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譯文]  讓人斷腸的院子里,只有一簾隨風飛舞的柳絮。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瑞龍吟·章臺路》

  注:

  1、    《瑞龍吟》  周邦彥

     章臺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佇。因念個人癡小,乍窺門戶。侵晨淺約宮黃,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里,同時歌舞。唯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吟箋賦筆,猶記燕臺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閑步。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2、注釋:

    瑞龍吟:周邦彥所創調。

    章臺路:章臺,臺名。秦昭王曾于咸陽造章臺,臺前有街,故稱章臺街或章臺路,其地繁華,妓館林立,后人因以章臺代指妓女聚居之地。

  試花:形容剛開花。

  愔愔:幽靜的樣子。坊陌:一作坊曲,意與章臺路相近。

  定巢燕子:語出杜甫《堂成》詩:"暫子飛鳥將數子,頻來語燕定新巢。"又寇準《點絳唇》詞云:"定巢新燕,濕雨穿花轉。"

  乍窺門戶:宋人稱妓院為門戶人家,此有倚門賣笑之意。

  淺約宮黃:又稱約黃,古代婦女涂黃色脂粉于額上作妝飾,故稱額黃。宮中所用者為最上,故稱宮黃。梁簡文帝《美女篇》:"約黃能效月,裁金巧作星。"庾信《舞媚娘》:"眉心濃黛直點,額角輕黃細安。"約,指涂抹時約束使之像月之意。故淺約宮黃即輕涂宮黃,細細按抹之意。

  前度劉郎:指唐代詩人劉禹錫。劉禹錫《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詩:"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又有《再游玄都觀絕句并引》曰:"余貞元二十一年為屯田員外郎,時此觀未有花。是歲出牧連州,尋貶朗州司馬。居十年,召至京師,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滿觀如紅霞,遂有前篇以志一時之事。旋又出牧,今十有四年,復為主客郎中。重游玄都,蕩然無復一樹,惟菟葵燕麥動搖于春風耳,因再題二十八字以俟后游。時大和二年三月。”詩云:"百畝中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此處詞人以劉郎自比。

  舊家秋娘:這里泛指歌伎舞女。元稹、白居易、杜牧詩中屢有言及謝秋娘和杜秋娘者,蓋謝、杜云云別其姓氏,秋娘則衍為歌妓的代稱。

  《燕臺》句:指唐李商隱《燕臺四首》。李曾作《燕臺》詩四首,分題春夏秋冬,為洛陽歌妓柳枝所嘆賞,手斷衣帶,托人致意,約李商隱偕歸,后因事未果。不久,柳枝為東諸侯娶去。李商隱又有《柳枝五首》(并序)以紀其事。又李商隱《梓州罷吟寄同舍》詩云:"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濱臥病竟無憀。長吟遠下燕臺去,惟有衣香染未銷。"此處用典,暗示昔日情人已歸他人。

  露飲:梁簡文帝《六根懺文》:"風禪露飲",此借用字面,指露天而飲,極言其歡縱。

  東城閑步:用杜牧與舊愛張好好事。杜牧《張好好詩》序云:"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來樂籍中。后一歲,公移鎮宣城,復置好好于宣城籍中。后二歲,為沉著作述師以雙鬟納之。后二歲,于洛陽東城重睹好好,感舊傷懷,故題詩贈之。"

  事與孤鴻去:化用杜牧《題安州浮云寺樓寄湖州張郎中》:"恨如春草多,事與孤鴻去。"

  官柳低金縷:柳絲低拂之意。官柳,指官府在官道上所植楊柳。金縷,喻指柳條。杜甫《郪城西原送李判官》詩:"野花隨處發,官柳著行新。"牛嶠《楊柳枝》詞:"無端裊娜臨官路,舞送行人過一生。"


  3、譯文1:

