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譯文]  明天姑且不去思量他,可是今夜如何熬得過去!

[出典]  南宋  周紫芝  《踏莎行·情似游絲》

注:

1、 《踏莎行》 周紫芝

 

  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住。
  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2、注釋:
  游絲:蜘蛛等昆蟲所吐的飄蕩在空中的絲。
  閣:同“擱”。
  空:空自,枉自。
  覷:細看。指離別前兩人眼中含淚空自對面相看。
  無因:沒有法子。
  蘭舟:木蘭舟,船的美稱。
  渚:水中小洲。
  3、譯文1:
   
   離情繚亂似漫空漂浮的游絲,離人漂泊如隨風飛舞的柳絮。離別時凝定了淚眼空自相覷。整條河溪煙霧彌漫楊柳樹萬絲千縷,卻無法將那木蘭舟維系。
   夕陽斜照下大雁向遠方遷徙,煙霧覆蓋了沙洲草樹迷離。到如今離愁郁積,多得不可勝計。明天姑且不去思量他,可是今夜如何熬得過去?
  譯文2:
  纏綿離情如漫空飄浮柳絲漂泊游子似隨風飛舞柳絮。離別時珠淚盈盈空相望默默無語。一條小溪煙籠柳絲萬縷也難以把那遠去的蘭舟系住。
  鴻雁穿過斜陽高飛煙霧彌漫沙洲草樹。到如今離愁郁積多得不可數。且不說明朝要如何思量,只憂愁今宵怎樣熬得過去。
   4、周紫芝(1082-1155),南宋文學家。字少隱,號竹坡居士,宣城(今安徽宣州市)人。紹興進士。高宗紹興十五年,為禮、兵部架閣文字。高宗紹興十七年(1147)為右迪功郎敕令所刪定官。歷任樞密院編修官、右司員外郎。紹興二十一年(1151)出知興國軍(治今湖北陽新),后退隱廬山。交游的人物主要有李之儀、呂好問呂本中父子、葛立方以及秦檜等,曾向秦檜父子獻諛詩。約卒于紹興末年。著有《太倉稊米集》、《竹坡詩話》、《竹坡詞》。有子周疇。
   5、此詞抒寫離情別緒。上片寫離別時的情景。情似游絲,淚眼相覷。一溪煙柳,難系蘭舟。寫盡了離別況味。下片寫別后相思之苦。愁緒無數,無法排遣。全詞凄迷哀婉,愁思無限。
  上片開頭兩句,連用兩個比喻。“情似游絲”,喻情之牽惹:“人如飛絮”,喻人之飄泊也。兩句寫出與情人分別時的特定心境。游絲、飛絮,古代詩詞中是常常聯用的,一以喻情,一以喻人,使之構成一對內涵相關的意象,并借以不露痕跡地點出了季節,交代了情事,其比喻之新穎,筆墨之經濟,都顯示了作者的想象和創造的才能。
  雖然如此,這兩句畢竟還是屬于總體上的概括、形容。所以接著便用一個特寫鏡頭給予具體的細致的刻畫——“淚珠閣定空相覷”。兩雙滿含著淚珠的眼睛,一動不動地彼此相覷。句中的“空”字意味著兩人的這種難舍、傷情,都是徒然無用的,無限惆悵、無限凄愴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住”兩句把“空”字寫足、寫實。一溪煙柳,千萬條垂絲,卻無法系轉去的蘭舟,所以前面才說“淚珠閣定空相覷”。一派天真,滿腔癡情,把本不相涉的景與事勾聯起來,傳達出心底的怨艾之情和無可奈何之苦。借此,又將兩人分別的地點巧妙地暗示出來了。這種即景生情的刻畫抒寫,怨柳絲未曾系住行舟,含蘊著居者徊徨凄惻的傷別意緒。
  下片寫離別之后心情。過片仍寫居者行人走后的凄愴情懷。“雁過斜陽,草迷煙渚”,這是“蘭舟”去后所見之景,正是為了引出、烘托“如今已是愁無數”。這里景物所起的作用與上文又略不相同了。上片寫傷別,下片寫愁思,其間又能留下一些讓人想象、咀嚼的空白,可謂不斷不粘、意緒相貫。
   句中的“如今”,連系下文來看,即指眼前日落黃昏的時刻。黃昏時刻已經被無窮無盡的離愁所苦,主人公便就担心,今晚將怎樣度過。詞人并不逕把此意說出,而是先蕩開說一句“明朝”,然后再說“今宵”:明朝如何過且莫思量,先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思量如何過”這五個字的意思實為兩句中的“明朝”、“今宵”所共有,詞筆巧妙地分屬上下句,各有部分省略。上句所“思量”者是“如何過”,下句“如何過”即是所“思量”者,均可按尋而知。這種手法,詩論家謂之“互體”。
   6、南宋初年,宣城出了位“清麗婉曲”的翹楚,似是人間倩女,為詞壇平添瑰麗。《太倉稊米集》稱:“其詩在南渡之初則特為秀出,足以繼眉山之后塵,伯仲于石湖劍南也。”

