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譯文]  昔日的一切都如夢一樣消逝了,只見殘月猶明,落英繽紛,煙霧彌漫。

  [出典]  李存勖   《憶仙姿》

  注:

  1、 《憶仙姿》 李存勖  

  曾宴桃源深洞,一曲清歌舞鳳。長記欲別時,和淚出門相送。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2、注釋:

    桃源深洞:指環境優美、宅院幽深的女子住所。

    一曲舞鸞歌鳳:一本作“一曲清歌舞鳳”。鸞鳳:鸞鳥和鳳凰,古代傳說中吉祥美麗的鳥。舞風:作風鳥之舞,喻指舞藝超群。
 

 

  3、譯文:

    曾經在宅院幽深的住所歡宴,她的歌藝超群,舞姿輕盈柔美。一直記得要離別的時候,滿含著眼淚相送別的情景。昔日的一切都如夢一樣消逝了,只見殘月猶明,落英繽紛,煙霧彌漫。

  4、李存勖(885-926)五代后唐皇帝。小字“亞子”,原為突厥沙陀族人,賜姓李,為晉王李克用之長子。膽略絕人,驍勇善戰,北退契丹,東滅燕,又滅梁,公元923年稱帝,在位四年,史稱后唐莊宗。李存勖雖武人,但洞曉音律,能自度曲。公元926年(同光四年)為伶人所殺。存詞四首,載《尊前集》

 

 

  5、這是一首僅三十三字的小令詞。詞中寫道,那次宴會中“清歌舞鳳”的歡樂和欲別時“和淚相送”的情景,依然如在眼前;昔年鸞歌鳳舞,惜別依依,回憶起來,真是“如夢”一般。眼前的“殘月落花”,更引起了別后的相思;如煙的月色,給全詞籠上了迷朦孤寂的氣氛。這首小令,抒情細膩,婉麗多姿,辭語美,意境更美。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東坡言《如夢令》曲名,本唐莊宗制。一名《憶仙姿》。嫌其不雅,改名《如夢令》。莊宗作此詞,卒章云“如夢,如夢,和淚出門相送。”取之以為詞名。

  《詞林紀事》卷二引查初白云:疊二字最難,唯此詞恰好。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五代詞嗣響唐賢,悉可被之樂意,重在音節諧美,不在雕飾字句。而能手作之,聲文并茂。此詞“殘月落花”句以閑淡之景,寓濃麗之情,遂啟后代詞家之秘鑰。

  《五代詩話》卷一引《堅瓠集》褚人獲云:李存勖搽畫粉墨與敬新磨等日鬧優場,粗獷之極,豈有清思者?乃其作《如夢令》詞“曾宴桃源深洞”云云,抑何婉麗如此?

 

 

    6、起拍二句,化用劉晨、阮肇入天臺山采藥迷路巧遇仙女的故實,寫對往日情事的回憶:歡會之年,庭院幽深;情人歌藝超群,舞姿輕盈柔美。以下二句,言訣別時最深的印象是情人"和淚出門相送"的情景,其含情脈脈、悲慟欲絕的樣子,至今仍時時出現于眼前。結拍前二句,寫詞人內心的深沉感慨:舊歡難續,往事似煙如夢。末句,以景結情,寓無限惆悵、傷悲之情于景物描寫之中。

   承前啟后的是兩個“如夢”,這四個字實為本詞之眼。如夢者,昔年之事如一場無憑的春夢;昔年之景,只能在夢里再現;昔年只侶,除非在夢里相逢。疊用兩個如夢,顯得更為惆悵,更為感傷。用對比的手法,突出今昔情景的懸殊,如夢兩字才有著落;如果今昔環境無甚差異,變化不大,怎會有如夢如夢之感呢?殘月乃月杪之景,落花乃春暮之景,煙重乃夜闌之景,年年如此,月月如此,夜夜如此。這樣寫,才能烘托蕭瑟的氣氛,且言盡而意不盡。

 

 

   7、這首詞描寫劉晨和阮肇與仙女的戀別之情。據劉義慶《幽明錄》載:東漢時,劉晨和阮肇入天臺山采藥迷路。在桃源附近的溪水邊遇到兩位絕色女子,被邀至洞府款待,留住半年,臨別時又集會奏樂踐行。他們回到家時,子孫已過七代。二人后來又重入天臺山訪女,已杳不可見。全詞境界從回憶中寫出,宴飲歡歌、揮淚送別之情思躍然紙上。詞風婉麗,頗具韻致。因詞中有“如夢”之說,這個詞調后來就改稱“如夢令”。