     我又來到章臺路,冬日的梅花悄悄凋謝,春天的桃花開始開放。路上街坊人家還未起來。房上駐窩的燕子,又到返還的時間了。

    我不禁暗自想起,當年的情景。那個嬌柔的小女孩子,剛剛倚著門戶向外偷看。她的妝化得很淺,天生麗質。用彩袖輕掩面容,悄悄微風笑語,引人憐愛。

    前度成仙的劉郎重到這里,訪問故里尋找秋娘,姝麗,只有舊家的秋娘聲價不變。吟唱詞曲,賦寫詩篇,有人還能記住往日的燕臺詩句。現在誰能把我陪伴,到名園去開懷暢飲,到東城去閑情逸致游覽一番。一切舊情,都隨孤鴻遠遠地飛去,如過眼云煙。此次看訪春天,不曾想,得到的盡是滿面的煙絮,和離情別緒。

     譯文2:

   繁華的長街上,還能見到將謝的梅花掛在枝頭,含苞欲放的桃花已長滿一樹。街巷里青樓寂無人聲,只有那忙著修巢的燕子,又重新回到去年的舊處。

    我沮喪地凝神佇立,尋思那位玲瓏嬌小的舊情人。那日清晨初見時,她恰好倚門觀望。她前額頭上抹著淡淡的宮黃,揚起彩袖來遮擋晨風,嘴里發出銀鈴般的笑語。

    如今我故地重游,訪問她原來的鄰居,卻無緣與她重聚。見到的是幾位與她同時的歌女,她們還是身價如故。我如今再吟詞作賦,,還清楚地記得她對我的愛慕。可惜伊人不見,還有誰伴我在花園縱情暢飲,誰伴我到城東漫步?歡情舊事都已隨天邊飛逝的孤雁一去不復返了。幸匆匆回來有意探春,卻盡是離情別緒,感人傷懷。官道旁的柳樹低垂著金黃色的枝條,仿佛為我嘆惜。我騎馬歸來時天色已晚,秋雨綿綿。纖纖雨絲打濕了衣襟,落滿了池塘。那令人傷懷斷腸的院落啊,風吹柳絮,滿院狼藉,那門簾上也落滿了濕柳絮。

    譯文3:

    章臺路上,還能見到凋謝的梅花掛枝頭,初開的桃花掛滿桃樹。坊陌人家寂靜無聲,忙著安巢的燕子,又重新回去年的舊居。

   站在那兒,想到她當初叫囂柔弱,初涉風月的那天早晨她淺涂宮黃,揚起彩袖遮擋晨風,笑語盈盈分外引人注目。

   今日我如同劉郎重回,訪問她原來的鄰居,但當年和她同時歌舞的,只有以前的秋娘還風韻不減,身價如故。記得我們當年曾吟詩作賦,如今還不忘那些燕臺詩句。但而今還有誰會伴我,在花園里縱情暢飲,在東城郊野悠閑漫步?往事已隨孤鴻遠去,今日來尋春,已全都是讓人傷心的離情別緒。官柳低垂,枝條如金縷,騎馬歸來天色已晚,池塘彌漫綿綿細雨。讓人斷腸的院子里,只有一簾隨風飛舞的柳絮。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本篇是懷人之詞。詞人故地重游,物是人非,想起從前的戀人,內心無限惆悵和悲傷。本篇當是紹圣四年(1097)周邦彥還汴都任國子主簿之后所作。 

   章臺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

    章臺為舊時長安宮殿名,漢時有章臺街,唐人則以“章臺柳”比擬歌妓。“章臺路”三字,點明地在繁華都市歌伎所居之處。“褪粉梅梢”,“試花桃樹”,點明時令,兼寫風景。梅花花期早于桃花,梅花謝了,桃花始開。梅花之艷,不及桃花,故著一“粉”字。“褪粉”、“試花”,用語雅致。“褪粉”,狀其不舍。“試花”,狀其羞怯。明人田藝蘅《香字詩談》云:“花始開曰試花”。“試花”的“試”字,妙不可言:一朵小花新開枝頭,羞澀而又殷切,仿佛是在試探。清真詞里常用這個字,譬如“舊日潘郎,親試春艷”。“試”字,仿佛是清真詞的專利。“還見”二字,不可輕輕忽過,透露的信息乃是舊地重游。 

    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愔愔”,是幽深之貌。“坊陌”,即是“坊曲”,唐代制度,妓女所居之地,稱“坊曲”。“定巢燕子,歸來舊處”,寫景兼明時令。“定巢”,是選定位置筑巢。燕子戀舊,習慣在老地方筑巢。燕子尚知歸來舊處,人當如何呢? 

