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譯文]  我天天在江頭思念你,卻沒有辦法見到你,只知道我在江頭,你在江尾,我們倆天天都在共飲這條長江水。

  [出典]  北宋  李子儀   《卜算子》

     注:

     1、《卜算子》 李子儀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江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2、注釋:

     卜算子:《詞律》以為調名取義于“賣卜算命之人”。《詞譜》以蘇軾詞為正體。又名《百尺樓》、《眉峰碧》、《缺月掛疏桐》等。雙調,四十四字,仄韻。

     長江頭:指長江上游。

     長江尾:指長江下游。 

     已:完了,終結。

     “只愿”二句:用顧夐《訴衷情》“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詞意。定:詞中的襯字。在詞規定的字數外適當地增添一二不太關鍵的字詞,以更好地表情達意,謂之襯字,亦稱“添聲”。

     相思意:彼此相思的愛戀之情。


  3、譯文1:

    我住在長江之源,你住在長江之尾。日日夜夜思念著你卻總不能相見,你我同飲著一江之水。

    這江水何時不再奔流?這幽恨何時能夠停止?但愿你的心意與我相同,我絕不會辜負相思的情意。

    譯文2:

    我住長江上游,你住長江下游。 天天思念你而見不到你,卻共飲著同一條江河水。 

    長江之水,悠悠東流,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休止,自己的相思離別之恨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停歇。 但愿你的心同我的心一樣, 一定不會辜負這一番相思情意。


   4、李子儀生平見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5、李之儀(1037 1117),他曾任蘇東坡的幕僚,并以弟子之禮事東坡,然而,他的詞作卻沒有受到東坡的影響,反而是更接近于柳永的市井趣味與纏綿情思。像是《謝池春》中的: 不見又相思,見了還依舊。為問頻相見,何似長相守?天不老,人未偶。且將此恨,分付庭前柳。 便將相思之中難以掙脫的苦楚,形容得入木三分。有趣的是蘇東坡對于弟子們學習柳永的詞風,一向不以為然,卻對李之儀的詩詞表現出贊賞之意。他曾在一個寧靜之夜,讀了李之儀的百多首詩,直到深夜,欲罷不能,并寫出了 暫借好詩消永夜,每逢佳處輒參禪 的句子。或許因為東坡了解這樣的作品,正真實地呈現出作家的性格與稟賦吧。像是《卜算子》這闋詞,便更接近于民歌的精神,復疊回環,深婉含蘊,吟詠之時,如此親切有味。

這闋詞是模擬一個年輕女子的口吻而作的,可以聽見女子的深情相思,也可以感受到對于分離的了然于心:我住在長江的上游,你卻住在長江的下游,隔著如此漫浩的距離啊,我的不能收束的情意,就這樣湯湯如江水般,向你淌流而去。每日每夜我思念著你卻不能相見,然而,我們所飲用的同樣是這條長江的流水。這江水要流到哪一天才停止?我倆分離的遺憾要到哪一天才能終止?只盼望你的執著也能如同我的堅心,那么,我們都不會辜負了彼此深切的相思與情意的。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這是最被人稱道的絕妙好詞,好在它既不艱澀,又相當口語化。思念之情不管再炙熱熬煎,都是無形的,難以描摹,共飲長江水的意象,卻將這種連系,變得具體可見了。這種共在一個天宇之下,共在一場雨里,共在風吹陽光中的感覺,便是不得不分離的有情人們,最妥帖的安慰了。如此一來,思念的情緒也就獲得了提升與凈化。


6、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沒有人知道她思念的是誰,只知道每天早晨她的小舟從青山疊嶂里駛出來,駛進曉色薄霧里,嘹亮的歌聲飄出來,在千山萬水中打著旋子,千山萬水也都跟著她唱起來了。吵的太陽露出了臉龐,鷗鳥鳴叫著掠過江面,唉乃的櫓聲多起來了,誰家的炊煙繚繞著盤旋著化成了天空中那朵俏皮的白云。于是山山水水都像剛洗了把臉,精神起來了,活動起來了。她的小舟在江面上起呀伏呀,她的歌聲在空氣中空氣中飄呀散呀,全都愈來愈遠。

    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是不是長江的源頭,有人說是那就是吧。大家只在乎山上有柴,水中有魚。她總是說思念中的那個他住在長江之尾。那該有多遠,該有多少湍流和險灘,該繞過多少道彎。可真的有那個他嗎?如果有,是誰一開始為他們傳遞了情誼,是冥冥中的神靈,還是天上那朵白云,那群嬉笑的鷗鳥?

