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譯文]  如果想要折磨人,想讓他一生都憔悴傷心,也不需要別的什么,只用幾個這樣寂寞難耐的黃昏。

  [出典] 北宋 劉弇   《清平樂·東風依舊》

   注:

   1、《清平樂》 劉弇

    東風依舊,著意隋堤柳。搓得鵝兒黃欲就,天氣清明時候。

    去年紫陌青門,今宵雨魄云魂。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2、注釋:

      一說此詞為趙令畤作。 

      東風:趙令畤作詞為“春風”。

     著意:有意于,用心于。

     隋堤柳:隋煬帝大業元年(605)重浚汴河,開通濟渠,沿渠筑堤植柳。至宋代,近汴京一段多為送別之地。

  鵝兒黃:幼鵝毛色黃嫩,故以喻嬌嫩淡黃之物色。

   紫陌:舊指京師道路。

 

   3、譯文1:

      和煦的東風,依舊像往年多情地吹拂著隋堤的楊柳。搓揉得柳條兒長出鵝黃的嫩葉,在清和明麗的天氣里勾纏撕扭。

  去年曾到京都青門游春,今晚卻不見朝云暮雨,落得喪魄失魂。如果想要折磨人,想讓他一生都憔悴傷心,也不需要別的什么,只用幾個這樣寂寞難耐的黃昏。

    譯文2:

   東風還是像過去那樣美好,低垂的柳絲如霧如煙好像著意在隋堤生長。鵝黃色的柳絲簡直像人們用手搓織而成,同晴朗明麗的天色攪在一起格外好看。

    去年這條紫色小徑通往的朱門姑娘多么嬌好。今天回憶就像做了一場巫山云夢一般。一生啊,只能在這憔悴傷感中度過。這種凄涼的日子啊,還要過多長?

   4、劉弇(1048-1102),宋代詞人。字偉明,號云龍,安福(今屬江西)人。北宋元豐進士。知嘉州峨眉縣,改太學博士。元符中,進南郊大禮賦,除秘書省正字。徽宗時,改著作佐郎、實錄檢討官。崇寧元年卒,年五十五。《宋史》有傳。著有《龍云集》三十二卷,詞有《彊村叢書》本《云龍先生樂府》一卷。


   5、這首詞是作者京任職期間為感愛妾之逝而作,為悼亡詞。全詞以感情為紐帶,把舊時與此時的情景綰合一起,對愛妾寄予了深摯的悼念。

   此詞起首二句寫春風輕拂垂柳,語言很通俗,意思也很簡單,但卻層折多變,富于婉約特色。句中的隋堤,指汴河一帶的河堤。相傳隋煬帝時開運河,自洛陽至揚州,沿堤廣植楊柳。初春時節,和煦的東風輕拂隋堤上的楊柳,給人以親切溫柔之感。而“著意”二字,更把東風擬人化。言外之意仿佛是說,自然界的東風對楊柳尚如此多情,而現實生活中的詞人卻如此孤單,再也得不到親人的憐愛。詞中寫的是物態,蘊含的乃是人情。這里特別引人注意的是“依舊”二字,也就是說“去年今日”,正是東風駘蕩、楊柳婀娜的時節,他和愛妾曾一起欣賞這美好的春光。可是此時重來,東風依舊,人事全非,怎不讓人心傷。第三句蟬聯首二句。東風對楊柳的“著意”,主要體現一個“搓”字上。此字以俗為雅,說東風輕拂楊柳,給人以輕輕搓揉、撫摩之感。東風搓揉之下,柳枝上遂呈現出“鵝兒黃”的顏色。鵝兒黃,指柳色的嫩黃。楊柳初綻的嫩葉,宛如雛鵝的羽絨,而這惹人喜愛的顏色,竟是東風搓出來的,真是奇絕之筆。“天氣清明時候”總括前文,寫景中蘊含一股淡淡的哀愁。

