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譯文]  迷人的笑好漂亮啊,美妙的眼睛眼波流動。

  [出典]  春秋  《詩經·衛風·碩人》

   注:

   1、 《詩經·衛風·碩人》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碩人敖敖,說于農郊。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鮪發發,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2、注釋:

     碩:《詩·邶風·簡兮》:“碩人俁俁,公庭萬舞。”《詩·衛風·考盤》:“考盤在澗,碩人之寬。”《詩·秦風·駟驖》:“奉時辰牡,辰牡孔碩。”《詩·唐風·椒聊》:“彼其之子,碩大無朋。”《詩·豳風·狼跋》:“公孫碩膚,赤舄幾幾。”《詩·小雅·車舝》:“辰彼碩女,令德來教。”《詩·小雅·大田》:“播厥百谷,既庭且碩。”這里用為高大之意。

  頎:(qí奇)徐鍇《說文系傳》:“頎,頭佳貌。”這里用為頭俊美之意。

  褧:(jiong炯)《詩·鄭風·豐》:“衣錦褧衣,裳錦褧裳。”古代用細麻布做的套在外面的罩衣。

  私:《詩·衛風·碩人》孔穎達疏引孫炎曰:“私,無正親之言。”中國古時女子稱姊妹之夫為私。

  荑:(ti題)通“稊”。草名。一種像稗子的草。《詩·邶風·靜女》:“自牧歸荑。”《孟子·告子上》:“五谷者,種之美者也,茍為不熟,不如荑稗。”《晉書·元帝紀》:“生繁華于枯荑。”《后漢書·方術傳》:“炳復次禁枯樹,樹即生荑。”這里用為草名之意。

  蝤蠐:(qiú求.qí其)天牛的幼蟲。天牛科。黃白色,身長足短,呈圓筒形。蛀食樹木枝干,是森林、桑樹和果樹的主要害蟲。此處借以比喻婦女脖頸潔白豐潤之美。

  瓠:(hù互)瓠瓜。一年生草本植物,爬蔓,夏開白花,果實長圓形,嫩時可吃。如:瓠齒:整齊、潔白的牙齒。《詩·小雅·南有嘉魚》:“南有樛木,甘瓠累之。”《詩·小雅·瓠葉》:“幡幡瓠葉,采之亨之。”

  犀:《漢書·馮奉世傳》:“器不犀利。”《后漢書》:“雖有犀舟勁楫,…,有須者也。”這里用為鋒利、堅固之意。

  螓:(qín秦)蟲名。古書上指像蟬的一種昆蟲。蟬的一種。體小,方頭,廣額而有文彩。如:螓首(婦人的額頭,方廣如螓);螓首蛾眉(額廣而眉彎。用以形容婦人容貌的美麗)。

  倩:(qiàn欠)《廣韻·霰韻》:“倩,巧笑貌。”《字匯·人部》:“倩,美笑貌。”這里用為形容美人含笑的樣子之意。

  盼:《說文》:“盼,目黑白分也。”《字林》:“盼,美目也。”這里比喻為美目流轉之意。

  敖:《詩·邶風·柏舟》:“微我無酒,以敖以游。”《詩·小雅·桑扈》:“彼交匪敖,萬福來求。”《荀子·富國》:“天下敖然。”《禮記·曲禮》:“敖不可長。”《商君書·墾令》:“民不敖,則業不敗。”《說文》:“敖,出游也。”《漢書·食貨志》:“邑亡敖民。”《漢書·丙吉傳》:“不得令晨夜去皇孫敖蕩。”本意為閑游、漫游之意,這里用為散漫之意。

  說:(yue悅)《詩·召南·草蟲》:“我心則說。”《詩·北風·靜女》:“說懌女美。”《詩·鄘風·定之方中》:“星言夙駕,說于桑田。”《詩·小雅·頍弁》:“未見君子,憂心奕奕。既見君子,庶幾說懌。”《論語·學而》:“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論語·雍也》:“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禮記·中庸》:“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說。”《孟子·梁惠王上》:“王說曰。”這里用為喜悅之意。

  牡:《詩·邶風·匏有苦葉》:“雉鳴求其牡。”《詩·小雅·北山》:“四牡彭彭,王事傍傍。”《詩·魯頌·駉》:“駉駉牡馬。”《老子·五十五章》:“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論語·堯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儀禮·喪服傳》:“牡麻者,枲麻也。”《大戴禮記·易本命》:“丘陵為牡。”《漢書·五行志》:“陽奇為牡。”《說文》:“牡,畜父也。”這里用為雄性的馬匹之意。

