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譯文]  當年遠行萬里為建功,匹馬單身投軍到梁州。

  [出典]  南宋  陸游  《訴衷情》

  注:

  1、《訴衷情》 陸游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州。

  2、注釋:

    ①覓:尋求。

    ②梁州:古陜西地,此指漢中前線。

  ③關河:此指大散關、渭河一帶。何處:不知何處。無蹤跡可尋之意。

  ④“胡未滅”三句:胡未滅:用《漢書·霍去病傳》“匈奴未滅,何以家為”語意。鬢先秋:鬢發先白。

  ⑤“此生”三句:天山:這里代指西北邊境前線。滄洲:水邊陸地,常指隱士居住之地。這里指陸游退隱所住的鏡湖之濱。

 

  3、譯文1:

    想到年輕時為功名萬里從軍,跨駿馬,上梁州,保衛邊疆舊時的關河在哪里,已如夢境穿過的貂裘,也變得暗淡無光

  敵人未消滅,我的頭發已白,想到這,就要哭,但有何用誰能料這一生竟這樣空過,我的心在西北,身卻要老死湖旁

 

    譯文2:

 

   當年為了建功立業,報效祖國,單槍匹馬奔赴梁州前線。如今只有在夢中才能見到過去的從軍生活,那時出征的戰袍都已經塵封色暗了。

 

    胡人還未消滅,兩鬢都已花白,只能獨自白白地傷心落淚。這一生誰能預料,原想一心一意在天山抗故,如今卻只能老死于滄洲!

  

    譯文3:

   

    回憶當年鵬程萬里為了尋覓封侯,單槍匹馬奔赴邊境保衛梁州。如今防守邊疆要塞的從軍生活已成夢中之串,夢一醒知在何處?灰塵已經蓋滿了舊時出征的招裘。胡人還未消滅,鬢邊已呈秋霜,感傷的眼淚白白地淌流。這一生誰能預料,原想一心一意抗故在天山,如今卻一輩子老死于滄洲!

 

    譯文4:

  

    想當年,我懷著報國立功的豪情壯志,不遠萬里來到西北邊疆,單槍匹馬馳騁于萬里疆場,出生入死地保衛梁州,尋覓建功立業以求取封侯的機會。而如今,邊塞軍旅生活只能在夢中見到,夢醒后就煙消云散,無影無蹤。惟有當年在軍隊中穿的貂裘還保存著,可它的上面卻積滿了灰塵,顏色暗淡無光,變得陳舊不堪了。時至今日,侵占中原的金兵還沒有消滅,然而自己的兩鬢卻已花白一片,宛如秋霜。面對這國恥未雪、壯志難酬而人生已至暮年的嚴酷現實,我傷心痛苦得淚水長流。盡管于心不甘,可又有什么用呢?到頭來還不是無能為力,無濟于事,淚水空流罷了。誰能料到,我這一生的抱負本來是在西北邊疆殺敵立功,報效祖國,但事與愿違,卻落得老了退隱在家鄉的鏡湖旁,閑居水邊,老死山林的結局。

 

   4、陸游生平見  自許封侯在萬里。有誰知,鬢雖殘,心未死。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5、這首詞是作者晚年隱居山陰農村以后寫的,具體寫作年代不詳。

   詞中回顧自己當年在梁州參軍,企圖為恢復中原、報效祖國建功立業的往事,如今壯志未酬,卻已年老體衰,反映了作者晚年悲憤不已,念念不忘國事的愁苦心情。

  上片前兩句是當年作者在梁州參加對敵戰斗心情與生活的概述。他胸懷報國鴻圖,匹馬單槍馳騁于萬里疆場,確實想創立一番不朽的業績。“覓封侯”不能單單理解為陸游渴望追求高官厚祿,因為在寫法上作者在這里暗用了《后漢書·班超傳》記載的班超投筆從戎的典故。班超投筆“以取封侯”,后來在西域立了大功,真的被封為“定遠侯”。陸游這樣寫,說明當年他在梁州的時候,也曾有過象班超那樣報國的雄心壯志。可是,陸游的愿望并未變成現實,后兩句便是眼前生活的真實寫照:睡夢里仍然出現舊日戰斗生活的情景,說明作者雄心未已,睜眼看看眼前,“關河”毋庸說已經無影無蹤,當年的戰袍卻早就被塵土所封,滿目是凄涼慘淡的景象。

