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譯文]  庭院幽深,究竟深到多么深的程度?楊柳彌漫似煙霧,像是籠罩幾層簾幕。 

  [出典]   歐陽修   《蝶戀花》

   注:

   1、《蝶戀花》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2、【注釋】

      [1]幾許:多少。
      [2]堆煙:形容楊柳濃密。
      [3]玉勒:玉制的馬銜。雕鞍:精雕的馬鞍。游冶處:指歌樓妓院。 
      [4]章臺:漢長安街名。《漢書·張敞傳》有“走馬章臺街”語。唐許堯佐《章臺柳傳》,記妓女柳氏事。后因以章臺為歌妓聚居之地。
      [5]雨橫:雨勢猛烈。亂紅:落花。

 3、譯文1:

       庭院十分深遠到底深有幾許?楊柳被罩住霧煙,象重重簾幕無法指數。豪家貴人的車馬擠滿游冶之處,樓高卻看不見章臺去路。

      雨勢很猛,風刮很大,正是三月春暮,擬用門關住黃昏,卻無法把春天留住。滿含淚眼問問春花,春花卻不答語,零亂的落花已經飄飛過秋千去。

    譯文2:

      庭院幽深,究竟深到多么深的程度?楊柳彌漫似煙霧,像是籠罩幾層簾幕。騎著華貴的馬匹到處游逛,但樓臺高聳,再也找不到當年那條繁華的章臺街。

  雨暴風狂,在三月暮春的傍晚,即使把門掩住黃昏,也無法挽留住春天。我傷心流著淚水問花朵,但花朵也不回答我,而是像秋千一樣,在我眼前紛飛落去。

 

 

  4、歐陽修生平見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5、“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品味詩詞,朗誦是很重要的。朗誦時,除了要抓住節奏,注意語調的抑揚頓挫,更應該注重情感的把握。所以,我在讀的時候更注意這一點。

   整體來看,全詞充滿了感傷、抑郁,有說不完,道不盡的無奈和傷痛。然而,到底是誰擁有這樣復雜難解的心緒?是一個女子,一個深鎖閨中,愁緒滿懷,卻無計鎖春的等待心上人歸來的女子,字里行間透露出濃濃的哀怨和愁苦。“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寫的是“怨”,“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寫的是“恨”,“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寫的是“傷”,“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寫的是“苦”。古人煉字講求傳神,注重“詩眼”。賈島“推敲”的故事,“紅杏枝頭春意鬧”的佳句,我們早已耳熟能詳。《蝶戀花》中的“橫”和“狂”字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我認為詞中的“深”字更是高人一籌。古人作詩擅長運用疊字,如李清照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杜甫的“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的佳句中,疊字的運用酣暢淋漓的宣泄了詩情意旨。歐陽修不僅承繼了古人的二字相疊,“深深”二語本已寫出庭院的幽深、空曠,卻再用一個“深”字的設問,讓庭院的“深”“曠”更加讓人尋味,可以說是獨具匠心,可以說是別具一格。不僅體現其用疊字之功,詞的洗練,更可體現詞的景深、情深及意境的深遠。

    景深著一“堆”字,在于“簾幕無重數”寫出庭院的無比幽深。那么,在楊柳茂密堆積如煙,如同重重簾幕的空曠的大院子里,有哪些人呢?詞人沒有讓你看到人物,筆鋒一宕,先說一句“玉勒雕鞍游冶處”再說“樓高不見章臺路”來鋪寫人物的出場,從景深寫到情深。詞中寫情,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交融。空空的庭院里只有女子孤零零的一個人,期盼的人哪里去了?在“玉勒雕鞍游冶處”尋歡作樂。一方在院中苦苦期盼,流淚傷心,一方卻在煙花樓中醉生夢死。在深深的庭院中,我們似乎可以看到一顆被禁錮的與世隔絕的心靈,對比當中感受到女主人公的“怨恨”情感。王國維說:“一切景語,皆情語也。”上片就在景物的描寫里,抒寫了女主人公的抑郁情懷。

 

