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譯文]  明月如霜般潔白,好風就如同清水一樣清涼,清新靜謐的夜景真是怡人。

  [出典]   蘇軾   《永遇樂》

  注:

  1、《永遇樂》 蘇軾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云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空鎖樓中燕。古中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

 

    2、注釋、譯文見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3、蘇軾 生平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4、燕子樓在彭城(今江蘇徐州)。據說此樓乃唐張尚書為愛妓關盼盼所筑。盼盼善歌舞,雅多風態。張氏死后,盼盼念舊愛而不嫁,居是樓十余年。白居易有《燕子樓》詩三首并序敘其事。歷代詩人有感于此,也為燕子樓留下了不少詩篇。

    蘇軾這首詞作于元豐元年(1078)十月,自熙寧四年(1071)以來,蘇軾已相繼接任杭州通判,密州知州,其時正改知徐州。由于仕途上的波折和遠離政治中心,加以頻繁遷調,孤寂落寞之感不時襲上心來,以致使他十分向往探尋心靈上的超脫和自由。這首詞以“夜宿燕子樓,夢盼盼”為題,可能是托為此言,但他不從紅粉艷情著筆,只用“夢云驚斷”稍作點染,便一筆宕開,由燕子樓生發出對人生宇宙的思考和感慨。

    詞的開端以景生發,融情入景,鋪寫燕子樓小園之夜。月色明亮,皎潔如霜;秋風和暢,清涼如水。詞人提筆就把人引入了一個無限清幽的境地。“清景無限”既是對暮秋夜景的描繪,也是詞人的心靈得到清景撫慰后的情感抒發。結著景由大入小,由靜變動:曲港跳魚,潑剌有聲;圓荷瀉露,晶瑩可愛。港之曲,荷之圓,足見畫面的線條與圖案美。魚之上跳,露之下瀉,呈現了一上一下的動態美。詞人以動襯靜,使本來就十分寂靜的深夜,顯得越發安謐了。魚跳暗點人靜,露瀉可見夜深;“寂寞無人”之意,先已逗出,“見”字也于句外知之,蓋得見然后才能寫也。但“跳”之倏忽,“瀉”之細微,又非胸次無塵,心中有會,何能見而寫之?“寂寞無人見”一句,含義頗深。園池中跳魚瀉露之景,夜夜可有,終是無人見的時候多;自已偶來,若是無心,雖在眼前,亦不得見,所以就此景而論,逕說“寂寞無人見”,亦無不可。《記承天夜游》云:“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很少閑人如吾兩人耳。”東坡往往有此妙語,二例可互參。

    以下轉從聽覺寫出:三更鼓響,秋夜深沉;一片落葉,鏗然作聲。夢被鼓聲葉聲驚醒,更覺黯然心傷。“如”和“鏗然”寫出了聲之清晰,以聲點靜,更加重加濃了夜之清絕和幽絕。好夢難圓,悵然若失,自有尋夢之舉。詞人于半睡半醒中尋繹斷夢,然夜色茫茫,尋夢無處,惆悵滿懷,低徊欲絕,便踏遍小園以自遣。“茫茫”既描繪了無邊的夜色,也寫出了猛醒后的茫然之情。詞先寫夜景,后述驚夢游園,故夢與夜景,相互輝映,似真似幻,惝恍迷離。又因這一布局之巧,前六句小園之景既是尋夢時所知所見,也成了詞人著意要表現的一種悟境;世人被名利所擾,營營終日,猶如自已睡里夢里,眼前身畔有多少良辰美景交臂失之。這真是“清景無限”可嘆“寂寞無人見”!詞人心與境會,借景抒懷,于上片已透出消息。

    下片直抒感慨,議論紛陳,觸處生輝。詞人登高望遠,油然而起身世之感。“倦”字道出了他內心的無限悵惘和煩惱。七載外任,久別京城,怎不牽動去國懷鄉的愁思!山隱隱,路茫茫,望不到迢迢故鄉,欲歸無期,徒存此愿,何處可訴心曲?面對燕子小樓,幽情難已,不免發出“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的喟嘆。發生在樓中悲歡交織的愛情故事,有道不完的要眇情,寫不完的凄迷境,但蘇軾只十三個字便說盡了,由人亡樓空悟得萬物本體的瞬息生滅,然后以空靈超宕出之,直抒感慨:人生之夢未醒,只因歡怨之情未斷。其感慨超越了自我,推及了人生和宇宙。詞人的詞思還在馳聘,他從燕子樓想到黃樓,從今日又思及未來。黃樓為蘇軾所改建,是黃河決堤洪水退去后的紀念,也是蘇軾守徐州政績的象征。但詞人設想后人見黃樓憑吊自已,亦同今日自已見燕子樓思盼盼一樣,抒發出“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王羲之《蘭亭集序》)的無窮感慨。這是詞人思考人生的結晶。詞人把對歷史的詠嘆,對現實以致未來的思考,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終于掙脫了由政治波折而帶來的感情鐐銬,精神獲得了解放。尺幅中竟蘊含了如此深廣的喟嘆,沉摯之思,浩瀚之氣,令人玩索不盡。

