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譯文]  月華如水,悠悠地映照在高樓之上,流動的月光在天上人間徘徊逡巡。

  [出典]  三國  魏  曹植  《七哀》

  注:

  1、  《七哀》 曹植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上有愁思婦,悲嘆有余哀。

  借問嘆者誰?云是宕子妻。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獨棲。

  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

  浮沉各異勢,會合何時諧?

  愿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

  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

  2、注釋:

     七哀:該篇是閨怨詩,也可能借此“諷君”。

     宕子妻:作客到遠方去的人的妻子。

   清:形容路上塵。

   濁:形容水中泥。二者本是一物。

   浮:就清了。

   沉:就濁了,比喻夫掃(或兄弟骨肉)本是一體,如今地位(勢)不同了。

   逝:往。


  3、譯文:

    明月照在高樓之上,灑下的光芒在樓上游移不定。樓上有一位哀愁的婦人,正在悲哀的嘆息。試問嘆息的這個女子是誰,自言是遠游子的妻子。丈夫離開超過了十年,妾身常常一個人。夫君像是路上的清塵般飄忽,妾身像是污濁的水中的淤泥。浮塵和沉泥各自相異,什么時候才能相互匯合相互和諧?我愿意化作西南風,長久的停留在你的懷中。你的懷抱良久不開,我當依靠什么呢?


  4、曹植生平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后人因他文學上的造詣而將他與曹操、曹丕合稱為“三曹”,南朝宋文學家謝靈運更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占八斗”的評價。王士禎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5、七哀,李冶《古今注》謂人有七情,今哀戚太盛,喜、怒、樂、哀、惡、欲皆無,唯有一哀,故謂之七哀。這樣闡釋七哀題旨的旨意,確切合適。七情失其六,唯余一哀,這份哀傷彌漫整體,本來應有七情之別如今同為一哀,十分突顯了哀傷之厚重。《文選》就將本篇歸入哀傷一類,而本詩的確是籠罩在濃濃的哀戚傷痛里。

  開頭兩句用的是托物起興的手法。明月在中國詩歌傳統里,起著觸發懷想相思的作用,比如李白的“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月光月夜,會撩起詩人綿綿不盡的思緒,勾起心中思念怪掛懷的人或事。當皎潔的明月照著高樓,清澄的月光如徘徊不止的流水輕輕晃動著,佇立在高樓上登高望遠的思婦,在月光的沐浴下傷嘆著無盡哀愁。曹植接著采用自問自答的形式,牽引出怨婦幽幽地敘述悲苦的身世,這同時也是曹植牽動了對自己崎嶇境遇的感慨。從明月撩動心事到引述內心苦悶,曹植寫得流暢自然,不著痕跡,成為“建安絕唱”。

  丈夫外行已經超過十年了,為妻的常常形只影單的一人獨處。夫妻本來像塵和泥那般共同一體,如今丈夫卻像路上的輕塵,自己則成了水中的濁泥。輕塵浮空飛揚,濁泥卻深沉水底,一浮一沉地位迥不相同,什么時候才能重會和好?曹植于此自比“濁水泥”的棄婦,“清路塵”指的是曹丕曹睿。曹丕繼位后不再顧念手足之情,疏遠甚至防范著自己的親弟。曹睿稱王時,曹植多次上表上書自試,終究無法獲得任用。所以曹植用了濁泥和清塵的遠離相互映照,襯托出和兄長侄子形勢兩異的遙遠距離。 

  曹植盼望著骨肉相諧和好,期盼能在曹丕曹睿身旁效力獻功。所以他說但愿能化作一陣西南風,隨風重投丈夫,也就是兄長侄子的懷抱。可是丈夫的懷抱若是不開展,曹丕曹睿始終防我疑我,做妻子的我無人可依靠,曹植“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的抱負就不能實現。人一般能在外在環境的壓迫困窘而激發出潛在的力量,曹植就是這樣。當他意氣風發、開朗無憂的時候,只能寫些騎馬射箭、山明水秀等沒有深刻內涵的詩文,對后世影響不深。而為人稱道的,是后來落魄時迸發出來的火花。


