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譯文] 這情景更令人感傷,往日的故人,你們都在哪里?眼前所見的只是煙水茫茫。

  [出典]  北宋  柳永 《玉蝴蝶》

  注:

  1、《玉蝴蝶》 柳永

    望處雨收云斷,憑欄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音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里,立盡斜陽。 

   2、注釋:

    雨收云斷:雨停云散。

  蕭疏:蕭索清冷。堪:可以。

  蘋花:一種夏秋間開小白花的浮萍。

  遣情傷:令人傷感。遣:使得。

  文期酒會:文人們相約飲酒賦詩的聚會。

  幾孤風月:辜負了多少美好的風光景色。幾:多少回。孤:通“辜”,辜負。風月:美好的風光景色。

  屢變星霜:經過了好幾年。 星霜:代指一年。

  瀟湘:這里指所思念的人居住的地方。

  暮天:傍晚時分。

  空:白白地。歸航:返航的船。

  立盡斜陽:在傍晚西斜的太陽下立了很久,直到太陽落山。

 

 

   3、譯文1:

     我獨自登臺遠望,見雨住云散去,我悄悄送別著秋天的光景。黃昏的景色蕭條不已,足令多愁善感的文士體會到悲涼之意。水上風兒輕吹,蘋花漸漸老去,月光露氣變冷,飄落的梧桐葉飄散著片片枯黃。這情景更令人感傷,往日的故人,你們都在哪里?眼前所見的只是煙水茫茫。

   實在難忘,當年與朋友們在一起那些填詞賦詩、飲酒放狂的開懷時光。如今辜負虛度了多少大好時光。山路迢迢,海面寬廣,不知何處才是瀟湘?我的朋友也一定在那里流浪。想到那雙小燕,無法憑它傳送遠信,暮色蒼茫,只會認識那些歸來的桅檣。我一個人,黯然神傷,在孤雁的哀鳴聲中,眼看著夕陽慢慢沉沒。

    譯文2:

    我倚欄眺望,雨已停歇,云已散去,目送著秋色消逝于天邊。黃昏的景色蕭瑟凄涼,真讓人興發宋玉悲秋之嘆。輕風拂過水面,蘋花漸漸衰殘,涼月使露水凝住,梧桐的葉子已焦黃枯干。此情此景,不由人寂寞傷心,我的故朋親友,不知你們都在何方?惟見茫茫然煙水一色。

   文人的雅集,縱情的宴飲,如今仍歷歷在目,難以忘懷。離別后辜負了多少時光風月,斗轉星移,都只為你我相隔遙遠。海是如此之闊,山是如此之寬,相逢相會不知何處何年?想給故友傳信,那雙雙飛去的燕子,難以靠它傳送音信;企盼故友歸來,遙指蒼茫天際,辨識歸來航船,誰知過盡千帆皆不是,也是枉自空等。我默默佇立,黯然相望,只見斜陽已盡,傳來孤雁哀鳴。

   4、柳永生平見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5、這首《玉蝴蝶》是作者為懷念湘中故人所作。這首詞以抒情為主,把寫景和敘事、憶舊和懷人、羈旅和離別、時間和空間,融匯為一個渾然的藝術整體,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望處雨收云斷”,是寫即目所見之景,可以看出遠處天邊風云變幻的痕跡,使清秋之景,顯得更加疏朗。“憑闌悄悄”四字,寫出了獨自倚闌遠望時的憂思。這種情懷,又落腳到“目送秋光”上。“悄悄”,憂愁的樣子。面對向晚黃昏的蕭疏秋景,很自然地會引起悲秋的感慨,想起千古悲秋之祖的詩人宋玉來。“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緊接上文,概括了這種感受。宋玉的悲秋情懷和身世感慨,這時都涌向柳永的心頭,引起他的共鳴。他將萬千的思緒按捺住,將視線由遠及近,選取了最能表現秋天景物特征的東西,作精細的描寫。“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兩句,似乎是用特寫鏡頭攝下的一幅很有詩意的畫面:只見秋風輕輕地吹拂著水面,白蘋花漸漸老了,秋天月寒露冷的時節,梧桐葉變黃了,正一葉葉地輕輕飄下。蕭疏衰颯的秋夜,自然使人產生凄清沉寂之感。“輕”、“冷”二字,正寫出了清秋季節的這種感受。“蘋花漸老”,既是寫眼前所見景物,也寄寓著詞人寄跡江湖、華發漸增的感慨。“梧葉飄黃”的“黃”字用得好,突出了梧葉飄落的形象。“飄”者有聲,“黃”者有色,“飄黃”二字,寫得有聲有色,“黃”字渲染了氣氛,點綴了秋景。作者捕捉了最典型的水風、蘋花、月露、梧葉等秋日景物,用“輕”、“老”、“冷”、“黃”四字烘托,交織成一幅冷清孤寂的秋光景物圖,為下文抒情作了充分的鋪墊。“遣情傷”一句,由上文的景物描寫中來,由景及情,詞中是一轉折。景物描寫之后,詞人引出“故人何在,煙水茫茫”兩句,既承上啟下,又統攝全篇,為全詞的主旨。“煙水茫茫”是迷蒙而不可盡見的景色,闊大而渾厚,同時也是因思念故人而產生的茫茫然的感情,這里情與景是交織一起的。這幾句短促凝重,大筆濡染,聲情跌宕,蒼莽橫絕,為全篇之精華。