  過片對仗工整,詞意對比鮮明。“去年紫陌青門”,與上片“東風依舊”相映射,是回憶從前郊外與愛姬共同游賞之樂。紫陌,指京城的道路,如唐人賈至《早朝大明宮》詩云:“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青門,漢時長安灞城門之別名,此處借指汴京城門。“雨魄云魂”,語本宋玉《高唐賦》:“妾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以之形容愛妾死亡之后,魂魄飄蕩,有如朝云暮雨,非常恰切。詞筆至此,悼念愛妾的主題便趨于明朗化。結尾二句,悲哀的抒發,至于極點。

  “斷送一生憔悴”,意即逗引得詞人一生憔悴。是春風多情地撫弄楊柳,是清明時候的惱人天氣,是愛妾業已消逝的雨魄云魂是這許多撩人愁緒的往事,觸目驚心的現實,逗引得他黯然神傷而導致一生憔悴。尤其黃昏時刻,煙靄迷茫,景色慘淡,“能消幾個黃昏”失去愛妾的詞人看來,仿佛來到一個催人淚下的境界。

    明人沈際飛評曰:“‘能消幾個黃昏’,恒語之有情者。‘能’字更吃緊。”(《草堂詩余正集》卷一)確實,著一“能”字,則加強了感情的深度,更富于感染力量。


   6、趙令疇《清平樂》中末二句“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實乃妙筆。

    其一,情最為真切。人生在世,感傷之事時時而至,如何一生憔悴只為此一事完結。如此思之,甚為無理。但細察乎人情,處傷痛之事,觸動真情之時,莫不感萬念俱灰,痛徹已極。則一生之憔悴盡為此發,實真切感人也。

    其二立意新穎別致,一生憔悴之斷送,乃人之所為也,卻推之為“黃昏”,此無“我”之境,使物我相融,殊為自然,使詩意新鮮而味道久遠。


    7、李清照有《醉花陰》一闕曰: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易安居士詞風兩分:前期,清麗中透著甜潤;后期,婉約里偶有豪放。北宋覆亡,顛沛流離;夫君故去,鉛華盡洗;其詞意也從杏青梅小,倏至梧桐細雨。

  讀過“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人;讀過“者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的人;讀過“只恐雙溪蚱蜢舟,載不動、許多愁”的人,不難想象:西風黃花,憔悴如斯人。情到不堪言處,自會理解: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菊,從此蘊含離人之愁苦。


    8、有些故事的發生是必然的,就如秋天總會落葉。你走在秋天里,紛紛揚揚的落葉總會有那么一兩片擦肩而落,引起思索,你感嘆四季可以輪回人生不可逆轉。也可能你并沒有在意落葉,而是注視著沒來得及凋落枯黃在樹枝上的殘葉,你會發現樹上還有一簇仍然綠著,仍然很精神地招展著。搜尋許久,你終于明白,路燈的光芒也能使葉綠素保鮮,那么,生命呢?難道生命只有延續而沒有保鮮的方法嗎?實際上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9、 斷送一生憔悴,只需幾個黃昏,或許一個黃昏足矣,只需一個憔悴的黃昏,便再無歷劫的心境。

    就在這個憔悴的黃昏中,伴隨著那種凄苦的失落,在昏暗的燈光下,紅色的酒杯的映襯出一個模糊的我的影子。我想問自己點什么,可是卻不知道該問什么,我搜遍心底的每一個角落,都沒有答案。

    新的一年,難道就在這樣的迷茫和失落中開始? 或許,我只能期待冬季過后春的氣息?


   10、不敢惹相思,不敢傷相思。我怕別時容易見時難,我怕多情反被無情惱,我怕愁腸已斷無由醉,我怕淚眼問花花不語,我怕等閑變卻故人心,我怕斷魂惆悵無尋處。

不敢惹相思,不敢怨相思。我怕,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我怕,匆匆忙忙咽下的是相思的甜蜜,徐徐緩緩、綿延不斷的卻是酒入愁腸之后的離人淚、夢醒之后瘦盡花容、愁損玉顏的胭脂燙。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獨坐亦含顰。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當墻里的佳人笑漸不聞聲漸悄的時候,那是何等凄凄慘慘戚戚的悲愴蒼涼啊。


