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譯文]   每年的這一天夜晚,月光都明亮得如同潔白的絲綢,可親人總是遠隔千里不能團聚。

   [出典]  北宋 范仲淹 《御街行》

   注:

   1、《御街行》 范仲淹

     紛紛墮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真珠簾卷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

   2、注釋:

     御街行:又名《孤雁兒》。柳永創調。 

     香砌(qì):指花壇。

     寒聲:飄落的樹葉在秋風中發出的聲音。

   碎:細碎,微弱,時斷時續。

   真珠簾:即珠簾。

   練:白色的絲織品。

   明滅:燈光搖曳,忽明忽暗。

   敧:斜靠。

   諳盡:嘗盡。  

     都來:算來。

 

  3、譯文1:

    夜深人靜,四野寂寂.秋葉紛紛飄墜,落在臺階之上,那聲音凄涼而有瑣碎。珍珠的簾幕高高卷起,玉樓空空無人跡.夜色清淡,爍爍閃光的銀河直垂大地。年年月月卻如今日的夜晚,月光如潔白的素練,而人卻相隔千里,受著相思的煎熬而滿懷愁緒。

    愁到深處,已無法靠喝酒來麻醉。酒尚未到唇邊,已先化著了眼淚。一盞如豆的青燈忽明忽暗,獨自憑欄斜倚,嘗盡這孤眠的滋味。這種苦苦相思的滋味,看來無論如何也無法回避。不是在心里隱隱作痛,就是把眉頭緊緊皺起。 

    譯文2:

    紛紛凋零的樹葉飄上香階,寒夜一片靜寂,只聽見風吹落葉細碎的聲息。珠簾高卷,人去樓空,天色清明,銀河斜垂到地。年年今夜,月色都如白綢一般皓潔,人卻常常遠隔千里。

  我如何能用沉醉來忘卻,酒到不了已斷的愁腸,先就變成淚水。深夜里殘燈忽明忽暗,  斜靠枕頭,我嘗盡孤眠的滋味。你看這離愁別怨,不是來在眉間,便是潛入心底,我簡直無法將它回避。     譯文3:

   夜深人靜,玉樓空空。紛紛雜雜的樹葉飄落在透著清香的石階上,傳來細碎而又清晰的沙沙聲,更顯得秋夜的寂靜,更覺得秋夜的寒意。輕輕地卷起珍珠穿起的錦簾,好一輪明月,映得天宇空曠,夜色淡淡,星光閃閃。年年歲歲,春去秋來,同樣的明月,同樣的秋夜。月光依舊如絲絹般潔白,人兒依舊在千里之外。看那銀河垂地,急盼鵲鳥快來,怎地一個也不見?

   縱然是借酒能澆愁,怎奈是思念太久,牽掛太久,愁腸寸斷。那酒還未到唇邊,卻先已化作了辛酸的眼淚,想求得一時的忘卻,竟也無望了。夜已深,燈已殘,和衣斜靠,望著那忽明忽暗的燈花,更令人煩躁不安。這無休無止的孤棲,真讓人嘗盡了孤獨相思的滋味。算來這苦苦的等待尚遙遙無期,雖說是終日眉頭緊鎖,心緒萬千,也沒有一點辦法可以解脫回避。

   4、范仲淹生平見碧云天,黃葉地。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吳縣(今蘇州)人。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進士,仁宗朝累遷吏部員外郎,因上《百官圖》忤呂夷簡罷知饒州。康定元年(1040)與韓琦并為陜西經略安撫副使。慶歷三年(1043)召拜樞密副使、參知政事,針對北宋積弱積貧局面,與富弼、歐陽修等推行"慶歷新政"。因上精貢舉、均公田、減徭役等十事,為權貴不容,謗毀漫起,出為河東陜西宣撫使,歷知鄧州、杭州、青州。皇祐四年(1052),徙知潁州,同年卒于徐州行次。謚文正。著有《范文正公集》二十卷等。詞作大半散佚,僅存五首。其詞既有大筆振迅之處,在宋初詞壇可謂異軍突起,直啟后來蘇、辛豪曠詞風;又能妙入情語,不失詞的傳統風格。

