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故園東望路漫漫, 雙袖龍鐘淚不干。
故園東望路漫漫, 雙袖龍鐘淚不干。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故園東望路漫漫, 雙袖龍鐘淚不干。

[譯文]  向東望著故鄉的家園,長路漫漫;雙袖已經濕透,淚水卻還在不停地流。

[出典]  岑參   《逢入京使》

注:

1、     《逢入京使》岑參

  故園東望路漫漫, 雙袖龍鐘淚不干。

    馬上相逢無紙筆, 憑君傳語報平安。

2、注釋:

 劉開揚《岑參詩集編年箋注·岑參年譜》(下簡稱劉《箋》)系此詩于天寶八載(749)詩人赴安西途中。

   入京使:回京的使者。

   故園:指長安和自己在長安的家園。

   漫漫:形容路途遙遠。

   龍鐘:形容流淚的樣子,這里是沾濕的意思。

   憑:托。

   傳語:捎口信。

3、譯文1: 

    回頭東望故園千里,路途遙遠迷漫;

    滿面龍鐘兩袖淋漓,涕淚依然不干。

 途中與君馬上邂逅,修書卻無紙筆;

 唯有托你捎個口信,回家報個平安。

 譯文2:

 東望回故鄉的路是遙遙沒有盡頭,想起故鄉傷心的淚水不住地流,衣袖都沾濕了。
  在馬上與回京的使者相逢,卻沒有紙和筆寫封家書,就煩請你帶個口信,說我在他鄉很好吧。

譯文3:

回頭東望故園千里,路途遙遠迷漫;滿面龍鐘兩袖淋漓,涕淚依然不干。途中與君馬上邂逅,修書卻無紙筆;唯有托你捎個口信,回家報個平安。

 4、岑參生平見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岑參是盛唐最典型的邊塞詩人,在八世紀五十年代,他曾經兩次出塞,在新疆前后呆了六年。他邊塞詩的特點,我們應當從兩個方面去把握。第一,他是一個好奇的人,正如杜甫說的“岑參兄弟皆好奇”(《美陵行》)。早年他喜歡從出人意表的角度去發現詩。有了邊塞生活的體驗以后,他的好奇天性也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

  第二,岑參詩人中的一股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慨,這也是其他邊塞詩人所無法比擬的。他贊嘆別人“功名只向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他自己就是這樣作為戎裝的少年英雄馳騁在西北戰場上的。他出塞時,才三十出頭,正是充滿銳氣的年齡。王昌齡、高適等年稍長的詩人,隨著開元盛世的逐漸萎縮,朝政的日益腐敗,已經開始認識到戰爭的殘酷和非正義性的一面時,岑參卻還在戰陣上高呼馳騁顯示英雄氣慨。這種心態和思想境界,就使他的詩和高適比較明顯的區別。高適觀察比較深入,更多的看到戰士的艱苦,因而詩的色彩要淡一些。岑參則用綺麗的筆調來凸顯西北地區冰天,雪地,火山,熱海的異域風光,歌頌保衛邊疆的戰爭,歌頌將士們不屈不撓,立功報國的豪情壯志,有一種感人的廳情異彩。《唐之韻》

  此詩在今人王兆鵬、邵大為、張靜、唐元等的著作《唐詩排行榜》排名第55名該排行榜以“古代選本入選次數”、“現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文學史錄入次數”、“互聯網鏈接次數”六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古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26名,現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地58名,文學史錄入次數排名第42名。

5、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

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夏浴酷暑,冬飲霜風,生命之花,在孤獨與無奈中綻放。

  詩人呵,年復一年,你滿頭青絲被大漠烽煙染成了白發,你的鄉愁如云越聚越濃。塞外衰草,阻斷了你歸鄉的路徑,南去的歸雁,牽動起你游子般的鄉心。流不盡的鄉愁伴著悠悠的羌管,縈繞成一個個難眠之夜,誤幾回,軍務倥傯,歸夢難期。

  今曰忽逢入京使者,言未盡,淚已流。無奈馬上相逢,家書難成,縱有滿腹情思,千言萬語,只化為一句傳語:平安無事。

  回眸東望,故園長路漫漫,信使的馬蹄聲漸遠,一路煙塵蕩起詩人一腔迷惘,長嘆一聲:功名累我!