  古代的文者墨客,皆是先求功名,再盈盈尋有情。然才華橫溢的周小隱,在科舉死板的八股試題前,又將如何?是像晏同叔那樣蟾宮折桂,還是如孟浩然那般名落孫山?在冥冥星河的璀璨中,獵戶座腰帶的劍鞘,卻指向參宿朦朧的星云。周紫芝宋末時曾兩赴禮部,都郁郁落第,可謂“命薄官如虱,年多鬢似銀。”

  草地延伸路岸,迤儷的溱水湄畔,傾擺的柳梢,伴隨紅顏的落寞眸凝。凸起的柳節,是記錄時間的疤痕。她在等,靜靜地等,待。沿堤的芊芊垂柳,彼此相覷。那天似乎特別的冷,風撼翠帷,鸞影渺渺。日復一日,月復雙月,她滿含涕珠的眼哞,悵惘地望著地面枯葉,而心,卻悄悄地,似乎已被積雪埋葬。


  這是個凄美的愛情故事。《舊約全書·傳道篇》載:“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言愛有時,憎惡有時。”當沙漏的沙漏盡時,愛亦便成了恨。

  忘記是幾時登第了。飛蛩時鳴高屋,紫芝終能題此名于驛壁,在杏村紅樓中摘葉愉望蜂顛,然而醉醒的時候,發現自影似困在地鐵車廂,孤獨地沐浴著慘白燈光。這時,他想起她。一個青梅竹馬,獨倚欄桿凝望情郎歸期的紅顏。兩岸萋草煙低,周郎決定衣錦還鄉,再逢佳人。可是“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無論如何說,這種自私的想法,是一種愚蠢。

  踽踽牽惹的離情,似綿綿游絲,情人跌宕的情心,若隨風曳舞的柳絮。絮是棉花的的纖維,古代常用其喻情照境,如李商隱的《柳》:“絮飛藏皓蝶”,歐陽修的《榴花》:“絮亂絲繁不自持”,還有司馬光的“紅姻翠霧罩輕盈,飛絮游絲無定飛”。


  一般而言,古時指絲的纖維,特指熟絲。看似平平,細吟咀嚼才發現,惟獨相熟相戀的情侶,才用此鶼鶼鰈鰈的暗示。

   院殿落花,一片碎紅狼藉。當他蹜蹜踏進她的香閨時,橫亙在他的面前,是空曠若阿拉斯加荒原的屋檐,渺無人跡。停留桌面的玻璃杯緣,那滴淌的晶瑩冰水,叩出空洞洞的回響。

  他的預感——當然是現在得知的——她剛走。
 
 “高樓目盡欲黃昏,梧桐葉上蕭蕭雨”,晼晚的暮景,落日西沉。他來到曾經的淥水溪畔,綠柳樹下,不見不散。花葉臨落的逶迤清溪,若墨綠地玻璃,反熠蘭舟的碧影,照射林中的草薰。他站在堤塢的前沿,遙望她暗飾瓔鈿的裙影。淚珠閣定空相覷。他倏地醒悟:沒有原因,耽誤別人的青春。

