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譯文] 把我的心,換成你的心,你才曉得這種相思有多深。

  [出典]  顧夐 《訴衷情》

  注:

  1、《訴衷情》 顧夐

   永夜拋人何處去?絕來音。香閣掩,眉斂,月將沉。

   爭忍不相尋?怨孤衾。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2、注釋:

   永夜:本為長夜,可引申為一夜又一夜,一夜復一夜。

   拋人:拋棄人。

   香閣掩:深閉香閣門。

   眉斂:低垂眉眼,表現出愁思苦怨。

 

  3、譯文:

    夜復一夜地拋棄人,究竟又混到何處去?沒有一點音訊。掩閉著香閣門,低垂眉眼愁思,月亮又要下沉。

    我怎能忍心不相尋?怨恨不盡的孤獨枕衾。把我的心,換成你的心,你才曉得這種相思有多深。

    4、顧夐,唐末五代詞人。生卒、籍貫不詳。前蜀王建時給事內庭,后擢茂州刺史。入后蜀,累遷至太尉。工詩詞,其詞真摯熱烈,婉麗動人。

 

    5、這首詞通過女主人公口語式的內心獨白,揭示了作為一個閨中弱女子被負心人所折磨而帶來的心靈創傷,表現了舊社會情愛悲劇的一個方面。主人公怨中有愛,愛怨兼發,心情復雜。作品在藝術構思與表現手法上甚見匠心,深得后代詞評家的贊賞。

  這是一首單調小令。開頭五句,奏的是感情音響的主旋律——怨。“永夜”兩句,就懸想負心人行蹤著筆。“長夜漫漫,負心人啊,你拋下我到哪里去了?”自問還復自答:“音信已絕,奈何!”著一“絕”字,點出薄悻者之寡信絕情。“香閣掩”三句,就閨中人己方情況著筆,從環境描寫(閨門緊閉)、表情描寫(眉頭緊皺)、時間推移(斜月將落、長夜將盡)這三個方面,寫出了終宵坐候之難耐。這兩筆歸結到一點——對薄悻者之怨。

  “爭忍”句以下寫心池又起新瀾。“爭忍”兩句是第一個浪頭,特點是思之不已,愛怨兼發。“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尋啊?”這一句心靈獨白,表明她怨中有愛,情絲難解。但稍加推究,閨門緊閉,室內一目了然,無物可尋。“尋”這一動作,正好顯示她已陷于身難自主迷離恍惚的精神狀態。等到她頭腦稍為清醒,又得面對令人心碎的現實——孤衾獨處,因而“怨”字又重上心頭。“換我心”三句是第二個浪頭,特點是情之所鐘,忽發癡語。清王士《花草蒙拾》曾指出:“顧太尉‘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自是透骨情語。徐山民‘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全襲此。”徐山民句中之“移”字,倒也深得顧詞“換”字之真諦。換心者,移心之謂也。主人公是多么希望把自己的一顆心移置在對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對方對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啊。就事論事,移心之說似屬無理,而主人公發此癡想,卻正好顯示其愛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謂“無理而有情”。當然盡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劇命運將是難以避免的。這一點,明湯顯祖在《花間集》評本中曾一語道破:“若到換心田地,換與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傾向性卻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損害的弱女子這一邊,這也就從側面鞭撻了薄悻之徒。

  顧夐此詞,以善作情語著稱。近人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曾把此詞作為“有專作情語而絕妙者”的顯例之一,并且說:“此等詞,求之古今人詞中,曾不多見。”足見評價之高。

 

   6、這首詞首句就顯得鏗鏘有力,憤激之情,噴涌而出:漫漫長夜,薄情郎拋下人到哪里去了?甚至連音信都全無了。她獨居香閨,愁鎖雙眉,雖說是“怨孤衾”,但仍忍不住去思念他。當月亮西沉,天將破曉,輾轉反側之后,突發奇思:“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顯然,她對情人仍是一往情深。這里既有對男子的嗔怨,更透露出女子的一片深情,令人低徊不盡。

 