    下片著重寫情。雨橫風狂,催送著殘春,也催送著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風雨無情,留春不住,只覺無奈,僅能將情感寄予與之同命的花上。“感時花濺淚”,見花落淚,對月傷情,是古代女子常有的感慨。似乎我們看見:一個黃昏,一個苗條瘦弱的女子,扛著鋤頭,提著花籃,在四處飄落花兒的林子里葬花,吟唱著“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花開易見落難尋……”女子在這暮色將逝的夜晚,憶念章臺的丈夫,眼前僅有在暴風雨橫遭摧殘的花,聯想自己愁苦命運,不禁潸然淚下。女子的愁苦、傷痛無處傾訴,滿懷疑問叩問花兒。花卻在一旁緘默,無言以對,是花不解人,還是花不肯給予同情?令人納然。花不便不語,反而象故意和女子作對,拋棄她紛紛飛過空蕩蕩的秋千。人兒走馬章臺,花兒飛過秋千,有情之人,無情之物都對她報以冷漠,她怎不傷心,怎不痛苦呢?三月暮春的傍晚,深鎖的庭院,層層疊疊的楊柳,飄過秋千的落花,苦苦等待無奈的女子構成了一幅令人傷懷的春怨圖,一個悵然若失、傷痛不已的女主人公形象躍然紙上。自然渾成、淺顯易曉的語言中,蘊藏著深摯真切的感情。語淺而意入,情感層層推進,景與情就這樣水乳交融,渾然一體了。

 

   6、 很多著作認為這首詞表現的是閨怨。寫了一個獨居庭院的女子,她的愁、怨、傷、悲。其實我認為可以更深入的理解。魯迅先生曾說過:“從水管里流出來的是水,從血管里流出來的是血”。魯迅先生為我們指出了賞析詩詞的一個關鍵問題,即要知人論詩(詞)。歐陽修四歲而孤,從小是個苦命的孩子,身于貧寒家庭的他,力經挫折,堅韌不拔而能入京作官,可以一展抱負。他需要多大的志向,承受多少的痛苦啊。然命運多舛,他卻由于和王安石政見不合,被貶出京當了一個小官。所以,我們在他的《醉翁亭記》里,看見他飲酒行令,投壺對弈,陶醉在山光水色之中,他心甘嗎?他忘記自己的志向了嗎?而我們高中學習了他另一篇《伶官傳序》,在他“滿招損,謙受益”,“禍患常積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的痛切總結中,有他“兼濟天下”的抱負。他是一個滿腹經綸、志存高遠、心憂天下的人才,然而他卻沒有機會,空余惆悵和傷痛。我想歷經變動,壯志難酬的他肯定有怨、有恨、有苦,有悲,那種孤獨、傷感和文中寂寞的女主人公神韻相合。我倒覺得與其說本詞寫的是閨怨,倒不如認為歐先生一首《蝶戀花》借獨居深院的女子來表達自己被拋棄的怨、恨、傷、悲。在這樣的基礎上,“雨橫風狂”似乎象征著政治斗爭的肆虐、無窮,而“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似乎是傾訴自己大志難申的無可奈何。

 

   7、這首小詞本來也見于馮延巳的詞集,可是李清照說這是歐陽修的詞,所以后來大家就都說是歐陽修的了。它寫的是一個閨中女子思念丈夫的感情。在古代,男子可以到處去游歷,到處去放縱浪漫的感情,女子卻不行,只能被閉鎖在閨房之中。