  詩人,你與邊卒們一起支撐起了大唐帝國的輝煌。太平盛世的子民呵,能否理解戍邊將士心底的蒼茫與悲壯?

 6、有一種古典,最詩意,最中國,在繽紛的文化長廊中,最奪人眼目。它的名字叫唐朝。唐朝是一條繁華雍容的街道,是一條芳香四溢的花徑,是一道狹長未知的水路,是一個荒涼無人的渡口,充滿了各種人生際遇。
  ...

   最深情暢快的當屬李白與汪倫的邂逅。天寶十四載(公元755年),李白從秋浦(今安徽貴池)前往涇縣(今屬安徽)游桃花潭,遇到當地人汪倫,從此交游甚歡,汪倫常釀美酒款待他。臨走時,汪倫又來送行,李白感動不已,遂留下千古名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汪倫怎會料到,他一介農民,竟因詩仙一詩而揚名千古呢?

  最禪意深遠的邂逅是李白與蜀僧的相遇。“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客心洗流水,馀響入霜鐘。”峨眉山下的僧人,揮手之間,琴韻悠悠,與松濤相和,與鐘聲相聞,蕩滌胸懷,俗念頓消,使人回味無窮。

  最令人感傷的邂逅,是杜甫與李龜年的江南重逢。被蘅塘退士評為“少陵七絕,此為壓卷”的四句詩,人們早已耳熟能詳:“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杜甫比李白小11歲,未能像李白那樣走運,完全生活在大唐鼎盛時期,而是經歷了唐朝由盛而衰的過程。兩個蒼顏相顧的糟老頭子,面對落花,感慨時局,滄桑之感溢于言表。

  最百感交集的邂逅是劉禹錫與白居易的揚州初逢。唐敬宗寶歷二年(公元826年),劉禹錫罷和州刺史任返洛陽,同時白居易從蘇州歸洛,兩位詩人在揚州相逢。白居易在筵席上寫詩相贈,大意是為劉鳴不平,表達勸慰之意,劉禹錫當場便寫了《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來酬答他。劉禹錫胸襟開闊,雖有抑郁不平之心,最終卻化為樂觀開朗之態。一句“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已成千古名言,不知激勵多少后來人。


  最浪漫凄婉的邂逅篇章,當由崔護來執筆。“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書生崔護在都護南莊遇到的那個面如桃花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她后來到底有什么樣的境遇,千年之后,不得而知。然而,故事的浪漫,結局的凄婉,盡在無窮想象中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這是唐朝最同病相憐的邂逅。詩人白居易落魄之際,巧遇一琵琶女,那“猶抱琵琵半遮面“”的嬌羞,那“大珠小珠落玉般”的樂聲,那“弦弦掩抑聲聲思”的愁情,怎不讓江州司馬淚濕青衫?一曲天涯遇知音,優雅傷懷唱到今

  最勾人鄉愁的邂逅,出現在岑參的《逢入京使》詩中。岑參第一次遠赴西域是在天寶八年(公元749年),安西四鎮節度使高仙芝入朝,岑參被奏請為右威衛錄事參軍,到節度使幕掌書記。本篇即作于此次赴邊疆的途中。“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一句“報平安”道盡天下游子離人的共同心聲

  如今高科技時代,火車飛機相見易,更有網絡手機和視頻,見面盡在須臾間。多了份快捷,卻少了些回味。也許只有在詩頁間,走進那蒼涼的歷史時空,才能覓得一份曠古幽思,感受一番詩意浪漫吧

  7、“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岑參的《逢入京使》曾讓多少游子涕淚沾襟呢?家是最溫暖的地方,想家是種苦澀的幸福。只可惜少時的我難解個中況味,初讀之下,不過贊佩詩韻之美。

  老家有一片半畝多的菜園,因為有爺爺的辛勤勞作而總是生機盎然。無論是翠綠欲滴的青菜,新鮮飽滿的豌豆,還是攀著籬笆、綻著紅紅的笑臉的番茄,都是那么的惹人喜愛。一朵朵南瓜花掩不住臉上的小小得意,幾棵老桔子樹"寶刀未老",年年都掛滿又酸又甜的大桔子。記得幼年時的我常會到一隅一角去"搜捕"蟲子,但凡捉到就觀蟲打斗,再摘幾個大桔子,美滋滋的吃到小肚子又鼓又脹。那快樂的時光讓人回味無窮,這是家才能給的輕松和快樂。

