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譯文]  年復一年,眼看著荒郊野路又長滿了秋草;日復一日,每天在樓中等待,一直等到夕陽西落。

  [出典]  北宋  晏幾道  《鷓鴣天》

  注:

  1、 《鷓鴣天》 晏幾道 

     醉拍春衫惜舊香。天將離恨惱疏狂。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歸路許多長。 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箋費淚行!

  2、注釋:

    惜舊香:惜,憐惜。舊香,指過去歡樂生活遺留在衣衫上的香澤。

  惱疏狂:惱,困擾,折磨;疏指對世事的疏闊,狂即狂放不羈,這是作者對自己個性的自我品定。 

  無憑語:沒有根據的話。

  花箋:信紙的美稱。


  3、譯文1:

    借著醉意拍春衫,回想著,舊日春衫上的香。天將離愁與別恨,折磨我這疏狂人。路上年年生秋草,樓中日日進夕陽。

    登樓望;云渺渺,水茫茫。征人歸路在哪方。相思話語無訴處,又何必,寫在信紙上,費了淚千行。

    譯文2:

    酒醉時我輕輕地拍打著這件十分珍惜的春衫,有情人昔日留在衣衫上的余香,引起我無限的思念。老天啊,你總是無情地讓我這個性情疏狂的人,倍受離情別恨的困擾。年復一年,等到路上長滿了秋草;日復一日,天天盼望落日斜照在樓上。

   行云渺渺,煙水茫茫。遠征的人那能不想早點兒回去啊,無奈回家的路是那么的遙遠,歸程也十分的迷茫。似這般刻骨銘心的相思,豈能簡單地用言語來表達?還是不要依靠信箋來書寫自己的離愁別恨了,書未成行,早已淚水漣漣了!   

  4、晏幾道生平見 綠杯紅袖趁重陽,人情似故鄉。


  5、上片于室內的角度寫離恨。起首兩句抒寫離恨的無法排遣。“舊香”是往日與伊人歡樂的遺澤,乃勾起“離恨”之根源,其中凝聚著無限往昔的歡樂情事,自覺堪惜, “惜”字飽含著對舊情的深切留念。而“醉拍春衫”則是產生“惜舊香”情思的活動,因為“舊香”是存留在“春衫”上的。句首用一“醉”字,可使人想見其縱恣情態,“醉”,更容易觸動心懷郁積的情思。次句乃因“惜舊香”而激起的無可奈何之情。“ 疏狂”二字是作者個性及生活情態的自我寫照。“疏”為闊略世事之意。“狂”為作者生活情態的概括。他的《阮郎歸》曾說“殷勤理舊狂”,可見“狂”在他并非偶然,而是生活中常有的表現。“莫問逢春能幾回,能歌能笑是多才”(《浣溪沙》),“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拼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鷓鴣天》),俱是其生活狂態的具體寫照。這句意謂以自己這個性情疏狂的人卻被離恨所煩惱而無法排遣,而在句首著一“天”字,使人覺得他的無可奈何之情是無由開解的。“年年”兩句選取最常見的秋草、夕陽,烘托思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思念之情。路上秋草年年生,實寫征人久久不歸;日日樓中朝暮獨坐,實寫為離恨折磨之苦。

  過片承“夕陽”而寫云、水,將視野擴展,從云水渺茫、征人歸路難尋中,突出相見無期。此二句即景生情,以景喻情,道出了主人公于樓上悵望時的情思。結拍兩句是無可奈何的自慰,措辭無多,然而讀之使人更覺哀傷。“莫向花箋費淚行”雖是決絕之辭,卻是情至之語,從中帶出已往情事,當是曾向花箋多費淚行,如《西廂記》所說,把書信“修時和淚修,多管閣著筆尖兒未寫早淚先流”。既然離恨這般深重,非言辭所能申寫,如果再“向花箋費淚行”,那便是虛枉了。小晏也曾在一首《采桑子》中寫道:“長情短恨難憑寄,枉費紅箋。”情意正同。此二句意謂此際相思之情,絕非言語所能表達得出來的。夏敬觀云:“叔原以貴人暮子,落拓一生,華屋山邱,身親經歷,哀絲號竹,寓其微痛纖悲,宜其造詣又過于父。”

