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
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

  [譯文]  空留下滿地梨花,裝點得夜色皎潔如雪。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浪淘沙慢》

  注:

   1、  《浪淘沙慢》  周邦彥

    陰重,霜凋岸草,霧隱城堞。南陌脂車待發。東門帳飲乍闋。正拂面垂楊堪攬結。掩紅淚、玉手親折。念漢浦離鴻去何許,經時信音絕。

    情切。望中地遠天闊。向露冷風清無人處,耿耿寒漏咽。嗟萬事難忘,惟是輕別。翠尊未竭。憑斷云、留取西樓殘月。

    羅帶光消紋衾疊。連環解、舊香頓歇。怨歌永、瓊壺敲盡缺。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

   2、注釋:

     堞:女墻。城上如齒形的矮墻。

     脂車:在車輪軸上涂油脂,以利行走。

     東門:指京都汴京東門。

     帳飲:在郊外設帳餞行。

     乍闋:方停,剛結束。

   紅淚:女子的眼淚。傳薛靈蕓別父母進宮,泣淚如血(見《拾遺記》)。

     耿耿:明亮貌,引處引申為清晰。

     連環解:喻指愛情被拆散。

     舊香:用賈午偷異香贈韓壽事。

   瓊壺敲盡缺:傳晉王敦酒后常詠曹操“老驥伏櫪”詩,并用如意擊唾壺為節拍,壺口盡缺(見《世說新語·豪爽》)。


     
3、譯文1:

     晨曦天空烏云重重,嚴霜凋敝兩岸野草叢叢,濃霧隱藏城上矮墻。南邊路有滾軸涂滿油脂的車輛待發,東門帳內餞別飲宴剛剛席罷。垂柳隨風蕩漾輕輕拂面,正可攀折那綠絲絳,伊人擦拭滾落珠淚 ,纖纖玉手親折柳枝一條為我送別。想當初留連漢水畔,我這失群的孤雁不知飛向何方?已經很久很久她的音信斷絕。

    情深意切,了望遠方地遙天闊,在這露冷風清荒涼之地,我的憂愁耿耿于心,只聽得寒夜更漏聲聲嗚咽。嗟嘆世上萬事,惟有無法挽留的離別,最讓人不忍傷懷忘卻,我的碧綠翠玉般的酒尊,只要美酒沒有喝盡,就渴望與她共享共飲,我想憑借天邊的一片斷云,能留取西樓上掛的一輪殘月,還想她在這月夜也是如我一般地心結 

    我羅帶的光采已經磨滅,繡被錦紋亂皺重疊,連環解扣扣解拆,她贈我的異域奇香突然熄歇;我的怨歌悲曲響起,永沒有休止聲聲激越,將所有的玉杯瓊壺盡相擊碎敲缺。恨春去不與人商榷,它故意擺弄夜色凄凄切切,空余滿地梨花似雪。

    譯文2:

    天空陰沉沉的,岸邊的青草已被嚴霜打得萎蔫枯凋。晨霧彌漫,隱沒了城墻上的雉堞。南街上涂足油脂的車子等待出發,東門外的別宴也已經停歇。垂柳拂面,那柔嫩的枝條像是可以采下來編結。美人兒以手掩面,拭去離別的淚水,又伸出玉手把柳枝兒折。想那漢水邊的鴻雁,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離去那么長時日,音信杳無,可曾知有人把你掛牽?

  情意切切,思緒綿綿。登高眺望,只見地遠天闊,哪有她的身影蹤跡。在這露冷風清、無人顧及的地方,只聽得寒夜漏壺滴滴,凄楚嗚咽,更惹人心煩意亂。可嘆世間萬事,唯離別最難忘懷,想那時,悔不該輕易分手道別。翠玉杯中酒未干,待等重逢時再斟滿。但愿那片薄云,留住西樓角上將落的殘月,讓我舉杯對月,遙遙思念。

  她送我的絲羅帶久經摩挲,已暗無光澤,花紋繡被久疊一邊,皺折已難平展。雙環相扣的玉連環也已斷開解結,芳馨的異香一時香消氣散。不停地怨唱悲歌,敲壺擊拍,玉壺已被敲得盡是破缺。可恨的是春光竟匆匆逝去,也不與人事先商量相約,空留下滿地梨花,裝點得夜色皎潔如雪。

    譯文3:

    拂曉天色陰沉,寒霜使河岸的秋草凋謝,城頭的矮墻在濃霧中隱滅。南去的道路上膏油的車馬等待啟程,東門帳暮的餞飲剛剛結束。正當拂面的依依垂柳能夠收攬,折枝送別。遮掩著泣血的淚眼,伸出白玉般的嫩手親自折下柳枝一截。想他像江流水濱的離群孤雁去到了哪里?經過長久時間還是音書斷絕。

    情思切切,企望中只感覺離得地遠天闊,向著露冷風清的無人地界,耿耿不寐地傾聽著銅壺滴漏的泣咽。哀嗟呵世間萬事皆難忘,最難忘唯有那輕易的離別。翠玉杯中美酒尚未枯竭。請把那幾縷扯斷的彩云挽留住,還有西樓將附的殘月。

   腰上的羅帶已掉光彩,錦紋拋在應酬上空疊。玉連環已然解開,舊日的香氣頓時消歇;哀怨的歌兒纏綿不盡,擊節歌吟將玉壺敲得殘缺恨春光悄然離去,不與人預約歸期,而今賞玩這春歸的夜色,空剩下了這遍地梨花似茫茫白雪。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這首寫離別相思的詞,是一篇曲折回環、層次豐富、變化多端、完整而又統一的藝術佳作。

      全詞共分三片,上片,交待分別的時間和地點。“晝陰”、“霜凋”、“霧隱”,說明是在一個秋天霧氣很濃的早晨,在“城堞”,女子“掩紅淚”、“玉手親折”,把情人親自送走了。中片,寫離別時,兩人依依遙望和內心的傷別情懷。“地”是那樣遙“遠”,“天”是那般寬“闊”,而情人卻奔向那“露冷風清無人處”。“萬事難忘”,“唯是”那場“輕別”。此后,只有“斷云”、“殘月”,陪伴自己度過孤獨凄清的寒夜。下片,寫離別以后的相思與懷念。夜不寐,茶、酒無味,“恨春去”、“弄夜色”離情相思意難絕。整個篇幅,曲折回環,前呼后應,鋪敘委婉,層次清晰,轉換變化,頓挫有致,巧妙地把這篇多層次的作品融成一體,既照顧到詞的整體結構,又注意到局部的靈活自如,充分顯示出作者駕馭長調、結構長篇的藝術才能。

     陳廷焯對這首詞評價很高,特別是下片。他說:“蓄勢在后,驟雨飄風,不可遏抑。歌至曲終,覺萬匯哀鳴,天地變色,老杜所謂‘意愜關飛動,篇終接混茫’也。”


    6、《浪淘沙慢》(曉陰重)分三片。上片寫女子在秋晨霧濃之際送別情人。"曉陰重,霜凋岸草,霧隱城堞。"秋晨寒草依稀,濃霧迷離,此景謂主人公抑郁沉重的心情,亦暗含前程未明讓人迷惘忐忑之意。"南陌脂車待發,東門帳飲乍闋。"脂車,車新上油脂,即準備遠行。帳飲,臨別飲宴。乍闋,剛剛結束。即言遠行人已整裝待發。"正拂面、垂楊堪攬結,掩紅淚、玉手親折。"垂柳依依,掩淚折之,一種不忍離別之意。紅淚,言淚沖胭脂染紅而流,有似泣血,亦如心淚,極言其傷痛。玉手,言人之嬌美,亦喻心思單純,暗引后文癡心苦盼之意。相思之人神態心境畢現。"念漢浦離鴻去何許?經時信音絕。"情人遠去何方?是否如雁飛高遠,一去杳無音訊?  

  中片寫離別時傷懷落魄之情。"情切",言離別之時,兩人依依惜別,情真意切。直書心聲,總領全片意緒。"望中地遠天闊。"地遠天闊,情人明日人在何處?"向露冷風清,無人處、耿耿寒漏咽。"想來只剩我在夜闌人靜時獨自傷悲哭泣。"露冷風清", 秋景正凄涼;"耿耿寒漏咽"言淚似沙漏般簌簌而下,夜長淚亦長。此句思來尤為真切動人。"嗟萬事難忘,唯是輕別。"由上句所想,方嘆萬事刻骨難忘者,莫如別離。"翠尊未竭,憑斷云留取、西樓殘月。"念及此后光景,唯以酒對月。酒杯未干,似待人歸來;人凄苦無依,唯有殘月相伴,因而請斷云留其不落,以慰相思之意。"斷云"、"殘月"意喻往后之生活不再完整,只有別后之悲而無歡會之樂。