   7、這是一首單調小令。開頭五句,奏的是感情音響的主旋律——怨。“永夜”兩句,就懸想負心人行蹤著筆。“長夜漫漫,負心人啊,你拋下我到哪里去了?”自問還復自答:“音信已絕,奈何!”這一“絕”字,點出薄悻者之寡信絕情。“香閣掩”三句,就閨中人己方情況著筆,從環境描寫(閨門緊閉)、表情描寫(眉頭緊皺)、時間推移(斜月將落、長夜將盡)這三個方面,寫出了終宵坐候之難耐。這兩筆歸結到一點——對薄悻者之怨。

  “爭忍”句以下寫心池又起新瀾。“爭忍”兩句是第一個浪頭,特點是思之不已,愛怨兼發。“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尋啊?”這一句心靈獨白,表明她怨中有愛,情絲難解。但稍加推究,閨門緊閉,室內一目了然,有何可尋?“尋”這一動作,正好顯示她已陷于身難自主迷離恍惚的精神狀態。等到她頭腦稍為清醒,又得面對令人心碎的現實——孤衾獨處,因而“怨”字又重上心頭。“換我心”三句是第二個浪頭,特點是情之所鐘,忽發癡語。換心者,移心之謂也。主人公是多么希望把自己的一顆心移置在對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對方對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啊。就事論事,移心之說似屬無理,而主人公發此癡想,卻正好顯示其愛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謂“無理而有情”。當然盡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劇命運將是難以避免的。這一點,明湯顯祖在《花間集》評本中曾一語道破:“若到換心田地,換與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傾向性卻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損害的弱女子這一邊,這也就從側面鞭撻了薄悻之徒。

  這首詞通過女主人公口語式的內心獨白,揭示了作為一個閨中弱女子被負心人所折磨而帶來的心靈創傷,表現了舊社會情愛悲劇的一個方面。主人公怨中有愛,愛怨兼發,心情復雜。作品在藝術構思與表現手法上甚見匠心,深得后代詞評家的贊賞。

 

    8、一個多情弱女子被拋棄后的心靈獨白。  

    長夜漫漫,負心的人啊,你拋下我到哪里去了?首句的一個“拋”字,便注定了這場愛情悲劇女主角的孤苦命運。音信已絕,奈何這里的關鍵詞自是一個字,點出了薄幸者的寡信絕情。

閨門緊閉。眉頭深鎖。斜月將沉。

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尋啊思之不已,尋尋覓覓。此處關鍵詞是一個 字。尋,顯然是一種無望。她已陷入寂寞無主、迷離恍惚的精神狀態。

孤衾獨處。終宵坐候。情絲難解。

她的心情是如此的復雜、幽深。愛中有怨,愛怨兼發。一個“怨”字,則是主題詞,獨奏出顧夐(xiòng)這首詞的感情主旋律。怨,最是一種煎

情之所至,忽發癡語: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癡心人為求得一個知心人,便可付出所有的真心。唯有換一顆心,換我心為你心,才可懂得相思苦,也不負了相思意。這個癡心女子,恨不得把自己的一顆心移置到對方的胸腔里,以換取戀人對自己相憶之深的理解

清代詩評家王士禛稱道,這句“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自是透骨情語。《花間詞》中的這首詞有名得很,有名就有名在這句“透骨情語”上,透骨就透骨在這個“換心”上。

 

9、詞家多以景寓情。其專作情語而絕妙者,如牛嶠之“甘作一生拼,盡君今日歡。”,顧xiong4〕之“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歐陽修之“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美成之“許多煩惱,只為當時,一餉留情。”此等詞求之古今人詞中,曾不多見。(王國維《人間詞話》)

 王國維所舉四句“專作情語而妙絕者”,皆用情至真至深者。“甘作一生拼,盡君今日歡。”,此句之流傳,另有版本為“須作一生拼”,而王國維“甘”字,則更有一種為情不惜一切的癡狂。“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這是情之所鐘,忽發癡語 ,“換心”似屬無理,而發此癡想,卻恰正見出其愛之深、其情之深,是為“無理而有情”。“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更為坦率直白之語,至情至性。“許多煩惱,只為當時,一餉留情。”,自是又愛又怨,唉聲嘆氣,繚繞不散,質樸直露,抒以真情。

