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譯文]  懶得起來畫一畫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慢吞吞意遲遲。

   [出典]  唐  溫庭筠  《菩薩蠻》

    注:

  1、《菩薩蠻》 溫庭筠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云欲度香腮雪。懶起畫娥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后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2、注釋:

    小山:眉妝的名目,指小山眉。

  金:指唐時婦女眉際妝飾之“額黃”。

  明滅:隱現明滅的樣子。

  鬢云:像云朵似的鬢發。

  度:覆蓋。

  香腮雪:雪白的面頰。

  弄妝:梳妝打扮。

  羅襦:絲綢短襖。

  鷓鴣:貼繡上去的鷓鴣圖,這說的是當時的衣飾,就是用金線繡好花樣,再繡貼在衣服上,謂之“貼金”

 

  3、譯文1:

     眉妝漫染,疊蓋了部分額黃,鬢邊發絲飄過,潔白的香腮似雪。懶得起來,畫一畫蛾眉梳洗打扮,慢吞吞、意遲遲。

    照一照新插的花朵,對了前鏡、又對后鏡,紅花與容顏交相輝映。剛穿上的綾羅裙襦,繡著一雙雙的金鷓鴣。

    譯文2:

   小山重重疊疊,晨曦閃閃或明或滅,鬢邊發絲飄過潔白的香腮似雪。懶得起來畫一畫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慢吞吞意遲遲。

  照一照新插的花朵對前鏡又對后鏡,紅花與容顏交相輝映,剛穿上的綾羅裙襦,繡著一雙雙的金鷓鴣。

    譯文3:

    美人頭發重重疊疊中的金背小梳在日光的照射下閃爍不定,像烏云一般的頭發飄拂著雪白的臉龐,嬌慵起身畫細長彎曲的眉毛,緩緩擺弄著妝容,拿前后兩面鏡子照看頭上的飾花,花與容顏交互輝映在鏡子里。將畫好的新貼繡在短襖上,圖案是成雙成對難以分離的金鷓鴣。

   譯文4:

   清晨旭日光輝映照在金色畫屏上,有明有暗,金光閃爍。閨中人還沒起床,一抹烏黑蓬松的秀發披散在雪白的香腮上。終于懶懶起床了,慢騰騰地梳洗妝扮,描畫蛾眉。

    雙鬢簪了鮮花,對著妝臺上的座鏡從正面照,又拿著帶柄的手鏡從背后照,紅花與容顏,交相輝映,美艷絕倫。妝扮完畢,便開始在絲織短襖上,帖繡成雙成對的金鷓鴣。

 

    4、 溫庭筠生平見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一:飛卿詞如“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無限傷心,溢于言表。

 

    5、這首詞寫一個閨中貴婦的苦悶心情。開頭兩句,寫她臉孔雪白、芳香,頭發像濃云一般烏黑柔軟,再襯上金黃色的眉毛,光艷畢現。在短短十四字中,把色澤、氣味、體態……連同神情都生動地描繪出來。首句中的“小山”一詞,歷來有多種解釋。一解認為指屏風山的小山。許昂霄《詞綜偶評》說:“蓋指屏山而言”。則全句意為:屏風上雕繪著重重疊疊的小山,在陽光的照耀下,金光一明一滅地閃爍。另一解認為指眉。《天寶遺事》載:“明皇幸蜀,命畫工作十眉圖。”據《海錄碎事》:“十眉圖:一鴛鴦、二小山……”又一解認為指發髻。“金明滅”指首飾,或金銀牙玉小梳背,在頭發間光彩閃爍。“重疊金”,謂把眉毛畫成黃色,像金一般重疊(金,或指“金釵”)。楊慎《詞品》說:“北周靜帝令人黃眉墨妝,其風流于后世。”全句是說,眉上涂的顏料有的掉了,因此金光有明有滅,暗示睡覺后妝殘了的意思。首句說眉上的顏色褪了,次句說頭發蓬蓬松松地快垂到腮邊了,三、四兩句才接著說女主人公懶洋洋地起床畫眉和梳妝。這樣前后呼應,層次極為分明。

  下片寫她梳洗和打扮齊整了,為了看頭上的花飾是否插好,便拿兩面鏡子一前一后地照著瞧。鏡子里交叉出現了她的臉孔和花飾。它相互輝映,顯得格外好看。末兩句寫她穿上新貼圖樣的繡花絲綢短襖,襖子上盤著一對對金色的鷓鴣。這雙雙對對的鷓鴣,勾起她無限的情思。

