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
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

   [譯文] 我心中繚亂的愁絮就如同空中迷蒙紛飛的柳絮。在迷蒙的夢中你的蹤影也無處尋覓。

    [出典]  五代  馮延巳   《蝶戀花》

  注:

  1、 《蝶戀花》 馮延巳 

    幾日行云何處去?忘卻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

  2、注釋:此詞一作歐陽修詞。

   行云:宋玉《高唐賦序》:“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本以朝云、行雨指女性,此處指人行蹤不定如流云飄浮。

   不道:不覺。

   百草千花:詞意雙關,即指寒食時節的實景,也暗喻花街柳巷的妓女,白居易《贈長安妓女阿軟》:”綠水紅蓮一朵開,千花百草無顏色。:

   寒食:節令名,清明前一天(一說前兩天),相傳起于晉文公悼念介子推事,以介子推抱木焚死,就定于是日禁火寒食。

   香車:七香車,用多種香料涂飾的車,泛指華麗的馬車。

   陌上:本指田間的小路,這里泛指應指馬路。

   撩亂春愁如柳絮:煩亂的春愁就如同滿天紛飛的柳絮。

   悠悠:一作“依依”。 

 

 

    3、譯文1:

    你就像天上飄浮不定的云,不知去了哪里?只知游玩卻忘記了回來,也不管春天就要過去,在花團錦簇的寒食節氣,你的車馬不知停在處。

  我含著眼淚獨自倚靠在樓臺上自顧自語,問那雙雙歸來的燕子,來時可曾與你在路上相遇? 我心中繚亂的愁絮就如同空中迷蒙紛飛的柳絮。在迷蒙的夢中你的蹤影也無處尋覓。

    譯文2:     遙想著那位出門冶游、樂不思歸的男子,她淚眼倚樓,喃喃自語,發出一連串的疑問:多日不見影蹤,你究竟飄蕩到了何處?春色將暮,你難道還不想歸家?在這百草千花斗艷的游春路上,你的香車又系在了誰家的樹上?

    含淚轉問穿簾的雙燕:你們飛來飛去,路上有否見到過他?雙燕不理,翩然遠飛,只剩下一片蒙蒙飛舞的柳絮。亂紛紛的柳絮撩動她的春愁,并把她帶入悠悠蕩蕩的夢中,讓她在飄忽的春夢中繼續追尋他的行蹤。

    譯文3:

    薄情的郎君如同飄忽的云,不知飛到什么去處。連連數日,忘了返回,全不顧春天已將逝去。正當這寒食清明的時節,百草爭綠,千花競開,而他那輛香車,如今不知拴系在誰家的樹木?

    倚樓張望,滿眼珠淚,正逢一雙燕子飛回窠居。我對著燕子癡情地問:歸來的路上可曾與我的郎君相遇?紛亂的春愁如飄飛的柳絮,縱然我情懷一片,怕是連夢里也尋他不住。

   譯文4:

   幾日來像行雲般到了什麼地方?都忘記回來了,不覺春天又快將過盡當寒食節那天,路邊長滿各是各的花草,她那美麗的車子究竟停在誰家的呢?我留著淚,斜倚樓上的欄干頻頻自言自語,當那雙燕從田野上飛來的時候,又是否碰見她呢?春天的情緒使人紛亂,像柳花一般,依約的感情,連夢中也無法捉摸  

     4、 馮延巳生平見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

  5、遙想著那位出門冶游、樂不思歸的男子,她淚眼倚樓,喃喃自語,發出一連串的疑問:多日不見影蹤,你究竟飄蕩到了何處?春色將暮,你難道還不想歸家?在這百草千花斗艷的游春路上,你的香車又系在了誰家的樹上……當然,薄情郎是不會回答的。因此她只能轉問穿簾的雙燕:你們飛來飛去,路上有否見到過他?雙燕不理,翩然遠飛,只剩下一片蒙蒙飛舞的柳絮。亂紛紛的柳絮撩動她的春愁,并把她帶入悠悠蕩蕩的夢中,讓她在飄忽的春夢中繼續追尋他的行蹤。
 
