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譯文]  再也沒有比生別離更加令人悲傷,沒有比新相知更加令人歡欣的了。

   [出典]  戰國 屈原  《楚辭·九歌·少司命

   注:

   1、 《九歌·少司命

     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綠葉兮素華,芳菲菲兮襲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云旗。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帶,儵而來兮忽而逝。夕宿兮帝郊,君誰須兮云之際?

     與女沐兮咸池,晞女發兮陽之阿。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怳兮浩歌。

    孔蓋兮翠旍,登九天兮撫彗星。竦長劍兮擁幼艾,蓀獨宜兮為民正。

   2、注釋:

     秋蘭:古所謂蘭草,葉莖皆香。秋天開淡紫色小花.香氣更濃。古人以為生子之祥。麋蕪:即“蘼蕪”,細葉芎藭,葉似芹,叢生,七、八月開白花。根莖可入藥,治婦人無子。以下六句為男巫以大司命口吻迎神所唱。

  華:原作“枝”,《楚辭考異》引一本作“華”。王逸《楚辭章句》釋此句為“吐葉垂華”,則本作“華”,今據改。

  襲:指香氣撲人。

    予:我,男巫以大司命口吻自謂。

  夫:發語詞,兼有遠指作用。

  蓀:溪蓀,石菖蒲,一種香草。古人用以指君王等尊貴者。詩中指少司命。

    何以:因何。

  青青:借為“菁菁”,茂盛貌。以下三節為少司命所唱。

  美人:指祈神求子的婦女。

  忽:很快地。

    余:我,少司命自謂。

   目成:用目光傳情,達成默契。

  儵(shu1舒):同“倏”,迅疾的樣子。

    逝:離去。

  君:少司命指稱大司命。須:等待。因大司命受祭結束后升上云端等待,故少司命這樣問。

  此句上原有“與女游兮九河,沖風至兮水揚波”,王逸無注。《考異》云:“古本無此二句。”按:“與女”二句與《河伯》中二句重復,當是由《河伯》所竄入,今刪。女(ru3汝):汝。咸池:神話中天池,太陽在此沐浴。以下二節為男巫以大司命口吻所唱。

  晞(Xi1西):曬干。

    陽之阿(e1婀):即陽谷,也作旸谷,神話中日所出處。

  美人:此處為大司命稱少司命。大司命在云端,少司命尚在人間受祭,所以大司命這樣說。

  怳(huang3恍):神思恍傯惆悵的樣子。

    浩歌:放歌,高歌。

    孔蓋:孔雀毛作的車蓋。

  旍(jing1精):同“旌”,翠旍,翠鳥羽毛裝飾的旌旗。

  九天:古代傳說天有九重。此處指天之高處。撫:持。

  竦(song3聳):肅立,此處指筆直地拿著。擁:抱著。幼艾:兒童,即《札記·月令》所說“養幼少”的“幼少”。

  正:主也。



   3、譯文:

     秋天的蘭草和細葉芎藭, 遍布在堂下的庭院之中。嫩綠葉子夾著潔白小花,噴噴的香氣撲向面孔。人們自有他們的好兒好女, 你為什么那樣地憂心忡忡?

  一片片秋蘭青翠茂盛,嫩綠葉片中伸出著花的紫莖。滿堂上都是迎神的美人,忽然間都與我致意傳情。我來時無語出門也不告辭, 駕起旋風樹起云霞的旗幟。悲傷莫過于活生生的離別,快樂莫過于新結了好相識。

  穿起荷花衣系上蕙草帶,我忽然前來又忽然遠離。 日暮時在天帝的郊野住宿,你等待誰久久停留在云際?

  同你到日浴之地咸池洗頭,到日出之處把頭發晾干。遠望美人啊仍然沒有來到,我迎風高唱恍惚幽怨。孔雀翎制車蓋翠鳥羽飾旌旗,你升上九天撫持彗星。 一手直握長劍一手橫抱兒童,只有你最適合為人作主持!


