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譯文]  千里外故人來到夢中,是知道我整日都對他思憶。

 [出典]  杜甫  《夢李白》 其一

  注:

  1、    《夢李白》 杜甫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

   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

   魂來楓葉青,魂返關塞黑。

   落月滿屋梁,猶疑照顏色。

   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

  2、注釋:

    死別:永別。

    吞聲:無聲地悲泣。

    瘴癘地:南方因濕熱蒸郁而疾病流行的兇險地區。

    逐客:被放逐的人,此指李白。

    明:表明。

    有羽翼:比喻自由來往。

   楓林青:指李白所在。出自《楚辭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魂兮歸來,哀江南。”

    關塞黑:指杜甫所居秦隴地帶。

    落月兩句:寫夢醒后的幻覺。看到月色,想到夢境,李白容貌在月光下似乎隱約可見。

    蛟龍:傳說中興風作浪、能發洪水的龍,比喻奸佞小人。


   3、譯文1:

     要是死去永別了也只是忍淚吞聲,唯其生時離別常心懷凄側。大江以南原是瘴癘之地,被放逐的人又無確切消息。千里外故人來到夢中,是知道我整日都對他思憶。這恐怕不是他平生的魂魄吧,路程遙遠一切都難以猜測。魂來之處我看見江南楓林青暗,魂歸去后我感到塞上關山昏黑。你現在正陷身羅網中,哪里能生出飛翔的雙翼?可醒后西斜月光灑滿屋梁,我疑心是它在照亮你的容色。你流放所在水深浪闊,千萬小心別被作惡的蛟龍搜得!

   譯文2:

     為死別往往使人泣不成聲,而生離卻常令人更加傷悲。江南山澤是瘴疬流行之處,被貶謫的人為何毫無消息?老朋友你忽然來到我夢里,因為你知道我常把你記憶。夢中的你恐不會是鬼魂吧,路途遙遠生與死實難估計。靈魂飄來是從西南青楓林,靈魂返回是由關山的黑地。你如今陷入囹圄身不由己,哪有羽翼飛來這北國之地?明月落下清輝灑滿了屋梁,迷離中見到你的顏容憔悴。水深浪闊旅途請多加小心,不要再被人陷害。

   譯文3:

   為死別往往使人泣不成聲, 而生離卻常令人更加傷悲。
   江南山澤是瘴疬流行之處, 被貶謫的人為何毫無消息?
   老朋友你忽然來到我夢里, 因為你知道我常把你記憶。
   你如今陷入囹圄身不由己, 哪有羽翼飛來這北國之地?
   夢中的你恐不會是鬼魂吧, 路途遙遠生與死實難估計。
   靈魂飄來是從西南青楓林, 靈魂返回是由關山的黑地。
   明月落下清輝灑滿了屋梁, 迷離中見到你的顏容憔悴。
   水深浪闊旅途請多加小心, 不要失足落入蛟龍的嘴里。


   4、杜甫(712-770),字子美,祖籍河南鞏縣。祖父杜審言是唐初著名詩人。青年時期,他曾游歷過今江蘇、浙江、河北、山東一帶,并兩次會見李白,兩人結下深厚的友誼。

  唐玄宗天寶五年(746) ,杜甫來到長安,第二年他參加了由唐玄宗下詔的應試,由于奸臣李林甫從中作梗,全體應試者無一人錄取。從此進取無門,生活貧困。直到天寶十四年(755),才得到“右衛率府胄曹參軍”一職,負責看管兵甲倉庫。同年,安史之亂爆發,此時杜甫正在奉先(今陜西蒲城)探家。第二年他把家屬安頓在鄜州羌村(今陜西富縣境),只身投奔在靈武(今甘肅省)即位的肅宗。途中被叛軍所俘,押到淪陷后的長安,這期間他親眼目睹了叛軍殺戮洗劫的暴行和百姓的苦難。直到至德二年(757)四月,他才冒險逃到肅宗臨時駐地鳳翔(今陜西省鳳翔縣),授官左拾遺。不久因疏救房琯,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自此他對現實政治十分失望,拋棄官職,舉家西行,幾經輾轉,最后到了成都,在嚴武等人的幫助下,在城西浣花溪畔,建成了一座草堂,世稱“杜甫草堂”。后被嚴武薦為節度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

