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譯文] 我情愿把終身托付給他,縱使被他無情地拋棄,我也決不后悔,毫不羞愧。

   [出典]  五代  韋莊  《思帝鄉》

   注:

    1、《思帝鄉》 韋莊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2、注釋:

    《思帝鄉》原是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詞調名。詞起源于唐,流行于中唐以后,到宋而達極盛。

    足:足夠,十分。

  一生休:這一輩子就算了。

  “縱被”兩句:即使被遺棄,也不能羞愧后悔。

 

    3、譯文:

    我在春天出游,飄落的杏花吹了我滿頭。咦!這路上站的是哪家的少年人呵?這么的翩翩風流!我打算要嫁給他,這輩子也就無悔無尤。即使被他遺棄了,我也絕不煩惱不害羞。

    4、韋莊的生平見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 

 

    5、韋莊的這首《思帝鄉》卻以一個普通女子游春時對一個風流多情男子的向往和期待為主題,詞中語言清新,讀起來獨具美感。

  這首詞語言淺顯,主題也比較明確,抒寫了一位女子在婚姻生活上要求自由選擇的強烈愿望,體現了在當時社會條件下,女子對愛情狂熱而大膽的追求精神。前三句寫女子心目中的風流少年。中間一句"杏花吹滿頭"是關捩,杏花既與"春日游"之"春"字呼應,"吹滿頭"則直接將人物引出,并同時映襯了游春者的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乃是在一見鐘情基礎上作出的大膽決定。末二句是進一步的說法:為求所愛,甘冒風險。可見這位女子執意追求的是兩情相悅的境界。 此詞與白居易《井底引銀瓶》近似。白詩云: 妾弄青梅倚短墻,君騎白馬傍垂楊。墻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接下去寫女子被拋棄后的心情:"今日悲羞歸不得",并告誡說:"寄言癡少人家語,慎勿將身輕許人。" 將白詩與韋詞對比,其精神境界還是有相當距離的。

 

   6、抒寫初戀時情竇初開的情懷:早期的單相思,雖然還只是一種青春的騷動,但在詩人詞家的筆下卻富有情趣。且看五代詞人韋莊的《思帝鄉·春日游》: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這是一首抒寫情竇初開的少女懷春之作。個中寫的是這位少女因目睹春游之情景而觸發的一廂情愿單相思情結。一開頭就點明是"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那種"紅杏枝頭春意鬧",杏林花雨落滿頭,足以撩撥這位"春日凝妝上翠樓"的小姐的春心。于是她便驀然發現那邊正穿過杏林,從田間小路上走過來游春的人群中,有一位風流倜儻的美少年,真夠帥哥的!由此而不禁春心蕩漾,暗生愛慕之。設想:若能嫁得這位如意郎君,這輩子與這位白馬王子相伴終身,也就心滿意足了。但又一轉念:這位公子姓甚名誰,何方人士、品德才學如何,一概不知。如果他日后會是個到處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而被他拋棄,那又將如何?在經過一波三折的短暫思想斗爭之后,還是拿定了主意:即使將來是那樣的結局,也決不后悔!由此更能足見其鐘愛之情深。讀來饒有興味。無怪乎加拿大著名華人學者葉嘉瑩教授論詞絕句稱贊韋莊的這首"富于感發之深意"的小令云:"誰家陌上堪相許,從嫁甘拚一世休。終古摯情能似此,楚騷九死誼相侔。"(惟有楚騷"九死未悔"之言可與相當),這是十分中肯的評價。

 

    7、詞起源于唐,流行于中唐以后,到宋而達極盛。這闋《思帝鄉》小令便是五代時期花間派代表詞人韋莊的作品。韋莊,字端己,長安人,生活在唐朝由衰到滅亡,再到五代十國分裂割據的混亂時期。花間詞以描寫古代貴族女性生活和愛情為主要內容,故后人皆稱之為“艷詞”。但韋莊的這首《思帝鄉》卻以一個普通女子游春時對一個風流多情男子的向往和期待為主題,詞中語言清新,讀起來獨具美感。

