一定要開懷暢飲。可現在,離開京城已有十年,歲月無情,再無少年心志。

   譯文2:

   在宜州看到梅花開放,知道春天即將來臨。夜盡時,遲遲聞不到梅花的香味,以為梅花還沒有開放;早晨起來,才發現在面南的枝條上已開滿了梅花,真是沒有想到。女子在鏡臺前化妝,引起了梅花的羨妒,就飄落在她的眉心上。要在平常見到這種景象,便希望暢懷酣飲;現在就不同了,自從被貶離開汴京,十年來,那種青年人的情懷、興致已經不存在了。

   譯文3:

   即使走遍天涯仍有江南的音信,從梅花含苞欲放時可以覺知春天已經臨近。夜沉沉的微風輕吹,聞得芳香已較晚遲,不料第二天清早它卻開滿朝南的樹枝。

   面對梳妝臺淡施脂粉一定要掠起群芳的嫉妒,你的落花只應飛到我的眉心就停住。我一生唯愿與酒交深,可離開京城十年來消耗完了自己少年的興致之心。

 

 

   4、黃庭堅生平見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5、此詞為山谷因寫《承天院塔記》被朝廷指為“幸災謗國”而貶謫地處西南的邊地宜州后所作。全詞以詠梅為主,把天涯與江南、垂老與少年、去國十年與平生作了一個對比性總結,既表現出天涯見梅的喜悅,朝花夕拾的欣慰,又抒寫不勝今昔之慨,表現出作者心中郁結的不平與憤懣。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宜州地近海南,去京國數千里,說是“天涯”不算夸張。到貶所居然能看到江南常見的梅花,作者很詫異。“梅破知春”,這不僅是以江南梅花多冬末春初開放,意謂春天來臨;而且是側重于地域的聯想,意味著“天涯”也無法隔斷“江南”與我的聯系(作者為江西修水人,地即屬江南)。“也有”,是始料未及、喜出望外的口吻,顯見環境比預料的好。

    緊接二句則由“梅破”,寫到梅開。梅花開得那樣早,那樣突然,夜深時嗅到一陣暗香,沒能想到什么緣故,及至“曉來”才發現向陽的枝頭已開繁了。

    雖則“開遍”,卻僅限于“向南枝”,不失為早梅,令人感到新鮮,喜悅。“夜闌(其時聲息俱絕,暗香易聞)風細(恰好傳遞清香)”時候才“得香”,故云“遲”。此處用筆細致。“也有”表現出第一次驚喜,“不道”則表現出又一次意外,作者驚喜不迭之情,溢于言表。

    作者先寫在邊地宜州看到梅含苞欲放,接著寫夜晚微風中傳來梅花幽香,最后寫早晨梅花開滿枝頭。由“梅破”到“得香”再到“開遍”,作者很有層次地描寫了梅花。

    至此,作者已滿懷江南之春心。一個關于梅花的浪漫故事,遂見于作者筆端。《太平御覽。時序部》引《雜五行書》:“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一句“玉臺弄粉花應妒,飄到眉心住”不但將舊典翻出新意,而且還表現出一個被貶的老人觀梅以致忘懷得失的心情,暗伏下文“少年心”三字。

    想到往日賞梅,對著如此美景(“個里”,此中,這樣的情景中),總想把酒喝個夠;但現不同了,經過十年的貶謫,宦海沉淪之后,不復有少年的興致了。結尾詞情上是一大兜轉,“老”加上“盡”的程度副詞,更使拗折而出的郁憤之情得到充分表現。用“愿杯深”來代言興致好,亦形象有味。

    這首詞寫得極為深摯,是山谷孤清抑郁的人格風貌的寫照。全詞由景入手,婉曲細膩;以情收結,直抒胸臆。整首詞風格疏宕,頗具韻味。

  

 