   對于學生時代的父親,這菜園也承載了太多美好的記憶。父親喜歡回味那段進縣城讀高中的往事。家境的貧寒讓父親舍不得乘哪怕一輛馬車,四十多里路,縱是一個健壯的莊稼漢也會叫苦的,懷著"跳出農門"的夢想的父親,卻用瘦弱的雙腿走進了縣城,每逢節假日,思鄉心切的父親會再用腳把四十多里的路丈量一遍,回家的快樂會讓父親哼起小曲,步子也邁的異常輕松。回到家的父親喜歡待在菜園里,除了幫忙勞作,閑下來也會捧著一本書在樹蔭下讀著,書香、涼風,眼前是生機勃勃的菜園,想著秋天的收獲,父親咧開嘴笑了,不遠處飄起一縷炊煙,一定是娘在做飯了……    

 

 短短的假日一過,父親又要走了,包里多了幾罐咸菜,耳邊是爹娘的叮嚀和鼓勵,父親追夢的腳步也堅定了許多。

   如今的路已經是寬闊平坦的柏油路,回家,卻不是二十多分鐘車程那么簡單。工作、應酬、學業,我們都“忙”。每次回家,爺爺都會倔強地用有些顫抖的手給我們裝上滿滿的一袋時令果蔬,那滿滿的一袋愛,常讓我們溫暖又愧疚。我們,真的那么忙嗎?

  路,是見證者。外婆家門外不遠處就是村口,一條土路,一口老井,一起見證了太多的離別和等待。童年時代的我在這兒等待買糖去了的外婆;孩提時代的母親在這兒等待趕集去了的外公;如今,外公的離去,讓愈見寂寞的外婆越來越多的在這道旁井邊呆呆的守望。外婆是否會想起四十多年前和她的妹妹--我已快慢七十歲的姑姥姥--的揮手作別,那個去千里之外追夢的二十歲少女的笑是多么燦爛。少女不會想到異鄉殘酷的打拼會讓這與姐姐的揮手竟成了與故鄉的訣別。暮鳥思巢,但老人累于病軀,如今只能望鄉垂淚,那癡癡的眼神,誰人忍睹?那帶著懊悔的啜泣,又有何人忍聞?外婆會看到那砌井的青石上的痕跡嗎?那多么像歲月在外婆額上留下的皺紋。秋風掃過,一片黃頁吹落,它緩緩、緩緩地飄進井中,又多么像外婆的一聲嘆息,那對兒孫未歸的失望的嘆息。夕陽下,是她愈見佝僂的背影……

  江河的一首《故園》曾讓我淚濕眼眶:這個秋天/母親把飯做熟了/你總不能讓她一個人/坐在桌板長久的等你。再重要的應酬比不上回家,我們輕描淡寫的一個"忙"字就讓孤獨的父母、溫暖的故鄉等待了太久太久……

  故園之中,總有人在一邊為你祈福一邊盼著你的歸來。哪怕是再老邁的身軀也會不知疲倦地拄著拐杖,望著那條通向異鄉的小路盡頭,渾濁的雙眼,不過希望看到一個風塵仆仆的身影會出現在路的盡頭,越來越近……

 8、“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每每讀到岑參的這兩句詩時總是心潮澎湃難以平靜:時而漫步踱行,時而雙淚縱橫涕流滿面……沒有特殊緣由,只是因為感動。或許是因為千年前邊塞躊躇的岑參不能歸家而感慨,或許是因獨守孤島窮孑一生的胡適而嘆息流淚。


  據說晚年退守到臺灣的胡適先生特別喜歡岑參的這兩句詩。他常常在夕陽垂暮時獨自一人默默吟誦著這兩句詩,吟著吟著便老淚縱橫悲情不已。先生摘下眼睛用素白的手帕拭著淚眼,拭完再用蒼老長滿筆繭的雙手把手帕疊好小心翼翼的放進口袋里,再而,踱步到窗口眺望著不見依稀的大陸。良久,沉寂無語。