     開句“春日游”點明了時間、事件。試想:春日春意盎然,草木勃發,昆蟲起蟄,一切的生命都表現出一種與往時不同的躍動。“游”字則說明了本詞的女主人的心態:春日閑暇,而春心與草木皆動!接著“杏花吹滿頭”則進一步用杏花渲染氣氛。“滿”字既寫出繁花簇錦的盛況,也寫出女主人見花心頭澎湃的情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女主人看見了“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一個“足”字充分體現出了女主人對“陌上年少”的一見鐘情,從而也為下面抒發個人感情提高了足夠的鋪墊。

     接著女主人大膽說出“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的心里話,這是一種期盼的理想,也是一種自甘奉獻的矢志不移的真摯感情。“縱被無情棄,不能羞”則進一步說明自己為情甘愿殉身而無悔的思想,這是山盟海誓的最高境界!比“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來得更加大膽,更加強烈,更加義無返顧。

     這闋小令先寫景,后寫人,再抒情,從春日杏花到陌上年少,再到將身嫁與,到棄不羞,事件層層遞進,情感步步深入。全詞僅34字,卻生動深刻地勾畫出一個女子對愛情的無限憧憬和對愛情的殉身精神,給讀者一種深沉的感動和豐美的聯想。

 

    8、  這是一首愛情詞,詞中通過描寫一個天真浪漫的少女熱情大膽地追求愛情的故事,表現了她愛情專一的優秀的品德,敢于反抗封建禮教的斗爭精神。“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點明了季節。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少女,滿面春風的漫步在花徑中,微風吹來枝頭落英繽紛,花雨飄灑在少女的頭上。僅有八個字就勾勒出一幅春意盎然色彩絢麗的少女春游圖。“陌上誰家少年,足風流”,是寫少女所見,也是文中的又一主人公。這位少年公子也是在風和日麗的時刻,趁著大好時光,信步出來郊游的。他那風度翩翩的姿態,英俊瀟灑的形象,使的少女一見鐘情。“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這是寫少女的心理活動。她打算嫁給少年終身和他相伴。并決定即使是被薄情拋棄,也不以為羞。這首詞以真率的語言,描寫內心的情感,著在當時以婉約含蓄為正宗的文藝領域里要算是別開生面,獨放異彩。還有白描的使用作者用淡雅的語言,描寫了少女的美麗形象和坦率的性格。把迷人的春天展現在讀者的面前,真摯的情感引起讀者的共鳴。其語言有濃厚的民歌風味,節奏上有一定的音樂性,長短錯亂的句式,有利于表現突然發生的情感,聲情激越,扣人心弦。最后用誓言似的短語作結,強烈的表示了女主人公的愛情的堅貞補不渝。

 

   9、某日看到韋莊的思帝鄉,不由得心中感懷,古人原來在愛情方面與現代人比起來也毫不遜色,甚至還要優美與浪漫得多。思帝鄉描寫的是一個少女大膽追求愛情的故事,雖說通篇解晰下來應該是一見鐘情的典范,但最后一句“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卻著實讓月光為之震憾。怎樣的深情能夠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終身不離不棄)?怎么的深情能夠縱被無情棄也不以為羞。
  韋莊已是近千年前的古人,與千年后的我們相比,在物質上估計也就用個溫飽形容。但人類進化了千年,雖然有了電腦,有了電視,人與人之間卻似乎越離越遠。電話,郵件幾乎成了維系人際關系的唯一手段。所以不知什么時候起,愛情也變成了速食,年紀到了,彼此條件差不多,認識半年一年后就結婚生子的不勝枚舉。人生碌碌幾十年彈指即過,為什么而生?為什么而勞作不息?當然以弗洛伊德的理論來講,自我價值的實現是人生的最終目標。但月光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孩,找到一個可以心靈相通,禍福與共的人生伴侶就是月光最大的幸福。
   曾經聽朋友說起過他參加的一次相親會,回來時感慨的對月光說,那里面的女生都很優秀,無論哪一個肯嫁我我都很開心了。對此不敢茍同,無法清高到不注意對方的長相,學歷,家世,但“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而渡”,人生只有一次,相信每一個人都抱著對愛情的渴望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著彼此相契的靈魂。即使有過錯誤,即使有過迷惑,但相信只要堅持自己的執著,真誠的對待身邊的朋友,總有一天會找著牽手人生的伴侶。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少年,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10、現代版: 夜,漸漸深沉,又是無眠,思念的潮水涌過,一陣觸電般的悸動漫過全身,這深植入骨的思念啊讓我無處可逃,讓我無能為力。