  下片緊承上片,繼續抒發自己念念不忘國事,卻又已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郁悶心情。“胡未滅”說明敵寇依然囂張;“鬢先秋”慨嘆自己已經無力報國;“淚空流”包含作者的滿腔悲憤,也暗含著對被迫退隱的痛心。

  結尾三句,蒼勁悲涼,寓意深刻。“誰料”二字感嘆自己被迫退隱,流露了對南宋統治集團不滿的情緒。“心在天山,身老滄州”是年邁蒼蒼的陸游血與淚的凝聚,它很容易讓讀者想起放翁那首常常使人熱淚盈眶的《示兒》詩:“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這是因為,兩者所表現的愛國主義思想完全是一致的。

  情感真摯,絲毫不見半點虛假造作;語言通俗,明白如話;悲壯處見沉郁,憤懣卻不消沉。所有這些,使陸游這首詞感人至深,獨具風格。(王方俊張曾峒)

 

   個人感覺:全篇對比強烈,每一個字都發自作者的肺腑,每一句話都凝聚著作者愛國深情,風格蒼涼悲壯,慷慨沉郁,感人至深。

 

 

   6、 陸游四十八歲,應四川宣撫使王炎之邀,從夔州前往當時西北前線重鎮南鄭(今陜西漢中)軍中任職,度過了八個多月的戎馬生活。那是詩人一生中最值得懷念的一段歲月。他晚年被彈劾罷官后,退隱山陰故居,還常常在風雪之夜,孤燈之下,回首往事,夢游梁州,寫下了一系列愛國詩詞。這是其中的一篇。

  此闋蒼涼悲壯,通過今昔對比,抒發壯志未酬,歲月虛度,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悲憤不平之情。上片敘事,下片抒情,生動地反映了一位愛國志士的坎坷經歷和不幸遭遇。

  開篇兩句,懷著自豪的心情回憶從戎南鄭的生活。起處用“當年”二字領起,化實為虛,點出所敘系指往事。“覓封侯”,謂尋找殺敵立功以取封侯的機會。“匹馬”既是紀實,也刻劃出作者從軍時的勃勃英姿。“戍梁州”,具體指出駐守的地方。南鄭屬古梁州,故曰。那是乾道八年(1172)的春天,陸游接到王炎的邀請書后,便匹馬單身離開夔州,風塵仆仆地奔赴前線,去任“四川宣撫使司干辦公事兼檢法官”。當時他十分興奮,希望能在萬里邊防線上找到殺敵報國的機會。來到南鄭之后,他身披鐵甲,跨上戰馬,腰懸利劍,手挽長槍,冒著酷暑嚴寒,踏著崎嶇坎坷的山路,奔馳于岐渭蜀隴之間,調查地形,了解敵情,積極為北伐進行準備。他曾向王炎陳進取之策,對收復失地、統一祖國充滿了勝利的信心。詩人回憶這段生活,是為了與后文對照,揭示英雄末路的悲哀。

  “關河”兩句一轉,回筆描寫現實。殺敵報國的理想破滅了,而今只有在夢中才能重返前線。可是夢醒之后,一切都消失了,那雄偉險峻的關山江河又在什么地方呢?只有當年從軍時穿過的那件“舊貂裘”,積滿灰塵,還掛在墻上,作為“匹馬戍梁州”的紀念。陸游對這件“舊貂裘”十分珍視,因為他曾穿著它在前線沖鋒陷陣:“貂裘半脫馬如龍,舉鞭指麾氣吐虹。”(《醉歌》)還穿著它在荒灘上親手剌死過一只猛虎:“百騎河灘獵盛秋,至今血濺短貂裘”。(《醉歌》)所以當他離開南鄭后,一直把它藏在身邊保存著。“舊貂裘”是此篇中唯一展現在作者眼前的物象,雖然詞中只用一句輕輕帶過,但卻是理解此詞的關鍵。原來詩人是睹物傷情,因見貂裘而引起對往事的回憶和感慨。也可以說,“舊貂裘”是這首詞靈感的觸媒。

