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譯文]   夕陽西下,只見無數寒鴉急飛歸巢,一彎流水環繞著孤村。   

   [出典]     秦觀     《滿庭芳》

   注:

   1、  《滿庭芳》   秦觀   

     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樽。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2、注釋:  

    譙門:城門。

     引:舉。  

     尊:酒杯。 

     蓬萊舊事:男女愛情的往事。

      煙靄:指云霧。

     消魂:形容因悲傷或快樂到極點而心神恍惚不知所以的樣子。 

     謾:徒然。  

    薄幸:薄情。

  

 

    3、譯文1:  

     遠山飄著淡云,天邊連著衰草,城樓上號角聲初停。讓船再稍停片刻,我們一起暢飲餞別的酒。當初多少歡愛的往事讓人留戀,如今回首四望,已是霧靄茫茫,無處尋蹤影。夕陽西下,只見無數寒鴉急飛歸巢,一彎流水環繞著孤村。   

    在那悲傷離別、令人黯然傷神的時刻,我默默地取下定情的香囊,她輕輕地解下羅帶,這互換的信物暗示著我們永不變心。可嘆我得到什么呀,只有那薄名留在了青樓。這一去何時才能再相見?我的胸襟和衣袖,沾滿了淚痕。回頭遠望她所在的地方,已看不到高聳的城樓,只有一片迷蒙的燈火照耀著這即將消逝的黃昏。 

     譯文2:  

    山上淡淡地抹了一絲白云,遙遠的青天粘上廣袤的枯草,這時畫角之聲已經停歇在寂靜的譙門。暫且擱住將要遠行的船棹,勉強一起舉起告別的酒尊。許多蓬萊閣上的往事,空空地回首,就象煙霧一樣繚繞飛紛。遙看遠處的夕陽之外,有棲歸的寒鴉數點,靜靜的溪水環繞著孤獨的鄉村。   

    離情別意使人清魂,正當這個時候,他的香囊已經暗暗脫解,愛情象羅帶將輕易地離分。不用提起怎樣進入青樓,如今薄情的名聲依然猶存。這次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也?胸襟兩袖之上,白白地染上悲傷的淚痕。能掠起傷感之處,是在那高城已經望斷,燈光閃爍的黃昏。

    譯文3:

    遠山被片片白云包圍涂抹,遠天和枯草連在一起,遙望無限。此刻,城樓上畫角聲聲,城門將閉。遠行的航船啊,請停一停,讓我們把離別的苦酒啜飲。蓬萊閣啊,你記錄著我多少往事,如今回憶,卻云煙一般飄渺難尋。在那一輪漸漸西沉的紅日下面,幾只寒鴉馱著閃爍的金輝在空中逡巡。彎彎曲曲的流水 ,饒村而過,無休無盡。

   想不到離別竟如此令人銷魂,此時,用什么來表示我一往情深?只有偷偷解下香囊權當臨別紀念,再解下絲帶上的“同心”相送。我在青樓里長期廝混,白白被人稱作薄情的浪蕩詩人。此后,何時才能再次相見?也許只能空往衣袖上揩抹淚痕。船兒終究載我離去,舉目遙望,高城逐漸遠去,眼里只剩下萬家燈火和著惱人的黃昏。

    譯文4:

    遠山留下來一片淡淡的白云,枯黃的秋草一望無際,像與高天的邊際相連。城門譙樓上的畫角聲剛斷,天色已晚。暫時停下來遠行的船槳,姑且端起酒樽,你我共飲這苦澀的告別酒。回顧蓬萊相聚,多少歡情舊事,一幕幕皆成過去的幻影,眼前所見,只是那煙靄紛紛。斜陽昏昏,遠處寒鴉萬點,細細的流水饒過荒僻的小村。

   此時此刻,真讓人心碎斷腸,我暗自解下香囊,她輕輕拆了羅帶,相互送上一片真情。雖然在青樓中留下了薄情的名聲,也還是難以將她忘懷。不知道這次分別何時才能相見,看襟前袖上斑斑淚痕,誰能說我兩人沒有真愛?離情難耐的時候回頭再望,高城已經模糊不清,只有黃昏的燈火閃爍明滅。

 

