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譯文]  相思讓人變老,青春悄悄消逝。

   [出典]  無名氏  《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  

  注:

  1、    古詩十九首

  行行重行行,   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余里,   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   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   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   衣帶日已緩;

  浮云蔽白日,   游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   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   努力加餐飯。

  2、注釋:

    重(chóng崇):又。這句是說行而不止。

  生別離:是“生離死別”的意思。屈原《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別離。” 

  相去:相距,相離。 

  涯:方。 

  阻:艱險。 

  胡馬:北方所產的馬。 

  越鳥:南方所產的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是當時習用的比喻,借喻眷戀故鄉的意思。 

  已:同“以”。遠:久。 

  緩:寬松。這句意思是說,人因相思而軀體一天天消瘦。 

  顧反:還返,回家。顧,返也。反,同返。

  “老”,并非實指年齡,而指消瘦的體貌和憂傷的心情,是說心身憔悴,有似衰老而已。

  “晚”,指行人未歸,歲月已晚,表明春秋忽代謝,相思又一年,暗喻青春易逝。

  棄捐:拋棄。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這兩句是說這些都丟開不必再說了,只希望你在外保重。


   3、譯文1:

     你走啊走啊老是不停的走,就這樣活生生分開了你我。

  從此你我之間相距千萬里,我在天這頭你就在天那頭。

  路途那樣艱險又那樣遙遠,要見面可知道是什么時候?

  北馬南來仍然依戀著北風,南鳥北飛筑巢還在南枝頭。

  彼此分離的時間越長越久,衣服越發寬大人越發消瘦。

  飄蕩游云遮住了太陽,他鄉的游子不想回還。

  只因為想你使我都變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關。

  還有許多心里話都不說了,只愿你多保重切莫受饑寒。

   譯文2:

   走啊走啊越走越遠,就這樣活活與夫君分離。相隔萬水千山。各處天涯海角。道路險阻又漫長,誰知何時再見面?北方的馬依戀北風,南國的鳥棲息于南方。分別的日子太久了,人一天天消瘦。難道像白云遮日一樣,你也受到別的女子蒙蔽,而不想回家。相思讓人變老,青春悄悄消逝。我的思念和担心都不必說了,只盼你注意溫飽,保重身體。


   4、《古詩十九首》,組詩名,是樂府古詩文人化的顯著標志。為南朝蕭統從傳世無名氏《古詩》中選錄十九首編入《昭明文選》而成。《古詩十九首》深刻地再現了文人在漢末社會思想大轉變時期,追求的幻滅與沉淪,心靈的覺醒與痛苦。藝術上語言樸素自然,描寫生動真切,具有天然渾成的藝術風格。同時,《古詩十九首》所抒發的,是人生最基本、最普遍的幾種情感和思緒,令古往今來的讀者常讀常新。

    今人綜合考察《古詩十九首》所表現的情感傾向、所折射的社會生活情狀以及它純熟的藝術技巧,一般認為它并不是一時一人之作,它所產生的年代應當在東漢順帝末到獻帝前,即公元140-190年之間。

    《古詩十九首》是樂府古詩文人化的顯著標志。漢末文人對個體生存價值的關注,使他們與自己生活的社會環境、自然環境,建立起更為廣泛而深刻的情感聯系。過去與外在事功相關聯的,諸如帝王、諸侯的宗廟祭祀、文治武功、畋獵游樂乃至都城官室等,曾一度霸踞文學的題材領域,現在讓位于與詩人的現實生活、精神生活息息相關的進退出處、友誼愛情乃至街衢田疇、物候節氣,文學的題材、風格、技巧,因之發生巨大的變化。

  《古詩十九首》在五言詩的發展上有重要地位,在中國詩史上也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它的題材內容和表現手法為后人師法,幾至形成模式。它的藝術風格,也影響到后世詩歌的創作與批評。就古代詩歌發展的實際情況而言,劉勰的《文心雕龍》稱它為“五言之冠冕”,鐘嶸的《詩品》贊頌它“天衣無縫,一字千金”。“千古五言之祖”是并不過分的。詩史上認為《古詩十九首》為五言古詩之權輿的評論例如,明王世貞稱“(十九首)談理不如《三百篇》,而微詞婉旨,碎足并駕,是千古五言之祖”。陸時庸則云“(十九首)謂之風余,謂之詩母”。

