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譯文]  縱使今生今世不能遂愿,我亦甘愿空對鮮花飲美酒,為你落淚。

  [出典]   周邦彥  《解連環·怨懷無托》

  注:

  1、  《解連環》  周邦彥

    怨懷無托,嗟情人斷絕,信音遼邈。縱妙手、能解連環,似風散雨收,霧輕云薄。燕子樓空,暗塵鎖、一床弦索。想移根換葉,盡是舊時,手種紅藥。

  汀洲漸生杜若。料舟移岸曲,人在天角。謾記得、當日音書,把閑語閑言,待總燒卻。水驛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2、注釋:

     解連環:柳永創調。此處借喻情懷難解。   

 燕子樓空:燕子樓在今灌輸徐州。這里指人去樓空。

 弦索:指琴、箏一類樂器。

 紅藥:紅色芍藥。 

 床:放琴的架子。

 杜若:芳草名。別稱地藕、竹葉蓮、山竹殼菜。

 拼:不顧惜,舍棄。 


 

3、譯文1:

  幽怨的情懷無所寄托,哀嘆情人天涯遠隔,音書渺茫無著落。縱然有妙手,能解開連環套索,擺脫感情糾葛,雙方的情意也會冷漠,像風雨一樣消散,云霧一樣輕薄。佳人居住的燕子樓已在空舍,灰暗的塵埃封鎖了,滿床的琵琶琴瑟。樓前花圃根葉全已移載換過,往日全是,她親手所種的紅芍藥香艷灼灼。

江中的沙洲漸漸長了杜若。料想她沿著變曲的河岸劃動小舟,人兒在天涯海角飄泊。空記得,當時情話綿綿,還有音書寄我,而今那些閑言閑語令我睹物愁苦,倒不如待我全都燒成赤灰末。春天又回到水邊驛舍,希望她還能寄我,一枝江南的梅萼。我不惜一切對著花,對著酒,為她傷心流淚。

譯文2:

滿懷的幽怨無所寄托,只嘆那心上人絕情而去,音信渺茫。縱然有高超妙手能解開連環鎖,我心中依然如風雨過后仍有薄云輕霧,不能忘情。燕子樓中空無一人,尚有滿屋的琴箏。庭院中的紅芍藥雖然長出新根,換了新葉,也畢竟是以往你我二人同手栽種。

送你遠行的洲渚上已經長出了杜若香草,我猜想你的船早已靠岸,你在天涯海角多么孤零。還記得當時你寫給我的山盟海誓,如今看來全是空話,倒不如把它燒成灰燼。春天又回到了水邊驛站,我又企盼著,你能給我寄來一枝江南早梅。哎,縱使今生今世不能遂愿,我亦甘愿空對鮮花飲美酒,為你落淚。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 這首詞與一般寫相思別情的情詞不同。相思離情還有可托情懷之人,如今卻是“怨懷無托”。詞中抒發的便是由于“怨懷無托”而生發出來的種種曲折、矛盾的失戀情結。

上片“怨懷無托,嗟情人斷絕,信音遼邈。”這三句把心中郁結已久的幽怨和盤托出,來勢突兀,說明心中的痛楚已經到了難以抑制、無可忍受的程度。這一痛楚是因為“情人斷絕,信音遼邈”。往日情人不僅絕情而且斷信,毫不留戀地棄他而去。負心如此,豈是常情所可猜度。

“縱妙手能解連環,似風散雨收,霧輕云薄。”尤怨至極無以平憤,遂以譏刺口吻以泄怨怒。意思是說:這拋我而去的負心女子,把本不可解的愛情,就像古代齊王后解玉連環那樣,椎破(砸碎)解之。“解連環”的故事,見《戰國策·齊策六》:“秦昭王嘗遣使者遺君王后玉連環,曰:‘齊多智,而解此環否?’君王后以示群臣,群臣不知解,君王后引錐椎破之,謝秦使曰:‘謹以解矣!’”這本來是一次齊國與秦國的外交斗爭,秦國有意示威,齊王后并不示弱,暗示的方法非常決斷而巧妙,所以說:“信妙手能解連環”。但以此來指女子的毅然絕情,便有譏刺對方的意味。“風散雨收,霧輕云薄。”句中的“云”、“雨”歷來暗喻男女纏綿難解之情,典出《高唐賦》。“風散”、“霧輕”暗喻這一負心女子寡情無義,她對濃如云雨的男女之戀,視為可聚可散的風與霧,毫無依憑可言。怨懷至此本應斷絕癡情,但睹物思人,依然舊情難已。