  表面看來,這首詞寫的不過是女主人公從睡醒后到梳妝打扮完過程中的幾個鏡頭,卻能充分透露出她內心的復雜感受,做到神情畢現。開頭兩句,寫她臉孔雪白、芳香,頭發像濃云一般烏黑柔軟,再襯上金黃色的眉毛,顯得多么光艷!它不僅讓讀者看到色彩和聞到香味,而且試圖觸動讀者的全部感官。在短短十四字中,竟把色澤、氣味、體態……連同神情都生動地描繪出來,技巧不能說不高。俞平伯先生指出:“度字含有飛動意。” 葉嘉瑩女士《迦陵論詞從稿》也說:“‘度’字生動,……足以喚起人活潑之意象。”在詞人的聯想中,“云”字乃從“鬢”字生出,“度”字又從“云”字生出。詞人再于“度”字添一“欲”字,就把無生命的“鬢云”寫活了。試想:于金光明滅之中,云鬢飄拂之際,連細小的眉、發也如此富有生氣,豈不更撩人乎?這兩句,已寫出女主人公嬌慵萬分,所以第三句點出一個“懶”字,這才不使人覺得“懶”字突兀。不僅不覺得突兀,反覺得它與上文扣得很緊。因為眉殘了,便畫眉;發松了,便梳妝。第四句末用個“遲”字,說明女主人公對梳妝打扮并無興致。因為她心上的人不在身旁,打扮得再漂亮又給誰看呢?又“妝”字上著一“弄”字,便含無聊已極而借此消遣的意味。

  五、六兩句,襯出一幅花面相映圖。花似人面,人面似花。花固然美,但“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人面固然也美,但紅顏易老,青春難駐,只怕也跟花一樣易開易落啊!

  結拍兩句,說她穿上短襖,看著一雙雙用金線繡成的鷓鴣出神。鷓鴣尚懂得成雙成對,而人呢?鷓鴣似乎在叫:“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而她的哥卻早已出門遠去,這怎不教人難挨難耐呢?

  這首詞藝術技巧極高,濃墨重彩。清人劉熙災在《藝概》中說:“溫飛卿詞,精紗絕人(倫),然類不出乎綺怨。”說得相當中肯.

 

    6、因為我們有《離騷》的這一個傳統,用美麗的衣服代表美麗的才德。可是,我以為使張惠言能夠做這種聯想的,除去他衣服裝飾得美好以外,在這首小詞的上半首有一句話,更是有這種作用和這種意義的。就是“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表面上只是寫一個美女懶懶地起床來畫眉在梳妝,可是“蛾眉”兩個字,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之中已經形成了一個語碼,就是上一次我已經提到過的那個俄國的Lotman說的那是一個culture tradition。“蛾眉”已經在中國文學詩歌的使用的歷史之中成為了一個語碼。從屈原開始,“眾女嫉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最早的“蛾眉”,其實是出現在《詩經》,《詩經》的《衛風·碩人》說“螓首蛾眉”,說這一個女子,說這是衛國的莊姜的美麗,說她前額很寬廣,像一個蟬的一種方正的頭。“蛾眉”,中國的《詩經》,最古老的詩歌,用最古老的美感的形象,它說這個女子的眉毛就像飛蛾前面兩個觸角,這樣彎彎的長長的,“螓首蛾眉”。
可是當《離騷》,屈原使用它的時候,那個“蛾眉”就不只是單純的美麗的女子了,而是有了象喻的意思。因為屈原是用這個蛾眉,代表男子的才德的美好。而《離騷》這篇作品,在我們中國舊日的讀書人是必讀的一篇作品,是傳頌眾口的。所以這個文化傳統就從屈原的《離騷》就建立起來了。所以到了唐朝的李商隱,寫過一首題目叫做《無題詩》,不是七言的律詩,而是五言的古詩。他說,“八歲偷照鏡,長眉已能畫”說一個女孩子八歲就知道愛美了,懂得偷偷地照鏡子,就能夠畫出來那么修長、那么曲折、那么有情調的長眉,“長眉亦能畫”。而李商隱的這首詩也是一首象喻的詩,也是用“蛾眉”代表男子的品德的美好。如果“蛾眉”是男子才德的美好,畫眉毛,學著畫眉毛,就是追求才德的美好。所以李商隱這首《無題詩》都是寫女孩子追求美好的。“懶起畫蛾眉”,中國“懶起”有個傳統的,說“懶起”還有傳統嗎?“懶起”有傳統。
唐朝的詩人(杜荀鶴)寫的說是“承恩不在貌,叫妾若為容。”“早被嬋娟誤,欲妝臨鏡慵”。說我也要化妝,可是我對著鏡子就覺得懶,我就懶得化妝,為什么?因為“承恩不在貌”,像王昭君是很美麗的,可是沒有得到皇帝的賞識,最后去“和番”了,到了“胡地”去了。楊貴妃得到唐玄宗的寵愛,不僅只是因為楊貴妃長得容貌的美麗,你看那個《長恨歌傳》上所寫的,陳鴻的《長恨歌傳》,說她是“先意承旨”,“先意希旨,有不可形容者焉。”說她能夠揣摩皇帝的意思,皇帝沒有說出來,她都迎合了。“承恩不在貌”,得到皇上喜愛的人,不在乎你美麗不美麗。我美麗也沒有用,美麗不一定得到皇帝的寵愛。“叫妾若為容”我怎么樣化妝,沒有人懂得欣賞我的這種美麗。所以“欲妝臨鏡慵”,所以我對鏡子就覺得很懶,我畫給誰看,現在的人就不懂得欣賞這種美麗了。所以現在你就看到溫庭筠這首小詞,不但是說衣服裝飾得美好,讓人想到屈原《離騷》的“初服”,而且“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那個“懶”跟“遲”都有了作用。是因為沒有人欣賞,而女子沒有得到一個男子的欣賞,就如同一個士人,一個讀書人沒有得到政府,沒有得到朝廷的欣賞是一樣的。而這是什么?這是culture code,是文化的語碼,本身隱藏了這樣的作用。葉嘉瑩