 

 

   5、此詞是一首懷人之作,其間洋溢著一片柔情。上片描繪秋夜寒寂的景象,下片抒寫孤眠愁思的情懷,由景入情,情景交融。

  寫秋夜景象,作者只抓住秋聲和秋色,便很自然地引出秋思。一葉落知天下秋,到了秋天,樹葉大都變黃飄落。樹葉紛紛飄墜香砌之上,不言秋而知秋。夜,是秋夜。夜寂靜,并非說一片闃寂,聲還是有的,但是寒聲,即秋聲。這聲音不樹間,卻來自樹間,原來是樹上飄來的黃葉墜階上,沙沙作響。

  這里寫“紛紛墜葉”,主要是訴諸聽覺,借耳朵所聽到的沙沙聲響,感知到葉墜香階的。“寒聲碎”這三個字,不僅明說這細碎的聲響就是墜葉的聲音,而且點出這聲響是帶著寒意的秋聲。由沙沙響而感知落葉聲,由落葉而感知秋時之聲,由秋聲而感知寒意。這個“寒”字下得極妙,既是秋寒節候的感受,又是孤寒處境的感受,兼寫物境與心境。

  “真珠簾卷玉樓空”,空寂的高樓之上,卷起珠簾,觀看夜色。這段玉樓觀月的描寫,感情細膩,色澤綺麗,有花間詞人的遺風,更有一股清剛之氣。

  這里寫玉樓之上,將珠簾高高卷起,環視天宇,顯得奔放。“天淡銀河垂地”,評點家視為佳句,皆因這六個字勾畫出秋夜空曠的天宇,實不減杜甫“星垂平野闊”之氣勢。因為千里共月,最易引起相思之情,以月寫相思便成為古詩詞常用之意境。“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寫的也是這種意境,其聲情頓挫,骨力遒勁。珠簾、銀河、月色都寫得奔放雄壯,深沉激越。

  下片以一個“愁”字寫酌酒垂淚的愁意,挑燈倚枕的愁態,攢眉揪心的愁容,形態畢肖。古來借酒解憂解愁成了詩詞中常詠的題材。范仲淹寫酒化為淚,不僅反用其意,而且翻進一層,別出心裁,自出新意。他《蘇幕遮》中就說:“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這首詞里說:“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腸已愁斷,酒無由入,雖未到愁腸,已先化淚。比起入腸化淚,又添一折,又進一層,愁更難堪,情更凄切。

  自《詩經·關雎》“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出,古詩詞便多以臥不安席來表現愁態。范仲淹這里說“殘燈明滅枕頭欹”,室外月明如晝,室內昏燈如滅,兩相映照,自有一種凄然的氣氛。枕頭欹斜,寫出了愁人倚枕對燈寂然凝思神態,這神態比起輾轉反側,更加形象,更加生動。“諳盡孤眠滋味。”由于有前句鋪墊,這句獨白也十分入情,很富于感人力量。“都來此事”,算來這懷舊之事,是無法回避的,不是心頭縈繞,就是眉頭攢聚。愁,內為愁腸愁心,外為愁眉愁臉。古人寫愁情,設想愁象人體中的“氣”,氣能行于體內體外,故或寫愁由心間轉移到眉上,或寫由眉間轉移到心上。范仲淹這首詞則說“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兩者兼而有之,比較全面,不失為入情入理的佳句。

 

 