    黯凝佇。因念個人癡小,乍窺門戶

     換片處,筆鋒陡轉,果然是觸景生情了。“黯凝佇”,是一下子呆住了,黯然神傷,腦子里一片空白。“因念個人癡小,乍窺門戶”,是回過神來,痛定思痛后的感覺。面對此情此景,想起來的是一個癡心多情的小女子。“乍窺門戶”,是因羞怯而有好奇心,扒著門縫看人。此外,宋人稱娼妓為門戶人家。 

    侵晨淺約宮黃,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乍窺門戶”,還是從門縫里看。寫到下三句,視線一下子就打開了,眼前是一片歡聲笑語。“侵晨”,即是拂曉。“宮黃”,就是古代女子涂抹在額上的顏料。“淺約宮黃”,說的是化淡妝。黎明時分,愛美的女孩子們便早早起來了,她們一個個窗前描眉畫妝,不時舉起衣袖遮擋晨風,她們的笑聲飄蕩在春日的晨光里。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里,同時歌舞。唯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

    “前度劉郎”,是用典。劉晨、阮肇曾入天臺山,邂逅仙女。唐代詩人劉禹錫元和十年《詠玄都觀桃花》詩,有云“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里花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太和二年又有詩,云“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周邦彥此處用“前度劉郎”語典,用意正在“重到”時物是人非。“訪鄰尋里,同時歌舞。唯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四句須一氣連讀。故地重游,左鄰右舍都問遍了,當年擅長歌舞的青樓姐妹,只有秋娘還是一棵常青樹,為人追捧。“秋娘”,代指歌伎,尤指色藝雙絕者。唐代歌伎,多名“秋娘”,如杜秋娘。“前度”、“舊家”,透露出懷舊的氣息。“聲價如故”的“秋娘”,不是別人,正是我所思念的“乍窺門戶”的“癡小”“個人”阿。聲價雖則如故,奈何人去樓空。 

    吟箋賦筆,猶記燕臺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閑步

    唐代詩人李商隱寫有《贈柳枝》詩:“長吟遠下燕臺句,惟有花香燃未消。”李商隱在這首詩的序里交待:柳枝是洛中歌伎,因聽見李商隱的親戚李讓山吟詠李商隱的《燕臺詩》,而對李商隱產生愛慕之心。但是后來有情人未成眷屬。“吟箋賦筆,猶記燕臺句。”用的便是這個典故。“吟箋”、“賦筆”同義,都指詩文。這里是說自己還記得寫給她的那些詩句。“東城閑步”用杜牧與張好好的典故:杜牧寫有《張好好詩》,序里交待了自己和張好好的交往過程,張好好后來為人娶走,兩人在洛陽東城相遇,感嘆萬千。“名園露飲”,是說所思念的女子嫁入豪門,自己憂思難忘,常在園中徘徊,直至夜深,露水沾濕了頭發和衣裳。“知誰伴”,是反詰語氣,意在說無人相伴。 

    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官柳低金縷

    往事仿佛隨著孤單的大雁飛走了。可是故地重游,睹物傷懷,勾起的都是離愁別緒。往事畢竟不能如煙。官道邊柳絲隨風低舞,牽動的都是不能忘卻的過去與哀愁阿。“探春”之“探”字好,是不忍觸及而終究還是要觸及。 