 

10、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思念是今古相同的,是一樣的酸澀,是一樣的難奈,也是一樣的心痛.想一個人,惦念一個人,是一種澀澀的幸福,也同樣是一種無奈。
 
 
    11、在這個快餐愛情的時代,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年代,這份至死不渝、生死不棄的感情,在這個清冷的冬夜,深深地震撼了我的靈魂,觸動著我心靈深處最柔軟的角落。一份刻骨銘心的感情,一份生死相許的感情,是何等的難能可貴!而那種有情人天各一方、相愛卻不能相守的沉沉悲哀,又是何等強烈地刺痛了我的心扉。
     也許,只有真正用靈魂和心靈相愛的人才不會被任何因素隔開吧?真正相愛的人,千山萬水、滄海桑田也隔不開他們之間的思念。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深深被愛戀著的人一定走不出愛人的思念,走不出愛人的眼睛、走不出愛人的心扉。
 
 
    12、有多少份相思,就有多少種相遇。
  每逢春節,零點時分,城市夜空便會被四方競相升騰的煙花驟然點亮。東風夜放花千樹。美與狂喜,瞬間爆發的視覺沖擊。驚心動魄。
  翌日蒼白天光下,激情已一宵褪盡。入眼處,各路煙花慘烈撕殺后的寂寞沙場。尸骸遍地,碎裂橫陳。依稀斑斕。戰旗。聽不到一聲哭泣埋怨。真是慘烈過后總無聲。清理戰場適合黑白默片。
  當初追逐過香車,拋擲過蓮子,擬將一身嫁與的種種奮然不顧,后來,如何?喜結良緣,抑或始亂終棄。流著淚笑,與笑著流淚,皆不再重要。景色永遠隨行進改變,心境早非剛上路時的躊躇滿志。
  世人向喜循著時間順序檢閱事物發展與結果。錯愕悵惘在所難免。有多少落花葬進花冢,有多少憧憬如愿以償。歲月行囊里,裝滿了靜默無緒的沉砂。人人有份,掬一捧回家。
  相如竊玉,在古代著名的風流四事中冠居首位。人人皆知,堂上一曲《鳳求凰》,惹出卓文君上演一出驚世駭俗的“文君夜奔”。“鳳兮鳳兮歸故鄉,遨游四海求其凰,有一艷女在此堂,室邇人遐毒我腸,何由交接為鴛鴦”。他在前臺演戲,全不在意臺下觀眾做何感想,只演給后臺的她,一個人看。他猜她必按捺不住。下一場,她定會走出來與他傾情同臺。
  千百年來,旁的人皆是觀眾。為華麗的開場驚呼,亦為蹩腳的接續唏噓。卻不知自己的戲臺鑼鼓點催得正急。
  他曾那么渴望退出,卸下從一而終的笨重行頭,逃離眾目睽睽,去做個平凡委瑣的普通男人。見異思遷。拈花惹草。快意人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即便未曾飛黃騰達,誰又能保證他始終堅守原初?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明明白白通告她,他,就是不再“憶”了!知趣,就請莫再為我守候。狠心決絕亦可如此瀟灑浪漫。害我竟連譏諷的意興亦寡淡闌珊。
  窗外,月華正如霜雪。坐擁孤枕寒衾。她是生被拔除花木的落寞花盆,來不及收回敞開的懷抱。整個人即已成潰爛的傷口。
  兩個人的舞臺,他的離去,迫得她幾乎亂了陣腳。她披衣起身,含恨書寫,“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心頭耿耿難棄,仍是“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
  他那十三個字的來音。來,不如不來。他可以失憶從前,她卻不能。當壚賣酒,逼迫家人接受。她為他豁出去過。而今他另結新歡。相隔千里,遙遠如月宮。原以為他是她放出去的風箏,即使飛上九重天,線永遠牽在自己手里。患難與共的過往,竟如此禁不起誘惑。恨如芳草,萋萋到盡還生。
  而思念愈加猖獗。怨有幾分,念,必隨即勃然生發,勝之后快。長夜將盡,有梔子花清甜的香氣隨風透入重簾。聞不到這熟悉的清香,整日廝混于庸脂俗粉堆里,時日久了,他如何還能記得起這小小庭院?如何還能想起如梔子花般淡雅沉靜的她?
  顧夐的這首《訴衷情》,竟如為彼時的卓文君而做。輾轉難寐的一個又一個長夜,她能做的,唯有癡癡幻想,將心比心。這句“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已成經典。如此透骨情語(王士禎《花草蒙拾》),亦為后來人所襲。只是,正如湯顯祖所言,“要到換心田地,換與他也未必好!”
 