    6、古人詠月詩之多,叫人目不暇接,最早的詠月詩當是《詩經》中的《月出》了:“月出皓兮,佼人瀏兮。”這也應該是中國人對月懷人,望月詠嘆的濫殤。但給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首詠月詩,卻是曹植的《七哀》,首句“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多年來一直在心頭不時閃現,尤其是月夜,壁如今夜,這兩句詩竟又引起了我聽月的愿望。 

  “明月照高樓,流光共徘徊。”流光徘徊不但給人一種月光的流動感,而且這種流動是徘徊不定,猶豫不決,踟躕不前的。此時我獨坐窗前,看月在中天,如水的月光象瀑布般傾瀉下來,雖無瀑布那種排山倒海的轟鳴聲,但屏聲靜氣地細聽,又似乎能聽到月光流淌的聲音。  月光如流。它從無限的夜空飄落下來,又從樓房的頂上,從樹葉之間,漫無聲息地跌落下來,然后流得滿地都是,哪怕石子間有個小小的空洞,草葉間有個細細縫隙,月光也會順勢流淌進去,照亮那一片小小的空間。  

     月光在流。我聽見了它比微風滑過琴弦還要輕柔的流動聲;月光灑在窗玻璃上,我聽見了玻璃發出的微弱的金屬顫動聲;月光照著陽臺上的一盆米蘭,我聽見了月光細小的光珠落在花蕊上的嘀嗒聲;月光穿過薄薄的窗紗,我聽見了月光零亂的腳步在窗紗后徘徊的跫音;我向窗外伸出手去,我感覺到了月光溫潤的潮濕,一握手,似乎有絲絲月光從指縫間逸出,又輕輕地滴落在地面上,于是,我聽見了一串極其輕柔而又似是而非的琶音:像柳枝劃過池水,似青蚨跌進蛛網,如嬰兒熟睡中的輕鼾,又疑是玫瑰正在輕輕合上花瓣……。  

    夜半聽月,我聽見了世界上最輕微妙曼的音樂。  

    夜半聽月,我聽見了自己心靈深處最纖柔敏感的脈動。


    7、斜月迷離,有時使人精神恍惚,有時讓人纏綿悱惻。喧囂塵世,蕓蕓眾生,知音難遇,壯志難酬,唯有與月作伴,吐露心聲:

  唐朝詩人韋莊:“除卻天邊月,沒人知”。除了天上的月亮,我的滿腹理想實在沒有別人知道了。

  李白:“舉懷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下飲酒,沒有人來陪伴,只好將明月和自己的身影都視為朋友,可以相見,此時的詩仙是何等的孤苦伶仃呀?

  宋朝詩人辛棄疾:“誰共我,醉明月”。你走了之后,又有誰來與我共飲,醉看明月沉浮呢?

  世事更替,有人得志,也有人敗落,追懷往事,令人黯然神傷:

  三國曹操之子曹植才高八斗,沒有用武之地,卻時常遭兄妒嫉陷害,以至精神恍惚,他筆下的月色也跟著“徘徊”不定:“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雖然有明月高照,但因詩人背負了沉重的精神壓力,所以此時的月色也充滿了迷離的神態,無法看清她的本來面目了。

  五代十國時的南唐國主李煜:“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亡國之君,怕見一年一度的春花秋月,多少往事追憶起來讓人痛不欲生。

  紅樓夢中林黛玉對湘云的盈聯:“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在寂寞的深秋之夜,白鶴的影子從冷氣嗖嗖的池塘上一掠而過,月亮發出陰森森的寒光,埋葬了渴望溫暖的詩人的靈魂,此時的月亮是多么冷酷無情呀?