   《古詩十九首》語言淺近自然,卻又極為精煉準確。不做艱澀之語,不用冷僻之詞,而是用最明白淺顯的語言道出真情至理。傳神達意,意味雋永。遣詞用語非常淺近明白,“平平道出,且無用功字面,若秀才對朋友說家常話”,卻涵詠不盡,意味無窮;《古詩十九首》的語言如山間甘泉,如千年陳釀,既清新又醇厚,既平淡又有韻味。

  此外,《古詩十九首》還較多使用疊字,或描繪景物,或刻畫形象,或敘述情境,無不生動傳神,也增加了詩歌的節奏美和韻律美。


5、《古詩十九首》歷來為人稱道,評價很高。作為漢末文人五言詩的絕唱,聳立詩歌山峰之列。再加上,漢末文人五言詩屬于由民歌體向文人有意識創作的階段,繼承了《詩經》和“樂府詩”的特色,敘事性很強,但在樸質的話語中卻傳達出了感人的情愫,更因為語言、敘事的樸素愈顯感情的真摯動人。

 

 “行行重行行”句,用疊詞來表現內容。疊詞可以使節奏舒緩、綿長,“行行”,走個不停,而又“重行行”,愈走愈遠,在空間距離的延展中,又穿越了時間長河,隨著空間的延伸時間也是彌久。在無情的時空中,思念隨著延伸的路向著無垠延伸,思念隨著彌久的時間向未來彌漫。“與君生別離”,點明離別之旨。人間悲痛有兩端:生離與死別。在本句中,“生”字又含有了字面背后的另一重傷感,這也許不僅是生離,甚至就是一種死別。一語而雙至痛,,其痛亦已甚哉!此兩句,沉重萬鈞,定調痛哉!

 

“相去萬余里,各在天一涯”。人隔兩地,相距遙遙,生死不知,天涯兩端。此處“一涯”很有些意思,雖天涯兩地,但藏有二人默默相望凝思之狀,有含淚雙眸的“遠望可以當歸”之情。“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兩句,是思婦的低吟與啜泣,親人不可歸,自己不能行,如此狀態,“會面”怎有時?思婦陷入沉沉的凝想之中。突然,思婦想到“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這是虛想,更是思婦的安慰或是埋怨。“胡馬”“越鳥”尚如此,親人豈會不思念家人呢,可總該有些訊息呀?是安慰、是埋怨,更是因念之切而生的怨,是含于怨中的無盡的思念。分別很久了,“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日已緩”。如此的日子何時是一個盡頭呢?

 

這八句詩,是敘事,是離別的無奈現實,是思念婦人的哀婉之狀。讀來質樸,但情意濃濃,是現實的真實,更有真實現狀給思婦帶來的無奈和無盡的愁思。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兩句所講極有意思。長期的思念,凝重的情思,盼的都有些胡思亂想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有體會,當我們所盼望的人兒就是不出現時,我們總要把事情往壞處去想了,“不會出什么事吧,路上平安嗎等等。”而這種心態的出現,實在只是因為關切之心、殷切之情所致。“游子不顧返”,抓的真準!!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到此思婦的心意一轉。念君使人難過,又一年又將要過去了,一則點明已有多個年月過去,而每個年月都浸透著凝重的思念;二則點明又一年即將過去,在未來的一年或許是又一年中,留給婦人的、伴隨婦人的仍將是綿綿無盡的又一天、又一年。在這樣的日子中,思婦道出了這樣一句: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此句是“大白話”,實在又是“大情語”!思念綿綿令人老,我還是“努力加餐飯”吧,原本就是茶飯不香,不思飲食,思念之罪也;而今是自我寬慰,徒想何益?是無奈之語,又是多情之語,思念之罪也;多吃些飯,以挨歲月,活著才有希望,總是些希望在支撐,又是思念之罪也。

