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譯文]  抽出刀來想要斬斷流水,沒想到水流得更快了;拿起酒杯來打算借酒澆愁,沒想到愁得更深。

    [出典]  李白    《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云》

      注:

        1、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 李白

             棄我 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2、注釋: 

     宣州,今安徽宣城。謝脁樓,又名北樓或謝公樓。相傳為南朝齊詩人謝脁任宣城太守時所建,唐時重建,改名為疊嶂樓。校書叔云,或謂即李云,官秘書省校書郎。此詩題一作《陪侍御叔華登樓歌》,則此詩餞別的對象當是文學家李華

   高樓:即題“謝朓樓”,南齊詩人謝朓官宣城(即宣州,今屬安徽)太守時所建。

   蓬萊:指秘書省。李白族叔李云官秘書校書郎。 

   清發:清新秀麗。

   逸興:超逸的意興。 

   散發:不戴冠簪子。指散漫無拘束。 

   扁舟:小船。弄扁舟,指歸隱江湖。

 

   3、譯文1 

       棄我而去的昨天已不可挽留,擾亂我心緒的今天使我極為煩憂。萬里長風吹送南歸的鴻雁,面對此景,正可以登上高樓開懷暢飲。你的文章就像蓬萊宮中儲藏的仙文一樣高深淵博,同時還兼具建安文學的風骨。而我的詩風,也像謝朓那樣清新秀麗、飄逸豪放。我們都滿懷豪情逸興,飛躍的神思像要騰空而上高高的青天,去摘取那皎潔的明月。然而每當想起人生的際遇,就憂從中來。好像抽出寶刀去砍流水一樣,水不但沒有被斬斷,反而流得更猛了。我舉起酒杯痛飲,本想借酒排遣煩憂,結果反倒愁上加愁。啊!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稱心如意,還不如明天就披散了頭發,乘一只小舟在江湖之上自在地漂流。 

      譯文2:

        拋棄我而離去的,是那無可挽留的昨日時光;擾亂我不得安寧的,是眼前諸多的煩惱和憂愁。萬里長風送走一群群的秋雁,面對此景,正好在此高樓上盡情暢飲。我由衷地贊美您的文章具有建安似的風骨,我也喜愛小謝清新秀發的詩風。我們都懷有無限的雅興心欲高飛,要到那九天之上將明月摘取。抽刀斷水水仍流,用酒消愁更添愁。人生坎坷總是不能稱意呀,倒不如披頭散發去江湖中自由放舟

      譯文3:

       棄我逝去的昨日已不可挽留,

  亂我心緒的今日多叫人煩憂.

  長風萬里吹送秋雁南來時候,

  對此情景正可開懷酣飲高樓

  你校書蓬萊宮,文有建安風骨

  我好比謝朓,詩歌亦清發雋秀

  我倆都懷逸興豪情,壯志凌云

  想攀登九天,把明月摘攬在手

  抽刀砍斷江水,江水更猛奔流

  想要舉杯消愁,卻是愁上加愁

  人生在世,不能活得稱心如意

  不如明朝散發,駕舟江湖漂流

 

     4這是天寶末年李白在宣城期間餞別秘書省校書郎李云之作。謝朓樓,系南齊著名詩人謝朓任宣城太守時所創建,又稱北樓、謝公樓。詩題一作《陪侍御叔華登樓歌》。 
  發端既不寫樓,更不敘別,而是陡起壁立,直抒郁結。昨日之日今日之日,是指許許多多個棄我而去的昨日和接踵而至的今日。也就是說,每一天都深感日月不居,時光難駐,心煩意亂,憂憤郁悒。這里既蘊含了功業莫從就,歲光屢奔迫的精神苦悶,也融鑄著詩人對污濁的政治現實的感受。他的煩憂既不自今日始,他所煩憂者也非止一端。不妨說,這是對他長期以來政治遭遇和政治感受的一個藝術概括。憂憤之深廣、強烈,正反映出天寶以來朝政的愈趨腐敗和李白個人遭遇的愈趨困窘。理想與現實的尖銳矛盾所引起的強烈精神苦悶,在這里找到了適合的表現形式。破空而來的發端,重疊復沓的語言(既說棄我去,又說不可留;既言亂我心,又稱多煩憂),以及一氣鼓蕩、長達十一字的句式,都極生動形象地顯示出詩人郁結之深、憂憤之烈、心緒之亂,以及一觸即發、發則不可抑止的感情狀態。
 