  幩:(fén焚)這里用為纏在馬口兩旁上的綢子之意。

  鑣:(biāo標)《詩·鄭風·清人》:“清人在消,駟介鑣鑣。”《詩·秦風·駟驖》:“輶車鸞鑣,載獫歇驕。”這里用為美盛之意。

  翟:(dí敵)《詩·邶風·簡兮》:“左手執龠,右手秉翟。”《詩·鄘風·君子偕老》:“玼兮玼兮,其之翟也。”張衡《東京賦》:“冠華秉翟,列舞八佾。”《新唐書》:“舞人十六,執羽翟,以四為列。”翟羽。古代樂舞所執雉羽。

  茀:(fu弗)《國語·周語》:“道茀不可行。”《說文》:“茀,草多也。從艸,弗聲。字亦作芾。”本意為野草塞路之意。這里用為雜亂之意。

  罛:(gu孤)《國語·魯語上》:“水虞于是講罛罶。”《爾雅·釋器》:“魚罟謂之罛。”《文選·左思·吳都賦》:“同罛共羅。”《說文》:“罛,罟也。”這里用為一種大魚網之意。

  濊:(huo或)象聲詞。宋吳潛《和人賦琴魚》:“扁舟煙雨歸去來,臥聽魚槎聲濊濊。”這里用為形容水聲之意。

  鱣:(zhan沾)這里用為大鯉魚之意。

  鮪:(wěi委)鱘魚和鰉魚的古稱。陸機《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鮪魚,色青黑,頭小而尖,似鐵兜鍪,口在頷下,其甲可以磨姜,大者不過七八尺。大者為王鮪,小者為叔鮪。”

  發:《易·豐·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詩·小雅·蓼莪》:“南山烈烈,飄風發發。”高亨今注:“發發,疾風聲。”《詩·小雅·四月》:“冬日烈烈,飄風發發。”這里用為形容詞,形容魚尾擊水之聲之意。

  葭:(jiā家)通“遐”。《詩·召南·騶虞》:“彼茁者葭。”《后漢書·文苑傳·杜篤》:“忿葭萌之不柔。”這里用為疏遠之意。

  菼:(tan坦)《詩·王風·大車》:“大車檻檻,毳衣如菼。”這里用為初生的荻草之意。

  揭:修長的樣子。

  庶:《詩·召南·摽有梅》:“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詩·齊風·雞鳴》:“會且歸矣,無庶予子憎。”《詩·檜風·素冠》:“庶見素冠兮。”《左傳·襄公二十六年》:“(伍舉)懼而奔鄭,引領南望曰:‘庶幾赦余。’”《論語·先進》:“回也其庶乎!屢空。”《爾雅·釋言》:“庶,幸也。”《玉篇·廣部》:“庶,幸也,冀也。”這里用為希冀之意。

  姜:《國語》:“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水經注·渭水》注:“岐水經姜氏城為姜水。”這里用為地名姜水之意。

  孽:(niè聶)《楚辭·天問》:“帝降夷羿,革孽夏民。”王逸注:“孽,憂也。”《玉篇·子部》:“孽,憂也。”這里用為憂慮之意。

  朅:(qie怯)《詩·衛風·伯兮》:“伯兮朅兮,邦之桀兮。”《楚辭·九辯》:“車既駕兮朅而歸。”這里用為離去之意。

 

 

   3、譯文1:

     高大的人啊頭俊美,衣有錦緞但還崇尚麻紗衣。她是齊侯的子女,是衛侯的愛妻。她是太子的胞妹,還是邢侯的小姨,譚公還是她的妹夫。

  她的手就象柔軟的小草,她的膚色就象那凝結的玉脂。她的脖頸潔白豐潤,她的牙齒象那瓠瓜的籽。豐滿前額彎彎的眉,迷人的笑好漂亮啊,美妙的眼睛眼波流動。

  高大的人兒啊很散漫,她最喜悅在農郊。四匹壯馬驕首立,馬嚼上飄著大紅綃,插著雜亂的雉羽去迎朝陽。大夫見她肅然而退,她也不讓君王多操勞。

  黃河之水浪滔滔,北流之水嘩嘩響。施設魚網水聲鬧,鯉魚鮪魚鬧翻騰,疏遠的荻草很修長。希冀那姜水心憂慮,希冀那讀書郎有離去。

    譯文2:

    窈窕淑女光照人,外披罩衣身穿錦。齊侯愛女身份尊,衛侯乃是她夫君。她是太子同胞妹,姊妹有嫁邢國君,也有譚國之夫人。

    玉手白皙如柔荑,膚色滑膩似凝脂。脖子柔白如蝤蠐,齒如瓠子白又齊。額頭方正眉彎細,笑靨巧妙真美麗,美目流轉富情意。

    窈窕淑女好容顏,停車整息在城邊。四匹公馬真雄健,朱綢馬嚼光閃閃,雉羽飾車來朝見。眾位大夫早退朝,勿使君王太疲倦。

    黃河水勢浩蕩蕩,花花奔流向北方。撒網入水來捕魚,魚尾擊水剌剌響,蘆葦高直又秀挺。陪嫁女子服飾盛,護送眾臣高又壯 。

 