  嚴武死后,他離開了成都,全家寄居夔州(今四川奉節縣)。兩年后,離夔州到江陵、衡陽一帶輾轉流離。

  唐太宗大歷五年(770),詩人病死在湘江的一只小船中。

  他的詩在藝術上以豐富多采著稱,時而雄渾奔放,時而沉郁悲涼,或辭藻瑰麗,或平易質樸。他擅長律詩,又是新樂府詩體的開創者。他的詩聲律和諧,選字精煉,“為人性癖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正是他嚴謹創作態度的真實寫照。在我國文學史上有“詩圣”之稱。他的詩留存至今的有一千四百余首。有《杜少陵集》。


   5、這兩首詩作于唐肅宗乾元二年(759)秋,當時杜甫在秦川。唐玄宗天寶三載(744),李杜初會于洛陽,即成為至交。天寶四載(745)分手,至此已經十五個年頭。至德二載(757),李白因為參加永王李璘的幕府而受牽連,被捕入獄;次年被定罪流放夜郎(今貴州桐梓縣);乾元二年(759)春,李白在流放途中遇赦,隨即沿長江東還。但當時杜甫只知李白流放,不知赦還。這兩首詩,就是杜甫聽到李白流放夜郎后,積思成夢而作,表達了對李白不幸遭遇的深切同情和關切,體現了一種生死不渝的兄弟般的情誼。

    這兩首記夢詩,分別按夢前、夢中、夢后敘寫,依清代仇兆鰲《杜詩詳注》說,兩篇都以四、六、六行分層;所謂“一頭兩腳體”。上篇寫詩人初次夢見李白時的情景和心理,表現對故人吉兇生死的關切。此后數夜,又連續出現類似的夢境。于是,詩人又有下篇的詠嘆,寫夢中所見李白的形象,抒發對故人悲慘遭遇的同情。

    句 解

    其一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如果是死別,那還可以絕望地吞聲一哭而了之,惟獨生離卻常令人更加悲痛不止。江南山澤是瘴疬滋生流行之處,被放逐貶謫的人為何至今毫無消息?詩一開頭便如陰風驟起,吹來一片彌漫全詩的悲愴氣氛。詩要寫夢,先言別;未言別,先說死,以死別襯托生別,極寫李白流放絕域、久無音訊,在詩人心中造成的苦痛。古時一旦被流放,山高路險,一去莫測。所以,古人常把生離死別視為人生兩大痛事。

    “已”,止。“吞聲”,泣不成聲。“惻惻”,悲凄悲痛貌。“瘴癘”,感受瘴氣而生的疾病。瘴氣,是指南方地區山林間濕熱蒸發能致病的氣。“逐客”,被放逐的人,指李白。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

    今夜老朋友你忽然來到我夢里,因為你知道我常把你記憶。你如今陷入囹圄,身不由己,哪有羽翼,千里迢迢飛來這北國之地?這兩句是說,詩人聽到李白長流夜郎的消息,天涯憂念,積想成夢。不說夢見故人,而說故人入夢。而故人所以入夢,又是感于詩人的長久思念,寫出李白幻影在夢中倏忽而現的情景,也表現了詩人乍見故人的喜悅和欣慰,巧妙曲折,至誠至真。但這欣喜只不過一剎那,轉念之間便覺不對了。“明”,表明。“長”,常常。

    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魂來楓葉青,魂返關塞黑

    夢中的你恐不會是此生之魂吧,路途遙遠,生與死實難估計。故人魂魄,星夜從江南而來,又星夜自秦川而返。來的時候,江南楓林是一片傷心的青色;返回的時候,秦州關塞是一片令人惆悵的昏黑。