  時間末期,一日斜陽,樹巔碎疊的葉群,反曜愁惘的輝芒。雁掠,雁過。時間又焉能易過?海德格爾闡述的“時間與存在”,對于愁苦的人而言,時間這個概念毋寧說是最晦暗的概念。“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時光亹亹綿綿,延伸至宇宙終端。連一天晚上都難渡過,時間似乎無限延長,又似乎停止,停滯不前。宛若一條靜止的冰河,凍的伊人依依愁悴。身在此處,不在此處;心在此處,不在此處。似24小時囚困在海底的魔瓶,又像魂靈出竅,飛翔在遠在西洋的彼岸島嶼。

  有時候,愛情的催人憔悴的東西。“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數,亂山深處水滎迥,借問一枝如玉為誰開?”滾滾紅塵的若干事項,讓人感嘆“纖云弄巧,飛星傳恨”他想,他不僅在想,且在自問:“年時舊約。日長院靜空簾幕。幾回猛待不思量,抬頭又是思量著。”


  他忽然開始羨慕柳永,那個風流倜儻的才子。“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不羨高官功名,而慕萍蹤俠影。這位倚紅偎翠,耽溺于旖旎繁華的紅樓生活的才子,或許,亦不失一種人生選擇。

  綠葉在側旁盯視他的臉。離人別情,泣泣哀怨。紫芝獨倚窗邊,帷幄隨風搖撼,遠方釉晶般的池塘,鴛鴦在魚樹旁歡暢嬉戲。紫芝信手寫下——

  風翠輕翻,霧紅深注。鴛鴦池畔雙魚樹。
   合歡鳳子也多情,飛來連理枝頭住。
   欲付濃愁,深憑尺素。戲魚波上無尋處。
   教誰試與問花看,如何寄得香箋去。

 《踏莎行》這闋詞,像是一封催人淚下的情書,把離愁無限寫得淋漓盡致。此詞究竟是贈送給誰,為誰而寫?現早已無據可究,然而咱們可以遙想,聽嘆黃昏降臨的人魚唱晚,首先在偶面前出現的,卻不是伊人,而是怞悼的悲劇背景。空不見人,就連她的臉,都無處想起。

  那剎時,真是“相見爭如不見,有情還似無情”了。

  7、周紫芝,一個相貌平平的,性格沉穩的男人。論才華,論家世,論門第,都是平平。無有他人羨慕的地方。然而他卻懂得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他的一切只能說都是依靠自己的勤勞所得。他的詩歌,無典故堆砌,然而卻自然流暢。他的詞,清麗婉曲,不加雕刻,顯得獨樹一幟,別具一格。這些都足以說明他的堅持與沉穩。如《踏莎行》

   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住。

   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情如游絲,卻系不住你離開的腳步。你我執手相看,都淚眼迷蒙,卻滴不盡離別的苦楚。那一溪的煙柳,卻系不住業已催發的蘭舟。現在還未分別,我已是濃愁無數。明天且不去想他,今朝我該如何度過。唉,罷,罷,罷了,不忍再解讀下去。這樣的深情之作,出自一個沉穩男人之口實在讓人有點感動。在女人的思維里,一個性格沉穩,外表冷漠的男人,多看那個女人一眼,便是飽含情意,令人心醉,也許這就是周紫芝令李玉娘心動的原因吧。

   李玉娘,原是一青樓名妓,在一次官宴上與周紫芝相識,從此便付了終身,直至病逝,周紫芝當時毫無官職,窮困潦倒。然而。李玉娘卻放棄了財富,放棄了平靜,生死相隨。可以說李玉娘為了愛情,放棄了一切。用自己的錢,贖回自己,跟著周紫芝流浪,照顧他的家人,任勞任怨。想想一個艷名遠播的名妓,頃刻間便放棄了唾手可得富貴,從此四海漂流,這在現在看來是多么不可能的事啊,然而李玉娘卻做到了。而且做得很直接,很完滿,做的渾然天成,讓人看得沒一點猶豫。愛情就是如此偉大,不去計較得失,不去計較未來,只要他心中有我,便已足夠,我就能無怨無悔。這就是李玉娘的愛。愛的轟轟烈烈,愛得無怨無悔。有這樣的一個女人,周紫芝真是幸福。