 
    13、月華如凝脂,溫涼的空氣里,迷離著靜默與憂傷,你在遠方佇立,暗流涌動。如何渡你?如何讓那一朵朵綻放的光陰變成石頭,不再移動?如何讓蒼老止步,讓等待萎縮?  
  此刻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歲月的流光里,那些遙遙無期的等待,在青春的秋千里搖蕩,一種單純的美,穿透俗世的圍墻,傳遞。  
  月色美得攝人心魄,你的氣息,從遙遠的冰之國彌漫過來,很久很久。  
  你眼中的不舍,恰是我心頭的痛。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站在北國的春風里,遙遙相望,身后,是遺落的蒼涼。讓記憶變成一條細細的長線,將兩心的間距縫合。關閉冬天的大門,春光正在時間里蔓延,在一杯咖啡的余溫里,溫暖彼此宿命的感傷。  
  春風乍起,裸露的枝頭掛滿相思,深恐這隔山隔水的思念,似斷線的風箏,再找不到降落的地方。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這月色,如流水一般澄澈,讀你,如讀那棵盛開在月下的幽曇,靜靜的綻放,靜靜的美麗,靜靜地開成夜之華。許是因為感染了流水的涌動,這思念才如此惆悵,如此綿綿不絕,欲罷不能。  
  那些幸福的體驗,總是轉瞬即逝,而思念與難這卻在生命里緊緊相隨,長長久久。  
  習慣了這份想念;習慣了這份偶然;習慣了在月下陪你靜默,成詩,成文;習慣了讓這份感覺如水一樣流過我的身體,一如那淡淡的輕殤,倏忽而過,卻刺痛心靈,纏綿而攸長。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熟悉你,如熟悉自己的身體,你的存在已不可或缺,更象空氣般,須臾不可離。  
  就讓我站成你身邊的那棵玉蘭,安靜地伴你花開花謝,陪你在流年里,把臉上的傷痕笑成燦爛的春花!(文 / 上善若冰
 
 
    14、深深的愛了,用一顆毫不設防的心,卻陷入一場虛枉的情局。于是,整個心被劫掠了一般,先是真誠,再就是淚……

     多年以后,再讀三毛與荷西的故事,禁不住淚涔涔而意闌珊,那種若有若失的感覺無法言喻。三毛經歷了感情波折面對荷西,新愁舊恨都涌了出來:“…今天回來,心已經碎了。”荷西說:“碎的心可以用膠水粘起來。”三毛說:“粘過了,還是有縫的。”荷西拉過三毛的手放在他胸前:“這,有一顆金子做的心,把你那顆拿過來,我們交換一下吧?”愛人的心是玻璃做的,既已破碎了就難愈合。可荷西要把自己一顆不變不損的金子心換給她,用自己一世的真情把她心注滿,足見愛之深,情之摯。換心,透骨之情,“以心相許”這詞不可輕言的,更不能隨意為之。心交出去了,便是從紅顏到白發的過程了。至死也只有兩個字:不悔!

    怎的文字里滿是傷楚?傷是有,大凡愛過的人都會有傷,只是不了解罷了。也曾天真的認為只要再一次真心真意真誠的付出,總會有這么一個人值得你為他停留。然,往往傷過的心滿是防備,靠近不得。單純的心,會在意你那道疤有多復雜。你能真心付出的,他不能真心付出;他真心付出的,你不能違背自己的心愿去為他付出。最后的結局就是不了而了了。換我心為你心者何方?其實不多,一顆誠心夠了,只是何日知相憶深?

