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譯文]  我為出來相會困難萬分,任憑情郎盡情地愛憐。

  [出典]  五代  李煜   《菩薩蠻》

  注:

  1、 《菩薩蠻》 李煜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刬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2、注釋:

     刬襪:只穿著襪子著地。

     香階:臺階的美稱。

     金縷鞋:指鞋面用金線繡成的鞋。

     畫堂:古代宮中有彩繪的殿堂。亦泛指華麗的堂室。

     一向:一味,一意。          偎:親熱地靠著,緊挨著。

     顫:身體抖動。

     奴:古代女子自稱的謙詞。

     恣意:盡情,放縱。

     憐:疼愛,愛憐。

 

 

   3、譯文:

     朦朧的月色下花兒是那么嬌艷,
    在這迷人的夜晚我要與你秘密相見。
    我光著襪子一步步邁上香階,
    手里還輕輕地提著那雙金縷鞋。

    在畫堂的南畔我終于見到了你呀!
    依偎在你的懷里,我內心仍不停的發顫。
    你可知道我出來見你一次是多么的不容易,
    今天晚上我要讓你盡情的把我愛憐……    
    4、李煜生平見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和  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5、 這首艷情詞素以狎昵真切著稱。

  “花明月黯籠輕霧”,繁花盛開,鮮明秾艷,香霧空蒙,渲染了柔和、美麗、朦朧的氛圍;“今宵好向郎邊去”,一個“好”字點明這是幽會的最佳時刻。

  “刬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刬”音“產”,“刬襪”,以襪貼地。少女的輕盈步履,顧盼神情,躍然紙上。

  下闋將少女的熾烈戀情推向高潮:在一番担驚受怕之后,美好的愿望終于實現,像迂回曲折的流泉,遇到開闊處,如瀑布般傾瀉出來,“見”、“顫”、“難”、“恣意憐”,幾個字將所有的感觸直截了當地顯現出來,情真景真,毫無偽飾。

  李煜的這首詞,極俚,極真,也極動人,用淺顯的語言呈現出深遠的意境,雖無意于感人,而能動人情思,達到了王國維所說“專作情語而絕妙”的境地。

  《傳史》記載:李煜與小周后在成婚前,就把這首詞制成樂府,“艷其事”,任其外傳;成婚之夜,韓熙載、許鉉等寫詩嘲諷他,有“四海未知春色至,今宵先入九重城”等句,他也滿不在乎,“不之譴”。可見李煜對這次幽會是十分眷戀、無心掩飾的,坦率到了極點。而李煜和小周后婚后兩情十分歡恰,情意深重,以至于李煜在汴梁城被宋太宗毒死之后,小周后竟殉情而死。

  對于李煜其人其詞,明代詩人陳繼儒曾經發出過這樣的感嘆:“天何不使后主現文士身,而必委以天子,位不配才,殊為恨恨。”而李煜自然而率真的詞風,確實似文士而有其感人之處,不同于一般帝王的矯飾之作。

 

 

    6、李煜在這首小詞中運用了類似今天小說、電影的表現手法,有環境的鋪墊,有心理的刻劃,有行為的描寫,有語言的表達,從而塑造出一個相當生動的人物形象。首句描寫環境氣氛:月色朦朧,輕霧彌漫,嬌花吐艷。這是一個多么美麗而又神秘的夜晚,正是情人們幽會的美好時刻。可這種美好時刻并非經常出現,“今宵好向郎邊去”一句,透露了女主人公等了一個又一個夜晚,好不容易才等到今晚的消息,并且自然地流露了人物的心理活動,讓我們清晰地看到女主人公興奮而又緊張的神情。接著,在我們眼中出現了一組特寫鏡頭:一雙僅僅穿著絲襪的金蓮小足輕輕地踏上畫堂前的玉階;一雙纖纖玉手提著金絲繡成的鳳鞋;這女子正躡手躡腳地、神情緊張地向約會的地點---畫堂南畔走去;畫堂南畔出現了她的情人;她急忙奔過去,一頭撲倒在他的懷里;許久,許久,她依偎著他,激動的身子微微顫抖。這時女主人公似乎在說:“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這兩句理解為內心獨白更為合適。兩心相印,難道還需要如此這般地明說出來嗎?一個“教”字,體現了用動作說話的神情。

