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譯文] 當時皓月當空,風景如畫的地方,現在似乎還留下小蘋歸去時,依依惜別的身影。

  [出典]  北宋  晏幾道 《臨江仙》

     注:

    1、 晏幾道 《臨江仙》

  夢后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2、注釋:

     夢后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這句寫眼前實景,“樓臺高鎖”從外面看,“簾幕低垂”就里面說。表示春來意興非常闌珊。

    卻來:又來,再來。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二句在《詞辯》中被頌為“名句不能有二”,但“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實際上是唐朝翁宏《春殘》中的詩句!

    小蘋:作者朋友家的歌女。

    心字羅衣:當時歌女所穿的一種頗為流行的衣衫。“兩重心”,與“兩同心”語義相同。

    琵琶弦上說相思:指小蘋彈琵琶時所傳的相思之意。

    彩云:喻美人小蘋。

 

    3、譯文1:

   歡樂的幻夢醒來,惟見高高的樓臺鎖閉,沉酣的酒意消盡,只有寂寂簾幕垂得低低。去年傷春惜別的愁恨,此時恰恰又來到心底。落花霏霏,我獨自佇立,蒙蒙細雨中,燕子雙雙飛去。

    記得和小蘋初次相見,她身著兩重心字的羅衣。她細細撥弄琵琶,借曲調傳達相思情意。曾經照臨她歸去的明月,皎潔一如往昔,而她,卻像彩云般,不知飄向何處。 

    譯文2:

     夢醒后發現樓臺高鎖,酒醒后只見簾幕低垂,去年傷春惜別的悲愁又上心頭,我一個人獨自佇立在花間幽徑上,殘花凋零,細雨蒙蒙,一對燕兒翩翩飛去。

    曾記得與小蘋初次相會時,她身穿羅衫,面露羞澀,借助琵琶美妙的樂聲,傳遞著心中的情愫。當時的明月現在仍在,可小蘋卻像伴月的彩云不知飄到了哪里。

    譯文3:

    夢后,一片寂寞緊鎖高樓,酒醒,簾幕低掩高樓窗口。去年春天離別時的心中愁恨,今年此時怎能不涌上心頭。落花紛紛一個人在花下癡立,微雨霏霏雙燕并翔細語啁啾。

    記得和小蘋初次相見的時候,羅衣上的雙重心字綴在胸口,她拿起琵琶扭緊上邊的弦索,把相思之情彈奏。當時明月的清輝今天依舊,曾照著她彩云般的飄走。

   譯文4:

   夢醒之后,人去樓空,樓門都已上鎖。酒醒之時,錦帳中冷冷清清,簾幕低垂。又是去年春天充滿離恨的時候,落花紛紛,一個人獨自佇立;細雨微微,一雙燕子在雨中低飛。

   記得初見小蘋時,她穿著雙重心字式的羅衣。盡情地演奏著琵琶,傾訴著她的芳情怨思。當時的月光皎潔美好,曾照著她離去時的倩影,仿佛如彩云般翩翩而歸。

   譯文5:

   夢回酒醒,只見樓臺高鎖,屋里簾幕低垂。去年的春恨不禁又涌上心頭,心中何等傷悲。花兒紛紛飄落,我獨自佇立,在蒙蒙細雨中,看那燕子聯翩雙飛。

   記得去年初見小蘋,她穿著兩重心的羅衣,琵琶聲中,說不盡相思意。當時的明月依然如故,它曾照著彩云般美麗的小蘋回歸。

 

   4、晏幾道生平見 綠杯紅袖趁重陽,人情似故鄉。

    本詞中最精彩、最出名也是最被傳誦的兩句“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實際上是小晏“偷”來的先人成句。這兩句原出自五代時翁宏《春殘》詩。翁宏原詩云:“又是春殘也,如何出翠幃。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寓目魂將斷,經年夢亦非。那堪向愁夕,蕭瑟暮蟬輝。” 翁詩既早,那么何以淹而無聞;晏詞后襲,又何以卓絕千古?筆者認為,這主要是兩首作品的整體差異而致。一部詩詞進或一部文學作品,各部分之間應達到和諧統一方堪稱得完美。仔細品讀翁詩,不難發現翁詩并未創造出一個完美的整體意境,這兩句在整首詩中獨立出群,但由于其他句子的低質不抗,全詩意境上很是不和諧一致,這兩句也終為他句所累,掩沒在汪汪詩海之中了。而反觀晏詞,全篇意境、情致完美和諧統一,雖是移詩入詞,不但絲毫不見痕跡,反而為這兩句詩更增許多光彩,為人們津津樂道稱為“千古不二”之絕唱也就不足為奇了。 