  從此詞中,可以見出以上論述之深透。全詞在痛楚的往事追憶中流露出詞人親身經歷的慨嘆,意境深闊,感人至深,具有較強的藝術魅力。


  6、當相思成了一種習慣,這份相思之情在時間的不斷侵蝕之下慢慢地變成了一杯難咽的苦藥。看看下面的這首《鷓鴣天》吧:

  醉拍春衫惜舊香,天將離恨惱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歸路許多長。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箋費淚行。

  生命中的每一天或許都充滿著相思或是離別。縱然它們大多總是讓人傷懷的,但在這不可更改的境況面前,過得更瀟灑,更率性一些,豈不快哉。夢魂縱有也成虛,那堪和夢無。在這個現實的世界里,記住必須記住的和美好的,放眼未來,營造一份內心的愉悅與和諧才是我們應該追尋的。時光對于每一個人而言都是同樣的每天24小時,都是同樣的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此時我突然想起了一位朋友在博客上的一句話:我們要過的是生活,不是日子。

  微笑面對生活,生活中總會充滿陽光的。


    7、碧云天,黃葉地,秋色連綿,落葉匝地。想起晏幾道寫離恨“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看著眼前的樹,棵棵樹里有桔黃,大概真如人們所說情因景生吧。

    有時候,走在樹下,一片葉子毫無征兆地便飄到了你頭上,跳動了一下,飛落到肩上,然后從肩上墜下去。我不忍心看它就這樣墜落,用手一抓,落葉便到了我手上。已經完全褪去了綠的痕跡,用手一捏,它便碎了。我暗自心疼,下次再抓到落葉的時候,便不再捏它,而是將它輕輕拋卻,讓它化作一道美麗的弧線,從空中落下。只是有時我會很糾結地想:等到明年“一樹春風千萬枝,嫩于金色軟于絲”,樹上的葉子一片片長大了,一點點綠了的時候,是不是今年這些落葉的化蛹成蝶?


    8、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所有的語言都是蒼白,搜索所有的文字,也無法說出心底的那份思念和惦記。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如我一般,有一份深深念想的情懷?我只知道,那那揮之不去的思念停貯于心的某個角落,一直一直的纏繞心間。思念的感覺是什么?有誰能說清呢?想念一個人有時會是無止境地,沒有任何目的,說不出其中的原由。

    只是想念,只是惦記。

    是否俗世紅塵的每次遇見,總有些那樣生生世世的輪回?當想你成為心緒,早已在心中刻上你的名字。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會是在哪里?過著怎樣的生活?


    9、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只為了你說過,在這里,莫離。

  心相憶,情銘記。公子,你走后,我從此棄了胭脂,散了青絲。你曾說,他朝歸來時,你定會我描得那遠山眉黛青峰蹙,為我綰那三千煩惱絲。公子,只是,那梨妝我依舊畫鮮紅若彩霞。  

  秋風清,秋月明。玉階生煙,香鬟霧重。心字羅衣舞紅樓,綠綺琴音猶在昨。  
  清輝灑,夜星燦。碧波漾漾,百花爭放。月自皎潔花自開,恁管伊人獨垂淚?

  公子,清月依舊記得你說,春之繁華不及秋之靜謐的。你看,今夜的秋月,這么圓這么亮。你在那里可有人陪你賞呢?你的琴音如今是否會再為別人的舞撫起? 

  我早已記不起,今夕是何年。我只知道,你曾給我的畫已經開始微微的泛黃。只是,我的良人,為何還未歸? 

  清月枕著那些你給我的美好,甜甜入夢。 
  這一睡,卻已千年!