  相思這盞酒,倒出來只是淺淺平平的一碗,可內里的千番感受、個中的萬般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不忍傷離別,不堪憶從頭,不敢惹相思……


 

11、時鐘的指針被窗外的大雨掩去了滴答聲,雷聲響起的時候,有一只蝸牛從樹上掉了下來,而它,會繼續的往上爬,沒有目標就是它的目標。有時候會想,做一只蝸牛。

  轉眼曲終人散,我把一首歌唱到一個人的地老天荒。沒有人知道,沒有人會知道,這一刻,生命已不再重要,如果,有一個人曾經觸摸過我的靈魂,就更好;這一刻,時間也不再重要,我們是天生的敵人,不是我拋棄它,就是它拋棄我。

  墻上的蜘蛛緩慢的爬著,準備找一個安全的角落,去結一張等待的網,而我知道,它的網只會灑滿灰塵,然后,在某個起風的夜晚,飛去。差一刻三點,有沒有人,來和我一起聽一曲傷感的歌?我想知道這第五個季節,是否被放逐的季節。

  塞入五顆酸梅,從腮幫酸遍全身,直到酸出眼淚。無助。自助。無助必須自助,除了自己,再無別人。亂語的時候,不需邏輯。不符合理想的東西太多,惆悵亦無用。誰說的,不再會有感動,你不說,我不說,他不說,關上心門,囚禁自己,世界從此沉默,喧嘩的只是表相,釋放的只是虛熱,任是閃電的光,也穿不透那銹跡斑斑的牢籠。我已看不到,大雨的背后,是否有一盞昏黃的燈。

     斷送一生憔悴,只需幾個黃昏。或許一個黃昏足矣,只需一個有雨的黃昏,便再無歷劫的心境,誰管它船已到了哪個橋頭,反正他鄉是故鄉。生活不是八點檔的連續劇,它的情節,不可預測,任你流連忘返,也猜不透它光華流轉的背后隱藏著多少晦澀。

  用十秒鐘讀完一篇最短的小說,用一分鐘去回味,用半個小時去發呆。然后,再也想不起那三十三個漢字和九個標點符號。而人生,是一部超長篇,如何把它濃縮在三十三個字內?如墓志銘一般簡單、概括、回味無窮。

  不用想象,我已能清晰的看見那藍色血液是怎樣在血管中緩慢流淌,它們縱橫交錯著,有規律地,一齊朝一個地方流去,在沙沙的雨聲之外,我能聽到它汩汩流動的聲音,除此之外,再無別的聲音,這世界,一片寂靜,而我,是宇宙中一粒微小的塵埃,永無落處。


    12、在那個她不得不經歷的曾經里,她愛過一個男孩。那么愛,那么愛,她把他當做她的最初她的最終她的永恒。在最艱難黑暗的日子里,她仍小心守護著這份感情,不舍得松手。
  
  不舍得松手,仿佛一松手便會連同自己的過去自己的心都消散在茫茫宇宙中,再也尋不回。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13、我的夢樹開滿了花,一朵一朵的滿是思念和憂傷。

    夢樹上的花,一半是思念。

    這思念象天上的云,象空中的風,飄飄裊裊,絲絲縷縷。我常對著星空,默然凝思。思緒寄托于明月,寄托于天空,寄托星辰;我望著河水,逝者如斯,思念也如斯啊!記得看過一篇散文:“思念的情懷寫不出,以煙霞寫之;思念的情懷道不盡,以草樹喻之。”我多么希望,在我的愛的歲月里,思念象飄著清香的梔子花,那怕是暗香殘留也好。可是,思念是那樣的辛酸和苦澀,思念的歲月里,沒有梔子花了!