 

   5、《臨江仙》共四層:

  “夢后樓臺高鎖,酒醒簾幕垂”為第一層。這兩句首先給人一種夢幻般的感覺。如不仔細體味,很難領會它的真實含義。其實是詞人用兩個不同場合中的感受來重復他思念小蘋的迷惘之情。由于他用的是一種曲折含蓄,詩意很濃的修詞格調。所以并不使人感到啰嗦,卻能更好地幫助讀者理解作者的深意。如果按常規寫法,就必須大力渲染夢境,使讀者了解詞人與其意中人過去生活情狀及深情厚誼。而作者卻別開生面,從他筆下迸出來的是“夢后樓臺高鎖”。即經過甜蜜的夢境之后,含恨望著高樓,門是鎖著的,意中人并不真的在樓上輕歌曼舞。作者不寫出夢境,讓讀者去聯想。這樣就大大地增加了詞句的內涵和感染力。那么“夢”和“樓”有什么必然聯系呢?只要細心體味詞中的每一句話,就會找到答案。這兩句的后面不是緊接著“去年春恨卻來時……”么?既然詞人寫的是“春恨”,他做的必然是春夢了。回憶夢境,卻怨“樓臺高鎖”,那就等于告訴讀者,他在夢中是和小蘋歌舞于高樓之上。請再看晏幾道的一首《清平樂》:幺弦寫意,意密弦聲碎。書得鳳箋無限事,卻恨春心難寄。臥聽疏雨梧桐,雨余淡月朦朧,一夜夢魂何處?那回楊葉樓中。這首詞雖然也沒有寫出夢境,卻能使讀者聯想到,這是多么使人難以忘懷的夢境呀!以上所談是詞人第一個場合的感受。另一個場合的感受是:“酒醒簾幕低垂”,在不省人事的醉鄉中是不會想念小蘋的,可是一醒來卻見原來居住小蘋的樓閣,簾幕低垂,門窗是關著的,人已遠去,詞人想借酒消愁,愁豈能消!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三句為第二層。“去年”兩字起了承前啟后的作用。有了“去年”二字第一層就有了依據。說明兩人相戀已久,刻骨銘心。下文的“記得”“當時”“曾照”就有了著落,把這些詞句串聯起來,整首詞就成了一件無縫的天衣。遣詞之妙,獨具匠心!“卻”字和李商隱《夜雨寄北》中“卻話巴山夜雨時”中的“卻”字一樣,當“又”字“再”字解。意思是說:去年的離愁別恨又涌上了心頭。緊接著詞人借用五代翁宏《春殘》“又是春殘也,如何出翠幃?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的最后兩句,但比翁詩用意更深。“落花”示傷春之感,“燕雙飛”寓繾綣之情。古人常用“雙燕”反襯行文中人物的孤寂之感。如:馮延已《醉桃源》“秋千慵困解羅衣,畫梁雙燕飛”就是其中一例。晏詞一寫“人獨立”再寫“燕雙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為第三層。歐陽修《好女兒令》“一身繡出,兩重心字,淺淺金黃”。詞人有意借用小蘋穿的“心字羅衣”來渲染他和小蘋之間傾心相愛的情誼,已夠使人心醉了。他又信手拈來,寫出“琵琶弦上說相思”,使人很自然地聯想起白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的詩句來,給詞的意境增添了不少光彩。

  第四層是最后兩句:“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這兩句是化用李白《宮中行樂詞》“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飛”。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編的《唐宋詞選》把“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解釋為“當初曾經照看小蘋歸去的明月仍在,眼前而小蘋卻已不見”,這樣解釋雖然不錯,但似乎比較乏味。如果把這兩句解釋為“當時皓月當空,風景如畫的地方,現在似乎還留下小蘋歸去時,依依惜別的身影”。這樣會增加美的感受。像彩云一樣的小蘋在讀者的頭腦里,會更加嫵媚多姿了。 把“在”字當作表示處所的方位詞用,因為在吳系語中,“在”能表達這種意思。某處可說成“某在”。楊萬里《明發南屏》“新晴在在野花香”。“在在”猶“處處”也,可作佐證。這首《臨江仙》含蓄真摯,字字關情。詞的上闋“去年春恨卻來時”可說是詞中的一枚時針,它表達了詞人處于痛苦和迷惘之中,其原因是由于他和小蘋有過一段甜蜜幸福的愛情。時間是這首詞的主要線索。其余四句好象是四個相對獨立的鏡頭(即1、夢后 2、酒醒 3、人獨立 4、燕雙飛),每個鏡頭都渲染著詞人內心的痛苦,句句景中有情。

