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譯文]  想起舊事,同樣的天氣,同樣的衣衫,只是經歷了滄桑的心情,不再和從前一樣了。

[出典]  李清照  《南歌子·天上星河轉》

注:

1、 《南歌子》  李清照

 

  天上星河轉,人間簾幕垂。涼生枕簟淚痕滋。起解羅衣聊問夜何其。
 翠貼蓮蓬小,金銷藕葉稀。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2、注釋:
 星河:銀河,到秋天轉向東南。
  何其:“其”,語助詞。
  翠貼、金銷:用金翠的藕蓮花樣作衣上的妝飾,為下句“舊時衣”的形容詞。 “翠貼”、“金銷”,即貼翠、銷金,均為服飾工藝。在衣服上用細線縫連花飾,不見針腳叫“貼”;以金飾物叫 “銷金”,此指衣上花飾用金箔或金線制成。
《詩詞曲語辭匯釋》卷六:“舊家猶言從前,家為估量之辭。”其所引例中即有本句。
3、譯文:
 天上星河轉移,人間煙幕籠罩。秋涼從枕席間透出來,枕上褥邊,點點斑斑是撒的淚痕。難耐這秋夜的清寂與清寒,起身更衣,問夜已幾何。
 取出那件貼著翠色蓮蓬、金色荷葉繡樣的褥衣,睹物而思情,更加傷感。想起舊事,同樣的天氣,同樣的衣衫,只是經歷了滄桑的心情,不再和從前一樣了。
5、 這首《南歌子》所作年代不詳,但從抒發國破家亡之恨來看,似為流落江南后所作。  
  “天上星河轉,人間簾幕垂”,以對句作景語起,但非尋常景象,而有深情熔鑄其中。“星河轉”謂銀河轉動,一“轉”字說明時間流動,而且是頗長的一個跨度;人能關心至此,則其中夜無眠可知。“簾幕垂”言閨房中密簾遮護。簾幕“垂”而已,此中人情事如何,尚未可知。“星河轉”而冠以“天上”,是尋常言語,“簾幕垂”表說是“人間”的,卻顯不同尋常。“天上、人間”對舉,就有“人天遠隔”的含意,分量頓時沉重起來,似乎其中有沉哀欲訴,詞一起筆就先聲奪人。此詞直述夫妻死別之悲愴,字面上雖似平靜無波,內中則暗流洶涌。  
  前兩句蓄勢“涼生枕簟淚痕滋”一句。至直瀉無余。枕簟生涼,不單是說秋夜天氣,而是將孤寂凄苦之情移于物象。“淚痕滋”,所謂“悲從中來,不可斷絕”,至此不得不悲哀暫歇,人亦勞瘁。“起解羅衣聊問夜何其”,原本是和衣而臥,到此解衣欲睡。但要睡的時間已經是很晚了,開首的“星河轉”已有暗示,這里“聊問夜何其”更明言之。“夜何其”,其(jī),語助辭。“夜何其”出自《詩經·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半);夜如何其?夜繡(向)晨”,意思是夜深沉已近清晨。“聊問”是自己心下估量,此句狀寫詞人情態。情狀已出,心事亦露,詞轉入下片。
 
  下片直接抒情“翠貼蓮蓬小,金銷藕葉稀”為過片,接應上片結句“羅衣”,描繪衣上的花繡。因解衣欲睡,看到衣上花繡,又生出一番思緒來,“翠貼”、“金銷”皆倒裝,是貼翠和銷金的兩種工藝,即以翠羽貼成蓮蓬樣,以金線嵌繡蓮葉紋。這是貴婦人的衣裳,詞人一直帶著,穿著。而今重見,夜深寂寞之際,不由想起悠悠往事。“舊時天氣舊時衣”,這是一句極尋常的口語,唯有身歷滄桑之變者才能領會其中所包含的許多內容,許多感情。“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句的“舊家時”也就是“舊時”。秋涼天氣如舊,金翠羅衣如舊,穿這羅衣的人也是由從前生活過來的舊人,只有人的“情懷”不似舊時了!尋常言語,反復誦讀,只覺字字悲咽。
 