  “庭院深深深幾許”,女子的被封鎖,就都表現在幾個“深”字里邊了。文字的作用就是這樣,看起來很平易、很淺俗,但你如果不細心品味就容易把很好的句子忽略過去。“深幾許”,簡直就不知道那閉鎖、那限制到底有多么深!下邊一句寫得更好,不但寫出了這個女子的不自由,而且寫出了在閉鎖限制之中她的那一份不能自已的浪漫感情。“楊柳”是代表相思懷念的。陽春三月,柳絲茂密,隨風飄擺,遠遠看去,一片朦朧的綠色。這就是“楊柳堆煙”。現在我要提醒大家,不要小看小詞中這些“微言”,一定要體會這些看起來不重要的東西起著什么樣的作用。溫庭筠的《菩薩蠻》“玉樓明月長相憶,柳絲裊娜春無力”,也是寫相思懷念。你看他那“玉樓”、“明月”是多么美的背景!住在“玉樓”之中的女子,該有何等純潔美好的心靈;面對天上的明月思念遠人,該有何等光明皎潔的感情!李太白的《玉階怨》說, “卻下水精簾,玲瓏望秋月”。我眼睛望的是天上那一輪皎潔的秋月,我心中望的是我所愛的那個人。這樣一來,無形之中,心中所望的人也就和眼中所望的月一樣皎潔了。既然我所期待的對象是光明皎潔的,那么,我的這種感情就更是光明皎潔的。小詞不同于詩,不能像“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那樣說得那么明白。小詞那溫柔美好的感情,往往在閑澹的、似乎是不重要的景色之中表現出來。“玉樓明月”、“庭院深深”、“楊柳堆煙”,都是在“微言”之中傳達了深隱的情意。

 

 


    那么,這個女子所思念的人在哪里?“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那個蕩子到處去尋花問柳,我登上最高的一層樓也望不見他所在的地方。“玉勒”是馬的韁轡,上面有珠玉的裝飾;“雕鞍”是很珍貴的馬鞍;“章臺”是男子游冶的地方。在孤獨的相思懷念之中,那三春的好景轉眼之間就消逝了——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這寫得真是好!什么是“雨橫風狂”?那就是李后主所說的:“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女子常常用春花來比喻自己容顏的美好,韋莊說“勸我早歸家”,因為那“綠窗人似花”。而花被摧殘了,就等于說一個女子在感情上受到了摧傷。“三月’’是春天的最后一個月;而“三月暮”又是三月的最后一天。歐陽修還有一首小詞說:“過盡韶華不可添,小樓紅日下層檐。”春天是一分一寸也增加不了的。照射在小樓上的日光已漸漸從屋檐下隱沒,這一天已經過完了;門外的春花已經在風吹雨打之下摧殘凋零,這一個春季也過完了。女子的青春能有多少? “如花美眷”怎禁它“似水流年”?所有這一切都是留不住的。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我為什么這樣不幸?我為什么這樣痛苦?有誰能給我一個答復?我含著滿眼的淚水問花,但花已經憔悴了,零落了,被一陣風卷走了。我這才知道,一切都是無可追尋、無可挽回的了。前些時候我在清華大學講課,恰好有一位朋友送給我一本波斯詩人奧馬伽音的《魯拜集》,里面有這樣一首詩:“搔首蒼茫欲問天,天垂日月寂無言。海濤悲涌深藍色,不答凡夫問太玄。”他說,人間為什么有這么多不幸呢?我問天,天上有日月星辰在運行,卻不給我一句答話;我問海,海水波濤洶涌,也不給我一句答話。屈原寫過《天問》,也向天提了許多問題。但天是無法答復的,千古以來誰也無法答復。(轉自葉嘉瑩學術在線。) 

 

   7、“深幾許”于提問中含有怨艾之情,“堆煙”狀院中之靜,襯人之孤獨寡歡,“簾幕無重數”,寫閨閣之幽深封閉,是對大好青春的禁錮,是對美好生命的戕害。

    柳樹似乎自古以來就是文人墨客抒情的詩中景,唐詩中有“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之說。而宋詞中道離情別緒的更是數不勝數,象柳永的《雨霖鈴》“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寥寥數字刻畫出的孤寂的旅人的凄清。歐陽修的“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一個問柳不知問出人生幾多愁?還有那“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只見楊柳的細密如煙,便可一覽庭院的曲徑清幽。讀熟了晏殊的“六曲欄桿偎碧樹,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仿佛看到了初春楊柳嫩黃初綠的嬌柔。