   春來,詩來,情能醉紅顏。花開,人暖,相思也滿。紅顏醉三千。論詩情,對月吟,談古人,一切皆在畫里行。晚間林幽,人靜,微風中的鳥鳴,詩的點綴,遠去的是詞的背影。一個情字,便醉多少文人雅士,英雄豪杰。愛也悠悠,恨也悠悠,誰能躲得過這紅塵間的起伏。周紫芝一句:“怎得人如天上月,雖暫缺,有時圓。”便成了千古絕唱,道出了多少癡情人的心聲。

   記得那天周紫芝正在編修史冊,老家傳來消息,原配夫人病重,李玉娘匆匆離去,回家照顧夫人。一去經年,周紫芝寫下了這首知名的《江城子》。詞里充滿著化不開的濃濃思念。春來,花開時,相思未寫,也未盡。花落后,情熱,相思滿,空余盈盈淚。相思的滋味,如何去安慰。花開,葉綠,思念也在蔓延。滿眼的春,卻遮不住滿腔的愁緒;柔軟的記憶,誰又能把折疊。此刻的孤獨只是為了迎接幸福,此刻的哀怨只是為了握住將來的溫柔。想哭的時候,聆聽你的憂愁,放在心里來保護。當李玉娘再次站在周紫芝面前時已經是憔悴不堪。周紫芝,很是傷感,緊緊地抱著她流淚了。此時顫抖的不是手指,而是萬般無奈的心。是的,心在滴血。也在此刻,曾經的等待,與沉默里開始墜落。李玉娘卻笑了,笑得很開心,因為她知道他是愛她的。這便足夠。

   愛情能讓人如癡如醉,沒有理智。對于那癡情人更是別有一番滋味。忘了,忘了,一切皆會如舊。因為思念已成了他的本能反應。人來人去,莫說無情。時間能夠證明誰是誰的癡情。

   在如今聲色犬馬燈紅酒綠間,不見了愛情的蹤影。人心的浮躁與奢華,業已迷失了內心的本質。杯盞推換間,不知今夕是何夕,迷迷蒙蒙,渾渾頓頓,便大言不慚的說:世上哪有愛情,一切皆是騙人的。”殊不知,是你自己在騙自己。姻緣輪錯,彼時合拍,恰時分離,一切皆在你的內心深處,靜靜地等著你去發覺。這世上不是沒有了愛情,而是你迷失了自己的心。

   春去,春來,花開,花落間,情醉,人暖。愛與不愛,其實是一種感覺,無關風月。人來人去,莫說無緣。一切都在你的內心,別被浮云遮住了你的望眼。道一聲:“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情無關風與月。”

   唱一句:“人如天上月,雖暫缺,有時圓。”相信冥冥之中你我之緣自在心間……

  8、致友人——傷別


   青青校樹,萋萋庭草,欣沾化雨如膏,筆硯相親,晨昏歡笑,奈何離別今朝。  
   曾記否,你我共吟“賴明月曾知舊游處,好伴云來,還將夢去。”今,獨余我,化愁為詩“盡遲留,憑仗西風,吹干淚眼。”  
   往昔猶在眼前,怎奈“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夜靜無人言語,我亦無語。明月當空,情似游絲,人如飛絮。風無情,怎奈人有情,月無意,怎奈人有意,愁愈濃。是時憶起周紫芝曾書一小令“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風起,淡似虛無,卻已激起心頭千層浪,眉緊鎖。猶記三年前之初識,你我恰似“眾里尋她”,終相交。三年,聽則長,過則短,別離終將至,你言“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我語“向尋常,野橋流水,待招來,不是舊沙鷗。空懷感,有斜陽處,卻怕登樓。”  
   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別是愁滋味,淚不知流。一盞孤燈,一處孤影,怎一個愁字了得?怨月恨花煩惱,不是不曾經著。者情味,望一成消減,新來還惡。  
   樂起,心哀,樂落,已無思。只得吟以抒愁:“如今風雨西樓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9、 人生何處無“閑愁”?辛棄疾總結:“閑愁最苦,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沒有深切感受,怎么會領略到這種“愁腸百結,柔腸寸斷”之愁,無人可解,無人可訴。賀鑄,《青玉案》里有:“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飛絮,梅子黃時雨。”此愁可謂多矣!