    沒有人知道他們什么時候能夠相會,只知道每個黃昏她駕著小舟從煙波中歸來,大大的夕陽吻著江面,吻的半江水都紅了,像燃燒的霞。她從小舟里走上岸去,動聽的歌聲依然響在嘴邊。她像一只飛倦的小鳥,飛進大山的懷抱里。

    沒有人知道最后的故事,只知道她的一腔相思都化作了東去的流水,只知道她有一顆多么多么純潔的心啊。依舊沒人知道這里到底是不是長江的源頭,只知道她的歌里唱這里就是。這里的每一天,你都能看見綠波蕩漾,青峰悄立,鷗鳥流利的掠過江面,總能帶來愛的消息。


    7、詩歌中的河流,有愛情的河流,有才情的河流,有愁情的河流,也有悲情的河流。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從牛郎織女的美麗愛情故事開始,我們便有了“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千年期盼和感慨。當“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時,“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與君長相廝守之心昭然展現,更有“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執著于“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堅守。癡男怨女們喜歡沐浴的愛河始終流淌著,從未斷流。

    每一首詩里,都有一條奔騰著靈魂的河水。詩里,流淌中詩人的夢,夢里,蕩漾著詩人的情。


    8、早就知道原來感情的事情,即使穿越千年,也不過是思念和想見面而已。突然想到這闋詞,只覺得女子的心意大概都是如此,一種相思兩處閑愁。“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這是我最喜歡的詞。

  已經忘了那天那個時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只是現在想來來非常辛酸。看見那一句——傷心的一句。我卻突然想起了這首闕詞。可能闕詞的作者和我是一樣的心情。“無法停下我的腳步看一看風景,我無時無刻不在尋找,拼盡了全力…………”曾經為了心中的痛,去追逐著那永遠不可及的目標,為的也只是一時的忘記。曾經為了心中的痛,刻意的逃避了許多許多,是對?是錯?現在才知道:應該珍惜的時候,一定記得珍惜。應該記住的時候,一定要牢記。應該放在回憶中的歲月,一定好好收藏。

  空虛的度過每一天,空虛的走過每一年。只有當疼痛擴散的時候,才發現我已經連后悔的權利都已失去。“……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反復的念著這首詞,心中的那一點傷處在不知覺中慢慢的擴大,一絲絲的寒意將我籠罩。下雨了嗎?為什么我的臉上會有水滴?曾經因為害怕再一次的傷害,我學會了關閉心門。是什么時候,心在不知覺的情況下被打開?僥幸的心里使我相信我不會一敗再敗,可是,我終究還是逃不過命運的魔法——我輸的一敗涂地。

    學會了逃避,學不會面對。學會了面對,卻又學不會忘記。終于學會了忘記,卻又為什么那一片陰影始終影響著我的一切。這是我的命運嗎?這就是以后我的生活嗎?我需要屈服嗎?看見的只是一個個的十字路口,何去?何從?模糊的眼睛為什么看不見路的盡頭?是拼搏?是放棄?冷冷的心為什么找不到方向?“……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反復的念著這首詞,思緒卻在迷亂中丟失了自己……


    9、雄渾挺拔的中國西部,一條大江出雪山,越峽谷,浩浩蕩蕩奔流到海,這就是流淌數百萬年、孕育著無數華夏兒女的我國第一大河、世界第三大河——長江。

  跨入新世紀,當中華民族踏上偉大復興的征程時,這條6300多公里的母親河究竟處于怎樣的境地?長江將面臨怎樣的前途和命運?長江能否支撐起全流域4億多人口的生存和發展?

   水土流失:長江“當仁不讓”位居各流域之首

  千古長江,源遠流長。

  十萬畝荒山野嶺,僅僅是長江流域上中游水土流失現狀的一個縮影。從武漢到宜昌,從巫山到重慶,一路行來,長江給人留下的最深印象不是長,而是黃。不盡濁流滾滾來,雖然泥沙量要遠比黃河“遜色”得多,但是長江的黃色仍然是大自然給人類,給中國人發出的一張黃牌警告。

  氣候溫和、降水充沛,利于植物生長和恢復——長江流域既有“先天麗質”的一面,也有“弱不禁風”的一面——山高坡陡,溝壑縱橫,地形破碎,土層淺薄,降雨量大。一旦地表植被不復存在,就會發生嚴重的水土流失,要不了多長時間就可將土層沖刷殆盡,使土地資源遭到無法挽回的破壞。水土流失猶如一種慢性頑癥,強烈侵蝕著萬里長江的肌體健康,威脅著國家生態安全,成為長江經濟社會發展的“心腹之患”。

