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譯文]  廬山的煙雨和浙江的海潮都很著名,在還沒有去那里觀賞的時候,心中總有許多遺憾無法消除。

  [出典]  北宋  蘇軾  《觀潮》

  注:

  1、 《觀潮》蘇軾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到得還來別無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2、注釋:

     廬山煙雨浙江潮:浙江潮,即指錢塘江潮汐。“廬山煙雨浙江潮”此句詩意是:廬山美麗神秘的煙雨,錢塘江宏偉壯觀的潮汐,很值得去觀賞一番。

    未到千般恨不消:恨,遺憾。此句詩意是:無緣去觀賞廬山的煙雨和錢塘江的潮汐,是會遺憾終身的。

    到得還來別無事,廬山煙雨浙江潮:由《五燈會元》卷17所載青原惟信禪詩的一段著名語錄演化而成。語錄的原句是:「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后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后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大眾,這三般見解,是同是別?有人緇素得出,許汝親見老僧」。這“三般見解”,指得是禪悟的三個階段,也即是入禪的三種境界。東坡此詩,正用此意。

    3、譯文:

     廬山美麗神秘的煙雨,錢塘江宏偉壯觀的潮汐,很值得去觀賞一番。無緣去觀賞廬山的煙雨和錢塘江的潮汐,是會遺憾終身的。終于親臨廬山、浙江,看到了蒙蒙煙雨、澎湃潮水,卻沒有什么特別的感受,只覺廬山煙雨就是廬山煙雨,浙江潮水就是浙江潮水。 

    4、這是東坡居士在臨終之時給小兒子蘇過手書的一道偈子。蘇結束了長期流放的生活,從一個躊躇滿志、一心從政報國的慷慨之士,慢慢變成一個從容面對、參透生活禪機的風燭老人。聽說小兒子將去就任中山府通判,寫下了此詩。對于此詩僅從字面解釋是很簡單的,但簡單中又蘊舍看不簡單,不簡單之處就在于本詩的第一句與最后一句是重復之句。而最后一句“廬山煙雨浙江潮”重復出現究竟何意也成了解讀的熱點。

    一種觀點是“不過如此”。廬山煙雨浙江潮,是理想的目標,每個追求者都為之魂縈夢繞,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一睹為快。如果追求受挫,則此心決無安定之時。等到有朝一日,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欣賞了這兩個地方的景致后,這才覺得它們雖然美麗,卻似乎并無特別之處。感嘆:“不過如此!”

    另外一種觀點是“正是如此”。認為:首句為想像、聽說中之景。末句為目睹后之景。作者的追求得到了滿足,沒有失落,沒有遣憾。禪意是,很多人終身在追尋某種東西,未追求到手時是痛苦,追求到手后是厭倦、無聊,覺得“不過如此”,這樣一來,人生便像鐘擺一樣在痛苦和無聊之間作空虛而沉悶的擺動。而具備了平常心,體驗了生活禪,你在實現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目標時,在看到了“廬山煙雨浙江潮”之后,發出會心的微笑:“正是如此!”

    5、 翻開蘇軾的詩集,描寫廬山和杭州的詩篇可說不少,但是這一首《觀潮》所流露的思想感情卻很特別,極具禪味。

    就蘇軾的廬山詩而言,他寫的“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就別開生面;他寫的西湖詩“波光滟瀲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若把西湖比西子,淡裝濃抹總相宜”也獨步古今。前者哲理趣味極濃,說明如陷在里面跳不出來,就常被現象迷惑而看不到客觀事物的真相。后者觀察景物敏銳而深刻,譬如恰到好處。可是《觀潮》一詩,就完全是另一種抒寫,值得玩味。

    從詩的命意看,可以看出詩人對廬山的風景和錢塘江潮慕名已久,常縈于夢寐。似乎如果不能身歷廬山之境,一賞煙雨迷濠之奇;如果不能目睹錢塘江潮,一看它萬馬奔騰,勢撼山岳之壯,真是辜負此生,千般遺憾,難以消解。可是后來攀登廬山,出任杭州刺史,飽覽了廬山的煙雨,欣賞了一年一度的錢塘江潮,反倒覺得客觀的景物變得平淡無奇了。煙雨的聚散飄忽,江潮的自來自去,似乎可以忘記了,煙雨、江潮也似有還無了。

    以禪理人詩的歷代詩人都有,唐代的王維可以說是代表,因為他追慕隱逸恬靜,后來更皈依佛教,所以很多詩表現了出塵的思想。如“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都是例證。蘇軾在經歷過宦海風濤,經歷了人生道路上的許多坎坷之后,產生“及至到來無一事”的禪語,也是難免的。

    蘇軾借《觀潮》為題,抒寫了一種消極、虛無的思想,有佛家的禪宗情調。所謂禪宗,有南北之分,北宗強調“拂塵看凈”、“慧念以息想,極力以攝心”;南宗則提倡“心性本凈、佛性本有、覺悟不假外求”以達到“無念為宗”。蘇軾在詩中說的“及至到來無一事”,就是把廬山煙雨、錢塘江潮淡化,淡到不過如此,細想這與蘇軾當初未來時的千般期待、萬分遺憾,顯得很可笑了。

 