 

   4、《詩經》是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大約五百多年的詩歌311篇,由于“小雅”中的笙詩六篇有目無辭,因此實際為305篇。《詩經》共分風、雅、頌三個部分。其中包括十五“國風”,有詩160篇;“雅”分為“大雅”、“小雅”,有詩105篇;“頌”分為“周頌”、“魯頌”、“商頌”共計40篇。《詩經》據音樂的不同分為《風》、《雅》、《頌》三部分。“風”是帶有地方色彩的音樂,十五“國風”就是十五個地方的土風歌謠。“雅”又有“正”的意思,當時把王畿之樂看作是正聲——典范的音樂。《大雅》、《小雅》之分。“頌”是專門用于宗廟祭祀的音樂。 《詩經》的作者成分很復雜,產生的地域也很廣。除了周王朝樂官制作的樂歌,公卿、列士進獻的樂歌,還有許多原來流傳于民間的歌謠。這些各個時代從各個地區搜集來的民間樂歌,由官方搜集和整理,并對作品進行過加工整理,制作樂歌。經過修改后,這些現存的《詩經》,語言形式基本上都是四言體,韻部系統和用韻規律大體一致。秦代曾經焚毀包括《詩經》在內的所有儒家典籍。但由于《詩經》易于記誦,所以到漢代又得到流傳。漢初傳授《詩經》學的共有四家,也就是四個學派:齊之轅固生,魯之申培,燕之韓嬰,趙之毛亨、毛萇,簡稱齊詩、魯詩、韓詩、毛詩(前二者取國名,后二者取姓氏)。東漢以后,毛詩日漸興盛,并為官方所承認;前三家則逐漸衰落,到南宋,就完全失傳了。今天我們看到的《詩經》,就是毛詩一派的傳本。《詩經》是我國文學的光輝起點,它的思想性和藝術成就在中國文學、文化史上有著極高的地位。

    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放到現在來說,詩經在交際應用方面雖然沒有那么重要了,但對于一個人的文化修養卻依然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

 

 

   5、《衛風·碩人》是《詩經》“衛風”中的一首,是贊美是齊莊公的女兒,衛莊公的老婆莊姜夫人的詩。莊姜夫人如詩中提到,是當時齊國太子得臣的妹妹——可別小看這句“東宮之妹”,這是明寫莊姜夫人跟太子是一母所生,也就是王后所生,凸顯她嬌貴的身份。有人說這位美麗的莊姜夫人嫁給衛莊公之后,受到了冷落讒嫉,沒有子嗣,所以衛人同情她,為她做了這首贊美詩——這個“有人說”來自〈左傳〉,力挺者是朱熹,不過這個解釋向來很有爭議,后人多認為這首詩看不出什么同情憐憫的成分,純粹是贊美,是莊姜嫁到衛國時衛國人拍馬屁的詩。從解釋的不同看起來,朱夫子也不是純粹道學,相當有人情味兒——我也寧愿相信這是人民同情美而無子的王后所做的詩也不愿相信這是無聊文人拍新女主人的馬屁寫的應制歌。

     就算不看詩中的生僻字,單從字面也很好理解這首詩贊美的是莊姜夫人的美麗——其實這首詩里多數的語句還是在寫莊姜的出身和排場,真正的外貌描寫不過是“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這一句和“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一段。