  下片言離別后苦思無極,愁腸百轉。"羅帶光銷紋衾疊。連環解、舊香頓歇,怨歌永、瓊壺敲盡缺。"兩句均為觸景傷情,排比而下,甚為驚心。好似積怨噴涌而出,讓人不勝其悲。"羅帶光銷",絲織的衣帶光澤盡失;"紋衾疊",華美的衾被橫生褶皺。羅帶紋衾皆隱玉容憔悴之意。"連環解、舊香頓歇",玉連環散成兩半,情人所贈香囊亦芬芳漸消。此景之意似生怕情人負心,離散難合,是相思中一種特有的忐忑揣摩心情。"舊香"用西晉韓壽偷香之典,指戀人所贈香囊。"怨歌永、瓊壺敲盡缺",哀歌似訴,永夜不斷。"瓊壺敲盡缺",東晉王敦敲壺當歌,直將壺口敲缺。這里比喻哀歌之長,怨意之深。"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昔人一別,原來已是春秋輾轉而過,幡然回顧,前句說羅帶、紋衾、玉連環、香囊、瓊壺等,都言時間之長。現在點明,果然是歲月如梭。閨中人惱恨春去匆匆,不讓人預知,只于夜色中空留滿地梨花勝雪。此恨無理,盡顯其癡,而那種無可奈何的悲傷如同梨花滿地,不可收拾。"滿地梨花"與首句"霜凋岸草"暗合,草凋花落,兩種境界,一樣傷情。末句亦總全篇,自離別以來的傷悲恰似梨花點點,鋪滿心間。

    全篇曲折回環,極富層次感和意蘊的和諧之美,顯示了作者的深厚功力。清代陳廷焯尤其欣賞下片開頭的句子。他說:"蓄勢在后,驟雨飄風,不可遏抑。歌至曲終,覺萬匯哀鳴,天地變色,老杜所謂"意愜關飛動,篇終接混茫"也。"的確如是。


    7、宋詞的浩瀚空間足夠讓人們的思想縱橫馳騁,而我所讀誦的不過是其滄海一粟。宋詞的美要用心才能體會。悠揚婉轉的詞,讓人心情平靜,而悱惻纏綿的詞卻讓人心碎,著名女詞人李清照的詞就是如此。看“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的癡情,那“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哀愁,以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的落寞,還有“尋尋覓覓,冷冷清清”的凄苦。滿腹的離愁、哀怨、癡情,感人肺腑,讓人無不為之動容。

  細膩的情思,感傷的基調造就了宋詞的美麗。柔美的宋詞艷而不嬌,華而不俗,情深而不造作,而宋詞的主題更多的是離愁別緒。離別詞大多彌漫著悲傷的氣息,極度哀婉愁苦之致。這種別離不是揮手間剎那的熱淚盈眶,而是心里的訣別,恰如這窗外的夜色,一層離,一層悲。周邦彥說:“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斷月都可以留住月,人卻留不住。他恨這春天真是無情之極。


    8、空靈不盡之境

    1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劉禹錫《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

    2、“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秦觀《滿庭芳》)。

    3、“晚日金陵異草平,落霞明,水無情。六代繁華,暗逐逝波聲。空有姑蘇臺上月,如西子鏡照江城。”(歐陽炯《 江城子》。

    4“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周邦彥《浪淘沙慢》)。

     這些深情綿邈的詩人,對自己在塵世的感悟,不可謂之不透徹。然而當我們反復吟誦品讀之后,就會發現,他們對于人生痛苦的體驗,在精神實質上都有不謀而合之處,其中最明顯的是有求皆苦。李商隱的滄桑變故,秦觀的舊事回首,歐陽炯的懷古傷今,周邦彥的傷春余恨,全都在“空“字中讓人了悟。

    佛法常說空及不空兩方面,與古詩詞中的人性感悟有許多相似之處。空者是無我,獨善自身,不空者是濟世,常多痛苦。在無我的境界下,努力濟世,是空而不空。今天我寫這篇文章,除了對古詩詞有所小悟外,實際上也在探索一定的生活方式。佳人,美景,隕落于無常,除非將時光截流,才能避免無常的慘象。反過來,花開有花開的風情,花殘有花殘的韻致,只有熱愛美幻想美的人,才有閑情寫這些帶有“空“字的香韻裊裊的詩歌。悲劇性的東西,常能深化人生的內涵,才能升華詩的意境。


