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譯文]  征戰多年,經歷很多戰斗,許多將士戰死沙場,木蘭等幸存者勝利歸來。

 [出典]  南北朝  北朝民歌  《木蘭詩》

  注:

 1、 《木蘭詩》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愿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旦辭爺娘去,暮至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但辭黃河去,暮宿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愿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云鬢,對鏡貼花黃。出門看伙伴,伙伴皆驚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2、注釋、譯文、賞析見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譯文2:

  嘆息聲一聲接著一聲傳出,木蘭對著房門織布。聽不見織布機織布的聲音,只聽見木蘭在嘆息。問木蘭在想什么?問木蘭在惦記什么?(木蘭答道)我也沒有在想什么,也沒有在惦記什么。昨天晚上看見征兵文書,知道君主在大規模征兵,那么多卷征兵文冊,每一卷上都有父親的名字。父親沒有大兒子,木蘭(我)沒有兄長,木蘭愿意為此到集市上去買馬鞍和馬匹,就開始替代父親去征戰。

  在集市各處購買馬具。第二天早晨離開父母,晚上宿營在黃河邊,聽不見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只能聽到黃河水流水聲。第二天早晨離開黃河上路,晚上到達黑山頭,聽不見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只能聽到燕山胡兵戰馬的啾啾的鳴叫聲。

  不遠萬里奔赴戰場,翻越重重山峰就像飛起來那樣迅速。北方的寒氣中傳來打更聲,月光映照著戰士們的鎧甲。將士們身經百戰,有的為國捐軀,有的轉戰多年勝利歸來。

  勝利歸來朝見天子,天子坐在殿堂(論功行賞)。給木蘭記很大的功勛,得到的賞賜有千百金還有余。天子問木蘭有什么要求,木蘭說不愿做尚書郎,希望騎上千里馬,回到故鄉。

  父母聽說女兒回來了,互相攙扶著到城外迎接她;姐姐聽說妹妹回來了,對著門戶梳妝打扮起來;弟弟聽說姐姐回來了,忙著霍霍地磨刀殺豬宰羊。每間房都打開了門進去看看,脫去打仗時穿的戰袍,穿上以前女孩子的衣裳,當著窗子、對著鏡子整理漂亮的頭發,對著鏡子在面部貼上裝飾物。走出去看一起打仗的伙伴,伙伴們很吃驚,(都說我們)同行數年之久,竟然不知木蘭是女孩。

  (提著兔子耳朵懸在半空中時)雄兔兩只前腳時時動彈、雌兔兩只眼睛時常瞇著,所以容易分辨。雄雌兩兔一起并排跑,怎能分辨哪個是雄兔哪個是雌兔呢?

  3、《木蘭詩》,又稱《木蘭辭》,作者不明,中國南北朝期間的一首敘事詩,訴說女英雄木蘭(后人稱之為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民間故事。

   該詩約作于北魏,最初錄于南朝陳釋智匠《古今樂錄》,長300余字,后經隋唐文人潤色。《木蘭詩》記述了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一說《木蘭詩》是唐人韋元甫所作,《文苑英華》卷三三三載《木蘭歌》,并題作者為唐人韋元甫,宋朝郭茂倩《樂府詩集》載:“唐人韋元甫擬作木蘭詩一篇。”嚴羽《滄浪詩話》認為“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之類,“已似太白,必非漢魏人詩”。

 4、“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出自《木蘭辭》,這句話采用了互文的手法,即將軍和戰士有的已經戰死,有的過了很多年才歸來,表現了戰爭的曠日持久,戰爭的慘烈,也可理解成作者借此表達對戰爭的厭惡。

5、這是一個古老的心愿:“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這是一首悠長的曲調:“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這是一種激昂的情懷:“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這是一聲由衷的感嘆:“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

6、“半城煙沙,隨風而下,手中還有一縷牽掛,一將成萬骨枯,多少白發送走黑發。半城煙沙,兵臨池下,金戈鐵馬,替誰爭天下......”隨身聽里播放著這首音樂,仿佛使我一下子回到了古戰場。

  “殺啊,奪下城池者,賞千金,封萬戶侯!”隨著一聲令下,千萬大軍狂吼著向敵軍沖去,殺聲震天響,大地好像顫動起來。兩軍正面交鋒,頓時刀光劍影,血賤肉橫。不斷的廝殺帶來的是一個個生命的消逝。“嗡---嗯---”開始鳴金收兵。留在戰場上的是堆積如山的尸骨。試曾想,他們也是有家人啊!他們也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啊!但是,他們為了國家的利益毅然決然地拿起兵器,走向戰場。戰爭年代,有過多少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場面,讓多少人心碎啊!

