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譯文]  園里的樹木仿佛不知道人已離去,春天到來時仍然開出幾朵小花。

[出典]  岑參   《山房春事》其二

注:

1、   《山房春事》  岑參

 

梁園日暮亂飛鴉, 極目蕭條兩三家。
 庭樹不知人去盡, 春來還發舊時花。
2、注釋:
  春事:春天的景象。此題原作二首。
  梁,俗名竹園。西漢梁孝王劉武所建。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縣東。周圍三百多里。園中有各種山池洲渚,宮觀相連,奇花異樹。
  園:亦名梁苑,即兔園錯長其間,珍禽怪獸,出沒其中。當時著名賦家枚乘還特為寫了《梁王兔園賦》,極頌其宏麗。
  亂飛鴉:作者當時看到蕭條景象,言已今非昔比了。
  庭樹:指梁園中殘存的樹木。此二句是反說,詩人不言自己深知物是人非,卻道無知的花樹遵循自然規律,不管人事滄桑,依然開出當年的花來。
3、譯文:
  夕陽西下,昔日的梁園里鴉雀飛來飛去,遠遠望去只見到兩三戶破敗的人家。園里的樹木仿佛不知道人已離去,春天到來時仍然開出幾朵小花。
4、岑參生平見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岑參是盛唐最典型的邊塞詩人,在八世紀五十年代,他曾經兩次出塞,在新疆前后呆了六年。他邊塞詩的特點,我們應當從兩個方面去把握。第一,他是一個好奇的人,正如杜甫說的“岑參兄弟皆好奇”(《美陵行》)。早年他喜歡從出人意表的角度去發現詩。有了邊塞生活的體驗以后,他的好奇天性也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

  第二,岑參詩人中的一股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慨,這也是其他邊塞詩人所無法比擬的。他贊嘆別人“功名只向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他自己就是這樣作為戎裝的少年英雄馳騁在西北戰場上的。他出塞時,才三十出頭,正是充滿銳氣的年齡。王昌齡、高適等年稍長的詩人,隨著開元盛世的逐漸萎縮,朝政的日益腐敗,已經開始認識到戰爭的殘酷和非正義性的一面時,岑參卻還在戰陣上高呼馳騁顯示英雄氣慨。這種心態和思想境界,就使他的詩和高適比較明顯的區別。高適觀察比較深入,更多的看到戰士的艱苦,因而詩的色彩要淡一些。岑參則用綺麗的筆調來凸顯西北地區冰天,雪地,火山,熱海的異域風光,歌頌保衛邊疆的戰爭,歌頌將士們不屈不撓,立功報國的豪情壯志,有一種感人的廳情異彩。《唐之韻》

   5、這首詩是吊古之作。梁園又名兔園,俗名竹園,西漢梁孝王劉武所建,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縣東,周圍三百多里。園中有百靈山、落猿巖、棲龍岫、雁池、鶴洲、鳧渚,宮觀相連,奇果佳樹,錯雜其間,珍禽異獸,出沒其中。梁孝王曾在園中設宴,一代才人枚乘、司馬相如等都應召而至。到了春天,更見熱鬧:百鳥鳴囀,繁花滿枝,車馬接軫,士女云集。