   別離之后,一屢屢相思不知托付與誰?只留得倚樓凝望,千言萬語無處傾訴,頻頻獨語,亦無怨辭。只是含愁連連問來,一層一層深入,愈想愈覺得思情恍惚、凄苦欲絕,愈想愈見得其情甚大癡,其情甚濃。春已暮,花已殘,流水依舊,獨不見離人還。
 
 
 
  6、“繚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里無處尋。”         ——馮延巳《蝶戀花》

以物喻愁,化抽象為具體,是愁具體可感,這樣的例子很多,名句也不少。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側重愁的多和久;賀鑄的“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也寫愁之多,但連用三個比喻,層層遞進,整個城整個天地整個季節都被愁給籠罩著了。李清照“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意在表達愁得沉重,一葉心舟都要被愁給壓沉了。這些例子中的比喻當然要比“繚亂春愁如柳絮”來的新穎,但這句自然有它的妙處,風舞柳絮一如愁亂春心,實在也形象貼切的很。

“依依夢里無處尋”一句極有新意,一般寫思念,只說醒著不見,只好到夢里去尋,如韋莊“不知魂已斷,只有夢里尋”,醒后更是惆悵,“半羞還半喜,欲去還依依。覺來知是夢,不勝悲”,這里卻說夢里都尋不到,實在夠絕望的。

 

 

7、愁的密度。秦觀的《浣溪沙》:“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雨絲細如愁。”細密繁復,不絕如縷的無邊雨絲,恰似困擾人心,驅之不散的縷縷愁懷。晏殊的《玉樓春》同樣是以雨寫愁:“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以如煙似霧的蒙蒙細雨描繪千絲萬縷,糾結纏繞的離愁苦恨,突出思婦夢醒樓頭的纏綿情思。一往深情,耐人尋味!馮延巳的《鵲踏枝》以柳絮言春愁:“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寫柳絮飄飛,紛紛揚揚,比喻幽思綿綿,抽之不盡,春愁撩亂,難以收拾。賀鑄的《青玉案》寫愁則將以上幾種寫法匯集起來,把愁的細密撩亂寫至極處:“若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羅大經在《鶴林玉露》里評論說:“賀方回‘有若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蓋以三者比愁之多也,尤為新奇,兼興中有比,意味更長。”

 

 

8、“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在路上,忽然閃現馮延巳《鵲踏枝》中的詞句來。
     徜徉于垂垂綠柳間,你撐一把小雨傘,我們在傘內,細雨在傘外,世界在綿綿細雨中,猶如我們真純的心。
    在滿眼的綠間,在綠色的世界,我們擁有悠然的心緒,擁有祥和的心態,超然的豪邁。
柳絮飄飛,擾亂滿山遍野的思念,擾亂煙雨山戀中的尋求。
    柳,是春光的召喚。
    柳,是春光的祈禱。
    柳,是春光的尋求。
    柳,是春光的問候。

 

 

9、二月春風似剪刀,剪出了這年年柳色、萬條絲絳;剪出了這竹外桃花、春江水暖;剪出了草長鶯飛、紫蝶黃蜂;剪出了有情芍藥、無力薔薇。春風熏人欲醉,春雨霧濕樓臺,湖畔吹風,小樓聽雨,春意幾許?你不由得心曠、不由得神怡,感激這如剪刀般的春風,剪出了霽光浮瓦、萬紫千紅,剪出了這五彩斑斕的畫卷,剪出了這詩意盎然的情調。

  二月春風似剪刀,剪出了多少的閑情、春愁、離思、別恨。“誰道閑情拋擲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花前常病酒,鏡里朱顏瘦,幾番離索,幾多憔悴。閑情未了,春愁又起,“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而郁達夫如水樣的春愁,就沉醉在熏人欲睡的春風里,就融浸在月明星稀的夜色中。二月的春風更被賦予了多少的離思別恨。“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李白則年年柳色,灞陵傷別;王維則怕陽關無故人,勸君更進酒。李煜則觸目柔腸斷,其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在他們的筆下,春風含情,春雨帶淚;春風乍起,心湖就吹起一片漣漪。二月的春風剪出了無窮的愁怨,然而,終究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10、愛情中最常見的過程恐怕不是相守而是兩地相望,而往往在惆悵中的人更容易感慨,因此相思詞句也就幾千年來綿綿不斷的傳說著。