“燕子樓空,暗塵鎖一床弦索。想移根換葉,盡是舊時,手種紅藥。”這四句一變憤懣語氣,轉為無限思量。如今人去樓空,樂器生塵,種種舊事舊情不由自主地又重上心頭。燕子樓是唐武寧軍節度使張愔為愛妾關盼盼所建。張愔卒后,盼盼念舊日恩愛而不嫁,其事綺艷感人。“燕子樓空”暗寓往昔纏綿之情已隨人去,借用蘇軾《永遇樂》詞“燕子樓空,佳人何在”句意,以托懷念之情。再望庭中紅藥正發,較當年手種之時已根移葉換,光陰之速,人情之變,觸處皆是,教人怎生忘懷?紅藥即芍藥,是古代愛情誓約的象征物。《詩經·溱洧》:“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鄭《箋》:“送女以勺藥,結恩情也。”唐李賀《許公子鄭姬歌》:“先將芍藥獻妝臺,后解黃金大如斗。”即源于《溱洧》之俗。“移根換葉”在詩詞中暗示情侶分散。程垓《意難忘》詞:“相逢情有在,不語意難忘。些個事,斷人腸。怎禁得恓惶。待與伊、移根換葉,試又何妨”俞平伯《清真詞釋》解:“移根換葉”三句云:“然無論如何換,如何移,我總記得分明,實是當時香泥親護,玉手相將,共同扶植者也。”(俞平伯《論詩詞曲雜著》643頁)似稍欠斟酌。蓋此詞上片之“紅藥”與下片之“杜若”、“梅萼”,各占一事,各領一意,且都有出典。尤其“移根換葉”喻情侶分散已見蘇詞,俞老所解恰與句意相違,恐它日不能明辨,相沿輾轉,特綴數語以茲后來參證。詞中“紅藥”句意既已辨明,尚須就詞中情感的變換加以點破。“燕子摟空”兩句是懷念舊時恩愛,“想移根換葉”二句雖憶舊事,卻因此而又生怨恨。回憶當初手種紅藥之時,曾相誓永結情好,伊今毀誓背盟,更置誓言于何地?由此可見,伊人不只“妙手能解連環”,而且背信棄義,無所不用其極,是可為而何事不可為?至此可謂怨之已極。

下片“汀洲漸生杜若。料舟移岸曲,人在天角。”如果將這三句所表達的懷念之情,與上片歇拍詛咒詈罵之語加以比照,幾乎判若出自兩人之口。男女之愛發之于情,情之為物是不可理喻的。所以詛咒也好,詈罵也好,都是出自一片愛意。春天來臨,汀洲之上杜若漸萌,于是心中又打點起,為負心而去的情人料理一切的準備。伊已別去經年,行舟沿著曲曲不盡的水岸漸行漸遠,料想如今已在海角天涯。即便有信有物想寄給她又寄到何處?杜若是香草,用以象征情人之間的寄贈之物。《九歌·湘夫人》》:“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兮遠者。”所以“汀洲漸生杜若”是見杜若而生“將以遺兮遠者”之情,并非要寄什么香草,人愈遠而思愈切,其情之苦可想而得。

“謾記得當日音書,把閑語閑言,待總燒卻。”因為人去日遠,所以更加盼望去者寄來只言片語的消息以慰望眼。但這一切又化為空望。回憶當初熱戀之時,紅箋密字音書不斷,至今仍置懷袖珍如至寶。事至今日才知道那只不過是些無關緊要的閑言淡語,真想付之一炬以解憤恨。樂府古辭《有所思》:“聞君有他心,燒之當風揚其灰。從今已往,勿復相思而與君絕。”(《樂府詩集》230頁)情人反目往往會把平日視為至寶的紀念物撕毀燒掉以泄怨憤。樂府《有所思》所寫便是如此,但這首詞卻與《有所思》的人物心態有所不同,詞中雖然也說道“待總燒卻”,然而只是這么想并未這么做。其癡迷之情豈不有甚于付諸行為的真的“燒卻”嗎?