  簡單解釋一下:“碩人”,原意是高大白胖的人,引申為美女,可見公元前七百多年的春秋時代,人們(至少是衛國的人們)喜歡高大豐滿、皮膚白皙的美人,健康美還是比較吃香的。由此我們可以聯想起古希臘羅馬時代的女神雕像,無論哪一個都是高大豐腴、有著結實的臂膀、修長的雙腿和一個圓潤的小肚子——可見在人類的“先民”時期,無論東方還是西方,都是喜歡那種高大豐碩型的美女,可以說,其審美觀是十分健康的。究其所以,還是“美與善相統一”的規則在起作用,先民時期的人們,受自然條件所限,壽命沒有現在長,高大健碩的女人至少代表著健康、宜生養,所以,是“好”的,因此也就是美的。女人圓潤豐滿的身體,就如灌滿漿的稻谷,代表了一種生命力,在與天地戰斗、生命權得不到保障的歲月里,還有什么比這更能激發人關于“美好”的想象呢?至于“白皙是美的”這個觀念,千百年來一直被我們所承認;伊麗莎白一世女王正因其蒼白的面容而被贊譽為“有圣處女一般的容貌”;十八世紀的法國貴婦,為了使自己變得更白,不惜往臉上涂抹諸如鱷魚糞便這種惡心的東西。(黑皮膚也很美,是現代才有的審美觀。近幾十年,法國女人才流行起黝黑明亮的皮膚,就算巴黎沒有海,也要拜托市長在塞納河邊鋪上海邊才有的細沙然后大家去曬太陽。)而在中國古代也是以白為美的,李漁在《閑情偶寄“聲容部”中說:“……婦人本質,惟白最難。多受精血而成胎者,其人生出必白……”可見,“白”是中國古代一貫千年的審美觀——總之,高大,說明出身嬌貴、吃得好、營養好;白皙,說明她不用去室外勞動,從不經風吹日曬,可以說,這是一種屬于貴族的美,是一種貴族時尚,除非天生麗質,老百姓是追不起的。“碩人其頎”是說“這位高挑的美女身材真修長啊”,原來古人所謂的高大白胖,是要求凹凸有致,不止是一味的胖下去,還需要頎長優美才是好的;“衣錦褧衣”是說“她穿著錦帛織成的長斗篷”,這位莊姜夫人,不僅美,而且挺會穿,因為身材高,再穿個長斗篷,看起來就會格外修長。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一段已經成為了千古傳誦的寫美女的名句,意思是:手指像細草般柔軟靈活,雪白的皮膚像凝脂一般光潔平滑,脖子像天牛的幼蟲那樣既白且長,牙齒像瓜子兒一樣扁而整齊;她額頭豐滿眉毛彎彎,淺笑盈盈,還有兩個酒窩,眼睛黑白分明顧盼生波——看看吧,令人驚嘆吧?莊姜夫人幾乎沒有缺點啊!彎眉亮眼、皮膚雪白、額頭豐滿、長長脖子、牙齒整齊、手指滑膩……甚至還有倆酒窩……好事兒都讓她趕上了,看來山東出美女所言非虛!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國人的審美觀好幾千年其實并沒有特別巨大的改變,除了皮膚白之外,黑白分明的大眼、長脖子等以上提到的優點我們現在仍然認為很美——以前我們認為櫻桃小口是美的,后來西風東漸之后,國人也漸漸能接受大嘴之美了,這可能算是中國人審美觀里比較強烈的一種變化,可是,《碩人》這首詩里并沒有對嘴巴的描寫,可能那時候的人不太注重嘴,只注重電眼吧?又或者莊姜夫人是個像朱麗亞·羅伯茲一樣的大嘴?人們給她虛美隱惡了?無考。

  在那種時代,女人想要在書里留名是件多么難的事,莊姜夫人以“色”走進了《詩經》,走進了《左傳》,走進了朱夫子的研究論文等等等等一大批各朝各代好事者的著作里,也算個歷史奇觀吧。不管怎樣,這個高個子美女已經裊裊婷婷地站在了黃河旁,帶著她的絕世仙姿和悲情故事站在了字里行間,悠悠千年。

 

 

    6、 這是一首贊美山歌,贊美的是衛莊公夫人莊姜。《左傳·隱公三年》載:“衛莊公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為什么要贊美她呢?僅僅是因為她的美貌和富有就值得贊美歌頌嗎?其實不是如此。歌的前三段均是贊美之辭,而點題卻是落在末尾上。喧鬧的水聲使她心緒煩亂,她一方面希冀那姜水(愛情源泉)緩緩流來,澆灌她已干枯的愛情心田,另一方面但她又希冀那個讀書郎快走,遠遠地離開她,不要擾亂她寧靜的生活。最后這一段充分表現出她的這種矛盾心理。

  人們為什么要說這個事?而且還要編成歌吟唱?其實整首山歌所贊美的是她恪守一定的社會行為規范,選擇的是最佳行為方式,盡管她渴望愛情,渴望被愛,但她卻壓抑了內心的沖動,沒有去亂愛、泛愛。比起春秋時期衛國衛靈公的夫人南子來說,莊姜也就顯得高尚得多了。這在當時淫亂之風盛行的衛國是很難得的一個人。

 

 