  換頭“難忘”二字喚起回憶,寫懷念故人之情,波瀾起伏,錯落有致。詞人回憶起與朋友一起時的“文期酒會”,那賞心樂事,至今難忘。分離之后,已經物換星移、秋光幾度,不知有多少良辰美景因無心觀賞而白白地過去了。“幾孤”,“屢變”,言離別之久,旨加強別后的悵惘。“海闊山遙”句,又從回憶轉到眼前的思念。“瀟湘”這里指友人所之地,因不知故人何,故云“未知何處是瀟湘”。

  “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寫不能與思念中人相見而產生的無可奈何的心情。眼前雙雙飛去的燕子是不能向故人傳遞消息的,以寓與友人欲通音訊,無人可托。盼友人歸來,卻又一次次的落空,故云“指暮天、空識歸航”。這句詞思念友人的深沉、誠摯的感情表現得娓娓入情。看到天際的歸舟,疑是故人歸來,但到頭來卻是一場誤會,歸舟只是空惹相思,好像嘲弄自己的癡情。一個“空”字,把急盼友人歸來的心情寫活了。它把思念友人之情推向了高潮和頂點。詞人這里替對方著想,從對方著筆,從而折射出自己長年羈旅、悵惘不堪的留滯之情。

  “黯相望”以下,筆鋒轉回自身。詞人用斷鴻的哀鳴,來襯托自己的孤獨悵惘,可謂妙合無垠,聲情凄婉。“立盡斜陽”四字,畫出了抒情主人公的形象,他久久地佇立夕陽殘照之中,如呆如癡,感情完全沉浸回憶與思念之中。“立盡”二字言憑欄佇立之久,念遠懷人之深,從而使羈旅不堪之苦言外自現。

  柳永這首詞層次分明,結構完整,脈絡井然,有效地傳達了詩人感情的律動。同時修辭上既不雕琢,又不輕率,而是俗中有雅,平中見奇,雋永有味,故能雅俗共賞。

 

 

    6、憶起當初,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霜釀一壺新酒,風斟柳勸,醉臥秋光。
    夢里依稀,一世幾度寒涼。
   晚風緊,淚灑瀟湘。
   最堪傷,桃花依舊,暮色蒼茫。
   誰傷?顧影臨風,風起落葉祭魂殤。
   莖雖斷,猶存傲氣;心已殘,還盼慈航。
   冷風涼,黯相望。
   斷鴻聲里,立盡斜陽。
 
 

    7、人生如夢亦如電,緣起緣滅去匆匆。月露冷,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春風繚亂半生殘,而今都來拋付。莫再回首,弗如云雨朝同暮。

 

 

    8、這是一個長得不能再長的秋了。
  你衣袂飄然,悲愁的眸,望穿雨簾,望穿厚云。惆悵,惆悵。你回憶著什么?你尋找著什么?
  去年的今日,秋陽高照,有輕風輕拂,片片梧桐葉紛紛游離枝頭,一片,又一片,從你和三幾好友的眼前,頭上,發上滑過。
  一張木桌,幾張木凳。有酒,有菜,有笑,有談。國家大事,社會風氣,在那個風輕云淡的秋日,你的才氣在十年寒窗的浸染下,朗朗顯露,好不得意。偶爾捉住眼前飄過的梧桐葉,那清晰的脈路,是生命的緯線,可你并不悲秋。明天有飛花,后天有落葉,此千古不變的自然輪回,你寧靜接受。
  如今房里同樣那盞香茗,你品出的是凄酸。酒,竟是苦的。
  此刻,你是如此懷念去年的對酒當歌,暮宴朝歡。
  你是如此懷念去年今日的皓月嬋娟,蟲吟蟬鳴。
  你是如此懷念去年與友扁舟一葉,乘興離江渚,度萬川千巖,越溪深處。
  舊去了,舊去了。