  下闋寫詞人的回憶。詞人想到是“兩重心字”的“羅衣”和“曾照彩云歸”的地方,還有那傾訴相思之情的琵琶聲。小蘋的形象不僅在詞人的心目中再現,就是今天的讀者也不能不受到強烈的感染。字字情中有景,整篇結構嚴謹,情景交融,不失為我國古典詩詞中的珍品!

 

    6、這是一首感舊懷人的名篇,當為作者別后懷思歌女小蘋所作。詞之上片寫“春恨”,描繪夢后酒醒、落花微雨的情景。下片寫相思,追憶“初見”及“當時”的情況,表現詞人苦戀之情、孤寂之感。全詞懷人的月時,也抒發了人世無常、歡娛難再的淡淡哀愁。

  上片起首兩句,寫午夜夢回,只見四周的樓臺已閉門深鎖;宿酒方醒,那重重的簾幕正低垂到地。“夢后”、“酒醒”二句互文,寫眼前的實景,對偶極工,意境渾融。“樓臺”,當是昔時朋游歡宴之所,而今已人去樓空。詞人獨處一室,寂靜的闌夜,更感到格外的孤獨與空虛。企圖借醉夢以逃避現實痛苦的人,最怕的是夢殘酒醒,那時更是憂從中來,不可斷絕了。這里的“夢”字,語意相關,既可能是真有所夢,重夢到當年聽歌笑樂的情境,也可泛指悲歡離合的感慨。起二句情景,非一時驟見而得之,而是詞人經歷過許多寥寂凄涼之夜,或殘燈獨對,或釅酒初醒,遇諸目中,忽于此時煉成此十二字,如入佛家的空寂之境,這種空寂,正是詞人內心世界的反映。

  第三句轉入追憶。“春恨”,因春天的逝去而產生的一種莫名的悵惘。“去年”二字,點明這春恨的由來已非一朝一夕的了。同樣是這春殘時節,同樣惱人的情思又涌上心頭。“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寫的是孤獨的詞人,久久地站立庭中,對著飄零的片片落英;又見雙雙燕子,霏微的春雨里輕快地飛去飛來。“落花”、“微雨”,本是極清美的景色,本詞中,卻象征著芳春過盡,傷逝之情油然而生。燕子雙飛,反襯愁人獨立,因而引起了綿長的春恨,以至夢后酒醒時回憶起來,仍令人惆悵不已。這種韻外之致,蕩氣回腸,令人流連忘返。“落花”二句,妙手天成,構成一個凄艷絕倫的意境。

  過片是全詞樞紐。“記得”,那是比“去年”更為遙遠的回憶,是詞人“夢”中所歷,也是“春恨”的原由。小蘋,歌女名,是《小山詞。自跋》中提到的“蓮、鴻、蘋、云”中的一位。小晏好以屬意者的名字入詞,小蘋就是他筆下的一個天真爛漫、嬌美可人的少女。本詞中特標出“初見”二字,用意尤深。夢后酒醒,首先浮現腦海中的依然是小蘋初見時的形象,當時她“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她穿著薄羅衫子,上面繡有雙重的“心”字。此處的“兩重心字”,還暗示著兩人一見鐘情,日后心心相印。小蘋也由于初見羞澀,愛慕之意欲訴無從,唯有借助琵琶美妙的樂聲,傳遞胸中的情愫。彈者脈脈含情,聽者知音沉醉,與白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同意。“琵琶”句,既寫出小蘋樂技之高,也寫出兩人感情上的交流已大大深化,也許已經無語心許了。

  結拍兩句不再寫兩人的相會、幽歡,轉而寫別后的思憶。詞人只選擇了這一特定情境:當時皎潔的明月映照下,小蘋,像一朵冉冉的彩云飄然歸去。李白《宮中行樂詞》:“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飛。”又,白居易《簡簡吟》:“大都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彩云,借以指美麗而薄命的女子,其儒仍從《高唐賦》“旦為朝云”來,亦暗示小蘋歌妓的身份。