  三四兩句突作轉折:而對著寥廓明凈的秋空,遙望萬里長風吹送鴻雁的壯美景色,不由得激起酣飲高樓的豪情逸興。這兩句在讀者面前展現出一幅壯闊明朗的萬里秋空畫圖,也展示出詩人豪邁闊大的胸襟。從極端苦悶忽然轉到朗爽壯闊的境界,仿佛變化無端,不可思議。但這正是李白之所以為李白。正因為他素懷遠大的理想抱負,又長期為黑暗污濁的環境所壓抑,所以時刻都向往著廣大的可以自由馳騁的空間。目接長風萬里送秋雁之境,不覺精神為之一爽,煩憂為之一掃,感到一種心、境契合的舒暢,酣飲高樓的豪情逸興也就油然而生了。
 
  下兩句承高樓餞別分寫主客雙方。東漢時學者稱東觀(政府的藏書機構)為道家蓬萊山,唐人又多以蓬山,蓬閣指秘書省,李云是秘書省校書郎,所以這里用蓬萊文章借指李云的文章。建安骨,指剛健遒勁的建安風骨。上句贊美李云的文章風格剛健,下句則以小謝(即謝朓)自指,說自己的詩象謝朓那樣,具有清新秀發的風格。李白非常推崇謝朓,這里自比小謝,正流露出對自己才能的自信。這兩句自然地關合了題目中的謝朓樓和校書。
 
  七、八兩句就酣高樓進一步渲染雙方的意興,說彼此都懷有豪情逸興、雄心壯志,酒酣興發,更是飄然欲飛,想登上青天攬取明月。前面方寫晴晝秋空,這里卻說到明月,可見后者當非實景。欲上云云,也說明這是詩人酒酣興發時的豪語。豪放與天真,在這里得到了和諧的統一。這正是李白的性格。上天攬月,固然是一時興到之語,未必有所寓托,但這飛動健舉的形象卻讓我們分明感覺到詩人對高潔理想境界的向往追求。這兩句筆酣墨飽,淋漓盡致,把面對長風萬里送秋雁的境界所激起的昂揚情緒推向最高潮,仿佛現實中一切黑暗污濁都已一掃而光,心頭的一切煩憂都已丟到了九霄云外。
 
  然而詩人的精神盡管可以在幻想中遨游馳騁,詩人的身體卻始終被羈束在污濁的現實之中。現實中并不存在長風萬里送秋雁這種可以自由飛翔的天地,他所看到的只是夷羊滿中野,綠葹盈高門(《古風》五十一)這種可憎的局面。因此,當他從幻想中回到實里,就更強烈地感到了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不可調和,更加重了內心的煩憂苦悶。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這一落千丈的又一大轉折,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必然出現的。抽刀斷水水更流的比喻是奇特而富于獨創性的,同時又是自然貼切而富于生活氣息的。謝朓樓前,就是終年長流的宛溪水,不盡的流水與無窮的煩憂之間本就極易產生聯想,因而很自然地由排遣煩憂的強烈愿望中引發出抽刀斷水的意念。由于比喻和眼前景的聯系密切,從而使它多少具有的意味,讀來便感到自然天成。盡管內心的苦悶無法排遣,但抽刀斷水這個細節卻生動地顯示出詩人力圖擺脫精神苦悶的要求,這就和沉溺于苦悶而不能自拔者有明顯區別。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李白的進步理想與黑暗現實的矛盾,在當時歷史條件下,是無法解決的,因此,他總是陷于不稱意的苦悶中,而且只能找到散發弄扁舟這樣一條擺脫苦悶的出路。這結論當然不免有些消極,甚至包含著逃避現實的成分。但歷史與他所代表的社會階層都規定了他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出路。
 
  李白的可貴之處在于,盡管他精神上經受著苦悶的重壓,但并沒有因此放棄對進步理想的追求。詩中仍然貫注豪邁慷慨的情懷。長風二句,俱懷二句,更象是在悲愴的樂曲中奏出高昂樂觀的音調,在黑暗的云層中露出燦爛明麗的霞光。抽刀二句,也在抒寫強烈苦悶的同時表現出倔強的性格。因此,整首詩給人的感覺不是陰郁絕望,而是憂憤苦悶中顯現出豪邁雄放的氣概。這說明詩人既不屈服于環境的壓抑,也不屈服于內心的重壓。
 