     作者何以能在這首僅有四十四字的小詞中,表現如許豐富的內容?奧妙就在于作者所選的景物、細節、語言都十分精煉,具有高度的概括力。例如描寫環境,他抓住花、月、霧三件典型的景物,并各冠以“明”、“暗”、“輕”等形容詞。真可謂寫景若活而又惜墨如金。整個環境是迷蒙的、“花明”并非眼見,而是由于聞到了濃郁的花香,才感覺到盛開著的鮮花的明艷。“月暗”并非月深黯,而是月色朦朧,迷離渺茫。唯其如此,眼前的景物才隱約可見。“輕霧”自是薄薄的象輕紗一樣飄動著的夜霧。“花明”、“月暗”、“輕霧”三者已構成一幅優美的和諧的圖畫,再在“輕霧”前著一“籠”字,全句皆活,逞現出一種迷離惝恍、令人心醉的意境。女主人公所期待的良宵,于是形成了。再如寫人物行動,作者提煉了刬襪、提鞋、偎人顫等幾個細節,既是富于美感的,又是最能生動地表現出特定環境中人物的心理狀態的。在傳統的寫作手法上,這叫做“以少總多”。“一向”兩字,據張相《詩詞曲語辭匯釋》卷三云:“有指多時者,有指暫時者。”此處釋作多時,較為符合人物心理狀態。這句中的“顫”字也用得及工,將此女子與情人相見時的激動,以及相見前的緊張心情,并由此而造成的心有余悸,都表露無遺。末兩句以精煉之筆寫人物語言。在一首小詞中寫好人物語言比寫好人物行動更難,此處作者僅用“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二語概括,寫透人物心事,實是探驪得珠之筆。近人王國維《人間詞話刪稿》云:“詞家多以景喻情,其專作情語而絕妙者,如牛嶠‘甘作一生拚,盡君今日歡’……”李煜這里也是專作情語,,也臻于絕妙。“奴為出來難”,使人想起此女子既有等待良宵的焦急,又有刬襪潛聲、屏氣悄行的提心吊膽,當然還有其他種種人事間阻、禮教束縛……千難萬難,統統包括在“出來難”三字中,何等簡煉,何等生動!也正因為如此,“教君恣意憐”就深刻地體現了女主人公對真摯的愛情生活熱烈追求而終得遂所愿的滿足。

     據馬令《南唐書·女憲傳·繼室周后》載,此詞似為小周后而作。小周后在她姐姐大周后抱病時,已入宮與后主李煜私通,有人因而將此詞全盤否定。其實文藝作品描寫的并不一定就是作者的經歷,它有個提練、概括的過程:即便以作者的生活作為素材,人們在欣賞這首詞時,并不全是著眼于他們愛情的原來情況,而是都著眼于詞中所刻畫的這個大膽的熱烈追求愛情生活的女主人公的藝術形象,以及李煜在描寫藝術上所取得的高度成就。

 

 

     7、《詩經》第一篇《關雎》里有一句話說得好:“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求而不得的東西,最讓人牽掛,它仿佛就在不遠處,伸出手去,卻永遠有一段距離,于是,縈繞于心,揮之不去——世間事莫不如此,愛情亦然。想得到自己不該擁有的感情,于是,便有了“偷情”一說。

   請讀李煜的《菩薩蠻》:“花明月黯籠輕霧,今霄好向郎邊去,刬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這是一個充滿著激情和香艷色彩的故事。南唐后主李煜十八歲娶風華絕代、知音善律的周娥皇,史稱大周后。婚后二人琴瑟和諧,感情甚篤,過了十年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日子。后來,大周后病重,其妹女英入宮探望,李煜一見之下,驚為天人。一個是世中尤物,一個是人間情種,在絲竹旖旎、眼波橫流的環境下,故事便自然而然地發生了,女英也就是歷史上的小周后。

   那是一個花月朦朧的夜晚,經過多少次朝朝暮暮的等待煎熬,今夜終于有機會跟情郎相會。怕別人看到也怕別人聽到她慌亂的腳步聲,女英尖瘦的小腳上只穿了一雙薄薄的白襪,金絲織就的繡花鞋提在手里,心頭鹿撞。終于來到了畫堂南畔,見到情郎的那一刻,顫抖地依偎在他懷里,滿心羞怯卻又滿心歡喜:“正因為見你一面如此艱難,所以,請你求你,毫無保留的……憐我愛我!”

