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譯文]  愁情剛剛散去,一會兒又如一張掙不脫的網又罩住我心中。我悄悄將眼淚剛剛偷著擦去,卻控制不住再次流下來。

  [出典]  北宋  李甲  《帝臺春·芳草碧色》

  注:

  1、 《帝臺春》   李甲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暖絮亂紅,也知人,春愁無力。憶得盈盈拾翠侶,共攜賞、鳳城寒食。到今來,海角逢春,天涯為客。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漫佇立倚遍危闌,盡黃昏、也只是暮云凝碧。拚則而今已拚了,忘則怎生便忘得。又還問鱗鴻,試重尋消息。

  2、注釋:

    帝臺春:唐教坊曲名。

    拾翠:原指去郊野拾翠鳥羽毛,后泛指清明前后青年男女的踏青。

    鳳城:指京都。

    鱗鴻:魚雁,古人認為魚和雁能傳書信。


  3、譯文1:

    春草蔥蔥,風中花朵飛舞,飛絮蒙蒙,也仿佛理解人的心情,我滿懷心事,一臉倦容。回憶起那知心的人兒,美麗盈盈。寒食節里,我們曾攜手有春風吹拂中,來到京師的郊野,盡興地游樂,終日笑語不斷。可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孤苦伶仃。愁情剛剛散去,一會兒又如一張掙不脫的網又罩住我心中。

    我悄悄將眼淚剛剛偷著擦去,卻控制不住再次流下來。我無法釋懷,在高樓的欄桿上到處遠望。黃昏已去,所見到的也只是暮云沉沉,天邊一片黃昏暮色。哪里有一點兒她的影蹤。為了她我寧可舍棄一切,我癡情一片,再次問飛翔的鴻鳥她的消息。

   譯文2:

   春草碧綠,郁郁蔥蔥,長滿了南面的大路。暖風中花瓣亂舞,飛絮蒙蒙,也仿佛理解人的心情,滿懷愁苦,倦怠慵容。回憶起那可人的伴侶,嬌嬈美麗,笑靨盈盈。寒食節里我們曾攜手共沐春風,來到京師的郊野,盡興地游樂娛情,終日里笑語歡聲。可到了如今,卻來到這天涯海角,再次感受到和煦的春風,可偏偏又孤苦伶仃。

  愁情剛剛散去,一會兒又如密網般罩住心胸。溢出的眼淚剛剛偷著擦去,卻不知不覺再次溢涌。我焦躁不安,在高樓的欄桿上到處倚憑。過盡了整個黃昏,所見到的也只是暮云合在一起,天邊一片昏暝。哪里有一點兒她的影蹤。為了她我寧可舍棄一生,如今已經下了決心。但要忘記她,這輩子卻萬萬不能。我還要癡情地詢問魚雁,試探著詢問她的信息和行蹤。


    4、李甲,宋代,生卒不詳,字景元,居華亭鄉,自號華亭逸人。《宋詩紀事補遺》卷三十一年云:“李景元,元符點擊此處添加圖片說明中,嘉善縣令。”善填詞,工小令,有聞于時。畫翎毛有意外趣,但木柯未佳。米芾嘗稱之。蘇軾題其畫曰:“郭恕先之后一人而已。”嘗畫竹于嘉興景德院,軾過之題詩。《畫繼》、《平湖縣志》。有周泳先本《李景元詞》,存詞9首。


    5、關于這首詞,一種說法是一首傷春詞,另一說法是李甲懷念弟弟之作。

  上片首句起筆不凡為寫春愁作了有力的烘托、渲染。“萋萋”句極寫芳草之盛,“絮”而曰“暖”,“紅”而稱“亂”“草長花飛,觸眼一片暮春景象。至此”春愁“二字便呼之欲出。絮飛花落而使人愁,本是尋常蹊徑,而這里說花絮知人春愁,從對面落筆。