 以尋常言語入詞,是易安詞最突出的特點,字字句句鍛煉精巧,日常口語和諧入詩。這首詞看似平平淡淡,只將一個才女的心思娓娓道來,不驚不怒,卻感人至深。
 6、南歌子,本是唐教坊曲,二十六字,叁平韻,例用對句起,宋人則多用同一格式填成一片。此首李清照創作的《南歌子》即為雙調。
 “天上星河轉,人間簾幕垂”,此句工,天上人間,星河流轉,簾幕低垂。起頭“天上星河”,用一“轉”字,預示時光之流轉。此種起興手法自古有之,且用字平易,有熙鳳“一夜北風緊”之妙。“人間簾幕垂”,不用小樓,高閣等具體實物性名詞,選擇“人間”二字,沒有將情感局限化具體化,傳遞了一種普遍情意,同時也給人以浩渺滄桑之感,正與永恒不變的時光流逝相呼應。“垂”字可以說是用以形容簾幕,但更重要的是,渲染了一種幽深寂寞之情。這兩句不僅字面上極為工整,由天上到人間,由動到靜的氣氛也極為相襯,卻奇妙地有一種感情上的通融感,即一種幽眇之情彌漫其中。
 “涼生枕簟”,這一細微的感官描寫,“生”字讓我們似乎能想像出涼氣透過枕簟,一點點從肌膚滲入,催醒夢中人。讓人想起馮正中的“風入羅衣貼體寒”,同樣的入微細密。更重要的是,“涼”字暗合下片的“舊時天氣”,作者在此已埋下線索。“淚痕滋”,叁字是全詞唯一明顯透漏主人公情感訊息的字眼,同時也交代了“涼”之另一來由。而接下來的“起解羅衣,聊問夜何其”,不僅對“涼”有了一個交待,“羅衣”二字也很好的開啟了下片。
 “翠貼蓮蓬小,金銷藕葉稀”,依然是對句,與上片從浩渺開闊出寫起不同的是,下片的開啟則是細微入骨的。“翠”、“金”二字本是絢麗而耀眼的色彩,卻與句中的“小”、“稀”對應而出,讓人油然生出繁華落盡的嘆息。此兩句用“小”、“銷”、“稀”明寫羅衣之磨損,實則暗寫上片所言之時光流轉,以衣寫時寫情。對因時光逝去而產生的失落、惋惜、悵然等等復雜情緒不著一詞,卻又如此貼切地傳達而出,如此婉約含蓄。至此,情感方到飽和,“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平白如話,卻道出了所有人都需要面對的不可避免的逝去之感。“舊時天氣舊時衣”其實就是對整篇結構的精微概括。上片從大處入手,敘時光流轉,再用細筆描繪人對天氣的微妙知覺,又用“羅衣”逗引出下片,而下片中對“舊時衣”的描繪,明著寫衣,實則寫的是時光,依然是不脫“舊”“時”二字。於是作者在一切鋪墊就緒后,詠出“舊時天氣舊時衣”。接下來的一轉“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則到達了最高潮,而依然是一個“時”不再。
  此首詞極為素淡,唯一兩個亮詞,也立刻被消解,沒有其《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那般充滿青春的絢麗的悵惘,也不似《永遇樂》(暮云合壁)那般直白傾訴,有的只是經過時間的洗禮后,對生活敏銳的體悟及哀而不傷的訴說,呈現出一種淡而濃,平而曲,素而麗,矛盾而復雜的美感,使得這首詞擁有感人至深的力量。
 7、孩提時仰望夜晚的天空,總覺得星星就是夏夜神秘的眼睛。而現在,時間仿佛也和星星一樣只是輕輕眨了一下眼,那個托著腮沉默不語的小孩忽然間就已不見了,而曾經靜謐而安寧的世界也早已面目全非。
  時光跨越傷痛,一路小跑向前。那些依稀詠嘆過的歲月,如往日的星光般灑落在肩頭。在這個城市燈火早已掩蓋了夜空星光的年代,再來讀這首詞,也許我們會有些不一樣的感受吧。
  