 最早讀到寫愁的詩是李白的:“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李白也曾在《將進酒》里寫道“呼兒將出喚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李白的愁里總拌著酒。借酒裝瘋,借酒澆愁,壯志難酬。誰能與他的愁相比?“愁”如水,怎么可以用刀去斷呢?

秦觀也曾寫下:“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他的愁多得流也流不盡。李清照的愁倒是很沉很多:“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周紫芝的愁讓人的些担心:“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他愁的活不成了,前提已是“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有點“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感傷,可能他就是過不了今宵,便“長相思,摧心肝”的去了。

古詩詞中以水喻愁的佳句不少,其中尤以李煜《虞美人》詞中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最負盛名。此外,李煜又有以春草喻恨的名句“離恨恰似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歐陽修也有“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愁”是一種抽象的感情,可以用“一江春水”喻其綿綿不斷,喻其無窮無盡,但它如何能流得?眼中的淚,心中的愁,近乎難以言傳,唯有神會了。還是辛棄疾說的好“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如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此時的愁乃是報國無門,壯志難酬,欲說無處說的深愁。

愁啊愁,讀別人的愁,解自己的愁。而今只有“無邊絲雨細如愁,丁香空結雨中愁。”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誰知我愁。

10、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住。

  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近來看唐詩宋詞,忽然有一個很深的感觸,千年以來,詩詞亙古不變地保持著它撩人心境的力量,得益于它的“情”,而情是隨著人的生存而擁有的,只要人在,情就不會化,而詩詞,較之其他文體,卻能用晶瑩剔透的文字,將情的內在演繹得淋漓盡致,將情動的那剎定格成一種永恒,字字動心。“情”是“境”的魂,“境”是“情”的殼,通過“境”去感受情,通過“情”去勾畫“境“,情境若透骨地真,便能定格永恒,人讀來,憾人心魂。
  而在人生中,最穿不透的是離情,哪怕是歷經世事的白發老人,觸摸離情,仍然傷懷。人間聚散,本是常情,奈何聚的時候,徒增離的在即,而離的時候,便訴盡相思之苦,守候下一段的相聚?
  唐詩宋詞,那晶瑩剔透的亮色,那凄美動人的曠世離情,竟是多少啼痕所化作的呢?
  人生最傷離別,一間畫樓,初春清秋的長亭,清晨的碼頭,一地凄草,幾條柳色,一袖清風,上演了多少穿不透的離殤。
  詩詞那一個個飄渺的意境,都曾在我的腦海中成就了一段段感懷的故事,乃至每每捧起詩詞,內心的情早已凌亂——
  曾見那間畫樓,月華如洗,輕紗飄渺,佳人紅袖添香,那人已舉杯飲酒,情意綿綿地飽嘗著別后重逢的滋味。佳人會為心愛的人翩翩起舞,舞姿曼妙,泛著紅暈的臉龐,柔潤而嬌美。似乎這短暫的轟烈傾情,便可以成就天長地久的纏綿了。
  月光慢慢黯了色,激情過后,那人的鼾聲已悄然起伏。一切夜的聲音,是那么的明晰而撩人,只有她,不愿入眠,目光是那樣深情而專注,似乎想把他看進永生永世——
  晨曦來臨,她眉頭微蹙,內心隱隱地躁動不安,那人終于香甜地醒來,一番梳洗,假裝若無其事,但遲緩的動作,也流露出了他的不舍,既然不舍,為何還要離別呢?
  清晨的碼頭還籠著一層薄薄的霧,空氣微寒,他久久凝眸,終于決絕地拂袖而去,一排竹簽,飄然遠去,她佇立遙望,裙裾隨清風飄拂,留下的淚早已風化在清風中。什么也沒留下,只留下了一生無法釋懷的相思。
  我的哀傷,你不見也罷,只要你也心存一份疼意。
  我的孤寂,你不念也罷,只要你在夢中曾與我相會。
  我的堅守,你不愿也罷,只要你曾想過不離不棄。
  “情”字傷魂,奈何它千年亙古不變地撩人心境,欲罷不能也?