    聯想世間關于李白下落的種種不祥的傳聞,詩人不禁暗暗思忖:莫非他真的死了?眼前的他可是魂魄?乍見而喜,轉念而疑,繼而生出深深的憂慮和恐懼。詩人對自己夢幻心理的刻畫,十分細膩逼真。接著,通過用典將李白與屈原聯系起來,不但突出了李白命運的悲劇色彩,而且表達自己對李白的稱許和崇敬。“魂來”句,指李白之魂所在的地方。出自《楚辭·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魂兮歸來哀江南。”舊說系宋玉為招屈原之魂而作。“關塞”,指當時杜甫所居的關隴一帶。

    落月滿屋梁,猶疑照顏色。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

    醒來后明月落下清輝灑滿了屋梁,朦朧中似乎還能見到你的顏容憔悴。江南水深浪闊,旅途請多加小心,不要失足落入蛟龍的嘴里。

    “落月”兩句,寫夢醒后的幻覺。“顏色”,指夢中李白的面容。看到月色,想到夢境,李白的容貌在月光下似乎隱約可見。凝神細辨,才知是一種朦朧的錯覺,這是半醒半睡的境況;看到月光是半醒,看到李白是半睡。寫得真實而細致,既是對李白的懷念,又確切表達了自己的心情和情境。“水深”二句,言江湖之間,風濤險惡,表達詩人的担憂與祝告。江南多湖泊,傳說有蛟龍生在其間,能食人。此處兼有喻意,“水深”、“蛟龍”喻指政治環境的險惡。“蛟龍”一語見于梁吳均《續齊諧記》:東漢建武年間,有人白天在長沙見到一個自稱屈原的人,聽他說:“聞君當見祭,甚善。但常年所遺,恒為蛟龍所竊。今若有惠,可以楝葉塞其上,以采絲纏之,此二物蛟龍所憚也。”


    6、杜甫幾首寫李白的詩,寫得都極好,大概唯有思想起李白,想起當世有這么一個人的存在,以及消失,能讓他集聚所有的心神,煥發完全的熱力。“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家國喪亂,天地蕭瑟,此刻他都可以放下不管,此刻他只是一個長相憶的人。


    7、品讀經典唐詩,唐人的多情,唐人對真摯友情的珍惜留給我的印象最為深刻。“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一幅客舍對飲,難舍難分的別離場面展現在眼前。“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杜甫李白京華一見,從此至死不忘,日日思念,夢中相見。“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四海之內有一個這樣的知心朋友,即使遠隔天崖,心里也感覺和近鄰一樣親。“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讓我們永遠結成忘情的好友,相約在天上再相見,這一些一些,都是何等真摯的友情,堅固不催的友情……

   分別就在眼前,相聚遙遙無期。可唐人的感情卻仿佛在這分分合合的離別相聚中越來越濃,越來越深。再久的時間,再遠的距離都阻隔不了他們之間這刻骨銘心的友情。“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與長?”這難舍的離別之意,綿綿的難舍之情,竟可與滾滾東流的長江水堪比,這是何等的人間真情,怎不令人嘆唱、謳歌和敬仰……


    8、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陶淵明有詩:“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足道,托體同山阿。”兄,如今你脫離喧囂的百丈紅塵,安眠在故鄉的土地,有山月清風為伴,想你當會十分滿足你在藝術園地辛勤耕耘一生,留下了眾多優秀的畫作,燦爛絢麗,如天機云錦,永留人間你為創造現代中國畫藝術作出了自己的貢獻,你的藝術為越來越多的人稱道,你當含笑于九泉


   9、昨夜,他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走進我夢中。時光流轉中的回憶朦朧而又真切,我們相處的兩年畢竟是我最美好的青春歲月,雖然我體會不到愛情,但我體會到那一顆傾慕眷戀的真摯心靈,為此,我會永遠感恩,永遠為這顆心靈祝福,直到生命的終結。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10、歸去,來了。

  懷揣三千多個日夜夢牽魂繞的思念,腳踏常入詩行的巴山熱土,面對闊別十年后的故鄉真實,久違的田園風光,剎時如孩提不經意閱過的畫冊,靜靜地橫呈著。長大的我不得不又笨拙地去辨認,一一對號入座--呵,故鄉,你的夢中情人,我已歸來。