    6、作者在題下自注“秋日懷舊”。這位被稱為“胸中有數萬甲兵”,有著“軍中有一范,西賊聞之驚破膽”的地位和作用的北宋名臣,在這首詞中表現了他的另一側面,豐富了他個人形象。這首詞上片寫景。開頭三句寫落葉紛紛飄落在散發著花香的臺階上,在寂靜的夜里,發出細碎的聲響,這景色好美,但令人憂郁、令人心碎,讓人覺得一縷憂郁,一絲愁緒正從作者那敏感的心中溢出,寒氣悄然襲來。“真珠簾卷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也許是要拂去憂思,作者高卷珠簾,便看到清冷如水的夜空里銀河斜垂大地,那滿月的光令天地一色,涌進這華美的樓閣,但令人遺憾的是,這樓閣空空,只有孤寂的作者,寒氣包圍了他,相思之情愈來愈濃。更令作者遺憾與不安的是:“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這美好的夜色總是不能與伊人共享,因為她遠在千里之外,加上分別多年,離情一年比一年濃重,累到今日已令人不堪重負,悲愴難禁。詞的下片抒情。“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由于久別的煎熬,柔腸已經寸斷,多少酒也接不上愁腸,喝多少杯也不能醉,也沒辦法入睡,所以想用借醉酒消愁的辦法已是不可能,更何況此夜、此景,此情,如果飲酒的話,酒尚未入口卻已化成相思的淚水,比他的《蘇幕遮》:“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顯得更為凄切哀怨。“殘燈明滅枕頭攲,諳盡孤眠滋味。”夜深難以入眠,只好對著半明半滅的殘燈,斜靠在枕頭上,飽嘗孤單寂寞之情,這一句又和上面“年年”“長是”相照應,意味年年如此,孤眠滋味嘗盡,這愁情滲透到人的一切感覺和思維的領域,所以“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這相思太深太濃太重,要擺脫掉它毫無辦法,它要把人折磨得形銷心碎才肯罷休,這最后三句,被李清照《一剪梅》所用:“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這首《御街行》,將離別相思之情表達得纏綿悱惻,深摯動人,被李攀龍譽為“情景兩到”的佳作,對婉約詞風產生了很大影響。 

   總之,無論是范仲淹的勒石燕然之志,還是他的千回百轉之情,都令后人讀之回腸蕩氣、余味雋永。

 

 

   7、中秋的夜晚月兒格外分明,不由得使我又想起了那句“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這句詞大約是說每年的今夜,月光都象白色的絲帶一樣,可是人卻常常分別在千里之外的意思;對我來說,這個“人卻常常分別在千里之外”并非空間距離的千里之外而是心理上的千里之外、人都不知道在哪里,於是乎,到江邊走走吧,感受下節日的氣氛、看看熱戀中的人們,我堅信,中秋節之於我們,并非只剩下了吃月餅。

 

 

   8、中秋后的靜夜,月色依然皎潔。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中秋節已過,天上那一輪清輝的圓月還在散發著清麗的光芒。遠離了節日的喧囂,靜自站在窗前,看著天上那輪清輝的皓月,悄悄地自天角露出笑臉,如靦腆純美的少女,羞澀而又嫵媚。如水的華光鋪陳開來,一切豁然明亮起來,萬物剎時泛起一股溫柔。
    
  喜歡有月的靜夜,尤其是秋天的月夜。喜歡月光的柔媚,仰望天邊的月,思緒里,無邊蔓延。天邊,一輪圓月,溫柔明媚的映照。明亮的月光灑向黑暗的大地,皎潔的月光如同白色的綢絹,是那般的靜謐與美麗。似水流年催得秋至,時序竟自輪換到月圓中秋后的這個夜晚。夜幕下,獨自漫步,周圍的一切處于靜默,仿佛在深思、在歷數光陰給它帶來的種種美好、種種疼痛、種種傷感而又甜蜜的印痕。我仰頭,望到天際那圓圓的月,月色依然,月舞依舊。當月光再次灑在我的臉上,我已經變了模樣,在月色清輝斑斕里,讓人感覺到了物是人非的凄清。

    靜靜的秋夜,獨自漫步,望月懷想。若干年以前,每到中秋,總有一個人與我一起吟誦范仲淹的“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而今與我一起吟誦詩詞的人已是如《天涯共此時》那首歌中所唱的“我在這邊,你在那邊,我們相隔很遙遠”一樣,不是人千里,而是陰陽兩不通。今天的月夜,我一個人站在清輝的月光下,凝望著深邃的天空,心靈深處,有那么一絲思緒蔓延無邊。初秋的輕風擁攬著今夜如練的圓月和滿天繁星,攜帶著思絮一縷,悄然無聲地倒映在在我那沒有溫度的酒杯里,靜靜的將你祭奠。這,是你走之后的第幾個中秋了?我總是這樣傻傻的問自己。你走了11個春秋了,11個海上生明月的日子,有多少個夜里,我守著燈光,守著自己的影子,輾轉難眠。其實,入眠唯一的理由是追尋夢中你的身影……
    