    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故地重游,久久徘徊,直到傍晚才縱馬歸去。黃昏的時候,有纖纖細雨飛過池塘。回首令人斷腸的舊時庭院,唯見一簾風絮。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第34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15名,唱和次數排名第19名。百首宋詞名篇為30家詞人所擁有,擁有名篇最多的4位詞人依次是:周邦彥:15首;辛棄疾:12首;蘇軾11首;李清照10首。


    6、不知是周邦彥天生為詞而生,還是詞天生為周邦彥而設。身為詞壇巨擘,其詞在對層次遞進及意境勾勒的手法上堪稱爐火純青。并前收蘇、秦,復開姜、史。被王國維贊為詞中老杜。撥文君寶瑟,如扣玉琮琤,美成還常自比周郎,因為他與周瑜一樣有顧曲知懷的本領。

    能將婉和的管弦之律與精工的文句之章結合得不著斧痕,渾然天成。兩宋之間,唯清真一人。時有寂寞孤城,風檣天際的悼古傷今;時有斷腸院落,一簾風絮的際遇遣懷;時有江南倦客,困臥北窗的懷才不遇;時有才減江淹,情傷荀倩的為伊道白。這一切,構成了一生揮不走抹不掉的詞人情結。


    7、多情最是宋詞人。

     義山曾感喟草木無情,五更疏欲斷,一樹碧無情。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文忠公也早說過,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情不關風與月。性情中人,誰能沒有感懷傷時的經歷呢?但是,多情的宋詞人卻用自己敏銳的觀察力,細膩的筆觸描摹出一句句感人肺腑的句子,似乎讓我們感受到連宋朝的一枝一葉也多情。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行進在這美麗的自然中,能不讓人感到無處不是多情的眉眼盈盈嗎?多情大自然,猶如春日紅杏枝頭春意鬧那樣奔放;嫵媚的大自然,如同綠酒初嘗人易醉那樣迷人;溫柔的大自然,能夠殷勤昨夜三更雨般地善解人意。毫不掩飾地說,我向往宋朝,向往那醉人的環境。春風里,榴花開欲燃,頗有些樂天日出江花紅勝火的派頭;放眼望去,天涯何處無芳草,多難得的綠色;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見此美景,多情的詞人那個不搖蕩性情,形諸舞詠:

    稼軒何等豪邁: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黃升說,我念梅花花念我,多情。物與人之情的綿綿情意,甚至達到了真正能達到物我兩忘。

    人花相視久,無語醉春風。若問閑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醉人的春光固然讓人留戀沉迷,可易逝和多變的她卻又給多情的詞人帶了多少傷懷啊!

    清明時節的紛紛細雨,卻也成的摧花的罪魁禍首:百紫千紅,花正亂,已失春風一半。”“紅杏枝頭花幾許?啼痕正恨清明雨。吳文英嘆道,傷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路上行人欲斷魂,而今果然?

    在傷春中,詞人憐香惜玉的情意移到了一草一木,在感懷傷神之余,萬物在其筆下無不黯然銷魂,深情款款。

    風能老鶯雛,雨也肥梅子。可處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的周美成卻也成了不堪聽急管繁弦憔悴江南倦客。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春歸秣陵樹,人老建康城。感嘆時光的流逝,卻又多么地富有詩情畫意啊!

    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是被西風誤。自然界的奇妙變化,詞人的愁已堆成海,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多情自古傷離別。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元好問接著探索這個永恒的話題。

    宋代的詞人,仍少不了壯歲旌旗擁萬夫的豪放,卻更多了幾層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的癡情。

    多讀宋詞,你會發現:原來你也是個情種。


   8、“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斷腸院落,一簾風絮”“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腸斷處”以景結情,悠然而逝,含蓄蘊藉,最能展現詞的婉約美氣質。也有氣魄雄大的詞人,以崇高悲壯之景結束全篇,如李白《秦樓月》:“西風殘照,漢家陵闕”氣象雄渾,冠絕古今。吳文英的懷古詞《八聲甘州》結句:“連呼酒,上琴臺去,秋與云平。”大氣包舉,壯闊蒼茫。前人最推重“以景結情”的方式,如沈義父《樂府指迷》就很有代表性地說:“結句須要放開,含有余不盡之意,以景結情最好。”  