  孤館園內,有秋菊數株,黃,白,紫里使你有了一點意興。如舊友仍在,定挽袖其中閑歡一番。然你久作天涯客,面對諸菊,竟欲言又止,欲語還休。
  真是歲月如故,人不如故呀。有淚,迷朦了你的眼。
  作為你遠方的故人,是何其榮幸呀。我但愿能做你身旁的書童,除能為你終宵磨墨,還能陪夜枕清風。你的心就是我的家,你字里行間的相思,孤愁,離情裱在我的心里,我會含笑端祥。雖然,那不是為我而作。
  水風輕,頻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公子,不要如此情傷,故人還在,何時不能相逢?你的情義,他一定能感應到。也許此時,他們亦是如此思念著你,憶著舊年今日,依然擺上幾杯薄酒,幾碟小菜,其中一份,無人用,那是留與你。
  你的情義,你的才氣,沒人會忘記,也永不忘記。

  斜陽慢慢跌落西天,霞光把人間染成一片朱紅。秋雁聲聲,劃破鴿灰的天空,它們,是在尋找回家的路吧?

 

 

    9、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天涯夢斷,秋水望穿,不過是蒼蒼蒹葭,茫茫白露。眾里尋她千百度,春夢秋云無覓處。驀然回首,依舊花非花、霧非霧。燈火闌珊處,驚起了誰的祝福和淚珠。只好輕輕嘆息一聲:相思休問定如何?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

  蘋花漸老,梧葉飄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誰的夢中悠然神往,誰的夢中黯然感傷。獨立樓頭,憑欄悄悄,故人何在,煙水茫茫。遙望煙雨盡處,斷腸爭忍回顧。誰人笑倚小軒窗,為你呵手試梅。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思念如雨,寂寞似雪,誰一曲陽關三疊,驚起你曉風殘月。故人邁兮音塵絕,隔千里兮共明月。

  誰不曾年少輕狂,黃衫白馬飛揚。渴望過纏綿悱惻的凄楚悲涼,期盼過驚天動地的蕩氣回腸。那些曾經的海枯石爛,終究抵不過一句好聚好散。你的眼中又在下雨,心里卻為誰打傘。往事如風,風輕云淡。是不堪回首月明中,還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杜陵還在消瘦,夜郎是否潺愁。千萬恨,為誰剖?呼朋喚友!或是載歌載酒,或是東奔西走,可曾令你舒展眉頭。就是一條祝福,幾句問候,也會微笑良久。看舊照片,唱老情歌,悲新白發,憶少年游。何處放歌何處愁,此心如水只東流。

  金鳳玉露,衣帶漸寬,那是才子佳人的篇章段落。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不過是歌曲里的浪漫傳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是詩詞里的生死契闊。扁舟一葉,江海余生,難道是你追求的豁達灑脫?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一個人的寧靜,一個人的淡泊,卻是屬于我一個人的幸福。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相忘于江湖也好,相記于心間也罷,終歸化為明月夜短松岡的一縷寂寞。(尚飄逢)

 

 

    10、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晚上經過石橋的時候,燈火已闌珊。這個城市似乎沒有一絲可以藏匿的地方,就連心底那最深最深的角落,也可以被照亮。

   深秋的夜,有點涼。抬眼望去,還可以看見那個寂寞的臺階,靠江的那個位子,空空蕩蕩。

   索性打開MP3,是張國榮那首《當愛已成往事》。哥哥低沉的聲音,瞬間彌漫著整個身心,我幾乎看見了哥哥那憂郁的眼神,在輕輕地對我唱著:“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

   從不知道這時的這一首歌,僅僅幾句歌詞,就可以給人這樣的震撼。宛然有一種傷感,因耳際哥哥的聲音變得那么那么滿。

   歌聲逐漸飄遠。

   可是當天的那些痕跡,是否還遺落在這個空蕩的位子上?還是那位子空著,是因為你,從不曾真的離去?