11、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

  當所有已如春去秋歸,還有什么可以把握。有的只是那絲絲的幽怨,暗浮的流云,莽莽蒼蒼的世界。莫道無情,那只是誤情,把悠悠的藍色當作滿眼的艷。無語,難以道明這原本就是明艷的春與黯然的秋,隔著夏和冬,怎能聚首?怎么會、怎么會讓你有那么一種誤覺。

  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住。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秋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的今宵去!

  我縱使用盡這萬條垂柳,是否可以拽回那遠去的蘭舟。此時,你已抱定決然的帆,飄然遠渡。走吧,即便我如何的不舍,依然也難阻你遠行的腳步。就讓我在這幽遠的夢舍,點一只燭,在你回首之時些微有絲絲暖意。
  今夜秋雨綿綿,微微的寒,誰可告知你是否加了衣,擎了傘?你永不把自己在意,讓人不安。就這么揮揮手,不述離傷,只留在夢里頭。
  12、浮生似夢,蝶戀花開,一路紅塵,幾許秋涼.
  人生在世堪誰負?猶恐塵緣輕如許.
  怕緣.怕塵世的變化無端.于心常常告戒自己:愛與不愛,都會成為過去.
  那幾度涼秋,不想這樣空付.
  我只希望可以平安走過.無悲無喜,縱使過程輕淺.
  世間事,兒女情,凡塵夢亂.我終究是逃不過落了套.
  靜夜寂寥,曉寒微霜,唱鶯婉轉.誰讓芳心低訴,盡把韶光與.
  誰在誰的思念里,誰讓誰痛徹心扉.如果可以回到起點,我寧愿沒有遇見你,或者在相遇之后,我轉過身,踏上另一個沒有你的路口.
  笑相遇,似覺瓊枝玉樹相倚,暖日明霞光燦.
  恨相逢,春雷夏雨秋舞碎紅,淚漣不知歸處.
  月華如洗,隱進了云朵.燈光燦耀了夜的黑.
  千年落花,萬世流水,再繁華榮耀,終會隨著時光歸去,了無痕跡.經不起一聲嘆息的沉重.
  欲斷難斷,去留不決,取舍之間原是這般熬人.抬眼紅塵低眉心,孰輕孰重,難有天平衡量.也許,我只有絕然離去,才能徹底忘了你.
  才能,了卻那一脈牽掛.
  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黑夜凌晨,我就這樣悄悄穿越而過.
  誰在聞雞起舞?啼鶯聲住.
  鍵盤冰冷,我自昂頭笑網絡.
  花開花謝,靈魂遺失何處尋?
  一沙即有一天堂,一花自有一世界.我該如是.
  蝴蝶飛舞在花海中,尋找前世遺落的靈魂,終有一天,會再一次翩躚而去。
  13、秋風、觸碰了誰的愁思? 落葉、點綴了誰的惆悵?