  秋夜就著如水的月光,情思難斷。眸望一江秋水倒映的清輝圓月,讓我有了一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的人生感觸。歲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膚,曾經多少過往,歷經歲月的雕琢,早已銘刻于記憶,固化于心扉。不惑之期的人生感受,并沒有妙音的二胡曲《月夜》下的浪漫與美好,更多的是對曾經過往的深深回憶。夜幕下明月繁星,順著蒼穹悄悄的滑落,于輕風中攜帶著思絮一縷,悄然無聲地倒映在波光粼粼的一江綠水之中。天上月色清清,江中光影溶溶,獨佇于夜的一偶,在這樣的夜色中,我是夜的精靈,我的腳步輕輕的在夜的時光深處徘徊,依靠在那維護生命的長廊,一遍又一遍默念著行走在遠方的你的名字。
    
  來瓊音繞清河,月華如練天如水。閑窗漏永,夜漸行漸深,窗外的天空,圓月漫天。靜立窗前,天空中一片空曠銀白,一輪圓月懸掛夜空,高傲而圣潔,孤獨而清冷。那月華,皓白,溫柔,生動,我襲一身如水的月色等你來!遠處飄來的琴音,淡澀,幽怨。幽藍的月空,隨意都可找尋唐詩中的夢幻,宋詞里的婉約。秋思縷縷,在心底滋長蔓延。寧和的心境不覺平添了幾許惆悵,幾許悲涼。何處使人愁?離人心上秋。抬頭,看窗外滿天繁星。遠遠的,遠遠的那道銀河似乎與大地相接。看似,是那樣的接近。可是,卻是那樣的遙不可及,一如我與你陰陽之間的距離。
    
  夜繾綣,空蕩、冷清中浮動著久違的暗香風塵。初秋的月,顯得格外的低而大,一泓秋水里,朦朧中蕩漾著千重月影,似含羞,給人無限遐想,滿月的夜晚伴著秋風的涼爽,所有的煩愁,被淡忘。夜色清冷,繁星閃爍,靜望著如洗的夜空,輾轉卻難入夢。此刻的夜是靜美的,美的讓人陶醉,靜的讓人幻想。打開電腦上的音箱,音箱里播放出《掬水》古箏曲專集。從清麗如水的《云水禪心》,再到清心靈動的《深山禪林》,古箏的音色,飄然若云,總給人一種清透心扉的淡雅之美。在這清透心扉的淡雅之中,所有的心思都沉浸在清悠的禪音中。一曲清幽琴音,唱響了中秋月圓后的企盼,也霧鎖著馥郁的思念。在回想曾經想說的話語,早已在記憶中暗淡;曾經想做的事情,亦是舉棋不定;曾經想念的人,卻在水一方!
    
  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這素絹一般的月光,行走在時間的深處,從窗外安撫夢里人流失滿地的憂傷。中秋已過,今夜月華如練,清音若水。在這樣的夜空下,人也變得澄澈。月亮悄悄的升起,夜風搖曳著窗外的一樹清輝。你聽,初秋靜夜的月光下,又傳來了那首詞的輕吟聲:“紛紛墜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真珠簾卷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9、長大的過程,原來,竟是一個放棄的過程。一頭扎進城市的燈紅酒綠,為升學,為工作,努力拼搏。什么時候,竟淡忘了心底的白月光?城市不需要月光,它有燈光璀璨,霓虹閃爍。可是再璀璨的燈光,再閃爍的霓虹,如何能與天上的皎皎明月相比?我透過城市迷蒙的天空,看到一輪灰黃的月。而我的影子,在城市的燈光下,拉長,變形。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不敢說淺恨輕愁。我用一重重的現實,編織成繭,逃避其中。