  憂傷只是夜色中無聲泛起的涼,它如此的真切而熟悉,宛如故人重臨。星河流轉,簾幕低垂,隱在窗后不語的眼眸。當整個世界已然沉默,只有那空空的凝望,穿越了時光之殤。
  我們或許都有過這樣的夜晚。在生命的某一個瞬間,你會覺得身下的床仿佛只是泊在時光河流中的一葉小舟。這個時候,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什么是淡忘,什么又是記起;什么是傷痛,什么又是歡喜。其實這世上有太多的事,由得你去忘記,卻由不得你去逃避。生活的路,有時候并不是自己能夠選擇的。不知道每一個在生命中的孤獨旅者,是否都藏起了他們滄桑的眼神?那些封閉在心中的純真,永遠都難以沖破這人世間的淡漠與悲涼,只凝成冰冷而鋒利的碎片,扎破心,滴出血。而當你恍惚間聽到夜輕輕的嘆息時,或許只不過是流連于葉梢的微風罷了。
  那些黑暗之中莫名涌來的思緒,宛如一支不知名的曲子,無人在意,獨自悠揚。但不知什么時候,也不知什么緣由,淚水卻浸透了枕席。當你驀然間警覺時,只望見了星光閃耀,夜色深沉。
  
  人或許總是要經歷一些事情的,正如這世界永遠無法舍卻悲劇的存在。在北宋大觀元年,李清照的夫家趙氏家族遭遇了極大的變故。
  這年年初,蔡京重新被任命為左仆射(宋代左右仆射相當于宰相)。趙明誠的父親趙挺之與蔡京雖同為新黨,但兩人數度爭權,素來不睦,趙挺之曾在皇帝面前“屢陳其奸惡”。到了三月份的時候,蔡京終于得勢,趙挺之被免去了右仆射之職。這對登上相位剛滿一年的趙挺之來說,無疑是一個極為沉重的打擊。罷相之后十多天,趙挺之就飲恨辭世了。
  然而,這還遠不是事件的終點——正如命運之神從來就學不會掩飾它的殘忍,它永遠只在刀光中馳騁自己的快意。
  雖然趙挺之已死,蔡京卻仍然不肯罷休。朝廷原本追贈趙挺之為司徒,后來這個封號也被剝奪,降為觀文殿大學士。而在權勢熏天的蔡京的打壓下,趙家在京城已難于立足,不得不舉家徙居于老家青州。李清照也在這年秋天離開汴京,隨丈夫趙明誠來到山東。
  
  舊時的衣裳,只不過是些平添傷感的物事罷了。那些翠貼蓮蓬,金絲藕葉,原本是多么秀美精巧的紋飾呵。但現在衣上的翠綠與金黃現在都已淡去,露出生活被剝開后的本色。還記得當年那個“云鬢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的新嫁娘么?她彩裳如云,嬌顏似花,是如此的惹人憐愛。而如今那卻只成了眼中的影,心底的傷。曾經的歲月在驀然間走遠,而那些隨意而歌的日子,或許再也不會回來了。
  今夜,所有的悵惘和感傷,如同那月下的浮云,帶著一點凄然的顏色,慢慢褪去。
  
  夜如何其?夜未央。
  紛擾的亂局讓人心中灰暗,但即使等待再漫長,也還不至于讓人絕望——因為黎明再遠,也有依稀微薄的光。夜何其,不過是在問長夜什么時候才能過去而已。只要還有歸屬和依靠,心靈就不至于驟然間崩塌。長夜漫漫,月光照見彷徨。但人們都愿意相信,總會有希望在人間。清晰也好,渺茫也好,希望就是綁在樹枝上的那根柔弱的黃絲帶,當你看見時,總會心安。
  其實,這時候的李清照仍然是幸運而幸福的。清貧故我,依舊可以安然生活。而青州這十年,也是她生命中最為安寧和閑適的日子。丈夫少有功名公事的拖累,兩人可以安心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賭書潑茶,聽琴觀雨,有這樣的日子,夫復何求呢?
  