“水驛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這兩句回應下片過拍“汀洲漸生杜若”。意思是說:我雖有心寄信、物給你,因你行蹤不定,欲寄而勢有不能;而我仍居原處,只要你肯寄則無有不能。何況現已春暖冰消,水驛通航,你怎不能把江南的春梅寄我一枝聊解苦憶呢?《荊州記》:“吳之陸凱自江南寄梅至長安,贈好友范曄,并寄詩云:“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其實“望寄我江南梅萼”的“望”不過是奢“望”而已,明知“情人斷絕,信音遼邈”,還如此奢望不已,豈非癡頑而何?但人間“無物似情濃”(張先《一叢花令》)所以才有“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李商隱《無題》)這樣的癡情灑向人間惹人去尋繹玩味!

“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詞人用這句極凄涼、極清醒又極真實的話語作為全詞的結尾,卻把情感推進到高峰。哀莫大于心死,今去者決絕,無可挽回,卻又不能“勿復相思而與君絕”,“對花對酒”尚且“為伊淚落”,那么無花無酒更當奈何?這些不盡之情留在詞外,令人玩索。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第96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58名,唱和次數排名第37名,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39名。


6、《紅樓夢》中有一副對聯:“厚地高天,堪嘆千古情不盡;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償。”堪稱是對古往今來有情人世的一副總批。人間情多,文字世界自然也情多,尤其是古典文學作品,愛情從來都是重要主題。至于詞就更為顯見,凡寫詞之人幾乎未有不寫情的,周邦彥便是此中高手,在他的詞中,愛情表現出一種癡頑典麗之美,令人感慨再三。

此詞詞牌“解連環”即是主題,源自《戰國策》中的一個故事:戰國時,秦王將一枚玉環送給齊國君王,說,齊國的聰明人很多,能夠將它解開嗎?齊王后和群臣商議,都認為無法解開。齊王后即用鐵錐將連環砸破,告訴秦國的使者說:已經解開了。

連環本不可解,然而卻解了。無解的解法,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因為這個故事的主角是個果敢的女子,后來詞人們便借用“解連環”的典故,喻女子主動想方設法斷絕情愛之意。周邦彥用此典故,正是寫一個“負心女子癡情漢”的故事。

詞的上片以“想”為核,撫今追昔,哀怨悱惻;下片轉入“寄贈”之思,委曲回宕。然而伊人已去,音訊杳然,再深切厚重的情都不能換得回她的回眸,在這樣的痛與無奈中,仍舊無悔地相思,執著地懷戀。所謂“癡頑”就是這樣,百轉千回地思量,終也不能改了初衷。

周邦彥的詞,風格幽雅,思維縝密深遠。這首《解連環》,若翻成白話,無疑是一篇繾綣長文。其中有眼前景,有過去情,有怨嘆,有懸想,有愁恨,有癡戀,種種情愫,難以盡說。入他詞中,如此復雜悱惻的情都蘊于賦一般的短句中,別具一番含蓄典麗之美。

譬如,上篇“燕子樓空”句,是懷想佳人舊居情景,典用唐關盼盼事。關盼盼是張愔愛妓,在張死后,她念舊愛而不嫁,一直獨居于燕子樓中。蘇軾曾為之作詞《永遇樂》:燕子樓空,佳人何在?周邦彥用了蘇軾的上半句,其意卻在“佳人何在”,點明所戀之人早已遠離,與上文“嗟情人斷絕”句相扣。此其用意之一。其二,此典也暗指伊人是他曾經的愛妓,身份一如關盼盼,可惜并無關盼盼的堅情貞意,他未死,她已去。如此聯想,才能追躡到作者幽曲的怨懷與感慨。