    我曾非常喜歡一首外國名歌《科羅拉多河上的月光》:我夜夜對著螢火沉思默想,象來到英格蘭的沙灘上,我望著炭火明滅漁光閃爍,無數的往事涌到心頭上,科羅拉多河上月光明朗,不知你是否也在把我想……我的日子多數是平淡的,而不平淡的那一個部分,叫著殘酷。

    我愛秋天,特別愛深秋季節,站在窗前,面對一彎冷月,點點滴滴的思念象銀色的月光灑滿了我的心頭。那似乎十分遙遠的片段閃動在我的腦際,而往往在這樣的時候,我心幽幽,不愛喧囂,寧愿獨居斗室,寧愿靜坐如禪。原來,一切的悲哀加上詩情和智慧的渲染,都將成為深沉激動的美麗。雖經歷了許多許多,但我仍固守著我那片靈魂的園地和風雨凄迷的日子。我現在真正懂了,我心儀已久的東西,其實是我自己心中的海市蜃樓。

    夢樹上的花,還有一半是憂傷。

    為愛情而憂傷,有一段時間,迷上了看影片,沒事的時候,一個人蜷曲在沙發上,借來許多許多的CD。《廊橋遺夢》《亂世佳人》〈埃及艷后〉〈花樣年華〉等是我的最愛。我有過花一樣的容顏,也有過甜蜜的幻想,更有過細膩的心和柔腸百轉的情。但這些仿佛都離我遠去,我記得讀章詒和的〈往事并不如煙〉中的一段話:“寂靜的我獨坐在寂靜的夜,那些生活的影子便不期而至,眼窩就會涌出淚水。”是啊,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夢樹上的花,為人生而憂傷,生命如樹,花開花落,葉生葉腐,果熟蒂落。每次靜下心來,心靈的底片就會蒙上一層一層的殷紅,窗外漸深的暮色也仿佛籠上了一層悲戚的色澤,夜空里閃爍著凄涼的美麗劃破了我的心空。許多許多人生的呼喚就縈繞于耳,回響于心,時時提醒著我:人生需要經歷,需要你去升華和沉積,需要你去領悟和感受。

    夢樹上的花,為歲月的流逝而憂傷。歲月在朝花夕拾中流逝,一年一年的我就這樣過著,直到生命象夕陽西下,余輝滿天。風霜無情、碧草無情、江風無情、煙柳無情,秋去冬來,華年如水不可追憶,最后走向暮色蒼蒼,青絲白發。 時間把過去的一切都凝固成身后的故事,好象身后拖著長長的影子。羅蘭說過:每個人都有憂喜欣戚橫在心頭。我希望我的內心有塵埃落定,水靜沙明的氣象。我希望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無論怎樣孤獨和凄涼過,無論怎樣的無奈和傷悲過,無論你怎樣哭過,怎樣笑過。刻骨銘心,那是一筆財富。

    如今,時已過,境已遷,記憶中只殘留著當時的笑臉。我想我是經過書卷浸潤的人,應該能超越自我、豐富自我、理解自我。歲月如梭,思念如潮,懷想如歌,愿許多許多的美好陪伴我的一生。

    讓心田盛開絢麗的花朵,讓靈魂舞蹈如花之綽約,如花之芬芳。


    14、年少時讀“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覺得這樣的感情太虛幻,也太不合邏輯,如今方知愛情本身就沒有邏輯。人和人之間的相處真得很微妙:有的人在認識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淡忘,有的人在認識后想努力忘記,越是不愿記起卻越清晰。我終于到現在才恍然大悟:忘記你,需要一輩子!


    15、聽說,愛情就這么離開了,把我的愛,我的靈魂都帶走了。
    那該是什么樣的季節呢?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不知道你是否曾經為了我流過淚。我真的很后悔沒有再多愛你一點,然后在沒有花開,鳥鳴的地方。抱著自己痛苦一番。
    傷口還在不斷的隱痛。舔拭自己,無非是讓血流的緩慢一些。
    希望你是不幸福的,那樣我就能分一半苦痛在你身上。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咬著手不再去回憶你的愛。把自己包裹起來,就算到夢里,我哭濕了自己,哭醒了自己。
    娥眉淡淡的憂愁慢慢讓它流逝吧。
    風中的承諾,也讓它隨風吧。