   又是 一年金秋,如往常一樣的死寂、凄清、冷漠。季節性的難過、莫名的的悲涼、為什么每每這時總屬于我,又或者說停駐在我心間,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不知晏殊為何事而如此彌苦,亦不知是什么給予他如此這般的離傷。不敢去想象那是怎樣的一個情形,正是因為太害怕了,害怕它會讓淚墜落到我的箋紙、無任何動靜、卻能感覺到破碎,冷色的霧靄,一直在吟唱著什么:紛紛墜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如我心境般悄愴幽邃,又如同落葉般無望。我想去挽留她的美麗、回憶、甚至是那殘破的足跡,可卻是落魄而歸……漸漸的御街行。是那樣蒼涼暗淡的身影、給予我眉宇間的幾分蕭索,再也不會去奢望上帝的恩賜:一個會心的微笑,揚起的嘴角;一句溫暖的問候,暖暖的善意……

   過往行人、倉促的腳步、穿梭于繁華間,往來與冷漠里。誰都不會去傾聽你的難過,誰也都不回去安撫你的離傷,不可能有的,他們都不愿担當傻瓜的。唯有這里:荒蕪的角落,灰色的天際,與落葉飛絮為伴,傾聽茫遠地方的旋律。依舊模糊的身影,不了解的沉默,是想要寒季里給我捎來的安慰嗎?請原諒我的笨拙,真的不能理解,那將是一片常駐于我心的荒蕪吧,她們可以懂得: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枯葉也會扶起秋的呢喃,告訴我塵去弦斷,不可挽留的前塵舊事就讓它在這個季節去吧,同時也會掠走悲愴,散盡彷徨……

   山抹微云,天聯衰草……空回首、霧靄紛紛。夕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輕撫往昔,歷歷在目,演繹莫名,感觸孤單,淺嘗苦澀,惟愿明日的天云相依……

   寄以:雁過斜陽,草迷煙渚。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區。僅遺一詞:秋寒。
  14、楊花柳絮不斷地飛舞,在這暮春時節,紛紛掙脫樹枝,飄散天涯,頹廢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膨脹……心上的人兒啊,也將如這飛絮般離去,只身漂泊,又將剩下獨自一人,孤孤單單的看潮起潮落,日落月升……

  一路無言,盡管腳步很慢,可是還是覺得時間飛快,轉眼就到了那分手的岸邊。離別的不舍,絲絲在心底纏繞,相聚時的點點滴滴,都化作千絲萬縷的愁緒。淚珠盈滿眼眶,久久的四眼相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忍住不哭,只望你前行的路上少一些掛牽,多一些想念……

   河岸依依楊柳,千萬留條隨風搖曳,卻沒有一絲能夠拴住那即將遠行的舟船……留不住的,終究還是要離開,倒不如揮揮手,讓你走,只盼你早日歸來,不要讓我苦苦等候。

   江面上已經沒有了你的影蹤,只有那即將隱沒的夕陽,燃燒了半邊天空,大雁穿過夕陽,劃過天空,遠遠的飛去了,料想是歸巢了吧。江心的小島上,煙草低迷,蒼茫的江面上,它是如此的孤單……

   滿腹離別的傷痛,我如何數落?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15、夜雨又起,心緒飄懷。手中所持的白紙,在燈光的催眠下,文字踩了上去,很多樣。那年,面對網絡,本人就是一張白紙,潔白潔白的。白紙在空氣中起飛,紛飛。曾有兩張白紙相疊,相印,偶有雨打風摧,終成片片的碎屑,一掊黃土。白紙,因有文字而精彩;白紙,更因有文字而飄黃。我記得有位善作畫的女子,我說,這世界很精彩,但我最想擁有的是一張白紙,一杯白開水。路已走過,朝花夕拾,而那曾經的白紙呢?那片片的碎屑,化作碎泥,會護花惜花么?“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零點鐘聲已過。雨夜里,寂音沉沉,特困,欲睡。一個人的夜,雨不住,原來“寂寞如此美麗”。記得有朋友問我擅長什么,或喜歡什么,我作何回答呢?經歷過了的,無論喜或悲,都有喜歡一回的理由。比如雨,網上見有挺多的朋友 喜歡的。雨,可澆心,亦可洗塵,那么地好。雨,魚,余,是風調雨順,年年有魚(余)的么?未曾細想!