  換頭三句,緊承上片結拍,寫夢醒后的悲涼心情。“胡未滅”,謂入侵中原的金人尚未被消滅,半壁河山還在敵寇的鐵蹄蹂躪之下;“鬢先秋”,慨嘆自己發如秋霜,年邁體衰,不能重返前線;“淚空流”,是說壯志成空,憂國憂民的眼淚等于白流。這里連用“未”、“先”、“空”三個虛詞,表達作者對現實的幻滅感,一唱一嘆,感人至深。

  最后三句,通過自身的遭遇反映現實和理想的矛盾,抒發對南宋統治集團誤國誤民政策的無比憤慨。誰會料到,像他這樣一生志在恢復中原,時刻準備奔赴疆場,為國獻身的人,卻落得如此下場!此時被罷官回鄉,只得披上漁蓑,去作江邊的無名隱士,終老于鏡湖之濱了。這種“心在天山,身老滄洲”的矛盾,不僅體現在陸游身上,南宋許多愛國志士同樣也有切身的體驗。因此陸游所抒發的悲憤之情,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梁啟超《讀陸放翁集》(之二)說:“辜負胸中十萬兵,百無聊賴以詩名。誰憐愛國千行淚,說到胡塵意不平。”這首詞雖然沒有從正面揭露和譴責南宋投降派,僅就個人的身世經歷和遭遇而言,但通過詩人飽含熱淚的訴說,不難看到投降派迫害愛國志士的罪行,從而激起讀者對他們的憤恨。

  此篇語言明白曉暢,用典自然,不著痕跡,感情自胸臆流出,不加雕飾,如嘆如訴,沉郁蒼涼,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是陸游愛國詞作的名篇之一 。

 

 

   7、梁州,是中國古典詩詞中出現最多的地名之一。南宋詩人陸游在許多詩篇中都曾提及,“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更是廣為人知的名句。關于梁州,唐代詩人白居易和元稹之間還曾發生過一個有趣的故事。有一天,人白居易在京城飲酒,忽然特別想念遠行的元稹,就寫詩道:“花時同醉破春愁,酒折花枝當酒籌。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不料,就在同一天,元稹竟然真的已到梁州,夢中還與白居易同游,并寫詩道:“夢君子同繞曲江頭,也向曲江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馬,忽驚身在古梁州。”

    “梁”字的本意是架在河流上的橋,《詩經》中就有“造舟為梁,不顯其光”之句。古代多沼澤湖泊,人們通常要沿著水邊的壩堰等長條形高地行走,后來“梁”也指河堤及其他物體中間隆起成長條的部分,如鼻梁、山梁等。開封在戰國時期稱大梁,并非因為有橋梁或山脈,而是因為四周有許多壩堰和沙丘。高高的沙丘綿亙,便于行走,大梁才被魏國選為都城。戰國末年,大梁城被秦軍決水灌城而毀,改稱“浚儀”。時過700多年之后,到了南北朝時期,東魏在浚儀設立梁州,“梁州”便成了當時開封城的名字。不過,由浚儀演變而來的梁州,并非陸游詩中吟詠的那個梁州。

    作為地域概念,梁州最早出現于《尚書》中,指華山以南、怒江以北的廣大區域,是“華夏九州”之一。但是,直到三國時期,曹魏滅掉蜀漢,從益州中分設出梁州,梁州才正式成為行政建制。當時梁州的治所在漢中郡南鄭縣(今陜西省南鄭縣),陸游詩中所吟詠的“梁州”即是此地。

   開封稱“梁州”的42年中,雖然不乏風花雪月、輕歌曼舞,更多的卻是金戈鐵馬、血雨腥風。古人寫及“梁州”的詩詞大多悲壯蒼涼、英武豪邁,不管詩人筆下寫的是不是這個梁州,這種意境卻是與那個時代相吻合的。事實上,梁州在古典詩詞中也不再是單純、具體的地名,而是成為了一種寄托著思想情感的意象。

 

 