 

 

   11、煙水茫茫人何在
  蒼穹滑落一陣灰鶴的哀唳,如一串灰色的憂郁,喚醒了我那被淚打濕的往事。
  “碧野朱橋當日事,人不見,水空流。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
  黯然。
  今夜,心事誰能解?
  沿著河邊幽幽的小路,沿著一路幽幽的記憶,我郁郁獨行。
  “水風輕,萍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一樣的流水,一樣的老樹。
  人呢?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彎月還如鉤,彩云卻如夢,一去不再歸!
  彎月中,縱有杜鵑泣血,啼回的,只有傷心往夢! 
  因為,人在天涯!

 

 

   12、寂寞是沒有相同的,三千個人,三千份不同的寂寞。有人說寂寞女子如詩,我的寂寞是像李清照一樣,葉葉心心,點滴霖霪,慘慘戚戚,個中淚盡。我的悲嘆是像柳永一樣,故人何在?煙水茫茫。我的蒼涼是像張愛玲一樣化一道蒼涼的手勢,無言輕嘆,弦樂影婆娑,慕塵世,繁華似錦多,笑癡人才說寂寞。

  沒人能讓時光倒流,然后重新再出發,但所有人都可以在今天啟程,去創造一個全新的結局。

 

 

   13、世間之情,如磐如蒲者,能有幾許?人在旅途,伴君行走紅塵,聽過天籟,看過風月,有誰人能讀懂這份情感?故人何在,煙水茫茫,更有天涯心事少人知,誰懂別離情?也許歲月確是匆匆老去了,往昔同窗的摯友,都已各奔東西,忙如歸雁,春去秋來,筵席盡散,而如今我孤旅在途,叩響這心中的南屏晚鐘之時,那往日的歡聲笑語還復存幾許呢?

  人說,人世間的友情、親情和愛情是人的精神家園,而家園對于一個漂泊者來說卻是永駐人心靈中的一首夢牽魂索的《南屏晚鐘》。“南屏晚鐘,隨風相送,它好像敲呀敲在我心坎中……”

 

 

   14、朋友雖多,知已卻極少甚或只有一兩個,這就是“知交零落”之人生常態。我們都希望把酒當歌,醉倒南柯,但那也非平常之愿,大多是“安能時時攜美酒,與君談笑看云歸”的遺憾,是“浮云一別后,流水十年間”的悵惘,甚至是“故人何在,煙水茫茫“的斷章。何謂知已?知已是笑罵不拘,不以境遇度量同等對話方為真誠,可以相惜相重方為知已。我兩手空空,只有一顆赤誠的心。

    最經典的說法是“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距離則無所謂遠近,海闊山遙也罷,近在咫尺也好,一切皆出于自然、率真就好,落寞時的一闕歌,一聲問候,一行溫暖的文字,都是一份感動。不一定經常聯系,但一定知心知意。寂廖時,我們溫暖地憶起那親切淳厚的容顏,就那么不深不淺地站立在歲月深處,宛若朦朧迷霧中的一泓凈水,清澈地照亮著往昔與現在,照亮著我們踽踽而行的每一步。無意偶然歡聚時,可以撫盞同歌,對月暢敘,如此,已人生極樂矣。緣份本就來不得半點牽強,只可隨緣,如滿天雪花,你可以握住幾片?但總有一片或幾片落入我們的掌心……

 

 

   15、找一段旋律續寫一首歌。哼一個小曲念起一個故人。

      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人的一生中,或許要經歷許多次的離別,或許那些曾經十分在乎的人最終不過是自己生命中的匆匆過客,但至少曾經擁有過一段快樂的日子。

    有時候一個人寂寞的時候,會想起你,也會想起那些在我生命中匆匆消失的故人們,想要珍惜卻來不及,因為已經再也沒有了機會,惟有在那斷鴻聲里,立盡斜陽。記憶中的故人,我已暗暗感到了彼此間的感情在時間的消磨下被淡褪,惟有記憶最深,知道其存在過,記著他們的好,但切時的好處卻早已經模糊了,也許很多人是靠著這些若即若離的記憶在生活、在前行。

 

 

   16、每每坐上火車,又恰逢傍晚,再恰好是寒冬的傍晚,呼嘯而過的一剎那,我最想看又最怕看的是窗外的萬家燈火。因為,每到這時我會努力尋找,希望能看到,哪一豆橘黃的燈光是屬于我,會產生“故人何在?煙水茫茫”的惆悵,會一發不可收拾地思念……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