    10、夏,真的就在蟬盡署退時,攜著一抹綠去了。當秋將一場場的秋雨灑向人間時,黃花飄香的九月就在突然加快的腳步中,匆匆的離去了。夏帶走了蟬鳴,而奔走的九月又留下了些什么呢?窗外,那低低吟唱的蟋蟀聲和小小的蟲鳴嗎?那清冷如水的夜也是遠去的九月留下的罷!

  醉拍青衫惜舊香,天將離恨惱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相思本事無憑語,莫向花箋費淚行。坐在一闋宋詞的憂傷里,就會感受到,那些淹沒于時間長河里的風景,在眼前氤氳著一片淡煙霧氣,纏綿情思與傷感穿過詩詞的黃卷,在文字與眼眸深處宛轉低回。

  莫是這秋確是讓人心神生感生傷嗎?秋,傷了多少凄情故事,又惹得多少墨客醉于清風!我也會醉在那些跌碎成片的往事中,不能自已。哪怕是一些瞬間,一個片斷,一段難以言說的痛!不知道人生如夢,還是夢如人生,匆匆的光陰里,無法避免的是紅顏退色,往事如風。有些東西,刻意忘記,越無法釋然于心,那深埋于心的銅鏡,經思念搽拭,越加光亮如新。

  在秋夜里聆聽蟲唱蟬鳴,看著自己清影,就會有種莫名的傷感。當九月的遠去成為秋的悲哀還是無奈,秋風就開始把日子一天天撕碎,讓那些新的碎片跌落在黃黃的塵埃。日子的顏色從暖到冷。當秋漸漸留下灰色,那枯黃的葉片上,就會寫下落寞與不忍。看著那些墨跡在歲月里淡化開去,遠處的九月已悄無聲息。

  往事就似那風中翻卷著飄下的落葉,不管飄落的舞姿如何俊美與清靈,最終與土為伍,身化成塵。一切都似原野之一屢炊煙與清風,淡然的飄散天地之間。秋雨之后的天空遼闊澄澈,那些如風的往事與歡樂,就在在蹣跚的腳步中走過心田,掠過心海,或許就是在遠去的九月中迷失了來路吧。


    11、誰都曾在三十歲的門檻前有過這樣的惶惑吧?一腳在門外,有大把大把的驕傲和飛揚的神采,無論天晴天雨,一樣的好心情。簡單的白恤衫,也可以將夢染的斑斕;陳舊的老球鞋,也能一路踏歌而來。沒有什么不能嘗試,因為有可以改過的機會,說瘋狂嗎?是少年的灑脫,說幼稚嗎?青春不假顏色,還說什么呢?就讓日子脫韁的馬兒一樣,盡情的揮霍。為花落淚,嘆雁南飛,少年啊,為賦新詞強說愁滋味。

    而今,一腳在門里,懵然四顧,暗里深藏的殺機我卻無長劍在手。所有的計時工具都愛崗敬業,分秒必爭地走,走,走。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流行的季風,不再成為身上的武裝,簡單的出門,也要精心刻畫鏡里的模樣。曾經的白馬輕裘,如今的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聲聲催人老。

    總有些什么是用來交換的,不是嗎?我交出紅顏的鑰匙,卻打開從容的門。如水的秋濾去浮躁,沉淀智慧,洗盡征塵。當遠游不再逍遙,踏進這門里,歇歇倦極的雙腳。風消雨稀,曾經的壯懷不再激烈。庭前依然有花開花落,去留皆有意,心事無分別。天邊依然是云卷云舒,不計較榮辱,得失已拋卻。

    就這么前行,不知有誰同路,可聽得一路長歌。回頭看去,青春是一條奔騰的河,我已到岸邊,看它湍湍流過。


    12、愛有多深,痛就有多深。太多傷悲,太多眼淚,太多的疲憊。用我一段最精彩的青春,換來一生凄苦的記憶,前世今生的愛人呵,從此銷聲匿跡。

  我用心鎖緊鎖愛的記憶,痛入骨髓的思念中,回憶是種少有的甜蜜。回味的悲哀,苦澀的滋味,自釀的酒,自斟自酌細細品,任心痛欲絕,早已無所謂。在無悔的愛戀中,我將安詳的離去。