    李存勖的這首詞,后人多有評論,而且評價頗高。明人胡應麟說“樂府所傳《如夢令》一詞,殊不在李(璟、煜)、王(建、衍)父子下。第以沙陀能此,尤不易也。”(《詩蔽》雜編卷四)清代張宗骕《詞林紀事》引查初白言,認為“疊二字最難,惟此恰好”。近人俞陛云 認為,此詞“‘殘月落花’句,以閑談之景,寓濃麗之情,遂啟后代詞家之秘鑰”。(《五代詞選釋》)這些評析都很恰當。

 

 

 

   8、這首詞以劉阮的口吻,回憶當年天上人間的愛戀。劉阮與神仙姐姐相遇時,神仙姐姐設宴,宴會中“舞鸞歌鳳”,但是愛情苦短,與神仙姐姐灑淚揮別后,情愛便成永隔。回想起來,恍如一場春夢了無痕。

  蘇軾讀了唐莊宗李存勖這首詞,頗有感觸。一個縱橫馬上的霸主能奏出情意纏綿的閨音,也實屬不易,蘇軾很喜歡“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這句。蘇東坡信佛,“少年知讀佛書,習禪定。”人生“如夢”、“如火焰”、“如鏡中花”等等,都是佛教中的比喻。后蘇東坡因“烏臺詩案”謫貶湖北黃州時,作了一首《念奴嬌·赤壁懷古》,就有“人生如夢”的喟嘆。

  蘇軾覺得《憶仙姿》這個詞牌名,太過直露,少了一分含蓄,也就少了一番回味。 蘇軾取其“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句,把詞牌“憶仙姿”改為“如夢令”。

 

 

   9、莊宗存詞僅四首。因太喜愛這莊宗此詞,每每捧起心底便會有種柔柔被觸之感,下意識間總有種要小心將其呵護之感,甚至因太愛而致相對無語。

    當年初見“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時,尚不知曉李存勖乃為何人。因喜此句、由詞覓人,找尋其資料后,釋卷長嘆:又一先智后昏之人!

    他為王時能夠安定局勢、論兵行賞、任用賢才、懲治貪官惡吏、寬刑減賦,令河東大治,稱帝后卻成了驕縱奢逸的昏君,在位僅四年便送了命。

    人,真是不能夠一世英名,一世明智!楊廣、李存勖這兩位有著較多相似之處,連這先智后昏亦是相似的驚人。

    后唐(923-936),五代十國中列一席位。后唐莊宗李存勖(885年-926年),本姓朱耶,祖先沙陀部人,賜姓李氏。李克用之子,小名“亞子”,以勇猛聞名。923年在魏州稱帝,年號“同光”、國號唐、都洛陽,繼唐正統,史稱后唐。在位四年,兵亂,中流矢亡。

    歐陽修對其評價為“方其盛也,舉天下之豪杰,莫能與之爭;及其衰也,數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國滅,為天下笑。”

     莊宗此詞所作年代不詳,憑詞揣測,竊以為該是為王之時所作,彼時的他,有勇有謀、有孝有義,稱帝后的他已是昏庸,再不會出此佳句。

    此闕“如夢令”,乃一憶舊之作。一個“曾”字便可令人陷入追憶之間;而憶中的桃源深洞之宴、舞鸞歌鳳之景,本就具飄忽迷離之境、有深邃靜幽之感、透朦朧恍然之意。曲盡宴罷終有離別時,嘆那情已滋生、意已瘋長,又如何能夠輕言道離別?“和淚出門相送”,那份難離那份眷戀,該是執手相看淚眼,無語凝噎,人未語淚先流了。

    那夜一別,此生相見再無期,卻被無盡的思念吞噬。今夜,抬眼望殘月、低眉見落花,那縹緲的煙霾更令人觸景生情。而這無果之情帶來的刻骨之念、傷骨之痛讓他寓情于景,吟出了“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的千古絕句,情種形象躍然詞間。

    看來,情到深處,任誰也避不過,只是這份悵惘這份悲涼,唯自知爾。

 

 

    10、回望紅樓夢中人,那一段往事,那一場美麗,又何嘗不是寶玉他們的傾心演繹呢!“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鸞歌鳳。長記欲別時和淚出門相送,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罷了,罷了!