  但畢竟,離別總還是有些黯然的。在汴京,她度過了一生中最為美好的時光,忽然間的離去又怎會如此輕易?春天雨后的賣花聲,秋日河邊的寒蟬鳴,只化作一抹淡淡的顏色,劃過眼前這寂寞的夜空。衣裳依舊,天氣依舊,只不過情懷又多了一分悵惘,少了一絲歡欣而已。
  也許,這首詞只不過是某個秋夜的一絲惆悵,一段懷想罷了。但是李清照并沒有料到的是,在她的生命中,還有更大的風雨在等著她。而那些有著無盡哀痛和傷感的故事,還沒有真正開始。
  
  秋夜在清朗的風中不小心遺漏了一個音符,一聲嘆息。在這渺淡的星光下,當你輕輕捉住它時,你或許才會驀然明白那些原本深藏在心中的秘密。
 8、易安有詞云:“舊時天氣,舊時衣,唯有情懷,不似舊家時!”可謂于人于世一網打盡、一言蔽之了。更何況而今即便春天還是那個春天,江南還是那個江南,卻已經難得鶯飛草長,希罕雜花生樹,連天氣、衣裝都改換得面目全非了呢!
 “休休,這一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誰叫我們這個民族積淀千年的審美文化在經過幾次摧枯拉朽的掃蕩之后,已經只剩下零落狼藉的殘片碎屑,再也不具有熔爐的冶煉功能;而我們的文人在經過幾次水.深.火.熱、利.害.生.死攸關的洗禮之后,已經脫胎換骨、再也不會為簡單而純粹的美所打動了?!
 9、李清照曾嘆息,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這三句,流露出的,便是淡淡的惆悵哀傷。往日的青春回憶,都隨著光陰而消散了,再也不能歸來。穿著舊時衣,那熟悉的依戀卻注定是要落空了,于是,滿懷心事的人,惟有輕輕一笑了,是那種并不由衷的笑容。
 10、易安居士有語:舊時天氣舊時衣,唯有情懷,不似舊家時。斯時,故國已失,明誠已逝,女詞人芳華渡盡,酒余愁起,悵然輕吐出心聲。

  我未經離亂,未歷愁苦,也沒有一顆詩心,卻在站上陽臺,淚眼迷濛地望向遠山之際,也有滿心的惆悵情緒涌來,令我無可如何之時,脫口說出一句“唯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11、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在一本書上看到李清照的這句詞,很經典。

 無論是對一件事,一個人,一段時光,過去了的終究如風而過,過去的那種感覺不留絲毫痕跡,這似乎對每一個人來講,如果是一個只要有點懷舊的人,都會挺抓狂的吧。

  久了不曾聯系的朋友,突然發了短信給你咨詢你的近況,這似乎是很溫馨的事情,但為什么卻總是在那種感覺上有點陌生的生硬,客套和別扭呢?!!

  或許是自己以前一直看高了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一切,其實在別人的心里,對你重要的東西,或許只占有一點點小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落吧。

  不禁苦笑了幾下,時間真的可以淡化一切,即使以前是什么樣的關系,或一起奮斗,或一起歡樂打鬧,或談天論地,一旦沒有了很多藕斷絲連的聯系,一切的感情基礎好像就不會像以前那么的堅固了吧。

  像極了一個在南半球,一個在北半球,忽然的某一天,想起了某件事,向對面傳過來一句話,遙遠,而又陌生!!

  似乎真的沒有什么永恒的,關于人心。

  時光如果可以定格的話,那些美麗的時光,那些充滿了歡聲笑語,挑戰,新鮮,甚至嚴格的懲罚的時刻,似乎真的是比人還要值得珍藏。

12、閑下時讀李清照,甚是癡迷于千年前的恩恩怨怨。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那些人,那些事,已是一道記憶中的風景,過目難忘呀。

  時光走,歲月流。世事變換,物是人非寫蒼桑;情緣莫測,去留不定話悲涼。時至今日,雖走走停停,卻依然還在堅守。守舊日的情、守今日的愛、守未來的緣。守住人生路上一條難忘的風景線。