  愛過了,就不想說后悔,就算是心碎,就算是傷悲,卻不知在為誰流淚,不知為了誰心碎。愛的無怨無悔,愛的徹徹底底,卻忘記問自已到底傷不傷、痛不痛、苦不苦、累不累?
  我喝醉,不為你,只為醉了無人陪;我喝醉,不怨你,你曾說過要我保重自己;我喝醉只因為愛情已變了味,只是太想嘗嘗酒精,是不是當初一個滋味;我喝醉只是為逝去的愛進行葬禮;我喝醉只因為愛了痛了卻依舊癡迷。

  心,還在痛;淚,還在流。‘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你知嗎?

  一個人醉?一個人醉!不要人陪!

  用淚詮釋滄桑,用傷安慰經歷,用酒回憶當年醉酒時你對我的呵護!經歷過,就不悔!

  ‘醉拍春衫惜舊香,天將離恨惱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云渺渺,水茫茫,離人歸路許多長,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箋費淚行。’忽然間,滿腦子都是宋詞,醉了,千語萬語,又與誰人說?

  我想我是真醉了,醉了就能記得起早已忘記的詩詞!醉了就能割舍逝去的緣份?
  醉了,誰來陪?


    13、坐在安靜的秋千椅上,輕輕搖搖,熟悉的感覺一點一滴重回。竹架上的綠藤蘿,一簇簇的風情,盎然如春。窗外的斜陽,正悄然沉沒。揮手之間,時光的幕布輕輕一掀,秋就不經意臨至。樹樹秋聲,山山寒色的感覺,與不期而至的落寞和無奈,就無可避免地濃了起來。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這一行一行的詩句,如風過的剎那,在心底漸次翻涌的涼薄。冷冽的寒意,就那樣不可遏止地逼人而至。

    抬首,天,忽然間空曠得遙遠,云也散落得支離破碎。而身畔,依舊寂寞相隨。很多時候,習慣地走在風中,想象云邊的雁字,如何丟下滿手的記憶,如何舍棄翹首而盼與秋水望穿的殷切遁然遠去,留下翻遍了萬般設想了千回的理由,陪著那蓄滿傷痕的心事,躲在墨香里,無限延長。

    或許,這紅塵的故事,終歸只是文字里一闋不成調的詞。揮筆之間,卻自沉淪。醒覺之時,疑為幻影。于是嘆,浮生若夢,這四個經典無端的字,在混沌之后,又明了了多少故作清醒的糊涂。湖光秋月兩相和,潭面無風鏡未磨。籍劉禹錫的詩境,暫且悟得心平如鏡的澄澈,讓原來煩躁的情緒,偷得半刻的安靜如水。

    誰說過,文字是江湖,一經踏入,再也無法抽身。而紅塵,亦如是。無論你如何努力,如何想方設法要逃開俗世的羈絆,終還是不覺墮入紅塵的懷抱。記憶里,有飄滿丁香的雨巷,相依并肩的藍傘,笑語飛揚的清顏,卻都在不經意間悄然流失的歲月里,凝結成撕碎的詩箋上,一抹冷若冰霜的殘缺。然,卻仍愿守著那默默的心動,一任晨光昏沒,一任朝顏夕悴,至死不肯回頭。


    14、暮色未彌,陽光溫溫軟軟的,枝枝蔓蔓都渡著金色的光。有不知倦的鳥,用翅膀拍打著穿梭的快樂。

  南方,一直是個遙遠的夢,卻不羨南方之秋,想來木葉不凋,四季一色,也是種遺憾。

  一些葉子已經跌落枝頭先行離去,另一些葉子繼續衰老漸失生機。樹,默不作聲。心里知道,落葉不為秋,只為愁。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一只飛蛾躺在窗臺的陽光里,僵硬又冰冷。做著來生的夢。