     如今,在長江流域,類似太平溪的小流域一共達到2200多條,多年來得到治理的面積已經達到7.2萬平方公里,約等于一個渤海的面積。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從保護母親河工程到長防林建設,從“長治工程”到生態縣建設,人們正行動起來,整治江河,重整國土。


    10、像一條矯健的巨龍,你乘著現代化建設的祥云奔騰而來。你將源源不盡的清泉帶給了幾代懷夢的南陵人。從此,不斷長大的城市,不會因為水源“瓶頸”而滯留發展的腳步;“市縣一體化”的東風將呵護著南陵更加穩健和諧地發展。從此,南陵人民將感受長江水帶來甘甜的生活,唐古拉山脈的茫茫雪山將用她千年的純凈滋養南陵的男女老少,巴蜀峽谷的萬涓溪流將把她的高山澄澈帶到南陵的千家萬戶。 

    沒有一點千里奔波的疲憊,那輕輕擰開的就是你不息的歡歌啊。瞧,孩子們快樂的小手捧著的,是你從三峽帶來的祝福嗎!看,姑娘們勤勞的雙臂搓洗的,可有江上竹筏帶來的情思喲!聽,老人們捧著茶杯的手,輕輕扣響的不正是黃鶴樓的詩情嗎…… 

    是啊,因為你,長江兩岸旖旎的風光來到我們的眼前;因為你,母親河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在我們心中激蕩;因為你,大江兩岸中華兒女的心中如此溫暖,如此親切! 

    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多么浪漫詩意無比美妙的江岸情懷啊。開通蕪南供水,造福南陵人民。南陵人終于圓了幾代人的夢想,真正成了“江岸人家”。喝一碗清澈甘甜的長江水,吼一嗓子水鄉歡歌,讓我們高舉科學發展觀的偉大旗幟,堅定可持續發展的偉大信念,邁開堅定的腳步,在康莊的大道上奮勇向前吧! (湯永華)


    11、“距離是愛情的天敵”,不少經受了異地戀愛的男男女女都曾經有這樣的感受,“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的意境常常顯得更多苦澀,而非憧憬。手機、電子郵件,現代科技手段看似打破了距離帶來的溝通障礙。但是兩人需要面對面的在彼此的歡聲笑語中產生那令人怦然心動的化學反應一般,伴隨時間流逝,這樣的距離感卻似乎越來越長,最終將兩人帶入尷尬的境地。


    12、關于愛情,我什么都不懂,真的,不是謙虛。

     我也想過,要說境界。我更喜歡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的意境。那份從容與恬然自適,可遇而不可求。平平淡淡,相伴到老。自始至終,手相攜,心相依。表面上風輕云淡,實質上情意綿長。那也是古人最原始的愛情吧,沒有負荷上太多的利益關系,純粹。

    也讀過北宋李之儀的那首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恩 。那份癡怨似乎更加實際。有愛,就會有恨。恨不能相見,恨不能廝守。

    20歲已不再年少,但是對于解讀愛情,可能40歲也還太年輕。

    但是我想,到最后的最后,愛情還是會變成親情吧。

    愛情只是一種,只是愛的形式有很多種。古代的人們聽信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結成連理,幸福地生活著,因為,婚姻維系著的是親情。現在卻有很多互相說著 我愛你 步入婚姻殿堂的人,紛紛要逃離圍城,說著過不下去了。我不知道,為什么古代人婚前如同陌路,婚后也可幸福美滿。難道他們得到的就是天作之合的良緣?現代人卻出爾反爾,愛了又不愛了。

    我知道沒有資格談論愛情,也不理解愛情。但是,愛情是一種太純粹的感情,純粹到我們無法達到它的境界。總要牽扯進很多別的東西,比如婚姻,而婚姻帶有的利益,等等。恐怕只有小孩子的心才能純凈到能容納愛情。但是,我們都無法變成小孩子。我們談論的愛情只怕會玷污了它。

    所以,成人的愛情,不要只是為了自己說一句不愛了,就可以揮手說再見,各奔東西,尤其是那些已經為人父母的。沒有什么轟轟烈烈燃燒的火焰是可以永遠不滅的,就像一時興起的所謂 愛 。說一句愛上別人了,就拋棄了自己的責任。那不是成人的愛情。成人的愛情會有更多的羈絆。那也只能說,怪自己看錯了愛情。


    13、即使兜兜轉轉,你心的空間歸屬權是我。如何走走停停,也是左心房到右心房的距離。燈火闌珊處,驀然回首,那個長發披肩,笑意清淺的女子,依舊是我。

  問你心有多長?你說:“從江頭,到江尾。”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撐一支湘妃竹長篙,唱一曲關關雎鳩,芳草萋萋,白露茫茫,神女襄王隔江相望,望不盡,天涯路。其實,你我的真實遠在紅塵之外,當我們走進繁雜,或許已不是彼此心中的印象。然而,還是愿意走出虛擬,把這段相遇演繹成佳話,因為我們之間有難以割舍的默契。你的神采飛揚,我的靈動狡黠,流淌進歲月之河,即使無岸可渡,亦有蘭舟自橫。