 

“秀才說家常話”,用樸素敘事,用叨叨絮語,反而傳達出艷麗情思,表現出濃烈癡情。常語、常生活,卻是極不平淡之事、之情、之生活。


 

6、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馀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漸已緩。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顧返。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古時的女子都有一點傻傻的可愛。她們總是會安慰自己,努力加餐飯,以此來保重身體。

    但是,卻依舊是深重的情意。只有保重了自己,才能靜靜等來相見的一天。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女人的一生,就是在這樣無盡的思念中度過么,連歲月老去都不曾發覺。

    忽然間害怕這樣的等待,這會讓人萎謝,讓人絕望,讓人心生怨憤。

    我也等了你六年呵,心悅君兮君可知?

    你是未知,還是強裝不知?

    如果,這么多年過去了,從當初的青澀少年到如今的迎風而立,你依然沒有感知,那么,是我愛得不夠強烈,還是你無聲的拒絕?

    我還是在等,不是等你的回頭,而是,等你的答復。告訴我,是朋友,還是陌生客。今生的緣分,是相濡以沫,還是相互扶持,又或者是,從此擦肩而過。

    秋風蕭蕭愁煞人,出亦愁,入亦愁。坐中何人,誰不懷憂,令我白頭?

    等待與苦,便是一生。

    思念,是愛情的因,還是果?

    又是一個七夕,隨手拾起很多掉落的詩句。發現,這些日月,我放棄了很多自我。因為,那個別扭的男孩子,不喜歡文縐縐的我說詩中的哲理和愛恨別離。

    時光啊,你慢些走,容我把思念,細細地雕琢,然后,深深的埋藏。

    也許,在下一個七夕等我的,依舊是少游。

    也許,我仍然會吟一遍《鵲橋仙》。

    只是,行行重行行,青草綿綿,思君人老,歲月已晚。


    7、離別相思是古代詩詞常見的題材,“多情自古傷離別”,大文豪蘇軾對此表達得十分透徹,“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早在《詩經》中就有“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的名句傳世,屈原的《九歌·少司命》也說“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之新相知”。古代,沒有現在這么發達的信息化交流工具,也沒有快捷的交通運輸條件,“生離死別”對他們來說其實就是一回事。

《行行重行行》是東漢時期的作品,可以說是文人五言詩的濫觴之作。全詩以閨中思婦的口吻講述了一個凄美迷人的愛情故事。這個時期,官宦選撥標準是“經明行修”,文人士子們為了證明自己的人生價值,不得不遠赴各地謀求官職,取得自己的一席之地。所以,離別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而這篇文中所展現出來的畫面應該是屢見不鮮的。

夫君臨別之時,妻子送了一程,又一程。山一更,水一更,實在不忍揮手作別。現實把本是栓在一起的兩個人活生生的分開,何等的殘酷,讓人不忍卒讀。行人漸漸遠去,兩人相距越來越遠,消失在視線里。從此,“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從空間上具體形象的展現出距離之遠。而兩人的心還緊緊的連在一起,傷痛之情溢于言表,真有“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之感。千山萬水阻隔了你我相見的道路,此時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這一場面不正是李商隱的詩“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的真實寫照嗎。“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物猶如此,人何以堪,比興的手法運用的嫻熟至極。接下來,在從時間的角度,寫出隨著日子一天的過去,相離得越來越遠。丈夫不在的日子里,妻子無心于飲食,因此衣帶漸寬、日漸消瘦。“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相對于柳永的“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來說,更顯得溫婉而含蓄,表現出《古詩十九首》曲折深婉、含蓄蘊藉的特點。接下來,思婦做浮云之嘆,她担憂的是,遠去的游子是否也會如浮云蔽日一般,被身外的瑣事雜物所羈絆,而忘記了回家的道路。她終日凝眸,閑來無事便獨坐窗臺,看來來往往的鴻雁,看日落西山、月上枝頭。春去春又來,年年歲歲如此。深深的想念加劇了容顏的衰老,不敢再“對鏡貼花黃”,不敢再“插花比肩看”,歲月放佛一下子就變晚了。曾經同在的那些美麗的日子一去不復返,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都已成往事。而今,縱然是姹紫嫣紅開遍,也都付與斷井殘垣,無心再看。人生最美、最青春的年華,只獨自一人。多年后,再次相見,我的容顏也已消褪。“綠草蔓如絲,雜樹紅英發。無論君不歸,君歸芳已歇。”謝靈運此詩恰如其分的表達了這種美人遲暮之感,令人惋惜,不禁為之哀嘆。結句“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作者把思婦內心的百轉千回,化為極為平常的勸勉,婦人的一往情深,于此顯得平淡而哀傷,憂傷之感油然而生。