    6、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真的,青山隱隱,綠水迢迢,這一簇簇可人的粉朵兒竟然也能將江南的嬌影兒投于這雄闊的朔地,也能在這料峭的寒風中,吐蕊放香,把這春歸的消息報給山城的人們。我不禁贊起了這粉色,贊起了那些迎它入山城的人們,是他們用熱情慧眼迎來這馨雅的粉色,是他們讓這粉色鬧醒了山城的早春,讓這塊遙看才有山色的朔地擁有了恰似江南的早春情韻——浪漫、溫馨、秀雅。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如今江南北國已有這粉色相系,這粉色已為粗獷的北國引來江南女兒的一縷芳魂,他如何還能輸于多情江南一段香呢。如今這山城已統有了北國的雄魂,江南的香魄,我這癡情于江南的山里的女兒又怎能遲疑?我要驅了心中原有的夢。我要把這粉色攝于雙眸,要讓這情韻住于眉心。

  想必再過幾日,這株株榆梅綻放,這粉色定會讓山城更富江南的情韻。那時我定要把我的喜悅掛于那高高的駝峰。聽“高天流水”、“梅花三弄”。

  “皓態孤芳壓俗姿,高格雅調自情韻”,那是江南粉色的梅,那也將是粉梅所染的多情多韻的山城。

 

 

    7、梅花是瑞雪的精魂,所以‘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與不似都奇絕’;梅花又是報春的使者,故‘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梅具四德,初生為元,是開始之本;開花如亨,意味著通達順利;結子為利,象征祥和有益;成熟為貞,代表堅定貞潔。‘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梅的神韻能令人身心俱清,而梅的果實不僅可生食,還可制成話梅,皮梅,梅干等多種蜜餞,開胃健脾;梅花、梅果可入藥,具有止痢解熱鎮咳的功效。所以,人們把梅花的五瓣比喻為快樂、幸福、長壽、順利和和平五福,如此美好的花,叫人如何不愛它?

 

 

    8、“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宋朝的黃庭堅,晚年被貶至當時他認為是“天涯”的蠻荒之地廣西宜州,在冬天里看到梅花盛開,他居然欣喜地想到春天就快來了,“平生個里愿懷深,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不過是梅花綻開罷了,被貶已十載的他居然還如此傷懷?同樣盼望春天快來的還有晏幾道,“試把花期數。便早有、感春情緒。看即梅花吐”,這位晏殊宰相的七公子雖然當年錦衣玉食,但在《歸田樂》一詞中,他看到“梅花吐”后也有未竟心愿:“愿花更不謝,春且長住。”“西昆體”代表詞人楊億在《少年游》一詞中,對江南冰雪中傲然芳艷的梅花流露出了贊賞之情:“江南節物,水昏云淡,飛雪滿前村。千尋翠嶺,一枝芳艷,迢遞寄歸人。”這樣美的梅花,當然適合寄“歸人”了,而“蘇門四學士”之一的秦觀于紹圣四年(1097)貶謫郴州在旅店居住時所填的《踏莎行》里卻道:“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書信和饋贈越多,離恨也積得越多,無數“梅花”和“尺素”,仿佛堆砌成了“無重數”的恨。這樣看來,梅花是否應折一枝贈寄,倒是見仁見智了。歐陽修在旅店住宿時也填寫了一首詞《踏莎行》:“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熏風暖搖征轡。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看來,出門在外,目睹梅花多半都會添一縷傷感的離愁啊!

    宋詞里關于梅花的詞句還有很多,那一闋闋詞里氤氳著的縷縷梅香哦,千年不散,沁香著一代一代讀書人的心靈和詩魂!  □姚劍

 

 

    9、操場上冷清得很。教學樓的一角從天空中突起——多么像初中的景象呵!走過時,驀地想起了“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的句子,那舊家的燕子又飛回去了吧,想是尋到了一片春的消息;人呢,呵呵,想起飄飄渺渺的往事,禁不住莞爾一笑……

 

 

    10、“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這是黃庭堅說的。此話不假,我在江南僅僅生活過一年,但離開江南后,在我生命的每一個肅殺失落的季節總會有江南的暖意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飄到我的手中,飄進我的心里,然后默默的成長為整個春天。感謝那些朋友,他們用信、用心來喚起我的信心,讓我一直意氣風發的迎接挑戰。