  績溪的桃花該開了吧!后山的翠竹又換新葉了吧!村前的溪流,水又漲滿了吧!村里的青瓦白墻的祠堂又該修葺了吧……可這些先生已經看不著了,離家千里的他只能在夢里追尋那熟悉的故鄉了。遙想當年,先生是何等的意氣風發、斗志昂揚。他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引領著一潮文化的改革(促進新文化運動,主張用白話文寫文章);在婚姻方面,主張新式的自由婚姻,反對舊制的封建包辦婚姻,進而推動整個社會風氣的革新;在政治方面,猛烈抨擊舊的腐朽政府,力促新民主政權的成立……而如今呢?先生孤孑一人處在破舊的棚舍內,政治上的失意已然使他落寞了;然情感上的磨難使他忘卻了。先生在故鄉的績溪有一妻,自先生早年離家后就一直毫無音信。先生曾想或許她已病亡,或已改嫁了吧!然他卻不知這位女子一直在苦苦等待他的歸來。


  望故鄉之壅隔兮,涕橫墜而弗禁。人往往到了暮年就會有落葉思歸之感,先生亦然。他一直隨身珍藏的那方手帕就是他的妻贈予他的,已四十年了。每當先生憶起故鄉時就會找出這方手絹細細觀詳,縱而潸然淚下。


  有家而不能歸莫過于人生的一大悲事,或許我們也有和先生相類似的經歷吧,然而先生的這種復雜情感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曾幾何時,我滯留在北國,在冰天雪地舉目無親的北國獨自漂著,徘徊而又迷茫。也曾似先生那樣憑窗南望淚沾衣襟,傷情不已。在傷感念鄉之余常常翻閱余光中的詩集,或許只能在他的文章中才能找到與余光中老先生那真摯情感共鳴的東西,才會更深刻地體會到他鄉游子的那份孤寂與思念。


  憶往昔,寫下過這樣的詩句“猶憶金鷗還去北,不辭長做嶺南人”。只有遠離故鄉熱土的游子才能更深刻的眷念故鄉的那片景,那群人;只有半生飄零的人才會故園東望,雙袖龍鐘淚不干。在溝壑縱橫的臉上,老淚浸透的是歷史的歲月,流出的是東望的那分情。少了年少時的輕狂和孤傲,多的是那分沉致與苦韻。故鄉的那杯老酒總是那樣令人沉醉吧!讓人欲罷不能,沉沉入夢。或許只有在夢中,故園的景致才更精細,故園的山水才更翠綠!

 9、袖子的實用價值,確實比領子多。

  一是可以裝東西。過去沒有挎包,很多東西就放在袖子里,別人不知道。這就是“袖珍”。有史料記載的最大袖珍記錄是“袖四十斤鐵椎椎殺晉鄙”。一般來說袖珍的體積不能太大,扇子、口紅、小鏡子、金條等等小物件還可以放在袖子里,椅子、冬瓜就放不下了。因此人們把本來體積較大的東西制作成很小的規格就叫做袖珍什么了,意思是體積小巧,便于攜帶,例如袖珍收音機、袖珍筆記本電腦。

  二是便于暗箱操作。過去賣馬的與買馬的講價,不能讓第三方知道錢數。怎么辦?兩人把袖子接起來,兩手在袖子里劃拳一般爭執。雖然雙方臉上不時流露出嬉笑怒罵的表情,別人卻只能看見袖子里面有什么東西不依不饒地蠕動,不明真相,無法插足。爽快的人半個時辰就成交了。要價多少,砍價多少,最后多少成交?只有你知、我知、袖知!貪婪和吝嗇的人當天很難成交,第二天繼續在袖子里劃拳,第三天還是沒有結果,結果把馬急死了!

  三是權當手帕。出汗了、流淚了、流鼻涕了,用袖子擦一擦就很方便。歐陽修的《生查子 元宵》就很動人:“今年元月時,花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岑參也有“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的詩句。現在的女孩子沒有長袖,看到演出煽情處就只好以指彈淚,甚是不便!