  結兩句因明月興感,與首句“夢后”相應。如今之明月,猶當時之明月,可是,如今的人事情懷,已大異于當時了。夢后酒醒,明月依然,彩云安?空寂之中仍舊是苦戀,執著到了一種“癡”的境地。

  這是晏幾道的代表作。內容上,它寫的是小山詞中最習見的題材——對過去歡樂生活的追憶,并寓有“微痛纖悲”的身世之感;藝術上,它表現了小山詞特有的深婉沉著的風格。可以說,這首詞代表了作者詞的藝術上的最高成就,堪稱婉約詞中的絕唱。

 

    7、“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是名句,總的看是人與自然的對比。具體說來,作者特別為主人公選擇了三個自然意象作為生命的參照:落花與人,強調歲華搖落,歲月無情,青春苦短。人在雨中,暗示生命景況之凄涼,心緒之迷惘和感傷。孤獨的人和雙飛的燕是有情與無情、有知與無知折對比,強調人的孤獨,暗含對重逢的期待。

 

    8、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忽然,想,在月光里,讓此生飛逝。那時,在流去的歲月里,我成了誰衣襟上的白米飯。那時,滿頭白發,曬著太陽,咪著眼睛,回憶歲月,記得年輕時的我,是個臉頰胖胖,慵懶笨拙,愛文字的小妞,覺得世間,文字和青春一樣美,文字和青春一樣短,青春無聲消散在無情的歲月里,而浪漫唯美的文字,或許,最終會被歲月打磨的失去顏色,最愛的文字,我親愛的,我該如何收拾時光,才能讓你永遠陪伴我?永不失色?

    睡意朦朧里,手指上下翻飛,思緒混亂不已。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又是一個春,這樣無聲走去,青春,便在夏日的酷暑里,消失了幾分純美,做一朵花,從盛開,在一夜之間萎去,沒有凋零的落寞,該多好,若,明日醒來,已然蒼老,該多好,省去多少折磨,多少痛,多少感慨,多少拋灑在流光里的眼淚?雙眼迷朦,要睡去了。愿一夢千年。

     可是,我永遠都記得。記得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9、月滿西樓,樹影婆娑照東墻。夜涼如水。如此靜夜,總讓人想到一些已然遠離的人和一些似有若無的往事。晏小山一句“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說盡了懷詩情之人對過往的追憶。

宋代,是個多事之秋的王朝。它曾歌舞升平、繁榮無限,也曾滿目創痍、四分五裂。宋詞,是這個時代的人留下的文化印記,它藏著一個王朝的跌宕沉浮,藏著一代文人的文風才氣,藏著一些多情人不忍追憶的相思情懷。

 

月,照了千古的興衰,也照了無數人的相思夢。當初相誓執手攜老的人,已經離開了。也許那月還記得曾經有過的幸福和溫暖。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午夜夢回,依稀還會看見當年的她分花拂柳翩翩而來。

 

 

10、人生總是有這樣的或那樣的遺憾,即使當時明月在,那又如何呢?常回首往事的人,就容易被自己折磨了。

 

GjGum#]u,y"A3k0 偶然翻開記憶之塵,讓人感慨萬千,唏噓不己。

 

x!Bu1S"] o%H3i往事隨風,風吹煙滅。就讓過去都過去了。無論今后的人生如何,就去勇敢地去面對今后的人生。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雖然那時的時光是多么地讓人向往。但過去的,就過去了好了。

 

 

11、“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這個世界,從來不乏令人心碎滿地的回憶,神奇的是用十個字、兩句詩表達的落寞,也有如煙往事,也有錦瑟華年,卻總歸是物是人非的感懷,最讓人噓唏不已,不忍卒讀。

 

    12、 其實人生中的那些風花雪月,我一直覺得很奢侈。

    好比這句詞: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那樣奢侈的良辰美景。正因為舉世無雙,所以覺得滿心歡喜,只恨流年似箭,歲月輕淺,悵然地站在長河的這頭……而明月,已經照了千年。

 

    13、 泛黃的圖畫,在那沒有任何影像的歲月里幫我們記住了這些美麗的紅顏,讓我們后來人能透過歷史塵封的大門,窺見她們的芳蹤麗影,知道她們曾經活著,有血有肉地活著;而并非只是那故意將她們忽略的歷史給我們留下的一個個在三從四德的重壓下,干癟而平板的印象。縱然只余驀然回首的驚鴻一瞥,縱然只得一抹“門掩黃昏”的寂寥背影,縱然只是無奈地轉身后,一個蒼涼的手勢,但我終于知道——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2013-09-10 21: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