   4、“九歌”,原為傳說中一種遠古歌曲的名稱。《九歌》是一組祭歌,共11篇。《九歌》,中國古代詩歌集。《九歌》中的詩歌原為楚國民間在祭神時演唱和表演,屈原將其改編與加工,寫成格調高雅的詩歌。

   《九歌》相傳是夏代樂歌,屈原根據所祭祀神靈不同,共寫有十一篇,分別是:《東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和《禮魂》。其中《國殤》一篇專門用于祭奠在戰爭死去將士的英靈。馬承骕歸納《九歌》之作有五說,宗教歌舞、屈原自祭之辭、記事之賦、漢甘泉壽宮歌詩。


   5、《楚辭》中的《九歌》原是一組祭祀鬼神用的樂歌。祭祀形式由男女巫師主持其事,其中有一個是主巫,他或她代表著受祭的男神或女神,并以神鬼的身份在儀式中獨唱獨舞。其余的巫者則以集體的歌舞相配合,起著迎神、送神、頌神、娛神的作用。《九歌》中有的篇章含有談情說愛的內容,那都是表現神與神、鬼與鬼之間的戀愛。過去有人認為《九歌》中也有表現神與人或神與巫相愛的,并且以這篇《少司命》為其突出例證。這其實是一種誤解。那么《少司命》究竟表現了什么內容呢?在下面的解釋中,將回答這個問題。

  〔第一章〕秋蘭兮蘪蕪,羅生兮堂下。綠葉兮素華,芳菲菲兮襲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這一章是群巫合唱的迎神曲。由于少司命是專管人間生兒育女和兒童命運的女神,很自然地與女性發生密切的關系,所以參加祭祀儀式的也都是女巫。下面第二章說:“滿堂兮美人”,以及第四章所寫的種種情況也可以證明這一點。

  本章以“秋蘭”四句描述了祭祀現場的背景,顯得極為清雅素凈。《少司命》全詩猶如一組淡彩工筆連續畫,讀來令人油然而生恬靜悠遠、芳香盈溢之感,這與富有特色的背景刻畫是分不開的。

  末二句“夫人自有兮美子,蓀何以兮愁苦”,“夫”是發語詞,“夫人”等于說人們。“蓀”是少司命的代稱。這二句是群巫以女性代表的身份告訴少司命說,人們在她護佑之下養育兒童情況良好,她也就不必成天為此操心担憂了。兩句詩委婉有致地說明了神對人的關懷和人對神的體貼,一下子消除了人與神之間的距離。作者這樣來表現神和人的關系,實際是表現了對人類命運的美好愿望。從寫作技巧上說,這二句是為少司命降臨受祭作了必要的導引。

  〔第二章〕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云旗。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這一章是扮成少司命的主巫的獨唱詞。開頭二句是少司命目中所見的現場背景。前人因為不明白這一章與前一章分別為群巫之詞與少司命之詞,所以就不能解釋為什么前章已經說了“秋蘭”、“綠葉”之類,此章又要來上一遍。現在我們既已知道兩章分屬不同身份的歌者,就可以體會這一重復頗有意思,它不僅起到前后呼應的作用,而且少司命一唱這兩句就意味她已經來到現場。如果把這二句改為實敘,說道“我少司命從天而降,來到這設祭的廳堂”,那就笨得沒法讀了。

  三四句“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是理解全詩的關鍵。多少人因為誤讀了這二句而一錯到底。他們以為說這話的人是滿堂美人中的一個,意思是少司命獨獨垂青于我,對我眉目傳情。又因為滿堂美人既是女性,于是就把少司命說成男神。后來又有人因為確知少司命為女神,只得把滿堂美人說成是“美男子”。總之講來講去都牽強得很。其實呢,少司命是女神,滿堂美人也是女性。說這兩句話的不是滿堂美人而是少司命。她說自己一到祭祀之處,滿堂的美人就都對她眉目傳情。這個情,不是男女之間的愛情,而是女神與女性之間的友情。少司命既在天上專管兒童福利,當然應該同辛辛苦苦養育兒童的人間婦女交朋友。這朋友并非滿堂美人中的一個,而是滿堂美人的全體。

  但是少司命剛剛交上了一批朋友,她卻又要乘車返航了。進來既沒說一說話,臨走也未告一告別,所以不勝感慨地說:“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這二句之所以成為千古絕唱,一方面是因為兩句詩分別概括了全然不同的生活經驗,既準確明快,又經得起玩味。另一方面又因為二句合用在這里又極其貼切,相比相映,正好表達了少司命此時此地的情感特征。由于兩句詩的工穩對仗與所表現的情事嚴絲合縫,因此顯得猶如天造地設,一點沒有斧鑿的痕跡。我一直猜想,這兩句詩可能對啟發后人認識語言對偶之美起過巨大作用;卻又懷疑后世有些文人未必全部了解這兩句詩所提供的藝術經驗,否則他們為什么要片面追求駢儷堆砌,而不在對景切事、表達真情實感上下工夫呢?