   8、在文學的長河中,我們可以發現,許多偉大的靈魂都以不同的形式表達過對生命極致美的追求和眷戀。

    含冤放逐的屈原“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高冠長佩,只為了“茍余情其信芳,昭質其猶未虧”;

   “仰頭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大詩人李白被權貴排擠出京,他把對生命自由壯美的渴求演化成了一場“夢游天姥”地動山崩日月同輝的仙人盛會;

   蘇東坡在黃州赤壁對人生極致的“多情”化作了驚濤拍案的滾滾長江,幻作了雄姿英發的一代英豪周郎;

   晚年的陸游仍深情回顧著“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的英雄氣概

   孫犁筆下著力刻畫的那“伴著春雨宿露啼叫,伴著朝霞彩虹飛翔”的黃鸝正是生命極致美的象征。

   同樣的,徐志摩筆下康橋的夕陽、金柳、青荇、清泉、彩虹似的夢,都是融合了他的青春、他的夢想、他的愛和美的精魂的景物,詩人愛它們就如同熱愛自己的青春與生命。“在康河的柔波里”他“甘心作一條水草”,與自然融合為一,他對生命極致美的追求、贊美和眷戀已經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唱給生命極致美的戀歌多么動人心魂。

然而,歲月的滄桑,社會的變遷,人生的變幻,無情的改變了許多人和許多事,尋求那彩虹似的舊夢的詩人已無法回歸從前的自我,已無法體味曾經的生命。

 

    9、“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當年何其“英雄”!只可惜世情如幻皆夢夢。
在一封他寫著“如果命中注定我們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吧”的信下批了一句:“命中注定,我們有緣無份!”
是的,有緣無份。注定只能做一對擦肩而過的過客。
當年不愿與他走到一起時,何其無悔;后來再想念他時,又何其后悔。
然而,再看了往日的信,忍不住嘆息,當初如果真能走到一起,那才是怪事!
性格是決定人命運的關鍵,彼此的性格,早已注定了兩雙手無法握在一起。
他們的生活態度都太惡劣。她秉著莊周的虛無思想,而他又是看什么都不順眼地厭世。兩個不快樂的人在一起,能快樂嗎?
她懷疑他根本不喜歡她,就像令狐沖不愛任盈盈一樣;而他心里的自卑又時時阻止他向她吐露衷腸。
唉,可憐,可嘆。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真是無可奈何,當年如風去,今朝莫回首,回首空惘然。

 

 

 

   10、我本平凡,沒有“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岸邊伊人的美貌;沒有“世外仙妹,淚光點點”瀟湘妃子的文采精華;沒有橫貫滔滔黃河岸邊騰飛云雀的優雅風姿;沒有煙霧蒙朧的中條山上的枯枝敗葉的綽約風姿。

  因為平凡,所以敬佩“力拔山兮氣蓋世”霸王的雄韜武略,所以崇拜化為香草“生如夏花般燦爛,死如秋葉般靜美”的屈子,所以向往“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的青蓮謫仙人,所以迷戀“將軍空老玉門關”班將軍的精忠報國。

  尋找平凡,來到櫻花爛漫的富士山,來到空洞而喧囂的布魯爾機場,去看布達拉宮的第一場雪,去傾聽古老麗江的暮鼓晨鐘,去領略拉薩那湛藍色海水的清爽,去踏湘西“叮咚”的青石板路,去沱江那多愁善感的虹橋上等待我的愛戀。

     不甘平凡,原是一棵樹,也要是獨掛絕壁“一覽眾山小”的迎客松;愿是一朵花,也要是不屈不撓追求自由天空的凌霄花;愿是一只鳥,也要是搏擊長空翱翔萬里的雄鷹;愿是一條魚,也要是游弋江海敢于跳龍門的鯉魚。

  不甘平凡,霸王俯萬生而長嘯“吾將取而代之(秦始皇)”,太白“愿將腰下劍,只為斬樓蘭”,放翁“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不甘平凡,翅膀折了,心兒也要飛翔。

  不甘平凡,我要遏住命運的喉嚨。

  是的,我們是平凡的,渺小的。尼羅河的一滴水,撒哈拉的一粒飛沙都能將我們掩埋。但我們可以隨著流動的步伐尋找干涸的田地,順著風的指引為人類尋找綠洲。

 