    9、 學者們常常費力地探討故事中“乘興而行,興盡而返”的意味,而忽略了絢麗的雪花在王子猷生命中的意義。那個冷寂苦寒的冬夜,興味索然的王子猷早早睡去,一覺醒來,忽然看到了飄飄揚揚的一天大雪,雪花盛開了,枯澀的生命激情被燦爛的雪花點燃,酒興大發,詩興大發,一方面飲著酒,吟著詩,一方面欣賞著雪花的美麗。而王子猷還不滿足,他想起了遠方的朋友戴安道,便連夜乘著一葉小舟去尋訪遠在剡溪的友人,一路上溪流淙淙,水韻悠悠,雪花滿天,經過了一夜的行程,來到朋友門前,風停了,天亮了,盛開的雪花凋謝了,詩人已經是興意闌珊,激情散去,也沒有了訪友的沖動,于是便由著性子踏向歸程。召喚王子猷踏上訪友道路的,正是那迷離而美麗的雪花啊!

    瑞雪如花,并不是一種簡單的比喻。雪花盛開的時候,能聞到一種特別的清香,那是《紅樓夢》中描寫的奇異的“冷香”。站在落雪紛紛的曠野上,長吸一口氣,一股清涼的雪香會直入胸襟,透徹肌膚,浸染心靈,整個精神世界都流動著雪花的芬芳。石濤說過“嘔血十斗,不如嚙雪一團”,沐浴在雪花的清香里,塵世的喧囂漸漸遠去,雪韻冰情,肝膽澄澈,對于藝術家來說,與其吃力地在技巧上用功,不如在精神境界上提升。雪花盛開的時候,能聽到一種特別的聲音,那是雪花綻放的聲音,窸窸窣窣,迷迷離離,時近時遠,若有若無,是一曲悠揚的天籟奏鳴。雪花盛開的時候,能看到五色斑斕的色調。雪花也是有色彩的,不僅僅是單調而寂寞的白色。“曠劫無塵世界中,恣吹野曲晚來風。看看本來無一物,滿山云樹雪花紅。”一位叫慧暉的宋代僧人,描繪了被夕陽晚照染紅的雪花,充滿著禪家意趣。有一種雪花叫“太陽雪”,太陽的光芒與雪花的潔白相互映照,呈現出半陰半晴、半白半紅、青紫變幻的美麗。隆冬夜讀的日子,常常可以看到在繁華都市里,在迷蒙的燈火映照下的五彩繽紛的雪花,那是古人不曾見到的充滿現代精神的絢爛。多少次端坐在塞外的長夜里,萬籟俱寂,雪花撲窗,萬家燈火把雪花熏染得時而橘黃,時而杏白,時而淡紫,時而深紅,不由得有了花團錦簇的春天的聯想,一種親切和溫暖慢慢沁入心田,忽然想起了雪中訪戴的夜晚,有了一種王子猷式的沖動。

    ——“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


    10、翠樽未竭,憑段云留取,西樓殘月。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相思離別更添思緒,往事如煙,稍縱即逝。所謂等待,不過把思念鎖在記憶的樓閣。幾樽清酒,飲成滿腸憂傷。獨倚欄柵,望斷云邊天涯。焚香燃燭,等燕歸來,無言酸楚相思淚,點點滴滴點滴至天明。恨舊愁新,只恐花落人亡不相識。 


    11、去南嶺的時候正是陽春時節,陽春時節最不能忘記的總是南嶺的梨花。我去的時候,梨花正開的繁茂。一樹梨花就是一堆雪。放眼看去,一樹,一樹,一嶺,一嶺,都是雪,不由人會想起蘇東坡的詞:“亂石崩云,卷起千堆雪。”是一個雪擁的南嶺。無論你把哪家的窗子推開,你都會驚得叫一聲:“哦,真是,真是窗含西嶺千秋雪!”面對如此的雪景,吟詠如此的詩,真是快樂。也許有人會說是你發酸。不要緊的,讓他說去吧,我還是會一遍又一遍地激動,叫著吼著說:“哦,哦,那梨花,那雪……”倘有一陣細細春雨,倘有幾聲杜宇遠啼,自己便會手舞著足蹈著唱起來:“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啊啊,那才是你的真性情,具了真性情的人,誰能不觸景生情,走一山看一山呢?即使走一山看一山,你也是看不盡的梨花帶雨東風和雪。其實面對如許春色,能讓人猛然就想起的,還不止于此。還有,比如岑參,比如周邦彥,比如“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比如“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還有些比如呢,徐志摩,“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瀟灑/我一定認清我的方向/飛揚,飛揚,飛揚/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不去那冷寞的幽谷/不去那凄清的山麓/也不上荒街去惆悵……”