 

 

    11、春天來了,屋旁的老梅樁先樂起來了,老氣橫秋得吟起詩來: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
   春雨一下,竹林里的筍芽兒急了,在沙沙的細雨中連著說,我要長高我要長高。
   東風一來,小河邊的柳樹醉了,軟軟的柳枝上飛出無數白茫茫、虛飄飄的飛絮,那是說不清楚、聽不明白的混沌。
   枯黃的草叢中,幾時生出了幾抹教人心疼的新綠,又忽地一夜之間蔓延開來,草長鶯飛,香飄四野。
   光禿禿的樹梢上,幾時綻開了鮮嫩的小嘴,貪婪地吸吮著油亮亮的細雨,轉眼就綠了個滿街滿巷。
   燕子又來到屋檐下筑巢了,嘰嘰喳喳地,似乎說不完的故事,嘮不完的家常。
   水塘里的鴨子們又大清早地來游泳了,愉快地撲著翅膀,嘎嘎地,搖曳出長長的波紋。
   小動物們都從冬眠中醒過來了,青蛙在池塘里呱呱地喚起了朋友,松鼠在樹上跳來跳去捉起了迷藏,小螞蟻們排著隊去找東西,小蜜蜂拎著桶出來采蜜,美麗的花蝴蝶也飛來赴花朵們的約會了。  八斗文學(http://www.8dou.net)

 

 

    12、 時入深秋,就會產生冷冷清清的感覺。偶爾出城游玩,遠望西山,只是輕虛、縹緲的一抹青灰色,看見幾只大雁一字排開,南向而去,蕭瑟之情不由得浸入心頭。

  腳下踩著枯黃的落葉,道旁的秋草迎風搖擺,夾雜其間的野菊,也在舞弄著風情,彼此表白著秋之意韻,便覺得這真是做詩的季節。只是詩還沒有做好,日歷已翻過“立冬”,不知不覺的,冬天到了。

  盡管今年的秋天欲走還留的磨蹭著、拖延著,以致暖冬成了大家的一個話題。然而畢竟止不住北風的勢頭,隨之而來的陣陣寒意,讓人在這隆冬季節里企盼起春天的到來。

  想起了春天,也就想起了梅花。

  因為和“一葉落而天下知秋”一樣,“梅破知春近”呵。

  “梅破知春近”出自黃庭堅晚年做的一首詞,調寄《虞美人》,標題是“宜州見梅作”,少年時就很愛讀。“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起首的這一句讓人覺得真美。后來讀王冕詩“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 更是讓我對梅花有了仰慕之情,每至歲末年初,便想著要去尋梅、訪梅,不是因年少風雅,只為心有寄托而已。

  以后成家了,終日忙忙碌碌的,沒有了“夜闌風細得香遲,不道曉來開遍向南枝”這般細膩的情懷,即便偶爾從心頭泛起種種無名郁悶,也想不起說句“寒梅最堪恨,長作去年花。”這樣的牢騷話來寬慰自己。

  實在是因為春去秋來,周而復始,年年如此的日子過得多了,也就把一切都看得淡漠了。

  于是,梅花就很少再被提起,即使是到了歲末年初,“依然香如故,梅花年年”的時候。

  只是到了今年年底,一位老友來訪,說起往事并遞上一張照片,是張色已發黃的黑白照片,定睛一看,卻使我忽覺眼前發亮,心頭為之一動,只因見到久違了的梅花撲面。

  清清淡淡的一片,濃烈醒目的一點,直刺心之深處,讓我回憶起了并不久遠的往昔,那感受著“梅破知春近”的時光。

  在這里說回憶,其實心里明白,回憶不能還原過去了的歲月。只不過知道了自己曾經的擁有,撿拾起往日遺落的花朵。重新有了“梅破知春近”的感覺,盡管生活依然平淡,但日子過的不再平庸。

  有了屬于自己的生活,生活就不會平庸。

 

 
*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