    6、禪在於悟,在於用心去體會,心有所動而至感悟。此詩就說明詩人觀物悟禪的過程以及禪悟后的空寂曠達的心境。

     廬山的煙雨,錢塘江的潮汐,是那樣美麗壯觀,令人心醉神迷,傾心向往,如果不去觀賞一番,真是令人遺憾終生。去觀賞了,看到的是廬山的蒙蒙煙雨,錢塘江紛紛滔滔,了無窮盡的潮汐。初看之時,看到的是蒙蒙煙雨,滔滔潮汐的物象。當你“到得還來別無事”,超越物相,而觀物感悟,進入禪的境界后,那物相已不是原來的物相了,而成了佛的世界,禪的意境了。雖然廬山還是照樣的煙雨蒙蒙,錢塘江潮汐還是照樣的宏偉壯觀,但那已不是悟前的廬山煙雨,錢塘江的潮汐,這煙雨,這潮汐,就是佛,就是禪了。這種禪悟,也就是對自然現象即悟即真,若有若無的感悟。這種感悟,因人不同而有差異。可以漸悟,也可以頓悟。

    釋迦苦修六年,某日夜睹明星而產生思想上的飛躍,豁然開悟,入於禪境。前者是漸悟,后者是頓悟。

    7、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到來無一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第一句的廬山煙雨浙江潮,是理想的目標,每個追求者都為之魂縈夢繞,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一睹為快。如果追求受挫,則此心決無安定之時。等到有朝一日,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欣賞了這兩個地方的景致后,這才覺得它們雖然美麗,卻似乎并無特別之處。

  對此,世俗的感嘆是:“不過如此!”

  而禪意的態度卻截然相反。禪者會發出由衷的贊嘆:“正是如此!”

  凡夫總是把極樂世界想像成遠在十萬八千里之外,并且即使到了極樂世界,也感覺不到樂趣存在。對于他們,日常的生活、熟悉的地方、得到了的東西就沒有美妙可言。占有一物便失去一物的剌激,如此永遠陷于無聊——痛苦——無聊的惡性循環中,精神的流浪從不停止。而已經解脫了的悟者,雖然與凡夫生活的空間原來是同一個,卻能將日常的生活、熟悉的景致化為極樂世界,對擁有的東西倍加珍惜,將理想落成于現實,從不沉溺于海市蜃樓的幻想。如此,穿衣吃飯,行止語默,無不感受到真實、鮮活的生命之存在。(吳言生《經典禪語·廬山煙雨浙江潮》)

 

    8、「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它形容一個人向往廬山的蒙蒙煙雨和浙江錢塘潮水的澎湃,很遺憾一直沒有機會登臨廬山、親見浙江錢塘潮水。 

「到得原來無別事,廬山煙雨浙江潮」,后來他終于親臨廬山、浙江,看到了蒙蒙煙雨、澎湃潮水,卻沒有什么特別的感受,只覺廬山煙雨就是廬山煙雨,浙江潮水就是浙江潮水。 

我們對未知的事情都很好奇,對得不到的東西總是一心追求。廬山煙雨你未曾見之前,它是神奇的廬山煙雨,你見了,心里的神秘感消失,它也就只是廬山煙雨。浙江潮水你未親見之前,它是澎湃壯觀的浙江潮,在你的想象中飛舞,你到了,它還是浙江的潮水,不因你到不到而增減。 

佛法,就是要以平常心對治好奇心,世間一切有它自然的道理,不一定非要得到才是我的,非要見到才是我的。沒有見過的東西,可以用心眼去想,心耳去聽,不必加意夸張渲染。只要我們用平常心來看待這個世界,快樂也好、痛苦也好,有也好、無也好,能夠不在這些外境上面計較、起煩惱,一切就會顯得那么自然,那么本色了。

很多人憤世嫉俗,有懷才不遇的慨嘆,實在是多余的。「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世事無常,諸相皆空,如果我們有一顆平常心,世間一切有也好、無也好,都看做鏡花水月。有,固然可以生活不憂愁;無,也可以心靈自在,深入體會無限、無邊、無量!得也好,失也好,能得是福氣,失去是結緣。常懷一顆平常心,能讓我們在生活里不因好惡而顛倒掛礙! 

9、年少時初讀這四句詩,乍以為印刷出了錯誤,怎么第一句和和四句是同一句話呢?百思不得其解,求教學長,學長肯定書沒有印錯。我想了好久,得不出所以然。正因為茫然,所以印象深刻,從未忘記。

十年后再突然想起,已經過了最青澀時光,細細回味這四句話,一時間百感交集。

    廬山煙雨,錢塘觀潮,都是不可方物的美景,是多少人千里迢迢歷盡艱苦都要朝圣般覲見的風物,未達成所愿時,總是耿耿于懷,惦記著,攢足了勁兒,誓不罷休。真的身臨其境了,才松了一口氣,可能還稍稍有點失落。原來,期待了那么久的事情,并沒有想像中那么震憾。其實,煙雨和潮,一直在這里,不曾改變,變化的,只是“求不得”的心情。

    在人的一生里,有多少事情,我們是充滿了期待和美好幻想的呢?為了心里的煙雨潮汐,我們一開始都是千方百計竭盡全力挖空心思的,從求學,到求職,到求愛,求婚,求子……無一不是,而所求的,一旦到手,開始歡喜幾日,慢慢平靜平淡下來,才發現,不外如是,從而立,到不惑,再到知天命,多少的煙雨潮汐,到了最后,原來只是求全。

    那些在時光里淡淡地流逝了的種種散聚,歡喜和傷悲,那些為了得到而付出的努力,那些為了成全而承受的隱忍,那些在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徘徊和掙扎,那些含淚揮手笑著說的再見……磨滅了的是最初的殷勤和熾熱,埋沒了的是雄心壯志和渴望,最后剩下的,是平靜如水的淡泊,到得別來無一物,廬山煙雨,浙江潮。

    如水霧飛花,如夢如幻,如朝露,如泡沫,世間種種,諸法空相,在我指間流過,而我惶恐地抓不住,知道抓不住,還是徒勞地想抓住點什么。這就是執著吧,未到千般恨不消,究竟意難平。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