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
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

   [譯文]  宮殿里滿是如花的宮女,洋溢著燦爛的春光;如今卻只有鷓鴣鳥在那里飛了,滿目凄涼。

   [出典]  李白 《越中覽古》

   注:

   1、 《越中覽古》   李白

     越王勾踐破吳歸,  義士還家盡錦衣。

  宮女如花滿春殿,   只今惟有鷓鴣飛。

  2、注釋:

    這是一首懷古之作,是詩人游覽越中(唐越州,治所在今浙江紹興)時所作。在春秋時代,吳越兩國爭霸南方,成為世仇。越王勾踐于公元前四九四年,被吳王夫差打敗,回到國內,臥薪嘗膽,誓報此仇。公元前四七三年,他果然把吳國滅了。詩寫的就是這件事。

    越中:唐越州,治所在今浙江紹興。

  3、譯文:

    越王勾踐把吳國滅了之后班師回朝,戰士們回來時都身穿著鮮艷華美的衣服。

  如花的宮女站滿了宮殿,可惜如今只有幾只鷓鴣在王城故址上飛了。

 

 

  4、詩歌不是歷史小說,絕句又不同于長篇古詩,所以詩人只能選取這一歷史事件中他感受得最深的某一部分來寫。他選取的不是這場斗爭的漫長過程中的某一片斷,而是在吳敗越勝,越王班師回國以后的兩個鏡頭。首句點明題意,說明所懷古跡的具體內容。二、三兩句分寫戰士還家、勾踐還宮的情況。消滅了敵人,雪了恥,戰士都凱旋了;由于戰事已經結束,大家都受到了賞賜,所以不穿鐵甲,而穿錦衣。只“盡錦衣”三字,就將越王及其戰士得意歸來,充滿了勝利者的喜悅和驕傲的神情烘托了出來。越王回國以后,躊躇滿志,不但耀武揚威,而且荒淫逸樂起來,于是,花朵兒一般的美人,就站滿了宮殿,擁簇著他,侍候著他。“春殿”的“春”字,應上“如花”,并描摹美好的時光和景象,不一定是指春天。只寫這一點,就把越王將臥薪嘗膽的往事丟得干干凈凈的情形表現得非常充分了。都城中到處是錦衣戰士,宮殿上站滿了如花宮女。這種場景十分繁盛、美好、熱鬧、歡樂,然而結句突然一轉,將上面所寫的一切一筆勾銷。過去曾經存在過的勝利、威武、富貴、榮華,現在所剩下的,只是幾只鷓鴣在王城故址上飛來飛去罷了。這一句寫人事的變化,盛衰的無常,以慨嘆來表達。過去的統治者莫不希望他們的富貴榮華是子孫萬世之業,而詩篇卻如實地指出了這種希望的破滅,這就是它的積極意義。

  詩人將昔時的繁盛和眼前的凄涼,通過具體的景物,作了鮮明的對比,使讀者感受特別深切。一般地說,直接描寫某種環境,是比較難于突出的,而通過對比,則效果往往能夠大大地加強。所以,通過熱鬧的場面來描寫凄涼,就使讀者更覺得凄涼的可嘆。如此詩前面所寫過去的繁華與后面所寫后來的冷落,對照極為強烈,前面寫得愈著力,后面轉得也就愈有力。為了充分地表達主題思想,詩人對這篇詩的藝術結構也作出了不同于一般七絕的安排。一般的七絕,轉折點都安排在第三句里,而它的前三句卻一氣直下,直到第四句才突然轉到反面,就顯得格外有力量,有神采。這種寫法,不是筆力雄健的詩人,是難以揮灑自如的。

  這首詩的重點在于明寫昔日的繁華,以四分之三的篇幅竭力渲染,而以結句寫后來的荒涼,由此加以抹殺,轉而引出主旨,充分體現了詩人變化多端的藝術技巧。

 

    5、 李白在他22歲至46歲期間,曾以湖北安陸為中心漫游各地,吳、越一帶山川形勝、歷史悠久,自然也是他不可或缺的目的地。越中,指會稽,春秋時代越國的國都,就是現在浙江省的紹興市。

    年富志昂的詩人即此,自然會想到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生聚教訓二十年,最終消滅吳國,一雪前恥的歷史:“隱忍以行鑄偉業”的傳奇,正是深具游俠氣質的李白所向往和追求的,詩人一定早就在心中有了一幅異彩紛呈、酣暢淋漓的“越中圖”。然而,眼前鷓鴣亂飛的景象卻給了詩人一個巨大的意外。歷史和當下的對照,想象與現實的落差,激活了蟄伏于詩人內心深處的道家思想,于是,詩人寫下了這首懷古之作,仿佛在自言自語地說:宏圖偉業轉眼成空,再怎么折騰也沒用——