“想”而不得,下篇中心轉入“寄贈”之上。先是想寄她香花,“汀洲漸生杜若”, “杜若”也有所本,《九歌·湘夫人》中寫:“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兮遠者。”古人早就有采折芬香的花草贈遠人的風俗,杜若也在其列。可惜伊人遠在天角,且行舟不定,勢難轉達。轉而又想,她行蹤不定,自己卻長居此地,眼前又是春回大地,某一天,她的心意會不會也如春天一般回轉來,肯寄我一枝梅花?

“望寄我,江南梅萼”句出自《荊州記》,吳陸凱從江南寄一枝梅花到長安,贈予好友范曄,賦詩云:“折梅逢驛使,寄予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盡管關河阻隔,然而只需一枝梅花,彼此心意便能相通。只不過,對于美成,設想再好,終究是一場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傷心事,讀這首詞的人都明白,去者若逝水,哪里有回頭的可能?即便梅花開到她的裙邊,怕也不會有一朵能讓她想起他。偏偏他,忘不了,放不下,癡纏不已,讓人讀得心疼,恨不得跳入詞中,扯過他的衣袖,讓他知道轉身。

劉德華唱過:“給我一杯忘情水,換我一夜不流淚。”歌中所唱,雖然俗,并且矯情,但其歌詞的核心和美成的詞一樣,都可歸結為“不能忘情”四字。實則,世間哪有忘情水?無非是深陷情局之人的虛構。痛不可抑時,唯有求助于“忘”字,忘了情,忘了愛,才能重得生天。可是如何才能忘?我不知道,美成也不知道,你看他,想移根換葉,想燒卻音書,都只為能忘記那個人,哪怕一時半刻。而終不能。百轉衷腸之后,他終究還是選擇: “拼今生,對花對酒,為伊落淚。”

人間無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身在有情人世,縱有妙手,能解連環,終究解不了心中的連環,心中的結。

人都說美成負一代詞名,以這首詞看,確非偶得。全詞層層鋪敘,格調精雅,講究錘字煉句,多處以單字起領,如“縱”、“想”、“料”、“拼”等,使筆觸顯得細膩委婉,轉折處情韻回宕,感人肺腑。因是長調,且短句偏多,讀來又多一種縝密搖曳之感。《海綃說詞》(清陳洵)評價這首詞說:“篇中設景設情,純是空中結想,此固詞之極幻化者。”確是知音之言。


7、憶苦綿長,在我心中漫山遍野的怨愁,我該向誰人傾訴?

    你決絕而去,毫無留戀。

    從此天涯海角,再無你的音信。

    縱使我能解開紛繁纏繞的連環鎖,又如何解開心中對你的綿綿牽掛紛繁纏繞?

    你似風,似雨;我如霧,如云。

    風過無痕,雨過飄渺,可是風后,天空依舊薄霧繚繞,雨過,天空依舊愁云慘淡。

    你離去,一如遠去的燕子,只留我與這空落的小樓。

    塵埃落滿琴床上的琴弦,你離去,我再未觸碰。

    庭院深深,那滿園的芍藥,也已換上新的枝葉,可他們,亦是曾經你我親手所種,象征著你我的情愫,亙古綿長的呀。

    物是人非,花兒還是美麗,可是你已遠去,留我孤然飄零。

    送你遠行的那個小洲,如今也已長出了新的杜若草,載著你遠去的小舟如今也該停留在新的津渡了吧?

    如同千里之外的你,也已停留在新的懷抱。

    可悲的是,我還記得你曾經的山盟海誓,你的字跡,你的聲音。

    于你,不過是敷衍之詞罷了吧?

    想要一把火燒盡這信箋,可對你的情思如何能夠燃盡?