    此詞在《東坡樂府》中極有藝術特色。首先是章法的獨到之處。上片前六句正寫燕子樓小園夜景,后六句則追述夢醒之由和尋夢之行,用的是倒裝逆挽手法,因其倒裝逆挽,凸出了小園清幽的夜景,使其成為上片的主體。其次詞人將景、情、理熔于一爐,圍繞燕子樓情事而發。景是燕子樓小園的清幽之景,情為詞人于燕子樓驚夢后縈繞于懷的黯黯之情,理即由燕子樓關盼盼事而悟得的“人生如夢似幻”之理。然景中有情,情景交融;情中有理,以理化情。燕子樓小園之無限清景和深夜尋幽的詞人之澄澈心境可謂合而為一,心不為名利所絆,所見之景則淡遠清空。而寂寞無人見之美景與“寂寞而莫我知”之詞人又何其相似。物我一境,情與境諧。夢斷盼盼之情黯黯,望斷故園之情惘惘,詞人悟得古今同夢,使情為理化,從情之纏繞中獲得解放,變得超曠放達,喜怒哀樂乃至榮辱毀譽,全然無意留存于心間,見出格高韻勝。故此詞雖和婉淡麗而不失其高曠清雄,議論灑脫而不流于枯燥寡味。

    詞中論及的人生哲理,無疑是受了佛老思想的影響。詞人在對外部世界的追求中接連失敗,于是便轉向對內心世界的探尋。在這樣的情況下,借景抒懷難免有些超塵絕俗之念,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5、“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是北宋大文學家蘇東坡《永遇樂》詞中的名句。詞的開端以景生發,融情入景,鋪寫燕子樓小園之夜。月色明亮,皎潔如霜;秋風和暢,清涼如水。詞人提筆就把人引入了一個無限清幽的境地。“清景無限”既是對暮秋夜景的描繪,也是詞人的心靈得到清景撫慰后的情感抒發。接著景由大入小,由靜變動:曲港跳魚,潑剌有聲;圓荷瀉露,晶瑩可愛。港之曲,荷之圓,足見畫面的線條美與圖案美。魚之上跳,露之下瀉,呈現了一上一下的動態美。詞人以動襯靜,使本來就十分寂靜的深夜,顯得越發安謐了。

 

   6、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音樂飄然,飄出一份清雅,一份寧靜,

   滴滴點點,如絲如縷,如一陣淅淅瀝瀝的小雨,慢慢浸透干涸的心田。

   紛擾遠去,浮躁淡去,那彈撥素琴的手,穿越塵世的喧囂,送來天籟之聲,由遠而近

   在這個寂靜的夜晚,傾聽一場古箏與心靈的對話,我被音樂的絲絲細雨澆了個透濕。

   好風如水,帶著水的清涼,音樂是清澈透明的涓涓細流,清越悠揚的音韻沁人心脾;

   月明如霜,攜著風的自由,音樂是黑暗中的光芒,撫慰無依的游魂。

   好風如水。風是溫柔的手,輕撫靈魂; 好風如水。水若一地月光,撥動心弦。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唯有月光如水 水如天,唯有風定落花 香滿袖。

    一曲好風如水,將水的溫婉柔情,風的自由輕靈,化作弦上清音,化作滿天星光,在心靈的海面上映照出一片清明

   天光云影,月色無邊,齊落于琴弦之上。 風動,弦動,心動,和著清風,踏著月光,照著水影。

   心置其中,蓮花次第開放,伴著荷香淡淡,灑滿心湖……

   風清,人淡,心寧,水流,弦動,神安,古箏聲聲,彈不盡的哀婉,訴不盡無限情愁,

   云破月,花弄影,思悠悠,情悠悠,多少無奈和迷惘,多少離合與悲歡,悄然一聲嘆息。

   思緒翩然處,但聽曲聲峰回路轉,低眉,已是清景無限……

   聆聽古箏與心靈的對話,我希望自己就是那個在水之湄調素琴的女子,

   一架琴,一溪水,一枚淡月,一杯香茗,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唯愿悠悠,伴著月明如霜,心隨流水,醉舞清風……  本文來源:旋律豬-純音樂網
原文地址:http://54wood.cn/pig/yueyue/2009/1124/519.html