  袖子不僅有許多實用價值,還有難以盡述的精神價值。

  一是長袖善舞。自古以來,女子在男人飲酒時舞蹈助興都著長袖,意在舞出許多花樣,飄飄忽忽,柔情萬種,看得男人如夢如幻,如癡如醉。“纖腰弄明月,長袖舞春風”,西方的芭蕾舞哪有這種效果?水袖是我國獨有的舞臺道具,當青衣把一個字唱一分鐘時,如果一動不動觀眾就會睡著。但是將水袖擺弄來擺弄去就有滋有味了,觀眾也跟著搖頭晃腦了。聽說李玉剛自己縫制了超長的水袖,舞得男女觀眾都神魂顛倒、飄飄欲仙!如果“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那場面想必是風起云涌,天旋地轉了!

  二是表達某種態度。話不投機時,可以拂袖而去,甩給對方滿臉的尷尬。看到雙方打得頭破血流時,為了表示不參與、不偏袒,只能袖手旁觀;如果不袖手,就有出手參戰的嫌疑,雙方都可能沖著你去。要想證明自己清廉時,就抖摟抖摟袖子,表示兩袖清風;一般的人不敢隨便抖袖子,抖出幾個紅包、銀行卡怎么辦?

 三是撫慰人心。男人在戰場、官場、商場受挫失意的時候,最渴望的就是“倩何人,換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或者紅袖添香也好,有暗香盈袖也好。此類精神療法可能勝過云南白藥 。

  袖子是迷人的,但是私下里說,在男人眼里,美人還是沒有袖子更可愛。杜甫想起老婆的時候,形象是“清輝玉臂寒”,曹植也認為“攘袖見素手”更過癮,其實荊軻也是這么想的。時至今日,盛夏酷暑,女士還有幾個用長袖藏起玉臂呢?連美腿都大大方方地資源共享了,真個讓男人大飽眼福!

  10、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我,一個人走在回鄉的路上,向東遙望故鄉,竟是那么遙遠,一想到多年未向爹娘盡孝,淚水不覺沾濕了我的衣襟。我牽著一匹老馬,蹣跚前行,馬背上馱著少之又少的干糧,卻還有那么遙遠的路程要走,倘若我餓死他鄉,也沒人會注意到吧,家中的母親不知有多少日日夜夜在窗前翹首企盼,企盼自己的那個兒子歸來,思及至此,我不禁加快了腳步。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翻過一重重,淌過一條條河,家鄉已在前方,眼前的這座山卻隔斷了我的去路,我小心翼翼地繞著山腳的挪著腳步,正當我以為前方無路可走時,一座村莊赫然出現。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小時候離開家鄉,直到如今退伍才回來,淳樸的鄉音雖未改變,那斑白的兩鬢卻昭示出我的蒼老,不知是否有人能認出我來。

  柴門寂寂黍飯馨,山家煙火村雨晴。山村的農戶柴門外靜悄悄的,只有一陣黃米飯的香味撲鼻而來,縷縷炊煙在雨后的天空中冉冉上升。我走到這家門前,輕輕敲門,一位農婦打開了門,問道:“這位老人家,請問您有什么事?”“你好,請問林家在哪里?”農婦疑惑地看著我,說道:“在那邊”我望著她指去的方向,眼前的一切讓我大吃一驚——那高低不平的墳墓深深地刺痛了我的雙眼,想當初,我出征時,父母正值而立之年,豈料今朝,我歸來日,卻是如此景象!我不忍想到母親臨終前呼喚著我的名字,而那個兒子,直到她去世,都無法回鄉探望,一想到這里,不禁老淚縱橫,心肝俱裂!

  楊柳青青細雨晴,殘花落盡見流鶯。一場細雨過后,天剛放晴,柳葉的顏色已變得翠綠,枝頭上的殘花已經落盡,露出了在樹上啼鳴的黃鶯。門旁的柳樹依然在這里,夢里的人兒卻是始終不見。墻邊有一個狗洞,一只兔子正探頭探腦地從狗洞里走出,不計其數的野雞在梁上飛來飛去,好不自在!昔日的家,今日卻成了如此模樣,庭院中長著茂盛的谷子,井邊的野菜更是數不勝數,我緩緩地走到井邊。

  誰知明鏡里,形影自相憐。我看向井中的人,心中不免惆悵萬千,誰會知道,在那明亮的鏡子中,只有我的形影自相憐憫。

  唉!不知今后我又能何去何從?