 

   15、“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愛情是一個古老而常新的話題。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不惜用最美麗的語言來描繪其美好、永恒及不朽。李商隱曾說道“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可見他對愛情的無私付出與執著。晏殊曾在《玉春樓》中感慨“天涯海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更體現了愛情的偉大。 ­

    愛情是人生的一種經歷,是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愛情能給人帶來精神的激勵和情緒的歡愉。愛情是生命的一次輪回,是生命的波瀾與快感,沒有愛情的人生是蒼白的。然而,擁有愛情也并非永遠快樂。愛情是一種既簡單而又復雜的人生情感。說簡單吧,茫茫人海中也不乏一見鐘情者,就是一對異性的相遇、相知、相戀,僅此而已;但是,一旦愛上了,又會有無盡的煩惱,古人對此也大發感慨,諸如“自古多情空余恨”“多情總被無情惱”“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等等。愛情究竟是什么呢?很難說,任何語言在愛情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我們只能感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席慕容曾道“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就不肯說那句美麗的誓言;不要因為也許會分離,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既然愛情無法逃避,不如轟轟烈烈去愛一場。能天長地久是最好的,即使不能,你也愛過恨過,不要給自己留下太多遺憾。當然,我們絕不提倡玩弄感情,既然愛了,就要真心付出,戀人應當相互尊重,無私無悔,正如馮小青描繪的那樣“瘦影自憐秋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當然了,戀愛中難免磕磕碰碰,沒有矛盾的愛情是不完美的。正是因為有矛盾,用愛的無私來化解矛盾,才是愛情的可貴之處。 ­

    愛情的本質就是為對方無私的付出,“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正因如此,才使塵世中任何事物也無法阻隔愛,即使在空間中阻隔了愛人的相處,也無法阻隔戀人們的戀情思緒,或許塵世間還有另一個空間存在,專為戀人而存在,不管戀人們相隔千山萬水,海角天涯,他們的戀情總能在那個空間相互傾訴。 ­

    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愿你能在紅塵中尋覓一個他(她),與他(她)“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所以,愛一個人吧!為他(她)付出。“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16、相思如同秋草,春風過境,一季更比一季繁盛。
    去年的今日,我獨自一人泛舟江上,成雙的燕偶來去低徊,經不住觸動的神經,又一次將三年前的畫面張起,你的身影旋即鋪滿了我整顆心。我微蹙的雙眉,頻頻壓斷新續的煙灰。一個人立在料峭的風里,任紛飛的柳絮模糊了眼睛,內心竟是溫暖如春。
    當初,他倚墻吹笙,她伏案撫琴,用唯有他們彼此諳熟的方式深深交融;當初,她是如此滿足地近乎要將整個身體貼在他溫暖厚實的胸膛上,而如今多少次的寒霜深掩,仍舊沒能等來那個為自己披衣的他。花開為春,花落為秋,通通不再重要,花陰下的那堆心事,已然積得太深,太深。
    不曾山盟海誓,因為我們彼此都沒有掌握未來的能力。如今只是想再多看你一眼,卻也是夢中論夢。說過會在下一個路口等我,于是我一次一次期待著與你相遇的樣子,卻始終是一點就破的幻影,太多太多的路口,讓我漸漸迷失了方向。
    私宅小院,孤身一人,邀月對飲。彼時耳語,于一盞一盞過后,慢慢失去了聲響。稀疏的幾點流螢,分明早已憶不起舊時曾經追逐嬉戲的花燈,邁著慵懶的步子,上下穿行。
    朋友不忍心看我孤身一人,總是想方設法讓我接觸身邊的女子,而每每我都會從她們的眼睛里,看到你淺淺的笑,依舊是那么動人。
    又是一年七夕夜。窗外,月華如雪。這一次,她并沒有比往日加倍地思念他,只是久久地凝視著那彎明月,看著他一點一點從東邊的樹梢,落進西墻的屋檐。
    終于,我決定不再去找尋下一個路口,我想我需要的,是一份安定的幸福。只是在許多年以后,我仍舊會在清晨的睡夢中驚醒,那陣似遠似近的敲門聲,怕是已經編入我的夢里,陪我一起,迎接每一個黎明。
    梔子飄香,她輕撫著潔白的花瓣,再也不去奢望彼方的他能嗅出曾經熟悉的味道。混跡于各種場合,時日久了,讓人如何還能憶得起小小庭院里的幾棵梔子?如何又能憶起如梔子般沉靜清香的那個她?
    你肯定也曾如我念你般念過我,只是思念一旦沉重,要么越陷越深,要么徹底覺醒。只是我,選擇了前者,而你,選擇了后者。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作者:曲水