    4、 秦觀生平見 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

   5、本篇是描述男女的悲歡離合感情的。從詞中“漫贏得青樓,薄幸名存”的詞句,可以知道是男的寫他與女的離別,女的身分大概是歌伎。

    詞的結構,大多數分上下兩片(也稱闋),兩片從不同的角度寫。如上片寫過去,下片寫現在;上片寫景,下片言情,等等。本詞常中有變,上片寫現在的離別,下片由“消魂”到“薄幸名存”寫歡聚的回憶,時間移到過去,以下由“此去何時見也”起到結尾又回到現在的別情

    上片寫離情,主要用以景寓情法,除“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寫內心的活動以外,都是寫外景,要選能與心情合拍、顯示心情的。“山抹”到“譙門”寫離別時的環境,遠處有山,山頭或山腰有少量的云;平地遠伸,直到天邊都是衰(不再青鮮)草;聽到城樓上有畫角聲吹過,可見是傍晚時候在城外。接著寫事,是上船之前,共飲送別的酒。將分手,自然是滿懷心事,所以想到歡聚的舊事;想,無用,傷心,舉頭看著,只有煙靄迷蒙,日將落,烏鴉歸巢,小村莊外有小河圍繞,這些都是凄涼景象。這上片,遣詞方面有兩點值得注意。一是用一些詞直接寫景物,間接寫心情,如“衰”、“斷”、“暫”、“聊”、“空”、“寒”、“孤”,都有使人聯想到凄涼的作用。二是有些詞,主要是“抹”和“粘”,就像用畫筆,極為形象。

    下片轉為由回憶寫起。“消魂”到“輕分”具體寫歡聚。筆法是倒裝,意中人肯解下香囊,解開羅帶,這樣的時候,自己就因快意而迷醉。以下接著總寫,借杜牧詩句,表示這樣的生活時間不短,終于不能不舍去。于是由不能長聚又回到現時的愁苦,想到一別就重見無期,落淚也沒有用。最后作結,仍用以景寓情法,并與開頭的“譙門”照應,說,時已黃昏,意中人離去,雖有燈火,城墻也看不清了。修辭方面,下片還有新的值得注意的,是化直說為委婉,如“香囊暗解,羅帶輕分”,就能化常情為優美,“漫贏得青樓,薄幸名存”就能化昔年的不檢點為像是可以諒解的。

    因為這首詞意境和寫法都有優點,所以成為宋詞的名作。就在當時,也有很多人推崇這首詞,不只歌伎常常唱它,連蘇東坡也說:“山抹微云秦學士,露花倒影柳屯田(柳永,“露花倒影”見柳作《破陣子》)。”這是表示,“山抹微云”這樣的寫法是能夠代表秦觀的詞風的。

 

   6、“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秦少游這兩句有名的詞,無疑是襲用了隋煬帝的“寒鴉千萬點,流水繞孤村”。然而秦詞卻受到了人們的稱贊,晁無咎說:“此語雖不識字者,亦知是天生好言語。”而楊廣的詩則很少見人提起。這是什么緣故呢?蓋楊廣只寫出了“景”,“寒鴉”、“孤村”作為景可以各不相涉,在讀者的意象中,可以一天南一地北亦不為錯。而少游的詞,所寫者是“境”,景與境不同,景是純客觀的,而境則復合了人的感情。是以同一景也,而可以有多境。楊廣的詩,不過說明了鴉乃千萬點之鴉,而村為水繞之小村而已。少游妙在以“斜陽外”三字,將楊廣各不相干之景綜合了起來,遂共成游子眼中之景,有著特殊的感情,令人移易不得。于是這里的鴉之寒與村之孤在太陽的斜照下,便顯出了遼闊而寥落,渾厚而孤凄,是末世之凄涼,而又有了游子近鄉情怯的溫馨,多少人生感遇與往事,均奔赴心上,成為一種復合的凄美之境!正因為它調動了讀者的全部感情,遂讀而難忘矣。所以少游之可貴者,并不在于他取了楊廣之景,而正在他這“斜陽外”三字是人生體驗之獨到,便生死人而肉白骨,成無窮造化也。

 