  窗下的菊正如火如荼。開得太縱情,會提早枯萎。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想來這些花兒是不怕凋零的,只怕嫵媚時賞花人不來,亦或,來了又去,去不再來。只怕盛放時被忽略,被辜負。一如世間的女子。

  暮歸的行人,腳步拖沓,神情倦怠。相似的面容下是迥然的悲喜,別樣的人生。一天的勞累后,各自奔往各自的去處,簡陋或華麗,溫馨或清冷,偌大的天地間終歸有一個自己的屋檐,風雨不浸。感到慰帖。

  佝僂著背的老婦人,拖著長長的垃圾袋,面無表情地走過樓下鋪排的私家車。日日,年年,沒見過小區里有誰和她搭話,也不曾見她對誰笑過,皺紋應是笑容曾經出現過的地方,那么縱橫交錯的溝壑里一定埋著燦若明霞的時光吧。眼下的人,卻是鬢角的發越漸稀疏,身形日益消瘦,腳步越發遲緩。

  生命可以選擇嗎?如果有許多次人生,活著會更容易嗎?

  失語的黃昏躲在窗后,臆想著將在斜陽外從容優雅地老去。


    15、碧蕪歲月,幾千年悠悠而過。再次聆聽古人們這些悱惻纏綿的傾訴,思之,又何曾不是當下無數今人癡情寡義的寫照呢?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一個人獨守著窗兒,凄凄復凄凄,曾經那些真實的完美,轉眼消失全無。你說,又怎不勞思費神呢?但是,你又何曾想過,山蒼蒼水茫茫,你就是衣帶漸寬,形影相吊又能怎樣?

    回首鏡中,依然是舊時明月,云水清幽,卻不見眉黛已蹙成千結。一聲長嘆里,無瀾的明鏡卻已是細波微漪。媚眼兒深處,心事如刀痕,刀刀見血,卻不見的你有多疼痛,已是渾然忘我。


     16、喜歡在網上搜索自己的名字,然后會遺憾除了博客或同名之人外再沒有自己的消息,然后有一些郁悶,現在我習慣稱之為抑郁。從郁悶到抑郁也是一種生活的變化吧!

  年年陌上生秋草,是一種無奈的重復,日日樓中到夕陽也許就是一種愜意的重復了。如我們生命中重復出現的人,有些無奈,有些相交的過程會多少感覺有些享受,因為我們似乎喜歡上了這種重復的過程。陌生的人重復的出現,重復的離去,也許人不同,但定義上是重復的,陌生,隨意,相交,消失,在這些上是重復的。有些人因重復面是留下了,而有些人卻被遺忘了!

  我們可以在五覺中體會時間的流逝。眼中指針的轉動,日月的輪換。聲音中蛙叫,鳥鳴后風雪的呼嘯。身體對溫度的察覺,鼻子對早晚空氣污染的體味,以及嘴巴對四季產物的品嘗。成其了我們做為人類的優越感。但其實人不過是萬物中最沒有先天優勢的一類罷了!我們為此也不過是自己的愚弄自己。

  年年的記憶讓我們懂得了重復,但不是消極的重復,因為這過程很精彩。

  寫到這里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想寫些什么?只是自己在早間行路時突然想到了一些人,一些在自己記憶里重復出現過的陌生人,有的因陌生而成了朋友,有的因陌生而存在于將被遺忘的邊緣,也許這陌生的人卻已將我遺忘。


    17、“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我在等你回到我身邊,一直在等待,一直存希望! 感情就像候車月臺有人走有人來,我的心是一個站牌,寫著等待。  