   9、江南的雨點灑落在宋詞的香箋上,溢出的是詞家種種理不斷的愁緒和迷惘。賀鑄的“一川煙雨,滿城飛絮,梅子黃時雨”;周邦彥的“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雨中的江南是中國古代文人筆下最能寄寓閑愁別恨,也是最富詩意的客體世界。他(她)們把鄉愁、家愁、國愁、情愁等等都隨那陣陣雨聲揉進詞箋里,使江南的雨也變得柔軟纖巧,睡意朦朧,仿佛盡是些微雨、薄雨、疏雨、黃昏雨、梧桐雨…… 


   10、知是凌波飄渺身,一縷相思,隔萬山不斷。同是飄零,纖纖池塘飛雨,醉愁人,猶戀昨夜人。一簾風絮,斷腸院落,春風不暖垂楊柳。。。。

    依舊子夜,回首曲終人去,片霎歸程,朵朵芳云。聽殘鷹,潤墨空題,惆悵醉魄難醒!

    東風冷,相思血,今夜夢中無覓處。問春意,待留取斷紅,心事難寄!

    遲日催花,疏煙淡月,幾多幽怨!但明河影下,嘆華年一瞬,人今千里。尋尋覓覓,依舊癡迷。惟有對著風兒,素弦聲斷,翠綃香減。默然說愛你!


   11、“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這是對有“北海后院”之稱的什剎海的描繪。

  聽說這個地方在早是人們心里不痛快“自個兒消停”的地兒,幽靜的湖水與岸邊的丁香樹散發出的淡淡香氣很容易使人忘掉惆悵。什剎海后海周圍的人,生活是平淡的、傳統的,這種平淡是一種唯美的故都子民的姿態。


    12、嫦娥奔月有幾個版本,但結局只有一個:天地相隔,長恨無期。世事難料,即便舊時巢燕,前度梅墻,又何能留住分飛林鳥?即便有環肥燕瘦,羅敷西子,依然不免為情所傷。西子范翁相伴五湖去,雙雙攜手笑靨隱天涯只不過是世人美好的演繹,因為人們渴望一種圓滿,一種心靈上的皈依。

    放棄是一種祝福。

    時常咀嚼那句老幼緘知的句子: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不在執手相看淚眼罷手,難道要等斷腸院落,一簾風絮?只不過誰又能在煙花燦爛時抽刀斷水,遠觀風景?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芬芳香去漫飄揚,閑愁輕寄夜蒼茫。能簞一壺濁酒,灞橋折柳相送,或許真的是一種幸福。既然走不盡心的距離,那么目送漸行漸遠也是一份心境。


   13、始終不曾忘記自己早先說過的一句話:既知人生本質如此,悲觀也要度日,歡悅還是度過。為何不選后者,用一種超然的眼光,換個思維,享受俗世生活。這樣想,頓感寬解。可當我轉頭又看見暗暗黑夜、瀟瀟雨幕,沉思凝滯,又聽見:(晏殊)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柳永)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秦觀)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姜夔)數峰清苦,商略黃昏雨;(周邦彥)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賀鑄)半黃梅子,向晚一簾疏雨。斷魂分付與、春將去……

   這愁,濃濃淡淡,一并入耳,壓抑人的呼吸。

   也許,雨中之愁,確與愁苦身世密切相關,如李清照。但又并不完全相關。因為,身世富貴如李氏君臣、晏殊,平穩順當如周邦彥、張先,也未見將之消解。即連一生曠放疏狂的蘇軾,在雨過天晴之后,也曾傷吟“今夜殘燈斜照處,熒熒,秋雨晴時淚不晴”。難怪,余光中先生也嘆:饒你多少豪情下氣,怕也經不起三番五次的風吹雨打。——和性情絕無直接聯系。

   難道,它真的就是一股綿延千年,永在遺傳與續接的文氣?


