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春如舊,人空瘦。 淚痕紅浥鮫綃透。
春如舊,人空瘦。 淚痕紅浥鮫綃透。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春如舊,人空瘦。 淚痕紅浥鮫綃透。

  [譯文]  春天還是那般兒依舊,而人白白地為相思而消瘦。淚水打濕了臉上的脂粉,娟絲的手帕也已濕透。

  [出典]  南宋 陸游  《釵頭鳳》

  注:

  1、《釵頭鳳》陸游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2、注釋:

   唐琬,原是陸游的妻子,后因陸母反對而分開。陸游獨游沈園,無意中遇到唐琬和丈夫趙士程,不由感慨萬分,寫下了著名的《釵頭鳳》一詞。唐琬看后,失聲痛哭,回家后也寫下了這一首《釵頭鳳》,不久就郁郁而終了。他們二人大概是“有緣無分”最典型的例子了。

  釵頭鳳:詞牌名,取自詩句“可憐孤似釵頭鳳”。

  紅酥手:一種類似面果子一樣的下酒菜。

  黃滕酒:又名黃封酒。因官酒以黃紙封口得名。

  離索:離群索居。

  浥:沾濕。鮫綃:神話中鮫人所織的紗絹。

  山盟:指盟約。古人盟約多指山河為誓。

  錦書:前秦竇滔妻蘇氏織錦文詩贈其夫,后人以錦書喻愛情書信。

 

  3、譯文1:

    你柔軟光滑細膩的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譯文2

   品著紅酥手(一種點心),飲著黃藤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東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都是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

    錯了!錯了!錯了!所有的一切都錯了!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了。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荒廢,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這份深情再也無法用書信來傳遞了。

    罷了!罷了!罷了!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譯文3:

    桌上擺著紅酥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墻里搖曳著綠柳。春風多么可惡,把濃郁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回顧起來都是錯,錯,錯!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閣,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靠誰投托。深思熟慮一下,只有莫,莫,莫! 

   譯文4:

   紅潤細膩的玉手,敬上一杯黃封美酒.滿城春色一片,宮墻禁錮著楊柳,東風脅迫,歡情短暫微薄,只留下滿腔愁恨,幾年孤獨離索.錯上更加錯!

   春光依然如舊,人兒日見消瘦,淚水將手帕浸透.桃花開又落,亭臺樓閣愈加寂寞.愛情的誓言如山河,傳遞書信卻無人可以拜托.莫說更莫說。 

 

  4、陸游生平見  自許封侯在萬里。有誰知,鬢雖殘,心未死。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5、這首詞寫的陸游自己的愛情悲劇。

  陸游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氏士族的一個大家閨秀,結婚以后,他們“伉儷相得”,“琴瑟甚和”,是一對情投意和的恩愛夫妻。不料,作為婚姻包辦人之一的陸母卻對兒媳產生了厭惡感,逼迫陸游休棄唐氏。

  在陸游百般勸諫、哀求而無效的情況下,二人終于被迫分離,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趙士程,彼此之間也就音訊全無了。幾年以后的一個春日,陸游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唐氏安排酒肴,聊表對陸游的撫慰之情。陸游見人感事,心中感觸很深,遂乘醉吟賦這首詞,信筆題于園壁之上。全首詞記述了詞人與唐氏的這次相遇,表達了他們眷戀之深和相思之切,也抒發了詞人怨恨愁苦而又難以言狀的凄楚心情。

  詞的上片通過追憶往昔美滿的愛情生活,感嘆被迫離異的痛苦,分兩層意思。

  開頭三句為上片的第一層,回憶往昔與唐氏偕游沈園時的美好情景:“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雖說是回憶,但因為是填詞,而不是寫散文或回憶錄之類,不可能把整個場面全部寫下來,所以只選取一個場面來寫,而這個場面,又只選取了一兩個最富有代表性和特征性的情事細節來寫。“紅酥手”,不僅寫出了唐氏為詞人殷勤把盞時的美麗姿態,同時還有概括唐氏全人之美(包括她的內心美)的作用。然而,更重要的是,它具體而形象地表現出這對恩愛夫妻之間的柔情密意以及他們婚后生活的美滿與幸福。第三句又為這幅春園夫妻把酒圖勾勒出一個廣闊而深遠的背景,點明了他們是在共賞春色。而唐氏手臂的紅潤,酒的黃封以及柳色的碧綠,又使這幅圖畫有了明麗而又和諧的色彩感。