11、故園東望路漫漫, 雙袖龍鐘淚不干。

  多年不坐火車,只有火車才能勾起我對旅行的回憶。當年從洛陽到上海之間,每年寒暑假兩次來回,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盯著窗外的景物,腦子一片空白。

  窗外是秦嶺余脈,偶爾能看到如練的黃河。山大多不高,沒有大樹,有一些灌木和小樹,雜草叢生,有些野菊花在零星開著。華山、潼關,這些如雷貫耳的地名一眨眼就過去了。“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里潼關路”。三千年來,函谷關內外,多少人跋涉其間,這條路上不知演繹了多少蕩氣回腸的故事,如今都淹沒在這黃塵古道中。

  越往東走,景色越熟悉,這二十年來主要在江南生活,看慣了山清水秀,再看看蒼涼的北方晚秋,知道一方水土一方人。這陰郁、博大、空曠的田野里,埋藏這這個民族的記憶和精神。

  回到老家的小村莊,兒時的記憶一下子又鮮活起來,三十年過去了,地形依舊,但已物是人非,當年的小樹現在幾乎有合抱之粗,當年的小伙子現在也都垂垂老矣。想起桓溫的話“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老家的房子已經破舊不堪,到處是殘垣斷壁,蛛網密布,讓人不勝唏噓,傷感不已。

  母親的墓在一個高坡上的桃園里,我想這對于一輩子喜歡獨處、喜歡清靜、喜歡大自然的她是個合適的地方。晚間坐在埋葬母親的高坡上,在熟悉的鄉間特有的泥土氣息中,想著自己的前世今生,想著一個快樂的鄉村幼童到現在人近中年一步步的經歷,不禁悲慟萬分,淚如雨下,一種宿命輪回的絕望籠罩著我。

  母親最終歸于塵土,而我在曠野下一個人渺小的也象一粒塵埃。感受到的是那種揪心的痛苦和無邊的絕望。

  仰望夜空,繁星點點,象人的眼睛,但我知道肯定有一雙是屬于我的,那雙眼睛在默默的關注我、關心我、鼓勵我,想到這兒,才從絕望中慢慢涌出點點希望。

  12、思念是一首歌。春天里,思念將萬物催綠,河邊的楊柳吐著花絮,路旁的槐樹發著嫩芽;夏日里,思念將大地裝扮,微風吹拂,搖曳著路旁的青青草、山坡上的無名花;秋風里,思念將一片片楓葉吹紅,一望無際的青紗帳在秋韻里輕歌曼舞,空曠的山野盡顯著厚重與沉穩;初雪里,思念將江河染白,雪花的飄舞空靈迷離,靜流的河床孕育著生機!

  如果把人生比作一首歌,那么思念就是這首歌的主旋律。

  思念是一種幸福的憂傷,是一種幸福的悵然,也是一種溫馨的痛苦。思念是對昨日的沉湎和對未來的美好向往。正因有了這一縷不盡的思念,人的情感才得到進一步的升華。思念既折磨人,也鍛煉人,更鑄就了性格的穩妥和深沉。思念可以讓人淚流滿面,也可以讓人笑逐顏開,不管是在思念中哭泣,還是在思念里歡笑,都會讓人心無旁騖。

  古代詩詞中的“長相思”,來自于久別離。臺灣余光中老先生的一首“鄉愁”的詩章,之所以那么撕裂肝腸,就是因為“久別離”而后孕生出來的“長相思”。電子時代給予我們更多的、無法想象的方便,一臺電腦或一部手機,給了我們生活的“直達車”的快捷,但這些生活載體的飛躍,無法取代人間感情的價值定位。因有太多的便利和直達,才將真情的思念與肝腸寸斷的牽掛,化為宇宙間之烏有。

  我喜歡淡淡的思念。一個人,一杯茶,透過繚繞的煙霧,斑駁的往事載著思念踏歌而來……

 記得,在那個遙遠的南方城市里,有著我深深的牽掛和思念。遠離家鄉的兒子,將我的思念帶到了那個四季如春的城市。起風的日子,担心他著涼,下雨的日子,牽掛著他是否帶上花折傘?他生病的時候,我真的希望插上翅膀立即飛到他的面前……。“慈母手中線, 游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 意恐遲遲歸”,母子情深,思念情更濃,迢迢數千里,茫茫幾多愁。