    一直以為生命就會這樣水到渠成地滑向終點,在網上游曳的感覺就象一尾渴盼大海的鯨魚在岸邊企盼著什么,夢與醒的邊緣。一向真誠地待人,網上亦如此,聚散真容易的網絡朋友在我身邊匆匆而過,都是生命地過客。

    直到遇見他,最初的相見是漫不經心地搭訕,我轉身欲走時,卻見他敲出這幾字“笑漸不聞聲漸消……”,有點意思,想留我?要不加QQ吧,后會有期。于是開始了一場心靈神奇的旅游,默契的氛圍中暢所欲言,妙不可言的感覺盈于彼此心間,漸漸相知,漸漸相惜,晚上的相會成了一天中最奢侈的等候,相見后的別離越發難以割舍,一個象口深井般的男人,每一次挖掘都有別樣的驚喜。

    一直活得不大現實,在虛幻地世界里馳騁,心中千萬遍地狂喊一個素不相識的名字,那股酸楚地滋味讓我泫然欲滴,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無能為力,唯用玩笑將其打落打碎。有時還是不可抑制地打出兩字“想你”,他是理智的,別,你要知足了,你有個好脾氣的丈夫,一個可愛的女兒,一對慈祥的父母,上天還送了我這個朋友給你,你是不是很幸福呀。不如憐取眼前人。一個理智現實的男人,還有什么好顧忌的呢,我即使被感情燒昏了頭,還有他守著理智的陣地。一寸相思一寸灰,這可惡的男人,就這樣拒絕我的想念了,自尊有點受不了,于是佯罵他偎紅倚翠,他竟打出一連串軟玉溫香的名字說是他的金屋藏嬌,氣得牙癢癢之余我裝出一幅大將風度,我才不卷入你的后宮是非呢,讓她們自相殘殺吧。他奸詐地大笑,笑我的醋意大發,說那些名字都是他聊天室里找來的,莫名地舒口氣心又往不可知的深海里陷入。

    然后去玩游戲,有時就看著他下象棋,他下得飛快,對此一竅不通的我目不暇接,于是從頭教起,接上耳麥,他一步步教我走,一步步地解說,對此毫無興趣的我居然聽得興味盎然,樂此不疲。然后去斗地主,還是手把手地教起,起初我看著他打,然后他教我打,聽著他的聲音在耳旁親切地說著,有種莫名的感覺,有時頭腦中就什么都不想,只感受著他說話的聲音那么真切地回蕩在耳際,就有種暖暖的幸福感升起,一個聰明機智的男人。

    想知道關于他的一切,想聽他說那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故事,竟奢望那個重要的人會是自己,纏著纏著他便說是你呀,一怔又一震,別暈我了,會嗎?會嗎?一個浪子,一個玩世不恭的人,會不經意間把他的心留在這里嗎?留在他認為只是生活中的一個點綴的網絡,他是現實的理智的,又怎會把一個虛幻的鏡像看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懷疑著期待著,竟無言。

    明知是飲鳩止渴,明知是飛蛾撲火,就那樣不能抑制地飲了撲了,即使萬劫不復也無怨無悔,今生,今生恨不相逢未嫁時,來生,來生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11、淚從指尖滑下,是啊,生活何嘗又不是無奈與矛盾的組合祥意的家園,必不能夢想永久的玫瑰。經歷太多的生命,見過太多荒蕪的庭院,“誰見幽蘭獨往來,淚花落枕紅棉冷。”深深幾許?清酸只有個中人知道。抬眼掠過竹頂尖尖新芽,是該對它也對自己細致周到起來,才會對得起真實的歲月認真活過來的自己,套上大衣,輕輕的帶上門清醒日子還會照樣過著,或許是溫柔的期待,也或許是無盡的重復與輪回,由它去吧,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12、83射雕已經是記憶里的事,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休。這是穆念慈心目中小小的愿望,那個白衣勝雪的男人,那個回眸一笑的男人,那個出語輕薄后又揚長而去的男人,已經是她此生此世的別無所求。