 

    17、日子如同遠處的流水,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在這風輕云淡寧靜似水的日子里,在這個初秋的夜晚,你在偏遠老家,我一個人獨坐窗前,遙望著天上的點點繁星,再一次的想起了你。
  打開音箱,許美靜柔和的歌聲仍在屋子里飄蕩:一生把你放在心里頭,盡管未必能夠長相廝守,只要偶爾深夜想起有你,會有一絲微微的酒意……
  深夜想你,想你時就看你的文字,你說,你愿意將我放在你心里,你愿意一生陪著我走。
  放你在心里,這是一句多么樸實無華、平淡無奇的話兒,可在我聽來,卻是那么的娓娓動聽,那么的舒心悅耳,今夜你不會再來,而我獨坐窗前,再次地想起這句話時,心頭仍然會覺得一熱,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淚水,禁不住奪眶而出了。
  在這個感情過剩激情泛濫的年代,在這個到處充斥著虛情假意與偽裝欺騙的虛擬世界里,人與人之間的情誼是那么的令人難以置信、不可依靠,很大程度上是相互利用、欺騙、索取和占有,更何況是異性之間的情誼呢?如今,真的是很難找到這種純潔得沒有一絲雜質而無私的情感了。

   從春天到夏天,你寫了許多文字給我,而我,能夠拿出手的少之又少,今夜,面對你的文字,我流淚了,突然就想起了這樣一句: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18、 暮色四合,街市的燈次第亮了起來,喧鬧的城市慢慢地沉靜。一彎淡月,斜掛半空,籠了塵世的夜。

    夜,是靜謐的海。面潮這片海,春暖花開。

   喜歡在夜里想一些事、一些人、一些點滴。抑或,行走在某段流年里,來回地走,尋覓舊時的憶痕。或喜、或悲、或淺笑、或流淚,痛并快樂著。

 許是昨夜的那場雨,江風襲來,微微的涼,柔軟地拂頭發,落入寂寞的耳里。

 月色如水,流淌著濕濕的清暉,恍惚中,有隱隱的嘆息,穿過舊舊的時光,在月色里泅開,二十四橋的簫聲,吹動幾抹閑愁,梅落疏影,暗香浮動,仿佛看見易安,輕挽發鬢,獨依西樓,望斷天涯,只是無情緒。

 眼前的江水,波心蕩,淡月無聲。幽長、悠長的嘆息,隨了那句“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飄了好遠、好遠。

 那些繞指纏骨的思念,淡成些許斑駁的心痕,散入夜里,沾染著月色,漫過來,漫過去,那樣愁人。

 常在夜里,仰望蒼穹,看流星劃過孤寂的天際,靜靜地盤點自己的人生,盤來盤去,很空,美好的、悲傷的、銘心的,或者刻骨的往事漸行漸遠漸無痕跡。那些曾經總有著素雅純粹的氣息,隨著一抹抹清冷的淡藍,把一些聚散離合的人或事,逐漸地隱去。到最后,剩下孤寂的自己,來回地在記憶里游移,看時光慢慢老去。