  〔第三章〕荷衣兮蕙帶,倏而來兮忽而逝。夕宿兮帝郊,君誰須兮云之際?

  這一章是群巫合唱的問詞。“荷衣蕙帶”是群巫所見的少司命的裝束。“倏而來兮忽而逝”,與上章“入不言”二句相呼應,都說明少司命來去匆匆,不過前章是少司命自述,這章是群巫對她的描述;前人不知這一區別,因此又無法解釋為什么要有這種詞義的重復。其實只要弄清楚這些歌詞分別出于什么人之口,就可以看出本篇各章的聯系是十分清晰的。

  但是此時主巫實際上尚未退場,她只是站在某個高處,離群巫遠遠的,所以群巫問她:您在天郊云際等候什么人呢?這一想象也很巧妙,引出了下章少司命一段情意深長的答詞。

  〔第四章〕與女兮游九河,沖風至兮水揚波。與女沐兮咸池,晞女發兮陽之阿。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恍兮浩歌。

  這一章是扮成少司命的主巫的答詞。但開頭二句經宋代洪興祖《楚辭補注》指出是《九歌·河伯》篇中的詞句竄入本篇的,這個說法為后來《楚辭》研究者所公認。因此這二句可置勿論。三四句緊接上章,對群巫的疑問作了回答,意思是我在天郊等的就是你們(“女”,通“汝”),要和你們一起在天池里洗頭發,然后一起在向陽的山灣玩兒一陣,把頭發晾干。我們現在已經知道這是少司命女神和她的一群女朋友之間的活動,便覺得這想象很有意思,既親呢,又大方,還富有生活氣息。再想到前人的解釋,在這里放上一位“美男子”,便不能不大感別扭了。

  但是人間的朋友們怎會跑到天上來呢?因此少司命感到惆悵,不禁當風高歌以抒發她的感情。這些描寫進一步表現了她的淳樸和豪放,她既無媚態,也無俗態,只是天性磬露,情真意切,別具一派爽朗自然的風韻。她邀請人間朋友上天來玩固然不能實現,但上天不成情意在,人間的朋友把她想象成有此一番用心,就因為深信這位偉大的女神是與她們同在的。

  〔第五章〕孔蓋兮翠旍,登九天兮撫彗星。竦長劍兮擁幼艾,蓀獨宜兮為民正。

  這一章是群巫合唱的送神曲。詩中想象少司命這時已經遠去,帶著全副儀仗登上九天,降服危害人類的“掃帚星”(一說是她拿著“掃帚”為人類掃除邪惡與災禍)。

  “竦長劍兮擁幼艾”一句最值得注意,它猶如戲曲舞臺上英雄人物經過勝利的戰斗來了一個最后的“亮相”。那一手挺著長劍、一手抱著幼兒的造型,實在是我國文藝創作歷史畫廊中最有光輝的形象之一。照我看來,這比之矗立在紐約港口高達九十三公尺的自由女神像還更含有積極的斗爭經驗,也更為深刻地體現了人民群眾的美學理想。偉大的少司命,她是這樣熱愛新生而幼弱的嬰孩,保衛他們也就是保衛了人類的未來和人類的希望;而在這個充滿了正與邪、善與惡的斗爭的世界上,還必須挺著長劍才能完成這個偉大的使命。少司命是這樣的懂得愛又懂得恨,這樣的溫厚善良而又勇敢剛強,怎能不贏得人民群眾的贊頌。人民群眾謙虛地聲稱英雄之神少司命最適于為人民作主,而實際上人民群眾正是按照自己的本質、自己的理想來創造這一光輝形象的。