  11、詩詞,我首先談的是境界,境界要有真感情、真景物,那會有境界始出,在《莊子》書里是特別重視個“真”字,《莊子》書里不太喜歡圣人那個“圣”,就像《老子》書里,不贊成圣人的“圣”字一樣。在老子看來,“大道廢,有仁義;慧智出,有圣賢”,大道在沒廢的時候,這個仁和義是不存在的,因為那時候不存在不仁不義,而莊子所強調的“真”字,成為我們每個藝術家心靈的最重要的一個標尺。

  要做到真,難不難呢?對我們生活在現在社會的人,是有相當的難度。就講你對這個人有看法,埋在心里,你不說,甚至當面還夸他好,那這叫偽詐之行。不講真話,在詩歌里最反對的,是偽,是詐,是“巧言令色,鮮矣仁”,是阿諛奉承之詞,如果講你為了應酬而已,那一兩首可以,你不要所有的東西都是應酬之作。

  陸放翁的 《劍南詩稿》里,應酬之作也不少,可是他們偉大的原因就是有一些,那是了不起的本真之心的體現。“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這太真切了,“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哀婉動人,真。就這些好東西,使他彪炳千古,如果講這些東西都沒有,拿《劍南詩稿》里這些應酬作品出來,完了。諸位還要破除迷信,不要以為看全集,全是好東西,不會這樣的。要能夠做到真,我想,就是屈原講的,“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屈原留下的詩篇,一直到今天是作為經典。

  《史記》《漢書》《莊子》《楚辭》是唐宋文人永遠放在床頭的東西。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對內美和修能一定有所幫助。要能夠自己使自己美奐起來,要使自己充滿了美的內質和美的外表,我想,像屈原這樣的人,是非常注意儀表、心靈的。范曾談中國詩詞之美

 

   12、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曾經年少張揚,而輕狂。讓壯志放逐于漠風和荒野,卷著萬里塵沙。高遠的山頭,飄散的烽火正緩緩升起。冷星霜月照痛了疆域,支離破碎山河中,每一道關隘都是生命的祭壇。 

      其實,這只是記憶。只是“壯志凄涼閑老處,名花零落雨中看。” 

      曾經的堅強,已被逐漸迷離的紅塵掩映。沉默著,或堅強著。而歲月流轉的只是記憶,是廢墟的塵煙,是關山明月的冷凝,是慷慨化悲涼的苦楚,是擊筑悲歌生死以卻無處去的悲壯。 

    今夜,只能固守著寂寞文字,在秋風秋雨里尋覓著最初的飛揚,和最后的無助。   

     歲月滄桑,心事沉浮。而漆黑夜里的雨,終未能淋濕我逐漸干枯的心靈。

    是誰在冰冷黑暗中滿懷柔情,用抽絲的耳語呼喚著我,那久違的柔情,是無助歲月里的唯一安慰。

    因為選擇,還有那執著,所以留下的和能記憶的,都是橫亙在心中艱辛。可再憶及,卻忘記了確切。

    呼吸,在深夜里痛苦地掙扎著,當呢喃自語的夢囈流失在孤獨中的時候,故土早已是胡塵飛揚了。 

    一場夢,隨著歲月,灰飛煙滅。

 

    13、乾隆曾問高僧法磐,長江中來往的船只有多少條,法磐回答,只有兩條,一條為名,一條為利。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為一點蠅頭小利而機關算盡,甚至不擇手段的人真是不計其數。不過,還是有相當的人能夠擺脫“利”的束縛,但對于“名”的追求,則是許多人都擺脫不了,“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為名利而迷失了自己的,古往今來要有多少人啊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拋卻名利,拋卻閑情,眼前自有風花雪月,行云流水。明亮的月光下,讓我們泡幾杯清茶,聆聽悠遠的古箏,澄清我們的心智。天使的翅膀會在這份閑暇淡定里得以修復。于是,在云白風清的日子里, 讓天使的翅膀飛起來,讓天使的光環去映照這人間,映照這大地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