    14、不知不覺,時鐘悄悄滑向了22:00。窗外,蕭瑟的秋風陣陣,屋內,橘黃的燈光柔柔。這樣的夜晚,這樣的心情,最適合任思緒紛飛。你說,你的室友給我們每天晚上的通話起了一個有意思的名字——“夫妻熱線”;你還說,他們總是很奇怪我們為什么有這么多說不完的情話,可他們自己和家人打電話則是說不了幾句就會掛斷。親愛的,面對這樣的問話,你就一笑而過吧。這份感情,又豈是旁人所能理解?我們之間的愛戀,我們之間的真情,我們之間的默契,全部牢牢印刻在我們心中,唯有你我才能深深領悟。

所有的往事,都刻在心里;所有的真心,都給了你。腳下的世界,早已改變,這份愛,卻始終如一。親愛的,不管走得多久,不管離得多遠,請你一定要記住,千里之外,在家的方向,有一盞燈始終為你而亮,有一個人始終為你等候,有一份情始終為你牽掛……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15、夜色如一條濃郁順滑的緞帶,纏綿著水樣的文字,輕旋著大海的詠嘆,音樂和文字在靜謐里抒發著柔光,相得益彰,細膩處溫婉綿揚,空靈時幻影流光,由淺入深,由近及遠的遙望,撒下一張天羅地網,將我圈羅。

  星兒安靜地吻著水面,疑似銀河自九天掉落,千年前的星光為何今日才來?光年里匆匆行路,也見證了世事的變遷,世間的輪回。魚飛星空,鳥渡星河,海墜天空,空落深海,世界不再涇渭分明。于是我開始盼望和思念,對于你久違的輪廓也開始模糊不清,一滴淚,悵然若失地垂落,暈開了千層漣漪。你的遠方,我還未到達。

  你在天邊的夕陽下,披一身橙黃的外衣,落影的黃昏,被你的背影神秘得迷離,我始終無法看清你的容顏。樹木交錯,叢林深隔,高原路遠,丘陵蜿蜒,相隔千重山水,寄一片落葉做飛鴻,升一縷輕煙為相思,山山水水,歸去來之。

    我在江南水域依傍,你在海角天涯徘徊,一脈江水魂牽過無數情深緣淺,定是吟過無數次“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我于江南盈一片春意,你于荒漠草原馳騁一片綠洲,水色春華,心事琉璃。


    16、現代人總是行色匆匆。因為我們被現代綁架了,被它裹挾著飛奔,奔向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人生的目的仿佛就是為了趕路,不由自主地趕路。

    我們一出生仿佛就上了流水線,從一個程序傳到下一個程序。開始上學放學,接著上班下班,然后退職退休退人生。電腦、電話、電視,我們的手不停地敲按各種電器的鍵子,我們的眼睛不斷地掃描奔涌而來的資訊。

    最近好嗎?還好。接下來差不多每個人都是一個字:忙。說不忙別人看你好像看怪物,你自己都不好意思。我們沒時間笑也沒時間哭。幽默已經被膚淺的搞笑代替,因為我們沒有耐性去回味,去會心一笑。我們還沒來得及悲傷,那令我們傷心的事就如點鈔機里的錢,瞬間被翻過去了。

    時間和空間被我們大大壓縮了。我們體會不到光陰是什么,沒有誰還有閑情逸致去看那樹影一寸寸移動,也沒幾個人知道自己最近一次看日出和日落是什么時候。白天和夜晚的轉換感覺就如人在眨眼,度日如年,現代人沒這感覺,我們都是度年如日。

     人和人越來越近,心與心越來越遠,現代人的對同類的感知也一天比一天鈍化。思念是什么,還有人知道嗎。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一點都不遠,飛機也就幾小時。別說長江的頭尾,就是從地球這邊到腳底下的那邊也不過半天的路程。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別逗了,想聊隨時就聊,想見立馬就見嘛。有因特網,有3G,怕什么。至于那水我們更不會去喝,長江都讓我們折騰成黃河了,喝了不一定能寄托相思,但肯定壞肚子。

    現代人發明了這么多古人想象不到的東西為己所用,可我們比他們感覺更幸福么?

    這個問題難免讓我們滿腹狐疑。我想起印第安人的一句諺語:“別走得太快,等一等靈魂。”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