  世界上一切妄想侵略我們、奴役我們的人,無妨通過少司命的形象來了解我們中華民族,并請不要懷疑,少司命手中的長劍是能夠戰勝橫行在太空之中的各式各樣的“掃帚星”的。


    6、中國古代的友道觀和傳統儒家的思想核心是緊密相關的。儒家的思想用一個字來概括就是“仁”。孔子和孟子說“仁者愛人也。”

     儒家友道觀的影響非常深遠,戰國時期,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留下姓名的偉大詩人屈原(公元前340~公元前277年),在他的一篇名為《少司命》的詩歌中說:“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悲傷中最大的悲傷莫過于朋友之間生生的離別,快樂中最大的快樂莫過于新認識一個好朋友。把新認識新結交一個好朋友,作為人生中最大的快樂,反映樂儒家的友道觀。

     司馬遷在寫《史記.鄒陽列傳》時說,朋友有兩種:“有白頭如新,有傾蓋如故。”“白頭如新”就是交往幾十年,連頭發都白樂,但見面的時候還是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還跟新見面一樣。有的人“傾蓋如故”,蓋,就是古代馬車的車蓋。我的車子從這兒開過來,你的車子從那兒開過來,相遇到一起停下來,車蓋相傾,才幾分鐘就成為很好的朋友。“白頭如新”,就是因為沒有敞開心扉,不真誠。“傾蓋如故”,就是因為真誠,一下子縮短了人生空間上、時間上的距離。所以,真正的友誼,不在于空間的遠近,也不在于時間的短長。


    7、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 戲說《楚辭.九歌.少司命》
  
  少司命是傳說中主管子嗣和兒童的女神。
  對《楚辭.九歌.少司命》的解釋有很多種。
  我的理解,這篇文是一個巫師扮演的迎神者,向少司命吟唱愛悅和傾慕。
  這個巫師,是個男的,戀著少司命。可是人神不同,雖然他對神的愛是專一的,但是神對他的愛與對眾生的愛沒有什么不同。
  讓我進入男巫的角色,開始唱了:
  
  “為什么要對你掉眼淚,你難道不明白是為了愛”
  堂下擺滿秋蘭和蘼蕪,
  綠葉白花,芳香襲人。
  兒女滿堂,幸福美滿,
  你為何還要愁苦?
  
  “別說什么,那是你無法預知的世界,別說你不用說,你的眼睛已經告訴了我”
  秋蘭青青,綠葉紫莖,
  滿堂都是美女,忽然間,我知道你來了,
  你滿是柔情的眼睛,只脈脈地看著我。
  
  “你是風你是云你是電你是雨,給我愛不給地久天長”
  你進來的時候,不說話,
  你離開的時候,也不辭行,
  悲,莫過于離別,樂,莫過于新歡
  
  “風呀風呀請你給我一個說明,是否她也珍惜懷念這一段情”
  多想和你在湖中暢游,
  雙雙躺在岸邊,和煦的陽光曬著你的秀發,
  美人啊,天天望你來你不來,我只好每天在風中放歌。


    8、也許誰都知道最愛自己的人,是對他發了脾氣他還在身邊依舊對自己好的那個人,可有多少人真的知道因為任性因為需索無度的傷害這份愛而永遠失去這個人是一輩子的傷痛,如果事有因果,那懲罚不是知道自己錯了,而是知道錯卻永遠都沒有補償的機會,知道那個人給的是最好的愛,卻永遠沒有機會給他相同的愛。

     這樣的懲罚是一輩子都要背負的,每到孤獨的時候,這樣的懲罚就越發沉重,因為知道不會再有人在這樣的時候握著自己的手說,別怕,有我在。

    即便身邊有再多的新相知,生別離的那個影子,永遠都在。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9、世間有一種病,就是斷腸,源于相聚時歡,分離時長,只一句山長水闊,生生的離別就扯斷了心腸。而這種病,卻無藥可醫,只隨著歲月日益加重。但亦有回光返照之時,一個轉身,相遇就在背后,就在街的轉角處。執手相牽時,于是笑容綻放,病情似有好轉,但又一次別離,卻更令思君老。
  