  思想感情的瞬息萬變,波瀾迭起,和藝術結構的騰挪跌宕,跳躍發展,在這首詩里被完美地統一起來了。詩一開頭就平地突起波瀾,揭示出郁積已久的強烈精神苦悶;緊接著卻完全撇開煩憂,放眼萬里秋空,從酣高樓的豪興到攬明月的壯舉,扶搖直上九霄,然后卻又迅即從九霄跌入苦悶的深淵。直起直落,大開大合,沒有任何承轉過渡的痕跡。這種起落無端、斷續無跡的結構,最適宜于表現詩人因理想與現實的尖銳矛盾而產生的急遽變化的感情。
 
  自然與豪放和諧結合的語言風格,在這首詩里也表現得相當突出。必須有李白那樣闊大的胸襟抱負、豪放坦率的性格,又有高度駕馭語言的能力,才能達到豪放與自然和諧統一的境界。這首詩開頭兩句,簡直象散文的語言,但其間卻流注著豪放健舉的氣勢。長風二句,境界壯闊,氣概豪放,語言則高華明朗,仿佛脫口而出。這種自然豪放的語言風格,也是這首詩雖極寫煩憂苦悶,卻并不陰郁低沉的一個原因。    (劉學鍇) 

 

    5、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為天寶末年李白在宣城期間餞別秘書省校書郎李云之作.意思是拋棄我而去的是昨天的日子,昨天是再也無法挽留的了;擾亂我情緒的是今天的日子,而今天是在是太令人煩擾的了。“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是眷戀歲月的飛逝難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是感嘆人生的多煩憂;追憶往日多少歡樂,感嘆如今失意落魄,困頓多難。詩人做這首詩,一方面是為了離別而煩擾,另一方面是抒發他內心積壓過多的郁悶。后人常用“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來感嘆人生的愁苦多煩憂。

 

     6、此句同出自李白之《陪侍御叔華登樓歌》,字面理解就是拋棄我的是昨天的日子不可挽留,擾亂我之心緒的是今日的煩擾.李白在宣城期間餞別秘書省校書郎李云,其之精神受到苦悶的重壓,卻依然灌注豪邁之情懷.含幾分瀟灑,其不屈于環境之壓抑,內心之陰霾,更加幾許豪邁.可見其之風 .

 

     人所擁有的是一個完整的靈魂,而在這“完整”靈魂的薄殼之外有的卻是無止的誘惑與不盡的煩擾.屈指數來有這么幾種人,第一種是商人,古之商人行于絲綢之路,涉足千里,卻只知謀利。第二種是軍人,行于邊塞,戰于疆場,如雨之馬蹄,如雷之吶喊,滿腔熱血如注。只是可憐了那中原慈母,可憐了那江南春閨,可憐了那湖湘稚兒。只見得那一陣陣煙塵遠去,埋沒了歸路。繼之是文人,這文人的概念,可謂一言難盡,我們是可以投之以景仰,也可以投之以憐惜,更可以投之以忿憤。他們有無以倫比的輝煌,他們的文章詩句于我們的心中架起一幅幅美麗的景象。可是漸漸的他們所被付與的歷史責任被他們所拋棄,無盡的誘惑使他們覬覦官場,奇嫉狂妒,虛煽矯情。使他們的靈魂變的模糊不堪。再者是仕人,其實也是文人,自有科舉制度在文人與仕人之間架起橋梁,有飽學之士變涉足官場。沒有了文化上的作為,到在政治上有了幾許收獲,幾分作為。然也有官場失利者,在政治上的失敗到也換來文化的成果。

   古之陶朱公范蠡為中國道德經商——儒商之鼻祖,有數千萬之家財,經營之略“人棄吾取,人取吾與”。不行謀利之心,而利自聚。幾散家財又幾聚,對于利的不挽留,對于當時之煩擾的一種豁然,使其有所成就,可見棄煩擾之利。面涅將軍--狄青乃宋時之猛將,沖鋒陷陣,所向披靡。代兄受過,家無顯赫之位,有諂諛附阿之徒附會說他是唐朝狄仁杰名臣之后以博名聲,然狄青并不為改換門庭而冒認祖宗,雖臉有宋低賤軍士之標志———刺字,卻不以為卑,反以之鼓舞士氣。但其命運曲折,未倒于疆場,反死于猜忌,排斥之迫害之中。可見亂心之煩憂之害