  “東風惡”幾句為第二層,寫詞人被迫與唐氏離異后的痛苦心情。上一層寫春景春情,無限美好,到這里突然一轉,激憤的感情潮水一下子沖破詞人心靈的閘門,無可遏止地渲泄下來。“東風惡”三字,一語雙關,含蘊很豐富,是全詞的關鍵所在,也是造成詞人愛情悲劇的癥結所在。本來,東風可以使大地復蘇,給萬物帶來勃勃的生機,但是,當它狂吹亂掃的時候,也會破壞春容春態,下片所云“桃花落,閑池閣”,就正是它狂吹亂掃所帶來的嚴重后果,因此說它“惡”。然而,它主要是一種象喻,象喻造成詞人愛情悲劇的“惡”勢力。至于陸母是否也包含在內,答案應該是不能否認的,只是由于不便明言,而又不能不言,才不得不以這種含蓄的表達方式出之。下面一連三句,又進一步把詞人怨恨“東風”的心理抒寫了出來,并補足一個“惡”字:“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美滿姻緣被迫拆散,恩愛夫妻被迫分離,使他們兩人在感情上遭受巨大的折磨和痛苦,幾年來的離別生活帶給他們的只是滿懷愁怨。這不正如爛漫的春花被無情的東風所摧殘而凋謝飄零嗎?接下來,“錯,錯,錯”,一連三個“錯”字,連迸而出,感情極為沉痛。但這到底是誰錯了呢?是對自己當初“不敢逆尊者意”而終“與婦訣”的否定嗎?是對“尊者”的壓迫行為的否定嗎?是對不合理的婚姻制度的否定嗎?詞人沒有明說,也不便于明說,這枚“千斤重的橄欖”(《紅樓夢》語)留給了我們讀者來噙,來品味。這一層雖直抒胸臆,激憤的感情如江河奔瀉,一氣貫注;但又不是一瀉無余,其中“東風惡”和“錯,錯,錯”幾句就很有味外之味。

  詞的下片,由感慨往事回到現實,進一步抒寫妻被迫離異的巨大哀痛,也分為兩層。

  換頭三句為第一層,寫沈園重逢時唐氏的表現。

  “春如舊”承上片“滿城春色”句而來,這又是此時相逢的背景。依然是從前那樣的春日,但是,人卻今非昔比了。以前的唐氏,肌膚是那樣的紅潤,煥發著青春的活力;而如今的她,經過“東風”的無情摧殘,憔悴了,消瘦了。“人空瘦”句,雖說寫的只是唐氏容顏方面的變化,但分明表現出“幾年離索”給她帶來的巨大痛苦。象詞人一樣,她也為“一懷愁緒”折磨著;象詞人一樣,她也是舊情不斷,相思不舍啊!不然,怎么會消瘦呢?寫容顏形貌的變化來表現內心世界的變化,原是文學作品中的一種很常用的手法,但是瘦則瘦矣,何故又在其間加一個“空”字呢?“使君自有婦,羅敷亦有夫。”(《古詩。陌上桑》)從婚姻關系說,兩人早已各不相干了,事已至此,不是白白為相思而折磨自己嗎?著此一字,就把詞人那種憐惜之情、撫慰之意、痛傷之感等等,全都表現了出來。“淚痕”句通過刻畫唐氏的表情動作,進一步表現出此次相逢時她的心情狀態。舊園重逢,念及往事,她能不哭、能不淚流滿面嗎?但詞人沒直接寫淚流滿面,而是用了白描的手法,寫她“淚痕紅浥鮫綃透”,顯得更委婉,更沉著,也更形象,更感人。而一個“透”字,不僅見其流淚之多,亦見其傷心之甚。上片第二層寫詞人自己,用了直抒胸臆的手法;這里寫唐氏時卻改變了手法,只寫了她容顏體態的變化和她痛苦的心情由于這一層所寫的都是詞人眼中看出的,所以又具有了“一時雙情俱至”的藝術效果。可見詞人,不僅深于情,而且深于言。