    7、《衛風·碩人》是《詩經》里一首贊美衛莊公夫人莊姜的詩。全詩四章,最為人傳誦的是第二章:“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余冠英先生將這一章譯為現代漢語:“她的手指象茅草的嫩芽,皮膚象凝凍的脂膏,嫩白的頸子象蝤蠐一條,她的牙齒象瓠瓜的子兒,方正的前額彎彎的眉毛,輕巧的笑流動在嘴角,那眼兒黑白分明多么美好。”(見《詩經選》第59頁,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年版。)而這一章中最有魅力的是后兩句。魅力何在?在其“傳神”。正如清人孫聯奎所評:“《衛風》之詠碩人也,曰:‘手如柔荑’云云,猶是以物比物,未見其神。至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則傳神寫照,正在阿堵,直把個絕世美人,活活的請出來在書本上滉漾。千載而下,猶如親其笑貌。此可謂離形得似者矣。似,神似,非形似也。”(《中國古代文論類編》,上,第413頁,海峽文藝出版社1990年版。)

 “傳神寫照,正在阿堵”,是中國美術史和美學史上很著名的一句話,出自東晉畫家顧愷之。顧愷之畫人,“或數年不點目睛。人問其故,顧曰:‘四體妍媸,本無關于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阿堵,意為這個,此處指眼睛。顧的意思是,傳神靠的就是眼睛。這是顧愷之的創作經驗談。在人體各器官中,眼睛最能充分流露心靈的秘密,是內心生活和情感的主動性的集中點。要想寫(畫)好一個人,最好的是寫(畫)好他(她)的眼睛,因為眼睛能“傳神”。

 

 

   8、詩歌史上最早的“點睛之作”恐怕要數《詩經·秦風·碩人》中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了,詩中的美人在顧盼之間,一晃過了數千年,顧盼有神的美目牽動了歷代許多詩人的心,使人久久不能忘記。

 

 

   9、有人說,女人的氣質最體現在嘴角的笑和眼神上。想想覺得是有幾分道理的,雖然我根本談不上閱人無數,但是我心中的可人兒大都是將他所說的兩點演繹得很美。不知道,古人是不是也和他同感于此,留下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兩句話供我揣摩其間的美妙。巧笑當是綻放在嘴角的花蕾,美目應是蕩漾在眼眸中的漣漪。于是,一個恬靜的女子靈動了起來。是不是聊齋中從畫上走下來的仙女,最先動起來的就是那翹起的嘴角和閃爍的眼睛呢?    

    我想,一個文靜卻很有靈氣的女子是很美的。就像金庸筆下的王語嫣,“語笑嫣然”讓段譽說出了這個女子的絕美。初見王語嫣,她的寧靜就如神仙的清心寡欲,讓人覺得她純的是那么的冰清玉潔,可那禁不住的盈盈一笑,靈氣與聰慧也從嘴角輕輕的流露出來,頓時讓這個女子少了那種拒人于千里的冰冷。且不說女子的淺笑,全人類的這種表情都可以傳遞一種友好平和的氣息,甚至可以溶化一顆精于防備或充滿敵意的心。所以,一個美麗的女子是該無私的微笑的。我希望是淺笑,或許是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太深,總想這是個含蓄的女子,讓人產生那種寧靜而致遠的感覺,讓人感到那種源于自然的和諧。再說“美目”,記得《圣斗士星矢》中,星矢第一次看到冥王哈迪斯的真身,禁不住感慨“他的眼睛真美,就像幽深的湖”。我想這雙眼睛算得上是美目了,但若只是幽深的湖,哈迪斯只能是一個陰冷的、不懂得人類的愛的可憐的神。幽深的湖是無欲的也是無望的,沒有希望的眼睛,整個人恐怕也會是“哀莫大于心死”。一個明朗的女孩很大一份魅力來自于她對生活的熱愛、對未來的希望,那種期盼的眼神透射出人類對美好的向往,也透射出生命頑強的力量。記得原來希望工程宣傳畫上的那個女孩,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撩動了所有人的心弦,這雙眼睛中透出的對美好生活的渴望和不甘于貧窮落后的信念讓其他的生命深深的為之觸動,這份溫柔的力量正是她那個小生命的光芒,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巧笑與美目上畫上的女子靈動起來,一倩一盼就讓這個女子成為現實生活中一個充滿靈氣的女子。所以,同學問我“你有巧笑與美目么?……”也許我沒有,但是我可以有淺笑輕含嘴角,也可以有期盼藏于明眸。敞開平時樸素的文字,記下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記下我對親朋、對生活的每一份愛。用心澆筑一份記憶,成就一個倩影……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真的很美…… 

 

 

    10、“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第一次讀到這兩句詩時,我仿佛看到一個膚如凝脂,兩靨生花的女子,在春天的晴空麗日下,盈盈的望著我笑。而我,一下子醉倒在那顧盼生輝的笑靨里。

  出自《詩經》里的這首《碩人》詩,寫春秋時代衛望而卻步公夫人望而卻步姜從齊國嫁到衛國時的盛況。詩里著重描寫了姜的美貌: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這幾句從手指、皮膚、脖頸、牙齒,寫到她巧笑的兩靨和水靈的雙眼。一個楚楚動人的美女形象逼真地呈現在我們的面前,但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兩句。