   又如客死異鄉之柳宗元,千年飄然,青衫灰黯,可謂文人仕人。十年被貶永洲,無親人理睬,一度垢面,喪魂落魄。雖然是災難使其狼狽,卻也是災難成就了他的文學高峰——永州八記。拋棄仕途枯榮,使其實現了自己的價值,又因迷茫于自己的價值無奈誘惑重歸仕途,又被澆的一頭冷水,貶于柳州,苦笑!留下一句“十年憔悴到秦京,誰料翻為嶺外行”。成了一場滑稽的悲劇。拋棄那種仕途的執著喚起幾分寧靜使其成就。雖有經綸滿腹,但又怎經的幾度奔波。就這么固執的肅立著吧,就算是煩擾亂了心緒,也曾在華夏文明的千章中留下一頁。

   我等還未真正涉足各個領域,只是憂心煩擾之事已纏于周身,我等只是初來乍到,如何的去拋棄,如何的去享受,只是淺談,首先站穩腳下的一角,由此扎根,必能與世界之血脈,歷史之靈魂緊連。

 

    7、有一種境界叫放棄,有一種情懷叫憂愁,有一種思緒就無奈。生活的車輪就在無盡的昨日今日中旋轉,周而復始.

    8、曾幾何時,反復背誦過它,所以看著這詩也就特別的親切,好象家人一樣了。喜歡的無非是李大仙的狂放還有那一種瀟灑,雖然在這詩里也多少有那么一種無奈的愁緒,卻依然帶著一慣的灑脫。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昨日之日當然是不可留了,去的永遠去了,再是美好也僅僅是個影子或者說夢一般的空中樓閣;今日之日,會擾亂身心,會有煩惱,不過拋卻幾多煩惱絲,還是滄海一聲笑。

     “...欲上青天攬明月 ...明朝散發弄扁舟 ”,還是這兩句最好,幻想大了去了。簡直就是仙人啊,九天攬月,即使是宇宙飛船也做不到呢;讓長發迎風飛舞,架一葉小舟,愛我所愛走我所走,人生得意真的須盡歡了,真讓人羨慕,還挺環保的事呢。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喝茶去、看書去、上網來。

 

   9、 離別了,痛哭了,失落了,夢里曾經尋她千百度,卻那人只在燈火闌珊處。一切的緣起緣滅盡在不言中,一切的誓言盡在剎那毀滅中,心痛的停止了跳動,血液停止了流動,排山倒海的崩潰,一切都剩空蕩蕩的。夢粹了,盡力了,認命了,腦海的思緒再一次為不甘而滾動,心跳的呼吸再一次為無奈爾疲憊,時也命也,接受了這一切本不想去承認的事實。痛醒了,明白了,理解了,離去后的今天最后一次為了曾經的努力而哭泣,滾燙的心最后一次為了她而翻騰,愛到了盡頭,已無法再去追求你我共同的藍天。深思了,熟慮了,放手了,空蕩蕩的心再也無法填滿幸福甜蜜,沸騰的血液在一霎那冷凍,心沒有了棲息的地方到哪都只剩下流浪,山原不老卻為雪白頭。回憶了,回首了,回味了,曾經的卿卿我我,你儂我儂已經不堪回首,驀然回首,云已遮斷了歸途;驀然回首,淚眼卻已朦朧。堅定了,信念了,發奮了,曾經停止的心跳再一次的悸動,曾經冷凍的血液再一次的流動,曾經的失落換來了如今的動力,鳳凰已在涅盤,浴火將得重生.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憂我意者明日之日勿強求,慮我志者年復之日忘別憂!

   10、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人生在世只能匆匆數十年,但已夠歷遍滄海與桑田,歲月蹉跎,原地徘徊,仿佛一步一年華,一步一驚心,往昔如落葉,風中飄蕩,隨之而腐化,將來如繁花,含香吐露,美麗卻短暫,一伸手,手指穿過了夢境,盈盈一握,手心里的美好,只要曾經擁有,便已覺得滿足。

 

   11、“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總以為,每一次銘心的傷痛,都可以使人更加成熟。年少的稚嫩和叛逆,為人生留下的那些最深的疼痛和遺憾,也曾在午夜夢回的孤寂里化作顆顆晶瑩的淚。多少絢爛的年華,就被我這樣輕易地揮成一抹破碎的記憶。然而,“人生不售來回票,一旦動身,絕不能復返”。除了憂傷和落寞,我能做的,只是在一次次的殤痛中清醒。
    往事如風,路卻始終在腳下繼續。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