     等待,看點滴一滴一滴地滴落,窗外陽光燦爛; 
    心懷等待,笑天下可笑之人,容天下難容之事; 
   心懷等待,也許花開花落是一種美,也許落寞蕭索是一種美; 
   心懷等待,大刀闊斧,劈出一泓浩然正氣,沛于塞蒼冥。 
   等待的情懷,不會因為年代的久遠而褪色。 

 

    18、那個黃昏,我站在岳陽樓。大家對岳陽樓的認識,是不是停留在泛黃的里。如果你的想象中,岳陽樓是高聳雄壯,氣勢壓人,因為它是江南三大名樓之一。但當你站在樓外的回廊上時,想象中的形象頓時顛覆殆盡。這座千古名樓實在是太逼仄了,它蒼老羸弱,甚至還帶著幾分猥瑣。在上面稍稍走動,整座樓便嘎吱作響,似乎這是踩踏歷史的回聲。

其時,夕陽從樓頂鋪來,天空的流云正在變換著顏色。眼前,洞庭遼闊,煙色升騰,裊裊娜娜中,君山隱約在望。劉禹錫說這是白銀盤里一青螺,而在我看來,卻也欠妥,我寧愿看作那是王羲之狂草中的遒勁一捺,放蕩不羈,卻又張力無限。

 

據說這座樓曾是魯肅的點將臺。三國那個風云際會狼奔豕突的時代,委實令人神往。如雨的馬蹄,如雷的戰鼓,如云的吶喊,壯士血,英雄淚,權謀與廝殺,萬丈豪情與末路悲歌,都在那一片土地上轟轟烈烈地上演。不難想象,眼前的八百里洞庭,那是怎樣的艨艟連翩,旌旗蔽日。閃光的鎧甲,锃亮的刀光,園睜的怒目,映著浩渺煙波,折射出騰騰殺氣,再也見不到浣紗的女子,再也聽不到悠揚的漁歌。水鄉的柔媚已經徹頭徹尾地收斂,一湖的刀光劍影,將一座樓染得豪氣蒸騰。

 

風云散盡,一個時代已成茶煙裊裊中的談資。穿越幾百年的山水,岳陽樓迎來了一位老人,他乘一葉孤舟踽踽面來,湖風浩蕩,掀起他的破舊的青衫,卻吹不盡青衫上斑斑征塵,那個時候湖面絕對是闃寂的。不再有刀光劍影,不現有魚騰水躍,亦不再有船帆在風中招展成獵獵旗幟。有是只是一支悲涼的漁歌,從湖畔隱秘處傳來幽怨凄切,撫摸著每一縷柔波。就在這樣的漁歌聲里,他緩步登樓,舉目四望,神游八極,思接千載。這時候,他到底想了些什么,沒有人知道。也許,在他的心中,僅有一聲嘆息:好一派山河!然而,國事日非,江河日下,烽火正彌漫在北方的天空,自己顛沛流離,有家難歸老人步履蹣跚,行行復行行,寒風碎雨中,欄桿撫遍,淚灑湖天,于是,有了“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小小一座樓,充斥著曠古悲愴。

 

又是幾百年以后,范仲淹上樓了。(有一說法范仲淹一生未到過岳陽樓),看到的景象,雖不如六朝時西湖的勝景,翠華搖搖,舞低楊柳,歌盡桃花。但看到了采蓮女子如花的笑靨,聽到了漁家漢子爽朗的笑聲,見到了商船不緊不慢地一路駛過。他面對湖光山色,水鄉漁歌。一篇《岳陽樓記》用優美的筆法描寫了登斯樓觀洞庭湖浩蕩無際,陰暗變化,氣象萬千的壯麗景象;用凝練生動的筆觸敘寫了登臨者或喜或悲的不同情緒;抒發了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胸懷,給我們留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乎? 千古絕唱。讓岳陽樓揚名天下。

 

岳陽樓不但有“文”的光環,它還承載了太多的歷史,在它的面前你將作何感嘆?

 

下樓時,落霞如染,殘照當頭,忽然記起宋人晏幾首的句子:“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