   14、夜幕沉沉,冷月凝霜,靜謐,悲愴。一陣輕風掠過,樹影婆娑,搖落下一縷縷清夢,一絲絲殤愁。

  今夜,我獨守著這份寧靜,讓思緒穿越那亙遠的時空隧道,用矜持的沉默來祭奠心中不為人知的思念。

    落花輕,往事重,總是在夜深人靜時,沉湎于詩詞長卷,獨自一個人感傷著對你的思念。新詩已舊不堪吟,空留淡墨伴癡情,惆悵的心迷失在水墨香染的字里行間,相知只剩下回憶。不知曾經與我吟賞煙霞、悠然心會的你,是否愿意體會“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的感受?踟躕中,向流星許愿,我等你。

  濃蘸墨,輕落筆,燭影里潛心描述著自己滿心的的凄然。先寫一闋長相思,再填一闋聲聲慢,平平仄仄的韻律,婉婉約約的墨跡,字字生愁,題不盡的是相思依舊深;句句帶怨,道不完是相見緲無期。行行頁頁,柔情點點,浸透著凄涼和惆悵。不知曾經與我同和共賦的你,是否知道我正在感嘆繁華落盡,詩情與誰共?迷茫中,向流星許愿,我等你。

  庭院深深,尋尋覓覓,攜一懷愁腸百結的詩情,依偎著時光的影子,在情韻彌漫的詞句中挾著一紙墨香,帶著心中無盡的荒涼,一遍遍細數與你的過往。微風吹過,“斷腸院落,一簾風絮”。不知那唐詩宋詞里的蚱蜢小舟,可否載得動我滿心的離愁?問清風,清風無語。惆悵中,向流星許愿,我等你。

  長賦微吟,離歌暗寫,將往事鎖進燈火闌珊處,獨自品味那凄涼夜,空曠的心找不到方向。默默沉浸在往事中,任憑夢魂訪天涯,試圖在漣漪著寂寞閑愁的云煙中,尋覓你的身影。不知今晚他鄉的畫橋煙柳、風簾翠幕,能否勾起你心中淡淡的舊愫?不想回頭,也無法轉身。無奈中,向流星許愿,我等你。

  星光隱隱,遠水迢迢。那山,是那樣迷茫;那月,是那樣凄涼;那詩,是那樣朦朧;那人,是那樣渺茫。“最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總在期待一場灞橋相見,再訴念你的愁殤;總想柳下折枝相送,體驗你離去的惆悵;總想為自己無盡的思念找一個出口,實現“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的期望。

  “蠟淚窗前堆一寸,人間自有相思分。”在蠟炬成灰之時,我唯有遙望星空,企盼流星雨的滑落,向每一顆流星許下同一個心愿,讓你知道:我等你,等你……


    15、回頭萬里,故人長絕,莫把青春許情癡纏。一簾風絮院落斷腸,孤鴻空嘆傷離意緒,人去樓空兩茫茫。吟箋賦筆,莫負年華。昔看紅顏能幾醉,疑似春夢亂,癡情為哪般。春光荏苒,柳青花紅又過清明,歲月匆匆。休清愁不斷,癡惹美人頭上,擾心煩。古言舊恨春江流不盡,新恨云山千又疊。滾滾紅塵,何堪春花秋月。


    16、喜歡在閣樓里聽雨的感覺。那絲絲縷縷的雨絲仿佛一雙溫柔的手輕輕地拂過蒼茫的屋頂,而后,點點滴滴的雨點敲打著一張張瓦礫,那細細密密的節奏,好象一種簡單的樂曲在無限重復地奏鳴著。這樣的季節,總是注視著窗外如針密密斜織著的白晶雨簾,念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徒生一絲莫名的愁緒。


    17、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無影蹤。天涯漂泊孤客。一直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寂寞。你一直自閉。你一直為他關閉你的內心。其實,一切盛開或燦爛背后,隱藏著太多的寂寞和平凡。生命的本質,也是如此。
  