 

   7、山長水闊,夢魂杳杳,永遠不知他身在何處,周遭有何人發生何事,永遠不知他容顏與心緒。一封信不知如何輾轉才能到達他手中,一句話不住如何才能說與他聽,一顆心不知如何才能呈給她看。便是相思無盡也只得日日憑欄獨倚,看春花開秋葉落,雨打芭蕉雪覆寒梅,原上草綠了又黃黃了又綠,卻始終等不到他的人歸來。你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也沒有關系,因為沒有人在意你的秀顏麗姿,或者在意的人不是你心里的那個人。你滿懷愁緒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也只有風知道,也許新人已在側舊人早黯淡,至好不過一處相思兩地閑愁無濟于事。你唱著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頭也沒有用,天長路遠魂飛苦,長相思摧心肝。

 

   8、我國有句美學格言說:修飾即人。英國莎士比亞也說:服裝往往可以表現人格。修飾是復蓋在心靈上的一件外衣,姿態舉止的行為,是透過心靈輝映在外衣上的一集光束。這就是說,一個人的修飾和姿態舉止,是他(她)的心理特征和思想個性的反映。因此,抓住一個人的修飾和姿態舉止來進行描寫,就能寫出他(她)的心態特點和個性特征,收到從一斑窺全豹的藝術效果。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乃“為誰梳洗為誰容”的閨中怨情。女子對為悅已者容的重視。正因為女子非常重視為悅已者容,一旦悅已者別去,她就無心修妝打扮。懶得起來梳洗整妝,就是這種“膏沫誰容”的幽深怨情的具體表現。待她起來弄妝梳洗,對鏡簪花,從前后鏡中看到美面與花枝交映生輝,不禁顧影自憐,深感紅花易謝,紅顏易老,青春虛度的悲哀。當她穿上花羅襖,看到上面成雙成對的鷓鴣花紋,更增加了獨守空房,坐失華年的無窮幽怨。詞人只寫了這位思婦的修飾和姿態舉止,不言哀怨而哀怨自深。

 