  無法預知幾度風雨幾度春秋之后,這片天……是否還能海棠依舊。卻深知凡間自有塵落夕媚的妖嬈,也會有紅塵有沙的煩惱。唯留一聲嘆息在這個悶熱的夜,悼念我曾經有情相擁的歡愉,悼念曾經的那些感傷和流淚的日子……

 13、窗外,秋雨,淅淅瀝瀝,清清冷冷,宛若跌落凡塵的精靈,曼舞輕歌,卻又縹緲無著。秋風襲過,涼意頓起,不由沏一盞熱茶,靜靜地看著一片片葉子在裊繞的煙霧中慢慢舒展身姿,嗅著淡淡的茶香,輕抿,熱流驅散了絲絲涼意,思緒卻隨著這雨聲,越來越密。秋風秋雨夜,最易斷腸時。緣深如海的錯綜無序。正如我所說:無論我怎樣去追趕,卻只停留在你你的后面終究追不上你的腳步……

  突然想起林黛玉“留得殘荷聽雨聲”的詩句。她為了愛情哭干了眼淚,因為姻緣而肝腸寸斷。她那多愁多病的身體,怎么能不是“冷月葬花魂”的凄涼……再想想李清照“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的傷感和落寞……深秋因有心而愁,秋雨因有心而泣。那個倚窗遙望,多情流淚的女子啊,在秋夜慘淡的秋風與秋雨聲中,獨自對著一盞殘燈,傾聽窗外淋淋漓漓的秋雨,細細訴說著無言的心曲。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境界?我無悔一次次融于深秋的那份真誠和期待,在我們還沒來得及去細細品味其中的甘苦酸甜時,卻悄悄地走上歸隱之路。秋雨輕輕地敲打著玻璃窗,發出清脆悅耳的滴答聲。一滴,兩滴、三滴。一聲、兩聲、三聲。聲聲入耳,婉轉動聽,滴落成一曲溫婉纏綿的旋律……

 14、雨中,有著我魂牽夢繞的初戀,有著我一輩子的珍藏……

  在我的記憶中,初戀是我人生最美麗的一段時光,盡管只是愛情最初的探索,盡管最終沒有完成使命,卻不可遏制地釋放著青春的火花,讓人回味終生。

  再后來的后來,真正戀愛了,那是密一樣的日子,每天頭頂七彩藍天,腳底下一馬平川,那個幸福如快樂的小鳥。緊接著婚姻劈頭蓋臉地襲來,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是那么地順理成章。如今,已為人夫,亦為人父,愛情似乎沒有了以前光彩照人,但會變的更加具體,油鹽醬醋,兩點一線,雖然渴望外面浪漫的景色,但我深深地知道,這一切都與我無緣,還是平平淡淡才是真。有人說,婚前是詩歌,婚后是散文,想必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吧。

  一個冷顫把我的思緒從遙遠的夢境中拉回來,一切都被時間卷走,想追回已是無力回天,欲再尋幾片顫抖的回憶,已經回不到過去。

  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朦朦細雨,浸透了我夢一般的懷戀!

15、“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習慣了校園里桂樹飄香,眼見綠意滿懷,忘卻現在,已經是深秋了,應該是落葉繽紛的季節,一個寂寞梧桐雨傷感滿懷的季節。登著不是愜意的腳步,滿載不是輕松的心情,然置身于深山中,看到的也不再是郁郁蔥蔥的綠色,即使綠也綠地有點蒼白,有點無力,于是黃色或者斑駁或者整片占據,在那枝頭迎風搖曳的卻也必須捎上綠葉,不讓僅剩的生命爬過寂寞的秋天。

16、相思惱人,“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相思無奈,“但愿意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相思苦,“除卻天邊月,無人知。”;相思愁,“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濃”;相思難,“一寸相思一寸灰”;相思嘆,“舊時天氣舊時衣,唯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長久的相思往往傷人于無形,一句“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道盡個中滋味。

 17、那璀璨的煙花,少是的輕狂,青春時的純清。已被現實生活扭曲成一個終止圓。畫到最后起點便成了終點,并非我們畫錯了,而是我們太追求完美。或許只有有缺陷的圓才沒有終點。看天空在哭泣,陰沉的云朵在演一幕幕悲劇。“今天的云抄襲昨天的云”我只能“舊時天氣舊時衣有情懷不似舊家時”。

