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譯文]   近來我這樣消瘦,并不是因為喝了過量的酒,也不是因為悲秋。

  [出典]  李清照  《鳳凰臺上憶吹簫》

  注:

  1、《鳳凰臺上憶吹簫》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2、注釋:

    金猊(ni泥):獅形銅香爐。

  紅浪:紅色被鋪亂攤在床上,有如波浪。

  寶奩(lian連):華貴的梳妝鏡匣。

  陽關:語出《陽關三疊》,是唐宋時的送別曲。

  武陵人遠:引用陶淵明《桃花源記》中,武陵漁人誤入桃花源,離開后再去便找不到路徑了。

 

 

   3、譯文1:

      獅子造型的銅爐里熏香已經冷透,紅色的錦被亂堆床頭,如同波浪一般,我也無心去收。早晨起來,懶洋洋不想梳頭。任憑華貴的梳妝匣落滿灰塵,任憑朝陽的日光照上簾鉤。我生怕想起離別的痛苦,有多少話要向他傾訴,可剛要說又不忍開口。新近漸漸消瘦起來,不是因為喝多了酒,也不是因為秋天的影響。

    算了罷,算了罷,這次他必須要走,即使唱上一萬遍《陽關》離別曲,也無法將他挽留。想到心上人就要遠去,剩下我獨守空樓了,只有那樓前的流水,應顧念著我,映照著我整天注目凝眸。就在凝眸遠眺的時候,從今而后,又平添一段日日盼歸的新愁。

   譯文2:

   香料早已燃盡,黃銅鑄成的獅子形熏爐已經冷卻。紅色的錦緞被子胡亂掀在一邊。勉強起床之后,連蓬亂的頭發也無心梳理。因為懶于梳頭,所以鏡奩上的灰塵也不想拂試。此時,太陽已漸漸升高,燦爛的陽光照射在比人還高的簾鉤上。害怕離別的愁苦,心中有許多話要向他說,但又有許多担憂,所以沒有說出來。近來我這樣消瘦,并不是因為喝了過量的酒,也不是因為悲秋。

    算了吧,算了吧,哪怕歌唱千萬遍表達傷離情懷的《陽關三疊》,也無法留住遠行之人。  我將思念遠方的親人,獨守空房。只有樓前的流水,會顧惜我,讓我天天癡癡地凝視。我凝視的地方,從今往后,又會在我心中增加一絲新愁。

    譯文3:

   獅形的銅爐里的香已經冷透,紅色的錦被亂推床頭,如同紅色的波浪,我也無心去收。早晨起來,懶洋洋地不想梳頭。任憑梳妝匣落滿灰塵,任憑朝陽的日光照上簾鉤。我生怕離別的痛苦,有多少話要向他訴說,有多少話要向他傾訴,可剛要說又不忍開口,新近來漸漸消瘦不是因為喝多了酒,也不是因為悲秋。

   算了罷,算了罷,這次他必須要走,即使唱上一萬遍《陽關》曲,也無法將他挽留。想到心上的人就要遠去,剩下我獨守空樓。只有那樓前的流水,應顧念著我映照著我整天注目凝眸。就在凝眸遠眺的時候,從今而后,又增添一段日日盼歸的新愁。

   譯文4:

   金獅形的香爐煙滅灰冷,紅浪似的錦被擁在床頭。勉強起來,還是懶怠梳頭,妝鏡臺隨它鋪滿塵埃,太陽光盡管它照到簾鉤,就怕分別時刻難受,許多話說不清難以張口。確實是近來顯消瘦,不為悲秋,也不為喝過了酒。