  詞的最后幾句,是下片的第二層,寫詞人與唐氏相遇以后的痛苦心情。“桃花落”兩句與上片的“東風惡”句前后照應,又突出寫景雖是寫景,但同時也隱含出人事。不是么?桃花凋謝,園林冷落,這只是物事的變化,而人事的變化卻更甚于物事的變化。象桃花一樣美麗姣好的唐氏,不是也被無情的“東風”摧殘折磨得憔悴消瘦了么?詞人自己的心境,不也象“閑池閣”一樣凄寂冷落么?一筆而兼有二意很巧妙,也很自然。下面又轉入直接賦情:“山盟雖在,錦書難托。”這兩句雖只寥寥八字,卻很能表現出詞人自己內心的痛苦之情。雖說自己情如山石,癡心不改,但是,這樣一片赤誠的心意,又如何表達呢?明明在愛,卻又不能去愛;明明不能去愛,卻又割不斷這愛縷情絲。剎那間,有愛,有恨,有痛,有怨,再加上看到唐氏的憔悴容顏和悲戚情狀所產生的憐惜之情、撫慰之意,真是百感交集,萬箭簇心,一種難以名狀的悲哀,再一次沖胸破喉而出:“莫,莫,莫!”事已至此,再也無可補救、無法挽回了,這萬千感慨還想它做什么,說它做什么?于是快刀斬亂麻:罷了,罷了,罷了!明明言猶未盡,意猶未了,情猶未終,卻偏偏這么不了了之,而在極其沉痛的喟嘆聲中全詞也就由此結束了。

  這首詞始終圍繞著沈園這一特定的空間來安排自己的筆墨,上片由追昔到撫今,而以“東風惡”轉捩;過片回到現實,以“春如舊”與上片“滿城春色”句相呼應,以“桃花落,閑池閣”與上片“東風惡”句相照應,把同一空間不同時間的情事和場景歷歷如繪地疊映出來。全詞多用對比的手法,如上片,越是把往昔夫妻共同生活時的美好情景寫得逼切如現,就越使得他們被迫離異后的凄楚心境深切可感,也就越顯出“東風”的無情和可憎,從而形成感情的強烈對比。

  再如上片寫“紅酥手”,下片寫“人空瘦”,在形象、鮮明的對比中,充分地表現出“幾年離索”給唐氏帶來的巨大精神折磨和痛苦。全詞節奏急促,聲情凄緊,再加上“錯,錯,錯”和“莫,莫,莫”先后兩次感嘆,蕩氣回腸,大有慟不忍言、慟不能言的情致。

  總而言之,這首詞達到了內容和形式的完美統一,是一首別開生面、催人淚下的作品。

  〔附記〕千百年來,前哲時賢多認為陸游和他的原配夫人唐氏是姑表關系,其實事實并非如此。最早記述《釵頭鳳》詞這件事的是南宋陳鵠的《耆舊續聞》,之后,有劉克莊的《后村詩話》,但陳、劉二氏在其著錄中均未言及陸、唐是姑表關系。直到宋元之際的周密才在其《齊東野語》中說:“陸務觀初娶唐氏,閎之女也,于其母為姑侄。”從這以后“姑表說”遂被視為“恒言”。其實綜考有關歷史文獻和資料,陸游的外家乃江陵唐氏,其曾外祖父是歷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的北宋名臣唐介,唐介諸孫男皆以下半從“心”之字命名,即懋、愿、恕、意、愚、讕,并沒有以“門”之字命名的唐閎其人,也就是說,在陸游的舅父輩中并無唐閎其人(據陸游《渭南文集。跋唐修撰手簡》、《宋史。唐介傳》、王珪《華陽集。

  唐質肅公介墓志銘《考定(;而陸游原配夫人的母家乃陰唐氏,其父唐閎是宣和年間有政績政聲的鴻臚少卿唐翊之子,唐閎之昆仲亦皆以“門”字框字命名,即閌、閱)據》嘉泰會稽志《、》寶慶續會稽志《、阮元》兩浙金石錄。宋紹興府進士題名碑《考定(。由此可知,陸游和他的原配夫人唐氏根本不存在什么姑表關系。這樣,周密的“姑表說”就毫無來由了,那么這完全就是出于他的杜撰了嗎?并不是這樣的。劉克莊在其》后村詩話《中雖然未曾言及陸、唐是姑表關系,但卻說過這樣的話:“某氏改適某官,與陸氏有中外。”某氏,即指唐氏;某官,即指“同郡宗子”趙士程。劉克莊這兩句話的意思是說:唐氏改嫁給趙士程,趙士程與陸氏有婚姻關系。事實正是如此,陸游的姨母瀛國夫人唐氏乃吳越王錢俶的后人錢忱的嫡妻、宋仁宗第十女秦魯國大長公主的兒媳,而陸游原配夫人唐氏的后夫趙士程乃秦魯國大長公主的侄孫,亦即陸游的姨父錢忱的表侄行,恰與陸游為同一輩人)據陸游》渭南文集。跋唐昭宗賜錢武肅王鐵券文《,王明清》揮后錄《及》宋史。宗室世系、宗室列傳、公主列傳《等考定(。作為劉克莊的晚輩詞人的周密很可能看到過劉克莊的記述或聽到過這樣的傳聞,但他錯會了劉克莊的意思,以致造成了千古訛傳。本文不可能將所據考證材料一一列舉出來,只把近年來有關學者、專家和我們考證的結果附錄于此,僅供參考。