   12、“春”早已滲入社會肌理,悟透人類哀樂。“玉樓明月長相憶,柳絲裊娜春無力”,情郎呀,你在哪里?窈窕淑女的一腔幽怨,唱愁了多少個春天。人生快事莫過于金榜題名時,十年寒窗苦讀,“三月春闈”高中,好不“春風得意”,于是翻身上馬,一日看盡長安花。小人得志,暗放冷刀,令你處境岌岌可危,真應了“虎皮春冰”那句老話;不過不用担心,有人為你開脫,他“口角春風”,最終使你“枯木逢春”。暮年之際,返回久別故里,目睹與舊友一起栽種的槐樹,已冠蓋如云,忍不住“暮云春樹”起來;想起一個個作故的長輩,更需發“春露秋霜”之思;夢中的她,不知已香消玉殞何處,徒留寂者“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昔日的凌云壯志早已不在,經營多年的夢想也轉頭成空,此時問君愁多少,“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春”就是這么多姿多味,一會兒有點兒“陽春白雪”,一會兒又有點兒“下里巴人”,不管是偉人、古人,還是凡人、今人,都不能離開她,離開了便是“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也就不再有明天。 

  “一年之計在于春”,但愿人人能腳踏實地,演好自已的春秋,求得“春花秋實”,如若真的錯過了季節開錯了花,那就只能悲吟“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13、“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

   夜寂靜,月色如水,一人獨坐。思緒飄動。

   獨坐屏前,無端的蕭瑟……

   灑一杯清酒,祭奠花的清影, 花開花落,世間常情。曾經的繁盛絢爛、清麗嬌媚的容顏,終是一場“花空煙水流”的清夢。

   花影稀疏,搖碎春夢無數, 化做紛紛揚揚、飄飄灑灑的殘花飄飛。

   過眼的繁華終是虛無縹緲的夢境, 不如趁夜色闌珊,盡情飛舞,把寂寞留在清幽的身影之后。


   14、夜寂靜,月色如水,一人獨坐。思緒飄動,如輕煙迷離。

  忽有暗香浮動,幽雅的香氣在身邊繚繞。尋香而去,院墻外梨花飛墜,月光照在潔白的花瓣上,有一種眩目的光澤,似漫天飛雪,又像天使的羽翼。

  夜闌人靜,庭院一片幽靜空寂。不知有誰和我一樣,在迷朦的夜色中看梨花悄然飄落。微風吹過,飛花片片,紛紛散落在院外那條小徑上。

  夜,依舊靜靜的,靜到能聽到片片落花撲簌簌飄墜的聲音,很輕微,像一聲聲纖細悠長的嘆息,又像山谷里生起的輕煙暮靄,轉瞬便沉入凄清空幻的夜色中去,杳無痕跡。

  細細碎碎的花瓣飄舞而下,幾片落在我的肩上,清幽的花香在衣袂間飄浮。香氣猶在,花已飄零。

  片片飛花輕盈入夢,纖柔如紗的繽紛落英在風中旋舞。年少時的我,總是在慢慢飄下的落花前啜泣流淚。如今,青春已逝,容顏漸老,面對落花仍不能釋懷,是“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的幽怨。落花紛飛,總像美人遲暮,曾經的繁盛絢爛、清麗嬌媚的容顏,終是一場“花空煙水流”的清夢。落花總讓人生出一段愁緒,嘆春風無情,吹落梨花如雪,嘆時光匆匆,韶華暗轉。

  朋友說,花開花落,世間常情。也是,今夜落花滿徑,明朝便會被紛擾的腳步踩踏,潔白的花瓣零落成泥。浮光掠影、繁華喧囂的塵世中,沒有人會注意隨風飄飛的落花,沒有人會記得被浮塵覆蓋的落花,也曾有過姹紫嫣紅。“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黛玉埋香冢為遍地殘紅落淚,今夜,我為寂寞如雪的落花悲戚。笑自己太多情。

  然而,世間有太多美好的感情,在還沒來得及珍惜的時候便匆匆飄遠,像今夜花雨漫天的景致,錯過,便不再重演。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