    春天又綠了水邊的驛站,你可知你離去后,我時常在這張望,盼望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盼望著你寄予我一支江南的早梅,仿若你的牽掛。

    或然是奢侈的盼望,但你可知,我竟甘愿這樣守候著。

    看著花開花落,舉杯邀月,飲下這口苦酒,,讓它化作眼角的淚,為你而落。


8、山抹微云秦學士,露花倒影柳屯田。尋愁覓恨,征歌逐舞,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畢竟是瞬間的事,你也只能如此的自我安慰,是啊,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換來的結果是縱使相逢應不識,謾贏得,青樓薄幸名存。可堪孤館閉春寒,孤館里度日如年。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后期空記省。字字哽苦難吐,令人頓生凄厲之感。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云破月來花弄影。無可奈何花落去并沒有引起世人的異議,為何你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卻使人投鞭渡江?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你為花寫挽詞,誰為你寫挽詞?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數峰青山將永遠陪伴著孤獨不朽的魂魄。

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它們為誰流下瀟湘去?


9、“古來圣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文人騷客,把酒論詩;才子佳人,對盞吟佳句;英雄豪客,杯酒論英雄。兩千年前,杜康偶造佳釀,卻如何能想到,這瓊漿玉露易相逢,舉杯飛觴、觥籌交錯的盛況。

   斟一杯紅酒,流動在高腳的玻璃杯中,虛幻的燭光里,演繹風花雪月;添一盅濁酒,暖在紅燙的小火爐上,天寒地凍里,獨賞梨花千樹萬樹開;續一杯生啤,停在一片狼藉的酒桌上,一飲而盡時,顯一派英雄豪情。

   古人愛酒,不外乎幾種:“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逸志閑情;“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豪情豁達;“巧笑艷歌皆我意,惱花顛酒拼君嗔,物情唯有醉中真。”的惺惺相惜;“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的癡情相思。今人悅酒,雖沒有歌舞相伴,詩詞調味,也別有一番情趣。閑了,暢飲一杯;累了,小酌一杯;煩了,稍喝幾口。親朋相聚,免不了多勸幾杯;洽談業務,少不了瓶瓶罐罐。

     而似我,面對酒時,雖平添幾許無奈,卻也對酒頂禮膜拜,遠觀而不敢近褻。尤其喜愛紅酒,那瑩剔透的液體,微醺中陶醉的醇香,以及映在杯壁的紅光,未及飲,我已醉了,醉的不可救藥,醉在這世界最美麗的紅中,恍惚著,夢幻著,吟著“葡萄美酒夜光杯”。我一直都固執地以為,紅酒是用來品的,只有優雅的人,才能端起對它的尊重。

   酒是有文化的,它放蕩不羈,卻又催出多少雅詞佳句;它纏綿如夢,卻能激起男兒的錚錚鐵骨;它清涼似冰,卻往往叫人熾熱如火。酒文化是深邃的,讓人捉摸不透,卻流連忘返的。

    論酒,源于一場宴,也源于月。臨中秋,月將圓,把酒言歡。酒和月,自古就有淵源,誠如“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莫使金樽空對月,人生得意須盡歡。”等等。酒,月之清輝,情之所系,靈之觸源。


    10、飲酒變成了表達自己情感的一種最為稱道的方式。

     憂愁了要喝酒,“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癡情了要喝酒,“ 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惜別了要喝酒,“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快樂了又要喝酒,“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生病了還得喝酒,“酒為百藥之長”……


    11、“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醉眼問花花不語,淚眼問月月不言。
    還是安靜的離去,離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喧嘩散盡,只留一地的狼籍,在寂寞的孤獨著,在月下悲哀的舞動著。
    別將思念遙寄,別將思緒說出,就那樣風中沉默,就那樣風中而歌。一轉身,卻在別人無法看見的黑暗處,淚滴落心底。

    且將孤獨的思念留駐,在心底存一個角落,安放。


    12、在午夜為你寫一首小詩,紀念我消逝的愛情。當幸福的回想是一種奢望,我的手握住了又放……越單純,越幸福,心像開滿花的樹。

    你不明白,喜歡一個人是宿命,即使注定是劫難,也在劫難逃。我的驕傲,該怎么對待。追溯昔日的回憶,我們還是不是還在原點徘徊。盡管伱在愛我,卻不懂我,我不需要這份不帶色彩的愛。何意百煉鋼,化為繞指柔。