   9、秋天的早晨,陽光堅硬明朗如金屬,帶著黃金一樣的色澤投射在地面,把樹影從馬路的那邊一直拉伸到這邊。樹下鋪著一層干爽的落葉,風一次,卷著旋動。我一邊念著溫庭筠的《菩薩蠻》“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的詞句,一邊想起昨日傍晚在河邊驟然發覺滿河面盡是茫茫白霧的一幕,感覺歲月無聲,感覺杜甫的“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10、古時候的女人一定很重視畫眉吧? 在那個含蓄的年代,一切都是含蓄的,不能明說的,要靠眉目傳情。“雙眉畫未成,哪能就郎抱。”“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窗疏眉語度,紗輕眼笑來。” “貪與蕭郎眉語,不知舞錯伊州。”這最后一句總是讓我啞然失笑,以舞為業的舞姬,竟然因為與情人眉目傳情而舞錯了節拍。眉目傳情如此重要,女人怎么能不注重畫眉呢?所以那時眉也很講究。張泌《妝樓記》記載說:“明皇幸蜀,令畫工作十眉圖。”十眉為鴛鴦眉、遠山眉、五岳眉、三峰眉、垂珠眉、卻月眉、分梢眉、涵煙眉、拂云眉、倒暈眉。而到后來,更是遠遠不止十眉了。誰都想做個眉眼盈盈的女子,而如果這眉是心愛的男子為自己畫的,那種感覺會更不一樣吧?

    這個一切講究效率的光怪陸離的時代,連愛情都是速食的,除了以化妝為業的化妝師,還會有什么男人會靜下心來,細細的為心愛的女人真心的畫一次眉呢?那種溫柔的甜美,那種要滿滿的要溢出來的欲說還休的幸福,也許我今生都無法體會了。

    但我一直堅信,或者說我一直都希望人是有前生的。那么,在前生,我也曾經歷過那個眉目傳情的年代,我也曾脈脈無語眉眼盈盈過。那么,在前生,有沒有我愛的男子為我畫過眉呢?想起那首詩: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也許,前世的我也曾坐在妝臺前,梳洗妝罷,對君低頭淺笑,悄問一聲:畫眉深淺入時無?也許,前世的我,確曾有心愛的男子為我細心畫眉。那么,究竟,前世誰曾為我畫過眉?易紫煙

 

    11、提起中國文學,無不以其詩詞的輝煌璀璨而引以為豪。其對時勢的感傷與對人生的感慨,其對社會的描摹與對自然的參悟,宛如那光耀千古的明月,仿若那撩撥心胸的鵝羽,似那涓涓不息的清流,好像那浩蕩奔騰的大海,無論你以何種心境、從何種角度去品讀,去吟詠,都會給你以精神的震撼與心靈的共鳴。在困厄之時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李白與你為伍,在孤獨之中有柳宗元筆下那“獨釣寒江雪”的“蓑翁”與你為伴,在騰達之時讀一讀孟浩然的“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在清閑之時讀一讀李后主的《虞美人》“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這些人生的真切體悟與心靈之語立刻會使人神志清醒起來,不再為眼前的世事浮云所遮掩。

    晚唐文學,一直不是那么被人關注。因為在人們的印象里,頹廢凋敝的晚唐時勢,使其失去了初盛唐時期的那種顯耀與輝煌。但是,它處于一個文化傳承與文風轉軌的關鍵時期,因此,研究唐宋文學乃至中國文學,它是一個無法繞過的彎,更不能忽視它的存在。因為在大唐皇朝中,自安史之亂、永貞變革、二王八司馬事件之后,其盛世之態已不復存在;又由于朋黨傾軋、宦官專權、藩鎮割據,導致戰火連年。經濟頹廢,人心懸浮,國家凋敝,仕途迷惘,文風不振。于是,到了晚唐五代時期,天下學子雖然仍在讀著四書、五經,仍然想著齊家治國平天下,然而,在“楊柳岸,曉風殘月”的境況下,話語也就失去了初唐與盛唐時期的那般豪邁與亢奮。在前途茫然、思想動蕩的氛圍中,不僅僅是英雄氣短,文人也不再有“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的氣概,從而,昔日的神鴉社鼓變成了燈紅酒綠下的秦淮小調,外向的奔放豪情變成了內斂的花間吟詠。

    在政治抱負無以施展的環境中,溫庭筠以特別的勇氣與獨特的行為開創了花間詞派,在“小山重疊金明滅,鬢云欲度香腮雪。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的吟詠聲中,將詩的“言志”解構成詞的“煽情”,將審美視角完全徹底地從對男人陽剛的吟贊遷移到對女人“娥眉”的關注,進而帶來一場聲勢浩大而且曠日持久的文學革命。這也許是溫庭筠所沒有想到的。然而,歷史的玩笑卻又是開得這般真切,溫庭筠在女人的一顰一笑、一喜一憂、一舉手一投足之間,用一根細小的“溫軟香艷”的杠桿,撬開了文學的另一扇天窗,使其成為花間詞的鼻祖。這真可謂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