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譯文]  路邊是無數的官柳,水上是不諳人情的畫船,船中坐著漂泊無依的行客。 

  [出典]  北宋  晁補之  《憶少年·別歷下》

  注:

  1、 《憶少年·別歷下》 晁補之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畫園林溪紺碧。算重來、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

  2、注釋:

     《憶少年》是晁補之創制的一個詞牌。

     歷下:山東歷城縣。

   官柳:大道兩旁的柳樹。官,把官道,大路。

   畫舸:畫船,指首尾彩畫的大船。

   南山:指歷山,在歷城縣南。

   罨畫:色彩雜染的圖畫。[紺]紅青色。

   劉郎:劉唐劉禹錫,這里借指詞人自己。


  3、譯文1:

     路邊是無數的官柳,水上是不諳人情的畫船,船中坐著漂泊無依的行客。南山還知道送我遠行,高高的城墻卻把人阻隔。

    園林五彩繽紛,溪水清澈,即便重來這美景也會成陳跡。劉郎的鬢發都這樣變白,更何況是嬌嫩的桃花顏色。

    譯文2:

    官道上伸向遠方的柳樹,不諳人情的彩舟,將把我送到他鄉。那南山似乎有情,尚知來送行,只是阻隔了站在高城處依依送別佳人。

     五彩繽紛的歷下園林,青碧的溪水溢彩流光。縱然是還有重來的日子,這一切也只能是美好的憶想。那時節想必兩鬢班白如霜,更何況嬌弱似桃花的佳人,怕也經不起離愁的熬煎而憔悴了。


   4、晁補之(1053—1110年),北宋時期著名文學家。字無咎,號歸來子,漢族,濟州巨野(今屬山東巨野縣)人,為“蘇門四學士”(另有北宋詩人黃庭堅、秦觀、張耒)之一。

    《宋史·晁補之傳》曰:晁補之為“太子少傅迥五世孫,宗愨之曾孫也。父端友,工于詩。”從這幾句簡短的記載里,可知晁補之生長在士宦之家、書香門第。他從小就受到家庭良好的文化熏陶,加上他聰敏強記,幼能屬文,日誦千言,故早負盛名。

    元豐二年(1079)進士第一及第。以元祐黨籍坐貶。大觀四年卒于泗州官舍。有《琴趣外編》,筆鋒甚厲,時有奇氣,風格與東坡為近。

    當然,說晁補之屬豪放詞家,師承蘇軾,只是就其主導傾向而言,實際上,晁補之全部詞章中,傷春惜別、相思憶舊之傳統題材的作品仍占約半數之多,并頗具清新蘊藉韻味與柔麗綿邈情調,合乎詞的當行本色。如他的《引駕行·梅精瓊綻》一詞,起首說春光滿園,人卻獨自落淚,中間略事點染,歇拍便揭示出“憶年時,把羅袂”的緣由:全在舊情難忘啊!過片轉過筆意呼應,只寫了戀人留在印象最深處的一個細微動作,則她的風采便躍然可見。那艷紅的櫻桃仿佛一根基線,將今春與去春連綴起來,韻華依然,芳姿歷歷能跡,人竟一去無音訊,當時的離別實出無奈,但此情有誰知,又堪向誰人道呢!全詞用鋪敘手法,章法縝密不懈,不作大幅度跨躍搖曳,率拙間饒見渾厚氣,表現出作為駕馭長調的能力,得益于柳永處實多。


   5、這首詞作于哲宗紹圣二年(1095年)初,是此人謫貶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告別歷下時的抒懷之作。

    上片寫離別的情景。起首以三個“無”字的排比句,細比輕描,描寫船載行客遠去的情景,凝練生動,表現未見意中人相送的落寞惆悵之情。“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三句雖為排比,但呈遞進關系,順著路兩邊無數的柳樹,看到了水上漂浮的畫船,畫船引出船里所坐之人。一“官柳”的冷漠,“畫舸”的無情反襯人的有情,抒發“無根”的感受,寫盡漂泊孤零、宦途艱難之狀。“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二句,先寫南山的有情,再寫城墻的阻隔,點出題旨-----意中人沒有前來相送。有情之物與無情之人的對比,鮮明而強烈,詞人內心的悵惘與失望,躍然紙上。