夜深,念沉沉,小室幽窗,有時夢去。

16、年青的心都是那么難得平靜,喜歡隨風搖擺,順水流長。

   還是不夠了解,還是不夠成熟。

  以前總以為只要宣誓獨立就可以告別童貞,如今看來全然是無稽之談。縱然有萬般改變,甚至“脫胎換骨”,卻依然感受不了內心深處的安寧。孤寂還是此時的主旋律。

  如今還是“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的心理狀態,偶爾“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情調,終究難以堪破“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境地。

  我也時常“回首”,可是回首非彼回首。

  有些明白:刻意地裝瀟灑與慧質只是自欺欺人。雖然不止一次對自己說別那么傻,可終究還是沒有改變。

  有句話說的好:“未曾清貧難成人,不經打擊老天真”。孟子也說過,“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諸多詞句,只留刻一段又一段歲月的錯痕。

  也有人說,歲月的痕跡就是人臉上蜿蜒的皺紋,而皺紋里滿載著牽掛,牽掛的是悠悠紅塵里的諸般滋味。

  在社會中沉浮著,在日子里起伏著。

  快樂和悲傷并存。過去有句名言:“快樂并痛苦著。”因為現實里有過太多的意外,邂逅著不知名的機遇與困境,或歡喜,或沉悶,或悲慟,或嘆惋。

 

   有人曾跟我說:你不要嘆氣,年青人應當朝氣蓬勃。為何要將自己變得低聲下氣,郁郁寡歡?

  曾問自己是否在刻意掩藏快樂或憂傷,總喜歡背著重負前行。可我一直沒能給自己答案。

  友人跟我說:你學著隨意一點,莫要垂頭埋腰,做到昂首挺胸,微笑著面對陽光。

   曾問自己是否無法更正“習慣”這“習俗”,總樂意冷眼現實后退縮。可我依舊是太膽怯。

  還是一副文人的酸腐氣息。

  “斷鴻聲里,立盡斜陽”是黯傷,“倚欄桿處,正恁凝愁”是閑愁;“夢闌時,酒醒后,思量著”是清憂,“欲將沉醉換悲涼,清歌莫斷腸”是郁滿;“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是悲涼,“傷情處,高樓望斷,等火已黃昏”是凄慘;“寄語東陽沽酒市,拼一醉,而今樂事他年淚”是悵惘,“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是哀殤。

  由是沉抑或是浮,還是得一點一點地淘濾。

  沉淀久了,沉默多了,埋沒長了,藏的深了,就再也漂不起來了。

  漂的零了,浮的散了,流的急了,轉的亂了,就只有“沉淪”了。

  溺水了……

  撲騰了……

  半分掙扎半分緊張,半分努力半分安詳。

  17、在這個創造傳奇的,每天上演盛世成功人士,烈恨熾情每天彩排的城市里,夜幕降臨,卻也有著無奈和傷感,也有著鮮艷,也有辛勤,也有疲于奔命的狼狽。悠悠長嘆過后。“明朝且莫做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今天姑且談談風月。”
  是的,不然,怎么打發不迷糊的時光。
  在喧鬧與安靜之間,在婉轉流動與熱情奔放之間,在理智與情感之間,每天那些與我擦肩而過的人,還有那些棲息在我內心的人兒,他們,有著怎么樣的五彩繽紛的面容?又有著怎么樣寂寞的情懷?

 18、 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枯藤老樹,綿綿愁雨,揮之不盡,猶如萬箭穿心。想起以前的一幕幕,我又開始哭泣,不是眼的淚水,是心的傷害。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我們手牽手一起走過藍色的夏天,就在那夏天,遇見那笑顏;就在那夏天,有了今日的憂愁;就在那夏天,我才將我的靈與肉輸得干干凈凈。

  我是水,你是泥,你竟將我玷污得渾渾濁濁。

  不能掙脫牢獄,不能讓我放棄,你將我磨得人比黃花,還瘦。

  以前我是在夢中,在夢的輕波里依回,現在我亦是在夢中,在夢的悲哀里心碎。或許我依然會等待,等你歸來。

  屋外寒蟬凄切,驟雨初歇,我伏在案桌上,執筆寫著:“等待,等待,等待………………”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