  年年風雨盡平生,夢里春暉作意行。惹起鴛河串江水,愁人自此不勝情。

  我們避不開現實生活。我們避不開時光的殘酷。留后春風自憔悴,傷心人起異垂楊。青驄不歸已難看,況是煙鬟風霧寒。

  相思鸞發夢潮收,別有雕欄深樣愁。

  合歡葉落正傷時,不夜思君君不知。從此無盡別思憶,碧闌無處最相思。

  我們心里總會有一些碎片。一些回憶。一些陰影。這些正隱藏著洶涌的暗流。隨意搬走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被遺忘的,被灼傷的是詩心。孤獨的詩心。

  因為愛纏繞,所以你悲痛。那個突然涌上心頭或者一直都在你心頭的人,從如煙的往事里能為你提出什么?那些閃過的身影,會為你帶來什么?從何處來,是不是注定要回何處去?是不是你的內心并不意味著什么?


    18、斷腸院落,一簾風絮!浮躁的心,似天上的云,善變無常,原非好動,卻如絮兒般飛來飛去,來有影去無蹤,追趕著似夢的人生,卻不料人生只是那一頁一頁撕下的日歷,多象絮兒一片一片飛,遠了遠了漸行漸遠漸無影!

    一年飄浮不定的時光,還有飄浮不定的心,又快到了絮兒滿街亂飛的季節了,忽然累了,倦了,不想飄了,想起村口那棵老槐樹,春天來了,絮兒飄過后那滿樹的槐花就要開了吧,還是做那一樹的槐花吧,不爭不求,安靜的守著自己的夢!夢開時會有芬芳,送給樹下經過的每一個人。夢醒時會有那淡淡的悵然結下的果實,在枝頭搖曳。

    無論如何,我都會以一棵樹的執著,在那個村口,等你經過!以滿樹的槐花告訴你,我不想錯過!以隨風而動的芬芳,告訴春天,夢曾經來過!


    19、佇立津口凝神癡望,故人已逐漸消逝在水天相接處,空余默默斜陽,冉冉春無極。肆意飄飛的柳絮牽絆離人的愁緒,偶爾灑滿行人的衣襟,仿佛脈脈含情話別。瀟瀟灑灑的細雨兀自飄蕩在偌大的庭院,寂靜無語。單衣而立,你靜默無言……

  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

  感時光之飛逝,嘆無處覓知音。往昔的繁華都已成舊夢,昔日的情侶已人今千里,在夢境都不能將思念與愛戀捎大雁拖去,只剩這“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似乎聽到熟悉的盈盈笑語,還有那清越的絲竹管樂;仿佛看到模糊的笑靨,還有那舞做凌波的佳人。可伸手觸摸卻只剩下涼涼的空氣在指縫中悄悄的溜走。繁華的舊日生活景象在這惱人的季節愈法清醒得浮現在你的眼前,佳人的相約在這撩撥情懷的季節愈發清晰得回蕩在你的耳畔,仿佛要刻入你的靈魂般將你包圍,讓你陷入,令你沉落。

  庭院深處,你只問聞空階滴雨聲……“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記憶仿佛在時間的消逝中靜止,你呆立無語。清晨登臨高樓望故國,卻不見歸的行程,紛紛揚揚的灰塵似乎有意遮住你遠眺的視線呵,在奔馬的馳騁下旋作美麗的記憶,靜鎖這滿腔的愁緒……

 

  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

 

  閑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照離度。


  深夜,伴清燈。一卷詩詞,一杯香茗。


  經歷了歷史悠長歲月洗禮的卷冊在燈影中顯露鉛華,曾經彌漫如迷朦細雨的憂愁紛紛擾擾肆意聚合在一起,讓這靜夜籠罩上迷離的靜謐。那昔日的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浮現在眼前,在殘陽的清冷里,落花人獨立。(湖南理工學院 鐘林)


 

    20、人生猶如這輪月,有圓滿,有殘缺。有輝煌,也有黯然。試問樹下的暗香疏影,是否也為今夜的孤寂,而空自惘然!

     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