 就是這樣一個繁盛所在,如今所見,則是:“梁園日暮亂飛鴉,極目蕭條三兩家。”這兩句描畫出兩幅遠景:仰望空中,晚照中亂鴉聒噪;平視前方,一片蕭條,唯有三兩處人家。當年“聲音相聞”、“往來霞水”(枚乘《梁王兔園賦》)的各色飛禽不見了,宮觀樓臺也已蕩然無存。不言感慨,而今古興亡、盛衰無常的感慨自在其中。從一句寫到二句,極自然,卻極工巧:人們對事物的注意,常常由聽覺引起。一片聒噪聲,引得詩人抬起頭來,故先寫空中亂鴉。“日暮”時分,眾鳥投林,從天空多鴉,自可想見地上少人,從而自然引出第二句中的一派蕭條景象。
 詩人在遠望以后,收回目光,就近察看,只見庭園中的樹木,繁花滿枝,春色不減當年。就象聽到丁丁的伐木聲,更感到山谷的幽靜一樣,這突然闖入他的視野中的絢麗春光,進一步加深了他對梁園極目蕭條的印象。梁園已改盡昔日容顏,春花卻依舊盛開。“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詩人不說自己深知物是人非,卻偏從對面翻出,說是“庭樹不知”;不說此時梁園頹敗,深可傷悼,自己無心領略春光,卻說無知花樹遵循自然規律,偏在這一片蕭條之中依然開出當年的繁花。感情極沉痛,出語卻極含蓄。
 作為一首吊古之作,梁園的蕭條是詩人所要著力描寫的。然而一、二兩句已經把話說盡,再要順著原有思路寫出,勢必疊床架屋。詩人于緊要處別開生面,在畫面的主題位置上添上幾筆艷麗的春色。以樂景寫哀情,相反而相成,梁園的景色愈見蕭條,詩人的吊古之情也愈見傷痛了,反襯手法運用得十分巧妙。
 全詩分前后兩部分,筆法不同,色調各異,然而又并非另起爐灶,“庭樹”與“飛鴉”暗相關合(天空有鳥,地上有樹)。篇末以“舊時花”遙應篇首“梁園”,使全詩始終往復回還于一種深沉的歷史感情之中。沈德潛在《唐詩別裁》中贊許這首詩說:“后人襲用者多,然嘉州實為絕調。”歷來運用反襯手法表現吊古主題的作品固然不少,但有如此詩老到圓熟的,卻不多見。
 6、“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庭苑中的樹木,因為沒有知覺,并不知道人事的變化。所以春天一來,還和過去太平時代一樣開花。假若它們也有知覺,在這荒涼景色之中,哪里還有心情開花呢?但是詩人是有知覺、有感情的,他看到樹木開花,回憶到過去,想起往日的繁華,必然要產生無窮的感慨。用“還發舊時花”五個字很概括地指點出來,讀者就可以理解到這里過去的繁華景象了。簡括的語言,藴藏著深深的慨嘆。詩人多么善于攝取鏡頭,在亂鴉夕照的蕭條村落中,把無數艷發的春花突出出來,造成極不調和的景色,明顯地袒露出戰禍的傷痕。
  7、盛唐一直是氤氳在文人雅士心底的舊夢吧,那“不以雄名疏野賤,唯將直氣折王侯”的狂放;“氣岸遙凌豪士前,風流肯落他人后”的豪邁;“一擲千金渾是膽,家無四壁不知貧”的豁達;“人隨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歸鹿門”的超然;“醉臥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云高”的適閑;“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的繁盛;“落葉他鄉樹,寒燈獨夜人”的清寂;“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嘆惋;無不是文人騷客向往之雅境。這些流金的文字以另一種方式把發生在那個時代的雅事夢一般地呈現出來,陌生而熟悉,熟悉又陌生。我常常莫名地想:往生的往生,也許我就是生長于彼時的一介士子,晚春獨步庭院時,發出“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的感嘆。....

倥傯之間,彈指又過千年。路旁的槐楊,在我們為功名利祿奔忙時,閑閑看過歲歲朝朝的花開花落,王朝興替。盛唐的腳步遠了,但它華貴的倒影借由文字的光芒遙遙地投射過來,成為被我們眼睛擊中后一聲幸福的呻吟,成為靜夜孤燈掩卷后一聲輕輕的嘆息……