  蜿蜒的河水指引歸車,我的心也把她依傍。鄉中水,清又親,繼續喚回了多少童年的回憶。母親河,可曾記得我在你懷中暢游、岸邊垂釣?當年那個小小少年,如今又回到你身畔,可否再聽你低吟淺唱、看你澄水如練飄舞?心中多年舊夢,如昨日重現。令人耳目一新的,只是河岸又多了林立工廠;往來汽車更歡快地奔跑,它們在表達故鄉人民奔富裕的心情么?或者,是給我這個遠方的“嫁娘”證明“娘家”的日子不再寒傖、不再心酸了吧。我想是的,因為十年求索,十年奮進,故鄉給我耳濡目染的,早已是日新月異,今非昔比了。

    有位詩人說,“故鄉的花是凄艷艷的/故鄉的樹是孤零零的/故鄉的蝴蝶是單飛的。”,或許,是對鄉景多年的忘記,又突然的憶起。現在我終于明白了,如果詩人沒有真切誠摯的懷念,就不會有如此無法排遣的遠離故園的悲傷。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杜少陵有過的悠悠情懷,拳拳的思念家園之心,早已完完全全地融化了我。正值中秋,便非中秋,月也是故鄉明。而今,雖別了桑梓,但鄉情鄉人,過去,現在的故鄉山水已入了我的骨髓精神,在我想她的時候,在我與她相隔萬水千山的時候,伴我吐出鄉韻串串,伴我天涯歌唱。


     11、據最新報道,美國兩位機器人技術專家費爾南多•奧若拉納和布倫丹•伯恩斯開發出了一種名叫Sleep Waking的智能機器人,這個機器人可以像演員演戲那樣將人在睡夢的活動再次呈現出來。

     費爾南多•奧若拉納在記者會上稱,盡管在將傳感器獲取的夢境信息“翻譯”成機器人行為指令時還存在著某些藝術想像成份,但這種翻譯絕不是“憑空捏造”。 換而言之,從事此項目研究的科學家們已經掌握了一整套方法使人的夢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可靠的再現。

    據負責該研究項目的科學家們稱,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將會出現能夠精確記錄人的夢境的技術,到那時我們就可以像保存我們的照片一樣保存我們的睡夢了。

    記得學生時代,有時候做了一些極為美妙的夢,可是一覺醒來,啥都不記得了,心中很是遺憾呢!可是自己也有這樣的經歷,青少年時代作了一個如同情景劇般的夢,若干年以后,在異地他鄉,當年夢中的場景,包括那些園林風景,樓臺亭閣都一入當年……和一些人交流,他(她)們也有過這樣類似的奇特經歷。還有,一些人特別懷念自己的故去的親友,“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如果能夠在夢中和他們聚首談心,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呢。像情癡賈寶玉,也會少癡少呆些了呢……科學的發展和進步能夠創造出圓我們的夢奇跡,太美、太有誘惑力了……

     當然,我想很多人會各取所需,司法人員、諜報人員,會克隆犯罪嫌疑人等的夢境,作為重要物證……狗仔隊一定會增添上一件重要兵器,如同他們偷拍人隱私的微型攝像機,穿透人衣物的紅外相機一樣,去偷人家的夢,那可是更加隱秘的隱私啊……不知道離婚率會不會更加高起來……法律專家的事情又會多起來。。。此外,睡眠時間那可占了人一生中三分之一左右的時間啊!一些工作狂的靈感就來自夢境,據說元素周期表的創始人門捷列夫的偉大構想就來自夢境,人家朝思暮想,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等于將工作時間延長到夜晚的夢境。。。于是也有解夢一說……克隆復制夢境,會更加精確呢……


     12、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沉靜的夜色如水,月光傾瀉在遙望著天的臉上,我搜尋著月亮,圓月掛在深藍的夜空,它幾盡滿月,快至中秋,常常是中秋和十一相距很近,這樣的月色,這樣的時宜,有了這樣的思量。多少回魂牽游夢中,我步履蒼涼的走過阡陌的路,追尋從前的身影。一些人在思緒中徘徊,還有自己的影子。在銘記的時刻重又到來時,記憶如涓涓溪露和著如水的月光,滲透到了每一個毛孔,浸潤了心靈,感受到清涼。

    歲月如江水,流去永不回。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