  那巧笑,那美目,撩起我們多少的遐想!那該是一個怎樣美麗的女子?若她從我身邊飄過,我一定會唏噓,側目,回首,定睛。總想親見,但我又怎能邂逅久遠時光里那個讓我驚艷的女子?于是,我只得在腦海里一一搜尋當下影視明星的形象,企圖在她們身上找到注腳。

  我在網上的瀏覽器里輸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幾個字,看到一個“盤點女星最美麗的瞬間”的影視美女貼圖,圖中的美女有陳慧琳、李小露、徐靜蕾、陳好等,她們的眉目或嬌或媚,她們的笑或冷漠或牽強,我總也找不到《碩人》中的那個美女姜的形象。

  如果真的拿今天的影視美女對號入座,我想《金粉世家》中飾演冷清秋的董潔該和姜很相似吧。初相遇時,冷清秋那輕淺的巧笑,那清純的美目,一下子擊中了大家公子金燕西。初見,驚艷。初相見后,他陷入她的微笑里,不能自拔。于是,思念的芽從情感的枝枝丫丫恣意的冒出。無奈,他只得安排仆從金榮,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到處尋找那個“十七八歲,扎著兩個大辮子,有著輕淺笑容”的小姑娘冷清秋。

  眼睛是心靈的窗口,微笑是臉上的花朵。《紅樓夢》里的王熙鳳是在笑聲中出場,“我來遲了,不曾迎接遠客!”一句話,潑辣放誕的鳳辣子形象活靈活現的呈現在我們的面前。接下來是她的眉眼:“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掉稍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曹雪芹真是寫人的高手,他抓住王熙鳳的眼眉和笑聲,寥寥幾筆把一個封建大家庭貴婦人的美態逼真的刻畫出來,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漁在《閑情偶寄》里說:“面為一身之主,目又為一面之主,相人必先相面,人盡知之,相面必先相目,人亦盡知,而未必盡窮其秘。”他認為,眼睛是臉的主要部位,看人一定要先看他的眼睛。

  《西廂記》里寫張生在佛殿乍見鶯鶯,驚為天人。待鶯鶯離去,張生仍癡癡地發呆:“怎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休道是小生,便是鐵石人也意惹情牽。”那離去時的美目一轉,無聲勝有聲,無情似有情,一下子勾住了張生的魂。

  詞人周邦彥在《拜星月慢》一詞里,寫初見伊人時:“笑相遇,似覺瓊枝玉樹相依,暖日明霞光燦。”才子佳人笑相遇,那感覺是多么的美妙。她笑靨盈盈,似瓊枝玉葉,她像朝霞般絢麗,又似陽光溫暖人心。

  一笑傾城,再笑傾國。在真實的相遇里,她的巧笑,是他心里的蓮花,朵朵開,瓣瓣香。

  一個出嫁的新娘,在把玉手交出去的時候,她是在參加一個愛的輝煌盛典,此時,她是今生最美的女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顧盼生輝,搖曳生姿,在她盈盈一笑、眼波流轉時,不只是醉倒了新郎,也醉倒了后世的蕓蕓眾生。

 

 

    11、每個女子都希望自己容貌秀麗,天生麗質。在我看來,每個女子只要她心地善良,她都能露出祥和安然的笑容,因此,任何時候,她都是美的。也許,人們對美的極致的理解就是“傾國傾城,”我喜歡的卻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我想,任何女子,只要臉上能經常有笑容,那她一定是溫柔嬌媚的。

  《詩經》里用“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樣的描繪來描寫莊姜的美,這樣細致大膽而生動的描寫如電影里的特寫鏡頭,也如剛勁有力的工筆畫,細致地刻畫出一種艷光四射的美,你看,她有柔軟的纖手,光潔的皮膚,修美的脖頸,勻整潔白的牙齒,豐滿的額角和纖宛的眉毛,真是精致無暇的人間尤物!但這些細膩的描繪,其藝術效果,仍然不及“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八個字來得傳神,我們能夠記住的也就是這八個字。想來任何一個女子都希望有如此嬌柔的美。

  莊姜是美的,而且也是有才華的女子,可是,她的命運卻是令人悲嘆的。

  上帝似乎是為了顯示自己不是個偏心的主,給了莊姜三千年來無人可企及的美貌,卻未給她一個尋常女子也能擁有的幸福。讓她空負絕世之艷美卻沒能得到一個深愛她的男人,甚至連一個女子最基本的做母親的權利也被剝奪了,“莊姜美而無子”,史書上如是說。留給后人的是驚嘆和惋惜。