 記得,某個月夜,邂逅。

 你在千里之外,輕拾幾縷淡淡的月光,漫過塵世的夜,揉和著淺淡的暖,溫柔如棉,細膩如風,若水,一點一點地浸潤著我干涸的心田,某些沉睡的種子悄悄地發芽,開出些許如雪花般輕盈的小花瓣,落我滿身飛絮。

 于是,故事開始豐盈,思念開始蔓延,詞句開始茂盛,折疊的心事緩緩地淌了出來,在微涼的指間上滑動,開出一朵又一朵思念的花來。夢里,拈花微笑,散落的花瓣隨風輕揚,舞亂寧靜而淡然的心緒,那么落寞,那么感傷,那么惆悵,那么欣喜,又那么身不由已。

 也許,塵世里的聚散完全由不得自己。某些相遇、相識、相知冥冥中自有注定,再華美的舞會,終有曲終人散的時候。轉身,便是天涯的距離,回眸,象一場夢里的相識。

 有些愛,若一榭春花、一陌楊柳、一窗月光,天明了,就要干涸、萎謝、褪色,短暫到不能用手寫完等待。

 然,有些記憶的點滴會一直深藏于內心,某個寂寞的夜里,會突然想起,清晰如昨。或許,于你我,這也是一種幸福。

 夜已深,卻不想睡去。掀開淡紫色的簾,殘月染著淡淡的余暉向西邊慢慢沉去,心緒莫名地惆悵。

 “可憐今夜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景東頭?”吟著,有些許愁緒在靜夜里彌散,滋長出長長的青蔓,揉碎了夜的靜謐。

 思念,若水緩緩地流淌,淹沒了記憶的堤……

 靜坐屏前無語,打開一起抒寫的心語。你說:很想在寧靜的深山里,就我們兩個在那里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歇,晚上一起數天上的星星,聽你的呢喃,該有多好……

 想起那句話: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19、掬水碎月,只貪微涼,松開了你的手卻忘不了你給的傷。明朝千里別,今夜你卻依舊無心,何日再見,卻也不再思量。夜,還是那么漫長。月,依舊那么清冷。
  紅線繞指,繞了五指三千匝,卻是指間那不散的愁團在散落你那刻骨的溫柔。伊人一別,只影向誰去,留我獨剪西窗燭。
  西風一嘆,嘆這塵世繁華亂。小楷字寫滿了我眉間的憂傷,夜下兩盞明燈,只照出墻上一個黑影。醉又何妨,不盡此番愁,剩我獨自的彷徨。
  月下枝頭花前下,滿上一杯酒朦朧。清風相送,夜色匆匆,化這滿心的悲傷與酒水中。對影獨酌,可憐西風笑我癡,縱人間有風情萬種,我只對你情有獨鐘,想向你輕吟淺唱,卻讓淚水先模糊了我的雙眼。看不清你離開的路,再明天與我已綿延了一個天涯。可否,再見你在月下的舞弄霓裳,從此就算緣盡不見,也給了我回憶的滿足。
  云袖舞月光。卻讓相思淚落四方,幾回魂斷,飛絮落花,念去去,江山夜寒,明月照孤影。依稀夢里共此時,紅燭半支殘焰短,夜更深,煙月不知人事改,此時還履梧桐枝,月寒風清。待等天明,情緣斷,不相見,天涯相隔總無話。
  高臺明月,揮揮衣袖,蕩漾了月色的微寒。留不住你,亦怎能讓這月光充滿我的長袖。去寄給你我的相思。未語愁濃,欲語銷魂,只手相看淚眼,已是咫尺天涯。
  煙漠漠,月凄凄,我想去追逐月亮離開的背影,為彼此鎖住這不再的清夜,你卻轉身離去,讓我獨自面對這落單的孤獨。但此一別,還有沒有留一刻讓我回望的時間,望斷我虛無縹緲的思念,從此不再癡戀,拋開你留下的傷痛。
  今夜咫尺天涯,明朝海角天涯。休相問,怕相問,相問還添恨。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紅燭淚,相思碎,月舞云袖,一段風華美麗后,即是永生的訣別。何時再逢明月照,把酒憶相思,念安好,天涯海角,無淚與伊傾。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