  舊日曾經到簾幕重重,怎不憶往日的柔情似水,一串鐫刻在歲月上的痕跡,躍然于紙上,宛如一條韁繩,緊困吾的心扉.君之傲氣澎湃使吾期望之心恰如巨石隕落南天際.紅花似火卻一夜敗盡,吾之盛情如此花."曼珠沙華",因人借花傳情,花借人繁衍.故吾借此花傳情。
   我的落筆即驚不了天地,也泣不了鬼神,世界太大,我太小,猶如蚍蜉撼大樹.風在嘲笑,夜在咆哮,在你離去那一刻,誓言像層薄紙被風輕易的撕破,散落在夜空下.你一日看盡長安花,說吾終有一日會像蒲公英那樣款款飛走.被回憶牽絆的人,那滄海桑田,那夕陽斜影。一部部的影幕,傻傻的笑,一路的沉默是感情的盡數還是歷盡酸甜苦辣的處境。
18、早春三月,城里果然下起了雨,淅淅瀝瀝一夜。早晨我出了家門下樓,在混屯暗暖的樓梯中降行,一出樓外,忽然置身于清新濕潤的空氣中,十分舒爽,膏雨細細滋潤著,天空中彌漫的不知道是雨是煙還是霧,細得微風過來,就隨風卷去,可以看到這細雨勾勒出風的軌跡,形狀,它們糾纏著,游弋在低空中的花墻綠籬之間,一只布谷鳥從頭頂飛過,發出平平仄仄的四聲,那腔調細膩瀏亮,仿佛含著流水的聲音,路邊有一株廣玉蘭,樹梢的水珠滴到下層的蠟質卵形樹葉上,發出單個的一聲,傳達給我一種悠閑中略帶寂寞的況味,這是春的寂寞,就是那種翻開舊時熟稔的書的感覺,唉,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了。
 19、每一滴酒都再也回不到葡萄,回不到就回不到吧,做酒有做酒的好,最主要的,酒沒有了葡萄的鮮卻釀出了酒的味道,如果我可以強大到隨心所欲,我想我不論青春落幕時候是何種結局大概都不會讓自己永遠年少,因為那樣阻礙了別人的美好,一個讓人在自己的少年時候,青春者,就很好,過去了,就過去了吧。年華如春,來時,遍地枝柯橫斜都是盎然春意,一片生機,滿目花雨,去了,于人,也不過是換一件羅衣。回首,另一段已經翻去了千年的光陰里因為一個女子的才情留下來翻不過去的鮮活,又一個黃昏疏雨不眠夜,她也許嫁了人,也許搬了家,也許已經流離失所,手里握著一件舊時的衣衫,喃喃低語: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是情懷,不是舊家時。
20、也許,相愛不成真的連朋友也不是了。 也許他終于得到了一份新鮮而熱烈的感情,也許他找到了久違的激情, 但只要他快樂,我應該祝福他。 不是么?

  花開花落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待到山花爛漫時,莫問奴歸處。 雖然物是人非,但并不是事事都休,更不必欲語淚先流。 雖然我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但還是一個家庭的人, 一個社會的人,不能只為自己活著,還得用一顆感恩的心愛親人愛生活。 只是,在暮秋煙雨時節,一定會在蕭瑟冷落的小徑獨自徘徊, 并不是想找回什么,只因陰雨
天氣會舊傷復發。 那時,反復吟哦的,除了一曲新詞酒一杯外,還有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了! 其余一切的一切,都失憶了。 即使痛入骨髓劫后余生卻終是無悔。 這也許就是我的宿命吧。
21、秋天是舊的。實實在在的舊。

  躺在床上,聽黃昏的雨,雨是舊的。不用推了窗去看,單憑這霏霏的雨聲,便知道那雨是瘦細瘦細的。朦朧中,覺得那雨似乎是生了毛的液體。是黃梅天生了菌毛的液體,一直耗在陰暗的瓦罐里,終于待到深秋了,被高高端起,滿空里灑下來。