    人們為之憔悴:容光消減如“自從別后減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無心梳洗如“自君去后,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暖酥消,膩云亸,終日厭厭倦梳裹”。白發的如“北里新聲不知愁,臨風終日按箜篌,等閑一聽征人住,白了江南少婦頭”“曉鏡但愁云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流淚的如“思君如明燭,煎心且銜淚”“枕前淚共階前雨,隔著窗兒滴到明”…………等等不一而足。

    而所謂“半記不記夢覺后,似愁非愁情倦時”,以夢境寫相思情景是極為常見的一種,而這其中又因人而異,有欲夢未夢的“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有夢而得之的如“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揚花過謝橋”“洞房昨夜春風起,遙憶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別夢依依到謝家,小廊回合曲闌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重門不鎖相思夢,隨意繞天涯”。有無法夢的如“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坐久吟方罷,眠初夢未成,誰家教鸚鵡,故故語相驚。”“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還有夢而不得的如“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夢中分明見關塞,不知何路向金微。”“妾夢不離江水上,人傳郎在鳳凰山。”“夢入江南煙水路,行盡江南,不與離人遇”。直至“與郎別久夢相思,不作西園蝴蝶飛,化作春深鶗鴂飛,一聲聲是勸郎歸”的夢中啼血。而后夢醒處有人“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如“愁損翠黛雙峨,日日畫欄獨憑”“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11、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是宋詞的共同主題。那些如花似玉、千嬌百媚的女子,望穿秋水,望斷歸路,卻始終沒有等到自己盼望的那一片歸帆。

  “幾日行云何處去,忘卻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飛來,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馮延巳《鵲踏枝》)你就像一只穿花的蛺蝶,翩躚飛舞于紫陌紅塵之間,前方,總有更美麗的風景。于是,你不停地飛,貪戀卻不留戀任何一處花蕊。然而,那些你曾經駐足過的一叢叢春色,卻因你的短暫停留而憔悴枯萎。
  女人如花,只綻放一季,一旦錯過花期,便只余空枝。不是每一段逝去的情感都值留戀,不是每一滴水珠都當以淚相報。有時候,太多的牽掛和不舍本身就是沉重的負担,與人于己。所以,不如放下,粲然一笑,面對春天。 
   
 
 
     12、 一路停停走走,馨香的廣玉蘭全不如幽幽的垂柳如絲的淡香沁人心脾,最憶那一低頭的溫柔。“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倘若由性,一準將那襲人的青絲挽個髻,無關風月,只是無法承受如此脈脈的媚。微醺--恰醉眼看花,那花,一定是阡陌薔薇那種,不妖不俏,只有隨風中款款的招展,令人心悸的顫抖,些許就足夠。 
 既已破繭成蝶,何不輕舞翩躚?廿四橋邊舞明月,可是前世孟婆湯無法抹去的記憶? 
  驀然回首那一凝眸,竟是一百年的走過…… 
 煙花三月是折不斷的柳,夢里水鄉是喝不盡的酒,能不憶揚州?
 
 
 
 
     13、   誰說少年不識愁滋味?“撩亂春愁如柳絮,悠悠夢里無尋處!”為什么這個年齡的愁思那么多?命運怎么那么愛捉弄人啊?
  有人說“春風得意時多些緬想,
只要別背叛美麗的初衷;窘迫失意時多些憧憬,只要別虛構不醒的苦夢”,可是我做不到!昔日青春今在否?時間能不能倒轉?我想回到以前的生活!我想回到無憂無慮的生活!
  清夜無塵,月色如銀!“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風空落眼前花”,細細愁緒,更與何人說?
  天不老,“愁”難絕?天涯舊恨,獨自凄涼人不問!無奈我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縷!寫了那么多,可是自己還是很不舒服!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我好想找個地方……
  人生彎彎曲曲水,
世事重重疊疊山!一語道破世塵路!這個世界,難道一定要轉過九曲十八彎才能到達那柳暗花明的世外桃源嗎?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已經是子夜了,大家都睡了,四周很靜,感覺很凄涼,更悲傷!
  今夜漫長,今夜無眠,死一般的冷清!
  “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拢”!
  回頭望月,見夜月一簾幽夢,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
  對閑窗畔,停燈向曉,抱影無眠!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