  別離或許是生生的別離,總有相見之時。最為斷腸的卻是生死的別離,一個墓內,一個墓外,永不能再見。誰能跨得過生死的距離?唯期待夢中相見,怕只怕夢中都尋不見,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草際鳴蛩,驚落梧桐,人間天上愁濃。斷腸之病,何止人間有,天上亦有。只是而今,皆無特效藥。那么只任病情反復,只任思念一次次啃咬病區。
  
  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
  
  一生,別離了親人,別離了好友,別離了愛人。多少次的別離是什么也不能寫盡,唱盡了。幾千年浩浩的文學長廊,你能說再不會有離別了嗎?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而安可知?”送了一程又一程,終要別離。只是這種別離實在太遠,我們會相隔天涯。再相聚卻隔著千山萬水。
  
  距離遙遠,相思我們卻是可以寄托的。斷腸之痛我們可以用藥緩解的。
  
  明月是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至少雖然隔遙遠的距離,但頭頂的明月是一樣照亮你我的。只是明月幾時有?需把酒問青天。
  
  歌聲是藥,“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行走遠方的人,在孤舟之上,只要想到那離別的歌聲,夜闌還有什么寂寞?但離歌且莫翻新闕,一曲能教腸寸結啊。所以用藥要謹慎。
  
  梅花是藥,“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人雖遠離家鄉,但家鄉的梅在床頭綻放時,不是有如身在故鄉嗎?人間離別易多時,見梅枝,忽想思。
  
  江水是藥,“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想念你,又見不到你,我就去喝江水,因為我知道,江的那頭,你也在共飲一江水。思念就會沿著江水一路傳達。
  
  酒也是藥,“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一杯酒過后,才有勇氣上路。“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當酒籌。”醉酒之中憶起故人,少了悲傷,多了祝福。只是酒這味藥,更是要遵醫囑,不然,適得其反,借酒澆愁愁更愁。
  
  為你準備的盛宴再豪華,終要散去。離別的歌一唱再唱,唱到肝腸寸斷,唱到斷雁西風。直唱得月落烏啼,直唱得關河霜冷。牽你的手終要放開。那天,一時的離愁別緒涌上心頭,我哭倒在你的懷中。因為無論怎樣的承諾,我知道此去,無從再見。我真的不想只是用什么藥去緩解病情,直想你我能永遠相聚無別離。那一刻,你停留了下來,我們用放縱的激情來掩蓋別后的蒼白。窗外蘭舟催發。
  
  第二天,細雨飄灑著一路的離愁,再也沒有什么能阻止你的歸程了。傘下,我們的目光無語。我們知道未來本是相思無憑語。相思與承諾已在心底說完。執著你的手,萬語千言,卻凝噎心頭。車漸行漸遠,你去去千里煙波,我回到了生活的原點。獨自行走在雨中,忽然明白,原來這只是一場夢啊。夢再美,終要醒來。相聚再美,終要離別。
  
  如今我的病情嚴重。更回首,重城不見,你不見。但我卻不想托明月,托梅,托江水。
  
  今天打開柴門,迎了一地的落花。


    9、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在《水滸傳》中真正地體現了這兩句話,水滸好漢的相知相聚、惺惺相惜、生死之交、俠骨義膽、仗義疏財,同時也體現出英雄好漢生死離別時的愁腸百結,肝腸寸斷。

    人生最大的快樂莫過于相知相聚,人生最大的悲劇莫過于生死離別。那種生死離別的切膚之痛不是用所有的言語都能夠表達出來的。林沖的坎坷一生,讓人可嘆!悲兮!壯兮!人生幾十年的光陰說長也不長,一轉眼的功夫,生死離別就在眼前,握住那些迎手可握的幸福吧,學會好好的珍惜,那才是心中永遠綻放的美麗!