  “無力”二字雙關,既狀人之懨懨愁情態,也寫花絮飄墜時輕柔形象,似亦知人之懶乏無力而有意相陪者,情思深婉。

  以下三句,寫往日的歡娛。鳳城即京城。北宋汴京寒食清明節日,“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下,或園囿之間,羅列杯盤,互相勸酬。都城之歌兒舞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東京夢華錄》卷七)“拾翠侶”本于曹植《洛神賦》:“爾乃眾靈(神)雜,命儔嘯侶,或戲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這里是指一同游春的一位歌兒舞女,“盈盈”是說她的風姿儀態美好。這兩句只說得一件事,而諸般風流繾綣,已言外。上片結末三句,詞意陡轉,由美好的回憶跌落到孤獨惆悵的現實生活中來,仍接應“春愁”。一樣逢春,不同滋味,對比強烈。詞之上片,采用憶昔比今的手法,道出了春愁生發的原因。

  過片四句,承上濃墨重彩地描繪春愁的具體情狀。“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四個三字句,句句用韻,如冰霰降地,淅瀝有聲。此十二字四句,散則為四韻,合則為兩組,總之為一意,以言愁,淚亦是愁的表現也。兩組之中,“愁”的一組,“旋釋”是虛,“還織”是實;用“織”字,是言愁似網困人,無可遁逃。“淚”的一組,“暗拭”于前,已藏“滴”字:“偷滴”隨之,“滴”且不已:“暗”字“偷”字,又寫出獨自傷心無人與訴情景。總言愁不可解,悲不可遏,下字既精煉,又綿密。人此四句全是滿心而發,肆口而成,不施辭采,不用典實,俞陛去《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按:俞書此首作南唐中主李璟詞)評云:“轉頭四句皆三字一句,且多仄韻,節短而意長。論情致則婉若游絲,論筆力則勁如屈鐵。

  以下三句:“謾佇立、遍倚危闌,盡黃昏,也只是暮云凝碧”。謾,徒也,空也。倚數遠望,不見伊人,直至黃昏。暮云凝碧,用江淹《擬休上人怨別》詩“日暮碧云合”,而隱含其下句“佳人殊未來”。然而這不是有約而不來,也不是知其所盼其或來而竟無有。兩人的關系是已經離絕了的,所謂“拚則而今已拚了”,自己何嘗不知道;之所以仍癡癡遠望者,是又所謂“忘則怎生便忘得”也。兩句中有多少追思,深海,失落感,牽惹意,“暮云凝碧”這樣典雅的句子之后,出此又白又淺的語言表述之,而又覺其甚為和諧,才人筆下,竟無所不可。明人潘游龍云:“‘拚則’二句,詞意極淺,正未許淺人解得。”(《古今詩余醉》)結拍“又還問鱗鴻,試重尋消息”,全詞思如流水,至此水到渠成,符合人物感情發展的邏輯,使全詞情節上又進了一步。

  全詞抒寫春愁,情感脈絡十分清楚:因憶舊侶→苦于幽獨→至愁且淚,于是尋思其人。整首詞意脈相通,渾然天成,把春晚懷舊之情抒寫得委婉動人。


    6、《宋詞三百首》詞人筆下寫了人們的暗中流淚。

    周邦彥《夜游宮》:“橋上酸風射眸子。”

    吳文英《八聲甘州》:“箭徑酸風射眼,膩水染花腥。”

    周邦彥《綺寮怨》:“何須渭城,歌聲未盡處,無淚零。”

    田為《江神子慢》:“太情切,消魂處、畫角黃昏時節。聲嗚咽。”

    韓縝《鳳簫吟》:“繡幃人念遠,暗垂珠露,泣送征輪。”

    周邦彥《蘭陵王》:“沉思前事,似夢里、淚暗滴。”

    袁去華《劍器近》:“偷彈清淚寄煙波,見江頭故人,為言憔悴如許。”

    袁去華《安公子》:“獨立東風彈淚眼,寄煙波東去。”

    陸淞《瑞鶴仙》:“屏閑麝煤冷,但眉峰壓翠,淚珠彈粉。”

    吳文英《齊天樂》:“華堂燭暗送客,眼波回盼處,芳艷流水。清尊未洗,夢不濕行云。漫沾殘淚。”