  人們經常會說,只有做了母親,女人才算過了自己完美而完整的一生。無子促成了莊姜懸浮一生的悲劇命運,無子的莊姜成了黑夜海面上漂浮的一葉孤舟,茫然四顧,無依無靠。日日担心風浪襲來,夜夜憂慮舟毀人亡。愛是我們每個女人追求的心靈港灣,而獲得真愛就是我們終身幸福的源泉,如果命運能夠選擇,我相信她寧愿選擇做個尋常人,只要能和自己相愛的人廝守終身,哪怕粗茶淡飯,哪怕容貌平平,她也一定是愿意的吧?于是,就有歌唱到,女人,若沒人愛,多可悲。

  也許,人的一生都不會太完美,美到極致也會有遺憾,就如莊姜一樣。

    如果,我相信上帝是公平的,知道目前經受的一切都是生活必須經受的考驗和磨礪,那么,我就可以心態平和,不去奢求太多無法滿足的欲望;如果,我好好愛自己,我也可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12、論語里有這樣一句: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后素。”曰:“禮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意思是:子夏問孔子:優雅一笑,嫵媚好看,秀目流盼,美眸靈動。本色的美是最漂亮的。怎樣解讀呢?孔子說:本真第一,繪妝第二。子夏說:好如仁為基礎,禮是建樹一樣嗎?孔子答:啟發我的人是你子夏啊,你可以與我討論《詩經》了。

    子夏引用到古人的詩來討論,他們并不是作文學的研究。本來中國人作詩填詞,也不是無病呻吟的,詩包括了人的思想與感情,所以他們是討論這首詩中的意義。

    笑就是笑,為什么要來個“巧笑”呢?“巧笑”就好比廣告上女孩子的那個笑,似笑非笑,笑得很迷人,巧笑已經很難描述了,還要“倩兮”,“倩”是什么呢?好像電影中女演員的表演,笑得那么俏皮,還帶點誘惑性的,就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漂亮的眼睛已經夠厲害了,還要盼兮,眼神中流露著“道是無情卻有情”的意味。“素以為絢兮”,素就是一張白紙那樣,“為絢兮”,是說在白底子上畫了很漂亮的圖案。

    子夏問孔子,這三句話到底說些什么——“何謂也?”當然子夏并不是不懂,他的意思是這三句話形容得過分了,所以問孔子這是什么意思。孔子告訴他“繪事后素”,他說繪畫完成以后才顯出素色的可貴。這句話的意思,以現在人生哲學的觀念來說,就是一個人由絢爛歸于平淡。就藝術的觀點來說,好比一幅畫,整個畫面填得滿滿的,多半沒有藝術的價值;又如布置一間房子,一定要留適當的空間,也就是這個道理。

     這是孔子的啟發教育,以子夏的聰明,一聽就懂,于是提出了心得報告:“禮后乎?”難道禮儀的后面還有一個“禮”的精神嗎?也就是說禮的內涵比表之于外的禮儀更重要嗎?子夏從孔子所講的“繪事后素”中,領悟到仁先禮后的道理。但是子夏妙也妙在沒有直接說出“禮后”究竟是什么,師徒兩人相對一笑,便互相明白了對方所指的是什么了。這樣的境界,豈不就是“有朋從遠方來,不亦樂乎”?

     這也讓人想起了林放問“禮之本”,而孔子也并不直接回答“禮之本”這個問題,孔子避重就輕,巧妙地轉移了話題,孔子不跟林放談本體論的哲學問題,不談文化的精神,只答復他關于禮儀的問題。孔子為何如此?恐怕孔子明白一個道理,只有像子夏這樣自己悟出“禮后乎”,他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禮之本”。孔子循循善誘,絕不填鴨式地告訴他的學生標準答案是什么,而是采用啟發式的教學方式讓學生自己去找答案。 

     從另外一方面來說,如果孔子直接告訴他的學生“禮之本”是某某,那么勢必學生還會繼續問“某某某之本”是什么,如此反復下去,恐怕孔老夫子也沒法回答了。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禮之本”恐怕也就是科學中的公理一樣,恐怕是無法證明的,每個人只能依靠自己的領悟力去靠近它,而如果非要說破,恐怕一說就錯。這也許,就是孔子始終避而不談的原因,別人把他問急了,他就來一句:吾道一而貫之。這和老子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其實沒啥區別,只是搪塞過去罷了。

    孔子說:“起予者商也。”認為子夏不但講得對,而且更啟發了他自己。孔子繼續稱贊子夏“始可與言詩已矣”,真正懂得詩了。

     詩教并不是教人作一個詩人,酸溜溜地“關門閉戶掩柴扉”有什么意思?要懂詩,透過詩的感情以培育立身處世的胸襟,而真正了解詩背后的人生、宇宙的境界,這才是懂得詩的道理。換句話說,人更要注意這個“素”字,素就是平淡。所以孔子在后面提到“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這也是后來中國文化里講人生的道理:“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所謂大英雄,就是本色、平淡,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就是最平凡的,最平凡的也是最了不起的。