   16、 你像一陣風吹過,了無痕跡。留下一場煙火過后的激情,讓我獨自傷懷。城市里秋天已經到來,滿城風雨,落櫻繽紛。你走了,留下我灰頭土臉,收拾殘局。以為只要能簡單的生活,其實不應該在意那么許多。但是愛,是寬容,還是該縱容。沒有答案。
  
  一個人孤單嗎?問自己。窗外,星空明凈,有風,悠然而至,無聲而過。想起那句“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風中,落葉紛飛,人獨立。笑著流淚,因為想念,因為孤單。其實是真的想為你快樂一些,為自己快樂一些。可是原本心如古井,卻總能因為你的三言兩語而起波瀾。原來,一個人不孤單,愛一個人才會孤單。離你太遠,無法靠近。想自己有天是否會恨你的殘忍。然而我怎能恨你,恨你便等于恨我自己。我怎么能,我怎么會愿意承認是我愛錯了人。
  
  放你在心,SAY FOREVER。卻在很多時候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看似滿滿一握的幸福,松開了手,卻連空氣都不曾留下。愛一個人要讓對方神采飛揚,愛一個人要讓自己神采飛揚。倘若不能,這愛,便是錯的。愛你的心不自由,愛你的我越愛越憔悴。所以人說,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愛得越深越寂寞。


    17、愛情,這千古一題。
  有的愛,清醇甘冽,但適于淺嘗輒止。不可如一只蝶醉倒在花的懷里,醒來后會發現夢里早已落紅滿地;
  有的愛,牽牽絆絆,卻是刻骨纏綿,“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到頭來讓自己愛得只能離開;
  有的愛,轟轟烈烈,“山無棱,天地和,乃敢與君絕”,走得最急的都是最好的時光,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有的愛,若即若離,愛情在相互地猜疑和揣摩中漸漸淡了,或是悄悄走了,只剩得與影子相扶,欲訴無人的悲苦,欲哭無淚的辛酸;
  有的愛,對了地點,錯了時間,“鶯花爛漫君不來,及至君來花已老。”徒留一生遺憾;
  有的愛,跋山涉水,相知不相擁,花開幾許,云落幾重,終是越不過俗世屏障,故人影,淚中失;
  有的愛,一廂情愿,“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只顧將滿懷的思念坦承于那人面前,卻尋不到幸福的所在,始終是顧影自憐;
  有的愛,花好月圓。
  ……
  思緒斷了,十指靜下來。被自己抱緊原來會更冷。
  天亮以前,在心中溫習一遍所有的溫暖。


    18、其實人生又有多少個小小的山沒有逾越,又有多少人想念著山的那邊。當我們孩提時渴望著成人的辛苦,成人的精彩世界,但是當我們成人時有卻緬懷于兒時的自由與純真,有誰真正關心過或者是留意過到底哪是山的一邊,而你又身在山的哪一邊。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也許一切只是我們的心在躁動罷了,寵辱不驚才是真實,譬如明鏡當前,物來即顯即現,物去不留不染。萬物并作,吾以觀復,這何嘗不也是一種存在的美好!

    時至傍晚時分,客車越行越遠,也越行越近。看見山樹重重,絲絲柳,寸寸柔情,更顯夕陽殘酷。人生的旅程在趕路,從始發站到終點站,始終會有到達的時刻。飄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此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于人乎?但是有誰知道終點站在那里,生之柔弱,死之堅強,我們會不會繼續起程?