    都罷休!你這一去啊,千萬遍的《陽關曲》唱個夠,也不可能把你挽留。你離開桃源仙境,一去難回頭;我這里鳳去樓空,煙霧鎖空樓。我一天到晚對著樓前流水望個不休,它該看見我鐘情的眸子淚雙流,從今后,我又增加了一段新的憂愁。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清照是宋代一位知識淵博、才華出眾的學者、藝術家。說她是學者,因為她精于考古、鑒賞;說她是藝術家,因為她能詩、能詞,能文,能書能畫。不過,她的突出的成就表現在詞的創作上。封建社會,婦女沒有社會地位,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李清照作為婦女,而有如此深厚的文化修養,并且取得了杰出的成就,這本身就是一種斗爭。陸游的《夫人孫氏墓志銘》記載一件事情,一個姓孫的小女孩,天資不錯,李清照想把她的文學創作事業,讓這個姓孫的小女孩繼承下來。這個小女孩婉言謝絕了,說,“才藻非女子事也。”一個十多歲的孩子竟然認為文學創作不是女子分內的事,可見封建思想對女子的毒害之嚴重,也表明李清照從事文學創作是和當時的社會風氣與傳統觀念直接對立的。

   5、

李清照與趙明誠婚姻美滿,情深意篤。心愛的丈夫即將出游,作為妻子,情知無法挽留,離恨別苦自然難以盡述。此詞寫與丈夫分別時的痛苦心情,曲折婉轉,滿篇情至之語,一片肺腑之言。

  上片俱寫離別前情景。

  起首五句,是對由夜及晨情事的交代:由于一夜沒有續填香料,銅制的獅形熏爐中早已香消燼冷,紅色的錦被胡亂地堆在床上,早晨起來后情緒不佳,諸事無心,連頭也懶得去梳,任憑那鏡奩之上蓋滿灰塵,漸升的曉日高過簾鉤。這五句詞,十分形象、具體地展現了詞人與丈夫臨別時悵然凄然、百無聊賴的心情。“香冷金猊”,首先創造出一種凄清幽寂的環境氣氛。“被翻紅浪”,化用柳永《鳳棲梧》詞“酒力漸濃春思蕩,鴛鴦繡被翻紅浪”句意,暗示夫妻間一夜雨密云稠,兩情繾綣。歐陽修《蝶戀花·詠枕兒》詞:“昨夜佳人初命偶,論情旋旋移相就。幾疊鴛衾紅浪皺,暗覺金釵,磔磔聲相扣。”亦借“鴛衾紅浪皺”暗寫男女情事。解說此詞者一向止于字面,不愿揭出這句的隱義,大約是認為如此近于流俗的意思與易安的身份和詞風未符。其實,它與《減字木蘭花》(賣花担上)、《浣溪沙》(繡面芙蓉一笑開)等詞一樣,都表現了易安詞在抒情上大膽率真的一面。“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反反復復地寫無心梳妝一件事,雖未語涉離別,卻足見離愁別恨充溢心間。丈夫今朝即將離家遠行,閨中人從此更有何心情梳洗打扮!溫庭筠《菩薩蠻》詞:“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不過是寫閨中閑情,而易安于此卻是述閨中濃愁了。

  接下去“生怕離懷別苦”數句,說出愁的原因,點明題旨。丈夫臨走前,本來有許許多多的心事待向他訴說,可是一想到說出來會增添他的煩惱,會影響他的行程,所以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多少事、欲說還休”一句,與孫夫人《風中柳》詞“怕傷郎、又還休道”同意。欲說又不忍說,甘愿把痛苦埋藏在心底,由自己默默忍受,其對丈夫的摯愛深情,于此隱然可見。“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三句,寫近來自己因即將到來的離別而日形消瘦,但卻不直接說出,而是用“排他法”否定可能導致瘦的其他原因。這就避免了正面用筆的直露,給讀者留下了馳騁想象的空間。既不是因為“日日花前常病酒”(馮延巳《鵲踏枝》)而瘦,也不是因為“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宋玉《九辯》)而瘦,那么究竟因何而瘦,也就足可引人深思了。《草堂詩余》正集卷三謂:“瘦為甚的,尤妙。”恐怕也就妙在以反說正、以不答而答上。

  下片先是接寫去者難離之苦,然后用一“念”字領起,設想別后情形。

  換頭一句采用疊字以加重語氣,極寫詞人留人不住的失望之情。“休”,猶罷了、算了的意思。“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表明今朝去意已決,再難挽留。“陽關”,即《陽關三疊》,送別時所唱之曲。盡管傷離之曲唱了千遍萬遍,但是去的終究要去,苦苦挽留也徒勞無益。于是很自然地由眼前的離別推想到別后的情形。