 

    13、 那是一雙不大卻精致的眼睛,黑黑的眼珠鑲嵌在純白的眼白中,沒有半點雜質,就像初生的嬰兒一般水汪,天真無邪的眼睛里沒有半絲塵垢的雜念,簡直就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仿佛世間的所有鐘靈毓秀全匯集到這雙眼睛中去了,迷魂攝魄的雙眼像出浴的美女一般出塵脫俗。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或許這句詩是為你專門量身定做的,用在你的身上是這樣的貼切,你那清澈的雙眸一眨一眨,泛起一波一波的漣漪,像玉珠落入湖面時蕩起的萬千柔情,折射出難以名狀的溫存。瞳孔里綻放出醉人的光彩,是那樣的沁人心扉,如涓涓的細流,滋潤著干涸的泥土。從你的眼里,我看不出任何哀怨惆悵的表情,活潑的像個俏皮的精靈,帶給人難以名狀的快樂。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覺未多。你那漆黑而純凈的雙眸仿佛漆黑的閃爍的明珠,散射的光芒足以照亮整個夜晚。你那如晶瑩剔透如水晶般的眼睛,折射的光輝如夜晚海面上指引航向的燈塔,讓迷途的水手看到希望。在你那美玉般的明目中沒有世俗女子所共有的忸怩做作,有的只是天真無邪。在你那寶石班的瞳孔里沒有膚淺女孩所沾染的浮躁與矯情,有的只是淡定祥和。
  
  你那兩汪清泉似的小眼,雖然總是淡淡的看人,卻有說不出的明澈,你的眼神可以融化所有的冰石,可以驅除所有的煩惱;你的開朗可以止息所有的浮躁,可以解除所有的業障;你的快樂可以感染所以的憂郁,同化所有的悲傷;你的大度可以消除所有的罅隙,冰釋所有的前嫌。
  
  你那春山含翠般的柳葉眉呵護著飽蘸濃情畫意的睫毛,你那充盈著青春陽光的眼瞼盛載著一汪春意無限的秋波,你那柔情似水的眼睛囊括著詩人般的慧智,漸漸發現自己竟然迷戀上這你的雙眼。
  
  沒事的時候總喜歡躲在你看不見的地方默默的看著你,不想去打攪,不敢正視,只是用余光小心翼翼的觸及,生怕一不小心弄碎了它,担心被你發現,驚擾了這詩意般的畫面。
  
  眼色暗相鉤,秋波橫欲流。你多情的眼睛就像西湖中的一汪秋水,在微風的滌蕩之下愈發顯得清澈嫵媚。
  
  我愿化作湖邊的一珠弱柳,隨風搖擺與你共舞。
  
  我愿意化作湖面的一葉扁舟,隨波逐流與你同在。
  
  我愿化作湖岸的一座小亭,遠遠的守護著湖岸,一任歲月的蹉跎……

 

 

    14、江南女子的美,實不同于其他地區,北方的女子雖美,但稍嫌粗獷,南邊一點的女子雖美,可略為纖細。而江南女子的美,美在天衣無縫。“自古江南出美女”,此言實為不虛。

    江南女子的美,美在身材,多一分則覺豐滿,少一分便覺羸弱,婷婷娉娉,婀娜多姿,實乃勻稱絕倫。 妙就妙在江南的山水靈秀,培養出一方水靈清秀的女子,與這山水交相輝映。

    江南女子的美,美在膚色,她白,但不透明,且帶一點兒粉團兒的影影約約。她滑,就似凝脂雪膏般兒,她膩,那臉龐,吹彈便破。玉一般的手臂半露,雪一般的柔荑輕舒,就似沐浴著一層圣潔的光輝。

    江南女子的美,美在氣質,她柔,而不弱,她艷,而不妖,她可親,而不媚惑,她絕色,而不盛氣凌人。糯糯兒的吳儂軟語,聽起來不疾不徐,甜絲絲兒,就如咀嚼絕品的水果。而那明媚的一笑,就象春風拂面,暖人心脾,又仿佛山邊小溪潺潺的流水,又象西子湖畔盛放的鮮花,如詩如畫。

    美哉!昔日西子捧心,流芳百世,今見江南美女,更勝往昔。美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美哉!江南女子!

 

 

    15、有人這樣說“千古頌美人者,無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語”(《詩經原始》)。這就是為什么要讀詩經。“不讀詩,無以言”。

*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