十分欣賞張中行先生對此詩的評價,他說此詩“寫一般人的境遇以及各種感受,用平鋪直敘之筆,情深而不夸飾,但能于靜中見動,淡中見濃,家常中見永恒。”的卻如此,沒有華麗辭藻的修飾,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變化,只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常見畫面娓娓道來。但詩中所流露出來的哀傷之感卻充溢于每一位讀者的心扉,讓人對此產生共振,不禁想起自己以及身旁人的相逢和別離,想起這樣“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經歷和痛苦。讀此詩,真有把人的心掏空了的感覺,不愧為傳世佳作,值得品嘗。


8、“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很多解釋都說詩里的“老”,是容顏,是憔悴,是衰老,仿佛只有這樣的鋪墊,末句“努力加餐飯”才順理成章。

     但是,老,怎可能僅僅是容顏?還有心。
 
     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我的心,因愛上你而變得生機勃勃,生命也由此而存在動人意義。在戰亂、在生活的壓力下,與你無奈分離,相約戰后或賺到錢后,再回來與我相聚,從此長廝守。所以,只好暫分離。
 
     行行重行行,送了一程又一程,有限的溫存,無限的悲苦。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卻在春山外。送得再遠,也終要分,在這紛亂的時世,其實誰可保證,明天的事。明天的明天,還有無數個明天,你在萬里以外,你平安否?你的心,可會見異思遷否?此一別后,其實誰也不知,許諾的明天,還能不能見面。
 
      相去日已晚,一年又一年,守在家中的人相思成苦,日漸消瘦,衣帶越來越寬,繞了一道又一道,每道都繞在心頭。
  
      想你的天空總是灰暗的,見不到光明,門外的天,一樣浮云蔽日,你,還記得清回家的路吧,還看得清我曾一程程去送你走過的路嗎。
 
     我仍死心不息,告訴自己總有一日你會回來,那些日子與回憶支撐著,渡過無數寂寞卻又溫暖的朝暮,冷清的現實,熱的相思淚。
 
     思君令人老,老之后,是死吧。我不想心死,但是,自別后,心又早碎了。只好顫顫地,安慰著自己,生當復歸來,死當長相思。縱使歲月倏忽時光已晚,一輩子過去了,因我心不死,你的影像,也會隨我一輩子。
 
     總在痛苦時、掙扎時,努力地咽下食物,努力保證著餐餐都吃飯,因為啊,我怕我會生病、怕唯一的信念會崩潰、怕會在你未回來前就離開這個人世、留你千山萬水地趕回、卻獨留于世。所以,努力地吃,心靈已不堪受挫,需要強壯的肉身來支撐著,如果一生等不到你,也可以用一生來思念你。知道嗎,無日無夜地溫習你的音容笑貌,需要多少力氣,才可遏止自己不傷悲。
    
     為什么要努力加餐飯?看過《天下無賊》吧,片末,賊婆在知道賊公的死訊后,就是含著淚,艱難地大口咽著食物,如果心情好,何用這么多力氣去吃一頓飯。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這么多年過去了,恍惚間,我們都已老去。