  “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兩句,運用了兩個典故,傳達出豐富的感情信息。就“武陵人”的辭面來說,有兩層含義:一是指陶淵明《桃花源記》中的以“捕魚為業”的武陵人;二是劉義慶《幽明錄》中的劉晨、阮肇。唐吾渙《惆悵》詩:“晨肇重來路已迷,碧桃花謝武陵溪。”和凝《天仙子》詞:“桃花洞,瑤臺夢,一片春愁誰與共。”韓琦《點絳唇》詞:“武陵凝睇,人遠波空翠。”都是借劉晨、阮肇天臺遇仙故事寫男女相戀之情。易安此詞以“武陵人”擬明誠,其實也就是用阮肇或劉晨來擬明誠,言外有“桃溪不作從容住”(周邦彥《玉樓春》)之怨意,正所謂“辭之中又有辭焉”。“秦樓”,即鳳臺,是秦穆公女兒弄玉與仙人蕭史飛升前所住的地方。這里借指詞人自己的居處,并與《鳳凰臺上憶吹簫》這一詞調相扣合。《孤雁兒》中有“吹簫人去玉樓空”句,與“武陵人遠”兩句意思相近。不過《孤》詞是說丈夫已經亡故,而此詞是說丈夫離家遠行。

  “惟有樓前流水”以下數句,設想離別后悵望樓前流水思念遠人。“樓前流水”有多重含義。李賀《江樓曲》詩:“樓前流水江陵道。”王琦注云:“樓前流水,道通江陵。”因詩題作《江樓曲》,樓在江畔,人又是從江上而去,日望江水豈堪為懷。王琦的解釋是對的。馮延巳《三臺令》:“當日攜手高樓,依舊樓前流水。流水,流水,中有相思雙淚。”當時兩情相親,攜手憑欄,同觀樓前流水。如今攜手人遠,樓前流水依舊;對水相思,雙淚籟籟。意思也是明確的。賀鑄《東吳樂》詞:“枉將鏡里年華,付與樓前流水。”雖然也是寄離情于樓前流水,但感嘆的卻是年華虛度,不能與情人團聚。似乎也沒有歧義。張耒《風流子》詞:“情到不堪言處,分付東流。”遙想玉容音信不通,隱衷難以盡訴,故分付東逝的流水。也比較容易理解。如此看來,“樓前流水”可以表達多重含義。不過他人著眼于語言的明確性,易安卻偏偏著眼于語言的模糊性;他人惟恐言而不盡,易安卻惟恐言而有盡。對比之下,軒輊立見。“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似乎只有樓前流水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別人卻無從得知。“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新愁”的含義也是模糊的。惟其模糊,所以讀者可以作出各種設想,卻又覺得不能盡如人意,這大概就是語言的多義性與模糊性的妙處之所在吧。“新愁”的“新”與上片中“新來瘦”的“新”意同,俱為近意。“新愁”指愁在近前,無法回避。孟浩然《宿建德江》詩:“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新”當訓為近,指愁在眼前,舉目可見,可為一證。

 

 

   6、所謂李清照的“三瘦”,是指李清照喜以“瘦”字入詞,來形容花容人貌,并創造了三個因“瘦”而名傳千古的動人詞句。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 悲秋” ——《鳳凰臺上憶吹簫》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夢令》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醉花陰》 。

 

 

   7、到了李清照的時代,楊貴妃式的以胖為美早成了過去時,宋代是以瘦為美的。不光是人瘦,宋代人連寫詩作畫都很崇尚“瘦硬”美,所以宋代文人筆下的美女也就一個賽一個地瘦:比如說歐陽修的“清瘦肌膚冰雪妒”,柳永的“自家空恁添清瘦”,蘇軾的“冰肌自是生來瘦”,黃庭堅的“抱琵琶、為誰清瘦”,秦觀的“消瘦、消瘦”,周邦彥的“玉骨為多感,瘦來無一把”……男人們這么喜歡骨感美人,時代風氣就都按照男人們的喜好來打扮女人了。