  借月舒懷,探尋哲理,充滿了趣味色彩。


    8、月色是迷人的。曹植的“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王維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晏殊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無不將月色描繪得美侖美奐,柔美的月光灑落在亭臺樓閣上,也灑落在人們的想象中,情韻裊裊,回味無窮。而蘇東坡的一闋《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更是讓人們的思緒從浩淼的蒼穹一直走向了不可探知的遠古,將憂傷和對生命的感懷交織在了一起,更讓月色平添了幾分神秘。


    9、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中秋之夜,夜涼如水看那一輪圓圓的月亮掛在天上,似一抹淺淺的笑容凝視著我。心里溢著一份寧靜,視野的周圍,是遠遠近近的風景,都顯得如月般朦朧。微微仰首,那一團皎皎冰輪的月兒,靜靜地披垂著云影和鉛灰色的青空,如一枚玲瓏剔透的玉盞,淡然入定。 

    月光,是最溫柔的女神。時光,像是在淡淡的飄移,忽遠忽近。而我,心中暗涌的那一層月光,質疑著是否自已真要做一個如玻璃般感性的女子,那般的易讓心情變得零碎。想起自已總會不經意間被這人間的凡塵瑣事所左右,從內心里不僅涌上了一層羞愧。這美好而又迷離的紅塵,曾牽引著我一路走過,里面有歡笑、有淚水,有憂傷、也有安慰。  

    現實生活的一切,總是要求我們要理性而快樂的面對,包括對一切的情緒,一路往前走,也在一路丟失著。年輕的我們總喜歡假裝孤傲,假裝成熟,喜歡把自己想象成浮生背后的那雙眼睛,以洞悉一切的徹悟,落寞而冷靜地淡看所有的浮世繪。但我不能拈花微笑,也不能求得一絲慧根,任何瑣屑和俗雜輕易就能將我擊潰。 

    歲月流過經年,才最終發現,過往的一切都黯淡成了回憶,當夜風拂過臉龐,回首來時的路,卻不知道是該憂傷還是快樂。盡管有時仔細審視,生活中總是摻雜了太多的真真假假,無法分辨。但最后終于發覺,難得糊涂,學會簡簞,或許會更快樂,少一些計較,多一些糊涂,我們或許會變得更幸福,更滿足。 

    時常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接到朋友的電話或短信。無需太多的言辭,也無需太多的寒暄和虛偽。淡淡的幾句問候或祝福,都可以讓人滋生出無數的精彩和感動。聽著電話那端溫柔或低沉的聲音,隨性地聊上幾句,知道彼此安好,彼此會心一笑,足矣。 

   今夜,且許我月色傾城。若可,我愿剪一半明媚和憂傷,與你醉語清風。


   10、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嘆有余哀。--曹丕《七哀詩》

  (一) 初相遇

  我曾是荷塘弄蓮的女子,我愛我如葉的碧羅裙和撐桿時蕩起的水的微波。風過處,蓮葉搖曳出曼妙的姿態,隱約掩飾著我不勝蓮花的幾絲嬌羞。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我穿梭于這蓮與蓮之間,仰望天空漂浮的云朵,低頭采擷如水的蓮子,和水鳥一同輕輕歌唱:“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然而我是有著水之溫婉的南方女子,卻獨愛這支蒼涼的曲子,也許因為它恰寂寞如我。我唱著它采蓮,唱著它歸家。

  那一天歸家,我在路上遇見了他,他深邃的眼神跳躍在夕陽里,灼傷了我如蓮的嬌羞。他牽著他的馬與我擦肩而過,“你又唱了這首歌”,他說。

  眼里有了氤氳,我落下淚來……我知道,他懂我。

  (二)望君歸

  一個明媚的日子,我穿上紅妝,成了他的新娘。陽光有著耀眼的顏色。

  他依舊喜歡牽著他的馬到處游歷,我仍愛去荷塘采摘我的蓮花。我采蓮有歸,他游歷卻不知歸期。玉箸應啼別離后,自君別離,日漸消瘦。多少個夜晚,杜鵑的啼叫打破過我的夢境:“不如歸去,不如歸去……”我的愛人,你可曾聽的見它的悲鳴?你可曾見到蓮花開了又謝去?你可曾問過你的馬兒累不累?昏黃的燭光映著我孤單的身影,這夜,孤獨的寒。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我知道,你的心向往漂泊,你的馬曾將那些野花跑成一掠眼的紅煙。我不能阻擋你的向往,只能默望你遠去的背影,記住馬蹄絕塵的噠噠之聲。你的叮嚀凝成一句珍重,我的牽掛卻化成漫天的火燒云撩的人眼疼。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多想化作逐君的月華,照亮你前行的夜路,撫摸你的馬。

  多想化作逐君的月華,跟隨你堅定的腳步,給你看看我的花。

  (三) 若你歸來

  若你歸來,那會是個什么季節?