    下片寫對歷城風光的眷戀和設想他日重來將會是物是人非,表達感傷遲暮之意。“罨畫園林溪紺碧”寫的是歷城的美景,園林五彩繽紛,溪水清澈見底,一派景色盎然。“算重來,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是詞人對人事變遷的預想,滿含哀嘆。歷城的風光即使能夠重來,也會成陳跡。劉郎的鬢發都這樣斑白,更何況是嬌嫩的桃花顏色。結尾幾句,把感慨推向極致,極言離別的愁苦,蒙冤的怨恨,個中孤單落寞,感人肺腑,令人讀之不禁泣下。

    全詞精警深婉,語言清麗雅致,無一絲艷色,卻耐人尋味。


    6、憶少年別歷下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畫園林溪紺碧,算重走、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

   ――晁補之

  柳望無邊,船載無情,我便四處漂泊。

  凋殘的桃花,映出我的處況。

  溪邊下,我臨步而行,我只得一聲感慨,激石漾起的,是我無法及觸的精神境界,我的勇氣何處而去了。

  少年壯志,初犢不怕虎,年邁志無,令人慚愧。是否需要年齡的轉換?

  我看,天氣,罷了。即使是色彩斑斕的圖畫,也會平庸單調的。

  飄零吧,人生,盡管物是人非了


   7、那個季節,云淡風清,當你如鷹般的雙眸掃過我的視線,我的心便漾滿秋日的私語。

  季節可以不再來,往事只能回味,而你早已成為夏日里的冰激凌,消溶在我的心里,

  永遠……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南來尚相送,只高城人隔。罨畫園林溪紺碧,算重來,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是,況桃花顏色。


   8、離開塞外草原的科爾沁,但見古木連空,亂石無數,行盡暮沙衰草。您的丫頭學生,在斜陽只與黃昏近的暮色里,最后遠遠地陪老師看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9、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畫園林溪紺碧,算重來,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

  看到這首詞,很是喜歡。

  一直以來,我都想好好回憶少年時,總因疼痛無法繼續。只能暫且以簡短雜亂的文字表述。斷裂的句線,一道道銜接,拼湊出陳年舊跡的微簿影片。

  少年情懷總是詩。幼年時的記憶已是模糊,對于很多都已記不清楚,腦海里殘留的碎片凌亂灰白。

  我看著自己漸漸成長自己希望的樣子,除了略有些發胖吧。似乎我少年時就一直想變成這樣沉靜的男孩子,彼時站在他的身邊,淡淡的笑著,喜歡風從指尖輕輕拂過,抬頭看天空,一直看著我喜歡的人,這樣簡單的幸福似乎就是我所想。


    10、月色如練,桂華流瓦。靜默默,迷離處,翩翩飛舞,盈盈盤旋,宛若美人嫣然一笑,凌波微步的綽約婀娜。紅袖翻飛,似在道人面不知何處的離情相思,又似那盛世霓裳,盡享繁華后的浮世之殤。半晌落地,我信手拈起,原來,一瓣落花。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日暮滄波,那一刻驚詫。雷電般的撞擊,暴雨般的摔打。有多少花兒經得起這般蹂躪?湮滅,不過一瞬。

   颯颯西風攜走了太多搖搖欲墜的花兒,枝頭不再繁華,多了幾分凄清。

   “僅僅是幾瓣落花而已。”一個遙遠的聲音傳來。

   “他們有在枝頭綻放的權利,不該那么早凋零。”我質問道。

   “雷電暴雨,天災人禍,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以后還會有這樣的事情嗎?”

   “不知道。”

   半晌無語。

   “你要學林黛玉嗎?”那個遙遠的聲音問。

    落花忽然顫動了一下,緩緩地飛離了我的指尖。一起落下的,還有一滴雨珠。

   是淚。我捧起一抔土,輕輕地覆蓋在她嬌柔的身上,便離開了。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雷電暴雨,還會再來嗎?

    落花盈盈。悄然無聲,卻起喧嘩。


    11、對很多人來說,如果那是一場夢,你說多好呀?面對災害,人類是多么的渺小。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高城倒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生命消逝,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生離死別。

    遠處的我更是無奈,正如晁補之的一首詞說的:“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我連相送的份兒也沒了,咫尺天涯。無窮官柳為孰盛?無情畫舸為誰游?大自然不知人間痛苦,現已繁花盛開;許多人早已把四川遺忘,甚至動用善款,聲色犬馬。到底大自然是否因人類的無情而無情呢?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