 

    6、愛,為什么會能夠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紅粉成灰”之后的幾十年,還讓詩人用將枯的血淚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的斷腸詩句?我從陸游“一樹梅花一放翁”的詩句中似乎得到一絲感悟:陸游和唐婉的夫妻情愛,雖說在現實世界中存續的時日無多,卻早已經一點一滴地“轉存”到了各種有情萬物之中,恰似把真情實愛存入了瑞士銀行,可以穩穩地收取利息。一對“菊枕”的枕函之中,封存、寄寓了新婚當時多少甜蜜,多少默契;多少香艷,多少情懷;多少的廝抬廝敬,多少的互愛互重。也許,就單是這一對“菊枕”,已經足以讓情愛“一粒粟中藏世界”且“化身千萬”,更不用說恩愛夫妻之間“有甚于畫眉”的“閨房記樂”了。

    一對“菊枕”,對于我們現代人來說,是那么的無足道,而又實在是那么的奢侈。其“藥療”之功效,猶在其次也,嘆嘆。

   人間的萬事可以消磨殆盡,而情愛的清香卻永遠會歷久彌新。

    愿天下有情人都雙雙親手縫制自己的一對“菊枕”,長相依傍,不離不棄,莫失莫忘,珍愛到地老天荒! 

 

   7、陸游用對唐婉一生的懷念結束了這個深摯無聲、人窒息的愛情故事。

 在嘆息陸游和唐婉不幸、被兩人真摯的愛情所感動的同時,我常常去想造成兩人悲劇愛情的真正原因。許多史料記載了許多種原因,我一直不以為然。作為故事的男主角,陸游就沒有一點責任嗎?

 不能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不能用自己的能力去擁有自己心愛的女人,那這樣的男人至少缺乏一種男人的責任和骨氣。也許有人會以陸游孝順母親來作為借口,但這種即使母親不對也事事聽從的做法即使是孝也是愚孝。連統治中國兩千多年的儒家學說還提倡在父母面前“小受大走”,連孔雀東南飛中焦仲卿還知道以死抗爭,而才華出眾的陸游,卻沒有想方設法地去解決問題,而是選擇了默默接受,讓自己和心愛的人痛苦一生,也讓自己的母親背上上永遠的惡名。

 退一步說,與心愛的人分離后,又已經男婚女嫁,就該自己過自己正常的生活,即使遇見也只能示以友好適可而止,又何必真情流露以詩挑逗害人害已呢?整個宋代,是中國歷史上禮法最嚴格的一代,能夠體諒妻子讓她自己向過去的情人敬酒已經表明唐婉現任丈夫(趙士程)的寬容大度和對妻子的理解愛憐,看到心愛的人擁有這樣的日子就應該為她祝福,把自已那份愛意永遠地埋在心底就是了,又何必不計后果的展示在人們面前呢?

 陸游是我最敬佩的古代詩人之一,但他對感情的態度為我所不取,每次想起這首《釵頭鳳》都不禁扼腕嘆息。

 

    8、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陸游一生“一掃宋詞纖艷之風”,也寫出了如此纏綿緋側之作。唐婉的一滴清淚,纏綿悱惻了整個南宋文學史。那一首誰讀誰落淚的《釵頭風》,得以流芳千古,完全是借助了“有緣無分”的愛情的力量。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愛,是不會讓人感覺到疲憊,可山盟雖在,錦書卻難托。冥冥中一切注定,又何以去改變。 