    李甲《帝臺春》:“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蔣捷《瑞鶴仙》:“瓊瑰暗泣,念鄉關、霜華似織。”


 

    7、宋詞,恐怕愁句更多。宋詞中愁句雖然很多,但寫得卻很生動活潑,既不死板,也不雷同。它把愁活化、物化、人化,或移愁于物,或睹物引愁,或見景生愁,或因愁傷景,把愁寫得千姿百態,活靈活現。

     從愁的原因看,有相思之愁(“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有離別之愁(“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蒙蒙”)。

     就愁的對象看,有愁時光之快(“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有愁人之憔悴(“今年對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

     從愁的程度看,有愁無際(“戀樹濕花飛不起,愁無際,和春付與東流水”)。有愁不眠(“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有愁無數(“雁過斜陽,草建煙清,如今已是愁無數”)。有愁旋釋(“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有愁無寐(“行遍真老矣,愁無寐,鬢絲幾縷茶煙里”)。有愁如織(“湛湛長空里,更那堪,斜風細雨,亂愁如織”)。有愁萬縷(“早白發,緣愁萬縷,驚飄從卷烏渺去”)。有愁永晝(“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消金獸”)。有愁極(“愁極,再三追思,洞房深處……”)。有愁多(“愁多怨極,等閑孤負,一年芳意”)。有愁濃(“斜陽掛深樹,映愁濃淺黛,遙山眉嫵”)。

    從愁的狀態看,有夢中愁(“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和雨”)。有獨自愁(“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有凝愁(“爭知我,倚闌桿處,正懲凝愁”)。有閑愁(“向風前懊惱,芳心一點,寸眉兩葉,禁甚閑愁”)。有清愁(“幽寂,亂蛩吟壁,動庚信,清愁似織”)。

     從愁的主體看,有人愁(“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有物愁(“西風梧井葉先愁”)。從愁的表現形式看,有愁在顏(“念名利,憔悴長縈絆,追往事,空慘愁顏”)。有愁在眉(“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有愁在眼(“又將愁眼與春風,待去,倚蘭橈更少駐”)。有愁在鬢(“露蛩悲,青燈冷屋,翻書愁上鬢毛白”)。有愁入清酒(“欲說又休,慮乖芳信,未歌長噎,愁入清觴”)。有愁入西風(“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風南蒲”)。


    8、從詞牌名看金庸女子:《帝臺春》——阿九

  紫禁的宵鼓,響徹大明的天下,卻湮沒于煙火的記憶。

  無情的夜風幽游在烏寂的空間,玉綴流蘇的九華帳里,驚醒的是誰的容顏?

  佛前的檀香一寸寸矮了下去,金籠的相思一聲聲啼了起來。

  御苑池邊的絲柳,不再縈系飛揚的青絲;暮云凝碧的清溪里,瓣瓣粉紅隨流水逝去,暗換了流年。

  巍巍華山頂,三千煩惱盡,一盞青燈,伴隨你天涯孤旅,行遍風雨江湖路。

  帝臺春·阿九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暖絮亂紅,盡是昨日顏色。憶得牙床紅羅帳,眉半斂,錦被微張。到今來,海角逢春,天涯為客。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漫燃盡檀香,也只是青燈凄凄。離則而今已離了,忘則怎生便忘得?又還問鱗鴻,怎重尋消息?


    9、孤者寡歡,輕笑巧顏
  
  有些事、有些人,是否應該遺忘?
  
  寫在心上的傷要多久才能愈合?
  
  這個冬日最燦爛的陽光已不屬于我,心似乎已經被冰封。
  
  拼則而今已拼了,忘則怎生便忘得。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時間會讓我們淡忘一切嗎?