   在母親面前他才是個孩子,可以嬌縱放任,但在穆念慈面前,他一直都在做一個男人,一個驕傲的自己。有一幕楊康讓穆念慈陪他喝酒,穆推說不會,他故意生氣的的把酒杯砸在地上,那種傲慢和冷酷的表情極力演示他的不悅,可是當他得手,俯身想親近之時,確還是不忍,起身給穆念慈蓋上毯子,臉上卻似是責怪穆念慈對自己的信任,不懂的保護自己。
楊康很清楚穆念慈要的無非是和自己隱居于世,而他楊康要的卻是江山美眷皆得,這是一個俗世的男子很平常的想法。穆念慈對楊康遠不及楊康對穆念慈的了解,所以楊康退讓而穆念慈卻沒有。
     母親逝世的傷痛沒人看的到,穆念慈也沒有. 其實穆念慈應該知道的,因為他楊康對妻子的標準取舍絕對和自己的兩個父親一樣,是善良與溫情.而且認定了就是一輩子,再無第二人.穆念慈從沒問過楊康"你到底愛不愛我?",也無須憂心的問"你究竟愛誰?""愛我有多深?"
可笑的是他楊康自己如此狡黠卻不要一個虛假的穆念慈,他可以不在乎親父的生死卻不忍母親的郁郁寡歡,他可以為了母親好讓楊鐵心帶她離開自己,但卻不能為了穆念慈的哀求允許她離開。楊康要的亦不是一個甘于被欺騙的軟弱娃娃,所以明知穆念慈會離開還是倒掉了迷藥。
    穆念慈道--我知道你開始也許不喜歡我,可是后來你是很喜歡我的,對我也很好,可是那有什么用呢?我要的不是這樣的你!--楊康道--你從一開始認識我,就知道我不是好人。--你現在不讓我走,我總有一天會走的。--那我就找到天涯海角,你是我妻子。---感情就好像相握的雙手,只要有一方不放開,就不會斷,楊康選擇不放開。這個大概是他在夜訪穆念慈舍命相救的木屋里,睹物思人潸然淚下時的決定。

 

   13、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清亮不染纖塵的歌聲繞室而飛,從窗前飄出,灑于江面。
  江面寬廣,陽光明媚,幾叢蘆葦,幾葉漁舟,夾著幾縷粗豪的漁歌,再伴著幾聲翠鳥的鳴啼,便成一幅畫,明麗的畫中繞著一縷若有似無的淡煙,若飛若逝。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那一絲縱被無情棄也不羞的無怨無悔絲絲縷縷的癡纏,纏在江心,任是風吹也不散!

 

   14、 夜里,翻一本雜志,看見韋莊的一首詞——《思帝鄉》: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我著實被“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這一句,驚了一下。就算是個姑娘吧,春天為何給了她這么深的無懼?縱然被拋棄,也不能感到羞恥——她怎么如此舍得自己?她對于愛情的勇氣,簡直不要命,像一張滿漲的弓,在杏花春景的催發下,一支好箭蓄勢待發,簌然向前,爹娘也擋不住……是滿目杏花給了她勇氣的。可韋莊不是姑娘啊,他這么寫,不過是以物借物,抒發自己的情懷。古代男人總是有一種把對功名的向往虛擬成一場無果戀情的天賦,這樣似乎更能取得人心的共鳴,在寫作手法上叫隱——曲徑更加幽深,以文字之足往前丈量,洞天別有。

 

   15、這首韋莊的《思帝鄉》,幼時只覺簡白好背,并不知其好在何處。就象年輕時,我們日日憧憬著外面的世界。及至成年,不停漂泊遷徙,走過一座又一座城市,看過一重又一重山水,方才悟覺,惟有故鄉門前的那條梧桐小徑,才是通往簡單快樂的捷徑。可惜,我們永遠不可能回去。

    而那一段又一段跌宕情路,徒增許多蜿蜒回曲。一路跟頭摔過來,魂牽夢縈,到死都揮之不去的,總是最初的心動。

    天,無限晴好,水彩潑出來的純凈透藍。空氣中,有陽光吸吮青草汁液的可人芬芳。整片杏林似騰起淡粉煙瘴,一樹樹粉白色嬌小花朵肆意綻放,毫無保留。青春正當揮霍時,便就此美景,索性一顆心拋卻。又如何。

    同樣的執拗,“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較柳永的“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徹底決絕百倍。賀裳說,柳耆卿此句“意即韋意而氣加婉矣。”豈止,簡直就是為陽光普照的房間拉起了厚實的窗簾。氣息轉瞬陰晦。

    人世間,非十分真情不足以動撼人心。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