     李清照雖然是特立獨行的才女,可在這一點上并不怎么叛逆。看李清照31歲時候的畫像就知道了——削肩細腰,一口風都吹得起的樣子,典型的古典瘦美人。李清照還有個相當有名的外號,叫“李三瘦”。因為她在詞里,寫過三句帶“瘦”字的經典名句:一句是“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一句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另一句就是“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這三句詞,有的是說花瘦,有的是說人瘦,還有的是說花已經很瘦了,可是人比花更瘦!李清照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一千年前中國人的審美潮流,在一千年后又得到了遙遙呼應,20世紀以來,“瘦”又成了人人追捧的時尚。

 

 

   8、她是一位女詞人,在文壇中享有一席之地。她是一位女子,卻經歷了一段不尋常的歲月。她的一生宛如一首歌,曲折、美秒、傷感相交融,有著不一般的味道……

  在那個陽光灑落的書香庭院,伴隨著輕微的腳步聲,從遠處走來了以為亭亭玉立的少女,忽見院中佇立著一位陌生人,低頭看見自己衣冠不整,未語臉先紅,慌忙“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金色的陽光下掠過一絲年輕的背影。

  這是一段活潑的樂曲前奏,輕快而自然。

  那是一個荷花盛開的池塘,不遠處的池塘水上飄著一條小舟,嬉戲,歡笑。誰知“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沉醉在池塘里,不料夕陽西下,卻又不慎向池塘深處飄去,“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夕陽下,只留下了一個金色的背影。

  歌曲漸漸歡快,優雅的節奏中閃爍著興奮。

  天有不測風云,不久前還是一只歡快小鳥的她,如今卻日月以淚洗面,“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丈夫辭世,愁苦的滋味涌上心頭,“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丈夫尚在的日子里,那些快樂。那些記憶,充斥著大腦。多想與丈夫比翼雙飛,白頭偕老,可如今只留她一人獨坐院中,看盡西風卷簾的無情,嘗盡人比黃花瘦的傷感。

  歌曲已不再歡樂,憂傷的氣息漸漸襲來,隱約中帶有絲絲低吟。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多少個梧桐夜雨之時,只留你獨自一人望著滿地黃花堆積,一個人的日子流了多少淚,抹去臉上的淚水,憔悴的面容在凄涼的秋天里顯露無疑。

  凄涼的聲音敲擊著心頭,無奈與傷感在這首歌的末尾與空氣中回蕩。

  她——就是宋代的偉大詞人——李清照。曲折的人生經歷,美妙的少女時代,傷感又凄涼的人生,為她譜寫了這首快樂中帶著高貴,憂傷中帶有幸福,凄涼又不乏美妙的人生之歌。

 

 

    9、才女張愛玲平生所恨有三:一恨海棠無香,二恨鯽魚刺多,三恨紅樓未完。試想,在舊上海的一個里弄深巷,安靜的一處院落,一個風姿綽約的大家閨秀,斜靠紅木雕花椅,懶洋洋的坐在海棠樹下,手捧一本《紅樓夢》,偶爾蘭花指一翹,漫不經心地捏起一尾焦炸的鯽魚,送入朱唇,想必那一定是一種婉約到極致的風情。

    張愛玲出身門弟顯赫之家,生活優裕,衣食無憂。有海棠可賞,有鯽魚可食,閑暇之余,還有紅樓可品,人生若此,夫復何求?但她,畢竟是一個用文字舞蹈以心靈為生的女子,次等女子多愁善感者甚眾,且注重生活細節、講究生活品味。總覺得塵世間有許多悵惘之事,人生有許多不完美之處。心底多少事,欲說卻還休。胡蘭成便是張愛玲生命里注定的一個缺憾,一個永遠無法修補的殘缺,胡蘭成與她糾結一生的的薄情應該是她心中之最恨。只是一個心性高傲的女子不屑于把這難為人道的事置于筆端,于是,只好迂而回之借以訴說平生所恨。