記得,在那個叫做天堂的地方,生活著我的父親和母親。想必是父親的心肌梗塞已經痊愈,可以去和他的老朋友對弈下棋,也可以坐在夕陽下的搖椅上,悠閑著讀著報,和我聊著家常;想必是母親的腦血栓手術很成功,也能下地走動了,還可以為我燒好滾熱的炕頭,為我包好噴香的三鮮餃子……無月的夜晚,翻出泛了黃的老照片,慈父祥母的音容笑貌歷歷在目。多少次,夢里聲聲呼喚,醒來卻是淚濕枕巾,那道思念的彩虹在漫漫長夜里緊緊纏繞著我。

 記得,那是個寒冷的冬夜,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遍遍讀著來自遠方的信。透過一行行,一篇篇剛健有力的筆跡,仿佛與你牽手漫步海邊。晚風輕拂,余暉淡漠,任白裙輕揚,笑意盎然。坐在松軟的沙灘上,看漁舟晚唱,海浪曼舞,聽海鷗低吟,鳴笛奏響。思念的小船揚帆在每一個漆黑的午夜。此刻,思念就是一潭幽幽的湖水,在冰冷的夜晚,蕩起朵朵漣漪。乘著思念的帆,捧起思念的水,任眼角潮濕,任心兒飛翔。低頭尋詩,一句浮上眼前:“天涯海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頭。”思念的彩帶就這樣,將你我相連,這一頭連著我,那一頭牽著遙遠的你……

 記得,那個叫做故鄉的地方,是一個靠海之村。村口的老槐樹,年齡與我一般大,飽經著歲月的滄桑,見證著時光的荏苒。每一個年輪,都雕刻著一個古老的故事,每一片樹葉,都吟著一首海的詩篇。故鄉人,祖祖輩輩以打魚為生。聽慣了艄公的號子,也看慣了船上的白帆。提著籃,光著腳,撿海貝,打海蠣,捉螃蟹,捕小魚。一籃藍的戰利品里,盛滿著爽朗的笑聲。那笑聲若隱若現,踩著海浪,駕著輕舟,緩緩向我駛來。“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頃刻,思念成為一首悠揚的篇章,充滿著詩情畫意,彌漫著故鄉濕潤的空氣。

因為有了思念,才會有久別重逢的喜悅;因為有了思念,愛情才會更加纏綿繾綣;因為有了思念,親情才會更加持久濃厚;因為有了思念,友情才會更加純正自然。

 思念是首悠揚的歌。她穿越四季,橫跨三江,一路高歌,一路歡暢。在每一個思念的日子里,讓我們一同唱響這首不老的歌!

 13、“歷史總是有很多驚人的相似”,我無法否定這句話。多少年來流傳下來的俗語果斷的驗證著歷史的反復。自從文字被發明的那一刻起,多少離別之意被書寫下來。而今,我們又在上演著一幕幕的離別,留下來的人與前行的人用文字表達著自己的不舍,用歌唱出比潭還深的情感。

  有的人留下來了,他像扎根的樹,只能目睹他人的前行。李白將愁心寄月,“隨風直到夜郎西”,是啊,我無法送你到千山萬水,明月的光亮光亮永遠看著你,就讓我的祝福伴著你;岑參卻只有把思念與祝福放在酒中,只因他“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王勃告訴朋友:“海內存知己,天崖若比鄰。”;王維卻道:“勸君更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他們都留下了,朋友卻已離開,他們或婉轉或豪邁的表述著思念,可“物是人非事事休”“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的他們,也只身留下了,但那逝去的是故國,送別的是生命啊!他們吟唱時是否會哽咽?

  有的人選擇前行,他們像水一樣,從故人故鄉的時間中流走,留下他們的懷念。“故國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游子的淚讓人心底觸動,比血還濃烈的故園情,有情有義的故鄉水也不忍動情“萬里送行舟”。李白又成了前行的流水,嘆命運多纖,卻有一片柔軟的家園讓他安心;“何當共剪西窗竹,卻話巴山夜雨時”,那對親友的思念道不盡……

  回顧千年以前,我們是否會有“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之感?我們與歷史上千千萬萬的過客都不斷的留下,又流走。我想,唯一能留下的也只有數千年來情真意切的詩文與纏綿的深情吧!

  你聽,他又在吟唱了……

·唐詩名句

0
2013-09-10 2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