    9、李碧華說過:“什么叫多余?夏天的棉襖,冬天的蒲扇,還有我已經心冷后你的殷勤。”關于愛情啊, 不管一方有沒有心冷,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的遺憾和悔恨多少也已經成為了多余吧? 在能愛的時候, 為什么內心最真實的情感卻總是最輕也最不值得人抓在手中的那個籌碼……

 
    10、語言,有時候顯得那么蒼白無力
     在所有美好的事物面前,動人的精致的觸動是不可言傳的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我還活著,你也一樣。
     我們的生命一如既往的存在,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延伸,至遙遠的某一日某一時
     不同的是,你已經離開,向遠方走去
     從此,各自在天地的一方,相隔著無盡的滄海 桑田
     生別離 與君生別離
     有生之年,還可以再見你一面么?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是什么原因,致使你遲遲不能歸來呢
     看日出日落,花開花謝,流光經過沒有痕跡,思念讓人衰老,在不知不覺中日子就過去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那沒有你的日子又經過了多少呢
     是在漫長的思念中我已經漸漸老去了,還是因為沒有你在身邊,每一秒每一分每一刻的難熬而讓我覺得生命已逝呢

     那時候的情感可以那么的堅持 執著,矢志不渝,認定了,就是一輩子的事,于是,不管是離別了,遠去了,一直一直的等待著,等云散,等日現,等你歸來

     如果說,愛情是一場遇見,那么,你能確定你遇見的,是愛情嗎?
     若確定了是愛情,那么你能執著的等待,執著的相信你所遇見的,就是真愛嗎?

 
    11、心靜如蝶,翩然落入一鞠含笑的蓮開里,如遠方飄過的一朵柔云。今日,我到很遠很遠的地方看蓮,只為了卻夏日里最后一抹牽念。

    走過秋野,聽蟬歌悠遠,木橋蜿蜒處,穹藍色的鴨拓草如憑欄的伊人,裊裊婷婷,斜倚著朝陽,將心事都付諸于晨風里那一絲淺淺秋涼。木橋邊,蓮,一朵一朵,微張著睡眼,看我這不速之客的貿然來訪。蒼蒼碧草,白霧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一直認為,這首歌為蓮而寫。水云煙涵,她,絕世而居。

    一生愛花無數,最愛的只有蓮。滾滾紅塵,是人生不可逃匿的定數。牽纏過往,又有幾人能躲得開?但,她開在,塵緣與仙界的最深處……

    塘邊,坪草如茵,細軟如毯,安睡著一枚秋葉,踮起腳尖,悄悄繞過,莫去打擾它的夢田。嘴角慢吟著——生如春花般燦爛,死如秋葉般靜美。人生的萍聚萍散,死別生離,若如此淡然地來去,該有多好!坐在塘邊的青石上小憩,看柔風將水紋吹成片片銀鱗,映著云影天光,散入蓮葉間,芳蹤何處覓?

    不由想起,整個夏季里,好友們的空間,相冊或日志,原創或轉載,都牽系著荷蓮的記憶。干旱少雨的北方,蓮并不是隨處可見,但不知為什么,對她的想往與偏愛,勝過世間萬千朱紅。

    機緣,偏是這樣的投巧。

    忽的有一天,你默坐在她的對面,凝滯的神思里,滿是對望的渴慕。滿腹心思,卻片語未講。只將它化為葉底柔靜的水波,拢一簾深澀的嬌羞。此時,有風徐來,吹透我的薄紗裙,不勝清冷,心在秋涼里微微顫抖。那蓮花卻似在笑我,盈盈的,隨風兒在水面悄悄游走,又慢慢的,劃過心海,暗香依依散滿塘。

    夢里,一直想擁有一支美麗的水蓮花,花開清靈,插在我天藍色的琉璃花瓶。只因念著那一句詩意——“最是一低頭的溫柔,恰似水蓮不勝涼風的嬌羞”,那份眷戀與熱愛,由此而起。而今,花開近在咫尺,心里卻不會閃過任何采摘的念想。緣何如此?我這樣問自己!