8、黃昏是個充滿詩情話意的時刻,古代的文人騷客面對黃昏免不了要吟頌幾句,但大都寫的是離愁別怨的傷感情調,唐詩中就有不少這樣的例子,如崔顥的《黃鶴樓》中有“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寫的就是登樓吊古、思鄉懷土的心情,而岑參的《山房春事》則頗具荒涼景象“梁圓日暮亂飛鴉,極目蕭條三兩家。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詩人李商隱更是感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我就感到納悶,夕陽不正是因為黃昏的的到來才顯得更加美嗎?也許是不同的歷史時期以及個人命運和遭遇的不同,在我看來,生活在現代社會的人們對黃昏應該有更新的理解和詮釋,“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滿天”才應是今人積極的人生態度。

9、春自是詩人的季節,縱觀歷史文學的長河,古往今來多少文人騷客留下過關于春的吟詠詞章,贊春、嘆春、怨春、傷春、懷春的詩句可謂歷歷可觀。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是贊春之瀲滟;眼看春色如流水,“今日殘花昨日開”是嘆春之易逝;“打起黃鶯兒,莫叫枝上啼”是怨春之情思;“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是傷春之無情;“百瘁未盡人先盡,誰見江南春復春”則是懷春之典作了……

  可春卻不因文人的些許贊詞或是怨語而稍微停滯其腳履或加速其步伐,它還是淡定地來,靜約的走……

10、 這已是人間的四月,桃花本該凋落了,而這棵桃花樹卻芳菲粲然。看著它,我微感疲乏的身心,又亮麗起精神來。我想,浮華憂勞的人生若能如這桃花般精彩,即或再累,又有何妨?那走了的人亦如我一樣吧,面對人生需要抉擇,是抖擻精神,還是灰暗頹敗。
  一陣風過,落花成堆,滿樹的胭紅飛舞,最后魂歸大地,湮滅無跡。
  我詫異,若風過水面,轉而平靜,也許它已經等到了懂得它,欣賞它的人,于是它為如此的圓滿相逢而歡欣地湮滅,大有得一知己足已而雖死無憾的神采。
  可是,我不禁傷感。
  “人生恰似這芳菲,芳菲能幾時?”我仰天輕嘆,眼眸深處一隊大雁正往北飛,正是“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忽然間,我又想起陸游的那首《釵頭鳳》“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那知音知心的錯過,該是人生最大的憾事了。
  于是,索性揀拾起花瓣。
  那黛玉葬花也一定是引以為知己,對紅銷香斷有誰憐的悲哀而感同身受。其實,人世間有許多的美好需要去品味,就象這盛開的桃花,即或轉瞬凋零,畢竟美麗永遠存于觀賞者的心中。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知己雖去,花期如故,不論人生怎樣的悵惘,只要有美麗,我們都該盛放。
  于是,微笑掛上我的臉。這樣的句子浮于眼前:
  忘言處,花開花謝,怎似我生涯?
  誰知我,春風一度,談笑有丹砂。