  七八歲時,父母在雨天里吵架,平日里攢下的怨和怒,終于在雨里像列車到達站點。二十八年前的那個小女孩,無處安放她的惶恐無助,躲在屋檐下,兀自看雨。那雨也是瘦的,飄搖著,一如此刻。十八年前,懷著早戀的憂傷,扛著一把花布傘走在鋪滿金色梧桐葉的沙路上,傘頂之上的天空,也飄飛著這樣的細雨,無著無落地飄著。

  歲月疊增,一層層,如同巖石的紋理,而秋雨,還是舊的。舊的瘦薄,舊的寒涼。

  舊時天氣舊時衣,是的,衣也是舊的。

  這樣微雨的天氣,天光穿過窗外并不疏朗的南方的香樟葉,落在室內一架長長的掛衣架上。掛衣架上的衣服多半是去年置下的,中式的民族的為主,兼以擠幾件今年新添的。年歲漸長,置衣的激情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半新不舊的那幾十件小襖或旗袍,被心思沉重的天光暈染,竟也越發呈現出年代久遠的古舊之色來。若要起身去聞,想必那紋理之間散發的,不是我的氣息,而是明朝的殘磚瓦礫的味道了。脂粉轉身又凝作了富含碳酸鈣的石頭,胭脂盒子上生了厚厚青苔,一切都老舊老舊的了。

  我也是舊的。一日一日地,兇猛舊下去。

  習慣是舊的。在不上班的日子里,還是像從前,喜歡在秋天百無聊賴地睡覺,睡一下午,睡睡不著的覺。晴天里,喜歡躺在床上,看窗外的夕陽在西邊一寸一寸沉下去,終于像一塊橘子糖,慢慢溶化在灰藍色的水里。雨天,就干脆和一床素衾、一架衣服糾結在灰藍色的空氣里。直到天已晚透,終于點了燈,這才開始活動。仿佛一頭晝伏夜出的獸。晚上,散步,順帶購物,然后提燈,看書,或者網上看熱鬧。

  日子也是。舊的多,新的少。記得從前,手中是有一大把的明天——少年時喜歡躺在春風浩蕩的江堤上,一邊嗅著馬蘭花的隱約清香,一邊兀自描畫著二十歲三十歲的遙遠自己,該是怎樣的不凡模樣。如今,那么多的明天都早被我過成了昨天。如今,一雙蹄子終于沾了泥著了地,已經現實了,不再喜歡對鏡空自許。知道明天永遠是未知的,無數個明天還是未知的,只有昨天,一日日在行囊里沉淀下來,成為我們的尾巴。我們拖著長長的尾巴向中年和暮年緩緩走去,仿佛舊時鄉下生殖力極其頑強的女人,身后是高高低低的一長排衣衫粗陋的孩子,扯著母親的衣襟隨行。

  生活越來越慢,不喜歡趕了。能坐下來,一個人看陽臺外的樹與日影子,一看一個時辰過去。無謂的期盼也漸漸少了,更在意過好每一個今天,哪怕素色,哪怕無驚無險。人群之中,更習慣去做一個配角,做一片安靜的樹葉。生活的內容里,新意漸少,慢慢將柴米油鹽奉為正道,成了十足良民……這舒緩與淡定,像從前父母終于安穩下來的中年。

  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這情懷,是中年情懷,無限情意揀揀疊疊縫縫起,舊上做文章。

 22、“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當我們開始獨自在現實的殘酷和虛偽里苦苦掙扎、艱難打拼時,請不要忘記你心中那抹舊時的月色,那月色訴說著無言的牽掛和無聲的支持,所以,無論遇到怎樣的痛苦、挫折、失敗、打擊,我們都要從陰影中站起來,擦干淚水,一往直前,愈戰愈勇!

23、喜歡出去走走,身后多了個小小的身影,依然喜歡抬頭看看藍天,那漂浮的白云,那遠處的山,近處的樹,卻是“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也許心靈的塵埃太厚,已失去了最初的敏感與靈動,也許,美麗是可遇不可求的,源于瞬間的驚艷,剎那的感動,而后保存于永久的記憶中。

*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