    10、有些事,有些人是一生中永遠的記憶,是不能遺忘的。那一句句淺顯而又明了的文字如同尖利的劍刺入那本來千瘡百孔的心,這種傷是久治難愈的,所以我選擇了深埋。現在的我就像尋找冬季最燦爛的陽光,但心似乎已經被冰封,只有拼卻全身的力氣站起來向前移動,迎接朝陽與春光的盛待。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現在剛剛清醒時間不是淡忘的籌碼。踏上本來就不心儀的校園,帶著夢想與期望,帶著傷痛與苦楚,帶著不甘與久違,踏上了路途。


    11、戀愛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尤其對于感情豐富而又細膩的人。我對于戀愛,則已是“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了,恐怕又會多了一份理性的思考。

     戀愛的妙處何在?有兩句詞說得好:“不見又思量,見了還依舊,為問頻相見,何似長相守”。對于戀愛的刻苦銘心,宋詞也有這么幾句說得非常好,“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漫倚遍危欄,盡黃昏也,只是暮云凝碧。拼則而今已拼了,忘則怎生便忘得”。

    然而,我們在戀愛上常常犯了兩個錯誤。其一便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因為愛戀,覺得對方的美,因為愛戀,覺得對方的完美,如天仙下凡,光環罩身。任何的缺陷,在意中人眼中全部轉化成了美。其二是欲罷不能。愈是得不到,就愈想得到,或如前面提的“拼則而今已拼了,忘則怎生便忘得”。


    12、小區的馬路邊,櫻花樹上剛冒出孩兒臉那樣稚嫩的綠葉,朵朵櫻花已像翩翩的蝴蝶在枝頭歡鬧,享受春光的盛宴。

     櫻花無香,本色清麗唯美。暮春時節,比起梨花、桃花、海棠,櫻花開得恣肆、澎湃,毫不矯情,真是獨占花魁。瞧!滿樹細潤粉嫩的花朵,像把天上的彩霞云霓攬到了懷里,又像是銀湍逸飛,讓人觸摸到櫻花的萬長柔情。櫻花花期短暫,即開即謝,千朵萬朵花兒鉚著勁兒拼死綻放,演繹生命的壯美和絢麗,又像集體以身殉道,決絕無悔。激情釋盡,花朵紛紛凋零,雪一般飄向大地,仿佛追隨春光而去。那香消玉殞的凄美身影,讓人傷悼。

    二十多天過去,滿地的落英化為塵土,了無蹤影。然而,在寂寞的櫻花樹枝頭,我驚訝發現一串已褪色枯萎的花朵,顫顫地掛著。曾經的韶華已經不再,她為什么不隨風而逝,與同伴們歸于沉寂呢?一天,又一天,不覺已到立秋。告別春、走過夏,數月間,幾回風狂雨猛,驕陽烈日,這串幾成黑褐色的櫻花殘骸,仍滯留著不肯離去,像一只空洞瘮人的眼睛。鄰旁,紫薇次第開放,銀杏已經掛果。時光流轉,斗轉星移,原本無可挽留,櫻花為何要違拗天意呢?她挽留我的腳步,吸引我的目光,是要向我告白什么悲情,了卻什么心愿?

    想起《聊齋》中牡丹花女葛巾、玉版姐妹,皆是有情有義、憎愛分明,是花中的奇女子。眼前的櫻花難道也是位癡情女,曾心有所屬,但前世約定、百年塵緣終成煙云,即使櫻花泣血抒衷情,也無法讓負情郎回心轉意。此恨綿綿,柔腸寸斷,那固守枝頭的,應是櫻花一腔不散的精魂,一聲向蒼天的泣訴和呼喊。或許如意郎君一別不返,音信全無,櫻花“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相思悠悠,紅顏老去,櫻花要站成望夫石,等天涯客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就這樣,每天傍晚,我總會到櫻花樹下停留,作一番玄妙的聯想,像完成一項什么囑托。

    川端康成說“自然的美是無限的,人感受到的美卻是有限的。”以住我把櫻花看成花中的佳麗美人,嫻雅婉娩,如今解讀這串櫻花遺存,讓我感知她應該有梅花的高士風范,堅貞氣節。仿佛有了感應,這串櫻花遺存長吁一口氣,為我送出一縷若有若無的清香。我發出一聲喟嘆,希望她早日回歸腳下的泥土,那里有她無數同伴的魂靈。我默默為她祈求,愿她早日安息。來年,東風著意,櫻花樹又會春色盎然。