  看不到澄澈的月光,也好。不可觸及的憂傷。

  八月十五,錢塘江畔。錢塘江,就在這里,拐了一個大大的彎;對岸,是雄壯如鐘的六和塔。

  長久以來,不敢抬頭望月。終于,在他溫潤的眼里,冰冷的堅持化作輕柔的順從。抬頭,重逢,恍如隔世。一樣的皎皎明月,一樣的柔和清輝。暌別這么久,是我固執著不愿意回首。而回首處,一寸相思一寸灰。

  圓圓的圓圓的月亮的臉,扁扁的扁扁的歲月的書簽。

  江畔,有人在放孔明燈,帶著期待與祝福,穩穩升空,可與圓月爭輝的一點,終是飄遠不見。

  城市的燈光再強烈,再多變,終究,抵不過唐詩宋詞里,眉眼盈盈里的白月光。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浸透了相思的一地碎銀,更是浸到了人骨子里,避無可避。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我不問了。我只要眼前的相守。伸出手去,可觸及的溫暖;仰起頭來,可凝視的清明。

  月光,正如水般瀉下。

 

 

   10、今夜的我,是為一個音樂而共鳴的聽者。我聽見心被幸福溫潤的聲音,我感到你貼近的氣息,我看見我為一個勇敢而堅強的靈魂流下的熱淚,正如我為你寫下的詩句。

    今夜的我,思念像沙一樣,在時間的縫隙里流走,不可阻止。我知道,既使花落花謝,即使花魂飄零,即使我長眠于地,化為一堆沉積的黃土,化為一縷輕柔的清風,化為一朵飄逸的白云,化為一滴晶瑩的淚水,也永遠不會停止對你的思念……

    夜露滴滴如清淚,秋風瑟瑟送微寒,不想言愛情永在,朝朝暮暮皆思念。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歲歲今宵,相思無盡,心是憔悴影。寂靜的夜里,此時,想你的心淚如雨滴……

 

   11、皓月當空,萬家燈火,一覽無遺。清輝的月光下,雖與八月中秋還有一天的時間,但天上的明月已經忍耐不住自己的柔情,在夜空中散發出了溫柔可人的皎潔之光。

    廣袤的月夜下,我這寂靜的房間里,雖然只有我一人獨處,但我并不孤凄,也不寂寞。遠望廣寒,“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當頭的月色,是那么驕傲地照到了豪邁高山,照到了溫柔綠水,照到了長城內外,照到了大江南北,照到了我寂靜的小屋,也照到了你們……

    明天是中秋,明天是我們的節日。我沒有為你們準備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只是手持一杯淡酒,靜靜的坐著,靜靜的望著天上那一輪皎潔的圓月,在青天上散發著特有的清輝。我無言無語,但心卻與你們在無聲中深深的交流著。我說:“萬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幾見月當頭。”這時,我笑了。

    如今,已經遠離了范仲俺那“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的懷人之嘆.在滿月照射的我這寂靜房間里,我靜視著那藍色天空。雖然此時我心靜如水,但心緒卻有些波動地隨著那自由飛翔的蝴蝶,飛來蕩去。你們,一直是我情感的依賴,是我放飛心情的天堂。當我那些塵封的記憶隨風而逝的時候,你那飄飛靈透的世界,和那個美麗的身影,讓我與你們在紅塵中相遇……

    一陣涼風拂起柳絲,月兒升高了些。溶溶月色,將我的房間,映射得格外寧靜與安祥。秋至半酣,銀光浦瀉的月夜,月華盡情流瀉,天空明凈,沒有一絲云色。風過荼蘼,樹綻梨花,美侖美煥。如此美景,是那樣的靜謐和愜意。在這份愜意中,我感悟到人生的有些際遇,只能獨領,而有些故事,或可有相契。此刻,我所獨領的是靜室中與你們的獨處,傾聽著所有朋友的故事,有一懷愁緒,也有笑語歡顏。

    金秋的時節,陰陰晴晴。昨日才汗濕的衣,今宵已寒涼成厚枕薄被,而轉眼間,又是一季物華。我望了望天上的明月,再低頭看看那杯淡酒,我曲指輕彈,將一弘淡綠的酒漿,緩緩傾入淡藍色的酒杯里,也瀉入我的心海,更傾入對你們祝福中。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