  金戈鐵馬,替誰爭天下。他們都是普通的將士,他們的作用就是戰爭,而獲益的是那些帝王。有些帝王,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感受,肅然一副君臨天下,九五至尊的樣子,為了自己的貪婪,不惜一切代價的享樂、強占。只為了一個一個夙愿,還將付出幾多鮮血。忠義之言,是自欺欺人的謊言。他可曾想到,誰都會有牽掛,誰都誰有親人啊!想到這里,我不僅仰天長嘆,不僅頭涔涔而淚潸潸了。

 

  只盼歸田卸甲,還能俸回你沏的茶。許多將士,家中都有妻兒。征戰的同時,不免會對妻兒的思念,將士們的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歸田卸甲,多陪陪自己的家人。可是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有多少人能達成自己心中的愿望呢?這使我想起了一個故事,孟姜女哭長城。

  范學良就是孟姜女的丈夫,被官兵抓去修長城,最后至死也沒有見到孟姜女。雖然沒有死在沙場上,卻是同樣的命運,或許,范學良不僅一次次夢回家鄉,飲茶一杯。

  思緒又回到了現在。我不僅感嘆道,我是多么幸福。和平年代里,我無憂無慮的生活著。沒有戰爭,沒有家破人亡的悲慘場面,還有什么理由讓自己不全心全意的學習,還有什么理由不奉獻自己的愛心呢?  

7、八千里路云和月,酹一樽酒,洗卻風塵。驀然回首,39年唱響一首滿江紅流芳萬古長。天蒼蒼水茫茫,歸來辭去的凱歌號角默默吟誦: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聆聽歷史回音:是誰在用鮮血寫就“精忠報國”的神話。

 在我心中,岳飛恰有儒將之風。一首《小重山》訴盡心中無盡悲繚。他是寂寞的,他在尋找一個知己。如果,命運足夠寬容,給他一個肝膽相照的天涯知音,也許,這樣一個忠肝義膽的漢子,也可鐵漢柔情醉一把。伯牙訣琴,以祭子期,世上再無知音。清冷月光,獨飲寂寞。是寒蛩攪亂了他的心,還是生之無奈。有時候,我也想,如果他脫下盔甲戰袍,會不會也想離開亂世,無法力挽狂瀾,那就歸于平淡吧。可是,可是,他做不到。他做不到自私的棄天下萬民于不顧,他生,為天下蒼生,死,亦會轟轟烈烈。怯懦的作別戰場,他是不屑的。

  可惜,越王的生命基調注定是悲涼的,一生盡忠,卻不得賞識。那個誓死效忠的君上,卻拿起儈子手的屠刀。終了一生,卻遺憾山河未定,外賊未驅。他一生唱想起的凱歌,未曾想是被這十二道金牌令箭畫上休止符。可歷史卻不愿孤單英雄在黃土之下延續悲涼,浩浩正氣終是被后世一遍遍吟誦。我也不想給他套上愚忠二字,這是不公平的。因為,他也曾堅信,英雄總會被賞識的。可是,明君難遇。

  忠骨與奸佞似乎總是配套出售的,而忠骨又是限量發行。后人總會扼腕搖頭嘆息,感慨英雄悲戚。西子湖畔,那些罪人,千秋萬世長跪。如果,如果有一個伯樂,也許,也許高山流水會流傳于琴弦之上,再話酒逢知己萬古流芳長……

8、 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劉備處于潛龍在淵的狀態,等著在風云際會的漢末亂世里,抓住機遇,建功立業了。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等他下次回來,路過家門旁那顆大樹時,會不會有“木猶如此,人何以堪”之類的感慨呢?

9、中國,自古以來便是一個多英雄豪杰,仁人志士的國度。為國為民的思想,眾皆存之。常常是國人披上戰袍,則馳騁沙場,殺敵報國。或許會“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但是我們毫無怨言,寧愿“金戈鐵馬去,馬革裹尸還”,只因為堅定心中那個不死的信念。


  也常常是穿上官服,則為民請命,為國盡忠。殫精竭慮,竭忠盡智,惟恐料之不周,處之不安。進退之際,也許我們也會感慨憂嘆:“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這種愛國愛民的思想已是深深植根于國人心中。


  放眼山河,也許會看到隱士,那種大愛博愛的心遭冰冷后,常會遁逸出世。再看田間,看到勤苦勞累的身形,那便是農民,也許愛得太沉默,他們沒有太多言語,惟用自己辛勤的勞作權作奉獻,表達自己對這個國家與人民的愛意。

 回首滄桑的歲月,展望輝煌的前程,我們會一如既往地奉獻愛心與真誠,默默地為國家,為人民,去體味并實現這大愛無言,博愛無邊!