    7、“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意境很美。但此際詞人心情十分凄楚,但他并不費神勞力地去訴說如何如何痛苦,而是將這一心情寫成一種極為凄美的境界,讓人分明又能感覺到他的心情。以可感知的意象為載體承載不直接說出的情感,較之直白表述更富有感染力。

 

    8、“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三句使千古讀者嘆為絕唱。于是這三句可參看元人馬致遠的名曲《天凈沙》:“柘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天涯”,抓住典型意象,巧用畫筆點染,非大手不能為也。少游寫此,全神理,謂天色既暮,歸禽思宿,卻流水孤村,如此便將一身微官濩落,去國離群的游子之恨以“無言”之筆言說得淋漓盡致。詞人此際心情十分痛苦,他不去刻畫這一痛苦的心情,卻將它寫成了一種極美的境界,難怪令人稱奇叫絕。

 

    9、《寒鴉戲水》這首潮州弦詩,其名應源于古詩。愚意以為應是脫胎于隋煬帝和秦少游詞,尤其是以秦詞為主,因隋煬帝雖是首創者,但其詩人們知之甚少,而秦少游詞則播在人口。宋胡仔《苔溪漁隱叢話》曰:“晁無咎云:‘少游如《寒景詞》云: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雖不識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語。’其褒之如此,蓋不曾見煬帝詩耳。”少游詞《滿庭芳·山抹微云》主要抒寫別情,并以寄托自身不遇之感。“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三句,是描寫眼前景致:斜陽、寒鴉、流水、孤村。但是作為一個與人行將離別者,難免見景生情,由此而想起別時的凄涼況味。《寒鴉戲水》的題材即來自于這三句,它以優美委婉的旋律,來表現清秋碧空,斜陽在山,寒鴉陣陣,逐流嬉戲的情景。當然,人們奏此曲時,有的是歡快活潑;有的則舒徐活潑,但帶有一點凄惋。這或許前者是表現“以物觀物”的“無我之境”(寒鴉在逐流嬉戲),后者則是表現“以我觀物”的“有我之境”(離別之人在觀寒鴉逐流嬉戲)吧。

   備注:《寒鴉戲水》是潮州音樂的代表曲目,弦詩十大套之一。這首樂曲最具地方音樂特色,最受群眾所歡迎,其流傳也最廣,影響也最大。在潮汕地區,凡會演奏潮樂或潮樂愛好者,幾乎都會演奏此曲或熟知此曲;凡有弦間樂社的地方,幾乎都能聽到此曲。難怪有人比喻說,《寒鴉戲水》是潮汕地區的“國歌”。

 

   10、烏鴉 按照迷信的說法,是一種不祥的鳥,它經常出沒在墳頭等荒涼之處。在中國古典詩詞中常與衰敗荒涼的事物聯系在一起。李商隱《隋宮》:“于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秦觀《滿庭芳》:“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馬致遠小令《天凈沙·秋思》:“枯藤,老樹,昏鴉。”

 

   11、真情交流那怕只是一瞬間的,流潤心田都是溫柔,而這溫柔竟然如此熟悉。

  在秋天的黃昏下,念及“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自然有一番凄涼感受。

  但我仍然喜歡獨自游蕩,看山看水看云,等到漸霜風凄緊,記憶不自覺豐韻了。

 

   12、老街傍水而依,多走幾步,便開始看到西塘的河,水波蕩漾,一絲一絲,漫入人心。道是有水必有橋,古橋猶在,可舊人的腳步卻再也難以追尋。日漸暮,風景愈發醉人。風流才子秦少游曾有詞云:“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確實,夕陽正西下,駐足環秀橋,依著橋欄,沿河而望,雖說見不到“枯藤老樹昏鴉”,可“流水人家”卻是盡收眼底。沐浴在此刻,讓所有的喧囂都化為烏有,讓所有的思緒都歸于平靜。

 

   13、喜歡黃昏,喜歡它“夕陽無限好”的美妙,喜歡它“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但我更喜歡在黃昏后漫步,傾聽物人合一的天籟之音,沉淀思想,感受靜謐。   