    10、《楚辭九歌》:“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已透露了后世用以概括傳奇戲故事情節的“悲歡離合”。


    11、“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情之所依,未曾離開這個永恒的話題……

思念是一種莫名的痛,回憶也是,一種難以言狀,又難以釋懷的酸楚,痛即是殤。

曾想,你像風,飄忽不定,讓人無所適從。

也曾想,你像水,至柔至遠,映著多年以后的我重新靜守那一湖寧靜的寂寞身影。

想說了,對你說我要做一汪靜靜地湖水,等著有一日被你輕輕地掬起;

你笑了,妖精般的眸子里隱約著淡淡的憂傷。

驀然,迷茫的我已不知自己是誰。在多年前的一個午后,依然在那癡癡的看著你純凈的睡容……

從此,咫尺天涯。從此,桑田滄海。孤鴻掠過天際畫下一道哀傷的曲線,云中留下你銀鈴般的笑語,久久未曾散去……

再見你的笑容,依舊的溫柔,柔進骨子里,依然如三月桃花般燦爛。歲月未曾改變你的容顏,我知道,你在遠處。依然是我的弱水三千,而我卻滿心的荒蕪。


12、許久未曾觸摸心底的脈絡,許久未曾用文字來釋懷心底的疼痛。我以為,不哭,不鬧,安安靜靜的自己就會過得很好。我以為自己可以就這樣的走下去。

     不過依然抱著回憶緊緊不放,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弄丟在來時的路上,可人生只是一張單程票,只能往前,沒誰可以重新來過。那些斑駁的記憶也只能拿來回味。那些遇見,那些邂逅也僅僅停留在曾經的曾經。我以為我可以抓得住的不過是一個夢,那五光十色的絢爛曾讓我駐足,讓我迷戀,讓我不忍抬起離開的腳步,就那樣不遠不近的距離看著那場五光十色的夢。是誰在別人的故事里流著自己的眼淚?卻還不知道原來自己不過是個戲子。

    那是誰明知道固執不好,卻依然固執的不肯放棄。總以為自己有一天會得到自己想要的。

    又是誰,在那漫不經心的習慣中把心遺失在某個角落。

    又是誰,想著一次次放棄,卻固執的不肯認輸。

    又是誰,想放棄驕傲去挽留。

    有些人一轉身便已咫尺天涯,有些人見了、散了、遺忘了。

    容若說的多好“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是誰在初見后念念不忘,讓那擦肩而過的開始,變成傷痕累累的再也不見。

    曾經以為自己足夠的堅強,什么打擊和傷害都依然堅強。心碎的聲音,我聽得如此清楚。就和鴕鳥一樣,遇到傷害把心包裹起來,就算再疼也偽裝的一臉的無所謂。

    就算心碎,也是你一個人的傷,沒誰給過你希望,是你太自以為是的堅持,傷的,疼的也只不過是你自己的心。

    心疼的時候,問自己,如果當初沒有拒絕會是怎樣的今天?可生活沒有如果,我想象不出會是怎樣一個結局。

    所謂的愛情,所謂的永遠都是那么的遙不可及,尤其是在看過那么多的背叛。

    聽著那些現實的文字,讓心的血脈一次次冰冷。現實錯了,還是我們太天真?

    看不懂的人,猜不透的心。不看了,不猜了……

    放棄了,那曾經堅持的。心碎了,時間會把傷痛磨平,靜靜地生活,靜靜地存在。

    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心相知。不悲不喜……


    13、悲莫悲兮傷別離…………心碎成花。

    只覺得這短短的七個字,言有盡而意無窮,每一個字都撥動心弦,傳達出一種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情愫。這七個字,讓我柔腸百轉,思緒萬千。總有些惆悵的情緒在心底滋長,有時心里會忽然閃過“曲終人散”的悲涼,習慣了為落花流水傷懷寫出幽怨纏綿的文字。

    離別,雖然不是執手相看淚眼,只是千里煙波外,千里的千里,如此遙遠,愛,不知不覺漫上心來,讓你痛徹心扉的感覺。我感懷時間流逝之快,很多的事,還沒有甚是完美的經過和結局,我們卻已要離別快樂。