11、晚秋,花謝了。突兀地立在盆中,讓人看著蕭瑟,顫抖。

 “曾經那妖嬈美麗的你去哪了?”我站在盆邊,憐憫地望著花兒。捧起盆,那枯黃的花瓣,經不起一絲的擺動,落了。我走上前對母親說:“她謝了。”回頭望著陽臺,花瓣早已灑落了一地,滲透著一絲絲頹廢的傷。母親輕輕地安慰我說:“沒關系,她不是一年生的花,明年春天,她依舊可以綻放。她只是累了,現在需要休息……”母親很輕地擷下已干得卷起來的葉子。我猜,母親也認為她怕痛。后來,只剩下花莖唐突地枝在盆中。我知道,她奮力盛開了大半年,而現在默默地積蓄養分,到來年春天再綻放出鮮活的生命。
   我在等待,等待著執拗的她在春天允諾的驚喜。
   等待是漫長的。冬日也是漫長的。
   這期間,我曾無數次看著她消瘦的莖無力地在寒風中遭受蹂躪,那樣痛苦。但她從沒因狂風而折腰。風停后,她毅然地朝向太陽,守望那遙不可及的春天。
   她在生長,莖在厲風中變得粗壯,以至小花盆都裝不下如此堅強的身軀。我找了個大點兒的花盆,想把她挖出來,裝進去。可是,挖不動。根太深太牢了。我被震撼了——她只是一株普通的小花呀!我只得把小盆砸碎,露出那盤在一起的根。我想不到囚禁了那么久的她,曾經的花卻開得如此燦爛!好不容易移到大盆中去后,她變得更舒展,更美麗。她的成長,使我發覺,春天不遠了。
真的,春天來了。
    放學回來,無意走到陽臺,她綻放了似火般的花朵!那花,比去年開得更美、更艷、更燦爛!而那種美,是執拗的美,是頑強的美,是生命的美。
    回首,她曾經謝過,但在枯萎中積蓄養分,在逆境中打造自己,等待屬于自己的季節來醞釀出芳香的花朵。
“就算翅膀折斷,心也要在天空飛翔”,我們正值風華少年,切不要因一時的困難而放棄努力與燦爛的夢想。因為雖然花落固然感傷,但花開卻也注定會來!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朋友,請記住,雖昨日花落滿地,經歷一夜風雨,今日花開燦爛,而明日則花開更艷!
 12、時光兜兜轉轉,轉眼又是一個秋天。極目遠望,天更高了,山更遠了,腳下的路也越發顯得長了。自古逢秋悲寂寥,驀然回首,花開花落,云卷云舒,一路走過的風景,竟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樣。一抹微笑,難掩幾多寂寞。時光的沙漏一點點地漏掉了多少一路走來曾經朦朧心動的風景?原來走了這么長的路,終是沒能留住一個人陪我把風景看透。流年里的歌聲還在記憶中淺吟低唱,只是那些曾經惺惺相惜情意相投的倩影,已經成了我觸摸不到的春日暖陽。瑟瑟風中,忽然生出幾許莫名的傷感,人生的旅途中,有多少人,欲留還走,最終成為了生命的過客?有多少事,欲語還休,最終化作了記憶的片斷?云萬里,霧千重,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天之涯,地之角,念也茫茫,忘也茫茫。迷茫時,唯有你是我看到美好世間的眼睛,和你一起看雨,聽雨。風雨打濕翅膀,把雨滴抖落,羽翼在風里伸展,殷虹翱翔,藍天里的堅強,無形的力量,繼續飛翔,飛過海的那邊,駐守夢中的那座嶼島,就此歇腳,不去想是否,沒有憂擾,空氣是綠的,如草青青。微風煦百花自在,你我若來,你定會喜歡,傾聽鳥鳴,張開雙臂,徜徉自由心海。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常常感嘆人生苦短,世事無常。當往事的畫面在記憶中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地不斷重演時,放飛的思緒就如綿綿的秋雨,剪不斷,理還亂。需要銘記的那么多,需要遺忘的也那么多。花開時的欣喜,花落時的心痛,多少歡歌笑語變成了感傷,多少海誓山盟化作了虛無?也曾想去留無意,寵辱不驚,也曾想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怎奈終是修為太淺,參不透紅塵真諦,只能是輕嘆一聲,釋放一絲惆悵。一步滄海,一步桑田,消失在千里之外。

  當初那美麗的相遇,會成為彼此內心深處永遠的感動。我們有緣做過朋友,卻無緣相伴一生。我的世界你來過,你的世界有我的足跡,我們只是彼此的過客,并最終成為彼此的故事。春去秋來,四季更替,風景在變,人也在變,世間萬物皆在變化之中。沒有一朵花是永開不敗的,也許正因為有了失去,我們才能更懂得珍惜。我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善待人生旅途中相遇的每一個過客,彼此留一份美好在心底,在轉身時對著漸漸遠去的背影,你們遠去了,我還在這里。那些被時間蕭瑟了的過往,將定格成一幅永不裉色的水墨寫意,一場開至荼靡的花事,一份亙古不枯的情懷,珍藏在我的記憶深處。