  我希望那是個蓮子成熟的時候,我煮一碗蓮子湯,捧給你喝。

  蓮子,憐子……不知你能不能喝出這湯的味道?

  你的馬會不會再次踢起大陸上的清塵,噠噠的棄我而去?會不會還記得我曾唱過的那首歌?會不會忘記是你找到那個藏在蓮花中的我?

  愿逐月華流照君,我只求化作一縷月華照你歸來的路,然而--

  惆悵曉鶯殘月,相別,從此隔音塵…… 


   11、夜深了,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 

      謝謝你,因為有你,世界才滿是繁花細草,萬事萬物才綿遠甜蜜,我因此才滿懷欣喜,為這一切,我深深的感激 。

    何必在意年華還有幾許 
    何必在意那前路上還有多少崎嶇 
    只要我們曾一起的偎依 
    曾一起的老去

    仰首望天,星光熠熠,清風許送,漂浮的是我滿懷的情誼,在這黑夜里,我倚暖了窗欄,窗欄上書滿著無盡的追憶。 

    對著窗外的那抹暈黃,我仍沒絲毫的睡意,但愿月華流照君,一樣的月色你可也有一樣的情感嗎? 

    我在思念著你呢,你還好嗎? 


    12、是你嗎?一襲杏色單衣,折下一枝記憶中的梅花,默默地,在樹下徘徊?夢里的西洲,總在伯勞驚飛時,潮濕。

  是你嗎?在那樣古老的歲月里,用一個溫柔謙卑的靈魂,祈求一種簡單的幸福。只要,西洲的相約,能在回首間,實現。

  那一片蓮塘,怎能承受這沉沉的思念?那一池的碧荷,總在風聲里,無語。淡淡荷香,伴隨著那首纏綿溫婉的歌謠,回蕩在荷塘的一角。袖舞清風,蓮心悄拢。抬頭望,哪里有盼望中的飛鴻?西洲上縈縈輕繞的飛鴻,哪里是我始終的期盼?風聲過后,依然是淡淡的香,淡淡的夢。唯有,遠處的燈火,在風中,輕輕搖曳著那一蓮的心事。

  歲月里,究竟有誰,仍在癡癡守候這份千年不變的相思?

  蘭舟輕渡,碧櫓輕搖,蓮葉接碧,流連于清水荷塘間,踏波于月下凌波中,卻不見伊人涉水乘舟,含笑而來。只得,將一縷凝結清香的淡愁,輕灑。

  譬如空山草,零落心自知。此時的心,此時的情,也只有,自己知道。伊人,又在何方?

  融融的月色下,登高倚欄,素手纖纖,握不住的相思,說不盡的情愁,極目遠眺,卻只見一片悠悠的海水,茫茫無邊。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而遠處,海水悠悠,心內,夢亦悠悠。遠方的人啊,是不是,亦愁在心中?

  無人應答,只有,這柔柔的南風,依然悄然拂面。把夢,吹回到了記憶中的西洲。

  寂寞沙洲冷?夢里的西洲,冷寂嗎?

  突然地,就憶起了那樣一位清絕高雅的男子,應該也是在這樣的一種時刻,留下了一種凄婉哀絕的情思:

  誰翻樂府凄涼曲?風也蕭蕭,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夢魂難度!縱然是南風解語,吹夢到西洲,果真,會有重逢嗎?

  夢里相思曲中求!也許,此種相思,也只有到曲中去求了罷。如同這樂府舊曲,讀來歷歷在目,而想來,卻又是如此的凄涼,只得,將一曲《西洲曲》,低吟淺唱,唱盡其中深意,惹人愛憐,惹人空嘆,惹人,情不自禁地,淚流成行……


    13、如練的月色無遮無攔地浮現于天地間,冷清、寂寞,有些淡淡的哀愁。尚未泛綠的庭院,在如水如云如霧的月光里,顯得寧靜肅穆,四周像白晝一樣的耀眼,沒有陽光的明朗,星光的隱諱,月色總是帶著柔和凄清的美,若即若離的圍繞在你左右,伸出手去觸摸,它一下子就跑遠了,遠到你的手勾不到,好象從未曾真實的接近過過。當你縮回手去,無奈的嘆息的時候,它又會急地的趕回來,撫摩你的臉頰和手臂,驅逐你心里的憂傷。