   “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一句真妙,區區十個字,纏綿入骨,讓人想入非非,其中包含了多少曲款相迎的柔情似水,多少決絕和一往無前,即使燒成了灰,也依然是香的艷的。

   愛情,往往需要峰巒曲折,不走尋常路,才更令人回味無窮,也更有生命力。

 

 

   8、古人們的愛情是怎樣的呢?隔了遙遠的時空,在我們的臆想中,應該是一派春花軟柳,纏綿悱惻,縱是一陌柳,一榭花,一池碧水,都可以寫盡相思愁緒,道盡生死相許。那些愛情,有溫軟,也有剛烈;有甜蜜,也有凄艷,有的盤亙在心頭做了絕世的傳奇,有的散落在歷史的蒼茫,化作青煙,再不見,再不見---

   最早時候,沒有門第之見,愛上了,便是愛上了,朗朗的唱“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多么大喇喇明亮亮的示愛;還有“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不曾見過比這更美的諾言。

 

    塵世碾轉過了沒多久,像那《孟子》說的“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鉆穴隙相窺,逾墻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社會風氣嚴謹起來了,女子們越發講究矜持,就是心內如牡丹盛放,也不得逾越禮教的桎梏,至死都在小樓嘆息幽怨,死后的精魂依舊企盼愛情的甘澤,滋潤她已經枯涸的生命([牡丹亭])。可禮法再森嚴如天,我們知道它扼殺不了愛情的,愛情是如此頑強的東西,它一直能找到自己的方式長存——意綿綿,情切切。

 

    愛情古典在一千年前,它是忠貞,如蘇武臨別前許下的承諾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它是堅韌,焦仲卿和劉蘭芝的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抵死相隨它是思念,“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才子佳人們在皎潔月色下惆悵黯然,心底一遍遍描繪對方的輪廓;它是悼亡,每每念及何當共剪西窗燭,還話巴山夜雨時”,那份情意,肝腸寸斷,情深不壽

 

    愛情,有時是一闋凄艷的長歌,“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名花傾國兩相歡,卻不得長久,徒留長恨;有時是一句無奈的道別,“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成路人”,兩情相悅如何敵得過歲月蒼蒼,人世起伏;有時是一方怒沉的百寶箱,“珠淚紛紛濕綺羅,少年公子負恩多”,海誓是假,山盟成空,我們握得住的什么是真?有時是一張決絕的面容,“錦水湯湯,與君長訣”,卓文君剛烈的面對司馬相如的變心,優雅得體,心頭卻是痛的。

 

   情詞在男歡女愛中所起的作用,千年來一直高居首位。若是才子佳人,吟詩作對甚是風雅情致,譬如曹子建隨手寫來《美女篇》,心馳神醉,絕代才子李后主,亦是信手拈來錦繡文辭,連與小周后幽會后也忍不住落筆“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感念極深的是與小周后臨別時,邊梳理愛妻的青絲,邊念蘇武的《留別妻》,字字凄楚([問君能有幾多愁]);即便沒有天縱的文筆,偶爾一兩句彈撥入耳的短句,也很銷魂,像那“黃花樹下,不見不散”的秦可情和丁鵬([圓月彎刀])。

 

    古典的愛情,遭遇了無數險阻,依舊瀲滟如新;它是流水潺潺,綠葉紅花,它抽刀斷水,水要更流,它舉杯銷愁,愁要更愁,十里春秋花紅柳綠,八百秦淮依依唱晚,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我要和你相遇。

 

 

 