   這一首《釵頭鳳》,不知道讀過了多少遍,又聽過了多回?歲月,重新放映凄美動人的歷史;時光,倒流在那甜蜜似箭的光陰!沈園柳,空有碧濤千萬縷!纏綿的月,寫在寂靜的的天穹,散發著濃濃的愛戀。春波水,驚鴻月影何時現?繾綣的湖,蕩漾的甜蜜的幽情,擴散著迷人的漣漪。長歌當哭,情何以堪!愛已成往事,情永存心懷。鮮紅如血的夕陽下,一條長長孤獨的背影,伴隨著憂傷惆悵,一拖就是千年。 

   滄海一粟,無論是從時間上,還是從空間上,人,永遠都是那么的渺小。在生命限處,愛,在申辯自己永恒的價值。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無數的青藤,攀附伏于在被歷史剝落的墻體上,好象一件“青衣”,溫柔地覆上傷痕累累的肌骨。不禁想到,陸游屢仕屢止,長年青衫。又有誰,能撫慰他蔓延千年的憂愁?

 

  9、陸游與唐婉,還有一支釵頭鳳,他們就如同王爾德的童話,唯美,卻并不完美。

  最初,只是認為陸游太過軟弱,然而在那個悲哀的時代,這樣的軟弱又算得了什么?

  終于漸漸釋懷,卻愕然發現,這個悲哀童話的背后,竟有那么多有意無意和無可奈何。
  我不禁要問為什么。
  既然不能相濡以沫,又為何不相忘于江湖,為什么要在那飄絮的沈園寫下深深的思念,將那顆本該安寂的心擾亂?為什么要將那流年的錦瑟又一次撥動,讓本應愈合的傷口又一次裂綻?

  人生怎可能如初見?無非是物是人非徒增懷念。
  那么,何不將故去的往事塵封在她心底,讓那支哀艷的金釵長滿歲月的藤蔓?
  為什么要喚起遙遠的思緒,讓那些不該再有的情感湮沒了故園?
  我終究無法理解。

  這或許,就是唯美稱之為命運的存在吧。
  有時候,最熟悉的陌生人也是最好的結局吧。
  我無法指責那個男子自私薄情,他只是迷惘而無奈,卻還是一如既往地深情。
  只可惜,情到深處,便會化作傷人的毒,無法治愈。
  他寫下那首詞,飄然而去。

  苦澀于她,卻放大成整個生命。
  獨倚憑欄,咽淚裝歡,那是何等悲絕哀極的傷感。
  死亡在那一刻,或許便成為一種莫大的解脫,而我,再無話可說。
  唐婉,最終只留給后人一聲嘆惋。

 

  10、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夕陽去,花如舊,不為傷春,卻似傷春瘦。一切因由結果早已塵埃落定,我以為:我們會在各自的人生旅途中風塵仆仆,忘掉過去,可是,當你轉身擦拭清淚,竭力掩飾痛苦的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短短三年的耳鬢廝磨,唱和成雙不經意間已經在心房的某個角落里生根發芽,強烈而真實地搖曳著。桃花落,閑池閣,鶯花謝,春早逝,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東風吹皺了池水,吹落了桃花,也吹散了思念。山盟雖在,錦書難托,斷云幽夢事茫茫,昨日黃花,恍如隔世,誓言總是在想你的夜晚里嗚咽著,清風帶走了夢里宛如桃花盛開的笑靨,卻帶不走殘留在枕邊的淚痕。云中寄錦,歸雁托書,看著光線明暗不定的變化,忍不住想過問你的生活,一想到你已嫁作人婦,只好作罷。見無由,恨難收,脈脈此情誰與訴,莫,莫,莫!

     生命是一座恢弘的城堡。輕輕一觸,如灰塵般潰散。人有時候其實很脆弱,特別是,當你看著別人的故事,讀著自己的心情的時候,一些往事,一些舊聞,一些沉淀了的余韻,輕輕地和著心跳的節拍,撩逗著飄忽的思緒,而生命中離散的感動,一下子,無從歸宿。

  一首《釵頭鳳》,一段未了情,一曲斷腸歌。

 
  

 

    11、小心翼翼,截取一段時光,在白天陽光明媚夜晚依然清冷的春夜,輕輕鋪展,像一截素潔的精美錦緞,擦亮了春天的暗夜,一如這夜的月光。
   
    把潔白無瑕的思念,輕放于月光錦緞之上,我看見潔白的邊緣滲出殷紅的思念。一如庭院盛開的百合。
    心底,輕輕顫栗。

   別后不知君遠近。
    所謂距離,天涯咫尺、咫尺天涯都是。

 

2013-09-10 21: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