10、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無論多么有成就多么沒落的人,終究有著落葉歸根的情結。2005年,連戰先生說了一句讓國人廣為流傳反復思索的話:我回來了。撇開政治意義不說,從字面上看,“我回來了”等于“我到家了”――回家始終是全人類共同向往的話題。連戰先生是個名人,于是這句“我回來了”成為2005年國內最經典語言之一。

  這么多年來,當我們一次次“回來了”時,眼前的情形隨著歲月的變遷在悄悄地變化著。小鎮的面貌變了,親人的容顏變了,孩子們長大了,村邊的小河干了,屋旁的老樹壯了……不變的是我們總能在這些日子里相逢,團圓始終是親切的。

11、殘陽如血,夕照當晚,天空隱約的幾分肅穆蒼白,沉沉。

夜,似乎總有一種讓人說不出的涼意,尤其是這大漠的冷夜里。

火光照得人的臉似乎有血光流動的憂傷,遠處的幾聲狼嚎,凄厲而悠遠,讓人在這苦寒之中更多生出幾分懼恐。

人們常說“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鐵衣上斑駁的血跡已和鐵銹連在一起,變成黑色的沉沉的哀傷,流淌遍地。不知為何人生便生出這許多的戰爭殺伐,讓這許多的生命沉淪、隕落。夜色之中,硝煙濃濃的氣味尚未散盡,嗆人口鼻的苦澀之中還有那濃濃的血腥氣息。寒光、鐵衣、冷冷的似乎是什么猛獸的凜冽的牙,帶上一抹蒼涼,晦默了這個大漠深深地寒。

常常會想,那無定河邊的枯骨,在夜夜的苦寒里是否也會從那無邊無際的春夢之中驚醒,而他們在發現自己這悲涼的處境之后,又該是怎樣的憂傷遍地,怎樣的淚流成河。還有那嘉峪關暗色的墻角,沖拭不掉的暗紅。不知當初該是怎樣一番鮮血流離,又是否會在這凄涼的寒夜里重復那千年前的血流成河。

是為了那君王的六合之志,為了那鐵血丹青上淡淡的一筆,為了那夢中可望而不可及的將相之夢。年輕的生命在鮮血中凋零、破碎,再也見不到明日的太陽。似乎只有殘缺才是這世界永恒不變的真理,完美的只是一種信仰。

煙籠寒沙,沙浸寒水,夜月無邊的寂寥沉默了誰仰望的殷誠。水中月,虛幻飄渺的憂傷,讓人捉摸不透的殘缺,晃漾了誰那曾經無波的心湖。

12、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戰爭,或許殘酷,或許無情,卻是無數熱血男兒的最終歸宿,尤其是那戰火紛飛的戰國時代。
   一將功成萬骨枯。這是作為戰爭的殘酷。
   自古名將如美人,不叫世間見白頭。這是作為將軍的宿命,或者稱之為回圈。然而,作為一個戰士,將軍,想要的歸宿或許就是戰死沙場吧。壽終正寢不適合他們,疾病纏身致死更不是他們的歸途,為了一個信念,意志戰死才是正軌吧。揮灑著熱血與豪情,鐵血男兒的戰斗殘酷卻耀眼啊!
 13、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歷朝歷代的更迭,不外乎一個原因——戰爭。中土與外族的戰爭,皇族與平民的戰爭,亦或是貴族間的戰爭。戰爭,造就了中國五千年的歷史。

 往時的金戈鐵馬、戰鼓齊鳴,早已隨著白骨的長埋而煙消云散,留下后人的唏噓長嘆。我們在時光的交疊中,尋覓著古老的征戰,卻只見血流成河、白骨森黯。這,便是戰爭——殘垣斷瓦,破墟頹墻。戰爭,無論孰輸孰贏,最終的結果,只有破壞與死亡,離散與悲傷。
  14、生命是什么?生命是戍守在邊疆的戰士。他們選擇“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的生活;選擇留在春風不到的玉門關;選擇“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的豪言壯語。生命之于軍人,是無盡的守侯與保護,是中華兒女的安穩與歡笑。


 生命是什么?生命是運動場上勇往直前的運動健兒。他們用汗水、淚水,甚至是血水鑄造了中國的輝煌,用無悔的生命聽取了人民的歡呼。運動員的生命,就是為國爭光,誓取第一。

 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世間的萬物:猶如春暉下的朝露,雖然時間不長,卻滋潤了綠葉和花蕾;猶如扎在泥土深處的根,默默向上輸送養分,使枝葉繁茂,花兒飄香;猶如流淌在貧瘠大地的河水,滋潤山區的植物,為貧窮的農民帶來富裕的希望。

 生命到底是什么?生命就是在各自崗位上默默耕耘和無私奉獻,以無限的熱忱溫暖著身邊的人,以平凡的點滴美化著世間的一切。生命就是如此平凡,生命就是如此偉大。

 生命?生命!