    9、寫男女偷會香艷放蕩容易,風流最難。《詩經》里的《野有死麇》、《靜女》等的風流清潔氣質,到了后來都疏落了,詩比詞四平八穩,寫起感情來也深藏,艷語有限。詞比詩放誕大膽。可惜花間詞每多男女相歡之詞,只是香艷有余,清凈不足。五代詞中最熱辣亮烈的愛當是“須作一生拼,盡君今日歡”。一份愛若冶艷縱情到了極至,便成了貞烈。與牛嶠這首直接記錄房中秘事的作品不同,距牛嶠之后50年左右,南唐后主李煜也有一首大名鼎鼎的同調《菩薩蠻》,寫自己與小周后偷會——
  花明月暗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衩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在起霧月光不明的晚上,小周后偷偷跑出來見情郎。手里拿著鞋,只穿著襪子走在臺階上,怕弄出聲音讓人發現。約在畫堂南邊見面,在他的懷里激動得嬌軀輕顫:“我出來一次很難,你一定要好好愛我呀。”當時小周后在為姐姐大周后侍疾,與后主情人歡會,不免偷偷摸摸,也正因為相見難,才更相見歡,情感更熱烈行為更大膽感受更刺激。后主此句探驪得珠,寫透小周后心事,十分逼真地刻畫出少女心頭小鹿亂撞的那種情竇初開、偷嘗禁果神態。“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與牛嶠的“須作一生拼,盡君今日歡”同為狎旎已極的情語,因為感情至真,不覺其淫,反覺其美。


  人不能以詞論,詞卻可以因人論,最簡單李白的詞和蘇軾的就截然有別。同樣是和伊人相處相偎相依,后主于清新中寫出情人間的冶艷,而清朝的納蘭容若寫出的感覺是一份靜美婉約,戀人間的溫柔愛憐。容若心性高貴純潔如小王子,作詞情語多多而艷語少少,清朗純凈感覺很像學生時代的戀愛,停留在精神層次的需求更強烈。“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虞美人》起拍兩句)即化用后主名句,生畫出當年與伊人相會的情景,是在曲闌深處,她心情激蕩,輕輕落淚。

 

    10、一直對婉約詞情有獨鐘。年少時,喜歡李青照的《點絳唇 蹴罷秋千》中的句子“和羞走,倚 門 回 首 , 卻 把 青 梅 嗅”中少女的羞澀和矜持。

    也喜歡韋莊的〈女冠子〉中“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的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嬌態。喜歡朱淑真的“ 嬌 癡 不 怕 人 猜 , 和 衣 睡 倒 人 懷 ”的嬌憨和癡迷。

   后來,又喜歡韋莊的〈天仙子〉“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中的古代女子的大膽和熱情。

   “縱被無情棄,不能羞”擲地有聲的話語,敢于追求,也敢于承受。是的,男人們可以堂而皇之地叫囂:“泡MM去!”女人們為什么不可以同樣興奮地尖叫:“追男孩子去!”(別說裳兒花癡哦)

    喜歡“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錚錚誓言。喜歡管夫人“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的忠貞。


    七年的婚姻生活,足以把一個羞澀的少女,變成張揚的婦人。而今,我更喜歡描寫少婦嬌媚的那些詞句。喜歡李煜詞中“奴為出來難 教郎恣意憐” 幽會情郎的浪漫和“繡床斜憑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女子天真嫵媚的撒嬌之態。

    喜歡李易安的〈減字木蘭花〉中的“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鬢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把閨房中少婦的恃寵 生 嬌表現得淋漓盡致。作者:shang_er520  

 

 

 

   11、人都是有一種通病的,你我亦逃不出這樣的情節。幸福和痛苦總是在比較中得出。只是身在幸福時光時只喜貪歡,只樂意揮霍大把光陰。如同后主和小周后。待到痛苦襲來,才如夢初醒。于是,就有了深刻回憶,寫詞也有了創作背景。他和易安有著極為相似的故事,都曾有過安逸的生活,也都經過過顛沛流離的日子,心愛的人都曾在心上卻不曾在身旁。所以,他們兩人的詞都是小女子同時愛上的。
  有時候,寧愿不知這詞,這樣便可不去理解詞后所藏的辛酸淚。有時候寧愿不去理解詞后所藏的辛酸淚,這樣便可少一絲知書后的憂郁。有時候,寧愿少一絲知書后的憂郁,這樣,便可容易開顏。
  我想,易安若是能夠看到納蘭公子的《浣溪沙》。一定也會如我這般不停的誦讀那句:被酒莫醒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那段令我向往的典故,她不能與趙明誠做了,就如同后主再不能書:“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的甜美了。
  風拂柳,落葉堆積,滿地黃花隕。倚窗嘆當時知道說是尋常。這樣的認識不多的。很少能有人能把往事看開看淡。所以易安寫:安得情懷似舊時時,便是對過去的戀戀不舍,念念不忘。這樣的女子,是不安逸的。
  若景在,人留,情懷如舊,也許,時能看見她笑眉舒的。但是,僅僅是也許。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