  繼續回望,生命之水長流,滑過青石,俯身掬一汪清泉,閃閃耀眼.望著它一點點的滴落,原來時間也可以是如此美的,這就夠了!

 

 

   11、當離別的陰影籠罩著彼此的時候,她振作精神,輕舒歌喉,舒展肢體,為他作最后的舞蹈。她知道,從此一離,相見無期。那么,把握好現在吧,傾盡一生熱情,做此舞蹈,讓這最美的舞姿,留在他心底,繚繞,縈回,就是對她最好的紀念了。

  只是,終究忍不住落淚。當離別真正到來時,強作的歡顏,被錐心一刺捅破,巨大的悲愴彌漫了整個心海。原諒我,我是沉浸在愛中的小女子,我沒有那樣舉重若輕的力量,在淡笑輕婉間掩蓋重重的心事。你走后,我會想你,想到流淚,就像今天的樣子。

  于是,煙霧籠罩了彼此的世界,讓我們再也看不清。你只要,記住我此刻的樣子,一直記到老,就好,就讓我活在你的夢里吧,夢里,永遠是最美的樣子。

    一彎殘月,幾度重煙,落花無言,有聲,那花瓣跌落地面的聲音,敲碎了離別情人們心頭最后一絲余溫。這,構畫出怎樣如夢般凄迷的世界。而這世界籠罩的,又是怎樣一種讓人痛徹心肺的離別?

 

 

   12、花謝水流紅,閑愁萬種。我縱是再期望月似當時,還能看見你那顛倒紅塵的微笑么?還能聽見你聲動長安的簫聲么?你相思病染,輾轉反側,卻原來只是書生意氣,而我微步凌波,妍妍淺笑,已不在你一個人生命的歸程,對面相逢,竟寂然無語,抬頭,卻只是傻笑:路過,路過。

   是誰說,“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那我如何又為你錯落了一生的花開?前世的相縈,今生的遺夢,七月半的斷橋上,你是否依然撐著清荷油紙傘在等?八月花開,秋波臨去,蒙蒙煙雨中你是否認得出我昨日的容顏?

   相見,爭如不見,不想你再為我迷離一生,而我的生命,也再禁不起那樣的斑駁,只愿你帶走那夜的螢火,經過我身旁的時候,決然,也帶點誘惑,別讓我再一次看不真切,也別讓我在相思浸骨的時候想不起你曾經的流連,而我,也再不是那個憶君清淚如水的女子,我會學著在每天的念念不忘中遺忘,再不負這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云開,霧散,淚盡,燈枯。荼蘼落盡的時候,不是人生如夢,而是我們來不及去感受往昔的美好,月缺人圓的時候,不是曇花難久,只是我們對當下還不明白要怎樣去珍惜,如果隔岸風景更美,那我愿意放手讓你歸去, 只是望君一路向北,勿念山水千重,勿念山水千重……

 

 

    13、彼時時間流過午夜。萬家燈火,杯起盞落,無法停留的白晝寂寞了黑夜,只羨燈火,溫暖依然。

   市聲塵影里只聽得見安妮寶貝在說:“站在一個靜的位置,做一個無言以對的人。”美人遲暮總是莫名的傷感,不愿觸及云鎖朱樓的落寞,隨著燈火的閃爍來衡量一個自我,也許前方等待的又是一個漫長的夜。

   “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黃昏和黎明不斷追趕,那盞心燈明明是屬于自己的,有時卻感覺很遠,那個叫“家”的地方能聽得見我的思念嗎?天使又能讀懂海豚的傷悲嗎?在酣暢淋漓之后甘愿寂寞,回想白天的奔波,看見了燈火之后突然想媽媽,淚水沖倒了故作堅強的壘墻,抱著幻想進入了夢鄉,夢里見到了普羅旺斯,那是一片紫色的海洋,我和媽媽都笑了,幸福得很真實。只可惜薰衣草的花期只是夏季里短暫的兩周,還沒走到夏的盡頭,紫色就已經變淡凋落,變成回憶里的深深淺淺,那是靈魂的眷戀,帶著殘缺的完滿,就像我對燈火總有說不清的情感綿延不斷,無言以對。

 

 
    14、也許某夜,正是深秋時節,你站在小院子發呆,想想過去,曾有的悲傷,想想未來,心中的寄望,仰首,望月,低頭,看花,薄薄秋霧襲人,腦中突然泛起那句

   “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