    人生的那座山每個人都會越過,可是卻沒有人回來,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19、陰陰沉沉的,窗外不知不覺的天就暗了下來,夜晚又快要來臨了。日出日落不管世間如何從來都準時不會遲到,就像我每時每刻對你思念的心一樣周而復始,日夜如斯。
    
  我喜歡夜晚,喜歡安靜的獨處,因為此時此刻我的個人空間沒有人來打擾,我可以靜靜地自由自在地想你。你知道嗎?每當繁星滿天的時候,我總愛托腮凝眸望著夜空,不是因為我特別喜歡星星,而是因為我看到了你星光燦爛般含情的笑臉。沒有月亮星星的時候,無語的廣闊的夜空,就是你默默的情懷。
    
  每當黃昏的時候,我都倍感祥和。不是因為我對黑夜的向往和獨鐘,雖然沒有“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境地。只是習慣了依在窗前,聽風看雨,想遠方的你。數落葉落花,讓思念填滿我的眼眸。數不清、數不清的的卻是愛的條條軌跡。
    
  喜歡下雨的黃昏,懷著滿蘊溫柔微帶著憂愁的心,撐一把藍雨傘出去,在園林小道上徘徊。讓雨濕潤我的心,濺濕我的衣角。不是我喜歡淋雨,只為你曾經說過的話語:“無論怎樣的風雨,我都陪你走下去…”你喜歡我用藍雨傘,你說我就像雨中的一朵藍芙蓉,占據了你的視線。
    
  失眠最苦,夜深人靜,夢醒時分。披衣而起,看著日記上滿篇都是你的名字,滿篇都是你的溫柔,透過模糊的眼卻看到了你記憶中的臉。我才知道不是寂寞的時候才想你,而是想你的時候才寂寞。如果有一天,能再不為情所累,再不為情所苦,我愿化做暗夜中的一縷清風,就這樣無聲無息地盤桓在你的窗前。
    
  “春風依舊,著意隨堤柳。搓得蛾兒黃欲就,天氣晴朗時候。去年紫陌青門,今宵雨魄云魂。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一顆心,能經得起幾度夕陽紅的侵蝕?一段情,能經得起多久歲月的摧殘?思念悠悠,思君令人老,君知否?獨立斜陽,一生相思憔悴在風里,淚眼問花花不語,黃昏又下瀟瀟雨。


    20、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愛情已經不再,預期的幸福破滅。

      曾經以為,找到了人生的終點。是他,就是他,是我一直在等待尋覓的那個人。

     曾經要“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曾經聲聲低誦“春日宴,再拜陳三愿:一愿郎君千歲,二愿妾身長健,三愿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然而陡然,他說愛情已經不在,已經不在。簡直不敢相信,這真是一場幻夢?

    如果真是一場夢,為什么心痛的感覺那樣新鮮,好像傷沒有收口,苦味在舌間;如果這不是一場夢,為什么歡樂消逝的無影無蹤?

   放開懷抱,放開一切,只為著愛上了一個人。要改變自己,想要展現內心最深外的柔情萬種,想要最溫柔最溫柔地對待他,可是一朝愛盡,我無能為力。見他最后一面,心里可能有著最后渺茫的挽回的希望,然而他那般的決絕,那般地決絕……

     心結成冰,一片一片地碎裂,那一刻,我清楚地聽到心碎的聲音。
已經不想去追問原因,不想再進入事件的深處。人類沾沾自喜于力量的強大,上至太空,下至原子,然而于自己的情感終究是無能為力。

    開始懷疑愛情是否真的來過,存在過。如果沒有來過,沒有發生,為什么心痛如絞,不欲再生?如果真的來過,又為什么能如此冷漠,如此絕情地對待愛人?

    已經沒有心了,已經麻木了,然而眼淚卻時時地要滾落,要滴在圍巾上,書上,電腦上,飯碗里……

    天若有情天亦老 


    21、一個人在忙碌的時候,可以有很多的寄托,而在斜陽西下的時候,他看見的只是失落和惆悵。所謂,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也許就在這樣心事的百轉千回中,黃昏成了一種不舍的心愿。

     殘陽照徹人生,每一個人在黃昏落照之中都有自己的感受,回顧過往或者展望人生,或許無奈,或許彷徨,在這樣一個斜陽晚照的氛圍中,思緒更容易積蓄和發散,也許殘陽如血永遠映照在關口之上,永遠照應著古今的蒼茫,也永遠照徹人們的心事。

    看得見殘陽,就在一天的邊界上,抓住了溫暖,便守住了夢想。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