    如果陽光是熱情的男子,給我們帶來光明和溫暖,那高懸的明月就是溫柔的女子,讓我們體會唯美和婉約。和陽光相比,月色好象并不適合用鏗鏘的筆觸來大張旗鼓的描繪,月色是用來欣賞的。李白邀月飲酒“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透徹的月色就成了知人意,懂人語,寄托無限愁思的良朋知己;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明月成為情人眼里相思的源泉,因月思人,觸景傷情,連夜都顯得那么漫長;李商隱的“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玉暖日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初已惘然。”一聲嘆息中,月色漸已消沉;曹植“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嘆有余哀”,寫盡對情人纏綿不盡的思戀,以至于失眠,迷糊之中好像聽到情人低聲呼喚,不覺空自答應。這悠悠明月,又成了千百年來見證幾多相思愁情的證人。

    獨立院中,瀉一地的月華,風很靜,蟲子唱著不知名的歌兒,柳枝跳著醉心的舞,那月色凄迷,于梅笛聲起處,月弦可彈,一曲天上,一曲人間。

    月色清淡,脫俗出塵,像出水的芙蓉,風姿綽約,似風中搖曳的蓮花。在這樣的月色中,不用高歌,不用做詩,靜靜的站立其中,就是一幅絕美的圖畫,就是一首絕妙的詩篇。霧氣氤氳,清風徐來,款款的月色直斷端的入你的心,吸一口清新的空氣,仰頭望月,月也俯下身來望你,就這樣對視著,讓月光溫暖你的眼,應該是“相看兩不厭”吧?


    14、月懸于天,離人間何其遙遠,而人與它的感情又是何等親近!千百年來,人們總是要向那一輪圓月訴說情愁離恨,向它訴說苦惱,向它寄托相思,向它傾訴心曲。可以說,它是個體情感釋放的知音,是個體精神自由的帆船,是人間精神的彼岸世界。對天上的這樣一位悠悠知己,李太白、張若虛、溫庭筠們怎能不浮想聯翩、詩意盎然?所以,后世才有了一個更明確、更通俗的說法:“月亮代表我的心”。

  同時,在古人筆下,“樓”并不是今天房地產中的概念,不是人們消費中剛性需求的對象;更多地是一個寄寓人間情懷的場所、一個情感與精神的載體,或者進一步說是一個連接個體和大自然、人生的中介。“樓”也成為景觀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創作者的思緒、生命體驗和“樓”完全融為一體。因此,在古人的心里,“樓”是有生命的,是肉體與靈魂的雙棲雙居之所。是作者生命體驗的一部分。

  有月相伴,有樓可倚,才有了精神的自由飛升,就有詩興在胸間漾動,就使生命歷程成為一種詩意的棲居。

  如今久居都市的人,已經很少注意到天上那個月亮,也很少留意地上的月光。地上還有月光嗎?如今的大都市都是“不夜城”,燈火通明,霓虹閃爍,即使還有月光如故,那素淡的月色也早被紅紅綠綠、耀眼奪目的燈光遮蓋。大街上的行人,腳步匆匆,心事重重,哪里還有閑心注意什么與己無關的月光?只見萬千燈火,不見一輪素月。在擁擠不堪的城市,古時作為寄情、抒懷的“樓”,在今天已經成為最實用的棲身之所,甚至成為財富增殖的手段,成為身份的標志。而且一再高企的高房價,讓多少棲身蝸居的人們望而止步!他們還有心情登樓看月,寄托相思情懷嗎?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每每看到這句,心頭有一絲如夢如幻之感,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讓人恍惚回到過去的年代:秦時明月,漢時關山,唐時繁華夢,宋時故國情——千年輪回,陰陽盈缺,酸楚的滄桑之感涌上心頭。現代的人們身處高低錯落的樓宇之間,周遭車水馬龍,華燈璀燦,城市的喧鬧浮在夜空之上,那種賞月相思的古典心境已經漸行漸遠。

*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