 15、 搠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夜深素月空,相照人悵茫。北風泠洌,凍掣的旗子,繁空星點依稀,隔著千山萬山的距離,誰的眼神寫滿了滄桑,歲月無聲無息,明月天下照三分,二分夢回故鄉。風沙彌漫,來時的路已成記憶,在人煙漂渺處,只有一個空洞的剪影,凌亂成風。歸家的路卻如此的近,又是那么的遠,月掛樹梢,誰在古道旁,遙望千里之外,那里可有心底深藏的苦楚,心中說不出的痛,可有此生刻骨銘心的牽掛?陽關三疊,疊滿了重重的悲歡離合,黃河之源,東逝的流水,流散了多少日起日落的無窮無盡的歸家的回音,載著多少的無奈與期盼,消失在人海茫然。歲月年年相似,風景年年依舊,落木瀟瀟,沉默在無際的流淌。夢,已遠。


  古時祖訓“齊家,濟國,平天下”但天下未平,何以為家?想起當年,舍了錦衣玉食,軒轅臺上的一幕還似昨日發生,意氣何等的遒勁,發誓“提攜玉龍為君死”。暗許不破樓蘭終不還,就這樣,年少的輕狂,離開繁華似錦的國都,從軍行。如今,月影搖散一地的浮云靜水,飲下這杯濁黃的渾酒,淘盡過往。夜色凄迷,戰場的愁云陰沉,前景一片朦朧,看不穿也猜不透。一恍如夢,幾載的煙云,從指間中滑落,飄然而逝,世事中多少帶了點嚴霜寒雪的氣息。泛濫而夕,時光斗轉星移,物是人非,宿命的輪回浸白了額前的眉毛,熔煉了鐵骨錚錚。漫天的冰雪,冰凍了軀體,卻一想起建功立業的理想,熱血沸騰,少年時的憧憬,是此時的注腳,在暗夜冷冷中,是一抹微弱的燭光,卻支撐著自己度過了春去秋回,在戰場中九死一生,百戰不倒。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只是面對此情此景,伴隨三千里路云和月,與敵軍拼殺在無邊無際的沙場,身邊的戰友相繼倒下,真的是到了水窮澤枯了嗎?明天,也許已成歷史的標本。才發現在陽光原來也是一種奢侈。銅墻鐵壁的敵陣,圍得這幾百人水泄不通,壓得這世界了無生機。黎明之前,就會在匈奴的鐵騎下一切都會煙云俱散。生命,原來如此的脆弱,如灰塵隨風逝散。結局,多年的戎馬生涯,終于守得云開見明月,落幕在此生的盡頭,與這江山永寂。


  白旗在篝火隨風獵獵,戰鼓一聲催一聲的沉。再一次披上戰甲,生死相隨,經受住了千百次的明槍暗箭,早已千瘡百孔。刀光劍影,茹毛飲血。即將橫刀立馬,明知道踏上了這條路,再也不能歸來,為何卻是那么的堅定與從容?面對千軍萬馬的圍追,是啊,生又何歡,死亦何俱,一切到頭來終是一場空,猶如鏡花水月。夢如人生。


  眼神流離,無邊的黑夜,慘淡的月光,傾落在風雪中,拉長了這落寞又黯然的身影。問天何極,問地何窮,蒼生何廖。破空而來的馬頭琴曲,掀起心中的驚濤駭浪。生命的鉛華,戰場的洗禮,北風中凋零的流光,仍在飛舞不休,灑落了一地的凄涼。黃沙百戰,金甲書寫了記憶的倥然,繁華成空。


  身后,是多嬌的江山,誰希望她破碎?邊疆的兒女,承載多少期待的目光,担起天下和平的希望,這是一種責任與性命的簽約。倥傯的往事,殺敵御邊的日子,生來人生,能有幾個這樣的年華,崢嶸而又華麗。生死相融,有些事反倒無足輕重,小家的愛化為天下蕓蕓眾生的安寧,這一份忠肝義膽,值得去追隨,銘刻一場無關風月的散場。


  躍馬,揚鞭,漫入重重暗影的戰場,劈落月葬殘陽的悲壯,獨舞一曲馬革裹尸的悲歌……


  落月無聲……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