    許是,她的清婉她的圣潔,她的無暇她的孤傲,心中不忍生出一點褻瀆與侵占之念。禁不住問身邊的好友嫻靜,她說:“有些花兒,生來就是讓人親近的,它開在你的案幾陽臺,觸目可見。有些花兒,生來就與人疏遠,它開在,郊野深塘,一水隔天涯,即使近距離看她,也有神圣不可侵犯之勢,遠觀而不可褻玩”。

    為什么要一水隔天涯?今天,偏要與她近距離的接觸,摘掉這層最美的面紗。于是,褪掉鞋襪,踩著石階,赤腳下水。

    慢慢劃動水波,接近蓮花,用相機攝下了最美的一瞬。于是,一張又一張,可愛的清凈之蓮,帶著悠悠禪意,帶著深潭水影,帶著幽香滿懷,攝入影像里,駐進我心里……

    問世間,如蓮般清雅圣潔,讓人心生憐惜牽念的花兒有幾?問世間,如蓮般無暇寒傲,與世無爭淡出紅塵的花兒有幾?

    我愛花開里的那一抹禪意,我愛花開周身籠罩著的一環圣潔,我愛水天相接處的一顆無暇心。雖纖婉羸弱,卻絕不攀緣附會。也逃不過歲月的漂洗,卻心顏不改。

    此刻,花兒靜默無語,寒塘無聲勝有聲。

    恨不能將自己化為一縷花魂,與她日夜相伴,而今,你可知?秋風未老,思念已老。即使有一天秋盡,朱顏隨風逝,我也在所不惜。可惜我只是俗世里平淡的女子,琴畫詩書里,攬遍詩意,也終逃不過油鹽柴米的瑣碎。霜風刀劍的日子里,只能將自己深埋在角落里,瑟瑟著,獨舐著憂傷。

    只有這樣一個秋日,坐進一捧涼風里,靜靜的看蓮。獨守著盛夏里最后一抹美麗。風柔柔的,吹過我的臉頰,吹亂了絲發與長裙,裙的褶皺里,滿是對她的眷戀。

    憶起兒時故鄉的荷塘,常獨自沉醉于斜陽里暗香的流散,風來時的花影交錯。也知,這一捧深愛,在我的若水流年里,是淡淡逸散著的鄉愁。如今,又有誰知道,今日我與她的對望,又是隔了幾世的光陰?

    低頭輕弄水,藍天將我的影子拉長,緩緩投影在柔靜的波心里。夏已盡,秋風至,卻只見,花如舊,人空瘦。

    起身,挽起被風吹亂的發絲,深舒一口氣,伸出雙臂,將天邊的一絲云朵攬在懷中。忽然想起詩一句——“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此刻的情懷雖也恬淡,但無人知道,它歷過了多少苦雨霜風的浸潤?怎堪比曾有的那顆純粹的童心。

    歲月忽已晚,一頭的如瀑青絲,又經得起幾朝日暮晨昏的洗禮?待到銀霜染盡,身邊伴我的看花人還在否?

    歲月忽已晚,終于看清,俗世里的緣聚緣散只不過夢一場,只愿心如蓮花,開在遠離塵囂的角落,靜寂的開落,恬然的卷舒,回歸生命的本真。

    歲月忽已晚,只愿心隨花開,逝水流年里,不屑紅塵的灼燒,如詩如禪,笑對塵緣。

    歲月忽已晚,若有來生,我愿為蓮。


    12、有些憂傷,深植心骨,血脈相傳,哪怕穿越千載的時光,依然有著動人心魄的力量。

    譬如人世的別離,因緣際會,糾葛錯亂,恨恨哪可言。尤其是愛人間的長久別離。江淹《別賦》開篇道:“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江郎此言,良有以也。

    除卻別離本身的哀婉凄傷,隱藏在背后的那一段漫長而寂寞的時光,又該用怎樣的一顆堅貞委婉的心去守望。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等待,是一個人最初的蒼老。