    13、一樹一樹的花開裝點著人間四月天,此時的南方早已是草長鶯飛暗香成陣。拉一根牽掛的絲線放牧紙鳶,追逐的目光里該是滿滿的快樂。桃花嫣然成楚楚的女子,被傾慕的熱情緋紅了臉。煙柳裊娜隨風翩躚,山色空蒙沐浴紛飛細雨,那一叢鮮嫩的碧色驅逐了枯燥的冬天。
  
  北方依然苦寒。漫卷的風沙吹黃了姑娘的臉,料峭的春寒桎梏般鎖著蘊藏的生機,高高的通天楊攢著勁兒還是沖不破寒冷的壁壘。清晨的鳥啼聲里聽的出輕輕地顫抖。苦熬苦盼,這春的腳步來的好慢好慢!?
  
  不知怎么的,就得了過敏性鼻炎。恍然明白,我怎么嗅不到風中你的味道,原來是自身的毛病。就如本不該相信的偏要自欺欺人哄自己相信,本該忘記的偏要固執的一遍遍重溫。到頭來只剩下一腔怨懟,一副倦容。?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凄凄戚戚糾結柔腸,誰知會這傷悲?冰冷的感覺總是纏繞我,年年歲歲如斯。一瞬的溫存轉眼即逝,原來,我只是賣火柴的小女孩,劃柴取暖,只是那幻夢消失后,我還沒有被凍死。?
  
  如果記憶是那一樹一樹的花開,喜悅,蓬勃,欣然;而消失就如倒春寒,無情的摧殘春花敗了容顏。這一次,我不做懦弱的逃兵,我選擇等待,發揮我摩羯座耐力強的特長,耐心的等待,我想看看歲月會給我一個怎樣不變的春天。?
  
  無須承諾,因為諾言如大漠的海市蜃樓,消失后是致命的傷。就這樣就這樣慢慢的走,淡淡的思念,多過一天,便是多一天的緣。?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一生中誰能逢著金風玉露、春花甘霖般的相遇,那風有心,那露有情,那花有意,可記得那如夢佳期,似水柔情………


    14、流水無情草自春,真的是好羨慕春,容顏依舊,而凡胎俗骨的人卻鬢絲浸染幾多霜白。華事散,青春漸已逐香塵而去。常在夜晚的時候,心里回旋那凄婉的音符,將心底里沉睡的凄情給喚出來。在靜的夜里,在黑的眼里,紛紜塵世,盡在虛幻之中。虛幻出一個神靈的微笑,一折完美的歌調,一朵宇宙的瓊花。害怕夜滑過去之后,待等天明時,睜開眼睛,虛幻景象被日光驅散,現實依舊。

  昨別今已春,鬢絲生幾縷。若是妙齡青春,若是光陰輾轉又回,我又豈會有如此的枉然多愁。香如霧,紅隨步,我又何故暗讀“遠路應悲春蜿晚,殘宵猶得夢依稀,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春常好,夢佳期,何故小園香徑獨徘徊?擁衾無語,抱影無眠。何故愁苦?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

  一支牧童短笛聲在田徑間脆聲聲響起,卻又想起“笛凄春斷腸,淡月黃昏”的詞。聽到地聲音,看到的景象,都被著上了寒冷的灰色。寒窗夢里,猶記經行舊時路。落花猶在,香屏空掩,青春知何處?

  閑將往事思量過,閑的是春,迂的是我,爭甚么!縱有太多的不稱意之處,總不至于明朝散發弄扁舟。冷靜的思索一番,逼著我快意的抒發,嚼出幾分苦滋味。人有時要冷靜坐下來面對自己的靈魂,與靈魂做一番徹心的交談。

  青春去也,不樂如何?一番窮周騰,權當我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好好好,說罷這番,愁煙已散盡。此刻,果然看到星海的燦爛,聽到大千世界的音籟,感覺到真生命的洪流,這是靈魂在瞬間瞥見的澄明。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生命之梅郁香如故。甩甩頭,把煩惱丟去,走出陰霾,仰起笑面,牽手這個春天。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