    海棠不香,還有梅與幽蘭;鯽魚刺多,可以嘗嘗鱸魚、鮭魚;紅樓雖未寫完,然高鄂所續即便稱不上貂尾但也絕非狗尾,湊合著尚可讀之。丁香不展芭蕉結,海棠何辜?相較而言,更欣賞易安的直率:“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不為人道的傷離別——一個女子細密婉約的心思,字字句句織就的千思結植入了經典詩詞里,也植入了誤入紅塵的過客心底。

    浮生一世,紅塵輾轉,難免有心愁糾纏。大凡世間之物,沒有一項堪稱完美。花有凋零,月有虧缺,缺憾本身即是一種美,如斷臂的維納斯,誰又能否認其美?人生中的太過完美反倒因失其真而不美。設若,張愛玲與胡蘭成彼此恩愛終老,相看兩不厭,恐怕此生又將是:看花,花艷;看水,水秀;看山,山嬌。

    恨由心境生,流景最傷情。還是學學東坡先生:“不應有恨。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看淡浮華,看淡悲苦。挾一剪春風,把錦繡春光裁裁剪剪,拂過角角落落,灑遍山山水水。誠能若此,必是,看水是水,看山是山。檻外明媚春光,檻內安寧如斯。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10、 李清照的詞,風格婉約清麗,自成一家。其作品傳世不多,但佳作、佳句流傳之廣,卻不遜于任何一位大家。如膾炙人口的“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被后人譽為“三瘦”,李清照也因此得了一個“李三瘦”的別號。

  前人沈去矜有這樣的評論:“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稱詞家三李。” 李白詩的地位不需討論。論其詞,傳世有【菩薩蠻】、【憶秦娥】,后人譽為“獨冠詞史,千古絕唱”。(到底是不是李白所作,人們仍有許多懷疑)。南唐李后主被譽為詞宗,基本上得到人們的公認。李清照能與詩仙李太白、詞宗李后主比肩而立,并駕齊驅。堪稱文學史上巾幗第一了。

 

 

    11、窗外雨淅瀝瀝下個不停,順著屋檐悄悄的落在地面上,又發出“滴答”的聲音。似乎在訴說著生命的讖語,而我此時卻真的被這點滴之聲溶了進去。常

    記李清照《聲聲慢》中的詞句“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似乎聽著梧桐雨總應是多愁的。“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愁思萬縷中,總是因為心里遙想著什么,再加上這樣的境界,誰也不免頓生出幾許的愁思。而我此刻的愁思卻又為誰?是不是因為自己過于詩情而變得閑愁不斷?常常責問自己在這樣的雨夜發出如此空空的囈語于心何補?你既愿詩化自己,又何必為世事所累?你既入俗,又何必如此矯情詩意?嘗聞“大隱入市,小隱入林”,我非隱士,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女子,那我該身架何處?身架何處?滾滾紅塵中是不是還有許多像我一樣躁動不安的靈魂在游蕩?

      雨依舊淅瀝,點滴之聲猶如境外仙樂在敲打著我的無眠。(水窮處閑筆)

 

 

   12、“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我開始怕捧酒杯了,那一種“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的痛楚我怕了,越醉越想,越想越醉,我知道我是個易傷感的人,當鳥兒歸巢、當夜幕拉下,獨坐電腦前時,手不經意敲出的都是一聲聲宛嘆,一片片淚花,那一串無謂的思念。

 

 

   13、守著燈兒,我常常問自己:難道也是在這樣疏花輕落,溪草漸蕪,又是西風葉落的時節里,王昭君在彈一曲鄉愁?陸游和唐婉在凄別?杜十娘怒沉了百寶箱、梁祝化蝶翩翩而去?

    光陰里到底有多少陰晴圓缺?到底有多少悲歡離合?到底有多少欲死還生,到底有多少欲說還休?

     飄逸的季節已經漸行漸遠。視野可以遠離浮塵,悠遠的思緒可以在我那荒蕪的心海里漣漪。我真的能相忘于江湖嗎?生命中有許多的傷與痛、愛與恨讓人無法承担!“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我在憔悴中輾轉難眠,心在破碎,猶如枯敗的花瓣,在寂靜的夜無聲凋落……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