    當黃昏伴隨最后一片霞光的飄落而隱沒時,美麗的河大園從白日的喧囂中沉靜下來。走在曲曲折折的青石小道上,細數落紅,心也隨之悸動,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黛玉,那位見流水而感慨歲月無情,見落花而傷感紅顏易逝的絕世佳人。如果她在此,同樣會吟出像:“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的詩句。

    獨自在河大園中漫行,她在黃昏后的靜謐總讓我感到歷史的滄桑,將近一個世紀的風風雨雨從不曾剝落她特立獨行的人格,她以自己博大的胸懷,海納百川,時刻謹守“明德、新民、止于至善”的訓言,終于迎來生命的春天。

     漫步在黃昏后的河大園中,遠望在暮藹中朦朦朧朧的屋檐拱角,近觀亭臺、叢竹、艷菊,心中很是坦然、超然,這時的我總是突然想起《菜根譚》里的那句話:“風吹疏竹,風過而竹不留聲;雁照寒潭,雁過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來,而心始現,事去,而心隨空。”是啊!當事情來時,投入全身激情而風風火火,事去時,有心止如水般平靜,這該是多么高的境界啊!而河大就像一位閱盡人間滄桑的智者,在微笑中默默前行……

    喜歡一種聲音,是微風吹落露珠;欣賞一幅圖畫,是朗月點綴星空;陶醉一種氣息,是河大園黃昏后的古樸厚重。

 

    14、多少年里,我都一直在想,在某個失落的黃昏,在那浮光流瓦碧參差的斑駁暗影下,是否同樣隱藏著,某個不為人知,遺失多年的秘密?那“忽似往年歸蔡渡,草風沙雨渭河邊”的惝恍,一瞬間,卻又是“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那些殘缺的墻院,荒蕪的秋草……

    往事也一樣,我費盡心機追憶,想方設法,絞盡腦汁卻都無濟于事。它藏在腦海之外,非智力所及,飄蕩在意識之外的往昔,也許咫尺徘徊,一無所獲外,但卻準確地為我的意識所反彈。猶如千峰無人,窺望山下的燈火,渺茫無聲的繁華。我不知是否能找到它們,遺落。然這種努力并非徒勞,它唯有成為短暫的歲月中,漫長的相依為命。而最終江山無恙,生年空老。

    多少年雨疏風狂歲月驚心,一簾風雨里,暗換流年。
 

 

   15、疲倦時我住足鄉間大道:“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母親的頭發在西風中飄拂,熬紅的雙眼望穿了滄桑年華,那天涯的游子是漂泊異地他鄉,還是飛馳在古道驛站?路的盡頭是無盡的盼子情啊……+bXz5>"a  

     悠閑時我步入文苑小徑,輕吟李白陸游詩,低誦東坡韓愈文,笑看唐.吉珂德與風車作戰,凝視哈姆雷特彷徨思考,人類的思想信手拈來,都是最美的花。              ^d-`?zb  
  7nfQ=?XNK  
  深思時,我跟隨先哲探幽在艱辛卻快樂的路上,我俯視自然的百態,看遍人間的悲歡,我的路是真理沉默的刀,劈開了愚昧與烏有。 3 u-j`7                TQYud'u/  
  9 /q4]%`  
  走不盡的路啊,前人開辟,前人創造,人類的智慧理性鋪成。               CEZ*a 0}=  
  A+:K!|w  
  我的視線從世界移到自己的腳下,我將忠實與自己腳下的土地,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出自己的路!             |1;0q 
            b!%]]lxi  
  悠閑時我步入文苑小徑,輕吟李白陸游詩,低誦東坡韓愈文,笑看唐.吉珂德與風車作戰,凝視哈姆雷特彷徨思考,人類的思想信手拈來,都是最美的花。              ^d-`?zb  
  7nfQ=?XNK  
  深思時,我跟隨先哲探幽在艱辛卻快樂的路上,我俯視自然的百態,看遍人間的悲歡,我的路是真理沉默的刀,劈開了愚昧與烏有。 3 u-j`7                TQYud'u/  
  9 /q4]%`  
  走不盡的路啊,前人開辟,前人創造,人類的智慧理性鋪成。               CEZ*a 0}=  
  A+:K!|w  
  我的視線從世界移到自己的腳下,我將忠實與自己腳下的土地,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出自己的路!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