 我于月下,斷風為筆,扯云作紙,寫滿心思,寄無一字。

 我于山間,取水為弦,以地為案,彈盡宮商,不成曲牌。

 踩著花瓣路,傾眸淺笑,不如帶著美好的心情一直往前走,盡頭一定有讓你等候的欣喜。一望一欣然。花季花香時,都會滿心的暢想,拋開所有的煩惱,洗凈心靈所有的灰塵,張開雙臂,昂首藍天,讓思緒盡情的自由飛翔。推開窗戶,就能看見姹紫嫣紅的世界!

 13、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常常感嘆人生苦短,世事無常。

  當往事的畫面在記憶中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地不斷重演時, 放飛的思緒就如綿綿的秋雨,剪不斷,理還亂。

  需要銘記的那么多,需要遺忘的也那么多。花開時的欣喜,花落時的心痛,多少歡歌笑語變成了感傷,多少海誓山盟化作了虛無?也曾想去留無意,寵辱不驚,也曾想不以物喜,不以已悲, 怎奈終是修為太淺,參不透紅塵真諦,只能是輕嘆一聲,釋放一絲惆悵。

   一步滄海,一步桑田,消失在千里之外。

14、我想,我仍是喜歡了這兒的一切。無人干擾地,我,輕輕俏俏地浮了層面。人很少,很安靜,絕對是少了紛繁和雜亂。想來,這也是我尤其獨獨愛上這里的緣由吧。只是讓音樂輕柔地在身旁搖曳,幾所未有的安詳充盈了我全身,靜靜地感受著此刻,闔了眼,我很想,很想,就如此地睡了過去。

  窗外,依舊下著雨,雖沒了昨夜風雨緊迫時的猖狂,但張眼望去,雨絲飄蕩在屋檐,竟是密密斜斜,不留了任何的空隙。畢竟已經入了秋,感覺還是冷冷颼颼的。起早時,貪涼在陽臺上立了片刻,任由雨滴打在裸露的皮膚,寒意點點沁懷,莫名的感動環繞了我周身,心,卻是溫柔地直想掉淚。

  院中的那棵梧桐,已然悄悄地凋落。隨著一陣的秋風,卷起片片落葉,直直地在空中轉身,起舞回旋良久,既而,以著極其緩慢的速度,徐徐落在地面,覆蓋住了滿地的濕潤和泥濘。如若,風稍大點,所能看見的應是,“秋寒雨打梧桐樹,葉落橘黃色滿堤”的曼妙了。原來,葉落,也是有這般的從容和鎮定的,此時的我訝異了,全然感覺不到,那舊時葉落花謝的殘敗和落寞。

  “梁園日暮亂飛鴉,極目蕭條三兩家。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讀著這樣的句子,想著,這般因著隨秋草萎而寫下的詞句,也只是人為了自己的悲傷,從而賦予了落葉無比的苦澀,皆是由心而生的。落葉也好,殘花也罷,它們的凋謝更應該是調和的吧,順應自然的生死。它們是如此的祥和與安逸,落地的剎那,仍是幽雅無比,沒有絲毫的驚惶。我不禁為自己曾經對它們有過的憐惜和哀嘆,感到羞愧不已。

  此時,因著周圍的一切,我的心也是如此的寧靜、柔和。少了平時的浮躁,喜歡這樣的自己,沒有痛,沒有感傷,沒有哀憐。沉淀下的平實,多少讓我體會了歲月的無痕。春、夏、秋、冬,四季輪回,萬物生死循環,生生相息。春的燦爛,夏的熱烈、秋的平實、冬的長眠,無不揭示了人、物輪回的生命歷程,任誰都是無法抗拒得了的。人,會常言道:活著要精彩,才無愧乎短暫的一生。也是時常會因了這樣的話而激勵自己,用忙碌的工作和轟烈的感情來沖擊自己的生命,尋覓那絢爛而短暫的美麗。也,常用輕狂描述自己年少時的無知和沖動,錯了改,那時的自己,想來,應該是何等的意氣風發、朝氣卓然。