離別的2011,浸在紛飛的淚雨里。那些醉醉笑笑的日子,從此,便飛離而去,淺淺的惆悵,淡淡的感慨。有些人有些事,已經銘記在心上

春綠了邂逅,花紅了相思,春夜濃了牽念,忽然明白,原來這只是一場夢啊!夢再美,終要醒來。相聚再美,終要離別。

悲莫悲兮傷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這,也是時間,轉角不同。


14、悲莫悲兮傷別離 , 樂莫樂兮新相知 。 最初的邂逅與擁有雖然美好,或許我真的怕離別而選擇不去開啟盛著美好的魔盒。


15、“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情之所依,未曾離開這個永恒的話題……

思念是一種莫名的痛,回憶也是,一種難以言狀,又難以釋懷的酸楚,痛即是殤。

曾想,你像風,飄忽不定,讓人無所適從。

也曾想,你像水,至柔至遠,映著多年以后的我重新靜守那一湖寧靜的寂寞身影。

想說了,對你說我要做一汪靜靜地湖水,等著有一日被你輕輕地掬起;

你笑了,妖精般的眸子里隱約著淡淡的憂傷。

驀然,迷茫的我已不知自己是誰。在多年前的一個午后,依然在那癡癡的看著你純凈的睡容……

從此,咫尺天涯。從此,桑田滄海。孤鴻掠過天際畫下一道哀傷的曲線,云中留下你銀鈴般的笑語,久久未曾散去……

再見你的笑容,依舊的溫柔,柔進骨子里,依然如三月桃花般燦爛。歲月未曾改變你的容顏,我知道,你在遠處。依然是我的弱水三千,而我卻滿心的荒蕪。


16、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回憶一個人是怎樣的心情呢?從初識到別離“咫尺的天南地北,瞬時間月缺花飛。”一彈指便是四百年,幾世轉瞬即過,這一揮間幾世的情緣也會灰飛煙滅,但此身不滅之時,便可回憶以往種種。然,我生性疏懶,難以將一個個記憶整理歸檔,更兼心無羈絆,便只任它散落各處,無意也無力將它串珠成鏈,所以我便摒棄了以往種種具體而又精致的回憶,只將一個心領神會的淺笑深深鐫刻。佛祖拈花,迦葉以一笑應之。我輩凡人,卻執意尋求能與心意相通的人,只求一笑珍藏于心。回憶萬千,獨此令人神往,仿佛聽到白蓮綻開的聲音,嗅到她清遠的暗香。

  回憶往往與思念是系在一處的,因為思念,所以回憶過去的點滴,反復勾勒、反復描摹。那么,思念一個人又是怎樣的心情呢?思念一個人,不是在飛雪的嚴冬,想起春花的燦爛,不是在飄雨的盛夏,想起秋風的涼爽,而是想起了寒冷的冬天,便想起了踏雪尋梅的暗香,想起了酷熱的夏日,便想起了槐蔭當窗的綠意。思念一個人也許就是這樣吧!每個人都有各自完整的人生,人與人的交集就是一個個故事,那些故事中的主角就是我生命中的美麗過客。也許,他只是個寒夜求宿的客人,我笑問一句“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一場共醉之后,便思之念之起來了,望著墻外的梅花,嗅著清香的雪,向著遠去的方向,念君平安。從此緣盡緣滅。但月夜飛雪,梅花初綻,新醅美酒都會喚醒思念,于是懷抱著過去的美麗故事,舉杯獨酌,遙對月光敬君一撙佳釀,記念那個欲雪的夜。

  所有的回憶與思念都是因別離而起的,別離一個人又是怎樣的心情?有著濃濃的別離情,淺唱低吟著千古流傳的陽關曲嗎?還是“手持著餞行酒,眼擱著別離淚”十里長亭情依依。我不喜歡“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凄涼,“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的豪爽與瀟灑也不是我所能做到的。無須一支翹袖折腰的漢舞,也無須一闕蕩氣回腸的離辭,而清雅悲情的箏吟和翠波凝碧的香茗是留給我的思念與回憶的。拈花之人遠去,我僅以一笑送之。孤獨的我守著一抹微笑,回憶思念著那個拈花之人,眼前紅爐白雪,這一點清涼,便是心中的乾坤天地了。


17、語云:"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生死離別,人間慘事,青春喪偶,中年喪子,固然悲痛萬分,即使不是死別,或為謀求衣食,或因迫于形勢,與相親相愛的人生離,也將感到痛苦。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親如父子,近如夫婦,亦難得終身相守,又何況其他呢?萬法無常,愛別離之苦,是誰也無可避免的。娑婆世界,一切莫非是苦,然苦只是果,并非因。

*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