 

   7、中秋賞月,乃人生清雅美事。月夜總是充滿詩情畫意,崇高神秘皎潔美好的月亮,魅力永恒。騷客文人頻頻為之吟誦歌贊,舉如蘇軾的“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范仲淹的“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靜影沉璧”等等,清美雅麗的意境,令人讀之總覺雋永堪品,讓你玩賞不已。詠月古詩詞,把個傳統中秋佳節仿佛渲染得更富民族色香

    月色溶溶,滿院銀輝,吟著唐詩宋詞賞月,那月色更覺清麗古雅;桂魄輝映下,詩詞里望月牽戀遠鄉故人的情味,似乎也益發濃郁了

 

   8、喜歡看月,尤愛秋天的月色,覺得有一種清冽而寒涼的霜意,讓人無端地沉靜下來,無端地心生感慨。或許是因為人近中年的緣故,那些曾經熾熱的青春年華已經不再,眼角眉梢漸漸染上了些許歲月的風霜,此際看月,也如同染了秋霜的痕跡———四季的月光固然都美,但春月多了一份慵懶,夏月多了一份浮躁,冬月則多了一份清冷,只有秋月最恰到好處,如一位溫柔端莊的佳人,凝眸靜思,沉默不語,恍若將一切世事都看淡了,沉淀下來的只有無邊的寧靜。

  月有圓缺,仿佛人生,有圓滿,有缺憾,有相聚,有離散。所以東坡先生會感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正因為懂得世事的輪回變遷是自然與命運的規律,無法強求,更不能違逆,所以東坡居士才能在宦海浮沉、人事滄桑中,始終寵辱不驚,無論上蒼賜予他怎樣的坎坷磨難,他都坦然待之,從容不迫,笑看清風明月,寫下了許多如月光般清朗飄逸的詩句。

  愛情也像月色,有盈有缺,有分有合。愛到深處,溫柔繾綣,像如水的月光,盛滿了柔情萬種,而愛的巖漿一旦冷卻,清冷的光也足以讓人窒息,讓一顆心浸滿了寒霜。想起唱《城里的月光》的歌手許美靜,當她唱這首歌時,正沉醉在美妙的愛情里,歌聲中充滿了溫柔的情意,而時隔數載,歌聲猶在耳畔,舊情卻早已不堪回首,唱歌的女子更是為情所傷,一顆心變得破碎而迷茫。倘若她真能夠像歌中所唱的“看透了人間聚散”,或許就不至于困頓迷惘。對待愛情最好的態度應當像席幕蓉所說的:“在年輕的時候,你如果愛上一個人,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她)……長大了以后,你才會知道,在驀然回首的剎那,沒有怨恨的青春才會了無遺憾,如山岡上那靜靜的滿月。”

  一直覺得心中盛著月光的人,在俗世的風塵中,會比別人多了一份澄澈,因為有月光潤澤與滋養著靈魂,洗滌著塵世的風霜與心上的塵埃。翻閱唐詩宋詞,在那些憂傷而唯美的字句中,隨處可見月色的痕跡。無論是“明月松間照”的禪者王維,還是“帶月荷鋤歸”的隱士陶潛,無論是“舉杯邀明月”的俠客李白,還是“千里共嬋娟”的哲人蘇軾,他們都愛極了那一輪朗照千年的皓月,他們的心間都浸潤著澄明的月色。月光穿越錦繡的詩篇,穿越唐宋的清風,穿越時光的隧道,至今仍盈盈地照耀著我們的心空。我的文友中,也有著諸多愛月的女子,她們都有著如月光般明凈的情懷,如月色般純美的心境,她們的文字因為有著月光的浸潤,在典雅之中透出一份安靜。

  最愛蘇東坡的那句:“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讀之,仿佛看到一輪明月凝結著時光的霜露,伴著如水的清風,懸掛在浩瀚的蒼穹中,沐浴在清風明月里,心中毫無掛礙,只有無限的清景。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