  見過了江南垂柳的妸娜多姿,欣賞了北方楊柳依依的柳色如煙,誦過了“永豐柳,無人盡日花飛雪。”柳樹在心里的形象似乎也變成那樣嬌俏而羞惋的小家碧玉,羞怯怯地“猶抱琵琶半遮面”,或是依門攬鏡我自猶憐,或是“淚眼倚樓頻獨語”。總之,那是一種嬌怯怯的植物,總是帶著別離的愁緒,提到它時似乎也總是那樣的“衣上酒痕詩里字,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不勝悲傷嬌婉。

 

   8、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本是歐陽修老先生的形容居處幽深的妙詞,卻被一友用來描摹女子糾結微妙的寸心萬緒,細想,倒也十分貼切,不覺莞爾。

朋友是個五大三粗的東北漢,大學畢業留在上海娶了個玲瓏婉約的江南女子。說起戀愛經歷,朋友大搖其頭,一臉苦大仇深的沉痛狀。江南女孩的含蓄婉約完全不符合直白簡單的東北邏輯,研究神秘的愛情比之研究科技課題更艱深晦澀,朋友抱著飛蛾撲火般地壯烈琢磨女孩的心理,終于在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后驚喜地發現,所謂的含蓄婉約,其實是正話反說南轅北轍的借代。江南女孩的每一句肯定回答后,常常隱藏著秘密又調侃的否定,雅致贊賞的笑容里,也許潛伏著綽約搖曳的慍色與不滿。經過漫漫長征地琢磨,朋友抱定以演繹逆定理的堅韌演繹女孩的心思,比如,她嘴上說樣式老土不想買而雙目放光腳下留連的衣物,往往是極其渴望只是體貼地顧及你的錢袋,她夸張地贊揚這么合適千萬別錯過,目光閃爍一臉誠懇的,又往往是不屑一顧地鄙夷。朋友的經典結論是,要了解一個女孩,不得察其言,只能觀其色。

這正是江南女孩的可愛之處,她喜歡卻不張揚,厭惡而不外顯,她就是這么錯落有致張馳有度,狡猾時讓你想咬一口,內斂處讓你想揍一拳,妙絕間讓你摟著不放,如果你按東北人直白的思路去套江南女孩,你一準會次次遭遇滑鐵盧。

江南女孩很奇怪,你對她越著迷越依戀越離不開,她對你越隨意越不在乎,你痛心疾首發誓不理她遠離她,她反而關注你在意你緊跟你。她表達的愛的方式不是甜言蜜語,不是撒嬌發嗲,而是時不時地發個小火,吵個小架,挑起小爭端,當你氣急敗壞忍無可忍時,她又撲哧一笑,輕描淡寫地告訴你風花雪月乃人生至境,微波蕩漾遠比水平如鏡有韻味——這種種的曲徑通幽柳暗花明,如何是持著鐵板銅琶高唱大江東去的關東大漢所能解呢?都說江浙一帶的男人細心溫柔,也許,就是被水一般靈瓏剔透的江南女子們熏陶出來的吧。作者:東海紅樹

 

  9、春寒料峭之時,柳樹已先于百花提前感知了春天的腳步,于是泛青,爆綠,頎長的枝條柔媚地在風中搖擺。“碧玉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栽出,二月春風似剪刀”。那份柔媚,那份舒展,讓人覺得天地忽然地變闊了,世界也似乎變亮了,溫暖了,自己也突然地長高了,心底的萬千柔情似乎一夜之間像柳枝一樣的發芽了。“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柳樹,給萬紫千紅的春天增添了一份清俊而飄逸的神韻,令人賞心悅目。
  自古而然,人們愛柳,是愛她的纖弱和柔媚。她嬌柔的姿態,總是讓多愁善感的人們觸景生情。所以,我們也有幸讀到了那么多的詠柳的優美詩篇。從《詩經》開始,“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楊柳已成了抒發感情的依托,后世更有數不清的詠柳詩篇燦若明珠,膾炙人口。尤其在送別的時候,彼此之間依依難舍的深情,如風中的拂柳,百轉千回,或豪邁,或灑脫,或感傷: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倒是無情卻有情。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依依惜別的惆悵如綿綿的翠柳千年不散,深閨獨守的寂寞絲絲縷縷如楊柳堆煙: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候。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還有,情竇初開的少女那永遠的美麗期盼:“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