    我說過要你許我的一季愛傾城,隨著時間流逝了。如果純白可以開出幸福的花,那么我一定是最幸福的。聽夠了情歌,回頭再聽聽青春勵志歌。思想怪異的我,總喜歡徘徊在自己的夢里。從來不會去擱淺你,那樣我會沒有安全感。你不曾參與我的生活、可在我的生活里你無處不在。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13、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在大學愛情的海洋里,是做一個癡人情種?還是做一個游戲花間的浪子?落花已做風前舞,又送黃昏雨,面對孤寂惆悵,面對愛情秘密,面對咫尺伊人,進否?退否?沒有相戀的海誓山盟,只有一種默默守護天使的信念,沒有表白的勇氣,所以只有拚盡自己余力,獨自對花對酒,為自己心愛的人而落淚。無心去窺探愛情的秘密,無力去挽回丟失的風花雪月,無奈伊人已有所屬。無心、無力、無奈,所以唯有選擇默默守護、默默為伊淚落,手握殘筆,試問蒼天,情歸何處?黃昏蝴蝶依舊紛飛,大學見卻青春飄零。


    14、淚水被風吹干了,又再度泉涌而出,我不顧周圍人怪異的陽光,昂著頭,迎著風的方向……那一夜,望著街那邊的自行車,我整整追了一條街,在對面,看著,跑著……

    只是奔跑從來沒有讓我停止過流淚,也許這樣的流淚,可以跟放肆一些罷。小腹開始一陣陣絞痛,提醒我劇烈運動的后果。我喜歡這種疼痛的感覺,我沒有放慢自己的腳步,原來心里的痛,可以很明白的感受得到的啊。因為,還有二十多天,我們就認識一年了,整整一年了啊。

    也許我真的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希望擁有一段童話般真實如夢的感情。這是我的赤誠,也是我的幼稚。終于明白世間沒有完美的人,也不可能有完美的事。只是再明白,終究也沒有意義了的。許多事,許多話,所言所做,萬般違心,卻也不愿意解釋,辯駁,這是我的性格,這就是我的性格,消極的,不想做些什么了。縱然不是心中所想,卻也沒有回頭的勇氣。

    刺耳的哨聲響起,操場要關門了,這哨聲如同喪鐘,催我快快退場。終究這舞臺再也沒有我的角色。朋友說,如果覺得累了,就放棄吧。只是,我舍不得,什么都舍不得。究竟會有多累,我還沒能完全體會,就算是累,心里也是甜的吧。然而,在樓下的時候,是你先放手的。最后一刻,你仍然沒有明白我的意思。你問我是不是忘了以前說過的話,然而終究,還是你先背棄了,你已經不肯努力了,也不想挽回了。不是么。

    淚水落在鍵盤上,打字的手已有些顫抖。早上我寫了一封信給你,晚上沒有能夠給你,我想,還是把它打出來吧:

   我有一種走到盡頭的感覺。這些日子,我盡量把自己弄得很忙……

   愛你,所以承受一切,跟隨你所有的決定,縱然你從來都不愿主動挽留……

    經年不覺,歡歌猶在。舊夢不須記,前塵事更幽。停笑忍顧尊前,輕鎖眉頭初開。

    雨為云故,曾留左岸,莫再言。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漣漣。


    15、孤鴻啼斷的霜秋,你在異鄉里奔波,我無法想象滿目繁華的外灘你的身影是如何寥落,我只能,只能間或三言兩語問候幾句。如今,朝來寒雨晚成雪,你在家鄉,憑欄凝睇,該是林海雪原、冰雕玉琢。我在這里對月浩嘆,非恨春花飛盡,非恨張籍明珠。天意如此,我們都在不斷相遇反復錯過,過往的都只是浮光掠影、一枕黃粱,只合蜻蜓點水、淺嘗輒止,把那些和風細雨的廝守,把那些紅消香斷的恩仇統統拋卻,所能做的,拚卻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而已。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