    推開古時那些閨中女子的心窗,寂寞與無助如塵灰遍布結網。暗香盈室,卻是生命頹敗的幽微氣息。多少玉顏錦繡,凋落在時光的暗流里。

    假如來生不再有別離,幸福不再是精彩的回憶。


   13、歲月是把刀,呼嘯著劃過歷史的天空。將大漢天威掩埋在寥寥數頁的史籍中,將大唐雄風掩埋在漫漫黃沙下,將令世界膽寒蒙古鐵騎聲盡付一江春水,將歷史的所有血與淚化作一行行流淌的字……

    歲月是把刀,無聲的劃過平凡的世間。將那個娉婷玉立的少女刻成兩鬢秋霜的母親,將那個卓卓而立的君子刻成風燭殘年的老叟,將那個雄心萬丈的將軍刻成了萬念俱灰的行者,將那那些曾經的風花雪夜化作一地蕭索廢墟……

    寒暑交替,春去秋來,歲月帶著這亙古不變的循環笑看紛紜世間。

    歲月是把刀,冷酷而無情卻又無處不在。世間的每一個,無論你在哪里,無時無刻不在接受著它的洗禮,它悄然在每個人的身上輕輕劃過,你亦不曾感覺它在你臉刻下的永久傷痕。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思念是和歲月一般是看不見,觸不到的東西,可是思念可以貼上獨有的標簽一直保存保存,然,歲月卻永遠無法讓你保存。驀然回首,燈火闌珊,思念的人仍在,不曾遠離,但歲月的刀已劃過,無情的秋霜已爬上臉龐。

   我多希望,逃脫歲月的桎梏,如莊周化蝶一般遨游于天地之間,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因為此時此刻,歲月的刀又在自己的身上劃下了深深的一道痕。正如朱自清先生所言“我覺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時,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

   歲月呵,是把刀,沒有華麗的光環,卻劈開了混沌的世界;沒有堅韌的刀鋒,卻斬斷了世間紛擾的情愫。沒有人看見過它,但我卻感覺它正向我走來,走來……

    歲月是把刀,刀刀催人老。每一天,每一刻,正從你身上劃過。


    14、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銀河對岸夜闌盡處,閃爍的微弱心火,可曾映出織女決絕的容顏。夢幻的星河,織女看不出它的美,只是感覺到滿天河的愁,繁星點綴的皎皎長河,有誰見過她曾經的夢。罷了,罷了,美夢也只能永遠止于美夢,再美的銀河等著她的也只能是纖纖素手都付與了這札札機杼。

     銀河岸邊的寂寞徘徊,思念成災,逝去了的歲月,老去了的容顏,強忍著愁向你微笑,時間刻下記憶的印跡,流著淚來相告,這個世界除你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15、這世界越來越“進步”越來越“聰明”,即使深入骨血的深情,割舍起來也是那么毅然決然,好像佛祖一樣。這深情自然是真的,割舍起來自然是疼的……可愿意割舍,即使是萬般無奈之下的割舍,也還是讓我不由得感到陣陣凄涼。

    因為,再無奈再疼痛的割舍,說到了底,也還是辜負。古詩里那些一生一次、再孤寂凄苦也堅持等待的深情,現在已經沒有人敢抱希望,自然也就沒有人愿意付出。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16、活著的,“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世上有兩種事情是不可推脫的,來了就是來了,一是愛情,二是老。我們,都不動聲色的老去,那些深藏心底的青澀,變成蒼老的墨綠,任時光慢慢雕刻著,遠去。


    17、“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這人生苦短、天地蒼茫的痛楚不時地襲上心頭,使那無所依憑的凄涼與空虛揮之不去。

     但人不可能總是生活在凄涼與空虛之中。人,是需要點達觀精神的。無論在怎樣失意的情況下都應能保持心情的平和,都能欣賞身邊的風景。學會隨遇而安,從而沒有什么事情能真正傷害你。隨遇而安總能使你在既有的境況中獲得滿足,總能保持生機的充盈。知道怎樣在這大不如意的人世間保護自己。

*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