    “想當年,越王勾踐破吳凱旋而歸;戰士們錦袍加身,個個榮耀還家。曾經,站滿了如花美女的宮殿;如今卻已蕩然無存,只有幾只鷓鴣在那里飛來飛去了……”

    首句直接敘述史事:錯綜復雜的吳越之戰,詩人只講述越王勝利凱旋的結果,簡潔明了,題意自現。“破”字體現出了越軍斗志昂揚、摧枯拉朽的氣勢;“歸”字隱含著得勝還朝、揚眉吐氣的自豪和喜悅。

    二三句具體描寫詩人心中的想象:那些忠心追隨越王艱苦奮戰的將士,如今成了復國功臣,個個都受到了獎賞,他們脫下厚重的戰甲,穿上華美富貴的衣服,興高采烈地回家了。越王的宮殿里,如花似玉的美女簇擁在越王身邊,整個大殿一派春意融融。“戰士”,有的版本作“義士”。

    余以為:用“戰士”更能體現越王雪恥復國之時的狂喜,更能體現他揮霍豪奢的本性,犒賞三軍,概莫能外,連普通小兵都重重有賞,這是何等喜極欲狂的帝王氣勢?而用“義士”的話,反而顯得越王還有一些清醒、還知道要論功行賞了。“盡錦衣”表現將士們無盡的自豪和喜悅之情;“滿春殿”描繪越王志滿意得、開始沉溺聲色的情景,“春殿”不是春天的宮殿,而是時時都富麗堂皇、美女成群、充滿生機與色情的繁華宮殿。這兩句將昔日的繁華熱鬧表現得淋漓盡致,給人美好而歡樂的感覺。

    結句描寫詩人眼前實景:昔日的宮殿故址上,如今只有幾只鷓鴣在漫無目的地飛來飛去……凄涼蕭條的景象與前面繁盛歡樂的場景形成鮮明的對比,加強了人事代謝、盛衰無常的歷史滄桑感,虛實相照,情景交融。

    “鷓鴣”其實是詩人精心挑選的意象,絕不是信手實錄當時的所見。鷓鴣形似雌雉,鳴聲如“行不得也哥哥”,哀怨而凄切,詩文中常用以表示思念故鄉。而且,常飛不止,雄性還非常好斗,常因爭奪母鷓鴣而發生激烈的啄斗,直到頭破血流。詩人應該是用鷓鴣的聲音來烘托哀傷凄婉的氣氛,用鷓鴣好斗但又無法高飛的特性來隱喻“勞而無用”的人生真相,契合了深遠影響詩人的“清靜無為”的道家思想。

    詩人“覽古”并不是為了“傷今”,當時正值盛唐,到處是欣欣向榮的繁盛景象,李白沒理由為現實的局勢担憂。他“覽古”是為了“悟己”,從史事中悟出歷史發展的規律,從別人身上悟出自己安身立命的依據。如果只是為了人云亦云地抒發一番歷史變化的感慨,麻雀飛、燕子飛、鷗鳥飛、蝴蝶飛……都可以,何必非要“鷓鴣飛”呢?

    詩人除了運用強烈鮮明的對比而外,還在藝術結構上做了創新:“七絕”一般是第一句敘述點題(起),第二句描寫渲染(承),第三句承上啟下過渡(轉),第四句抒情議論(合)。而這首詩卻是前三句連貫直下,賦昔日之繁華,顯得更充分、更有氣勢。末一句才驟然一轉,詠今日之凄涼,更顯哀傷,更有打動人心的力量。沈德潛稱它“其格獨創”,李锳贊它“格法奇矯”,原因就在這里。

    遺憾的是,同詩人的其他作品相比,這首詩似乎并沒有獲得足夠的重視,它就像一顆遺落在“懷古滄海”里的明珠,等待著你的慧眼去發現——在滄桑懷古的情懷之外,還有詩人道家人格精神的閃光……蜀鄙之鼠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6zyd

 

    6、這是詩人游覽越中(今浙江紹興)有感于吳越之爭的懷古之作。詩人只選取了越王班師回國的兩個鏡頭,深刻地揭示了人事變遷、盛衰無常的主旨。   

    首句點明題意,二三兩句分寫戰士還家和勾踐還宮。戰士錦衣凱旋;越王宮女如花,勾踐的躊躇滿志和荒淫逸樂躍然紙上。結句突然一轉,當年不可一世的勾踐而今何在呢?眼前只有幾只鷓鴣在王城故址上飛來飛去罷了。筆法簡潔而寓意深刻,含蓄地指出統治者的驕奢淫逸不過是過眼煙云而已。“古來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秦始皇、漢高祖……歷代王侯將相莫不如此。   