  這樣的激情,隨著歲月中秋季的到來,自自然然地消退了不少。我,或許,再也不會因了春雨的喜人,而赤腳站了雨中,享受那份浪漫。也不會因了一段感情的無望而斷發甚至自傷。此時的我,看到的是,屋內熟悉依舊的擺設,那個抽屜里還留著他走時未帶走的衣物,我還是懶得挪動原本的位置,由著它們靜靜地躺在那兒,煥發出原有的溫馨和依戀。這樣的感情是平實的,一如秋的沉穩,落葉的無語。秋的咋寒、咋暖,依舊改變不了葉落鋪地的最終結局。情感、生命同樣也只是依此重新演繹了一番而已。

  寫到這里,因了一個好友的問候,而破了剛才的寧靜。突想起常被人告戒的話語:只要心理年輕,你就會永遠年輕,怕只怕心理承認老了,就一切不復還了。何謂心理年輕?我這樣的感受,是心理蒼老了的表現?不得而知。曾經,以為著自己,如此的心態是情感極度疲乏后的頹廢,現在想來,其實不盡然。是年輪讓我經歷了這樣的一切,或許,根本不可能指望到了秋冬之時,還能綻放春夏的熱烈,偶爾有的崢嶸,也猶如了圍爐中碳火燃燒時的“嗶、釙”之聲,響亮、清澈,卻猶其的短暫。看著鏡中依舊年輕的容顏,自知也是靠了先天的賜予,和能耗去我整月工資下LANCOME的滋潤了。而心理,卻是無可避免地隨了歲月,走過清澀、燦爛、終究還是沉淀下所有,落了平淡。這樣的偏差,在觀似依然嬌妍的容貌中顯示,或許真的是突兀的。

  猶如落葉紛飛時,除了墜地后所擁有的塌實,在跌落的過程中,那偶露的光芒閃耀和悲苦傷痛,終究還是形成了一個矛盾的所在。曾經,瞎想了,那凋落后的樹葉,往往呈現了缺角和殘邊,細細思之,未嘗不是掙扎后的結局呢?!天真的容顏下,有那玲瓏剔透了之極的成熟,我只不知,是幸?是不幸?是財富還是損失?心,于是起了微瀾,晃悠著,失去了先前曾有的平和。也不禁宛而笑了自己,那點滴留下的平實、恬然的心態,也只在了那一時呀,仍是敵不過瞬忽而來的微弱變化。就算,一顆小石的無意闖入,還是能激起平靜湖心中那圈圈漣漪的蕩漾和蔓延的。

   我,坐了這邊,久久未能回神,有了片刻凝神后的空白,終于,無語為續雨,似乎沒有停的兆頭,落暮后的陰暗漸漸籠罩了天地,更兼狹著冷風的卷襲,撲撲簌簌敲打著窗臺,透著絲絲的寒涼。這時的心境,全無了先時的溫婉,或許,那剎那間的淡淡祥和,也只是因了這雨的關系吧。

15、春去春又回,多少感傷事,令人潸然落淚。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多么令人傷感的詞句!
  世事難料、世態炎涼,人生多悲愴,孤獨總倦顧,寂寞總相隨,嘆人、嘆事、嘆物,怎一愁字了得!!
 16、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雕欄猶在,錦書難托,這世間太多的是與非,讓人情何以堪?空落的雨巷,徘徊著我瘦削的身影。我以聽雨的方式,佇足而立。滑過傘的雨滴,濺起水漩的氣息,淌過微涼的心緒。放下傘,拾起一些溫暖的句子。前路漫漫,縱然一路風雨兼程,但是一起濕潤的還有心和期許......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