    這首詩將昔時的繁盛和今日的凄涼作了鮮明的對比,使讀者感受特別深切。

     7、讀出重音。在詞或語句里念得完足加重的音叫作重音。重音又可分為語法重音和邏輯重音。語法重音是句中的主要動詞和表性狀和程度的狀語。邏輯重音是讀者隨情感的需要突出和強調的詞語。詩歌朗讀要處理好這兩方面的重音。

    李白《越中覽古》的鑒賞就適合以強化重音的方法來, 調動情緒,加深認識。“越王勾踐破吳歸,戰士還家盡錦衣。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朗讀時要處理好如下重音:“破吳歸”“盡錦衣”“滿春殿”“只今惟有”。“破吳歸”“盡錦衣”“滿春殿”等重音的處理能極盡勾踐躊躇滿志、耀武揚威、荒淫逸樂的神態,“只今惟有” 重讀且作停頓,再將“鷓鴣飛”慢慢吟出,詩人對盛衰無常的慨嘆、人事變遷的思考、在朗讀中就能將其慢慢放大,并且清晰地顯現出來。

 

   8、A:想當年,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大仇終于得報。消滅了敵人,雪洗了恥辱,戰士都凱旋了。由于戰事已經結束,大家都受到了賞賜,將士們脫下了鐵甲,穿起了錦衣。如花兒一般的宮女,站滿了宮殿,簇擁著他,侍候著他。這是何等的熱鬧、歡樂!然而現在,人們所能看到的,只是幾只鷓鴣在王城故址上飛來飛去罷了。過去曾經存在過的勝利、威武、富貴、榮華,早已煙消云散!

    B:越王“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臥薪嘗膽,終于大破吳國,而如今也“只今惟有鷓鴣飛”,正是“是非成敗轉頭空,江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啊。

   9、花開花謝,潮漲潮落,人生的舞臺上,誰能成為永遠的主角?月有盈有虧,云有卷有舒,誰能保證永遠主宰沉浮?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此非曹孟德之詩乎?曹操抱著滿腔熱情,懷揣一統天下的雄心壯志,發出如此的感慨。人生無常,誰說不是呢!可能今天你還是萬眾矚目的焦點,那明天呢?恐怕只能是“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了吧?

  回首翻開歷史,曾經燦若繁星的名人名將,還有幾位能被人憶起?人生就是如此,它從來不特別眷顧某個人,浮浮沉沉,沉沉浮浮,不管你曾經多么的名躁一時,你的輝煌總會被時間湮沒,要不怎么會有人發出“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感慨呢?

  曾經歌舞升平的古都金陵,秦淮河邊的紙醉金迷,不管它曾經多么的絢麗多姿,多么的為世人所稱道,最終它都沒有逃過“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的命運。

  有人說人生像階梯,有人上有人下,在上上下下中,我們體會著人生的百般滋味,我說人生像一場,戲中我們交替演繹著主角和配角。我們都應該知道喧囂過后就必然回歸平靜,輝煌過后就必然回歸平凡,而我們所需要的就是一份淡然的心境,面對眾星捧月的生活你要戒驕戒躁,你無須飛揚跋扈,不可一世。你看王熙鳳曾經多么的驕橫,到頭來不也是一張草席了結一生嗎?也許今天你的事業如日中天,你能保證你的前程一定如霞似錦嗎?沒準明天你就一落千丈,成了一只無人理睬的喪家犬!

  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何必趾高氣揚,瞧不起身邊的通事呢?低頭看看腳下的路吧,你會發現風景是美好的,但是你不能迷失了自己。

  也許,你現在很平凡,你的頭頂沒有瑰麗的光環籠罩,你何必垂頭喪氣?機會是均等的,就看你如何把握了。只要你不放棄努力,成功總有一天會光顧你。

  我們每個人都乘坐在人生的車上,途中有人上有人下,你很可能就是其中的一個,上下車時你不必緊張,要知道每個人都要讓位給別人的,我們能做的只能是:坦然地迎接生活的鮮花,灑脫地面對生活的刀光劍雨!

    10、人生天地間,究竟應該留下點什么?歷史上的許多達官貴人想名垂千古,紛紛將自己的名字刻于石碑上,結果呢?空留得“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的千古感嘆。 

   

2013-09-10 21: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